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姻缘 >

终曲

    “不会快一点,你是乌贼吗?”
    “冲冲冲,爱冲才会赢”一对长得一模一样,十多岁的大男孩,慢跑在一个身材修长有力的男人左右,一个倒退着跑,一个紧跟着男人身后,一搭一唱的催促着男人快跑,毒舌功夫越来越精炼了。
    “厚,老爸,就叫你晚上不要把精力都浪费在妈咪身上,就是不听,现在跑不动了吧”
    “臭小子,谁跑不动了。我不是还在跑!”
    “是哦,都快喘没气了!”
    “谁在喘了?你吗?”
    “总有一天,老爸会趴在老妈身上,长眠不起!”
    “少在那边乌鸦嘴了!”父子三人一边斗嘴,一边慢跑在小区公园的步道上,虽然他们说的是中文,周围的意大利人都听不懂,但是投注在他们身上的目光却愈来愈多,因为他们实在太闪亮耀眼了,令人无法不注目。
    而且他们还是欧洲家喻户晓的名人。
    男人,曾是世界十大男模之一,如今是领导时间时尚流行的“魅力风潮”总经理,几乎每一期都会出现在“魅力风潮”杂志上,而最令女性陶醉的是……
    他是个爱家,爱老婆,爱孩子的男人。
    至于跑在他身前、身后的两个大男孩,光看他们的五官容貌就猜想的到他们是男人的儿子,也是欧洲知名的少儿模特儿,他们的粉丝遍布于全世界各地,从没有牙的老婆婆到幼儿园的小女生都有,只要是由他们所代言的广告产品,用不着多久就会进入畅销产品的排行榜,是销售额的钻石保证。
    父子三人每天清晨都会到公园来慢跑,许多来公园做晨运的人都是为他们而来的。
    “哇靠!”最前方的大男孩突然紧急煞车,脸色惨变。
    “见鬼!”男人第二个紧急煞车,没空去骂儿子又讲脏话,同样脸色骤变。
    “该死!”后方的大男孩不但紧急煞车,还想拔腿落跑,他的脸色更难看。
    但见他们家屋前的草坪上,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双手插腰,小嘴嘟得半天高,气唬唬地站在那儿怒瞪他们。
    “挂了!挂了!”最前方的大男孩!邵文尧呻吟。
    “惨了!惨了!”男人邵士辰呻吟的更大声,简直就像是呜咽。
    “对不起,我有事先走一……啊!”后方的大男孩邵武舜话还没说完,就被老爸和大哥一人一边捉住,死也不让他逃。
    父子兄弟情深,有难就要同当!
    父子三人杵在那儿猛吞口水,一个一脸无措,一个一脸慌乱,一个一脸惊慌,忽地,兄弟俩对觎一眼,下一秒,很有默契的同时把老爸推向前。
    对,父子兄弟情深,有难就要同当,但是,老爸第一个当。
    邵士辰愤怒的往后瞪一眼,再回过头来,又是一脸惶恐,“呃,呃,小宝贝,你,呃,在生什么气呀?”
    “你们欺负我!”小女孩忿忿指控。
    “没啊,谁敢欺负我的小宝贝!”邵士辰僵着笑脸说。
    “昨天爸爸说要带着我一起去慢跑的,可是今天你们又趁着我还在睡觉就先溜出去慢跑了!”小女孩振振有词的说出事实。不容他们狡辩。“那是……那是……”邵士辰拼命动动脑,想找个接口把责任推开,“啊,对了!”右手突然王后一捉,再扯到前面来。“是他,说小宝贝你还在睡觉,不要吵你的!”
    “耶?”奸臣,竟敢陷害他!
    “不是我!”少文尧脱口道“是……是……”
    静了一秒,同样手往后一捉,再拖到前面来。“是他,他说你睡的好熟,吵醒你太残忍了!”
    就知道会这样!
    邵武舜恨恨的咬着牙根各瞪老爸和哥哥一眼。再陪着笑脸指指自家门口那个抱着肚子蹲在地上狂笑得很没气质的女人。
    “是妈咪不准我们吵醒你的!”
    会推给妈咪是不得已的,但是也是很有道理的。因为……
    只见贝小茵好不容易才止住笑,十分镇定的缓缓起身!还抱着肚子,一脸老神在在的笑容。“小宝贝,你还记得昨天答应过妈咪什么吗?”果然是伟大的妈咪,才一句话,小女孩就脖子一缩,气焰全失了,“可是,妈咪,人家自己起不来嘛!”她委屈地咕哝。
    “但是你爸爸和哥哥们都是自己起来的哟”
    “妈咪……”
    “是你自己答应妈咪的,要能自己起得来才可以去慢跑,不是吗?”
    可怜的小女孩噙着两泡泪水。绞尽脑汁就是想不出该如何反驳妈咪,最后只好向最疼爱她的爸爸求助。
    “好好好,爸爸秀秀……”看着小女儿委屈的模样邵士辰就觉得自己心情好像被果汁机绞成了碎粉一样,疼得不得了。“今晚早点睡,明天就可以自己醒来了,好不好?”
    “可是人家真的自己爬不起来嘛!”
    “明明是自己不想早点睡的说!”邵士辰喃喃自语。
    埋在父亲肩窝里的小小脑袋突然抬起来,乌溜溜的小杏眼瞪上来,“嗯?”
    邵士辰一惊,“没有,没有!”只要小女儿一瞪眼,他就窝囊到了最高点。
    贝小茵差点忍不住爆笑出来。“好了、好了,统统给我进去冲澡、吃早餐,准备上班、上学了!”一个钟头后,两个大男孩自己骑脚踏车上学去了,小女孩也让爸爸开车送到幼儿园了,而驾驶座旁边的前座上还有一个人,是贝晓茵,她要搭便车到季杰里去帮忙,因为……
    季杰的小妹要再婚了。
    “真好,一切就如我们所预料,季杰她妹妹和她丈夫……”
    “前夫”邵士辰纠正她。
    “是,是,前夫。”贝晓茵从善如流的更正自己的语误。“季杰他妹妹和她前夫和平分手……”
    “是两个人都急着离好不好!”邵士辰再次纠正她。
    贝晓茵翻了翻眼,“好啦,好啦,反正,他们顺利离婚了,没有人受到伤害,也没有人要坐牢,现在他妹妹又要结婚了,之后,她就会很幸福了。”
    邵士辰飞快的瞥了她一眼“你知道季杰说什么吗?”
    “说什么?”
    “他坚持要我今年再送你二十四家分店做生日礼物。”
    “别又来了!”贝晓茵啼笑皆非的呻吟。“其实就算我什么都没告诉你们,他妹妹将来还是会很幸福的呀!”
    “重点并不在这里而是……”邵士辰不以为然的倒:“就算他妹妹将来一定会很幸福,可是如果能够避免尝受被丈夫背叛的伤痛,也不需要经历坐牢的可怕,她就能够得到幸福,这不是更好吗?要知道,那两件事都会在女人心里留下永远难以磨灭的伤疤的。”
    贝晓茵沉默了一会儿。“你说的是没错,可是我只是做我能做的事,不值得季杰这么感激呀!”
    邵士辰感慨的叹了口气,“你啊,真是……”正好遇上红灯,他索性在踩下煞车之后,倾身过去覆住她的唇,深深的吻上他的唉与感动,直到后面的车子在叭叭叭的怪叫了,他才放开她让车子继续往前行。
    “总之,总之你的生日礼物由我决定没有你质疑的余地!”
    因为他的霸道语气,贝晓茵横了他一眼,不过也没再说什么,反正她再说什么也没用。
    送老婆到季杰家,邵士辰就直接到公司去了。
    “老总,何小姐希望能跟您见面”对讲机传出姬玛的声音。
    “哪位何小姐?”邵士辰头也不抬的问。
    “何丝娜小姐。”
    “……呃?”邵士辰猛然抬头,质疑他是否听错了。“你说谁?”
    “何丝娜小姐。”
    邵士辰困惑地皱眉,继而摇摇头,低首继续办公,“回绝!”
    “她说要送喜帖给您的!”
    喜帖?
    她要结婚了?
    邵士辰思索几秒,“他想约什么时候?”
    “她问说现在可以吗?”
    “现在?”邵士辰瞄了一下手表;十一点四十分。“可以,叫她去我们最后一次见面的咖啡厅等我。”
    “是。”
    邵士辰并没有急巴巴地去见何丝娜,而是按照原来的速度把最后一件数据好,再确定没有急件之后,他才起身拎起外套离开办公室,一边掏出手机来打给贝晓茵,“老婆,现在要去……”十分钟后,邵士辰与何丝娜面对面而坐,第一眼,他就主意到何丝娜更美、更年轻了。当同时也,变丑了!
    以往,她的丑陋都是隐藏在心中的,他才会被她蒙蔽了十几年:但现在,她心中的丑陋已显露在外而不自觉。或许认识不深的人还看不出来,但像他这种对她认识很深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了。
    真丑啊!
    “恭喜你”幸好他拜托她了!
    何丝娜的表情很奇怪,没说话,只是默默的把一张喜帖从桌子上推给他。
    邵士辰打开一看,心中顿时了然,当初小茵为何会说何丝娜的丈夫死后,她会变得十分穷困潦倒。
    喜帖上的新郎是德国的钢铁大亨,一个年近七十的老头子,表面看上去是个忠厚老实的好好先生,但实际上是是个老奸巨滑到极点的大老奸,何丝娜想必是以为可以玩弄他于股掌之间,殊不知被玩弄的将是她。
    他应该给他忠告吗?嗯,还是给她一点警告吧,毕竟这几年来,他没有再来找他麻烦了,不再见到她,他心中的憎恨也在幸福的生活中逐渐消退了,既然不再憎恨她,就算是给认识的友人一点忠告吧!
    “丝娜,这个人你嫁给他一定可以过好日子的,但千万记住,不要愚弄他。不要,呃,再找其它男人了。不然你会后悔的!”
    他真的只是好心的提醒她一下的,没别的用意,谁知道何丝娜竟然哽咽起来了。
    “我就知道你还是关心我的,士辰,我并不想嫁给他呀,他……好老喔!可是我再不结婚,没有人养我,我会饿死的!”嘤嘤哭诉这,她抬起泪眼斑斑的脸!
    她是真的在哭,不是假哭,因为不和那个老头子生活他就没办法过奢侈的顶级生活了。“士辰,我们真的一点儿生活都没有了吗?”
    不可思议,他竟然还在消想他!
    邵士辰难以置信地瞪住她,好半晌后才苦笑不得的摇摇头。“好久以前,我们之间就没有任何机会了!”
    “可是你还是关心我,不是吗?”何丝娜祈求地瞅着他。
    “我并不是特别关心你,只是以朋友的立场提醒你一下而已,”邵士辰赶紧做声明。“请不要会错了。”
    “不,你是关心我的!”何丝娜伸出柔芙想握住他搁在桌面上的手,谁知他猛地一下收回去了,连碰也不会给她碰一下,她不由难堪的僵了一下。“士辰,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爱你,从来没有停过呀!”
    “是吗?”邵士辰嘲讽地撇了一下嘴。“你的唉也太不可靠了。”
    “相信我,士辰,我发誓绝不会再离开你了!”何丝娜用最诚恳的语气发誓。
    “那可不太好,”邵士辰依然是讪弄的口吻。“别忘了我有老婆了好不好!”
    何丝娜又讲了一下,但这回是因为愤怒。“为什么你老是提起她?她究竟有什么好,让你要她不要我?”
    “你想知道?”邵士辰的视线移向何丝娜的斜后方,嘲讪的表情褪去,换上温柔的微笑。“那么我就让你知道,之后希望你能够死心,不要在奢望我任何事了。”语毕,他似有意又似无意的揉揉大腿。
    何丝娜正在奇怪,身边忽地卷过一阵风,下一秒,只见一个女人蹲在邵士辰的身边,一边帮他揉小腿,一边关切地仰望他。
    “很痛吗?我帮你按摩一下好吗?”话落,不待他回答,她便径自卷起他的裤管,出去义肢,露出园秃的残肢,然后从背包里拿出按摩油为他按摩。“会不会太用力了?”
    “不会,刚刚好。”邵士辰说,再将目光拉回何丝娜那边,只见她瞪着他的残肢,一脸厌恶的表情,他莞尔一笑。“现在,你知道了吗?”何丝娜一惊回神,张口想说什么,但一瞥他的腿,忽而又改变主意。“呃,你有空就来参加婚礼吧!”说完她就匆匆起身走人了,连一秒钟也不想多待在那里看那个恶心的“东西”。
    邵士辰笑着摇摇头,至少她对自己的感觉很诚实。
    “好了,小茵,可以了。”
    “真的可以了吗?”贝晓茵还是不太放心的继续按摩着。
    “真的可以了。”邵士辰推开她的手,穿戴上义肢后,再把她拉到身边坐下,亲昵地搂住她。“既然翘班了,我们就来享受一下吧!”
    “咦?何小姐呢?”贝晓茵现在才发现何丝娜不在了。
    “她只是送喜帖给我的,很快就走了。”
    “喔,那正好,我饿了,叫点东西吃吧!”
    “好。”
    邵士辰正待挥手招呼侍者过来点餐,手机就在这时候响了起来,他收回手掏出手机,却不是他的手机在响,于是朝贝晓茵看去,只见她也拿出手机来看了机屏幕,旋即按下接听键。“喂?”
    “C?”
    “咦?”
    “我是N。”
    “N?你怎么会知道我的电话的?”
    “S告诉我的,因为我有急事。”
    奇网的规矩是不能把所知会员的电话号码说出去,但S却告诉N了,那一定是真的很紧急的急事。
    “那就快说!”
    “我老婆被绑架了。”
    “哇靠,这不只是急事,而是大事!”
    “所以我想问一下,你知道的电话号码是……”
    “不是。”
    “那他”
    “跟S一样,我会把他的手机号码告诉你,你快打去问他吧!”
    “谢谢。”
    “不客气,来,纸笔准备好了吗?”
    “有了。”
    “好,号码是……”
    全书完
    编注:
    欲知“情缘”系列其他故事,请看
    1玫瑰吻390《血缘(上)》
    2玫瑰吻394《血缘(下)》
    3玫瑰吻432《死缘》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