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王爷的冤家 >

第八章

    被韦浩-丢在市集里的孤独静回到王府后,便得知韦浩-的奇异行经,他知道他还在生气,而且是非常火大。
    他踢的那一脚可让他痛弯在原地好久呢!看来,他说他曾习武的事情果然不假,在毫无防备之下,他还是积具杀伤力的;等会儿要去安抚他是,得多加防范了。
    孤独静正要走到韦浩-的房中时,却在花园里遇到在喝酒赏月的戚光昊。
    “嘿!”戚光昊奸笑的向孤独静招招手,“和浩-出去玩得如何啊?”待孤独静在他身边坐定,戚光昊有戏谑的说道:“我可是忍痛把机会让给你呢!”
    径自斟了一杯酒喝下,孤独静白了他一眼,“若是你别老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我或许回多和你谈这些事。”
    “哎呀,真是误会哪!”戚光昊赶忙澄清:“站在一个好朋友的立场,就山窝怎么会是在看好戏?我可是诚心的祝福你呢!”只是,站在一个旁观者的立场,就是想要再多看些好戏罢了。戚光昊在心中加了这一句话。
    “是吗?”孤独静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这家伙绝对不完全是那样想的,戚光昊明则否认,实则是好奇得不得了。
    “不过,这可真是令人意外哪!”戚光昊不改本性的揶揄道:“讨厌人群的静王爷居然携着心爱的情人逛大街,肯定引来不少好奇的目光吧?”
    “是啊。”孤独静对他的调侃不以为意,对付戚光昊这种人,只要说出令他更加意外的话就行了。”我还当众吻了他。”
    “哈?”戚光昊果然瞪目结舌。这孤独静是怎么啦?竟也和韦浩-一样大胆起来了?好可惜哪,自己居然错过这样的好戏。”那浩-的反应呢?”
    “他踹了我一脚。”
    “噗!”戚光昊刚入口的酒全都喷出来。幸好孤独静敏捷的闪过去,要不然就要被那些酒弄得一身湿了,而戚光昊则是纵声狂笑。
    “你何时变得这么粗鲁了?”孤独静蹙眉说道。戚光昊在外头好歹也是不少女人所仰慕的对象,居然这么粗鲁的喷酒大笑,那些女人看了一定会伤心欲绝。
    “哈哈哈……”戚光昊笑到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一想到孤独静被踹了一脚的样子,就让人不禁捧腹大笑;他不知道原来向来大胆的韦浩-,竟然如此介意这种事,真是出乎他意料之外。明天一定要到城里逛逛,肯定会有很多好笑的描述可听。
    “你继续笑吧。”孤独静懒得再理戚光昊,他站起身,“我得去看看小。”
    “说到这个……”戚光昊终于停止大笑,正经的提醒孤独静:“今天下午,我看后花园那个仆役的神色有些古怪,你防着点吧,我怕他对浩-有不好的企图。”
    闻言,孤独静拧起眉。孙翎吗?他的胆子应该不会大到那种地步吧?
    “我去看看。”孤独静大步的迈向韦浩-在的西厢的房间。嗯……还是防着点比较好。
    “我也去。”戚光昊也跟在孤独静的后头,往西厢走去。他发誓,他可不是要看好戏喔,他是真的担心韦浩-!真的……
    在睡梦中的韦浩-被忽然抓住自己的双手给惊醒。他想要挣扎,却马上被绑住双手,动弹不得。
    是孤独静吗?自己还没原谅他,他竟就又做出这么过分的事!
    韦浩-气得大吼:“孤独静,我警告你喔!快点解开我手上的绳子,否则我……”
    韦浩-喊不出声音了,因为来人激烈的吻着他,双手则不断地在他身上游移。
    好恶心!在黑暗中虽看不清来人,但对方的吻、对方的动作,都不是孤独静,而且还令人作呕。
    韦浩-用力的挣扎,试图要推开对方,却徒劳无功。
    “浩-……”来人痛苦的低喃:“我这么喜欢你,为什么你会接受他……”
    这声音好熟……韦浩-连忙问道:“你是谁?”
    来人不回答,声音由痛苦转为激愤,“是不是孤独静逼你的?别怕,我不会再让他那样对你了,我不会在意的,我会更加的爱你。”
    “你胡说什么?”韦浩-想要自来人的钳制下逃开,偏偏双手被缚住,让他无法顺利的逃脱。
    他这样的举动激怒了对方。
    “为什么要逃?”用腿压住韦浩-的双腿,孙翎气红了眼,“你能接受他,为什么就不能接受我?”他又低下头去吻韦浩-的唇,好软、好香,他要索取本来就该属于自己的!
    我为什么要接受你?韦浩-很想如此破口大骂,却发布出声音来。
    孙翎的手越摸越下面,恶心感与无力感攫住了韦浩-,他开始害怕了。
    “唔……不要!放开我!”韦浩-死命的挣扎,心里越来越慌了。不会吧?他堂堂一个大男人居然如此不济的要被强暴了?他不要啊!谁来救救他!
    韦浩-不停扭着被绑住的手,但那粗麻绳只是无情的在他细瘦的手腕上烙下深深的血痕。
    孙翎用力扯下韦浩-的衣服,粗糙的大手贪婪的感受他细腻的触感,这让他朝思慕想的身子……蓦地,他借着微弱的月光,看见韦浩-身上的红痕。
    为什么!孙翎阴鸷的瞪着那些红痕好一会儿,他俯身想要把那些痕迹灭掉,不断地允咬韦浩-光滑的肌肤,还分开他的双腿。
    “不要!”韦浩-了解他的意图,吓得大叫出声。好恐怖,他现在才知道,让一个不是孤独静的人碰他,那种感觉好恶心,还难受!
    “放开我!”
    韦浩-在感觉到对方的手拂上自己的大腿时,哭喊了出来:“呜……孤独静,救我!呜……”他颤抖着,无力的看着对方抬高自己的身子,却无法反抗……
    “放开他!”
    门忽然被用力的踹开,是孤独静!
    孙翎一看,马上飞也似的往后门逃出,戚光昊立即追了出去。
    孤独静冲到床边,扶起韦浩-,紧张的问道:“有没有怎么样?”
    当他踢开房门,看到那幕景象时,一颗心差点自喉咙跳出,这该死的孙翎!居然真的敢对韦浩-伸出魔爪!他肯定让他的下场极度凄惨!
    摇了摇头,韦浩-颤抖着身子,伏在孤独静的胸膛上大哭。刚才,他以为自己真的要被……幸好孤独静来救他了,幸好……
    “别哭了。”轻拍韦浩-的肩头,孤独静柔声安抚。
    “我才没有哭。”韦浩-哽咽的回答。他才不要让孤独静看见自己懦弱的一面。一个男人差点被强暴就已经够丢脸了,他才不要让孤独静看到自己在哭。
    孤独静知道韦浩-的倔脾气,所以他只是轻声一笑,“好好好,你没有哭,只是一直在喊我的名字而已。”他吻了下韦浩-的额头,“好大声呢,我大老远就听见了。”
    “我才没有一直喊!”韦浩-红着脸反驳:“我只喊可一声而已。”
    孤独静微笑的拭去韦浩-颊边的泪,他对自己的依赖让他高兴。
    “快点帮我解开绳子啦!”韦浩-红着脸将手伸到孤独静的面前。孤独静对自己的一些亲昵动作,他还是不太习惯。
    孤独静解开绑得死紧的绳子,在月光下看见韦浩-手上的红痕,让他又恼怒起来。
    “该死!到时候看我如何惩治他!”他气愤的骂了声,执起韦浩-的手问道:“会不会痛?”
    “还好,只是有些麻而已。”韦浩-热烫着一张脸,任由孤独静温柔的亲吻着他的手腕。今天晚上不知为什么,自己好象特别容易脸红。
    看韦浩-凌乱不堪的衣服,孤独静声音忽然一沉:“他碰了你哪里?”
    没听出孤独静话中的怒气,韦浩-乖乖回道:“嘴巴……”
    旋即,孤独静霸道的吻住韦浩-的唇,火热的像一把燎原的火,要焚烧尽刚才那人所留下的气味。韦浩-揽着孤独静的颈项,第一次青涩的回吻了他,他只微微动了下小舌,就让孤独静狂野的缠住不放。
    “还有呢?”孤独静的声音粗嘎。
    两人分开时都已是气喘吁吁。
    “身……身体……”韦浩-脸红的小声回答,他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事发生,却还是柔顺的回答,不同于以前的反抗。只因为,他也想要让自己的身子再次染上孤独静的气味。他不要别人的。
    “身体哪里?”孤独静让韦浩-平躺在床上,解开他被脱去一半的衣服。
    “这……这里。”
    韦浩-颤着手指比了一处,孤独静立即就低下头去。
    “还有呢?”反复舔咬那处肌肤,孤独静重新烙上属于自己的印记。
    “这边……”
    韦浩-又羞怯的指了一处,孤独静则又再次覆上。那里是韦浩-的敏感带,他轻颤了一下。
    “然后呢?”孤独静像是舍不得离开韦浩-滑腻的肌肤似的,贴在他的身子上问道。
    伸手比了一下令自己脸红不已的私密处,韦浩-早就羞得说不出话来。孤独静的唇也随即来到,亲昵的吻住。
    “唔……”止不住的呻咛,一波波的热浪开始袭来,韦浩-的身子在孤独静的抚触下,主动的更加贴近,“孤独静……”他喘着气低喃着。
    “叫声“静”来听听吧?”孤独静柔声命令。今日的小-乖得让人心疼,或许他还该感谢孙翎的放肆举动呢!
    望了一眼深情凝视着自己的孤独静,韦浩-忽然眼眶一红。
    这个温柔呵护自己的孤独静啊,自己总是一味的认定他性情冰冷又讨厌,却已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他的命令、他的管束、还有他的一切……
    “静……静……”韦浩-紧紧的揽住孤独静的肩。
    韦浩-每唤一声,孤独静就吻他一下,直到最后他缠绵万分的吻住韦浩-的唇,与他热烈的交缠在一起……
    真是的!办事也不关门,有伤善良风俗耶!
    追捕孙翎回来的戚光昊没好气的替两人关上门。这次他可不是故意要看的,是孤独静自己免费大奉送,不干自己的事喔,他还怕会长针眼哩!
    自那一晚后,韦浩-与孤独静的关系便开始有了转变。虽然他们在人前还是打打闹闹的,但是门关起来后,当真是甜甜蜜蜜,干柴烈火。
    而那一晚在夜市里所发生的事,早就传得满城风雨,王府里的人也都大概知道其中的状况,只是彼此心照不宣;不过……王府上上下下的人都变得和戚光昊一样,喜欢四处埋伏,等待两人上演你侬我侬的戏码。
    可是,自从有一回,正当孤独静在花园里将韦浩-的衣服剥掉一半时,一群家丁竟因争相推挤而滚成一团到他们面前后,孤独静就不再在大庭广众下做这种事了,原因很简单,他不想让别人看见韦浩-美丽的身子,孤独家的人对心爱之人的独占欲可都是很强的;至于韦浩-,他当然也是打死不肯再在别人面前脱衣演出啦!
    至于孙翎嘛……那一晚戚光昊抓到他后,原来孤独静是想对他施以严刑的;可是韦浩-却阻止他这样做。
    虽然他为此饱受惊吓,但毕竟孙翎是因为爱自己太过而犯错,而且又没有真的造成什么伤害,就由他去吧。孤独静虽不满,但也只好如韦浩-所愿,只是将孙翎赶出王府,不再追究了。
    时令岁已进入夏季,但是韦浩-与孤独静还是习惯紧拥而眠,因为东厢树影扶疏,还挺凉快的。
    这日,韦浩-在孤独静的怀抱中醒来,
    通常都是孤独静比韦浩-在起,因为韦浩-太爱赖床了,但今日却颇为反常的,韦浩-先睁开了眼睛。
    他凝视熟睡中的孤独静。他真的长得很漂亮,而且也极富男子气概,一点也不柔弱。当初自己是瞎了眼吗?怎么会认定他是个娇弱、长得像个女人的男人?他胸前还有微微起伏的肌肉呢……
    兀自陷入自己的思绪中,知道唇被偷袭了下,韦浩-才回过神来。
    “在想什么?”孤独静温柔一笑。
    他笑起来真好看。韦浩-摸摸孤独静的脸颊,呆呆的想着。
    被韦浩-的动作逗得又是一笑,孤独静整个人散发出迷人的气息,更加俊美非凡。
    他抓住韦浩-的手,凑到唇畔轻咬一下。
    韦浩-的反应是倾身吻了下孤独静的嘴,最近他已习惯主动而不会害臊了。
    “你在引诱我吗?小。”孤独静翻身压住韦浩-,“那我就不客气了喔。”
    这家伙,好象从来没有客气过嘛!
    得到韦浩-的默许后,孤独静则开始对他上下其手……
    “等一下。”韦浩忽然喊停。
    “怎么啦?”孤独静有些不满。要一个刚起床又受到刺激的男人停手,可是件折磨人的事耶!
    “我忽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韦浩-不禁暗骂自己,最近一件又一件的事不断发生,而自己又忙着与孤独静卿卿我我,压根儿忘了要回二十世纪的事了,“你想到要如何送我回到原来的年代了吗?”
    孤独静原本打算若是韦浩-忘了提,就继续蒙混过去就好,最好他是能打消念头,不想再回去。可是,他却还是不曾忘记……是自己的表现不够好,让韦浩-不够爱自己吗?
    爬梳了下头发,孤独静不再压住韦浩-,他坐起身来。
    “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孤独静口气有些冷。
    “咦?那就是说……”韦浩-兴奋得坐起身来,“我只要在中秋时候,跳入那个山谷,就可以了吗?”
    “大概是那个地点对你们那个年代的对象会有所反映吧?月圆之时,只要你携着一样你自那年代带来的东西,往那山谷一纵,便可以回到原本的时空中。”
    “那我们就马上动身吧!”韦浩-迫不及待的说道,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见韦浩-如此开心,孤独静脸色一沉,低声问道:“你真的那么想回去?”
    “什么?”韦浩-疑惑的问道:“我好想念我的家人,当然要赶快回到他们身边,相信他们也一定非常着急……”
    “那你回去后,可曾想过这里也有人会一直惦着你?你一点都不留恋吗?从来都没想过我的感受吗?”韦浩-毫不迟疑的回答让他心痛!
    “那你有何曾想过我的感受?真是自私!”韦浩-也发怒了,他干嘛吼人啊!”我想念自己的亲人,想要回去,有错吗?”
    “是没错。”孤独静惨淡一笑,自己是很自私每错,但是……他爱韦浩-啊!他将他们之间的感情当成什么?廉价到可以毫不犹豫的抹灭掉吗?”只是,我开始在想……喜欢上你,是不是一种错误……”
    韦浩-的心口忽然一紧,孤独静说什么?他后悔喜欢上自己了吗?为什么?只因为自己想要回去原本的地方?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后悔了?不再喜欢我了?”他的语气中都是气愤。
    “没什么。”孤独静开始起身穿衣,不再看韦浩-一眼,“小-,我很自私,但你比我更残忍。我的自私全用在爱你,而你的残忍……也总是对着我。你不能要求我在爱你之余,又要接受你毫不留情的离去,我做不到!”
    什么嘛!自己何尝不曾挣扎过?自己何尝不曾付出过?孤独静凭什么如此断言自己的无情!他也是,也是……韦浩-呆了一下,自己为孤独静付出过什么?都是他在享受孤独静的呵护,自己为他做过什么?一定有的!他只要再仔细想想,再努力回想一下……可是脑海里什么都没有!
    韦浩-越想越急,越急就约气,而孤独静更是头也不回的起身离开。
    韦浩-气得对着他离去的背影怒吼:“不爱就不爱!以后再也不准你这个变态碰我了,大家断得韦一干二净,一拍两散!”
    韦浩-拿起一个枕头掷中孤独静的后背……然后,掉了下来,如同他的心一样沉落。
    孤独静愣了一下,随即就步出了房门,但他脸上的黯然神伤,任谁看了都会心碎……
    ***************
    他和孤独静陷入冷战了吗?其实,根本也没有什么激烈争吵,却一切都不对劲了。
    孤独静不再来找自己、不再温柔的拥抱自己、不再同自己说笑了,韦浩-只觉自己简直成了深宫怨妇,天天望穿秋水,却盼不到心爱之人的宠爱。
    韦浩-支着下鄂坐在凉亭中,无聊的发起呆来。
    自那日之后,就没再看过孤独静了,问戚光昊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烦!真是烦死了!他就是搞不懂啊,为什么孤独静回忽然不再理自己,只因为自己想要回去吗?这有错吗?
    此时福伯自远处缓缓走近,在韦浩-身旁坐下,可是,陷入沉思的韦浩-却没有发现到。
    “小。”福伯苍老的声音响起。
    “咦?”韦浩-终于看向福伯了,“福伯,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方才经过看见你在这里发呆,就过来看看。”福伯轻拍韦浩-的头。”是有什么事不愉快吗?要不然怎么一直皱着眉?”
    “唉……”韦浩-叹了口气。”我想回去……”
    “你想家了吗?”
    “对啊,我想念我的家人,想念台湾的一切……真的很想。”不知家人们是否安好,自己的消失是否带给他们许多的恐慌和着急,怔怔的,他流下了眼泪。”可是,我又好烦……”
    见韦浩-竟然哭了,福伯赶忙像疼爱孙子似的轻抚韦浩-的发丝安慰道:“比如哭,怪孩子,你一定可以平安回到你原来的地方的,别哭。”
    “我知道,可是……”韦浩-哽咽道:“那我和孤独静该怎么办?他现在都不理我了,还莫名其妙的对我发脾气……”
    “你和王爷怎么了吗?”福伯问道。
    韦浩-红着眼眶将那日所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他好奇怪,我想回去有错吗?为什么就突然变得冷淡了?”他委屈的说道。
    唉,也莫怪王爷会这样做了,视若珍宝的人竟毫不迟疑的在亲人和自己间,选择了丢弃自己,完全不留恋这一段感情,怎不教全心付出的他心痛?爱情……自古以来,究竟伤了多少人的心?
    “小-,我和你说个故事吧。”福伯忽然这么说道。
    韦浩-点点头,安静的听福伯开始讲述一段刻骨的爱情。
    “约莫在五十多年前,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他奉了主子之命出了趟远门,疏料竟在山中迷了路,一连好几日找不着回去的路。当他又累又倦,几乎要放弃希望的时候,他遇见了一个人……”
    “是谁啊?”韦浩-好奇的插嘴问道。
    拍拍韦浩-的头,福伯继续说道:“那是一位好美、好美的女子,仿佛自云端走下来般的仙女,她救了那个小伙子,并且收留他住了。那是那个小伙子人生中最美的一段岁月,与世无争的生活,更胜仙境。他并和那位仙女陷入了热恋,准备成亲,只可惜……”福伯顿了一行,叹了口气。
    “可惜什么?”韦浩-忍不住开口问道。
    “那个小伙子遇见一位来自平地的人,他问他是否要一道回去。小伙子在这时侯又忆起了在平地中的生活,还有待他极好的主人。于是,他问那位姑娘是否要一道走,但姑娘离不开山中的生活,她哭着要那个小伙子留下。最后……小伙子仍旧忘不了原来的一切,他离开了那位姑娘,回到平地里过着原本安逸舒适的生活,可是却总在每夜的梦中忆起那张带着泪的容颜,他开始后悔,却再也不不去了……”
    福伯的故事到此结束,韦浩-呆了好久,才吐出一句话:“为什么不能回去?”
    “因为他的牵绊越来越多,原先可以抛下的,都无法再割舍了。而那位姑娘,或许早就嫁人了也说不定。”福伯的目光望向远处,陷入沉思中。
    这只是一个故事吗?为什么福伯的眼中盛满了哀伤,像是回忆、像是感叹。
    韦浩-默不作声的做在福伯的旁边,想着福伯适才话中的涵义。原本平静的生活和刻骨铭心的爱情,他该选择哪一个?若回去了,自己一定会惦着在这里的一切,到时候,是否也就会在夜里不断地在脑海里浮现一张令自己魂萦梦牵的脸?
    “所以……”福伯突然开口打破静默:“小-,你要自己仔细的想一想,听听自己心中真正的声音,然后去衡量取舍。”
    福伯慈祥的凝视仰起脸看着自己的韦浩。
    福伯又说道:“人和人之间的情感得来不易,相遇更是一种奇妙的机缘。王爷从以前到现在,从没有一刻是像现在这样,目光之中充满着温柔。皇族的生活,不若外人想的如此令人欣慕,那往往是由一层又一层的冷漠虚伪所交织而成,往往会让人筑起一道又一道的心防。总之,福伯我要谢谢你带给他这阵子的快乐。但是,别忘了也想想你们之间的付出,单方面的给予,快乐是不会长久的。”
    福伯拍拍韦浩-的头,“机缘往往是销纵即逝的。仔细想想吧。但你要记住,选择一个不悔的决定,不要活在悔恨之中。”
    目送福伯离去,他的话一直萦绕在韦浩-的耳畔。
    机缘可遇而不可求,不同的时空更是难得,这个他也知道啊,却还是举棋不定。单方面的给予……自己该为孤独静付出些什么,才不会有遗憾呢?
    ***************
    接下来的日子,根本没有时间让韦浩-多想什么,他只知道孤独静终于主动来找自己了,但他却是来告诉他明日就要起程前往四川。
    “这么快?”韦浩-的吃惊全写在脸上。他不知道孤独静这么快就做好所有的决定了。
    “恩。”孤独静微微点头,态度是冷漠而疏离的,“你说过想赶快回去,而再过几日就是月圆了,现在出发正好。”
    “哦……”不知该如何形容心中的复杂思绪,韦浩-只能轻应一声。他想要回去,却又不想如此快的和孤独静分离。只是……再多留几日,又能有什么改变?他低下头沉默不语。
    “我已要如玉帮你整理些衣物了,明日一早我们就动身。”
    “那……那我得花些时间向小文他们说一声才行。”自己是想要延迟一些时间吗?连他自己也不明白。
    “明早,他们都会来送行的。”孤独静看了脸现诧异神色的韦浩-一眼,那一眼,连他自己也说不出是这样的感觉,“我走了,你早些休息吧。”
    事情一交代完,孤独静也不等韦浩-回话,就转身离去了。
    韦浩-呆呆的看着他的背影,想喊住他,却没有勇气开口,因为……他已经被孤独静的淡漠狠狠地刺伤心了。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