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王爷的冤家 >

第三章

    “什么?他生病了?”推开怀中柔若无骨的女子,独孤静脸色颇为惊讶。那个看来活力十足,整日又叫又骂的韦浩-病倒了?是自己做得太过分了吗?
    “是的。”阿山虽在门外,但仍是极为恭敬的低首,丝毫不敢对独孤静有不敬之意,“中午如玉送饭过去时,发现他额头烫得很。”
    今日韦浩-又偷懒不工作了?福伯的求情是情有可原的,但是居然连如玉都纵容他?
    “是谁啊,王也?”女子轻噘红唇,再次把姣好的身子向独孤静靠近。
    “伺候本王着衣。”独孤静冷声命令:“待会儿去向帐房拿钱,然后你就可以走了。”
    这女子是经?”红绣?”的名妓,被独孤静买了下来;他见她姿态撩人,在床上又能尽心服侍,所以便长找她到府里来,怎知她竟因此自以为是起来,居然想过问他的事,这令独孤静极为不悦。
    这名妓过惯了被男人高捧在上的日子,却偏偏搞不定这伪俊美无俦的静王爷。纵使被如此对待令她不满,但示若得罪这位大财主,后果更是不堪设想。所以,她脸上的愠色只是稍纵即逝,连忙下床替独孤静着衣。
    于是,主仆二人来到韦浩-居住的房间,大夫已经开好药方,如玉则在厨房看顾熬药的炉子。
    “他怎么了?”独孤静指指躺在床上,一脸倦容的韦浩。
    韦浩-虽病奄奄的,却一副想要冲上去咬人的恶狠模样。
    “禀王爷,这位公子因为数日来劳累,没有得到适度休息,再加上气候不定,才会染上风寒。好好休息几日后,应无大碍。”大夫恭敬的回答。
    独孤静点点头表示了解,他示意众人下去继续自己的工作后,才走到床边。
    韦浩-有气无力地白了他一眼,喉咙痛得让他无法出声,只能用目光表示自己的不满。
    独孤静轻笑一声,语气都是嘲弄,“唷,想不到你也会生病?真是弱不禁风。”
    韦浩-的声音就像糟老头般沙哑难听,一开口便觉喉咙像被火灼烧般疼痛;但是若不反驳,就不符合他的个性,“没关系,你尽管笑吧,等我病好了,一定狠狠地报复你!”要不是手脚无力,他铁定会冲上去揍他一顿。都是他那样的虐待,才还一向健壮的自己感冒!
    看韦浩-明明没有精神,连说话都显吃力,他却还是跟先前一样,只要稍受刺激就气得跳脚,一心只想反击。但这样不服输的硬脾气却不让人感到厌恶,尤其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反而让人心疼。
    这样的感觉只是稍纵即逝。因为在独孤静瞥见他气鼓着一张脸的表情后,玩心又起,他很想知道这个家伙还有多少的表情核反应是他没看过的。
    此时,如玉在外面轻声唤道:“启禀王爷,要已经煎好了。”
    “拿进来吧。”
    如玉推门进入,将药碗小心地捧在手上。
    她上前要喂韦浩-喝下,却被独孤静制止,“拿到桌上搁着,你先退下。”
    为什么不让韦浩为喝药?难道王爷真的如此讨厌他,不想让他得病赶快好起来?
    如玉虽然觉得疑惑,但是既是王爷的命令,自然是不敢违抗的,看来,只能等王爷不注意时,再偷偷替他煎一碗吧。唉,真是可怜,韦浩-哪里不犯,偏偏犯在王爷最在意的地方,看来一时三刻,王爷是不会消气的。
    如玉同情地看了韦浩-一眼,依令退出门外,关上房门,又只剩独孤静和韦浩-大眼瞪小眼。
    瞪着独孤静不怀好意的模样,韦浩-赶紧提高警觉。谁知独孤静竟绽出一抹美艳的微笑,那笑容将他美丽却冰冷的脸添上动人的光彩,眼波流转间,竟让韦浩-一时间看呆了。
    这个独孤静若是能收起那副冷冰冰的表情,一直维持这样的笑容,该有多好?
    敛起笑容,独孤静又恢复之前的冰冷,但可以清楚的看出他眼中的算计,他端起药碗,缓缓踱向韦浩。
    “喝,要不死在我王府中,多不吉利。”他将碗粗鲁地递到韦浩-面前命令道。
    韦浩-听着独孤静命令的口吻和话中的轻视,好不容易才有的好感,马上又荡然无存了。
    韦浩-的反应和独孤静的预期一模一样。
    “我才不屑喝!”傲然地把头一甩,韦浩-气到看也不看独孤静一眼,“我就是要病死来污染你的王府,还要变成厉鬼在这里一直赖下去,怎样,你管得着吗?”
    独孤静忍不住偷偷一笑,眼底尽是淘气,不过韦浩-无缘看到这难得?”奇景”,因为他现在一点都不想看到独孤静。
    人都已经很不舒服了,还要忍受他的冷嘲热讽和命令,他才不干!
    “阿山,阿虎。”
    独孤静突然出声唤道,而一直在守在门外的两人马上退门进入。
    “将他的手脚绑牢,别伤害他,但也别让他松脱。”独孤静如此对两人吩咐。
    听到这样的命令,阿山和阿虎的反应和如玉是一样的,他们非常同情地看了韦浩-一眼,但是王爷的命令不容违背,两人他上前去抓住拼命挣扎的韦浩。
    “作什么?放开我!”韦浩-死命地挣扎着,可是生病让他无力反抗,很快地就让阿山和阿虎制服,牢牢捆住。”该死!死独孤静、臭独孤静,快把本大爷放开……要不然、要不然……我一定会要你付出代价!我是说真的!”怒吼着丝毫没有威胁性的话,韦浩-只觉自己快气到昏过去了,这独孤静到底要怎样,为何把他绑起来!
    满意地点点头后,独孤静又支退两人。
    阿山和阿虎一边走,一边不时回头偷看被绑得斯紧的韦浩-,眼里都是不忍。王爷究竟要怎样惩治他?他可是个病人呀,年纪又小。不知为何,忠心的两人有一种为虎作伥的感觉……
    手脚不能动弹,但不代表可以封住他的嘴。韦浩-不住地咒骂,什么粗秽的字眼都出口了,可见他真的是气到极点,完全发唇枪舌战的潜能,之前臭骂独孤焰时,可没这等功夫。
    对于韦浩-的破口大骂,独孤静并不以为意,他只是将药碗端到床边坐下,笑得十分邪魅。
    “大混蛋!混账!你到底要作什么!”怒得涨红了脸,韦浩-仍然不死心地想要挣开缚着自己的绳索,这个独孤静在搞什么鬼!”没什么,让你喝药而已。”
    独孤静说得轻描淡写,韦浩-听得一肚子火。
    “妈的!我才不屑……唔!呜呜……”
    瞪大双眼,韦浩-双瞳仿佛要喷出火似的看着笑得开怀的独孤静。
    他发誓,如果他可以开口,他肯定会用世上最最恶毒的言词骂他,用最残酷的手段整他!但是,他现在什么都不能做,因为他的嘴正承受着悲惨的对待——强灌汤药。
    该死的独孤静,他竟然抓住他的下颚,强迫他张开嘴,要把那碗又苦、又难喝的汤汁死命地往他的嘴里灌!
    韦浩-气到半死,可是他无法再用目?”?”独孤静,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挣扎!浓稠的药汁,不断涌入他的嘴中,还有许多药汁因为来不及吞咽而沿着嘴角流下,将他的衣服湿了一大片。
    残忍的酷刑终于停止,韦浩-难过地猛咳嗽,独孤静则是笑笑地看着他。
    好不容易顺了气,韦浩-现在心中的暴怒已非三言两语可以形容。
    “你……你……”他气得浑身发抖,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更甭提刚才他在心中的誓言。
    “你既然喝过药,我也尽了一个主人善待客人的责任,接下来,你就好好休息,别再吵了。”独孤静动手去解开缚在韦浩-身上的绳索。
    韦浩-终于备好了一句台词,凝聚一口真气,用力地大声吼出:“休息你个头!有谁像你这么粗鲁地喂喝药!”
    他就在独孤静的耳边大吼,对方显然被他的大嗓门给震到。
    “啧!”独孤静皱起眉头,韦浩-的嗓门大到让人不敢恭维的地步,“有多少人渴望我如此对待他们,今天你算是走好运了。”
    他站起身,拍去自己身上的灰尘后,向外走去,完全不顾韦浩-因他的话而再次咬牙切齿的表情。
    想要自床上起身朝可恶的独孤静扑去,将他狠走一顿,但是对方脚底抹油的功夫却极为高明——这是韦浩-单方面如此认为的。
    因此,他只能在独孤静背后又用力地吼了一句:“独孤静,你给我记住!”
    ***************
    一出门,独孤静就看到围在门旁,用力竖起耳朵专心听着门内动静的一群人。
    “怎么了?”独孤静看着大家慌慌张张地找了身边可以用的对象,装作正在努力打扫,但是模样却极不自然,他一眼便可看穿。
    如玉正拿着抹布在擦旁边的一棵大树,阿山和阿虎则在厨房前蹲马步。
    “如玉你就照大夫的指示,依时熬要给他喝;阿山、阿虎,若他又不肯喝,就到书房来禀报。”独孤静冷冷地吩咐后,就踏着大步迅速离去。
    因为,他得赶紧去找个地方,好好地大笑一场。因为,不管是韦浩-的反应,还是那些仆役们刚才的行为,都太好笑了。感觉似乎很久没这么开怀过了,让那个调皮捣蛋的韦浩-住进来,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嘛。
    独孤静脸上的笑容,让好多看到他的家丁都惊讶得合不拢嘴。一向冰冷的王爷,怎么会连走路都在笑?
    而另一边,如玉他们三人看独孤静离去,就马上冲进去一探究竟,想看看里头的韦浩-是否无恙,可有缺手断脚的。
    三人已进入,都愣住了。韦浩-好好地躺着,因药效的关系,早已沉沉地睡着了。那刚才的争吵、刚才的声响呢?
    ***************
    本来就只是个小感冒,韦浩-如牛般健壮的身体在吃了两三帖药后就没事了。如玉更摆脱王嫂替他炖几盅滋补身体的药膳,让韦浩-补补身体。所以,他整日就开心地在床上吃吃喝喝的,享受难得的清闲。
    韦浩-抓起一只鸡腿,清淡的中药香味和着鲜美的肉味便扑鼻而来,令人食指大动。他大口地咬下去,真是美味呀!韦浩-一脸享受,有如置身天堂般的幸福表情。
    但是此时,一道开门声传来,他的房门被推开了。
    韦浩-看向来人,脸色马上为之一变,如临大敌,因为来人正是与他积怨已深的独孤静!
    “你来做什么?”韦浩-戒备地看向独孤静,手上还紧握着鸡腿。
    “探望病情。”独孤静对他的戒慎恐惧不以为意,径自走到桌边坐下,“看来王府里的食物还挺合你的胃口嘛,小心一直吃下去,娇小可爱的你就变成猪了。”
    这独孤静是存心来挑衅的?韦浩-原本的好心情全都荡然无存,他怒视一脸嘲讽的独孤静,手里则紧捏着那只好吃的鸡腿……他心里在挣扎,冲下床去,冲下床去就丧失了先发制人的良机,那……要不要用现在手中唯一握有?”武器”,出其不意地掷向来武功并不怎么高明的独孤静?
    这独孤静看起来那么像女子,就算福伯说他有练武,想来不过尔尔罢了。可是……暴殓天物啊!这鸡腿这么好吃,如何能说丢就丢呢?
    独孤静见韦浩-一脸挣扎的痛苦神色,竟没像以前一样反唇相讥,这也未免太无趣了,他来就是要看这个的呀,怎能无功而返?
    于是,独孤静又再次嘲弄:“怎么?在床上又吃又喝,持久了,连反应也跟猪一样迟钝了?”
    闻言,韦浩-想也不想,就将手上的鸡腿当成器,用力地向独孤静丢去。
    原本以为会正中他的门面,却只见独孤静机敏地一侧身子,鸡腿便自他耳畔呼啸而过,最后在他身后落下。
    独孤静先是一愣,随即笑了出来,笑容满是恶意的讥嘲。
    他优雅地站起身,缓步踱向韦浩。
    “怎么?你是病傻啦?竟想拿毫无杀伤力的食物砸我?”独孤静讥笑道。
    呜……失策!韦浩-懊恼不已。想不到这独孤静的反应竟是如此迅速,闪过他出其不意的一击。
    韦浩-悻悻然地一撇嘴,不甘示弱地反击,“可见你有多讨人厌,让人倒尽胃口,只想赶快将你赶出门。”
    “哦?”独孤静逼近韦浩-,嘴角还噙着一抹笑,“在我的王府里,你倒反客为主……”
    独孤静突然住嘴不再说话了,也皱起了眉头。
    这是什么味道?适才没注意到,现在离韦浩-机近,就感觉到有股臭味。目光往下落,独孤静看到韦浩-衣服上有一大片赃污,好像是前日自己逼他吃药时泼洒出来的,难道……他已有好几日没洗澡更衣了?
    看独孤静突然不说话,还盯着自己大皱眉头,韦浩-也觉奇怪。
    “干嘛?”韦浩-恶声恶气地问道。
    独孤静摇摇头,这家伙真是……”你有几日没洗澡了?”就算现在外头仍微有寒意,但是也不能因此就偷懒不洗吧?如玉都没发现吗?
    “要……要你管!”被这么一问,韦浩-也才想到,自那日做完工后,他就因为太累而没有沐浴,隔日又突然生病,一直到今日,他已有三天没洗了!连衣服也没换。看来,独孤静是闻到自己身上的臭味才会皱眉吧!
    思及此,韦浩-的脸就一红……好丢脸哪,自己现在一定臭气熏天吧!
    “你要脏是你家的事,我的确管不着,但是……”横了韦浩-一眼,独孤静满脸受不了的神色;他受不了臭味,更讨厌脏乱。”在我的王府里,不许有这么肮脏的人呆着!”他用力地把韦浩-自床上揪起,皱眉命令:“你马上就去将自己浑身上下洗得干干净净的!至少给我洗三遍!”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被独孤静自床上抓起,心里已经很不满,又听到他命令的口吻,韦浩-自是更加不愿遵从。
    “这由不得你!”
    独孤静不理会韦浩-的反抗,径自到门外吩咐下人去抬一大桶热水进来。
    转身看向韦浩维,独孤静双手环胸:“你是要我帮你脱衣服,然后把你丢下去,还是要自己来?”
    看向那桶冒着热气的热水,再看看独孤静冷酷的神色,直觉告诉韦浩-别再逞一时之勇,否则下场会更惨;况且他自己也受不了一身赃污,将身子弄干净才是上策。
    “我自己来啦!”韦浩-心有不甘地走向浴桶,伸手就要解下自己的衣带。眼角的余光突然瞄到独孤静,他竟还在一旁看着,有没有搞错?”你出去啦,干嘛看我脱衣服?”
    “怎么?都是男人,你别扭什么?”独孤静的唇畔不自觉的泛起一抹打趣的笑容。没想到韦浩-看来胆大妄为,岂知他竟不敢在男人面前宽衣?这倒有趣。
    抓起衣襟,韦浩-气到发抖,脸也涨成红色。这独孤静是铁了心不想走是吗?他是偷窥狂还是变态?
    “你们这些古认真奇怪!上个茅厕也要跟,洗个澡也不懂得回避,是有病不成?”
    很难得的,独孤静并没有因此脸色一变,他还是维持一样的神情,冷冷地开口威胁:“看来,你是要我帮你脱衣,是吗?”
    他说完就要动手,吓得韦浩-死命地阻挡他?”魔爪”。
    韦浩-惊惧地阻止,“不过……你要转过身去才行!”
    呜……想不到,居然要到古代来洗澡给人看,感觉上……好像在出卖另肉似的,真是莫大的侮辱啊!这个独孤静一定是变态!
    见韦浩-早已羞红的脸,手足无措得坚守最后一?”防线”,独孤静在心里暗笑够了后,决定不再逗他,很干脆地转过身去。
    “这样可以了吧?”
    没听到韦浩-的回答,只有衣物的掉落声,然后是水花的溅起声,想来韦浩-已经进到浴桶中了,所以,独孤静也转正了身子。
    可是,韦浩-只是刚进到桶子里,根本还没坐下。由于,他是背对着独孤静,所以整个背后的春光就让独孤静一览无遗。
    那景象不知为何,非常的诱人。光裸的背脊,肌肤细腻滋润,肩膀略微瘦削。可却光滑得让人想咬上一口。从颈项一直到腰背,线条非常地美丽动人,只可惜让浴桶遮去了大半,看不见其下?”绝佳风光”。
    韦浩-完全没注意到独孤静的偷窥,当他坐进温热的水中,将脸转过去后,见到独孤静正猛瞧着自己时,其反应的激烈是可想而知的。
    韦浩-先是一愣,随即发出尖叫声:“啊——啊-?”这个变态,他到底看多久了?”你这个混蛋!变态!色情狂!”他每骂一句,就用力地泼独孤静一瓢水,“不是要你转过去吗?你这个不守信用的小人!”
    韦浩-简直快气死了,他胡乱地将水用力破向独孤静,整个地板被溅得到处都是水;而独孤静被他这样毫无章法的乱泼,弄得狼狈不堪。
    “喂!”独孤静一边闪躲,一边叱道:“你泼够了没啊?”
    “不够!”韦浩-的手仍不停地独孤静泼水。要不是没穿衣服,他肯定冲过去在给他一顿拳脚。
    “都是男的,有什么关系!又没看到正面!”独孤静也生气了,房间太窄小了,让他无法顺利闪躲,所以他全身也湿透了。”你再泼下去,就没水洗澡了!”
    他往前一蹿,在抓住韦浩-的双手时,模样极为狼狈。
    看见独孤静这般可笑的样子,衣服湿了不说,脸上也都是水珠,头发更是凌乱地贴在他的颊边,完全没有之前的优雅喝从容不迫,韦浩-忍不住噗嗤一笑。
    独孤静讶然地看着韦浩-,这好像是自己第一次见到他的笑容,他颊边的梨窝很是可爱。
    独孤静登时看得屏住呼吸了。
    “活该!”没注意到独孤静难得的呆滞,韦浩-抽回被抓住的双手,扮了个鬼脸,“你是罪有应得!”
    这是韦浩-在睡觉之外,首次对自己展现如此轻松的一面吧?
    独孤静也不知。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