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姻缘 >

第九章

    “不行!”
    “真的不行?”
    “绝对不行!”
    贝晓茵斩钉截铁的对计算机屏幕里的人说出她的“判决”,而计算机屏幕里的人就开始愁眉苦脸。
    “但他们看上去真的很相配,个性也很搭,连职业都……”
    “再相配都不行!”
    “可是他们执意只要对方呀!”
    “劝他们!”
    “我劝过了,他们不肯听。”
    “那就放弃这件案子,”贝晓茵毅然决然的道,“我们不负责这种必定会失败的婚姻。”只有这种时候,她比女强人赵梅芙更强势。
    “好吧,我会再劝一回,如果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肯听,我们就退回保证金。”
    “这样是最好的了。”说着,她低头翻看资料。“还有其他的案子吗?”
    “没有了,这个月就这九对。”
    “太好了,终于可以休息了!”她挺背伸了个大懒腰。
    “晓茵。”
    “嗯?”
    “你……过的好吗?”计算机屏幕里的人小心翼翼的问。
    贝晓茵笑了。“放心,我很幸福。”
    “那就好,至少还有一个是幸福的。”
    笑容逸去。“怎么了?翠心她前夫又去找她麻烦了吗?”直觉的,晓茵立刻想到是她。
    “翠心都在日本了,她那个窝囊前夫又怎么找她麻烦?”
    “对哦,那是谁?”
    屏幕里的人深深叹气。“秋婷。”秋婷是恋恋风情的会计主任,她的前夫是另一种死要钱的卑鄙小人:赌徒,老是死皮赖脸哀求前妻替他还赌债,虽然不担心他来抢孩子,因为监护权已经在秋婷手上了,可是如果不替他还赌债或给他钱,他就会跑到公司来哭闹,骂前妻太狠心,不管他的死活。
    “那我……”
    “不许你插手!”屏幕里的人怒喝。“就算你有钱,就算你老公比你更富有,无底洞是填不满的,那种男人更不准许他嚣张下去,你懂吗?”
    贝晓茵无奈的叹气:“好吧,我不管,但你会帮她吧?”
    “只要她肯让我帮。”
    “她不肯吗?”
    “她心太软,耳根子也太软,那个男人随便掉两滴眼泪,她就投降了。”
    “那……尽量吧。”
    “我知道,好了,十分钟后我还要见其他客户,现在就这样了。”
    “今天是周末,要加班也别太晚,早点回去休息吧!”
    “我会的,881.”
    “byebye。”屏幕里的人消失了,贝晓茵却还呆坐在原位,皱着眉头思考片刻,随后还是不得不承认,赵梅芙说的才是正确的,她,不能帮忙。
    她叹了长长的一口气后,旋即甩了两下头,甩掉所有不愉快的情绪,再拍拍双颊振起精神来,然后关机收拾数据,一切处理好之后,便起身到游乐室去。
    邵士辰父子三人已经在那里守了一整天了。
    “怎样,出现了吗?”
    “出现过一次,不过被他遛了!”邵士辰疲惫的揉揉鼻梁。
    为了追杀笑得好天真和有点太牺牲,邵士辰又作了另一个新的分身来做饵,要钓那两个可恶的白目上门来补刀,结果浪费了一整天,只捉到那几只蚊子。
    “真逊。”贝晓茵很开心的嘲笑他。
    “不过我杀了爱玲哦。”邵文尧得意的表功。
    “她谁?”
    “谁知道,她要杀我,我就杀她咯。”
    “还有死亡剑客。”邵武舜笑嘻嘻的再添一笔光辉灿烂的杀人记录。
    “死亡剑客?”贝晓茵讶异的眨了眨眼,“但他不是专杀无法无天的人吗?怎会杀到我们头上来了?”
    “哇啊哉。”
    “那你呢?你杀了谁?”贝晓茵转头再问亲亲老公开了多少杀戒。
    邵士辰两眼往上看,想了片刻,然后开始扳手数数,“武林猪腰,爱情开根号,情雁冻雪,回旋舞,不要杀我,神龙雷击,美女就是美女……”
    “慢着!”见他拉个屎越拉越长,贝晓茵赶紧喊停。“报数就好了。”
    “十三个。”怎样?厉害吧?
    “哇!”贝晓茵惊叹。“杀人狂。”
    “使他们先来杀我的嘛!”邵士辰一脸无辜的辩驳,“不然要怎样,乖乖让他们杀?”
    “当然……”贝晓茵微笑,瞬间拉下脸来,“要杀回去!”
    周末亲子时间,一踏入游乐室里,夫妻父子四人就会化身为杀人狂,成天四处追杀仇人,不然就是决斗。
    “好无聊哦,老爸,来决斗!”儿子兴致勃勃的向老爸挑战。
    “不公平,你拿的是攻武,我拿的是白武!”老爸抗议。
    “你十九,我十七,差不多啦!”
    “见鬼的差不多,攻击力差一千多,那里叫差不多!”
    而另一边……
    “妈咪,我们也来决斗!”
    “哼哼哼,你行吗?”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行不行?”
    “好,就来试,输了你这个月的零用钱就没啦!”
    “喂,妈咪,这不公平啦!”
    突然正在争吵不休的四人同时安静下来,下一秒,邵士辰不见踪影了。
    “哇靠,老爸的瞬间移动功力越来越高深了耶!”邵武舜赞叹,刚说完,后脑勺就被赏了一记。
    “不准讲脏话!”
    “你们大人就可以!”
    邵武舜不甘心的咕哝,拖着脚步跟在妈咪和哥哥身后到育婴室,只见邵士辰已经抱着宝贝女儿在道歉,安抚了。
    “小乖乖别哭哦,爸爸又不是不疼你了,只是你在睡,爸爸很无聊嘛,所以就和你哥哥去玩一下,真的只有一下而已哦,瞧,你一哭,爸爸不是立刻赶过来了吗?好了,好了,别哭了,最多爸爸以后抱着你去玩,这总可以了吧?”
    “最好她听得懂你在说什么!”贝晓茵大笑,顺手把女儿接过来,“她尿布湿了,喂奶时间也到了,所以才哭的啦!”
    半个钟头后,邵士辰果然抱着女儿到娱乐室继续决斗。
    “不然你另一把武器给我用。”
    “我的武器老爸你又不能用。”
    “那……耶,笑得好白痴,他出现了!”
    “出现了?快!包围他,这次一定要厚依稀!”
    一阵怒喝,众人,包括一个小娃娃,全部包围上去,一人一台计算机,进入紧急备战状态……
    “呃……我只有一只手,怎么战?”
    “老爸口水最多,吐口水淹死他嘛!”
    “……”
    美好的周末,愉快的时光,邵士辰真的觉得好幸福,好满足,再也没什么好要求到了……
    真希望她不要再来烦他来了!当邵士辰接到何丝娜的电话,这是第一个浮上他心头的想法,自然而然的,紧接着第二个想法就是……
    “对不起,我很忙,以后有空再聊好不好?”
    推!能推多远就推多远!
    “什么时候?”何丝娜也很狡猾,马上就听出他是在推。
    “我也不确定,你知道,亚洲那十二家分店才刚开幕,有许多问题要处理。”
    “那你总要吃饭吧?吃饭时间也可以。”何丝娜拒绝接受他的借口。
    “我都在办公室里一边工作一边吃的。”这是推辞,但也是事实。
    “骗我,以前你都是出去吃的。”
    “以前如果不出去吃就没得吃,不像饿死就只好出去吃咯!但现在每天中午,四季都会送来我老婆亲手做的午餐,所以我不需要出去吃了。”
    他不自觉地绽出满足的笑容。
    “又是你老婆,你干嘛老提她?”何丝娜的声音拉得很尖锐,听的出来她很愤怒。
    “因为我爱她。”
    “那我呢?你以前也没说过爱我的呀!”
    邵士辰皱眉。“丝娜,我解释过了,我从来没有爱过你,那只是一种幼稚的迷恋,更何况你正在和贾篸交往不是吗?既然如此,你……”
    “分了,分了,我们分手了!”何丝娜不耐烦的说。
    “咦?”邵士辰呆了呆,蓦然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怎会?”
    “酒会那天晚上,贾森看到我去找你,认定我们是旧情复燃。”何丝娜很流利的把预先编排的说辞念出来。“就坚持要和我分手。”
    “你可以向他解释啊,或者我去向他解释……”
    “不用了!”何丝娜忙道,要让他们两个男人见面那还了得,一切不就都穿帮了?“他已经交新女朋友了,和我分手的理由也只是借口,他根本是喜新厌旧,早就想甩掉我交新女朋友了!”
    “……”邵士辰沉默不语,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再接下去会接到很难处理的状况。
    不过就算他真的是哑巴也没用,因为另一个人不是哑巴,“士辰。”
    “什么?”
    “我累了。”
    “你可以回台湾……”
    “但我爸妈不让我回家。”
    “我可以帮你去说……”
    “不要,他们会把我关起来不让我出去了。我会闷死!”
    难不成她还想出来混?
    不是说她累了吗?
    “我替你安排工作……”
    “都说我累了,还要我工作?”
    邵士辰拿下话筒看了看,再放回耳旁,忍耐。
    “那你想怎样?”
    “我想回到你身边,你……”
    “不可能,我已经结婚了!”邵士辰毫无转回余地的断然拒绝。
    “有什么了不起,在离一次婚不就行了!”何丝娜毫不在意的说。
    “我不想和晓茵离婚,我爱她,你忘了吗?”邵士辰努力压抑着想摔电话的冲动。
    谁管他爱谁!
    “我不管,这是你欠我的!”
    “我欠你的早就用我这双腿还清了!”邵士辰咬牙切齿的提醒她。
    何丝娜窒了窒,“那……那不够,想想,如果不是你想和别的女人结婚,我又怎会为了报复你而去找别的男人?”她愈说愈大声,愈是理直气壮,好像跟真的一样,“我这一生,就从那时候开始毁了,你只不过没了一双脚,又算得了什么!”
    因为,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了。
    也幸好,是邵士辰字迹给了她这个无懈可击的理由,她正还可以拿来好好利用一下,最后,她一定可以得到她想要的。
    “当时我问过你,你也同意的。”果然,邵士辰的语气变软了,因为这是他唯一觉得需要负责的地方,是他先背叛了她,而她为了报复他而毁了自己的一生,他难辞其咎,无法推卸那个责任。
    “我不想让你为难嘛,只好同意啊,可是我心里真的很不愿意嘛!”
    何丝娜故意说得很委屈,其实心里早就笑翻天了。
    “……我不可能和晓茵离婚。”
    “你非和她离婚不可,这是你欠我的!”
    忍耐!
    “我可以给你几家店,让你自食其力。”
    听起来不错,可惜还不够,她是无底洞,要的是聚宝盆,而邵士辰,正是她中意的聚宝盆。
    “你欠我的。”
    再忍耐!
    “我也可以帮你找个好男人定下来。”
    那个男人会比他更好吃定?
    “你欠我的。”
    继续忍耐!
    “或者,以后你要多少钱都可以跟我要?”
    她不只要钱,还要靠山。
    “你欠我的。”
    终于,忍耐到了极点邵士辰被她那一句句“你欠我的”惹毛了,“该死的,何丝娜,你到底想怎样?”他拍桌怒吼。
    以为这样她就会被吓到了吗?
    太小看她了!
    “你欠我的。”
    可恶!
    “我决不会和晓茵离婚!”他对着电话大声咆哮,旋即讲电话摔到墙上去,然而就在电话砸得粉碎额那一瞬间,他突然恢复了冷静。
    生气什么呢?
    总之,他不会和晓茵离婚,就算要他送出所有的财产,甚至再要他两只手,他也不会和晓茵离婚的。
    至于何丝娜,他会用其他的办法来补偿她,即使她打死不肯妥协,那么他宁可被这一生的愧疚与亏欠,也不会和晓茵离婚,这是他最终的底线,何丝娜最好接受,不然……
    就随她去吧!
    她们之间,到底谁才是第三者呢?不知道为什么,开门一见何丝娜气势汹汹的站在她眼前,贝晓茵脑中突然浮现这个怪异的问题,第三者究竟是她,还是何丝娜?
    “别以为我会叫你邵太太,那应该是属于我的称呼!”何丝娜傲慢的道。
    本系统没说话,径自领着何丝娜往餐厅去,途中遇上双胞胎,不管她如何明示暗示,那两个小鬼都装作没看见,硬是要跟在她后头,踹都踹不走。
    她知道,两个孩子是担心客人是陌生人,她的恐慌症又要发作了。
    其实他们的担心根本是多余的,她承认她是有恐慌症,譬如此时此刻,她也会紧张的心跳超速一百,全身直冒冷汗,但并不表示她没办法应付,不然她怎么出门购物上班?
    待她们一落座,哥俩好又一人一边握住她的手,无限温暖立刻从他们的小手传递过来,她终于明白,他们不只担心她的恐慌症,更知道何丝娜是来干什么的,所以他们是来和她并肩作战的。
    傻小子,不需要啊!不过她不会再拒绝他们了,那会伤了他们的心,而她这辈子最不愿意做的事就是伤他们的心,所以她会很感激的接受他们的支持,就让他们一起面对敌人吧!
    “何小姐,请问你今天来是?”
    “我要你和士辰离婚!”何丝娜也不客气,开门见山,直捣黄龙。
    还真直接啊!
    贝晓茵暗忖,幸好她早有准备了,可是她连嘴巴都来不及打开,一旁就先传来邵舜武,愤怒的质问。
    “凭什么?”
    “就凭士辰欠我这一生的幸福。”何丝娜理直气壮的说:“倘若不是为了报复他跟你结婚,我也不会到处去找男人,所以,这也算是你欠我的!”不是回答小鬼的诘问,而是要让贝晓茵知道她才是“正义”的一方。
    “少扯烂了。”贝晓茵依然来不及开口,这次轮到邵文尧抢着出声,“有谁比你那么做吗?没有,是你自己决定要那么做的,自己做的事却硬要把错赖到别人头上,你就这么趴吗?自己没办法为自己做的事负起责任来吗请别让我这个小孩子看不起好不好!”
    那她今天来这边闹一场是干吗的?
    “我不是,我和你爸爸交往了十多年……”
    “分手了,你忘了吗?还是你自己主动提出的呢!”
    “我……”何丝娜终于词穷,说不出任何解释的话来了。
    “怎样?没话说了?”邵武舜吊儿郎当的斜睨着何丝娜,“本来就是你无理,还敢跑到我家来撒野,人家都快杀到那个有点太牺牲了说,现在让他跑掉了,都是你害的啦!”
    静默两秒,贝晓茵和邵文尧一起转头瞪他,他耸耸肩。
    “好嘛,好嘛,等老爸回来,我们再一起找,保证今天一定会杀到他,可以了吧?”
    谁又说那个了?
    贝晓茵哭笑不得的摇摇头。不过她终于有机会说话了,正想开口,没想到还是被小鬼抢了先。
    “现在到底是怎样?”
    “什么……怎样?”何丝娜勉强道。
    “少在那边装傻了,真没格调!”邵文尧不耐烦的耻笑她,“你们这两个第三者,一个离婚另一个就离我老爸远点,做得到吗?要是做不到,那也行,谁也别再找谁,现在就请你走人!”他料想对方肯定办不到,就算对方出乎意料之外的跟他卯上了,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妈咪又不是第一次离婚,再结婚就是了。
    竟然被一个小鬼下逐客令!
    何丝娜愤怒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又红又绿,偏偏说不过眼前的小鬼。
    “给我走着瞧!”
    只好随便放一句狠话,然后狼狈退场。
    “不送了。”嘴里说不送,但晓茵还是一直送她到门外。
    结果今天她只说了两句话,第一句和最后一句。
    “好,走吧,先去看看妹妹,然后就去追杀笑得好天真。”
    “是有点太牺牲啦。”
    “好好好,去追杀有点太牺牲!”
    片刻后……
    “小文,小武。”
    “什么事?”
    “今天的事别告诉你们的爸爸。”
    “哦。”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男人不需要知道,特别是这场战争根本不是她自己打的,而是小鬼们带母出征,替她打了一场漂亮的仗。
    呜呜呜,真没面子!
    “除了和我老婆离婚,其他任何要求随你开口。”
    “真慷慨,不过,我要的只有你。”
    “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你……”
    喀拉!电话挂断了。
    就是半个月前,他和何丝娜最后一次通电话,之后他彻底拒听何丝娜的电话,打到公司来的,在秘书那边被驳回了;打到他手机的,他设定拒接;就算不小心接到,一听是她的声音,他也会直接挂断。
    不久,就如他所料想的,何丝娜直接跑到公司来找他了,不过在公司门口就被警卫拦住了,以她的个性,绝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吵大闹,因为怕丢脸,所以他也不担心会被媒体带到这件“丑闻”。问题是,何丝娜会坚持到什么时候呢?
    “什么鬼!”邵士辰反应极快的踩下刹车,一倒尖锐的刹车声后,车子险险的停在道路中间的女人身前,两者之间只相距十多公分,“你想找死吗?”他按下车窗探头出去怒吼。
    “谁叫你不听我的电话也不见我,那位只好用这种方法来见你咯!”何丝娜得意的走到车旁,“快,开门让我进去!”
    “我不会让你进来的!”邵士辰咬牙切齿的说,“到转角咖啡厅等我!”
    十分钟后,两人在咖啡厅落座。
    “你到底想怎样?”
    “我要你和那个女人离婚,然后和我结婚。”
    “办不到!”
    “是吗?”何丝娜却没生气,反而胸有成竹,信心万分的笑了,“那么,我只好豁出去咯!”
    邵士辰警觉心油然而生,“什么意思?”
    何丝娜娇媚横生的一笑:“想想,我们从高中就开始交往了,儿那个女人实在我们交往期间和你结婚的,任何人都猜想得到,她……”她无辜的眨了眨眼,“就是所谓的第三者吧!”
    想拉晓茵下水?!
    “她不是!”邵士辰急道。
    “你认为不是,但其他人恐怕不会那么认为哦!”何丝娜悠悠然的撕开奶精加入咖啡中,用小汤勺轻轻搅两下,然后端起来颇为享受的啜引两口,“你让我不好过,我也不会让她好过的!”
    “你想怎样?”邵士辰勉强压下怒气,努力维持镇定。
    “很简单,”何丝娜放下咖啡杯,对他嫣然一笑,“我会在‘无意中’向八卦记者透漏出我们交往的‘悲情往事’,你认为他们会如何报道你老婆呢?”
    从她口中说出来的绝对不会是什么好话,而八卦记者又特别喜欢扭曲事实,不但不会去求证,也不会照着原版故事来报道,这么一来,看登上报章杂志的保证是八卦中的八卦,他会被变成无情男人,晓茵会被说成卑鄙的第三者,只有何丝娜是最值得同情的悲情女子。
    他自己是无所谓,但晓茵,她是最善良最无辜的,无论如何,他绝不准许任何人伤害她!
    “卑鄙!”邵士辰怒骂。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只是想和你结婚,哪里错了?”何丝娜用最优雅的姿态继续轻啜咖啡,“别忘了,是你一直要求和我结婚的,,现在我终于决定要结婚了,你又反悔了,那怎能怪我?”
    “我。们。已,经,分,手,了!”邵士辰咬着牙根,一个字一个字自牙缝中挤出来。
    “我反悔了,不行吗?”何丝娜满不在乎的说:“反悔是女人的权力。”
    邵士辰徐徐合上双眼。
    现在,他终于看清这个女人的真面目了,可叹他还浪费了那么多年时间和她厮守在一起?到头来才发现自己瞎了狗眼,真是可恶!
    他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后睁眼定定的望住何丝娜。
    “丝娜,毕竟我们曾经恩爱过几十年,你真的想让我恨你,来为这段感情画下句点吗?”
    恨?
    一听他竟然说出如此令人心寒的字眼,何丝娜不觉打了个寒战,“就……就因为我们曾经恩爱过十多年,我才希望能够让我们的感情继续下去呀!”
    “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感情了!”邵士辰声音平板的提醒她事实。
    “但我还是爱你的呀!”何丝娜提高了音量,“记得吗?当我提出分手时,我一再说过,我还是爱你的不是吗?”
    “不,你不爱我,”邵士辰缓缓的摇了摇头,“你只爱你自己。”
    “但我真的爱你啊!”
    “你若真的爱我,就不会这样伤害我!”
    何丝娜一时窒住,旋即又强辩到:“我哪里伤害你了?当年如果不是你恨啊个女人结婚,我……”
    “你的一时是说,我应该活活气死我爸爸?”
    “当……当然不是那个意思。”何丝娜气虚的否认,“但……”
    “当年虽然我不得已和晓茵结婚,但你应该明白我是如何对待她的,又是如何全心全意去补偿你的,可是你仍然选择用那种方式来报复我,那能怪我吗?”邵士辰痛心的说,“天哪,你的心胸真狭小,跟晓茵根本没得比!”
    霎那间,何丝娜的火气又上来了:“晓茵!晓茵!晓茵!你就只会提到她!老实告诉你,你越提她,我就越坚定要你跟她离婚的心!总之,如果你不和她离婚,再和我结婚,就等着她上八卦新闻头条吧!”话落,她率团就走人了。
    邵士辰并没有追上去,甚至没有生气,他只是静静地坐着,坐在原位,深深的思考着……他该怎么办?
    深夜一点多,邵士辰才回到家里他不吭声,一直在等候他的晓茵也没有责备他为什么这么晚不回来也不打个电话让她安心,只是默默地接过公文包,然后俏皮的歪着脑袋。
    “洗澡吗?”
    瞬间,邵士辰紧绷的神经松下来了,他怀臂拥住爱妻,深深的吻上他全心的爱。好半晌后,他才放开她。
    “洗澡吧!”
    于是,虽然时间晚了一点,但他们一如往常般在浴室里洗了个热情的鸳鸯澡,出了浴室后再战了一场,然后才气喘吁吁的并肩躺在床上。
    “晓茵。”
    “嗯?”
    “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以最平静的语气,邵士辰毫无表情,一五一十的告诉晓茵有关何丝娜的所有事情。
    “那么,你打算怎么办?”听罢后,贝晓茵也用最平静的心情问。
    “回台湾!”邵士辰不假思索的说出思考了一整晚的结果,“在这里,我是名人,一点小事就会被渲染成足以毁灭地球的大事,但在台湾,我什么人也不是,只是一个平凡的老百姓,就算我有十打小老婆,八卦记者也不会感兴趣,所以,回台湾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你的公司……”
    “在我们搬来米兰之前我就说过,不一定要搬到米兰来,在台湾,我一样可以工作,现在,我还是同样的回答,我在台湾一样可以工作。”
    “但是你会很不方便……”
    “晓茵,看着我……”邵士辰扶起她的下巴,让她与他四目相对,“我要你了解一件事,我只要跟你在一起,其他任何事我都不在乎,就算要我放弃这边所有一切,回台湾重起炉灶,我也不在乎,懂么?”
    贝晓茵看着他的眼,许久,许久后,终于她的眼眸红了,湿了,但嘴角却勾出了抹最美的笑:“懂了。”
    “那么,我们回台湾?”
    “好,回台湾。”
    “回台湾?为什么要回台湾?”才刚坐上办公椅,季杰还在设法把精神从家里叫回来和他一起工作,就见邵士辰突然跑进他的办公室来直接宣布他要回台湾,吓得他差点摔下椅子去。
    要是邵士辰真的又回台湾了,他不又要累的跟牛一样了!
    “因为丝娜……”
    同样的,邵士辰也一五一十毫不隐瞒的把所有事情全告诉好友,原以为好友会生气,会发飙,会跟他一起痛骂何丝娜,却没料到季杰不但从头到尾没吭上半声,还用一种怪异的表情盯着他看。
    那表情实在很怪异,怪异的事情一说完,邵士辰就忍不住立刻接着问:“为什么那样看着我?”
    “你啊……”季杰很夸张的叹了一大口气,然后弯身拉开右手边最下面的小抽屉,“为什么不早点来找我呢?取出一份活页夹放到桌上推动邵士辰面前,”早点来找我,你就不必烦恼那么久了。”
    “这是什么?”邵士辰狐疑的打量那份活页夹。
    “记得吗?”季杰懒懒的单手支着下颌,“你去滑雪出意外的前一个月,我们两个曾因为丝娜的问题差点大吵起来,后来我实在不甘心,就暗中请人去调查丝娜,想说只要找出证据来,你就会相信我所说的关于丝娜的事了,不过……”
    他撇了一下嘴:“当调查报告教到我手中时,你已经和何丝娜分手了,我也就没把这份调查报告拿给你看,因为不需要了。”
    “何丝娜的……调查报告?”邵士辰讶异的喃喃道。
    “没错,调查的可真仔细呢!”季杰笑吟吟的说,“也幸好我没有丢掉,只是顺手把它丢尽抽屉里了。”
    “你……看过了?”邵士辰迟疑的打开。
    “看过了,保证你会喜欢!”季杰比了比大拇指,“先别忙着从头看,先找找一张影印的病历表,我想,那应该是最重要的。”
    按照季杰的指点,邵士辰找出了那张病历表,才两眼,他就讶异的瞪大了眼。
    见状,季杰哈哈大笑:“怎样?有趣吧?”
    “她……她竟然……竟然……”邵士辰既惊异又愤怒的挥舞着那张病历表,气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现在,可以不回台湾了吧?”噙着眼泪,季杰可怜兮兮的瞅住他,
    邵士辰看看手上的病历表,再看看他,蓦然放声大笑。
    “不回去了!”他狂喜的大喊,一边兴奋的冲向季杰,在季杰还搞不清楚东南西北之前,他已经在季杰脸上重重的啵了一声,“老友,谢啦!”话落,旋风般的卷出办公室去了。
    季杰呆了几秒,突然打个哆嗦,然后开始用袖子拼命揩拭脸颊,一脸快昏倒的表情。
    他最好不是有断臂山的癖好!
    同样的咖啡厅,同样的座位,同样的相对而坐,同样的男女,不同的是,前一回两人一坐下就开始说个不停,不是她生气,就是他生气,但这一回,好像在比赛谁最有耐心似的,两人都不出声。
    良久……良久……
    “你主动找我,应该是有‘好消息’要告诉我吧?”结果,还是何丝娜沉不住气先开口,不过她的语气始终是信心满满的,表情也是趾高气昂的,,她料定了邵士辰拿她没辙、
    但邵士辰依旧不吭声,只是默默地把一张影印的病历表放在桌上,徐徐瘫倒她面前,然后看着她愀然色变,看着她心虚的别开眼,看着她张开嘴却说不出话来,看着她……不,不想再看了!
    “我什么也不欠你,所以,请别再找我了,也别去烦我老婆,否则……”
    他没有说完,也不需要说完,相信这样何丝娜就会明白了,然后离开他们远远的,永远别再出现在他们面前。
    既然他连这张病历表都拿到了,其他的数据就更别提了,只要他把所有数据全部交给八卦记者,那么别说是指控他老婆是第三者,恐怕何丝娜自己先会被批判的体无完肤,到时候,何丝娜大概连出门买包卫生棉都不敢了。
    “你好自为之吧!”语毕,邵士辰起身欲待离去。
    “请等一下!”
    他回头,何丝娜宛如斗败的老母鸡似的,再没有半丝气焰,甚至沮丧的老了几岁:“士辰,难道我们之间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吗?”
    何丝娜的语声哀戚透着哀求,甚至,她已经完全绝望了,只能期待邵士辰会顾念过去十多年的情分,不要真的丢下她不管。
    “十多年的感情,你真的能够这样毫不在意的丢弃吗?”
    邵士辰沉默了,好半天后,他的表情终于软了下来,并叹了口气。
    “有的,毕竟我们在一起十多年了,虽然是你提出分手的,但是,我们分开之后,对你,我仍有一份情在,当我得到幸福时,也曾衷心期盼你也能够找到你的幸福,可是……”
    他的眼神又逐渐回复冷漠:“你要如何对我,我都无所谓,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威胁要伤害我老婆,这点我无论如何就是没办法容忍,因为,在我们三个之中,最最无辜的就是她,所以,很抱歉,就我而言,我们之间所仅剩的那点情分,在你威胁要伤害我老婆的时候,就已经被你亲手抹灭了!”
    “可是,士辰,我只是想……”
    “不必再说了!”邵士辰决然的抬起手阻止她再说话,“或许将来有一天我会原谅你,但现在,不行,我没办法!”语毕,他就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了。
    双人的桌位旁只剩下何丝娜一人,她呆呆的坐在原位,好半晌后才哭出声来:“我到底哪里错了?”到现在,她还是不明白,只不过是想要自由自在的享受这一生,究竟是哪里不对了?
    她也是真的爱他呀,只不过她爱自己比爱他多了那么一点点。
    但邵士辰却那么绝情,十多年的感情,他一句话就撇开了,往日的柔情蜜意,他丝毫不顾情,就把她丢在脑后了。
    她到底是哪里错了?
    “哦耶,终于干掉笑得好白痴了!”
    “咦咦咦,没有喷装?”
    “机车啊,绑定!”
    “真他妈的!”
    一大两小三双眼一起横过来瞪住邵士辰,后者畏缩一下,忙撑起笑脸打哈哈。
    “对不起,对不起,下次不敢了!”
    三双眼还是瞪着他。
    “呃,呃,啊,妹妹哭了,我去哄她!”拔脚开溜,逃之夭夭,片刻后,贝晓茵一进入育婴室,邵士辰就忙着向她告状:“妹妹咬我!”
    “她正在长牙嘛!”
    “我是她老爸耶!”邵士辰不甘心的咕哝,手上仍是那么宝贝兮兮的摇着咯咯笑的女儿。
    “最好她已经认得你了!”贝晓茵啼笑皆非的道。
    “我会让她第一个就叫我爸爸的!”邵士辰雄心万丈的立下此生最伟大的目标,然后就开始奋斗,“来,宝贝,叫爸爸!”
    贝晓茵坐在一旁,有趣的看他教女儿叫爸爸,好一会儿后……
    “士辰?”
    “嗯?”
    “你真的不管何小姐了?”
    “别提她!”
    又过来大半天后……
    “对不起,晓茵,我不是有意对你大声的,我只是……”邵士辰歉然的圈臂将爱妻楼入怀中,“真的不想在提到那个女人了!”
    柔顺的偎入邵士辰怀里,贝晓茵荡开并不在意的笑:“我知道。”
    怜爱的注视着幼儿床上已熟睡的小小人儿,邵士辰轻轻道:“十多年了,我跟她在一起十多年了,结果,回头一看,原来一切都是谎言!真是可悲,我竟被谎言愚弄了十多年而不自觉,而最令我感到惭愧的是,因为那十多年的谎言,我让你苦等了我将近十年!”
    贝晓茵瑟缩一下,欲言又止的瞟他一眼:“呃,士辰,我最好告诉你一件事……”
    “嘘,什么都别说,我只要知道,现在,你是在我怀里的……”说着,他俯唇在她鬓发上印下深深爱恋的一吻,“以后,你会继续在我怀里吗?”
    “当然会。”
    “一辈子?”
    “那还用说。”
    “嗯,我只想听到这个。”邵士辰满足的笑了。
    “错待了你五年,还有那之后四年的不闻不问,我会用下半辈子来补偿你,会用全心的爱来让你知道那将近十年的等待不是白白浪费掉的。”
    “我……”她早就知道决不会白白浪费掉了,她想告诉他,但他就是不让她说。
    “所以,以后请不要再提到那个女人了!”
    “好,我……”
    “我不像一再被提醒,我曾经多么痴傻的被谎言愚弄了十多年。”
    “我知道,我……”
    “重要的是,现在我们在一起,以后我们也会一直在一起……”
    “对。但我……”
    “你不愿意?”
    “不是,不是!”
    “嗯,那就好。”
    “……”
    “那个女人,就让她成为历史吧!”
    好吧,也许现在不是告诉他的好时机,那就……呃,以后再说吧,等她找到最好的机会时再告诉他……
    或者,这种没什么大不了的秘密根本不需要告诉他?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