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王爷的冤家 >

第七章

    什么三十次!独孤静那家伙根本就不知道节制,满脑子全想那些下流的事。晚上要的不够,连白天还要再发情好几次!害得王府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自己每天和独孤静关在房中,虽说不晓得他们在做些什么,可光是看到那些疑惑的目光就够受的了,更别提别人好奇的询问!
    他的身子总是又倦又疼的,都是那大色魔害的!
    韦浩-坐在花园的凉亭里吹着风,忿忿的想着。
    早上起床时,又被独孤静压住起不了身,要不是有人来敲门,自己不知道会有多悲惨;这一个礼拜以来,他从头到尾都让独孤静给吃净了不说,连自己也越来越无法抵抗他的诱惑,真是气死人了!
    说起来都要怪戚光昊那家伙,没有善尽一?”帮?”的责任,居然没照原定计划去做,还把他推入火坑!哼,此仇不报非君子!戚光昊敢大刺刺的在王府住下,还三不五时的取笑自己和独孤静的事,那他就要为此事付出一些代价,今晚要他带自己出府逛逛,算是便宜他了。
    “浩-……”孙翊把知何时走近,他的神色有些古怪。
    “怎么了?”韦浩-抬起头懒懒的问道。身子还有些疼,让他有点提不起精神来。
    “我想问你一些事……”孙翊顿了一下,见韦浩-示意要他继续说下去,他才道:“你和王爷……最近怎么了?”
    之前韦浩-总是不停地痛骂忘爷,而王爷亦对他十分冷淡的,最近何以会要好到同室而眠?
    “没……什么啊。”韦浩-很不自然的移开目光。他死也不和别人说这件事,这可是事关男人的面子问题啊!
    他一撇头,孙翊这才看见他的颈项上有一处红痕。
    “这……是什么?”他指指韦浩-的脖子,语气有些不稳。那好象是……吻痕。
    闻言,韦浩-干忙将衣领拉起。”大概是刚才在这儿打瞌睡,被蚊子咬的吧?”他怕孙翊不相信,赶紧伸手打了下大腿,?”可恶的蚊子,居然还咬我的脚!”
    韦浩-的动作太不自然了,眼神更是闪烁不定,孙翊更加确定那是吻痕无疑,他的脸色瞬间一黯。
    他喜欢韦浩-,从来王府后,看到他第一次对自己露出灿烂的笑容时,就喜欢上他了。只是怕贸然的表白会让他吓跑,所以一直不敢开口;近来王爷总是将韦浩-留在身边,自己没有机会和他单独说话,自然更没有好的时机告白。原本想说再缓一缓也关系,可是……究竟是谁?是如玉吗?但又不象;到底是谁?怎么能比自己抢先一步?一切,是不是仍有转机……
    孙翊忽然趋前,抓住韦浩-的手,“浩-,你听我说……”他欲言又止,最后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开口说道:“我……”
    韦浩-被孙翊如此突然的动作给嘛到了,他呆呆的让自己的手给孙翊紧紧握着,想等他讲完,后头却传来一声轻咳,韦浩-回过头去瞧。
    是独孤静!他不知是何时站在那里的,而且脸色非常难看。
    “王爷。”
    孙翊赶忙起身行礼。可是独孤静并不答话,似乎一直盯着一个地方看……顺着他的视线,孙翊才发现自己还握着韦浩-的手,他连忙放开,恭敬的将手垂在身侧。
    王爷的脸色怪怪的,似乎不大高兴,这是为什么?
    “你先下去。”见孙翊还知道放开韦浩-的手,独孤静这才冷冷下令。
    孙翊虽觉得奇怪,但也只好再看了韦浩-一眼,便低头离去,那一眼让独孤静看得更加冒火。
    “以后不准你和他太过接近。”待孙翊一离开之后,独孤静马上如此对韦浩-说道。
    又是命令的口吻!
    韦浩-皱起眉头,“喝酒你也管,连我交朋友你也管,你是谁啊?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你看不出来他对你心怀不轨吗?”
    独孤静对韦浩-如此不驯的回答,也皱起了眉,适才他没有打落孙翊不安好心的手,已经算是很宽宏大量了;而韦浩-竟还任由孙翊抓着他的手,更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
    “谁会对我心怀不轨?只有你这个大色魔才会净想着这些哩,也不管人家是不是喜欢!”
    韦浩-对独孤静如此揣测孙翊的动机非常不高兴,再加上刚刚吻痕的事,让他更加生气,谁教独孤静要吻在这么明显的地方!一说完,他转身就要离去。
    “你是怎么了?”独孤静一把将韦浩-扯进自己怀中,不准他离开,他今日的火气大得不寻常。”我是哪里惹得你不开心了?”
    自己今日一直忙着处理别的事,可没犯到韦浩-吧?
    “都有!”韦浩-挣扎地想离开独孤静的怀抱,“你别一直抱着我,会让别人看见……”
    这几日下来,他简直快给大家疑惑的目光给惹毛了,适才孙翊又开口问起,让他的心情更加不好。都是独孤静的错!才没多久,两人的关系就改变的那么大,现在他更旁若无人的抱着自己,完全不管别人的目光;他是王爷,府中的人自然不敢那样看他,可是自己呢?
    独孤静对于他的反抗感到非常的不开心,他扣住韦浩-的下巴,硬是要他看着自己,“看见又如何?你究竟在闹什么别扭?直接说出来不是更好?”
    他就是喜欢韦浩-的率直,现在他这样让人摸不着头绪的发脾气,才使人生气。
    愤恨的白了独孤静一眼,无法挣开他的怀抱,韦浩-索性用力捶他的胸膛,“都是你这个变态!完全不顾别人的感受,害我天天得被人用那种好奇的目光看着,我简直快疯了,还要被问东问西的,为什么你就不用受这样的罪!”
    他又狠狠的打了独孤静一下,“色情狂!满脑子只想着那种事,也不管我的身体是不是舒服,只会逞欲!还乱留吻痕在我的脖子上,那么明显的地方,你要我怎么解释!”
    韦浩-一古脑儿的全都说出来,连他心中的不安和疑惑也全都倾泻而出,“我很烦耶,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你,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我,就让你做那种事,那不是很怪吗?你到底把我当什么啊?总是端出王爷的架子命令我,真的很讨厌,我才不是你床上的那些妓女,得要乖乖的讨你的欢心!”
    他气得猛打独孤静的胸膛发泄,也不管会不会把他打到得内伤,更没注意到自己的嗓门实在大得吓人。
    在听完韦浩-一大串的抱怨后,独孤静倒是很冷静的蹦出一句话。
    “我喜欢你。”
    “咦?”韦浩-咻地抬起头看向独孤静,“你说什么?”他有没有听错?
    “我说,我喜欢你。”独孤静耐着性子又说了一次。”所以,我才会抱你,才会想要吻你。我不是命令你,而是为你好,更有一半是出自我的私心;因为我不想让你在别人面前露出毫无发包防备的表情,那只能是属于我的,懂吗?”
    他耐心的解答韦浩-的疑虑。
    原来像韦浩-这么粗枝大叶的人,也懂得为这种事烦恼啊?真是出人意表哪!
    独孤静的话忽然变的很难懂,令韦浩-脑中霎时乱成一片,非常的混沌。
    独孤静怎么会喜欢自己?完全没有任何迹象看得出他喜欢自己啊?就连现在,他的神色仍旧维持一贯的冷静,一点不像在告白。
    “你不是很讨厌我吗?我做了那么多你讨厌的事,还说了那么多你讨厌听的话……”韦浩-吐出心中的疑虑。
    “没错,要是别人敢那样做,我绝对让他死无全尸,但是你现在好活得好好的,就证明你是特别的;我愿意去包容你的一切,就代表我喜欢你。”
    独孤静的解释……有些怪怪的。
    “是我包容你才对吧?度量狭窄,动不动就欺负人,而且还是个大色胚,偷窥狂……”
    韦浩-还没说完,就让独孤静吻住了。
    “二十次。”好不容易离开了韦浩-香软的唇,独孤静在他唇畔低语。
    “什……什么……”韦浩-脸红的大声抗议:“看吧!你就是这点让我生气,完全没有接受别人批评的雅量。”
    “三十次。”独孤静皮笑肉不笑的一把抱起韦浩-,“而且是现在。”胆敢如此放肆的胡乱批评自己,韦浩-当真是不想活了。
    “什么!”韦浩-气得打了一下独孤静,“你说三十次一定是骗人的,每次你还不都是……都是超过了。”
    “还算的出来?那就是我没让你欲仙欲死了。”
    这是什么鬼理论?但是独孤静一定说到做到,韦浩-赶忙拼命的挣扎。
    “不行,放我下来……现在不行!”要是让这头色狼压到自己身上去,今晚肯定是不用和戚光昊出门了。
    “为什么不行?”
    独孤静停下脚步问到,韦浩-乘机自他怀中跳下。
    “我晚上要和戚光昊出门逛逛。”
    “嗯?”独孤静闻言眉一挑。和戚光昊出去?自己怎么没听他说起?
    “天天在你的王府里,有够无聊的。我来京城那么久了,都还没有看过这城里的景象是怎么样的,当然要好好逛它一遍,这样我回去原本的世界方可以吹嘘一番啊!”
    听韦浩-这么一说,独孤静脸色一暗。回去?韦浩-这么想回去吗?
    见独孤静默不吭声,韦浩-好奇的问到:“你怎么啦?”脸色这么难看?
    “我带你去。”他不想让韦浩-单独和戚光昊相处,戚光昊那家伙不知又会教他什么奇怪的东西,说些不该说的话,他得防这点。
    独孤静忽然这么说,这让韦浩-着实吓了一跳。
    “不……不好吧?”和独孤静一起出去?怪别扭的,而且他一定回限制东限制西的,那多无趣。况且,独孤静出门后,肯定会招蜂引蝶,他才不想沿途接受旁人的注目礼呢!
    “有什么不行的?”他这么不想和自己在一起?”我今晚没事,带你出去玩玩也好。”他很坚持的说道。
    哎……没有办法。”那……戚光昊呢?”
    “别理他。”
    这……就是独孤静对待一个好朋友的态度?真是让人心寒了。
    悄悄躲在旁边偷瞧的戚光昊,忍不住的摇头叹气。
    想不到独孤静竟重色轻友到了这种程度,他以前怎么都没有发觉?还亏两人多年的交情,他居然为了韦浩-而如此对待自己。不过,向来讨厌出现在人群中的独孤静,竟然会破天荒的主动要求带韦浩-出府去玩,真是天下红雨了!看来他早打从心的爱上韦浩-了。也罢,自己就好人做到底吧,既然促成了那两个人的好事,就别在人家要甜甜蜜蜜地出游时还去参一脚。
    摸摸鼻子,戚光昊有些惋惜的起身。原本还挺期待和韦浩-一同去逛逛京城的,因为以韦浩-的性格,肯定会发生许多好玩的事儿,看来只好作罢了。
    “喂,你也别再躲在这里偷看了。”戚光昊拍了拍躲在另一个树丛后的人。
    孙翊兀自蹲着,神情黯然的看想前方。早已说不清此刻自己的心情究竟是如何的伤心和不甘,他不敢置信韦浩-居然会和王爷……他不是总是说他有多讨厌王爷吗?怎么会……
    “嘿!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戚光昊又推了推孙翊,要他赶快回神;瞧这个仆役,竟然不自己还要爱看戏,还看到入神了,连别人拍他都不知道。
    孙翊霍地站起身,动作之突然,还差点-到了戚光昊。但他掉头就走,完全没有昔日的恭敬有礼,连声道歉也没有说。
    戚光昊让孙翊的态度吓了一跳,着个仆役……神色非常不寻常,他似乎非常的气愤,是怎么了吗?
    戚光昊摇摇扇子,看着孙翊离去的背影,露出沉思的表情——肯定有问题。
    “哇!好酷喔!”韦浩-忍不住叫到。
    这还是自己来古代后,第一次这么接近古人的生活哩!
    在长安城,夜生活其实也挺丰富的,今日南城门处就有个大型的夜市,人声鼎沸,灯亮如白昼。一个国家的富强与否,和人民是否能尽情享受生活有极大的关联,皇龙王朝的独孤焰致力发展商业和休养生息之下,早已远超当年先王在位时的富盛,几乎是人人有工作可以养家活口,自然也就有闲钱去享受生活。
    韦浩-目不转睛的东瞧西望,生怕漏看了任何一处。这种只有在连续剧上才可以看到的场景,居然完全拌到自己面前演出,真是太炫了!
    他又往前跑了几步,却让独孤静抓住他的手。
    “别乱跑,小心让人群冲散了。”
    其实,他实在不喜欢这样人多嘈杂的地方,但是看韦浩-如此的兴奋,不知为何,他心中也有些雀跃;喀什见他这样乱跑乱跳的,却有令他担心。
    “好啦。”韦浩-不甘愿的撇撇嘴,小声嘀咕着:“真爱管……”
    “你说什么?”即使如此喧哗,但可不代表独孤静就听不见韦浩-的抱怨,他将韦浩-一把扯近自己,淡淡一笑,俯身逼视他,“再说一次啊?”他话里有着威胁。
    “没,没什么。”韦浩-连忙摇头,免得又得被独孤静威胁要来个十几二十次的,那就完了。
    两人正准备继续走下去,忽地听见旁边传来窃窃私语。
    “快看,快看,那个人长的好俊哪……”
    不知是哪个无聊的女人的声音,韦浩-转头过去,看向声音的来源,原来是两个二十来岁的女人,正直勾勾的盯着独孤静猛瞧。
    “是啊!”另一个女人也接着说道:“可是他旁边那个小孩,发色好怪喔,不知是不是外族人……”
    我可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这群没常识的古人。韦浩-气得白了那两个女的一眼,可惜对方没看到。
    “可是,他长得真可爱呢!”其中一个女人又接着说道。
    什么?韦浩-这下子更火了,他索性别看眼,拉着独孤静就走,再听下去,自己可能会大开杀戒。
    耳畔传来噗哧一笑的声音,韦浩-停下脚步,抬头瞪视笑得开怀的独孤静。
    “你笑什么!”
    独孤静好不容易止住笑意,他浑然不决他的笑容已迷昏身旁的一堆女人。
    “真是可爱哪!”他恶意的重复刚才听见的话。也难怪,着是既定的事实,韦浩-再怎么反驳也没用,随便拉几个人来问,听到的答案肯定都会是一样的。
    无视韦浩-气得吹胡子瞪眼的表情,独孤静宠溺的摸摸韦浩-的脸。
    “你就认命吧。”他贴近韦浩-,亲昵的用鼻子轻碰他的。
    这种仿佛热恋中的男女才会有的亲密姿态,让旁人都忍不住多瞧几眼,脸上尽是诧异。
    韦浩-本来还没什么感觉,直到他听到适才那两个噪舌的女人的声音又响起。
    “天哪!他们怎么……”其中一个女人倒抽一口气。
    “好奇怪耶,两个男人……”另一个女人也不敢相信的指指他们,“你瞧,他们还牵着手!”
    韦浩-一听,才恍如大梦出醒,连红的退了一步,连忙想与独孤静拉开一段距离,更想挣开他紧握自己的手,却怎么也摔不开。
    “放手了!别人在看了!”他面红耳赤的斥道。
    眉一挑,独孤独静像是要和他作对似,反而更加握紧韦浩-的手,不打算放开.
    “独孤静!”韦浩-低叫一声。他瞥见那两个女人一直盯着自己瞧,害他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她们爱看,就让她们看,是事实又何必在意?”独孤静像是要昭告天下似的将韦浩-扯进自己的怀里。
    韦浩-当然是不断地挣扎。独孤静想丢脸,他可不想陪着他一起。
    越来越多人往他们瞧去,韦浩-的脸早以红得像只煮熟的虾子。
    “你别这么丢人现眼!”他低下头低吼,想让别人看不清他的脸。
    “我并不觉得丢人。”独孤静牢牢的将他锁在怀中,不准他闪躲。
    做什么事只要问心无愧就好了,何必在意别人的目光?他会讨厌别人用怪异的目光看自己,是因为他们多半将自己误认成女子或是娘娘腔,那种猥琐的眼神令他冒火;但是现在,他喜欢韦浩-,别人爱瞧就去瞧,他无所谓。
    “放手!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会让人起疑的!”韦浩-气的咬牙切齿。
    “如果你那么介意这件事……”独孤静促狭的眯起眼睛,“就回去换套女装再出来,如何?”到时候,肯定会惊艳全长安城。
    “为什么是我?”韦浩-火大的反驳,“你穿比较适合吧!”
    “上一回,就证明过你穿女装的魅力了,不是吗?”独孤静俯身在他的耳畔又多加了一句:“真是让人心痒难耐,巴不得立即将你的衣服剥下来呢!”他低声调笑道。
    “你!”韦浩-的注意力完全被独孤静的话转移了,也忘记自己爱被独孤静紧拥在怀中,“你胡说什么!”他涨红了脸的否认。
    穿女装这件事,真是他一辈子的耻辱!他气得打了独孤静一下。
    两人靠得极近,有像对小两口似的打闹,让旁人的窃窃私语再度响起。
    “他们两个……”有人又开始指指点点的,“该不会有断袖之癖吧……”
    “嘘!别乱说,你知道那个长的比较高的人是谁吗?”
    “谁啊?”一个人好奇的问到。
    独孤静不常出现在京城市集中,但并代表没人认得他。
    “好象就是那位俊美的静王爷呢!”
    “真的假的?那位盛传长相美若天仙的静王爷?”一个人惊叫到:“当今皇上的三弟?”
    “对啊,我告诉你喔,上回我在……”
    韦浩-听见别人的谈论的内容,注意力马上又回到之前在意的问题上。
    “别人认出你啦!”他试图用手肘让自己与独孤静隔开一些距离。这家伙,不是最讨厌别人那样说他的吗?怎么现在完全不生气?”你若不想日后听到一些无聊的传言,就别再抱着我!”
    其实,独孤静小时候最亲近的人,不是独孤焰,而是独孤扬。独孤扬那种玩世不恭的态度或多或少的影响到他;所以,“名?”对他而言,根本不算是什么大事,毋须在意。
    他看见韦浩-这种别扭的举动,困窘的脸红的样子,也着实可爱得紧,和之前的大胆截然不同,让他想要再戏弄一下他。
    “要断绝那些传言其实也很容易……”独孤静无视韦浩-的挣扎,一手抬起他尖细的下颚,“是事实,就会断了他们的臆测了。”
    语毕,独孤静俯身下去,在众目睽睽之下,覆上了韦浩-的唇。
    “哇!”一旁的群众十分惊讶。
    韦浩-呆了好一会儿,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但是当他恢复了神智后,马上就不暇思索的施以反击。
    “混帐!”韦浩-抬起一只脚,狠狠的用膝盖顶了独孤静的小腹一下。
    那一下有狠有猛,独孤静捧着度子有好半天说不出话来,他没想到韦浩-这次是来真的。
    “啊……”一旁的群众们发出同情声。
    韦浩-白了脸有痛苦神色的独孤静一眼,完全不同情他。他还恨不得再多踹他几下!竟敢在这里这样对他,当真是……欠揍!
    韦浩-气得暴跳如雷,他又抬起眼,气愤的看向全场睁大眼看着自己的人群。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两个男的接吻是没看过是不是!没看过我揍人是不是!”
    韦浩-撂下这句话后,就踩着大步离开。留下呆傻在当场的群众与捧着肚子的独孤静。
    韦浩-气恼的回到王府,他只要看到有?”?”字的东西就拿来泄愤。
    门外的侍卫首当其冲的被韦浩-狠狠的瞪了好几眼,因为他们衣服上绣?”静王?”的字样。
    不过,他们也只能摸摸鼻子认栽,谁能料到韦浩-刚才好端端的出了门,怎么转眼间就变了脸色呢?但是当下最重要的是,他们得把试图爬到门口石狮上的韦浩-拦下来,因为他正打算把那块匾额拆下来。
    因被侍卫阻拦而不能如愿,韦浩-只能恨恨的看了写?”静王?”三个字的匾额一眼,那三个字写得龙飞凤舞的,据说是独孤静亲笔所书,哼!太高了,他构不到,又有两个忠心耿耿的侍卫拦着,真是便宜它了!
    气恼的回到房中,韦浩-蒙头就睡。独孤静最好别近来,否则他一定要他好看!
    韦浩-一直睡到大半夜,浑然不知有人悄悄的潜入房中,走近他的床边……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