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王爷的冤家 >

第六章

    呜……好想哭!不只心里的创伤,就连身体也是痛得不得了!
    韦浩暐趴在床上恨恨地想着。
    正所?”偷鸡不着蚀把米”。而自己真是夜袭不成反被袭,失去的可不是一把米这么简单,是一个男人的尊严和面子,还有……贞操。
    混帐独孤静,变态大色狼!就不要让自己看见他出现在眼前,否则他一定会狠狠的揍他一顿,剥他的皮、啃他的骨!
    韦浩暐才想起要换个比较舒服的睡姿时,一个侧身,便赫然发现独孤静竟掀开珠帘走了进来。
    独孤静还没有踏进内窒,就先机敏的侧头闪过一个向自己招呼来的枕头。
    “该死!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韦浩暐火大向独孤静大吼。可是这一叫,又扯动昨夜欢爱时留下的痛楚,让他疼得龇牙咧嘴。
    “还叫得出声嘛,看来昨晚应该还不算过分吧?”
    独孤静大剌剌的坐在床畔。
    “这还不过分?”
    韦浩暐被独孤静的轻松口吻惹得火冒三丈,“对我做出这种事还不过分?你可知道那对我的伤害有多大!”被侵犯的人可是他耶!
    故意曲解韦浩暐的意思,独孤静讶异的问道:“哦?我有做得这么过分吗?我检查看看有没有伤到……”
    他边说边要扯下韦浩暐拉得死紧的被子,韦浩暐自是吓得死命挣扎。
    “你敢?”死抓住被子,韦浩暐拼命地捍卫自己,还一边凶巴巴的对独孤静吼道:“你再敢碰我一下,我就……我就……”
    “你要怎么样?”
    独孤静笑笑的看着韦浩暐像个贞节烈妇的行为。昨晚他该看的都看光了,有啥好在意的?
    “我就……揍死你喔!”
    韦浩暐努力地增加语气里的威胁性,但是他缩在被子中的模样实在毫无说服;力。
    “如果你打得过我的话。”独孤静轻松接招。
    “你!”韦浩暐为之气结。
    “好了。”独孤静看韦浩暐一双眼睛已瞪到不能再在,才不再逗他,“出去参加花宴吧。”
    “我不要!”他才不要出去让戚光昊笑话自己。
    “不要闹脾气了。”独孤静想要拉起他。
    “我说不要就是不要!”
    韦浩暐气得猛拍独孤静要拉自己的手,阻止他的动作,他才不要听独孤静的话出去丢脸。
    收回被韦浩暐打得红了一片的手,独孤静本来也颇为生气,但随即心念一转,与其惹韦浩暐生气还不如整他好玩。
    “你敢不听我的话?”他俯下身子,连声音也变为低沉,“是不是要我让你下不了床,你才肯听话?”
    韦浩暐一听,差点被口水呛到。独孤静要是敢再这样对他,他绝对会……”你若敢再对我做一次那种事,我一定不饶你!我是说真的喔……”
    韦浩暐开始抓着被子往后退,因为独孤静不断地向他逼近,而且还一副色迷迷的模样!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居然会有这么一天,落得让独孤静对自己上下其手,而自己还丢脸的尖声大叫。
    “不要、不要!”
    韦浩暐一边手脚并用的阻挡独孤静的魔爪,一边破口大骂:“可恶,你别乱摸……你这个大色胚!哇哇!”
    独孤静的手潜进被子中,不轨的碰着不该碰的地方,让韦浩暐面红耳赤的再也骂不出声来。
    受辱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韦浩暐咬着牙硬是不让它掉下。
    韦浩暐不再出声,独孤静也觉得奇怪。他收回手,才发现韦浩暐已经眼眶泛红,他心头一惊,自觉玩笑开得似乎太过火了。
    叹了口气,独孤静凝视着倔强的韦浩暐,“这么难受?”他堂堂一个静王爷,可从来没有人在他的床上,有过被玷污的神情耶!
    “当然!”韦浩暐气恼的瞪着他,“你能够体会一个要侵犯别人,结果却反被侵犯的人,心里有多难受吗?更别说对方还是个长得像女人的家伙!”
    此话一出,韦浩暐就在2凌厉的目光下,给吓得不敢再说话。
    “哼哼!”独孤静的表情让人看不出他的喜怒,但是接下来的动作,却狂暴的让人清楚明白到,他现在肯定非常生气。
    因为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夺去韦浩暐的气息,更恣意的啃咬吸吮他的唇,直到稍微平复心情后才放开,韦浩暐完全没有时间反抗。
    韦浩暐张大嘴巴,口中都是独孤静的气息。他抚着又痛又麻的唇,说不出半句话——因为他吓傻了!长这么大都没被这么狂烈的吻过,他还以为自己会窒息在这一场风暴中。
    “小暐,你要听清楚,我最讨厌别人这么形容我的长相了。”
    独孤静的声音有些暗哑,“这只是小小的惩罚,剩下的等晚上再说。”
    独孤静没料到一个吻在平息了自己的怒气后,却又挑起了情欲;韦浩暐的唇又软又甜,他得花好多的力气才没让自己压倒他,而这些,也一并算上吧!
    “林林总总的惩罚加起来,做个二十次也不为过。”
    韦浩暐原先有些呆滞的眼眸倏地睁大,独孤静在说啥?
    “凭什么!”他不说话可不代表就顺了独孤静的意!”要算帐的话,我更有资格向你讨!”都是独孤静在欺侮他,他才是债主耶!
    “好啊,那就三十次吧!”
    独孤静再度故意曲解韦浩暐的意思。而他也不等韦浩暐再度发飙就起身了,因为他个方法能让韦浩暐出门。”等会儿人心爱的小文也会来,如果你当真不想参加,我会转告他的。”
    “我要去!”
    韦浩暐双眼登时晶亮,凶大声地应道。小文要来?那真是太好了。自己已经好久没看到他了,更希望凶能救他脱离苦海。
    看到韦浩暐判若云泥的态度,独孤静心中忽然很不是滋味。这是什么表情?就这么喜欢范文晔?
    韦浩暐地装作没看见之余,还是不由自主的红了脸。可恶,他一定要找个机会整一整戚光昊,亏自己还对他推心置腹的,他居然如此害自己!
    “坐这儿。”独孤静抓着韦浩暐的手,将他安排在自己旁边的位子。
    甩开独孤静的手,韦浩暐心不甘情不愿的坐下,旁边正是那该死的戚光昊。
    “浩暐,你这么晚才来,肚子一定饿了,来!这鸡腿给你吃。”戚光昊献殷勤地夹了一只香喷喷的卤鸡腿放到韦浩暐的碗中。
    他这举动同时惹来两面三刀人的白眼。韦浩暐是因为昨晚余怒未消,独孤静则是对戚光昊的过分举动发怒。
    被这两道凌厉的目光一扫,戚光昊却如同没事一般,仍旧是轻松地摇着手中的折扇,忽然,他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轻叫一声。
    “哎呀!”戚光昊夸张地弯下身来审视韦浩暐,“浩暐,你的嘴巴怎么啦?怎么会红红肿肿的,像是被什么虫咬了似的。”
    韦浩暐先是愣了一下,随即马上脸红的捂住自己的嘴。
    是刚才独孤静那激烈的一吻,害自己的嘴巴到现在还红肿未消!他恨恨的白了独孤静一眼,表情又羞又气,尴尬不已。
    独孤静则瞪了多事的戚光昊一眼。见状,戚光昊识相的闭上嘴。
    独孤静端了碗甜汤到韦浩暐面前。”吃吧,这是你最爱吃的莲子汤。”上回还见他吃得津津有味的。
    像是要与独孤静作对似的,戚光昊也拿了盘点心到韦浩暐面前,“这冰糖拔丝山药非常好吃,你快尝尝看。”
    “戚光昊!”
    独孤静终于捺耐不住,低喝出声:“你是吃饱了撑着吗?”
    “哎呀!哎呀!”戚光昊暗笑地耸耸肩,“不饱不饱,王嫂的手艺这么好,我可还没吃够。”恶作剧够了,也该见好就收,“你们慢慢享用吧,我去找人喝酒。”
    他旋即起身,一溜烟的跑开,免得被独孤静砍了。没想到独孤静的独占欲这么强,连这种事都不准别人和他抢。
    唉,等惹事的家伙终于走了!韦浩暐才吃了几口东西,就忍不住四下张望。
    “你说小文会来,他人呢?怎么都没看见?”
    韦浩暐狐疑的问独孤静。
    “可能会晚点到吧!”不知怎么搞的,忽然之间,他有些后悔邀请范文晔来了。原本是想借此机会和他谈谈韦浩暐的事,但是又不想太早去面对,更不想看见韦浩暐开心的向范文晔奔去。
    “是这样吗?”
    韦浩暐有些失望,如果范文晔不来,就没人能救他脱离苦海。该不会是讨厌的独孤静绊耸了吧?
    韦浩暐胡思乱想了好一会儿,就连吃下去的东西是什么滋味也不晓得。
    一旁的独孤静见他如此心不在焉,心头的阴霾更加深了。自己讨厌韦浩暐吗?答案是否定的,相反的,在和他相处之后,还觉得他挺可爱的。虽然口无遮拦又桀骜不驯,但是这种单纯又率真的个性却让人舒服、没压力,他的表情又多样,真是越看越有趣。若不是有这样的好感有,他又怎么会原谅他那许多无礼的举动,还抱了他……
    独孤静做出许多出乎自己意料之外的举动,他十分期待韦浩暐的行动和反应,放任自己的心情任由他牵动;原来,这是喜欢上一个人的感受。只是,韦浩暐呢?
    两人就这样黯着脸色想着各自的心事。
    这段期间有很多好奇的人来探问韦浩暐的事,更不停地向他敬酒,但都让独孤静一一挡掉,只因为他不想让人看见韦浩暐喝醉后的娇酣神态,那只能属于他一个人的。
    等到各人好不容易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后,独孤静才得空向韦浩暐吩咐道:“记住!不要在别人面前喝酒。”
    “为什么不行?”韦浩暐不快的反问。他不喜欢独孤静老用命令的口气和他说话。
    当独孤静正想说些什么时,韦浩暐忽然双眼一亮,马上自椅上跳起,开心的向一处奔去。
    “小文!”是范文晔!他终于来了!
    韦浩暐可以说是整上人飞扑进范文晔怀里的,而且一沾上范文晔的身子后,整个人就挂在上面,没有放手的打算。
    “小暐?”范文晔被韦浩暐撞得险些站不稳,连带让他酸疼的身子更加不舒服。
    范文晔之所以会如此晚到,都要怪他有个爱吃飞醋的情人。
    打从独孤焰知道他要来参加花宴,并顺道探望韦浩暐后,他脸上的表情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偏偏有一堆国事需要他去处理,一国之君是不可以任意离开皇宫的,独孤焰先前的荒唐日子在寻回范文晔后早就成过往,勤政爱民的好皇帝就该以国家大事为第一要务。
    因此,独孤焰只能不悦的由着范文晔只身前来,然后……他理所当然的先要了一?”补?”;这是范文晔会迟来的原因,也是导致他身子酸疼不已的原因。
    “小文,我不要再待在这里了,求求你带我走。”
    韦浩暐一抱住范文晔,那熟悉的温暖上他一阵心酸,让他更不想要放手。
    他不要待在这里了!之前真是瞎了眼才会喜欢上独孤静?”美色”,现在他已完全看透这?”禽?”的真面目,不快点走,难不成是要继续留在这里受苦吗?
    “怎么了吗?住在王府不好吗?”范文晔关心地问道。
    因为范文晔是背对着独孤静,所以他并没有看到独孤静打韦浩暐一黏住他后,他的脸色有多难看,更不知道他在听见韦浩暐的话后,眉头是皱得更深了。
    “一点也不好!”
    韦浩暐很努力地让自己看起来可怜凄惨,所以他的一双大眼已经盈满了晶莹的泪光。”我发誓我若到你家去,绝对不会对你怎么样,要不我可以当面向独孤焰保证。”
    韦浩暐还真的举起一只手发誓,范文晔被他的一席话弄得哭笑不得,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
    他如何能说其实自己也很少回去尚书府,自己几乎都是在皇宫中和独孤焰朝夕相处呢?
    看范文晔没有回话,韦浩暐急得哇哇大叫:“拜托你!我不会再做“夜袭”这种事了。”因为做了之后才知道下场很凄惨,“我在这里真的好可怜,你都不知道那个独孤静……”
    韦浩暐的眼角余光瞥到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的独孤静,只见他缓缓的伸出两只手,比了个“八”的数字,脸上还带着淡淡的微笑。
    韦浩暐马上住嘴不敢再说下去,因为……因为独孤静的笑容虽淡,但是眼神却是非常的透露出——要是你再说下去,就再加八次的警讯。天哪!昨晚才几次而已,自己就痛个半死了!
    韦浩暐心头一惊,不知道该不该再向范文晔求救下去;此时独孤静便趁机走了过来,硬将韦浩暐自范文晔的身上扯开,不想让他再继续黏在别的男人身上。
    “范大人,很高兴你拨冗来参加花宴,请入座吧。”
    独孤静笑道。
    韦浩暐的话说得没头没尾,范文晔听得一头雾水,但是见到独孤静揽着韦浩暐,那动作只有亲近的朋友才会有的,两人实在也不像处得不好。范文晔虽然觉得奇怪,但也只好先压下心中的疑惑。
    一直在旁边偷瞧好戏的戚光昊,早已笑到直不起腰了。
    花宴结束后,独孤静吩咐阿山先带韦浩暐到他东厢房间休息后,便和范文晔、戚光昊到书房洽谈。
    “三王爷,关于韦浩暐的事,不知是否有秘发现?”坐在书房内,范文晔关心的问道。
    “有。”独孤静点点头,呷了口茶后说:“小暐说他在中秋那日,不慎跌落一个山谷,醒来之后,便身在四川的一个山崖中。自古以来,月圆之日便有许多不可思议的能量释出,因此会造成许多离奇的事情发生。只是我并不晓得是否只有中秋之时才有这样的事情,又或者是只小暐有这样的反应;所以,我已先派人到他出事的地点做试验了,相信不久便会有消息传来。”
    “如何试验?”范文晔又问。
    “在每一次月圆时,朝山谷丢下一样物品,再到山脚处察看。如果只有和小暐一起来的对象消失,那就是这个方法可行。如果没有反应,也只能等到中秋再试了。”
    “原来如此。”范文晔了然的颔首。静王爷果然心思缜密,现在也只能等待消息了。
    范文晔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了,焰……呃,不……”
    范文晔地看见一旁戚光昊后,赶忙改口:“皇上要我问三王爷,近来可有二王爷的消息?”
    听独孤焰说,独孤静自小就和独孤扬比较亲,是以要向他探询一下独孤扬的近况,他已很久没回京城了。
    “二皇兄吗……”
    独孤静沉吟了一下随即摇摇头,“我好很久没接到他的信了。”经范文晔这么一提,他这才恍然想起,自己似乎已有半年的时间没见到独孤扬了。
    “这样啊……”范文晔皱起眉,这二王爷总是跑得不见人影,哪里有花便哪里采,着实令人担心。
    “这个我知道。”一旁的戚光昊忽然出声。开玩笑,他和独孤扬也算是好友,而且自己消息灵通得很,更没什么他打听不到的。”上回我在江苏遇见过他,约莫是……三个月前吧。”他估算了一下。
    “咦?二王爷到那里做什么?”
    范文晔满腹疑惑,该不会是……
    “自然是去采花了。”独孤静讥讽道。
    独孤扬的风流成性是他们四人之中最严重的,他不知伤了多少女孩子的心,却又让她们各个死心塌地的,真是搞不懂那些女孩子,怎么会愿意追随这么一个游戏人间的花心大少呢?
    “非也。”戚光昊挥了挥扇子,“他说他是一路从京城被追杀到那里。”
    “什么?”范文晔呆了一下,不敢置信的问道:“他身边没有侍卫吗?”
    “没有,只是……”戚光昊也有些疑惑了,“他说得很轻松,看起来一点也不狼狈,我想应该不会有吉的。”那时候看独孤扬一副老神在在有模样,还要自己别多问,所以他也只好走了。
    “嗯……”独孤静陷入深思之中。二皇兄的功夫应该不会如此不济吧?算了,现在担心也没用,既然他那么有把握,自己又何必操那些心?”也罢,由他去吧。范大人,你就如实禀告皇兄,相信他也不会太过担忧才对。”
    “好。”既然三王爷都这么说了,二王爷自然也不会有所闪失吧?大不了派些人去留意就可以。
    阿山将韦浩暐带到东厢后便离开了。
    韦浩暐心想,此时不走更待何时?现下正是跑去躲藏的好时机。
    悄悄溜回到自己的房间后,韦浩暐赶忙使力的把桌子搬到门边挡着,以免独孤静来夜袭,窗户更是紧紧拴上。然后,他钻进棉被中,目不转睛地盯着门,注意它的动静。
    夜里无声,万籁俱寂,韦浩暐忽然感受到一阵心酸……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要防着另一个男人的“夜袭”,竟要像个女人般捍卫的贞操?真是难堪又可悲啊!真的好后悔那一晚去夜袭独孤静,以至于引发他潜在的“癖好”,独孤静明明就是喜欢女人的啊!怎会在抱了自己之后,还意犹未尽的想多来几遍?呜……谁来救救他啊?
    “小暐……”
    仿佛宣判死刑的声音在韦浩暐耳边响起……
    “喝!”
    韦浩暐吓得自床上跳起,却被棉被一绊,掉进了独孤静张开的双臂里。
    “你是怎么进来的?”
    韦浩暐大声问道,也忘了自己正被独孤静抱个满怀。
    “呵呵!”独孤静奸诈的一笑,他猜得没错,韦浩暐果然是没注意到有后门,“我是从后门进来的。”
    “后门?”
    韦浩暐呆滞的重复一次独孤静的话,他这时才想到——对喔,有后门啊,他怎么忘了!
    “混帐!放我下来!”
    安静的夜里被一道声音划破宁静。
    韦浩暐被独孤静以打横的方式,抱往东厢。
    “你若不想让大家点灯出来看你,就别大声嚷嚷。”
    独孤静冷冷的说道。
    闻言,韦浩暐因害怕丢脸而闭上嘴巴。
    不一会儿独孤静便将他带回东厢,放到大床上,并且迅速的压住他想要起身的他。
    “要你乖乖在这里等我,你怎么老爱和我唱反调?”害得他谈完正事后,还得四处寻找,真是麻烦。
    “我又不是那些女人,会在这里呆呆的等你上!”被抓回来已经够呕的了,还被这样指责,更让他怒焰高涨。他又不是独孤静的什么人,更不是女人,作啥要乖乖地在这等他回来!
    “说话真难听。”
    独孤静攒起眉,“有多少女人想要得到我的宠爱还不可得,你该好好珍惜才对。”
    “那你就去找那些蠢女人啊,别来烦我!”
    韦浩暐用力地吼道。听独孤静说话,真是会气死自己。自己又不是女人,才不希罕他如同色情狂、强奸魔的骚扰!珍惜?是真衰才是吧!
    “吃醋啦?”独孤静盯着韦浩暐满是怒气的眼眸,打趣的问道。
    “独孤静!”谁会吃醋?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独孤静刻意忽略韦浩暐话中的怒气和警告意味,他低下头轻啄一下他的唇,“没关系,对于你这嫉妒似的反应,我觉得还挺可爱的。”
    “不准你说我可爱!”
    “那就说是漂亮,如何?”
    独孤静不正经的舔了下韦浩暐细致的脸庞,吻更开始往下移,“昨晚的你真是美得令人舍不得移开眼睛。”他轻轻舔咬韦浩暐细腻的颈项。
    独孤静单手抓住韦浩暐不断扭动、想要挣脱的手腕,另一只手则不规矩的潜入韦浩暐的衣服中。
    韦浩暐更加激烈的反抗,“不要乱摸!谁准你这样做了?快把你的手拿开!”他感觉到独孤静邪佞的手指正轻柔的摩擦着自己胸前的红蕊,还狂肆的揉捻着,“放开……色情狂、变态!唔……”因为身子不断发热,韦浩暐咬着牙不发出喘息声,好停止了叫骂。
    独孤静知道韦浩暐在压抑,但这只会让他更敏感罢了,所以他更故意的去逗弄他小巧又敏感的耳垂,果不其然的惹得韦浩暐一阵轻颤。
    讨人厌的虚软感又开始向自己袭来,韦浩暐短暂急促的低吟一声,身体又开始背叛理智。他努力睁大双眼集中注意力,不让自己闭眼去享受这样的欢愉,就连自己的手何时被子放开也不知道。
    独孤静以湿软的唇代替邪肆的手,令韦浩暐慌得低叫一声:“不要!”
    他抓住独孤静披垂在自己胸前的发,想要把他拉开,却没有力气。
    独孤静又轻咬了下韦浩暐胸前早已挺立的艳红,他抬起头,攫住韦浩暐轻喘出声的薄唇。
    衣物的滑落声与抑不住的娇软低吟,隔着布幔仍听得一清二楚,令人脸红心跳。
    过了良久。
    “小暐……”独孤静低沉的嗓音带着醉人的语调,却掩不住调笑的意味,“这次,你还是坚持要在上面吗?”
    “可恶!”沉寂许久的叫骂声又再度响起,“变态、强奸魔、色情狂……”
    清晨的日光从窗棂中筛落了下来,照在床上相拥而眠的两人身上。其中一人有了些动静。
    睁开双眼独孤静感觉到怀中所拥的温暖身躯,他不自觉的将他抱得更紧。怀中的人儿只是低吟一声,没有任何抗拒,反而还将自己偎向独孤静的怀抱,他的模样真像一只贪睡的猫。
    “唔……莲子汤……汤……”
    梦呓般的话自韦浩暐的口中吐出,独孤静先是呆了一下,随即就吃吃地笑出声来。
    这家伙连睡觉都在想王嫂做的菜肴?真是够绝了。自己怎会喜欢这样的人?没气质又爱吃,不过……很可爱。
    独孤静忽然玩心大起,他抓住韦浩暐的一缕细发,用发端轻搔韦浩暐的鼻尖。
    沉睡的人虽兀自睡着,却不自觉的抓了抓鼻尖。独孤静又搔了他一下,这一次韦浩暐用手一拨,挡开扰人清梦的东西,翻了一个身,继续做他的好梦。
    只是,这些无心的举动,却让独孤静看得血脉愤张。因为韦浩暐把棉被整个都抢去不说,还伸出一只脚压住它,他露在外头修长的腿分外撩人情欲。于是……独孤静又露出色迷迷的表情。
    他一手滑过韦浩暐的大腿,然后突然把被子一掀,将自己整个人压了上去。
    “唔!”韦浩暐惊叫一声,完全自梦中被吓醒。
    可是他不来不及叫喊,就被强迫地和独孤静交换了一个热吻。
    “独孤静!你做什么!”
    韦浩暐急速的喘着气,下一刻却被独孤静袭上自己下腹的手逼得又倒抽一口气。”住手!你一大早在发什么情啊……”
    韦浩暐想要阻止独孤静的抚触,但他却在越来越浓烈的爱抚下渐渐无力,叫骂声也成了一声声压抑不住的呻吟。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