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王爷的冤家 >

第十章

    若照独孤静所言,明日就是月圆之日了。
    韦浩-倚着窗子,对着外头皎洁的月亮发起呆来。
    四周安静无声,只有哪哪的虫鸣和夜枭的叫声,使得这样的夜晚更显孤寂。
    他心中的不安和疑惑越来越大多,为什么越到分开的日子,独孤静就表现得益发镇定,完全不想挽留自己,还优闲的四处游山玩水?”采?”?相反的,自己则是一日比一日更不安,害怕的不是能否顺利回去,而是独孤静是否真的已不再爱自己。
    福伯和阿婆的话一直悬念于心。福伯要自己去抉择一个不会后悔的决定,但无论是家人或独孤静,他都难以定夺,即使已经到了这种时刻;阿婆则是要自己去想想她的境遇,再想想独孤静。可是,经过多日来所观察的,他实在不觉得独孤静会因为他而终生不再喜欢任何人,其实是自己会躲在棉被里偷偷哭泣吧?可恨的大色胚!他大概巴不得自己快点回去,这样一来,他又可以重回他风流快活的日子了。
    可是,不知为什么,他还是觉得有些对不起独孤静。因为他对自己付出这么多,但是自己什么都没能给他,到最后发现自己爱他爱得这么深时,独孤静却已被伤透心,不再爱恋自己了。这根本是自作自受嘛,可是他就是不甘心,因为都到这种时候了,独孤静竟还对自己不理不睬!
    不行!他才不要一个人在这里伤心难过,他也不要抱着受伤的心回丢,干脆去找独孤静说个清楚比较快!
    ***************
    韦浩-紧张的敲敲独孤静的房门,门随即就被打开了,独孤静显然也还没睡,他高大的身形倚在门边看着他。
    “我……”韦浩-吞吞吐吐的问道:“我可以进去吗?”
    呵!总算是主动来找自己了。
    独孤静故件淡漠,“可以,不过别太久,我很累。”他让开一步让韦浩-进去。
    什么嘛!耍什么大牌!韦浩-心里有些不高兴,但还是进房坐下。
    独孤静也坐了下来,“有什么事吗?”
    绞着手指,韦浩-却不知从何说起,总不能劈头就间独孤静还喜不喜欢他吧?
    看见韦浩-欲言又止的窘态,独孤静索性打了个呵欠,“你若没事,就回房睡吧,我今日四处闲晃了好久,也很累呢!”
    “你和谁出去了?”韦浩-试探性的问道。
    “我没有必要向你报告我的行踪吧?”独孤静微微一笑,笑得有礼又疏离。
    听到独孤静这样回答,韦浩-打从一进门所受到的委屈,还有这几日下来累积的醋意和怒火,全都一并爆发了。
    韦浩-气得站起身来,走到独孤静的面前。
    “到底是哪一个?”是那个长相秀气的?还是那个看来还算可爱的?或者是又有新的女人黏上来?
    笑笑的摇摇头,独孤静仍是不愿回答,他又丢了一句令韦浩-气炸的话。
    “这些你应该管不着吧?”
    “我为什么不能管?”韦浩-大吼。
    “你已经选择离去,我也就不用再对你负起任何的责任,所以我高兴和谁在一起,是我自己的事,与你没有关系。”独孤静冷淡的说道。
    “为什么没有关系?”韦浩-气得抓住独孤静的衣襟用力往上一提,“你说,你到底在外面拈花惹草了几个人?”他扯开嗓门地质问,简直就像是在逼问在外偷腥的丈夫。
    “唔……”独孤静竟也真的努力算了起来,“五个……不对,应该是七个……咦?又好象不是……”
    “我告诉你,是十二个!”韦浩-讲得咬牙切齿,也更加用力的揪住独孤静的衣襟,“我有了你之后,连最爱的小文也舍弃了,而你居然……”
    “我并没有背着你乱来啊。”独孤静抓住韦浩-的手,将他扯离自己已经被揉皱的衣襟,“在我们还没分手时,我一直不曾找过别人。但是,现在是你主动要断绝我们的关系,我是个正常男人,自然会有欲望要纾解。”
    独孤静说得轻松,韦浩-却听得怒火直窜。
    “我也有啊!”想到自己之前在马车上的那种蠢反应,韦浩-只觉得自己羞愤又难堪,“又不是只有你……”他委屈的红了眼眶。
    “你可以去找别人,我并没有限制你……”独孤静双手一摊。
    “我就是不要嘛!”韦浩-开始抹掉眼角的泪水,“不分平!为什么你可以,我就没有办法……”为什么独孤静都有一群人自动送上门,而自己却乏人问津……不对,这不是重点,而是自己真的好气,气自己只对独孤静有反应,而独孤静却是谁都可以!
    “什么?”独孤静被韦浩-不清不楚的话弄得一头雾水。
    “呜……”泪水如同断线珍珠般不断掉落,韦浩-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而如此难过,只知道心头五味杂陈,但是最明显的是心酸。”我要你抱我……”
    闻言,独孤静又是一愣。
    “咦?”他没料到韦浩-居然会拉下脸来求自己碰他。
    见独孤静居然没有动作,韦浩-也不知所措。对于自己忽然蹦出的那句话,他也觉得羞耻;但是独孤静没有反应,更让他难堪。
    两人就这样僵持了好一会儿,最后韦浩-一咬牙,整个人一屁股的坐到独孤静的腿上。
    “抱我啊,你不是说你要纾解,我也想要啊。”韦浩-涨红着脸,搂着独孤静的颈子吼道:“快一点啊,这样不是刚好?你想要,我也想要!”
    独孤静盯着韦浩-发烫的脸蛋看了好一阵子,他并没有听到韦浩-说出自己想听的话,所以……还是先按兵不动吧。
    “我是想要。”独孤静拉下韦浩-搂着自己的手,“但对象并不一定是你。”
    ***************
    韦浩-的脑海里轰的一声,乱成了一片,他只觉得胸口一片空荡荡的,更没有办法去思考。只有一句话不断在脑海中回响着——我是想要,但对象不一定是你。
    独孤静真的不要自己了?
    韦浩-呆滞的看着独孤静许久,最后他突然嚎啕大哭起来。
    “你不要我了?呜……”韦浩-大声地哭吼着:“你明明说我是特别的,还说你喜欢我!”愤怒的拳头点点的落在独孤静的胸膛上,韦浩-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亏我那么爱你,你居然那么快就不要我了!呜……你说!你是看上哪一个!”
    强忍下想要将哭得伤心欲绝的韦浩-揽进怀里的冲动,独孤静只是垂着手不理会韦浩-的哭闹。
    韦浩-索性凑上去拼命吻独孤静,希望独孤静还会回吻自己。但是他却因此更慌了,因为独孤静根本不为所动,完全不同以前的热情。紧抓着独孤静衣襟的手已因用力过度而泛白了,韦浩-颤抖着想去碰独孤静的欲望,却被他一把抓住手,不让他继续下去。
    幸好自己及时阻止了韦浩-的挑逗,独孤静在心中暗自松了口气。
    真是好险,自己可不是圣人君子,会对韦浩-的触摸毫无反应。如果自己因一时间忍不住了,那这几日的努力不就白费了。
    “很抱歉。”独孤静的嘴角勾起一个生疏的浅笑,“你这样做会让我觉得不舒服,也请你从我腿上下来。”否则他这样乱动乱扭,着实让自己很难把持得住呢!
    没想到自己主动的索求居然得到如此伤人的响应!韦浩-伤心的垂下头,静默不语。
    瞧韦浩-突然低下头不再说话,独孤静也有些疑惑。他原本以为照这样的局势看来,韦浩-接下来的动作应该是死搂着自己,嚷着不和自己分开才对啊,怎么他竟安静了下来?
    独孤静低下头想要看清韦浩-的脸。讵料韦浩-突地抬起头,差点撞到独孤静的下颚。
    只见韦浩-满脸泪痕,一双大眼也肿得像核桃似的;他紧抿着唇,盯着独孤静瞧了好久、好久,却仍是一句话也不说。
    “呃……”独孤静这下子也不知下一步该如何做了,情势已完全在他的掌控之外。所以,他也只能呆呆地凝视着韦浩。
    然后,独孤静看见韦浩-的眼里彷佛窜起一苗充斥着怒气的火光——它逐渐地延烧开来,成为燎原之火。
    原本紧抿的唇变成咬牙切齿,韦浩-自独孤静的腿上跳下,然后……他抄起之前坐的椅子,劈头就向独孤静掷去。
    那张沉甸甸的椅子,少说也有五、六斤重,它来势汹汹的朝独孤静那张俊脸飞去。
    独孤静连忙往后一仰来闪过那张椅子,用脚勾住桌脚以免连人带椅地跌倒。
    当独孤静再度坐稳身子时,已是汗流浃背,冷汗涔涔。
    开玩笑,那可不是先前的鸡腿耶,而且还在这么近的距离朝自己砸来,能够闪过还真是谢天谢地!
    就在独孤静惊魂甫定,暗自庆幸之时,韦浩-终于开口了。
    “你别得意!”韦浩-见椅子没砸中独孤静那张招蜂引蝶的俊脸,胸中的怒气翻腾得更加汹涌,他动作迅速地夺门而出,“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见韦浩-突然冲出去,独孤静也连忙跟了出去。
    呃……他这帖药是不是下得太重了?小-又要做什?”惊人之?”了?该不会是要拿刀子来手刃亲夫吧?
    只见韦浩-冲进房里,不知拿了些什么东西出来,但至少可以确定不是亮晃晃的刀子。
    韦浩-冷冷的扫了站在门边的独孤静一眼,随即他就往外头奔去。
    ***************
    韦浩-一边跑,一边恼怒的想着,独孤静想甩掉他?哼,他才不要让他称心如意!居然在抱了自己、让自己整颗心都陷下去后,才想要一拍两散!他每日每夜都在苦恼难过,还为了不能回报独狐静而懊悔不已,看来自己是让人给糟蹋好意了!
    以前都是独孤静热情的索求自己,现在他居然敢说自己的碰触让他觉得不舒服!怎么,到底谁才是色迷迷的登徒子啊?
    思及此,韦浩-奔得更急,一眨眼,他就来到那座神秘的山崖,他站立在崖边,山风将他的衣袖吹得翻飘飞舞。
    随后赶到的独孤静看见韦浩-居然站立在崖边,他的一颗心彷佛霎时停止跳动般。老天!小-怎么站在山崖上?那底下就是深谷啊!月圆之日还未到,现在他若跌下去,铁定是会粉身碎骨的!
    夜里的山风强劲,一阵风吹来,吹得韦浩-的身子摇晃了下。
    独孤静骇得提气唤这:“小-,快过来!”天哪,小-该不会是想以死来表示他的怒火和不甘吧?让他吃醋只是一极手段,自己并不是真的不再爱他了啊!
    独孤静连忙往前踏了几步,想要阻止韦浩-做傻事。
    “哼!”韦浩-完全不理会独孤静,他冷冷瞥过头去,然后身形一动——
    “小-!”独孤静大喊一声,他往前一踪,想要抓住那似乎要跌落山下的纤弱身子。
    他迅速的伸出手,却让韦浩-给格开了……咦?怎么韦浩-还好端端的站着?只是,手上的那堆东西全不见了。
    “你……”独孤静喘着气,语调不稳的问道:“你刚刚……”不是要跳崖吗?
    只见韦浩-秀眉一竖,恶狠狠的朝独孤静的方向踏前一步,不再站在陡峭的崖边,“想甩了我?天下没这等便宜事!”他咬牙切齿的说道。
    “咦?”独孤静的黑眸中尽是不解。
    “你是想等我回去后,就开始天天寻花问柳,是吗?”韦浩-戳着独孤静的胸膛怒道:“你是不是想着,反正对我早就厌了,所以我回去,正好称了你的意?”韦浩-突然扬起一抹自鸣得意的神情,“我偏偏就不顺你的意,我偏偏就要赖定你,怎样?”
    哼,他不回去了,他就是要对独孤静死缠烂打的,让他以后的日子里都被自己牢牢看着,不能在外面乱来!所以,他把所有从二十一世纪带来的东西全丢了,这下子就算独孤静是用八人大轿来抬,也送不走自己了!
    独孤静原本满是疑惑的目光转为了然,最后他轻笑出声。小-,终于自动留下来了。
    ***************
    “你笑什么?”韦浩-瞪着笑停开怀的独孤静。
    他的笑意中好象还有点邪恶?可是自己在报复他耶,为什么忽然有种屈居下风、自动跳进陷阱的感觉?
    独孤静往前踏了一步,将韦浩-整个人纳入自己的怀中,紧紧的抱住。
    “你总算是肯留下了,小。”独孤静满足的吁一口气,“这就没枉费我花这么多的心思。”
    啥?独孤静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韦浩-呆愣的任由独孤静轻啄自己的唇,思绪一下子转不过来。
    难道……
    倏地瞠大眼,韦浩-一把将独孤静由自己身上推开。
    “你骗我!”
    独孤静俊美的脸上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猜对了。”他将韦浩-重新拥入怀中,无视他的挣扎,“小-,你好会吃醋呢,害我差点招架不住了。”
    原来……原来从头到尾,自己都让独孤静怖下的陷阱给耍了!
    韦浩-气得本想破口大骂,但,他随即想到一件事。
    “你和那个男的……是真的还是假的?”韦浩-沉声问道。
    “呵……”早就知道他肯定会问,独孤静亲亲他的脸后,才解释:“他是真的想要勾引我,但是进房后,我和他达成协议,我给了他一笔钱要他帮忙演戏。”
    原来,那个男的是看上独孤静衣饰华贵又长相俊雅,纵使不能鱼与熊掌兼得,有些外快赚赚也是不错的。
    那自己听到的那些声音不就是他们两人所假装出来的?这一路上独孤静和别人眉来眼去的一切,也全是假的?他这一路上独自生着闷气、吃着飞醋,丢脸的主动要求独孤静,甚至还为此而下定决心不回去,这……都是独孤静算计的结果?
    韦浩-的脸绷得死紧,而独孤静则是在一旁猛陪笑脸。
    “生气啦?”
    不生气……才怪!
    火大的韦浩-一拳就要朝独孤静招呼过去,却被他一把抓住;独孤静俯身就想吻韦浩-,却让他用力踩了一脚,只好乖乖地放开手。
    刚刚还哭着要自己抱他,现在知道事情的始末了,就变了个脸啦?
    “大骗子!你别想再碰我了。”是回不去了,可是他也不想这么快原谅这个卑鄙的小人!他一扭头,打算来个眼不见为净。
    孰料,才走没几步,韦浩-就让独孤静自后头拦腰抱起。
    “做什么!”
    韦浩-两脚不断乱踢,想要踹开独孤静,却都让他巧妙的避了开。
    韦浩-涨红着脸大吼道:“放开我,我还在生气!”
    “好啦,别再乱吼了。”独孤静踏着轻快的脚步,抱着韦浩-往屋子走去,“我就乖乖的让你缠上一辈子,这总行了吧?”
    忆起适才因为吃醋而脱口而出的话,韦浩-红着脸大声抗辩:“你少臭美!”
    “好吧,那就我以身相许,赖定你了,可以吧?”
    “不要!”
    “可是你刚刚明明一直吵着说要的啊。”独孤静轻笑的逗他。
    “我……”羞得全身发热,韦浩-还是怒斥道:“我才没有,是你幻听……”
    “别再为这种事嚷嚷了,留点体力吧。”
    此时独孤静已经将韦浩-抱入内室,将他放倒在床上,他依旧维持浅笑,但眸中却晕染上一层情欲。
    “接下来,才是重点……”他吻住韦浩-柔软的唇,品味刚才就想要重温的滋味,“如果你当真那么想叫,就从现在开始吧……我会让你一整晚也停不下来。”
    韦浩-想开口骂些什么,却又让独孤静温柔的封住口;诱惑的情欲挑动心中的渴望,瞬间填满之前他一直因猜疑而不安的心房。
    算了,都留下来了,如果不找张长期饭票,好象也不行。
    缓缓张开手臂,韦浩-终于主动拥着这个奸诈又老爱欺负自己的恋人。
    房外,山风细细,鸟鸣轻轻……呃,门好象又忘记关了……
    《本书完》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