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夫君给我负责到底 >

第八章

    或许是因为坐了一整天的马车,江玮凌这一睡直到一个时辰后才醒来,而且还是被婉儿给摇醒的。
    “娘,你真会睡。”婉儿边摇边说,“这间房间好奇怪,怎么跟我们以前住的地方有点像、又有点不像。”
    她笑着拍拍婉儿的手,“婉儿真聪明呢!”
    “可是这里都没有电视。”她噘起小嘴,看来最不适应的就是少了卡通可以看。
    “这么说你想回去啰?”
    “才不要,回去就见不到爹,我不要回去。”可爱的小脑袋瓜直摇晃着,活像个拨浪鼓。
    江玮凌微微一笑,摸摸她的脑袋,“我知道你喜欢爹。”
    “可是爹才刚到这儿又离开了,爹说晚上才回来。”她撒娇的噘起小嘴,“娘,陪我玩好不好?”
    “好呀!你想玩什么?”她微笑地问。
    “阿周爷爷说他会射箭,我们去学射箭好不好?”婉儿才刚到就已经和别苑的下人们混熟了。
    江玮凌笑开嘴,算是败给她了。
    “好,我们就去学射箭。”虽然她表面正经,但事实上要比婉儿还兴奋。
    起床后整整发,再换件轻便的衣裳,她便和婉儿一块儿到外头去。
    “阿周奶奶……”婉儿奔向正在扫地的阿周嫂,“阿周爷爷呢?”
    “小姐,阿周爷爷到后山去采野菜了。”阿周嫂慈蔼地笑说。
    江玮凌走了过来,“婉儿要阿周爷爷教她射箭,我们这就过去了。”
    “射箭引那我去帮你们准备弓箭。”阿周嫂走进屋里拿了弓和箭,“这个给你们带着。”
    “谢谢阿周嫂,那我们走了。”江玮凌一手拿着弓箭、一手牵着婉儿往后山走去。
    走到后山,就看见阿周爷爷蹲在菜圃里摘菜。
    “阿周爷爷……”婉儿跑了过去,“教我们射箭好不好?”
    “小姐,你还真是说到做到,连一刻都没忘了。”阿周爷爷笑着走近江玮凌,“夫人,弓箭让我拿吧!”
    “婉儿玩性重,要请你多担待了。”江玮凌笑说。
    “哪儿的话,夫人和小姐请跟我来吧!”在阿周爷爷的带领下,三人一块儿来到山坡下的那块空地。
    “阿周爷爷,你先教我好了,等我学会了再教婉儿。”江玮凌自告奋勇。
    “夫人也要学?”阿周爷爷瞪大眼,接着像是理解似的笑了笑,“好,就让夫人先来。”
    “我该怎么做呢?”江玮凌兴奋地上前,接过弓和箭。
    “弓要拿稳,记得要抵在肩头……”阿周爷爷仔细的教导。
    江玮凌和婉儿非常认真的学习,连太阳下山都没有察觉。
    直到天色将暗,萧晔这才找到她们母女,“你们在干嘛?”
    “爹,你回来了!我们在射箭,娘好笨,一直射不中。”婉儿开心的拍手。
    萧晔看着远远的箭靶上,居然连一支箭都没!“你都没射呀?”
    “娘射了一整筒。”婉儿拿起空空的筒子套在头上。
    萧晔见了,忍不住笑了出来,“婉儿,不要再取笑你娘了。”他将筒子给拿起。
    “萧晔,怎么连你也取笑我!”江玮凌咬着唇,一脸颓丧。
    “我并没取笑你,只不过射这么多支箭都没有命中,这个机率也太低了。”想不笑,可是萧晔一想到那画面还是忍不住笑了。
    “好过分。”江玮凌噘着小嘴,眉头皱得像毛毛虫。
    阿周爷爷见状,立刻朝婉儿挥挥手要她过来,然后抱着她悄悄的离开了。
    “怎么突然想学射箭?”他笑着将她掉落鬓边的发勾到耳后。
    “人家就是想学嘛!总不能来这里却什么都不会,可是我好像真的没有射箭的细胞。”她很不满意自己。
    “应该说还不熟悉,所谓热能生巧。”笑过后再安慰,连他都觉得太对不起她。
    “你不要安慰我了,反正我就是笨,本来还想学会再教婉儿的。”她重重又叹了口气。
    “没关系,我教你。”他上前捡起数支箭,回到她身边,“手伸直,紧抵肩窝,不要紧张,最重要的是瞄准目标……”
    “这些阿周爷爷都教我了。”她还是没信心。
    “再试一次,”他抿唇一笑,“在心底告诉自己,一定可以射中靶心。”
    江玮凌终于笑了,依他所教的去做,对准、拉弓、放手,一气呵成!
    咻——
    她紧闭着眼,而后慢慢张开,不敢相信的瞪大眼,“天……我射中红心了,那真是我射的吗?”
    “当然。”他递给她一个赞美的微笑,不过她刚刚那一箭能射中红心,也有点“瞎猫碰到死耗子”的运气。
    只是,这句话他打死都不敢说。
    “哇!真的耶!你说要对自己有信心才能表现得好,一点也没错。”她开心地直拍手。“我还要再试几箭。”
    但是接下来她的运气就没这么好了,几箭下来几乎连靶都沾不到,就算射中了也离红心太远!
    “怎么会这样?”她好失望。
    “别难过,天色暗了看不清楚,没射中也是正常的,我们回去吧!该用晚膳了。”萧晔拿过她手中的弓,和她一起回别苑。
    “我不会气馁的,一定要学会射箭不可。”她深吸口气说。
    “会的,我们得住上好一段时日,别急。”他笑望着她,“我会负责教会你。”
    “对了,你下午上哪儿去了?”
    “我去找几个官场上的友人,请求他们的协助。”他单手负背朝前走。
    “协助?!”她不解。
    “嗯,一起合作削去杨梁兄妹的势力。”他回头对她笑了笑,“这事你不用操心,我会处理。”
    两人一同走进苑内,经过厨房时,闻到一股饭菜香。
    “好香喔!”江玮凌忍不住说。
    “饿了吧!走,我们直接去膳房。”萧晔宠溺一笑,带着她往膳房走去。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萧晔当真带着妻女离开后就不再回来,杨蔷即便在将军府中要脾气也得不到任何结果,于是找了天回到杨子岗。
    “你说萧晔带着那女人离开了?”杨梁拧起眉,“他们去哪儿子?”
    “我问了,但是府邸里的人都像是串通好似的,一问三不知,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简直气死我了。”
    “萧晔只带着妻女离开吗?”杨梁眯起眸盘算着。
    “不是,听说还有护卫跟丫鬟。”杨蔷握紧举,“我发誓一定要查出他们的下落!”
    “既然萧晔这么狠,那我们只好通知五王爷,得行动了。”他升起阴险的念头。
    权势果真会将人心蒙蔽。
    “你们打算怎么做?”杨蔷好奇地问。
    “把他心爱的女人劫走,这将是他的致命伤。”杨梁说时脸上挂着奸佞的笑。
    “得了吧!”杨蔷冷冷一哼,“我倒觉得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哥,你喜欢任何女人都没关系,但是绝不要把江玮凌带到我面前。”
    “原来她叫江玮凌!”杨梁吹了声口哨,还真是兴味十足。
    “是不是不论我说什么都没用?”见老哥这副样子,她重重叹了口气,“你知不知道她是怎么挑衅我的?”
    “哈……太妙了!”他只差没鼓掌叫好,“竟然有女人敢挑衅你,要我不佩服都难。”
    “你呀!中毒太深了!”
    “你哥这辈子没真心喜欢过哪个女人,你就别啰唆了行吗?”
    为了江玮凌,杨家兄妹几乎反目。
    “是,我不理你,也不参与意见,行了吧?”她睨了他一眼,“你要拿个女人要胁萧晔交出兵权,可能吗?”
    “为什么不可能?”他压低嗓说:“我听到一个消息,那女人是从未来世界来的,这不是很珍奇吗?”
    “天呀!这种事你也相信?她不是说了她是汉女。”
    “我去过中原,见识过那里的女人,她有着不同于那些女人的气质,可爱、直接、不伪装,你瞧她走路的姿势没?很率真,没有汉女的造作。”杨梁眯起双眸,可说是已将江玮凌给看穿了。
    “呵!那我希望你是对的。”杨蔷压根听不下去,她以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望着哥哥,“希望当你发现她什么都不是的时候,可以收回自己的心。”
    说完,她便想往外走,杨梁见状于是问道:“你要去哪儿?”
    “回威赫将军府,我可不想认输。”杨蔷傲气凌人的抬起下巴,“至少我得过过做客的瘾。”
    “帮我打听他们到底躲哪儿去,有消息立即通知我。”杨梁得早点掌握萧晔的藏身之处。
    “放心吧!”杨蔷丢下这句话后便离开了。
    如今她什么都不想,一心只想扳倒江玮凌。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江玮凌一早起床就不见萧晔。
    原以为他又忙于公事,可当她走出屋子,却有了个新奇的发现!
    “你们在做什么?”
    只见萧晔和奎风与几名护卫正忙着搬运木头,敲敲打打的钉着钉子。
    “忘了吗?我不是说了,要给婉儿做个游乐园。”他挥挥汗,已成独臂将军的他,身手依然矫捷。
    “什么?你还真的要做。”她惊奇地看着他们即将完成的玩意,虽然比现代的游乐场还差得远,不过倒有几分野战游乐场的味道,婉儿看了一定会喜欢。
    “我既然答应她,又怎能骗孩子呢?”他勾唇一笑。
    “你还真是个好爹爹,累吗?”她上前替他拭了拭汗水。
    “不累,只要想起婉儿开心的神情,我就很欣慰了。”他举起右手挥了挥汗水,肩上扛着的是为人父的责任。
    江玮凌看在眼中,立刻奔进厨房向阿周嫂要来一颗水柚,洗净它,将皮削下剁成丝,接着又烧了壶热水。
    “夫人,你要做什么?”阿周嫂不解地问。
    “我本来想煮柠檬水,但这儿没柠檬,可以用水柚代替,多喝可以强健身体。”江玮凌笑笑地说。
    “原来如此。”阿周嫂意会地点点头。
    水滚之后,江玮凌立即将削成丝状的柚皮和冰糖放入,小火滚个半刻钟,而后便熄了火,将这茶给提了出去。
    “大家辛苦了,来喝点柚茶。”她倒了几杯递给萧晔以及护卫们。
    “何必这么忙?我们有水喝。”萧晔见她一个人提着热水出来,雪地又湿又滑,还真为她担心。
    “这个不一样,是我亲自煮的,你们喝喝看。”江玮凌甜甜笑着。
    大伙见她这么有心,都感激的立即端起柚茶喝下。
    “谢谢夫人,这茶真香,喝了神清气爽,似乎还有点饿了。”
    “哈……”萧晔也道:“是呀!大家都累了,吃点儿点心吧!”
    “点心来了。”阿周嫂将刚做好的大烙饼给端出来,“这个配上夫人的柚茶正合呢!”
    “听你这么说,我更饿了。”萧晔要大伙一起坐下共享。
    不过,护卫们都不想当碍眼的人,拿了烙饼与柚茶,纷纷转移阵地,到后面边喝边聊去。
    “你把府邸的护卫都带来这儿保护我和婉儿,府邸怎么办?”江玮凌知道他的担心。
    “将军府在中京,没人敢闹事,你放心。”他眯起眸,“我只担心我们这一消失,杨家兄妹不会罢休,肯定会找到这里。”
    “我不怕,虽然我不会武功,可也不是好欺负的。”她挺直背脊,“婉儿也是。”
    “哈……看得出来,有其母必有其女。”
    “不,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她很像你,或许血液中拥有契丹人的因子,难道你没发现她的身手很灵活?这是我所没有的。”她笑着说。
    “哦!你是说她有练武的资质?”他从没想过要教婉儿武功。
    “对,就是这样。”
    “你愿意让她学吗?”他以为她不愿。
    “当然愿意,在这里敌人太多,我希望她有能力保护自己。”婉儿还小,正是调教的好时机。
    江玮凌这几天想过,如果她们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就不会带给他负担。
    “好,改天我就开始教婉儿武功。”他点点头,表示赞同。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在萧晔的指挥下,几天后游乐园终于完成,而最开心的莫过于婉儿了。
    每天起床后,婉儿就跟着萧晔习武,接着就是读书时间,午后便是她最开心的时刻了。
    荡秋千、溜滑梯、穿越绳索、木桶障碍,让她玩得不亦乐乎。
    此时,江玮凌正在灶房帮忙,萧晔则在一旁看顾婉儿,见她不时回头对他挥挥手、开怀甜笑,令他感到未曾有过的恬淡幸福。
    “禀将军,南院大王捎信来了。”
    奎风将一封秘密信柬送王他手中。
    萧晔赶紧打开信,望着上头的暗语,他立刻明白了。
    “将军,怎么样?”奎风心急地问。
    “南院大王已做好准备,随时可以与我们会合。”萧晔勾起唇,“我们的人呢?可不能输给他。”
    “一切都已准备妥当,请将军放心。”奎风拱手道。
    “那就好。”
    “将军,听说五王爷跟杨梁走得很近,请将军小心。”奎风将属下的发现告知萧晔。
    “你是指江桥府的五王爷?”萧晔蓦地一震,“真该死,我怎么没想到五王爷的可疑呢?”
    一年多前的叛变就跟五王爷有关,只因找不到证据,可汗不好治罪,只好让他继续嚣张下去。
    “好,我知道了,你下去吧!”才要将信柬放入袖袋,突然,他发现里头还有样东西,倒出一看,是张图画。
    上头画着两个绑着辫子的女孩,手牵手一同去上学……萧晔已经知道这画是出自谁之手。
    想必耶律乔毅了解这信柬的隐密性,所以只让宋艾画了图给玮凌,可以想见那丫头看见这画后会有多感动了。
    “晔,吃晚膳了。”江玮凌正巧过来。
    萧晔点点头,转向游乐园喊着婉儿,“婉儿,吃饭了。”
    “我来了……”婉儿开心的奔了过来。
    江玮凌牵起她的手,“走,娘先带你去洗洗手。”
    望着她们母女俩如出一辙的可爱笑容,萧晔不禁勾起一抹笑,却没注意到门外有两个鬼鬼祟祟的男人。
    洗完手,婉儿开心的奔到膳房用膳,江玮凌则待在灶房帮忙阿周嫂收拾。
    “夫人,你去用膳吧!这儿交给我就行。”阿周嫂见她直忙碌着,实在不好意思。
    “没关系,你不是有事要到镇上吗?赶紧去吃晚膳,好早点出发。”江玮凌体贴地说。
    “那?!好吧!夫人也赶紧去用膳吧!”
    “我会的。”看着阿周嫂离开后,江玮凌又继续整理灶房,这时萧晔走了进来,悄悄来到她身后,搂住她的腰身。
    “怎么还不去用膳?”
    “我打理好就去。”她笑笑说:“你呢?怎不去?”
    “有样东西要给你看。”他倚在桌边,笑容里藏着一抹促狭。
    “什么东西这么神秘?”她好奇的问。
    “喏,这个给你。”他掏出那张图。
    “这是……”她疑惑的接过手,打开一它,先是震住,而后开心得又跳又叫,“是宋艾!是宋艾……”
    萧晔笑看她兴奋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快告诉我。”江玮凌激动的抓住他的肩问道。
    “是耶律乔毅寄给我的。”他柔魅的轻抚她带笑的脸蛋。
    “这么说宋艾知道我来这里了,是不是?”江玮凌都快掉出泪来。
    “对,她知道了。”萧晔点点头,半眯着眸看着她那激动的小脸。
    “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看你这么开心,我还真有些吃味儿。”他绽出意味深长的微笑。
    “为什么吃味儿?”她不明白。
    “等我见到宋艾,一定要请求她别抢走你。”他毫不掩饰自己的占有欲。
    “宋艾是我的朋友,而你是我的丈夫呀!怎能相提并论呢?”她很认真地说道。
    他伸出右手将她拥进怀中,“对,我是你的相公,所以我定会尽所能保护你和婉儿,哪个人敢欺负你们,我绝对绝对不会放过他。”
    江玮凌倚在他怀中,幸福的笑开,“我知道,我相信你。”
    萧晔深深嗅闻她的发香,将她锁得更紧,这时,一阵怪异声响从她腹中发出,“咕噜噜……”
    “呵!你饿了?”
    “讨厌。”她小巧的眉一皱,轻轻推开他,难为情地直朝灶房外奔去。
    萧晔笑着快步追上。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