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夫君给我负责到底 >

第九章

    “爹、娘,我要去荡秋千。”
    才刚习完字,婉儿又忍不住往游乐园的方向奔去。
    “婉儿,别这么贪玩,你就不能像个女孩玩玩娃娃吗?”老是看她在别苑跑来跑去,一点姑娘家的文静气质都没,江玮凌还真是担心。
    “别操心,女孩大了自然就会秀气些。”萧晔倒是看得很开,“何况你不是说婉儿拥有契丹人豪迈的血液吗?”
    “说归说,还是要她克制点嘛!都是你宠坏她了。”江玮凌摇摇头。
    “你不要想太多,在你们那时代不是都爱说顺其自然、只要我喜欢有什么下可以?”他笑得畅意,“只要不是太任性,这点我倒是认同。”
    “看来婉儿有你这个爹,会更不像姑娘家了。”江玮凌摇摇头,“我昨天向阿周嫂学了刺绣,挺好玩的,我决定带着婉儿一起学,总不能任由她将来变成一个嫁不出去的姑娘吧?豪爽是可以,但是贪玩我就下允了。”
    “玮凌。”他握住她的手,“能欣赏我们婉儿优点的人,才是值得她爱的男人。”
    “她才七岁,说得好像她明天就要嫁人似的。”看他愈说愈像真的,江玮凌忍不住掩嘴一笑。
    “时间过得可快了,很快婉儿就该嫁人了。”他揽住她的肩,“好吧!就依你,让她学学女红也好,我们去看看她。”
    两人走到游乐园,可让他们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婉儿居然不见了!
    “婉儿呢?”江玮凌慌张的四处搜寻着。
    萧晔立即拔身飞到树梢,看着方圆数里内有没有任何的风吹草动。
    他的胸口起伏着,心底的急促绝对不亚于江玮凌!
    到底是谁?是谁劫走了婉儿?
    “萧晔,你可看到什么了?”江玮凌心急如焚的问道。
    蓦然,一道黑影在远方闪现,萧晔猛一提气,立刻朝前施展轻功而去。
    “萧晔,等我……”江玮凌在底下不停追着,她的叫声惊动了正在后头休息的护卫。
    “夫人,你怎么了?”奎风立刻追上她。
    “婉儿被坏人劫走了,将军已经去追。”她捂着脸,难过痛哭着,“到底是谁……是谁劫走我的婉儿?”
    “夫人别急,我们马上去追。”奎风和数名护卫立刻提气狂追,渐渐在江玮凌眼前消失无踪。
    直到她跑累了,瘫在地上,“好恨我自己,为什么我不会武功,为什么我救不了婉儿?”
    “夫人……你怎么了?”阿周爷爷和阿周嫂也跟着追来,惊见夫人倒在地上,立刻上前扶起她。
    “婉儿被劫,我却无能为力,你们说我是不是好没用。”江玮凌好恨自己连一点儿办法都没。
    “小姐被劫?!”阿周夫妇倒抽口气,也跟着忧焚起来,想起婉儿的天真善良与可爱,都忍不住湿了眼眶,“可恶,是谁干的好事?”
    “不知道……”她的心好乱。
    “八成是杨子岗的土匪!”阿周爷爷虽然只是在别苑看守的下人,但是对于将军成天在忙些什么事,他都看在眼底。
    “杨子岗?!”她愕然地问道:“告诉我,杨子岗在哪儿,我要去救婉儿。”
    “夫人,你不能去呀!”怎能让夫人冒险呢?
    “为什么?”她不解地问。
    “那里可危险了,夫人又不会武功,这么做太冒险了!”阿周夫妇被她的话吓出一身冷汗。
    “可是……”
    江玮凌懊恼的想,没错,她就是不会武功,在这里显得特别没用,真怀疑她还能做什么?
    “夫人,你就别急了,将军和护卫都去救小姐了,很快就会有好消息的。”阿周嫂也心急,但也只能极力安抚了。
    江玮凌看着他们,心底不知转着什么念头,久久才说道:“我知道了。”
    “夫人先回别苑吧!”
    在阿周嫂的搀扶下,她只好先行返回,但是她的心早已随着萧晔与婉儿不知飞哪儿去了。
    就这么,她从午后一直等到天色暗下,却仍不见他们回来,心底的纠结与焦虑不是言语可以形容的。
    “夫人,你一整天什么都没吃,身体怎么吃得消呀?”阿周嫂见江玮凌一整天连水都没喝,不放心地赶紧煮了碗粥,“你用一点吧!”
    “谢谢。”她无神地说。
    “夫人……”
    “搁着吧!”江玮凌捂着脸,难受得哭了。
    阿周嫂仍不放心地说:“可是……”
    “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吸吸鼻子,江玮凌强忍的泪再也控制不住的决堤。
    直到阿周嫂离开后,她再也无法等待下去,眼看已近深夜,该是她行动的时候了。
    看着窗外一片寂静,看来大家都因为担心萧晔和婉儿而撑到很晚才就寝。
    江玮凌偷偷推开房门,沿着围篱慢慢朝外走去,即便知道此行凶多吉少,也可能没什么帮助,但是她已不想再枯等下去。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江玮凌依稀记得曾听阿周爷爷提及杨子岗是在靠近中京的那座山上,于是她顺着回中京的路前去。
    一直走到天亮,她已是精疲力竭,好不容易看见一名菜贩经过,她立即上前问道:“这位大叔,请问杨子岗怎么走?”
    “姑娘,你要去杨子岗?”菜贩脸色瞬变。
    “对,你知道怎么走吗?”她心急地又问。
    “那儿可是土匪的窝,你一个姑娘家去那儿做什么?”菜贩可不希望她误入匪窝。
    “我女儿在他们手上,我要去救回我女儿,拜托你告诉我。”江玮凌吸吸鼻子。
    “老天,他们还挟持孩子呀?”他瞪大眼。
    “对,所以请你一定要告诉我,求求你了。”
    菜贩叹口气,“好,我告诉你,但劝你还是去衙门报官,请官爷们去抓人比较安全些。”跟着,他便指向东边那座山,“看见没?上头冒着烟的就是杨子岗,幸好山势不高,否则可难行了。”
    “谢谢大叔。”她看看那座山,深吸口气,决定孤注一掷了。
    然而山路崎岖,每一步都艰苦难行,才走不到一个时辰,她额上已布满汗水。
    萧晔、婉儿,我就要来了,就算是死也要和你们在一块儿。
    她努力振起精神,尽管双脚发麻、无力,还是奋力向前,突然,有道人影落在她面前,吓了她一跳!
    “你是……”她认出对方了,“杨梁!”
    “哈……没想到美丽的姑娘仍然记得我,真是令在下受宠若惊。”他下怀好意的笑脸让江玮凌看了忍不住作呕。
    她挺起胸膛,无畏地望着他,“快把我女儿交出来,还有萧晔呢?他人在哪里?”
    “别紧张,他们很好。”他邪恶的目光下停上下打量她,“说真的,我还真不相信你有这么大一个女儿了。”
    “这不关你的事,快放了他们。”她已是心急如焚。
    “办不到。”说着,他竟勒住她的脖子,令她动弹不得,“你简直是自投罗网,既然如此,我怎能让你离开?哈……”
    “要杀要剐都随你,只求你放了婉儿,她不过是个孩子呀!”江玮凌全身紧绷,脖子被他勒着,就快不能呼吸了。
    “我不可能放了她,但是你若要见她,我倒可以成全你,乖乖跟我走吧!”
    杨梁强行将她带回寨子里。
    将人带回后,他将她丢在大堂上就离开了。
    江玮凌一抬头,却看见杨蔷笑眯眯的坐在主位上。
    “真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江玮凌深吸口气,“你若恨我尽管冲着我来,不要找孩子出气。”
    “我们哪时候找孩子出气了?”她笑得吊诡。
    “没……没有吗?”江玮凌怀疑地锁起眉心,“婉儿呢?”
    “你女儿不在这里。”杨蔷挑眉一笑。
    “你说婉儿不在这里?可是明明是你们将她掳走!”何况杨梁刚刚也承认了。
    “哦?你是亲眼看见了?那你说说是哪个人将你的女儿给掳走?”杨蔷扯开红蠢滥的唇,“来人哪!将这女人给关起来。”
    江玮凌瞪大眼,“你要关我可以,但请让我跟婉儿在一起。”
    “我说过你女儿不在这里,是你笨,怪得了谁呢?”在杨蔷夸张的笑声中,江玮凌被关入铁笼里。
    坐在铁笼里,她紧紧抱着自己,内心除了着急还有着浓浓的后悔,就怕自己莽撞的行为会带给萧晔更大的危机……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萧晔一路跟踪劫走婉儿的人,最后跟到江桥府五王爷的府邸。
    直到夜深,他才和奎风一块儿潜入,劈昏看守婉儿的护卫,将他连同婉儿一块儿带回别苑。
    “什么?夫人不见了?!”当萧晔天亮回到别苑,居然听见这个震惊的消息。
    “都是我不好……是我多嘴。”阿周爷爷直想掴自己耳光。
    “你对她说了什么?”萧晔蹙起眉。
    “我说……小姐很可能被杨子岗的土匪抓走,我猜……夫人一定是去那里了。”阿周爷爷自责地说:“就由我去找夫人吧!”
    “等一下。”萧晔喊住他,深吸口气,眯起眸道:“你们守在这里,我亲自出马去找。”说完,他连休息都没,直接启程。
    “将军,我跟你去。”奎风立即说道。
    “你留下,如果我明天仍没回来,你再带人过去看看,我不想激怒杨家兄妹,还是得以救人为先。”萧晔指示。
    “可是将军人单势孤的……”奎风怎能安心呢?
    “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拍拍他的肩,萧晔的身影便消失在门口,无论阿周爷爷和奎风怎么喊都没用。
    当萧晔一离开别苑,便施以轻功朝杨子岗的方向而去。
    约莫一个时辰,萧晔便抵达杨子岗山顶,潜藏在寨子外的草丛中。
    没想到他们大白天也点着火炬,他甚至发现有间屋子外头聚满了人,莫非玮凌被关在里面?
    可是凭杨梁奸佞狡猾的个性,那很可能是个陷阱!
    只是,心急如焚的他管不了这许多,只观察了会儿,他便举剑直冲而去,先制服了看门的几个人,接着朝木门用力一踢,“玮凌,你在里面吗?”
    数支箭赫然从屋内射出,所幸被他敏捷的闪过。
    该死,果真是个陷阱!
    “萧晔,没想到你这个残废还挺不赖的嘛!”杨梁适时现身,被他抓在手中的人就是江玮凌。
    “晔,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江玮凌红着眼,看着他为了救她陷入危险中。
    “别这么说,那家伙没对你怎么样吧?”萧晔扬声问道。
    “没有,婉儿呢?”她一心挂念婉儿的安危。
    “她很好,你别担心,你放心,我会救出你的。”萧晔眯起眸,一步步小心地走近。
    “萧晔,不要不自量力了,你真以为你打得过我哥?”杨蔷也现身了。
    “是男人就单独对决。”萧晔冷声说道:“快把我妻子给放了!”
    “哈……真是痴人说梦话,要对决可以,但是要我放了她是不可能的。走,咱们就到杨子岗二峰口较量吧!”说着,杨梁便将江玮凌给用力一提,朝二峰口而去。
    “可恶!”萧晔也立即拔身而起。
    直到二峰口,杨梁才停下来,由于高度太高、他的速度又太快,江玮凌压根撑不住,人已昏厥。
    萧晔看着她苍白的小脸,既心急又恼怒,“她都昏过去了,你还要怎么对她?”
    “呵!我当然要好好利用她了。”杨梁从袖内抽出短刀抵在她喉头,“来人啊!”
    一名隐藏在暗处的弓箭手立即现身。
    杨梁把江玮凌丢到地上,“看好她,待会儿我和萧晔决战的时候,找机会让他一箭毙命。”
    “是,寨主。”弓箭手领命道。
    杨梁立刻来到萧晔面前,“不是要决斗吗?来吧!”
    “你这个小人!”萧晔恨恨地眯起眸。
    “纳命来吧!哈哈哈……”杨梁等这一刻可是等了好久,今天终于等到他了。
    他狂笑着,立即对萧晔出招。
    萧晔迅速闪身,躲过他的攻势,突然两边山壁发出一阵怪声,数支毒银针从山壁的细缝射出,他及时往上跃起,避开毒针的袭击。
    “杨梁,没想到你为了杀我还当真是用心良苦呀!”萧晔冷笑道。
    “是呀!不只这些,你可要小心了。”他捡起石头往另一个机关口投射过去,下一会儿,又有数十支银针射出,可同样被萧晔给闪过。
    见状,杨梁气得脸色发黑。
    “既然杀不了你,那我只好杀了她!”
    杨梁假意要对江玮凌出手,趁萧晔分心之际,迅速朝他发出暗器。
    “啊……”萧晔误中他的圈套,身中毒镖。
    “哈……萧晔,你已经中了毒镖,别再运气了,否则毒液蔓延全身,你就没救了。”杨梁笑得好佞。
    这时昏过去的江玮凌慢慢苏醒过来,她揉着太阳穴,这才想起之前发生的事!
    眼看身前的弓箭手对准萧晔准备发箭,她立刻搬起一旁的大石,悄悄接近他,用力往他头上砸下!
    “呃!”弓箭手因这一击而倒地不起。
    江玮凌立刻扔了石头,咬着手指,嘴底直嚷道:“我不是故意的,谁教你要杀了我丈夫。”
    她再看向不远处缠斗的两人,只见萧晔站立不稳,像是受伤了,而杨梁正一步步逼近他!
    “不……”她心慌的轻喊着。
    突然,她瞥见弓箭手手里的弓箭,毫不犹豫的拿起弓箭,现在能救萧晔的就只有她了。
    江玮凌将弓箭对准杨梁,但是她的手却该死的直发抖,“不能抖、不能抖呀!”她不停的告诉自己,最后才稍稍平稳下来。
    当杨梁举刀正要砍向萧晔之际,她不由闭上眼将箭射出去——
    箭矢直直射入杨梁的胸口!
    杨梁完全没料到自己会中箭,举刀的手一松,刀子立即落地,人也倒地不起。
    萧晔错愕的看向箭射来的方向,没想到站在那里拿着弓的人竟是江玮凌!
    他想喊她、叫她,可是体内毒性已渐渐发作,不一会儿眼前已变得模糊,下一刻便完全不省人事。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