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王爷的冤家 >

第九章

    清晨,韦浩-起身梳洗完毕后走到大厅,果然见到范文晔和戚光昊早已在那里等候多时,还有如玉、王嫂、福伯和阿山、阿虎。
    如玉不舍的上前拉住韦浩-的手,“韦公子,你真的要走了吗?”她压低嗓门:“那王爷他……不是很可怜吗?”
    闻言,韦浩-身子一僵,“我……总之,我是非走不可,因为我爸妈他们一定很担心……”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如玉姐,谢谢你这段日子的照顾,你要好好保重。”
    韦浩-走到福伯和王嫂的跟前,依依不舍的拉着二老的手,“福伯、王嫂,我会想着你们的。”他抱住王嫂,撒娇似的将头偎着王嫂的肩,“王嫂,我回去后,肯定会有好一阵子吃不下那些饭的,因为没有人煮的比你好吃!”
    “傻孩子。”王嫂楼这位好,流下眼泪来,“你留下来不就得了吗?我一定天天都煮不一样的东西让你吃,留下来吧。”
    韦浩-摇摇头,离开王嫂的怀抱哽咽道:“我……还是得回去。”
    此时,福伯也开口了:“小-,你真的这么决定了?”
    “嗯。”点了下头,韦浩-走到阿山和阿虎前面,“真可恨,老是打不过你们!”他用力的各槌一下他们的肩头,“不过,还是很高兴认识你们这两头牛。”
    阿山和阿虎素来寡言,时至离别时刻,还是说不出什么道别的话,他们只是拍了拍韦浩-的肩头。
    “保重。”短短两个字,却说的真诚恳切。
    “当然。”韦浩-一笑,走向戚光昊,“喂!既然都已经到了这种时刻,我就勉为其难的原谅你所有没义气的行为好了,感动吧?”他撞了下戚光昊,眨眨眼睛。
    “那真是我的荣幸哪!”戚光昊挥挥手中的扇子,“一路顺风,至于独孤静,我会要他别去乱找其他女人的。”他戏谑一笑。
    闻言,韦浩-笑得有些僵,他别过眼,状若轻松的耸耸肩,“他的事,我已经管不着了。”一切都该断绝了,他要以何种身份去干涉彼此?早些习惯没有对方的日子,不是比较好吗?
    见韦浩-沉默不语,戚光昊也敛去笑意,“韦浩-,你当真舍得?我要听你说实话。”
    咬咬牙,韦浩-选择不去正视这个问题,“我不想回答。”他走过戚光昊身边,在范文晔面前站定。
    “小文……”他抓着范文晔的手,不舍得说道:“我是真的很喜欢你的,但是……现在已经只是所谓的兄弟之情了。”心已给了另一个人,自然无法对半分开,“可是,这不代表我就不会在乎你喔,要是独孤焰那家伙敢将你抛弃,我一定会每夜诅咒他、咒骂他!”
    就算独孤焰真的干了这样的事,韦浩-也无从得知吧?
    范文晔失笑出声,轻抚韦浩-的头,“我会想念你的,希望你不管在何处,都能过得安好。”
    他温柔的语调和真心的祝福,让韦浩-又湿了眼眶。
    “小文……”他揽住范文晔的颈项,难过的说道:“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的。”他吻了下范文晔的脸颊,原本强忍的眼泪还是流下来了。毕竟他和范文晔相处的时间最久,自然会更加舍不得,“帮我跟小德子道别,阿婆那里等我到了四川后,会再去找她一次的。”韦浩-嘱咐道。
    独孤静自内室走了出来,一踏出就看见韦浩-吻了范文晔一下,他的脸色马上一沉。
    韦浩-忘不了范文晔,却忘得了他们俩之间的这一段情,孰轻孰重,立即可以看出,这令独孤静心头一冷。
    这几日,他想了很多,却总想不出一个比较好的解决之道。
    韦浩-的离去是势在必行,而自己也无法舍弃这里的一切与他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将永远消失在眼前,却又无能为力。自小呼风唤雨惯了的他,第一次感受到深深的无力感,压得他好疲惫,却还是忍不住希冀韦浩-能够走向自己、拥着自己,对自己开口道出他不想走,会一直留在自己的身边。可是,这样的奢望却不曾实现……
    韦浩-舍下这一段感情的态度,是毫不迟疑也毫不留恋的;他不曾对自己说出他的情感,自己更不知道他对自己的爱有多深。虽说自己的付出是心甘情愿,却总是盼望能有些相同的回报。对韦浩-,他将会有道不尽的思念,而韦浩-对自己,却不会有任何的留恋!
    僵着身子,独孤静不知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往前走去,他呆立了许久……也罢,死缠烂打也不符合自己的个性,自己也累了,让一切淡去吧……
    收拾好自己的心情,独孤静走向前去,“该走了。”他面无表情的韦好说道,强抑下自己想要将韦浩-拉离范文晔身边的冲动,“马车已经备好,再不走,怕会延迟你回去的时间。”
    韦浩-想从独孤静的眼中读出一些感情,却只在其中看见如同昨日的淡漠。
    他乖乖的自如玉手中接过包袱,随着独孤静向门外走去。可是,心头的失落,确实怎么挥也挥不走,独孤静不再喜欢自己了,他已经连开口挽留自己的心也没有了……
    到了最后,他竟仍是奢望独孤静的给予……
    ***************
    挥别众人,一路上韦浩-与独孤静都只是安静的坐在马车上,谁也没有先开口说一句话。
    偏偏韦浩-是个沉不住气的人,他一直偷看着独孤静的表情,但是见他只是合上眼闭目养神,一脸的沉静从容。
    独孤静闭上眼睛的睫毛浓密而长,美丽的薄唇微抿,透出淡淡的粉色,那薄唇总是攫住自己,恣意妄为的……韦浩-轻轻咽了口唾沫。
    接着,他的目光来到独孤静放在身侧的修长手指,当那双大手抚上自己的身体时,总是叫自己不由自主的发热,然后,当他潜入探索着自己时……
    韦浩-被自己突升的情欲骇了一大跳,全身开始不断地燥热,车厢内的空气也闷热了起来。
    自己……自己居然只是想着就有感觉了,而且完全不看场合?是因为太久没让独孤静碰了吗?心怦怦的狂跳着,就连呼吸也开始不稳。
    韦浩-不自觉的轻喘一下,尴尬的想要压下自己的欲念,却因为那一声轻喘,让独孤静疑惑的睁开眼。
    “怎么了?”独孤静看向脸现红潮的韦浩-,“你不舒服吗?”见韦浩-满脸红晕,独孤静不由得担心他是否是哪里难受。
    “没……没什么。”韦浩-连忙否认。如果让独孤静知道自己居然只是看着他就有感觉,不知他作何感想……肯定会很瞧不起自己的!因为,是自己要他别碰自己的,而独孤静也早已不再喜欢他,但现在自己却还像个饥渴的女人般地期待他的宠爱,真是丢脸!
    “可是你的脸很红。”独孤静倾身要再看仔细一些,“是感染风寒还是马车太颠簸了吗?”他担心的深受探向韦浩-发烫的额。
    他冰凉的手并没有减缓韦浩-身上的燥热,反而更令他不由自主的颤抖;独孤静温热的鼻息在韦浩-的脸上,让他的心在瞬间跳漏了好几下。
    韦浩-不敢看独孤静,生怕被他发现自己的遐想,所以他连忙将手一挥。
    “我……我要到外头去!”韦浩-挥开独孤静的手,赶忙就向车厢外走去。如果再和独孤静待在同一个空间里,自己一定会有更丢脸地反应的!
    只是,他并不知道他这样莫名其妙的举动,已教独孤静再次黯然神伤了。
    ***************
    “两位是要同住一间上房吗?”客栈的掌柜恭敬的问道。
    韦浩-与独孤静一路风尘仆仆的来到王家庄时,早已是月升时分,独孤静便找了一家规模看来比较大的客栈投宿。
    “不,分开住,给我们两间上房。”韦浩-似乎很不想与自己待在同一个地方,还是分开住好。
    不知道独孤静是这样的想法,但韦浩-还是松了口气。因为……他又偷偷看了独孤静一眼,随即就尴尬的低下头来。如果和独孤静睡在同一张床,不晓得自己会不会主动把他压下去……哇!绝对不能!
    各怀着不同的想法,两人尾随店小二上了楼,在走廊上时,迎面走来一个人。
    由于烛光不够亮,韦浩-也瞧不清他的脸,但独孤静却看得一清二楚;那是一位面貌白净的男子,一双丹凤眼又媚、有勾魂的。
    那男子向独孤静睇了一眼,微微一笑,便侧身而过。
    ***************
    夜里,韦浩-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
    紧临在自己房间旁的是独孤静的房间,不知他睡了没有?很想和他说些话,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是了,如果只是说说话,自己应该就不会胡思乱想写什么不该有的念头了!所以,明日还是找些话题聊聊好了,就这么决定了。
    站起身来,韦浩-正要走到桌缘将烛火吹熄,却听到门外的走廊上有人在低声说话,好奇心一起,韦浩-走到门口,悄悄将门开了一条缝望去。
    咦?有一个男的站在独孤静房间的门口,不知在和独孤静说些什么。他将门再开大一些,想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
    那名陌生男子将手环上独孤静的肩,整个人靠了过去,“如何,我很少主动找上男人的,你能够拒绝吗?”他柔声道。
    望向一脸娇媚的男人,独孤静很想拉下他令人嫌恶的手,却在别过头时,瞥见韦浩-的房间里似乎有只脚露了出来。
    见状,独孤静将原先想要拉开的手改成握住,他还微微的低下头,吻住那个主动示爱的男人。
    “进来吧。”他决定孤注一掷。
    独孤静的声音虽低,却能令韦浩-清楚的听见。
    那男人自是忙不迭的进入独孤静的房间。
    怔愣的目送两人搂搂抱抱的进入房间,韦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见的!
    他推开门,慢慢走到独孤静房间外,听到里头传来阵阵的喘息与呻吟声。他的心不只凉了一半,而是完全的被冰冻住了。
    独孤静竟然现在就开始和别的男人勾搭起来?心痛和不甘互相交错着……原来这就是吃醋!韦浩-被不断涌上来的醋意怒红了眼,独孤静他……真是下流兼大色胚!自己都还没真的走,他就开始找备胎了!他可是自从有了他后,就将全部心思放在他身上,连最爱的小文都舍弃了,而他居然……在短时间内就和别的男人卿卿我我!
    韦浩-很想用力揣开独孤静的房门,可是又没有勇气,因为就算进去大吵大闹一番,又能怎么样?自己已经要回去了,再也见不着独孤静了,还管得着他的事吗?
    忿忿的走回房内,韦浩-用力往床上一倒。
    这间客栈的隔音实在有够烂,因为……因为他竟能清清楚楚的听见了旁边房间的欢爱声:真是够了!独孤静他们是怕别人听不到吗?
    翻了一个身,韦浩-的心情更加低落了,因为他听到那个惹人厌的人妖居然一直唤着:“静、静,再多一点……”
    可恶!那是只有自己能够喊的名字,他凭什么?
    “混账、色摸、不要脸!”韦浩-大吼一声,用力跳下床,开始摔起房内的桌椅。不能进去阻止隔壁那?”狗男男”,干脆就吵到他们?”性?”算了!
    韦浩-一整个晚上就不停的咒骂着独孤静,东西摔完后,他就开始踹墙壁。
    反正上房区只有他和独孤静住而已,也不怕别人会跑来破口大骂。他一定要好好发泄一下才行,一想到早上自己还呆呆的对独孤静有了反应,今晚他却抱了别的男人!
    真是……可恨啊!
    ***************
    隔天清晨,小二苦着一张脸环视韦浩-房内仿佛经过一场大灾难的景象。
    这个客人的睡癖还真是差。统计好应该赔偿的银两,小二便去向独孤静要钱。
    独孤静扬扬眉,什么话也不说的就付了钱。
    原来昨日那些奇怪的声响就是韦浩-发出来的,他还在想自己是不是产生幻觉呢。不过,这可是代表韦浩-很在意这件事?
    思及此,独孤静望向韦浩-,却只见他将头一撇,脸上仍是余怒未消。
    原来……他的醋劲这么大啊?那自己是否可以重拾一丝希望?
    “要走了?”昨夜的那名男子已不知何时走近独孤静。
    “嗯。”
    独孤静点点头,目光则是一直看着韦浩-的一举一动;果然,他看到韦浩-用着一副恶狠狠的神情再瞪着那名男子。独孤静差点失笑出声。
    “等你回京城,我们再联络-!”
    那名男子无视韦浩-一副要将自己生吞活剥的凶狠模样,径自对独孤静眨了眨眼,要离去时还瞥了一眼韦浩-,那一眼……让韦浩-更加生气。
    什么嘛!他那打量的目光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轻视的意味这么明显?他算是那根葱啊!还对独孤静说什么再联络?他诅咒那男的还没回京城就先嗝庇了!
    韦浩-恨恨的看着那男子离去的背影,过了许久,他才重重的停了一声:“可以走了吗?”
    “当然。”独孤静强抑着笑意点点头,“走吧。”
    总觉得这是和韦浩-冷战后,第一次感到这么开心。因为韦浩-的醋意让他知晓他并非不爱自己,他的独占欲也是很强烈的。事情……或许仍有转圜的余地。
    ***************
    接下来的日子,韦浩-气到不想再看独孤静一眼。
    自己是很喜欢他的脸蛋没错,可是现在又不禁痛恨起他那张脸干嘛长得这么好看,以至于到处招蜂引蝶!让他算算看,从那个男人开始,一路上,只要他们少有停歇,黏上独孤静的男女共有……一个、两个……五个!而独孤静居然也一反以前的冰冷态度,笑得让他觉得实在刺眼极了!害那些瞎了眼的男女,各个就像着了魔似的,舍不得独孤静离开,每个都说什么要到京城去找他。那还真是恭喜独孤静了,至少他可以确定在自己离开后,他应该不会觉得寂寞!
    拼命的赶路之下,两人已然来到了四川。
    他们在范文晔先前居住的屋子落脚后,韦浩-便丢下独孤静,直奔他生活了将近一年的小村子。
    原先贫困落后的村落,在范文晔提倡建设之下,开始有了生气。村子中央兴建了一所私塾,每个小孩都开始过着识字读书、努力想求得功名的生活。许久不见的王大伯新买了一头牛,还雇了位牧童帮他打理田中的事情;而李大婶现在的日子也过得清闲很多。韦好转了几个弯,就来到阿婆居住的地方。
    “阿婆-?”韦浩-大老远就看见阿婆佝偻的身影在屋前汲水,他开心的奔向前,“阿婆,我回来了!”
    上次匆促的告别阿婆,隔了好几个月不见,幸好阿婆的身子依旧硬朗。
    “浩-!”阿婆开心的拉着韦浩-,端详了好一会儿,“阿婆真是想死你了,快到屋子里坐坐。”
    牵着韦浩-的手来到屋中,阿婆开心的倒了杯水给韦浩-,“怎么会回来了?阿婆还以为你出去后,就不会想要再回来了。”她叹了口气,“那阿婆就会跟以前一样寂寞了……”
    听见阿婆这么说,韦浩-心中满是歉意。和阿婆一起生活了将近一年,两人早已如同祖孙般亲密,然而这次回来,却又是再一次的向她道别,而且是永远不再回来,要他如何开口才好。
    “阿婆,我……我已经找到如何回去的方法了。所以,近日内我就会回去原来的世界,再也不能见到你了。”
    望着韦浩-许久,阿婆才缓缓的说道:“这样啊,那很好啊,你一直想要回去和家人团聚,阿婆也不能狠心的阻止你。”她慈祥的摸摸韦浩-的头,“傻孩子,你干嘛像做错事一样的表情?你根本就没有错。回去后,不能忘了阿婆喔!”
    “嗯!我会一直、一直想着阿婆的。”韦浩-抱住阿婆哽咽的说道:“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喔!”
    “放心,这里有这么多老朋友彼此照料,阿婆不会孤单的。”阿婆笑了笑,“来,和阿婆说说你和范公子回京城后,可有发生什么新鲜事儿?”
    “可多着呢!”韦浩-作正身子,开始叽叽喳喳的向阿婆描述起在京城的事,但是说到独孤静时,他的神情明显的落寞起来。
    “阿婆,我问你喔……”韦浩-无精打采的趴在桌上问道:“我喜欢上一个人,我一直在犹豫,我可以真的舍得离开她,回到我原来的世界吗?可是我的家人又该怎么办?他们肯定非常着急。”
    韦浩-叹了口气,这让阿婆非常讶异。
    打从她收留韦浩-开始,他一直是个乐观开朗的孩子,不曾见他长吁短叹过;可见那个让他喜欢上的人,在他心中肯定占有很大的分量,才会让他犹豫不决。
    “在阿婆年轻时,也曾有过喜欢的人……”阿婆忽然开口了。
    “耶?原来阿婆也有爱情故事喔?”韦浩-惊异的睁大眼问道。
    “阿婆也年轻过,怎么会没谈过怜爱!”
    她瞪了一眼韦浩-,要他别再插嘴;看韦浩-识趣的闭上嘴后,她才又开始叙述。
    “我喜欢的人,是一个外地人。我们原本已经论及婚嫁,谁知他却忽然想念起他故乡的生活,还问我要不要一起走。”阿婆叹了口气,“我在这里住习惯了,哪能适应外界的喧闹呢?更何况我的父母、朋友也都在这里,要我如何能抛下?我哭着要他留下来,可是到了最后,他还是离开了。”忆起往事,让阿婆湿了眼眶。
    “我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他再次出现。我一直没有嫁人,就是心中还奢望着他的回头;不过,想来他也许早已忘记我了吧?人生哪,有好多的决定只在一瞬间,却改变了自己的一辈子,因此遗憾就会一直存在着……”
    这个故事怎么那么耳熟?好像也有人说过类似的事情,是谁呢……啊!福伯!
    韦浩-忙不迭的问道:“阿婆,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他说他叫阿福。”
    年轻时叫阿福,老了当然就被尊称为福伯了!原来福伯说的小伙子,就是他自己,而他思思念念的仙女,就是阿婆!
    “阿婆!”韦浩-紧抓着阿婆的手坚定地说道:“他一定不曾忘了你,他一定是时时刻刻念着你,每一晚都会梦见你!”
    “你怎会如此肯定?”阿婆不解的问道。
    “我告诉你喔……”韦浩-赶紧将福伯的事说了一遍。
    “真的吗?”阿婆喃喃问道:“世上竟有如此巧合之事?你确定是他吗?他不曾忘记我吗?”他连声问道,语气极为紧张。
    “福伯现在就住在静王府中,是他亲口告诉我这个故事的。你们两个就是一直想东想西的,才会延迟了见面的时间!”韦浩-激动的说道:“我这就回去告诉独孤静,要他回去之后送福伯来这里,让你们再次见面,好不好?”
    “可是……我并不确定是他啊!”阿婆有些迟疑,“你告诉他,我的小名叫作阿彩,如果他还记得这个名字,就不会错了。”能够再次见面,不免也使阿婆有些雀跃,毕竟是初恋情人,这有可能是相隔数十年后的重逢啊!
    “嗯,我现在就去!”
    能够帮上阿婆和福伯的忙,让韦浩-暂时忘记令自己心烦的事,但阿婆可是还记得的,她连忙拉住韦浩。
    “等一下,浩。”阿婆示意要韦浩-别急着往外冲,“关于你刚才的烦恼,阿婆只有几句话要告诉你……”她轻轻拍了几下韦浩-的手。
    阿婆苍老而慈祥的声音,在他回去的路上,不断的萦绕在韦浩-的脑海中——
    想想阿婆的过去,再看看你心爱的人吧,这样你就会知道答案了。
    ***************
    韦浩-还没走到屋子前,就让一到人墙给挡在外头。
    那道人墙清一色都是女人,如同银铃般的笑声不断的响起。
    好不容易自人墙中挤了进去,韦浩-的脸色越发难看了。
    他猜得没错,这群女人果然将独孤静给团团围住了;而独孤静则是一直维持着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和这群花痴周旋着!
    大家看韦浩-怒气冲冲的挤了进来,一时之间都鸦雀无声。
    韦浩-简直快气死了,他瞪着独孤静好一会儿后才开口:“真是不好意思,打扰到你猎艳的时刻,可是我有些事一定要和你说,不知静王爷可有空赏个脸?”
    “啊!原来你是王爷?”原本静默的人群又是一阵骚动。
    “难怪你的气质看来这么尊贵……”
    此起彼落的赞叹声响起,每个女孩眼中除了爱慕外,还出现了想要跃上枝头当凤凰的渴望。
    独孤静还是笑吟吟的看这种人。
    韦浩-都不知道独孤静在何时变得对陌生人如此亲切了!他气得一把扯住他,“先进屋子再说!”
    他把他拉进屋去,然后用力地关上门,将那群嘈杂的女人隔在门外。
    “怎么了?火气这么大?”
    独孤静面不改色的问道。其实在他心里已经暗笑很久了,从他一看见韦浩-气鼓着腮帮子走来时,他就注意到了。韦浩-吃醋的表情真是可爱极了,早知道这样会让他更重视自己,在王府里早该用上了。
    不想让独孤静发现自己的醋意,韦浩-尽量让自己语气平和一些,“你派人将福伯送来这里,有个人想见他。”
    “哦?是谁啊?”独孤静狐疑的问道。原来韦浩-所说的事和福伯有关啊!着让他有些失望。
    韦浩-将福伯和阿婆的事叙述了一遍,并做下结论,“所以,你别将人家给拆散了,赶快要人回去通报,将福伯平安接来这里!”
    “原来如此。”
    独孤静了然的点点头。其实福伯并不是一开始就在静王府工作,他原先是宫中的侍卫,后来才被分派到他的王府来做事。”我马上就写封信要人送达京城。”
    独孤静爽快的应允。
    福伯在府中工作向来尽责,而自己更将他视若亲人般敬爱。现在福伯年老了,他一直想着该如何回报他会比较好。得知他有这么一个心愿,能够帮上一些忙,他自是义不容辞。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