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王爷的冤家 >

第四章

    自从韦浩-病好之后,独孤静似乎也发现自己对韦浩-的手段太过残忍,所以韦浩-不用再早起干活儿,整间静王府随他游玩闲晃,也不多加约束。
    韦浩-这下子可乐了,他一有空就到厨房去缠着王嫂,王嫂因为在家乡有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孙子,她见韦浩-嘴甜又可爱,自是一有好吃的便往他那儿塞,让韦浩-吃的眉开眼笑的;韦浩-原本就讨喜的性格和懂得说些好听话的嘴巴,在吃了那些可口精致的甜品后,说起话来更是比蜂蜜还甜了,整个王府的人都被他逗的心花怒放,直将这个可爱又有活力的小客人捧在手心里疼。
    不只王嫂疼他,福伯亦喜欢和韦浩-一老一小的坐在凉亭里聊天;韦浩-还和新来照顾花园且年纪相仿的园丁——孙翊,结为好友;至于阿山和阿虎那两个粗人?哈!早让他给收服,称兄道弟起来了。
    这段期间,独孤静只找过他一次,要他老老实实地把他如何到古代的始末交代完整。
    一来看在独孤静的态度还算谦卑的份上;二来再这样闹下去,他很可能连回去的微小希望都没了。
    所以,他乖乖的回答独孤静的所有问题……但,这可不代表他跟独孤静尽释前嫌!他可是一直在找机会报仇呢!自己要先和王府所有的的人都混熟了,一旦拟好什么好计划时,执行起来才方便!
    最近,他自如玉口中得知,独孤静不准任何人靠近他居住的东厢,这是如玉进来时就有的规矩了,她也不知原因为何。
    哼哼!想当然耳,那里头一定有蹊跷!依照连续剧上的定律,他不是在东厢房中藏了珍贵宝藏,就是在干见不得人的事。像他这么变态的双面性格,一定有人正在里头被他以及不人道的手法虐待!
    只要把东厢房的秘密揭穿了,自己就会握有独孤静的把柄,到时……嘿嘿,还怕他不听自己的话吗?
    甩开阿山和阿虎的跟随,韦浩-悄悄的独自一人溜进东厢去。
    听下人说起,独孤静今日一直待在东厢,不许有人去打扰,想也知道一定是正在进行不法勾当,当?”抓?”的话,他肯定赖不掉。
    只是,他站在长长的东厢走廊上,房间一间连着一间,独孤静到底在那里?安静的院落里一点声音都没有,要他如何找起?
    算了!韦浩-决定一间间仔细的偷看。
    他开始蹑手蹑脚的走在长廊上,尽量不发出任何声响的打开每扇门,从小小的门缝中察看是否有可疑的事情。
    越往里面走,房间就越精致,却空荡无人。韦浩-不仅暗骂这个独孤静未免太奢侈了,盖了这么多漂亮房间,也不让人住,是要养蚊子不成?想他在台北,住的是公寓,还得和老姐共享一间房呢!
    韦浩-一边嘀咕着,一边走进一间从外表看起来,就知道里头的装饰一定不凡的房间。隐约之间,好像还有奇怪的声音传出来。
    那声音断断续续的,但可以听出是女人的声音,像是尖叫,又像是快喘不过气似的,很怪;而且她还尖叫着我不行了……这一类的话,难道是被独孤静正施以酷刑?
    韦浩-的家庭十分单纯,父严母慈,却都非常保守;姐姐自然不会和他谈起男女间的情事。学校里的那群死党,在十六岁的年纪里,当然会好奇的偷渡些色情书刊开开眼界。但也就只有这样而已,书不会说话,当然不会告诉他这声音是在男女欢爱时所会发出的呻吟。
    因此,韦浩-认为里头的女人一定是饱受虐待,正在求饶,他想也不想,推开门就走了进去。
    这房间很大,装饰的非常华丽,有一道珠帘分隔了厅堂和内室,他听声音是自右边的拱门内传出,便不假思索的往右转,里头竟还有个小房间。
    “独孤静,你快给我……呃……”韦浩-原本打算大喝一声后,来个英雄救美的桥段的,但是他在看见里头的景象后,声音便卡在喉咙出不来了。
    只见一个浑身赤裸的女子,双腿缠在独孤静的腰上,她听见声音是还转过头来,她长的极为美艳,眉眼如丝,动人心神。而独孤静呢?他是未着寸缕的压在那女子身上,正用诧异的眼光看向韦浩-,目光逐渐转为凌厉。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就算没做过那种事,也知道现在是怎么一回事!看来自己并不是来解围,而是坏了人家?”好事”
    韦浩-尴尬的烫着一张脸,忙不迭的低头道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他一边说,一边往后退,退到珠帘外后,赶紧开了门就逃,还差点被脚下的绒毯绊了一交。
    这一次真的会死的很惨,一定要找一个可以躲藏的地方才行!
    韦浩-一离开那个房间,就死命的拔腿而奔,还一面回头看独孤静有没有追来。
    怎么办?躲到那儿才好?这整座王府都是独孤静的地盘,躲在那里都一定会被抓到,还不如想个实际一点的法子,例如:找个人说情?
    但是……要找谁?王嫂不管世事,只管煮饭;阿山和阿虎?怎么可能!那两头牛虽然和自己称兄道弟,但没好到替他挡下自己的主子;如玉不行,孙翊也不行……呐!福伯!独孤静似乎对福伯挺尊重的,应该可以吧?思及此,韦浩-马上飞奔去寻找这一线生机。
    “福伯——”
    正在前院扫洒的福伯大老远就听到他凄厉的叫喊,随即他向他扑来,差点没撞散他这把老骨头。
    “小-,莽莽撞撞的,做什么这么急呀?”福伯好不容易稳住身子,望着一脸害怕神情的韦浩-问到。
    “福伯,你一定要救我,要不然我会死的很……”话还没说完,后方的杀气就逼近了,韦浩-心头一惊,往后瞥了一眼……是独孤静,完了!
    “王爷。”福伯恭敬的福一福身。
    王爷看起来怎么非常生气?难道……他看向惨白着一张脸的韦浩-……原来如此,也只有他能让冷冰冰的王爷发这么大脾气吧!
    “福伯……救我……”韦浩-一溜烟的躲到福伯背后,这次他知道自己做错事,所以不敢理直气壮的向独孤静大吼大叫。
    “福伯,你别护着他。”独孤静寒着一张脸,看向瑟缩在福伯背后的韦浩-,“你给我过来!”
    “不要!”白痴才会去送死!
    听到韦浩-这样回话,独孤静脸色更加难看了。
    “王爷,小-他犯了什么错吗?”福伯看两人这么僵持着,赶紧出声打圆场。
    “私闯东?”独孤静冷冷的说。
    “这……”福伯叹了口气,这下他也没办法了,这规矩是老早就定下的,全府上上下下都知道,韦浩-却明知故犯,难怪王爷会生这么大的气。”小-,福伯也保不了你了。”
    “不要啦……”韦浩-泫然欲泣的扯着福伯的衣袖哀号,怎么连福伯都这么说?
    “你过来!”独孤静往前跨了一步,用力的把他扯离福伯的身后。
    看见独孤静真么粗暴的动作,福伯也吓了一跳,连忙替韦浩-说情,以免的他死的太难看。
    “王爷,小-他私闯东厢固然不该,但他是皇上托付的客人,您千万别……”
    “这个我自会拿捏。”
    言下之意,就是会手下留情,但留多少情?就不得而知了。
    独孤静用力的将他拖回书房,一路上韦浩-大喊大叫的,但……就是没人敢救他,只能目送他们离去。投以无限同情的目光
    唉!谁叫他老是惹王爷生气呢?
    “说!谁让你到东厢来的?”用力的把门甩上,独孤静看向满脸惊惧的韦浩-,“阿山,阿虎不看着你,是在做什么?”
    “不关他们的事!”韦浩-赶紧大声撇清,以免拖他们下水,“是……是我自己想去的……”他的声音在独孤静仿佛要吃人的目光下,越来越小。
    “哦?”独孤静冷着声音又问到:“你去东厢想做什么?”
    “逛逛……而已……”韦浩-再次看到独孤静杀人似的眼光,心头又一惊。
    说实话的话,一定会被宰了;不说的话,不知又会有何种残酷的暴行加诸在自己身上。该怎么办?
    “只是逛逛?”独孤静往前重重的跨了一步,“你当我三岁娃儿这么好骗?”
    他大声怒斥。
    算了……被独孤静的气势吓的倒退一步,韦浩-牙一咬,心一横,乖乖说实话。
    “就是去里头看看有什么秘密嘛!怎么,不行吗?”韦浩-壮着胆子吼回去:“谁知道你会在里头(那个)啊!你又没在外面挂个牌子写(办事中,请勿打扰)谁会知道!”
    见韦浩-这做错事的人,居然反过来指责自己不对时,独孤静不怒反笑。
    他走向前俯视韦浩-惨淡的脸,“听你这么说,那就是我有错在先了?是不是以后我要与人欢爱前,都得先你知会一声,免得害你又不小心进来参观?”
    听出独孤静话里的嘲讽意味,韦浩-不敢反讽回去,只得顺着他的话,“就是说嘛,要不然我也会很尴尬的……”
    话还没说完,他就又让独孤静给扔了出去。
    “混话,过没几日好日子,又开始嫌没事干吗?那很简单!”叫了几个下人过来,独孤静吩咐到:“带着去给如玉,让他跟着一起准备花宴!”
    “花?”是静王府每年都会有的盛宴,这盛宴只是独孤静邀请几位好友前来赏花饮酒,可席间的佳肴美味极为考究,丝毫不敢轻忽,与独孤静交游之人不多,却各有才学,皆是当今名士之流。
    四季花卉不同,所以四时的花宴亦有其别称;春季?”桃杏宴”,夏季?”柳荷宴”,秋日?”菊桂宴”,冬日则?”松梅宴”。
    原本王府的桃杏都被韦浩-拔去了嫩芽,所以无法举行桃杏宴;但是新聘请来的孙翊是护花高手,在他细心的照顾之下,桃杏奇迹似的以极快的速度再度抽芽,而满园的花草更以前所未有的旺盛生命力绽开,今年的花园反而比去年更美丽,才得以如期举行。
    可怜的韦浩-,又恢复悲惨的生活,擦桌扫地,累的半死。
    如玉听到他的遭遇,也不同情,还笑他是自作自受。阿山和阿虎又继续亦步亦趋的跟着,丝毫不敢松懈。只有王嫂,还是天天抽空替他做些好吃的食物,以慰他受伤的身心。
    今天,他终于得空到花园里找孙翊。这孙翊可好了,因为照顾花园有功,独孤静赏了他好多金银布帛。
    “唉……”韦浩-坐在石椅上,韦浩-叹了不知是第几口气。
    “怎么?还在为那件事不开心!”孙翊停下手边的工作,好心的问道。孙翊长的眉目清朗,神采奕奕,皮肤因为多在世外活动而略黑,看上去即健康又有活力。
    “我快累死了!从来没做过这么久的苦工,天天都像快累死了一样。”韦浩-有气无力的抱怨,已经半个月了,独孤静的气还没消,难到得再病一场,才能解脱这苦日子吗?
    “谁叫你要惹王爷生气。”孙翊耸耸肩,也不说些安慰的话。是韦浩-有错在先,怪的了谁呢?
    “呜……怎么每个人都这样说?居然没人安慰我!”韦浩-不高兴的噘起嘴,撒娇似的抱怨。
    孙翊见到他这般可爱的神情,心里怦然一动,他揽住韦浩-的肩,温柔的安慰道:“要不是我工作太忙,一定会帮你分担一些工作的。”
    闻言,韦浩-心头总算一暖。他开心一笑,拍拍孙翊的背,“好兄弟,你有这个心就够了。”还真是没交错朋友呢!
    看着韦浩-笑得灿烂的容颜,孙翊不禁有些痴了,他还想说什么,却有道脚步声接近了。
    “真是漂亮,嗯……不错!”来人一边走,一直欣赏着满园花卉,一直到看见坐着的两人,才停下脚步。
    “嗯?”戚光昊打量坐在石椅上的两人,看见韦浩-一头奇怪的头发后,了然的点点头。这就是独孤静在信中提到的,来自未来时空的韦浩-吧?他忍不住盯着他瞧了又瞧。
    韦浩-被他盯的很不自在,沉不住气的问道:“喂!你是谁呀?干嘛一直盯着我看?”
    戚光昊楞了一下,整个静王府都知道他是谁,因为每次花宴举行的前几日,他就会提前来到王府小住几日。就算韦浩-不知道自己是谁,那眼前这个仆役应该知晓,打声招呼吧?
    “说话啊?”韦浩-孤疑的澄着这个长相斯文,还一直摇着手中折扇的家伙,不说话是代表他是个可疑人物吗?
    “喔!”察觉自己还未回答他的问题,戚光昊歉然一笑,“在下戚光昊,是受邀来王府做客?”他很有礼貌的介绍自己。
    想不到独孤静如此变态,竟然还有如此斯文又风趣的朋友,他还真三生有幸,才能交到这样的朋友!
    当韦浩-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戚光昊后,他先是一呆,随即大笑出声,看来这两人可说是积怨深矣。
    “有什么好笑的!”韦浩-不高兴的问到。他可是看戚光昊人风趣又好相处,所以才好心的提醒他防着独孤静一点,别被他的外相给骗了。
    “没什么。”戚光昊笑笑的摇摇头,“多谢你提醒,我以后会小心点的。”
    “没错!你一定要多小心点,我这可是好心提醒你呢!”韦浩-慎重其事的再次叮咛。
    自那日和戚光昊在后园认识,两人便聊了起来。
    戚光昊见识多,什么都能讲的活灵活现的,天南地北皆能聊。难得遇到这么有趣的人,和先前认识的人都不大相同。自然和他高高兴兴的无话不谈。
    “对了,关于你和独孤静之间的恩怨,我还是不太清楚。”这么有趣的事,当然要问个清楚才行。独孤静一向喜怒不形于色,很难想象他在一怒之下,做出什么让韦浩-这么生气的事。
    “说道这个……”
    韦浩-本来一肚子气无处发泄,现在正好有机会一次骂个够,自然迫不及待痛批独孤静。
    韦浩-一边骂,戚光昊也很捧场的专心听着,还不时的加些意见,附和个几句;如此一来,韦浩-更乐了,王府里每个人都是仆役的身份,谁敢如此大胆的和他一起痛骂独孤静?现在来了个敢和他同仇敌忾的戚光昊,无疑是天降知音,让他足足把独孤静骂了个把钟头。
    听完这些事,戚光昊不住的在心中暗笑。
    骂人呆笨?因为生气而不给韦浩-吃饭?说他是矮子?把他绑起来喂药?更离谱的是还偷看韦浩-洗澡?这太夸张了吧?这是他认识的那个独孤静吗?
    “还有吗?”戚光昊想在听听看有什么趣事。
    “当然还有!”韦浩-马上大声的回道。那件事还造成他现在悲惨的境遇。”有一次,我不过是不小心在东厢看到他和,和……”韦浩-一想到哪个画面,他不禁羞红了脸,毕竟太煽情了,“我没告诉过别人,你也不能说出去喔!”
    “当然,当然,我最会保密的了。”想来一定是件了不得的事所以韦浩-才会说的如此神秘,戚光昊自是忙不迭的答应。
    “好,我告诉你。”韦浩-小声在戚光昊耳边说道,“上次我在东厢里,看到他正和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在做(那件事)。”韦浩-忿忿的评论,不自觉的大声嚷嚷了起来:“他真是个大色胚!而且还恼羞成怒的罚我做苦工,简直太过分了,敢做就不要怕人看嘛!”
    乍听到这件事,戚光昊呆了好一会儿。那女人不知?”红袖?”的朝云,还?”栖凤?”的香兰?不过,一样都很好笑。他知道独孤静有时会找这两位青楼名妓来家中作乐,但没想到竟会被韦浩-撞见,不知他当时是作何感想?
    “哈哈哈……”思及此,戚光昊再也憋不住笑意,放声大笑。
    这个韦浩-行事还真是古怪有趣,难怪会惹的独孤静没了先前的冰冷,多了些情绪,他竟没把韦浩-丢出王府,他修养变好了?
    “浩?”他忽然正色的对韦浩-说道:“我支持你的所有作为,如果你有什么难题或需要,尽管来找我,我一定帮你到底。”他向来是不会错过好戏的,所以……参一脚也挺好玩的。
    韦浩-感动看着戚光昊,这个认识不到几天的人,竟然愿意为他两肋插刀,要自己如何不能感动呢?有了这个好帮手,独孤静就准备受死吧!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