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王爷的冤家 >

第五章

    花宴举行的前一日,韦浩-已有打算。
    他要让独孤静见识到自己的男子气概,身高不高不代表自己就不像个男人他要让那个长得像个女人的独孤静向自己求饶、称臣!最好的方法哼哼,虽然颇为下流,但是打击一个男人自尊的最佳方法,就是让他觉得自己像个女人。所以,他要夜袭独孤静,让他对自己服服帖帖。
    反正自己本来就很喜欢他的长相;男人嘛,没有感情无所谓,只要看到对方而能?”感觉”,就一切都OK。想象独孤静像个女人似的在自己身下讨饶,就让韦浩-潜藏?”兽?”爆发出来。
    但是,要如何再次潜进东厢的主卧室就是个棘手的问题,因为独孤静肯定不会再让自己轻易溜进去;而阿山和阿虎也总是把自己看得死紧,要抽身实在很困难。
    韦浩-苦思良久,有个身影在他的脑海中慢慢浮现……戚光昊!
    他差点忘了这够义气的朋友,戚光昊不是说过不管什么事都会尽力帮忙的?所以,找他准没错
    ***************
    听到韦浩-的计划,戚光昊下巴差点没掉下来。
    夜袭?亏韦浩-想得出来,独孤静武功高强是众所皆知的事,只有韦浩-想不怕死的想对?”霸王硬上弓”。不过,结果会怎样,实在很令人期待。
    这几晚,戚光昊都在与独孤静彻夜长谈。
    他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每当提及韦浩-时,独孤静的表情变化就非常明显。如何将他送回另一个时空的事,让他难得的蹙眉;而韦浩-所造成的风波,更让独孤静啼笑皆非。但显而易见的,他对韦浩-似乎还挺在意的,要不然怎会任由自己的心情跟着他起伏?况且,他还发现,独孤静好像常在远处若有所思的盯着韦浩-瞧,不知是在想些什么。所以,他很想看看这两人之间还会有怎么样的变化。
    拿定主意,戚光昊非常干脆的应允:“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只是……”他慎重的嘱咐韦浩-:“苗头一不对,你得赶快开溜,更不能供出我的名字喔。”就算爱看戏,明哲保身也很重要。
    “没问题,我不是个会出卖朋友的人!”韦浩-拍胸脯保证着。笑话,他韦浩-可是很讲义气的呢!
    “好,你附耳过来……”
    戚光昊不知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韦浩-的神情则越来越怪异了。
    “这样很怪……”韦浩-有些迟疑,行得通吗?
    “放心。”戚光昊努力笑得让韦浩-安心。”你也知道他是个大色狼,怎么会不成功?我去叫如玉来帮忙。”
    戚光昊立刻去把如玉找来,手里还拿了些东西。
    “换上它吧。”戚光昊将手中的衣物拿给韦浩-,那是女子的衣饰。
    “可是……”要他穿女装?太丢脸了!韦浩-嗫嚅道:“扮女人?我不适合吧。”
    戚光昊一本正经的说道:“如果不这么做,我如何把你送进东厢去?独孤静如何肯让你上他的床?”怎么可能不合适?一张精致可爱的脸,加上纤细的身材,简直是再适合不过了。
    韦浩-认命的点点头,“好吧,我穿。”说的也是,如果不假扮成戚光昊要送给独孤静的女人,自己如何得手?
    ***************
    女人的衣饰还真是繁复。
    韦浩-在戚光昊的帮忙之下,才把那些衣饰成功地挂在自己身上,要自己穿好,简直难如登天。因为头发不够长,所以便让它披垂着不绑起;接下来,则是化妆了。
    如玉一边替韦浩-化妆,一边不解的问道:“戚少爷、韦少爷,这是要做什么?”韦浩-怎么突然穿起女装来?而且……还挺合适的。
    见韦浩-困窘的愣在当场不知如何回答,戚光昊便替他掰了个理由。
    “没什么,他那个年代没有这些好玩的东西,他想说既然难得来一趟,自然要什么都尝试一下,对不对呀,浩-?”
    “对!没错。”
    韦浩-连忙点头附和,却惹来如玉的尖叫。
    “韦公子,你别乱动,眉画歪了就完啦!”她细心的替韦浩-绘出弯如柳叶的眉形;其实韦浩-的眉形本来就极为漂亮,她只是加深颜色而已。
    她一边画,一边赞叹:“韦公子,你的皮肤很白呢1”
    韦浩-不容易晒黑,更不容易练出结实的肌肉,所以他常为此懊恼不已,被这样夸赞一点也不值得高兴。
    他怏怏的说道:“如玉姐,你画得快点好不好?我脖子好酸呢!”
    总算完成了!如玉满意的欣赏自己的成果,戚光昊也凑过来瞧个究竟。
    “哇!”两人同时发出一声赞叹。
    侬纤合度的身段,合身的剪裁将韦浩-的身材衬得更加婀娜多姿;一双大眼闪着如秋水的光芒,眉似远山,唇似粉嫩若花瓣;秀气的瓜子脸,晕上一层浅浅腮红,犹如自画中走出来的美人。
    不过,韦浩-才向前踏了一步,便差点让裙子绊倒。
    “啐,怎么这么难走!”他皱眉骂了一声,刚才的美丽完全走样。
    戚光昊偷偷一笑,转身向如玉道:“如玉,谢谢你的帮忙,你可以下去了。”
    “好的。”如玉又朝韦浩-看了几眼,想到这个平时顽皮捣蛋的韦浩-,着了女装后,竟会如此惊为天人,连她这个真正的女人都自叹弗如。”韦公子,你要小心点,别把唇上的胭脂吃掉了。”
    “再来呢?”好不容易熬过漫长的化妆酷刑,韦浩-显得有些失去耐性。
    “等入夜后,你就自己前往东厢,我会事先跟独孤静说明,也会把阿山和阿虎拖住。”拍了拍韦浩-的肩膀,戚光昊替他加油,“如果会怕,这瓶酒给你壮胆,我预祝你成功。”不知道独孤静看见这身打扮的韦浩-,脸上的表情会是怎样?
    戚晚昊实在很想跟去偷看,想看看自己参与的计划会有怎样的成果;但为了不让独孤静发现,所以也只好暂时忍下。明天,肯定会很有趣!
    ***************
    夜已深沉。
    王府上上下下的人都已休息,养足精力准备迎接明日的宴会。
    在房中枯等一整个晚上,韦浩-见外头安静无声,悄悄的把门开了条缝。果然,会轮流看守自己的阿山和阿虎已不见踪影,想来是让戚光昊给引开了。
    拉起碍事的裙摆,韦浩-放轻脚步地走向东厢。
    绕过后园,穿过走廊,韦浩-站在上次闯祸的那间华丽房间前。
    韦浩-为等会儿要做的事深吸一口气。真紧张,他不曾有过这种经验,只能努力思索之前看过的色情书刊中,所有能派上用场的知识。总之,就是把独孤静给压倒就对了。
    只是……手脚还是有些颤抖,他拿起戚光昊所给的酒瓶,喝了一大口。
    好呛!韦浩-差点吐出来。
    这是什么酒啊?又苦又辣,辛烈灼喉。韦浩-没喝过酒,酒量也不是很好,偏偏戚光昊所给的酒极为猛烈,韦浩-不察,一次灌了一大口后,过没多久,就觉得脑袋有些昏沉。不过,可能是喝酒真的能够壮胆吧?他的手脚不再发颤,他推开门,脚步有些不稳的走了进去。
    里头一片昏暗,韦浩-根本看不清楚,只能摸索地走向内室。
    “是谁?”独孤静本已就寝,一转到脚步声马上警觉的睁开眼。
    他想要起身,却让来人给抓住双手,借着昏黄的月光看去,他只知那头头发很眼熟——难不成是……他心念不动,不再挣扎。
    没想到一擒就中,韦浩-乐不可支,拿起预藏的布条绑住独孤静后,爬到他的身上去。
    这下子,独孤静总算看清楚了,果然是韦浩-,不过……有些不太一样;但是光线不够,他也无法真正看清。
    “嘻嘻!”韦浩-坐在独孤静身上,得意的说道:“怕了吧,独孤静?”
    不明白韦浩-话中的意思,不过要挣开这些布条的束缚,对自己而言是轻而易举的事,但是独孤静不动声色,想看看韦浩-要玩什么把戏。
    “你要做什么?”他沉声问道。
    “哼,问得好。”韦浩-嘴角一扬,对独孤静说出目的:“你平时老是欺负我,我今天就要来夜袭,让你尝尝丧尽自尊的感觉!”
    闻言,独孤静差点失笑出声。夜袭?凭他这三脚猫的功夫?不过,可以躲开阿山和阿虎的监视,肯定有人暗中相助。
    “有谁帮你?”独孤静问道。
    “我才不会说出来。”
    韦浩-动手想去解开独孤静的衣带,可是太暗了,他根本看不清楚。而独孤静自小习武,适应黑暗的能力,和韦浩-相比,显然高出太多。
    “解不开……”胡乱扯了一下,韦浩-干脆起身去点上油灯。他下床时还因为酒力而踉跄了一下。
    摸索了一阵子,韦浩-终于将灯点上。
    这段时间中,独孤静大可自己挣脱布条擒住韦浩-,但是他却不这么做,因为他想要知道韦浩-要如?”夜?”自己,这似乎是件挺有趣的事。
    韦浩-重新坐到独孤静身上,他上了薄妆的美丽脸蛋完全呈现在独孤静眼前,这一细瞧,独孤静不禁怦然心动。
    他知道韦浩-本来就长得比较秀气,但是他万万想不到,换上女装后他竟会美得不可方物,比他宠爱的名妓更加美丽。而他更确定,这繁复的女装和精致的妆容,绝对不是他一个人就能弄来的。
    “怎么搞的……”他嘟囔道,不解开的话,要如何袭击独孤静?
    瞧他苦恼的神态,连个衣带都解不弄,要如?”采?”?
    独孤静好心的说道:“你把我手上的布条解开,我可以帮你。”
    放开独孤静?怎么可以!
    “你会跑走。”韦浩-虽然有些醉意,但可还没醉到放开好不容易到手?”猎物”。
    “你把我压得死紧,我怎么跑得了?”独孤静继续游说韦浩。若他不弄开自己的衣带,变出好戏就唱不下去,也着实可惜。
    韦浩-偏头想了一下。独孤静说得好像也没错,自己这样压着他,他应该是跑不了。
    “好吧。”韦浩-点点头,倾身向前,动手解开布条。
    韦浩-离得极近,独孤静鼻间闻到的都是醉人的香味,还有点淡淡的酒气。
    “谁给你酒喝的?”难怪他看韦浩-连走路也走不稳。
    “戚光昊说喝酒可以壮胆……”韦浩-不自觉的回答了独孤静的问题。
    很好,看来帮凶之一已经现形。想不到戚光昊这家伙会喜欢看好戏到这种地步,好在他还知道不能跟来,要不然他会死得很惨。
    嗅得韦浩-身上好闻的香味,独孤静决定逗逗他。
    手上的布条已然解开,韦浩-正要直起身子,却让独孤静在他耳边轻吹一口气。热气吹拂过耳际的感觉令人心痒。
    他惊得捂住耳朵,脸红的斥道:“别……别在我耳边吹气,很痒耶1”
    原来这是韦浩-的敏感带,独孤静了然一笑,韦浩-面红耳赤的模样真是可爱极了。
    “好,我不会吹了。”待会儿用舔的,看看他会有怎样激烈的反应。
    独孤静三两下就解开韦浩-搞不定的衣带,让他白皙的胸膛大敞,在烛光映照下,更显诱人。
    独孤静轻抽一口气,眼前这景象真是太刺激了。之前光是看到韦浩-的后背,就觉心痒难耐,如今他裸着身躯,将他动人的身躯呈现在自己眼前?简直更让他血脉贲张。
    韦浩-浑然不觉独孤静那露骨的目光正饱览着自己的身体。他轻轻动了一下,令独孤静大大的倒抽一口气。因为韦浩-正不偏不倚的碰到他已略微勃发的欲望,让它更加激动,他努力咬牙克制自己的欲念。
    衣服都脱了,那下一步呢?
    “先把你吻到没气好了……”韦浩-喃喃道。一说完,就马上俯身下去,用自己的唇瓣摩擦独孤静的。
    之前他总说要给范文晔一个火辣辣的热吻,但也只是说说罢了,韦浩-根本不知道怎么做才称得?”火热”。他只是试探性的伸出小舌撬开独孤静的唇,青涩地吻着。
    这生嫩的举动更让独孤静心痒难耐。
    独孤静索性拉下他的头,加深这一吻。他放肆的探索韦浩-口中的芳馥,缠住他小巧的舌要它一起缠绵。每个地方都不放过。吻得激烈无比,让韦浩-整个口中都充满自己的气味。他从没想过,自己竟会如此迫切的需要一个人,更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带给他这样的悸动。
    独孤静的经验比韦浩-丰富太多了,韦浩-被吻到快泄气。整个人都晕陶陶的。才被放开。
    他趴在独孤静起伏的胸膛上大口地喘着气。怎么自己好像比独孤静还喘不过气?
    “有点怪……”韦浩-皱起眉头,“好像是你吻我,而不是我吻你。”
    “有什么差别吗?”独孤静失笑出声后,准备要翻身压住韦浩。反正是韦浩-自己送上门来,而自己也的确被他撩起情欲,当然就不用故作什么清高的圣人。
    此时,韦浩-却突然用力的挣扎起来。
    “不对!不对!”韦浩-花了好大的力气才让独孤静乖乖躺好,“你能这样,我要在上面压住你才行!”要侵犯别人的人竟被压着,那多怪!
    独孤静虽然很想一抒情欲,但还是硬忍下,因为他看看韦浩-还要做什么。
    “好,你在上面。”独孤静很配合的说道,反正都没差别。
    “这样才对。”见独孤静不再乱动,韦浩-满意的一笑。
    韦浩-的手开始在独孤静身上游移,所到之处都燃起一族火苗,独孤静险些在他的毛手毛脚下,又要克制不住的压住他。
    独孤静索性将韦浩-那调皮的手扣住,一手捧住他的脸,煽情的伸出舌头舔舐他唇上的胭脂。怎知,韦浩-一径的将头往后仰,硬是不让独孤静吻他。
    “不可以!”韦浩-想要拍开独孤静捧着自己脸的手,“如玉说,不可以把唇上的胭脂吃掉!”
    不打自招,如玉就是共犯之二罗?不过,依照她的个性,肯定是不知始末的。
    独孤静轻笑,用力的抓住这个爱乱动的娇小人儿,再次热情的吻住他,放肆的吃掉他唇上所有胭脂,手则不规矩的抚上他细滑的背脊,惹来韦浩-一阵轻颤。
    有种怪异的感觉在体内流窗窜,让他全身燥热难当,情况好像有些不对吧?比起要夜袭的自己的,独孤静的表现更像头色狼。韦浩-想起戚光昊的叮嘱——苗头不对就开溜,可是自己浑身虚软,不知还跑不跑得成?
    气喘吁吁的推开独孤静,韦浩-想要起身,“好奇怪……我……我不想要了……”夜袭失败了,现在的情况和他之前所想的完全不一样,所以,赶紧走人才是上策。
    独孤静怎么可能让自动送上门的猎物跑掉?他又不是傻子,韦浩-今天打扮得这么诱人来偷袭自己,而他的确也被挑起欲望,当然要好好地享用属于自己的大餐。
    他一手揽住韦浩-纤细的腰肢,一手则毫不客气的袭上他的欲望。
    “啊!”韦浩-尖叫一声,那快感是如此的强烈,他无法抑制的颤抖着。
    随后,独孤静揽着他的手往下一滑,潜进他秘密的地方。
    “唔……”韦浩-的身子颤得更加厉害了,一股酥麻的感觉一直由腰际向上攀升,直达脑门,让他乱成一片,“好奇怪……不要……”
    独孤静在他体内探索的邪佞手指,还有玩弄着他的大手,都为他带来强烈的快感。韦浩-想要打开独孤静的手,却力不从心;每一次的挣扎,都只引来独孤静更加热烈的爱抚,让他汗流浃背,无力反抗。
    “啊……”
    一声声音媚到骨子里的呻吟,都为独孤静带来感官上莫大的刺激,韦浩-的眼角、嘴角,仿佛都带着要融化似的媚态。
    瘫软在独孤静身上,韦浩-还来不及缓和自己急速的心跳,就让独孤静扶住腰往上一抬,然后完全进入最深处。
    “好难受……”韦浩-痛呼一声。
    像是被撕烈般的痛楚,让韦浩-难受的弓起身子想要逃离,真的好难过!
    “小-,你真可爱。”独孤静沙哑的赞美着,更牢牢的锁住他,不让他移动半分。
    现在的韦浩-美得教人魂俱醉,他要让他绽放得更加美丽。独孤静开始最原始的律动,让韦浩-在自己的怀中展露出他的美艳神态。
    而韦浩-就这样的,在这夜袭的一晚里,被披着羊皮的大野狼给吃干抹净了……
    ***************
    花宴开始了。
    各种精致佳肴和一些陈年老酒摆满花园中的长桌,受邀而来的客人们都尽兴的享用。
    戚光昊很想知道昨晚结果如何,但又不敢开口问,因为一提起,就会让独孤静知晓自己有参与这计划。昨晚他并没事先告诉独孤静有关要献上美人的事,在支开阿山和阿虎后,他就回房了。
    花宴开始后,独孤静见到戚光昊时,却淡淡地横了他一眼。
    戚光昊是聪明人,当下明白事情已被揭穿,而独孤静并不发怒,想来结果应该还算令他满意。
    “怎么,昨晚如何?”戚光昊坐在他身旁,恶意的戏谑道。
    和一些朋友一一敬宗酒后,独孤静才淡淡开口,唇畔挂着,微笑意。”看在你把他打扮得如此好看的份上,我勉强原谅你共谋的罪行。”
    “哦?”戚光昊笑得更加开心。瞧独孤静心情好到在偷笑,一定是韦浩-让他尝到极大的甜头。”是你把他吃了吧?”依照独孤静的个性,是绝不会吃半点亏;而韦浩-斗不过他,自然只有赔本的份。
    “当然。”想到韦浩-又哭、又求饶的可爱神态,独孤静扬起一抹温柔的笑。
    “啧啧啧!”戚光昊不住地摇头,他这是第一次看到独孤静笑得这么恶心,怪不习惯的。”别笑得这么吓人,不懂的人可能会被你迷住,可是这花宴上都是相熟的朋友,小心他们吓着。”
    不理会戚光昊中的调侃,独孤静只是一径的微笑喝酒,间或和一些朋友攀谈。一年内能与好友聚首的机会不多,自是份外高兴。
    时间就在谈笑间慢慢流逝,一直到中午,韦浩-都没出现。
    戚光昊沉不住气的向独孤静问道:“喂,你昨晚可是做得太过分了,让浩-到现在还下不了床?”
    他问得太过露骨,独孤静不悦的瞪了他一眼。但是经戚光昊这么一提,他也想到韦浩-在自己离开时仍旧沉睡着,到了现在,也该起身用饭了吧?
    “如玉。”独孤静转身吩咐:“到我东厢的房内去叫小-起床来参加花宴。”
    小-?如玉差点失声叫出来。她有没有听错?王爷竟然这么称呼韦浩-?她可是幻听?还有……韦浩-昨晚怎会睡在东厢?
    纵使有满腹疑问,如玉还是迟疑的应了一声,不敢再多问什么,急急向东厢走去。
    但过了没多久,如玉又匆忙跑来。
    “禀王爷,韦公子他说不想来。”
    如玉在门外叫了几次,可是韦浩-就是不肯来,更不准她进入房间。他不知韦浩-是为了什么原因,也只好离开。
    “啧啧啧,还不快去安慰人家?”戚光昊用手肘撞独孤静一下,神情极为暖昧。这场好戏,可真是越来越精采了!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