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姻缘 >

第十章

    季杰是个孤儿。但他并不是在幼年时就变成孤儿的,十岁时他爸爸去世,之后便由他妈妈含辛茹苦地独立养大季杰五个兄弟姐妹,当季杰好不容易在米兰站稳了脚步,正打算把妈妈和弟妹们接过来一起享福时,台湾却传来他妈妈车祸去世的消息,痛不欲生的季杰只能强奈悲痛,将四个弟妹接来米兰照顾。
    就这样,十年过去了,三个弟妹已陆续成家立业,如今,季杰最小的妹妹也即将结婚了……
    “你够了没有?你自己结婚都没有紧张好不好!”
    邵士辰不耐烦地来回走来走去,走得他快晕头转向的季杰强行按坐在双人沙发上,不准季杰再制造晕眩气流了。
    “但是,我仍然不确定是否都准备好了!”季杰喃喃道。
    “老兄,你妹妹明天就要结婚了耶!”邵士辰不敢置信地说。
    “怎么办?”季杰苦恼地垮着脸。“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
    邵士辰凝视他一会儿,然后再他身边坐下。
    “你想太多了,十年来,你辛辛苦苦地照顾他们,帮助他们成家立业,现在,你即将卸下所有责任,应该高兴才对,不应该在这边苦恼说以后你该怎么办吧?”
    季杰怔了一下,狞然砖头看他,若有所悟。
    “你并不是他们的父母,不需要烦恼说他们离开你了,以后就不回来了。”邵士辰继续说:“你有你自己的妻子儿女,他们才是需要你呵护、忧心一辈子的人,而你的弟妹们,你该放手了,让他们自己去走自己的路,嗯?”
    季杰又看了他一会儿,而后垂眸思索片刻,终于,他展开笑颜。
    “你不说我还不觉得,你一说,她才发现……”他自嘲地一笑。“我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子女了!”“猜想得出来。”邵士辰怕怕他的肩。“明天过后,你就该放手了!”
    季杰点了点头。“我知道,我会放手的。”
    邵士辰暗暗送了口气。“好,那么,快想想还有什么需要补充准备的?”
    “没有了,一切都准备妥当了!除了……”季杰反过来怕怕邵士辰的肩。“晚上我们一家人要聚在一起,你也带你老婆、孩子一起来吧!”
    “我?”邵士辰讶异地指住自己的鼻子。“可是我并不是……”
    “你也是我的兄弟!”季杰坚定的道:“怎么?你不认为吗?”
    邵士辰怔了怔,继而感慨地笑叹。“没错,我们的确是兄弟!”
    十多年来,他们一起远赴美国求学、一起辛苦创业,一起品尝所有的甘与苦,你帮过我、我也帮过你,就差没睡同一个女人,这份深厚的情谊,可能连亲兄弟都及不上,如果这还不算是兄弟,怎样才算是兄弟?
    “那么,晚上过来?”
    “没问题。”
    那对亲昵的男女,男的斯文、女的秀丽,一看就知道是在热恋中,但贝晓茵才看他们两眼,就差点昏倒了。
    “小茵,你怎么了?脸色好苍白,不,是惨白!”邵士辰担忧地问。
    “没……没什么,我只是……有点头晕。”贝晓茵呐呐道。
    “那我扶你到客房去休息一下。”贝晓茵被动地让邵士辰扶着她朝季杰家里的客房而去,途中,她不断回头看那一对男女,心也不断往下沉。
    怎会那样?怎会那样?
    “你睡一下,我去告诉季杰一声。”
    “士辰!”她慌忙扯住正待离去的邵士辰。“待会儿陪我!”
    “好。”邵士辰弯身亲亲她的唇。“我跟季杰说一声就回来。”
    邵士辰一离去,贝晓茵就用双手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竭力制止想要大声叫喊的冲动。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以往,碰上那种不幸遭遇的大半都是陌生人,即使她很难过,但硬撑一下还是捱得过去,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麻痹了,懂得该如何转头不去看。
    但现在,是季杰的妹妹……
    士辰说季杰是他的兄弟,那么季杰的妹妹也就是他的妹妹,他的妹妹就是她的妹妹,既然是妹妹,她怎能装作不知道,可是,她有如何帮得上忙?除非……
    “怎样,是哪里不舒服吗?还是陌生人太多,让你,呃,太紧张了?”邵士辰回来了,后面还跟着季杰,一见她就关切地直问,不是客套,也不是虚应,而是真诚的关心,就像关心他自己的弟妹一样,这更坚定贝晓茵非要帮助他妹妹不可的决心。
    “不是,是……”贝晓茵犹豫一下。“呃,你们先坐下好吗?我想告诉你们一件事。”
    邵士辰和季杰困惑地相看一眼,而后分别在床边和椅子上落坐。
    “你想说什么?”邵士辰问。
    “说……”贝晓茵飞快地瞟他一下,然后低下头去不敢看他。“呃,其实早在我们头一次见面时,我就知道我们会结婚、会离婚,然后再结婚了。”
    没有声音。
    贝晓茵用眼角偷瞄一下,发现那两个男人都是一脸茫然,于是决定从头开始解释起。
    “就我有印象的第一次,是在小学的时候,有一回,妹妹带我去喝喜酒,大家都很开心,只有我一见到新郎、新娘,就困惑地问妈妈,那个新郎会打新娘,打到新娘变植物人,为什么大家还那么高兴?当时,妈妈以为我是电视剧看太多了,就叫我以后别再说那种话,也不许再看连续剧了……”她停了几秒,再接下去。“两年后,那个新郎和新娘吵架,新郎打了新娘一巴掌,那个新娘摔倒,撞到脑袋变成植物人了!”
    “咦?”邵士辰和季杰不约而同惊诧地瞪大了眼。
    “然后是小学毕业那年,我到邻居家去玩,正好碰到邻居家那个很疼爱我的大姐姐和她的男朋友吵架,最后哦还气得说要分手,等她的男朋友也气跑之后,我问大姐姐,他们会结婚啊,为什么要分手?”
    她又停顿了一下。“半年后,那个大姐姐就和男朋友结婚了。”
    邵士辰和季杰张口结舌。
    “还有国一的时候,我们导师的新婚夫婿来探班,同学们都在恭喜他们,只有我说不出口,因为我知道……”她无奈地苦笑。“他们早晚会离婚……”
    “你怎会知道?”邵士辰终于忍不住冲口而出问。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看"到了,不是说真的用眼睛看到了,而是……”她指指自己的脑袋。“在脑子里"看"到了。”
    “看到了?”邵士辰喃喃道,还是不太明白。
    “一对男女,我只要能同时看到他们,就能"看"到他们的未来是否能够有结果,”贝晓茵耐心地解释得更详细。“可能是他们最后终于结婚,然后白头偕老,也可能是还没结婚就分手了,或者会结婚,但以离婚收场……”
    “你……全都"看"得到?”季杰问,他有点了解了。
    “不,也有"看"不到的时候,那表示那对男女连交往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你"看"到了我跟你……”邵士辰也开始明白了。
    “恩,我"看"到了。”
    邵士辰忽尔皱眉。“但,你怎么可能同时看到我跟你自己?”
    贝晓茵不好意思的吐了一下舌。“镜子,我常常在镜子里偷看你。”
    也对,从镜子里,她是可以同时看到他跟她自己了。
    “那你可以"看"到多少?我是说……”邵士辰看看自己的腿。
    “那对男女之间所发生比较关键性的事件,我大致上都可以"看见",只是不知道时间而已。”贝晓茵歉然道:“所以,我早就知掉你会因滑雪意外而被截肢,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记得吗?我们离婚后,我对你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们离婚后,你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邵士辰自言自语,钻眉苦思,那么久之前的事了……“啊,我想起来了,你说……”
    “不要去滑雪。”贝晓茵轻轻道。
    邵士辰惊讶地张着嘴。“你是在警告我?”
    贝晓茵点点头。“我想告诉你一切,但那时候你根本不愿意和我说话……”
    “对不起。”不管她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一切,他错待她是事实。
    贝晓茵忙摇头,“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很想帮你避免失去双腿,可是我不知道时间,我……不知道如何帮你……”她愧疚地垂下了脑袋。
    “你错了,你不应该帮我的!”邵士辰温柔地将她搂入怀中。“过去,我被谎言,也被自己的愚蠢蒙蔽了十多年的时间,现在虽然失去了双腿,但我也因此才能够觉醒过来,要我说,我宁愿失去双腿,也不愿继续糊涂下去了,你懂吗?”
    贝晓茵想了一下,“我……大概懂了!”
    邵士辰爱玲地亲亲她的额头。
    “那就别想太多了,你帮不了我,我也不希望你帮,嗯?”
    “可是……”贝晓茵抬眸飞快地瞄他一下,又垂落。“你会不会认为,如果不是我早已知道结果,我就不会等你了,那……”
    “就叫你别想太多了!”邵士辰叹道:“就算你早已知道结果,那又如何?你并不知道要等多久,不是吗?可能一年,可能十年,也可能二十年,而你,已经等了我将近十年了,在这将近十年的时间里,你的心意丝毫没有动摇,我相信就算再让你等个十年,二十年,你也不会改变心意,光是这份耐心,我就知道你对我的心意有多真诚、多坚定了!”
    贝晓茵欣慰地笑了。“谢谢你。”
    “不客气。”邵士辰俯唇亲了她一下,“那么……”再朝季杰撇去一眼。“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为什么今天突然要把这件事说出来?”
    “我原本打算告诉你了,只是……”贝晓茵偷偷朝季杰看过去。
    会挑今天、挑现在,一定是有特别原因的。
    邵士辰也看向季杰。“是跟季杰有关?”
    贝晓茵没吭声,只是定定地望住季杰,而后者,不安的咬咬牙,而后毅然点了点头。
    “你说吧!”
    贝晓茵转注邵士辰,邵士辰也鼓励地对她笑了笑。
    “说吧!”
    于是,贝晓茵深吸了口气,又望回季杰。“我看见你妹妹的未婚夫有外遇,你妹妹一时激怒,就跑到那个女人家里泼硫酸,并因此而坐牢两年……”
    季杰惊喘,“老天!”旋即跳起来要往外跑。
    “阻止他!”贝晓茵忙道。
    邵士辰立刻追过去揪住季杰。“等等,小茵还没说完!”
    “可是……”季杰在挣扎。
    “听她说完!”邵士辰使尽全身力气捉紧他。
    两人坚持了好半响后,季杰终于被邵士辰说服了,又回到床前,焦急地等待贝晓茵把话说完。
    “我知道你想阻止他们结婚,可是……”贝晓茵摇摇头。“没用的,既然我看到他们结婚,他们就一定会结婚,就算你现在阻止了,但将来有一天,他们还是会结婚的。更何况你不让他们先结婚、再离婚,你妹妹的下一段婚姻就会一直往后延,而她的第二次婚姻是会很幸福的。”
    “但……”季杰一脸慌乱,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听我说,”贝晓茵的语气有点强硬了。“我想过了,要阻止最糟糕的情形出现,就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季杰急问。
    “明天你还是让你妹妹结婚,同时,我们要尽快找出你妹妹第二次婚姻的对象,把他介绍给你妹妹,这么一来……”
    贝晓茵来回看两个男人。“呃,我想你们应该懂我的意思吧?”两个男人互觎。
    届时夫妻双方都另有所爱,他妹妹就不会激怒得跑去泼硫酸,而是两个人都急着离婚了!
    “可是,怎么找?”
    “一般来讲,我只能看到对方的样子,不太可能知道对方是谁,可是……”贝晓茵得意的一笑。“他和你妹妹是公证结婚的,我看见他在签名……”
    知道名字就能找到人了!
    啪的一下,一本小笔记本和笔已出现在贝晓茵面前。“快,写下来,我立刻去找!”
    贝晓茵立刻写好交给季杰,季杰一拿到笔记本就要走人。
    “等等!”
    季杰回头,询问地望着贝晓茵。
    “你怎么这么快就相信我了?”贝晓茵好奇地问。
    季杰笑了,他转注邵士辰。“你相信她?”
    邵士辰毫不犹豫地颔首。“百分之百!”
    季杰又看回贝晓茵,“所以啰!”说完,走人。
    因为邵士辰相信她,所以他就相信,因为,他们是兄弟。
    “难怪你会和赵小姐开婚友社。”邵士辰突然想到这一点。
    “是梅芙建议的,”贝晓茵说:“她也知道我这种,呃,奇怪的能力。”
    “可是,你人远在米兰这里,而台湾那边……”
    “可以录像给我看啊,还有照片嘛,”贝晓茵提醒他。“梅芙都用计算机直接寄文件给我,虽然录像都看到的起码少了一半,但至少最关键性的部分都看得到,还有照片,也只能看到结果,不过我们需要知道的也只有结果,不是吗?”
    “的确、”邵士辰笑着搂搂她。“难怪你们婚友社生意那么好,百分之百幸福的未来,谁都会渴望。”
    “不过……”贝晓茵忽又黯然地叹了口气。“当我看到不幸的结局,想阻止有无能为力,我真的很难过,有时候会好灰心,不想再看了,但梅芙总是劝我说着世间男女都是这样,有幸,也有不幸,我要是难过,就去看看那些幸福的婚姻吧!”
    “她说得对。只要你已经尽力了,就不需要为他人的不幸负责,”邵士辰温柔地安抚她。“因为,会造成那种结果是他们自己的决定,而不是你。”
    贝晓茵仰起眸子,欲言又止地目注他,那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模样真的很可爱,邵士辰不由莞尔一笑。“有什么事,说吧!”
    “何小姐,她会嫁给一个很富有的老先生,但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个老先生去世之后,照理说应该会变得很富有的她反而变得很穷困潦倒,到处跟人家借钱过日子,你……”贝晓茵小心翼翼地说。“到时候会帮她吗?”
    邵士辰沉默了好一会儿。
    “你怎会知道?不是说必须同时看到男女两人,你才能"看"到他们最后的结果吗?”
    “但是我看到你和她了,”贝晓茵解释,“因为你们最的结果是分手,所以我又看到你们分手后各自的姻缘,你和我结婚,她和那位老先生结婚,然后那位老先生先她而逝。”
    “所以,你看到的是我和丝娜。而不是丝娜和那位老先生?”
    “对。”
    “分手后各自的结果也能看到?”
    “除非男女双方一点缘分都没有,完全没有交往的机会,那我就什么都看不到了。”贝晓茵顿了一顿。
    “没有开始,又哪来的结束?”
    “也看到他们各自的姻缘?”邵士辰又问。“看不到。”“嗯,真有趣。”
    咦?他们干嘛说到这边来了?
    “见鬼的有趣啦!”贝晓茵恼怒地推推他。“人家问你的问题呢?”
    邵士辰笑笑。“你希望我怎么做?”
    “当然是帮她呀!”贝晓茵认真地说:“女人穷困潦倒的时候是很可怜的!”
    “那就不要现在问我,”邵士辰淡淡道:“我现在还不能原谅她,过两年后再说吧。也许到时候我就能够原谅她了。”
    “喔。”
    “啊,对了。既然你能看到季杰她妹妹的,那季杰他呢?”
    “很好啊,婚姻很平顺,没有任何激烈起伏,当然也不会离婚,连他大弟和二妹的婚姻也都很美满。”
    怎么少了一个人?
    “那他三弟呢?”
    “……会再婚。”
    “离婚?”
    “不是。”
    不是离婚,那就是……
    “生病?”
    “意外。”
    “什么时候?”
    “不知道,不过应该还很年轻,因为他再婚时,模样看上去顶多刚过三十。”
    “……我想,最好告诉季杰一下,让他去叮咛他三弟,在有限的时间里,疼惜他现在的老婆。”既然无法白头偕老,只能把握现在。
    至少,他们还有现在。
    “还有……”
    “嗯?”
    “季杰的岳父、岳母会离婚。”
    “咦?为什么?他们已经六十几岁了耶!”
    “外遇。”
    现代人到底是怎样?对婚姻忠实真的那么难吗?
    季杰小妹的婚礼过后两个月,他三弟的老婆就因为车祸意外去世了,至此,季杰对贝晓茵的预言更是百分之百的信而不疑,于是开始疯狂的去寻找小妹的第二任丈夫,可是不管他怎么找就是找不到……
    “是记错名字了吗?还是拼错音了?”季杰无措地喃喃道。
    “还有一个可能。”邵士辰若有所思地抚着下巴。
    “什么可能?”季杰忙问。
    “也许那个家伙根本不住在意大利。”邵士辰慢吞吞地说。
    “对厚,我怎么没有想到!”季杰恍然大悟,旋又打皱其眉。“难不成要整个欧洲找透透?要是欧洲找不到,还得找到美洲去……”
    他是想找借口休假去环游世界旅行吗?
    “兄弟,”邵士辰重重地拍拍季杰的肩。“有一种行业是专门为客户找人的,别说你不知道。”
    季杰一怔,继而失声大叫,“征信社!”
    “对,征信社,去请他们帮我们找人吧!”邵士辰诚心的建议他,“别想找借口环游世界而度蜜月,把所有公事都扔给我一个人,我会死掉跟你讲!”
    季杰啼笑皆非地捶他一拳。“谁跟你而度蜜月了!”
    邵士辰一本正经地摇摇头。“不是跟我,是你跟你老婆。”
    “我们真要二度蜜月也不会去环球世界旅行,她想去夏威夷把自己晒黑。”季杰咕哝。“不跟你胡扯了,我要去找征信社了!”话落,她匆匆往外走,但在门口忽又停住,但没有回头。
    “我只是……不想让我妹妹为了一个不值得的男人去坐牢啊!”
    婚姻失败已经够悲惨的了,还要因为背叛她的男人去坐牢,那就真的太没有价值了!
    “我知道。”邵士辰轻轻道。
    于是季杰挥挥手,走了。
    季杰一走,不知道为什么,邵士辰突然很想念老婆,想念得非得马上看到她不可,于是拎起外套走出办公室。
    “姬玛,早上有什么重要的公事吗?”
    “没有,都排在后天。”秘书姬玛回道。
    “好,那我现在回去了,下午再回来。”他暧昧地挤挤眼。“我想念我老婆。所以,有急事打电话给我,嗯?”
    “是。”姬玛笑着点点头。
    十分钟后,邵士辰的法拉第自地下停车场出口缓驶而出,平稳地驶向回家的路上,想到待会儿就可以用和老婆来说一场翻滚大战,他就心情很好地吹起口哨来,但不到几秒种,哨声突又消失,他有点讶异地问自己!
    他有多久没吹口哨了?
    好久了,大概是从第一次知道丝娜在外面有其它男人开始,他就再也没有心情吹口哨了。
    但现在,吹口哨的心情有回来了,因为他有个天底下最美好的老婆!
    想到这里,脚下忍不住稍微加快了点油门,不过并没有加太快,始终维持在时速七十以下,因为他的生命已经不只是属于他自己的了,更属于他的老婆和孩子,他不敢,也不能冒险。
    半个钟头后,他回到静悄悄的家里,扔下外套,疑惑的到处找人,结果在书房里看到正愁眉苦脸的对着计算机屏幕叹气的老婆。
    “怎么了?”
    “他们……”贝晓茵没有回头,也没有问他为何这么早回来,只是用下巴指指屏幕。“我不晓得该如何才好。”听她好似很烦恼,邵士辰便拉了张椅子在她身旁坐下,并用手臂圈住她的肩。
    “什么状况?”
    “他们会有一段很甜蜜的恋情,但最后还是分手了。”
    “有人会受到伤害吗?”
    贝晓茵点点头,“双方都很伤心难过,好几年后才平复下来。”
    圈住她的手臂紧了紧,“那就不要让他们开始。”邵士辰建议。
    “可是这段恋情对双方来讲,都是生命中最美好的回忆,我有权利剥夺他们这份回忆吗?”
    “这……”邵士辰蹙眉思索了会儿。“那就顺其自然吧!”
    “但……”
    “痛苦才能促使我们成大,没有痛苦,我们就不懂得何谓珍惜,所以,就让他们去学习、去成长吧!”
    贝晓茵认真地想了想,再顶住屏幕片刻,终于颔首同意。
    “说的也是,他们将会因为这份没有结果的恋情而更珍惜之后的结婚对象,进而营造出他们各自的幸福,就如你所说的,这份痛苦是必须经历的,他们才能够学会珍惜。”就像她,历经近十年的辛苦等待,现在,她也用最虔诚的心来珍惜这份得来不易的幸福。
    还有他,失去了双腿才能从愚蠢的执着者挣脱出来,然后再第二次婚姻中得到真正的幸福,他不觉得这份幸福是理所当然的,也不认为这是失去双腿的补偿,他知道,这只是他成长过程中的一小段经历,教会他如何珍惜眼前的一切,因为……
    幸福绝不是平空掉小来的。
    “小茵。”
    “嗯?”
    “帮我洗泡泡。”
    “现在?早上十一点不到?”
    “也对,太堕落了,那,我帮你洗泡泡?”
    “……”
    对,这就是幸福!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