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夫君给我负责到底 >

第十章

    “将军现在情况如何了?”
    见大夫从房里走出来,江玮凌立刻上前问道。
    “还好将军自行点穴防止毒性扩散,所以毒性虽强,但还不至于威胁性命,我想过一会儿将军就会清醒了。”大夫详尽解说后又问:“谁要跟我去药铺抓药?”
    “我去。”阿周爷爷说道。
    “请跟我来。”就在他们离开后,江玮凌定进房间。
    方才大夫为萧晔祛毒、拔箭、挖除烂肉,担心她无法承受那血淋淋的一幕,于是要她在房门外等着。
    此刻,见萧晔静静地躺在炕上,她的心终于安下。
    坐在床畔,她轻柔地为他拭去额上汗水,心疼的望着他略显苍白的脸色。
    “玮凌……”就在她颓丧地叹了口气时,突然听见萧晔喊她的声音。
    她激动地看着他,眼泪枫出眼眶,“你没事吧?有没有哪儿不舒服?快告诉我……”
    “我很好。”他缓缓睁开眼,伸出手握住她的,“你呢?可有受伤?”
    “我没事。”她抹去泪,“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
    “不,是你救了我,若不是你,或许我早被杨梁给杀了。”萧晔用拇指轻轻拂去她的泪痕。
    “当时我只是想碰运气,我好害怕自己射偏了,误伤到你。”江玮凌余悸犹存。
    “事实证明你的箭术真的不错,所以就不要再胡思乱想了。”他轻扯笑痕,安抚她。
    江玮凌看着看着,忍不住又哭了。
    “哭什么?”
    “我好开心……好开心你还活着。”如果他出了事,她一定也活不下去。
    “小傻瓜!”他感动的直瞅着她的小脸,“对了,婉儿呢?”
    他挂念着疼爱的女儿。
    “她刚刚一直在外头陪我等着大夫为你疗伤,因为困了,花兰带她回房睡觉去了。”她拿起他粗实的大手,轻轻在颊边磨擦着。
    “能不能告诉我,接下来发生什么事了?”
    “什么事?”她不懂他想知道什么。
    “我中毒后昏迷不醒,最后是怎么回来的?”
    “是奎风护卫送你回来的,他因为不放心,领着一些人到杨子岗,找到了我们,这才将你背了回来。”她露出笑容,“如今杨家兄妹都已经被制伏,是不是已经没有敌人了?”
    萧晔蹙起眉峰,摇摇头说:“没这么简单,不过杨子岗此刻已无主子,正是发兵剿平他们的最佳时机。算算时间,耶律乔毅也快到了,到时候再出兵,胜算会大一些。”
    “你的意思是宋艾也会来?”江玮凌露出惊喜的笑容,“如果坏人都抓起来了,我们就可以过着安稳幸福的日子了!”
    “玮凌,在这里暗藏着许多危险,你是真觉得幸福吗?”萧晔好怕她不开心,不想待在这里。
    “笨蛋,我是真心说幸福,你不信呀?”她皱起小巧的眉。
    “我信,我只是怕委屈你了。”他轻抚上她柔白的纤细容颜。
    “你别想太多了,你刚醒来,好好休息,我去看看阿周爷爷回来没?得赶紧去帮你煎药才行。”江玮凌站起,在他颊上印了一吻后快步定了出去。
    望着她纤柔的背影,萧晔唇边挂着的微笑更加魅惑了。
    他决定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一定要好好陪陪她,这次前来别苑美其名是为了她和婉儿,但他能陪她的时间却是少之又少呀!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萧晔体内的毒性终于全部祛除,已可以走出屋外练功,好尽快恢复体力。
    “爹,你的身体好了吗?”婉儿在他身旁转着。
    “爹好多了,婉儿呢?这两天有没有好好读书,爹交给你的卷子都写了没?”虽然宠她,但他对她的指导可不曾忽视。
    “都写好了。”她眨着大眼直看着他。“那我可以去玩了吗?”
    “可以,不过别跑远了。”上次的事件让他不得不更加谨慎。
    “爹爹别怕,我身上有竹笛,如果有陌生人接近我,我就吹竹笛。”她边跑边回头对萧晔挥挥挂在脖子上的竹笛,这竹笛是阿周爷爷特地做给她的。
    婉儿跑到别苑外,突然,她看见一辆马车直朝别苑而来,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便朝那儿跑了过去。
    马夫见一名小女孩往这儿来,立刻拉紧缰绳,紧急停下车。
    一名少年立即从车上跃下,望着她那灵活的大眼,“你是谁?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
    “我叫婉儿,你又是谁?”婉儿对他眨着大眼,直望着眼前的大哥哥。
    “我叫耶律克。”他双手负背地在她身旁转了几圈,“你还真小,几岁了?”
    “七岁了。”
    “耶律克,你不要这样,会吓坏人家小姑娘。”宋艾抱着甫满两岁的女儿步下马车,跟在她身后的便是耶律乔毅。
    “是,婶婶。”宋艾之前是耶律克的夫子,在嫁给耶律乔毅之后就成为他的婶婶了。
    “耶律乔毅!你们来了!”
    萧晔接到手下的禀报,也出门相迎。
    “萧晔……”耶律乔毅见他终于从创伤中走出来,不再因为身体的残缺而逃避,着实为他高兴呀!
    两个男人给予彼此一个大大的拥抱,不难看出两人深厚的情谊。
    双方热络的寒暄。
    同时间,也往这里走来的江玮凌就呆站在树下;而宋艾心有灵犀的往那儿一看,就这瞬间,时间像停止般,半晌,两人相互奔向对方——
    “真是你,宋艾。”江玮凌开心的抱着她,发现她手里多个娃儿,“你的孩子?”
    “嗯。”宋艾笑着点点头,“真不公平,我们差不多同时怀孕,可你的孩子都七岁了。”
    “所以我受的苦比你多呀!”江玮凌开着玩笑,又看向她怀里的娃娃,“也是女儿吗?好可爱。”
    “好了,就别在这里罚站,大伙进去里头休息吧!”萧晔立即领着一行人步进别苑。
    贵客临门,阿周夫妇立刻摆上好酒好菜,顿时欢乐的气氛满溢……
    然而欢笑团聚过后,便得开始进行正事,剿灭叛贼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耶律乔毅的大兵一到,联合萧晔的人马,势力强大的兵马一举攻上杨子岗。
    虽然山上的土匪众多,但是在杨家兄妹被擒之后已成一盘散沙,没三两下工夫便一举歼灭。
    现在就只剩下五王爷逍遥在外了。
    不过,萧晔与耶律乔毅这次的剿匪行动可是背着可汗进行的,于是他们在生擒五王爷之前,一道前往王殿请求可汗原谅。
    回到威赫将军府等待消息的江玮凌与宋艾可说是心急如焚,就不知可汗是否会怪罪他们?
    “玮凌,你不要一直来回踱步,我的头都昏了。”宋艾瞅着她。
    “难道你不担心?”江玮凌坐了下来。
    “担心也没用呀!我们只能静待消息。”宋艾走近她,“我刚来这里的时候也是被这儿动不动就会掉脑袋的情况弄得是既紧张又无奈,真怕自己年纪轻轻就心脏病发,可是现在已经习惯了。”
    “习惯了?”江玮凌抚额一叹,“真是服了你。”
    这时,花兰急匆匆的跑了来!
    “夫人,将军回来了!”花兰一得到消息立刻过来报喜。
    “太好了!玮凌,我们快出去瞧瞧。花兰,小芃就拜托你照顾了。”宋艾指着在床上睡得正香的女儿。
    “是!”
    就当她们来到大厅,果真见到萧晔与耶律乔毅已坐在位子上品茗。
    “你们没事了?”江玮凌急问着。
    “是没事了,因为那帮歹人罪证确凿,可汗要袒护他们也难了。”萧晔笑着说道。
    “那就好。”江玮凌和宋艾同时松了口气。
    “那么五王爷那边呢?”宋艾想起此人。
    “事实上也就是因为他,我们才确定没事。”耶律乔毅扬起唇线,“看来他并没有我们所想象的深不可测。”
    “怎么说?”江玮凌张着一双大眼。
    “就在我们入殿请罪时,正好五王爷也来了。我们请求暂避,哪知道五王爷一入内就跪地坦承罪状,我万万没想到他会不打自招。”
    “或许他是以为你们已握有罪证,这才先招认。”江玮凌开心笑说:“还真是不能做坏事呢!”
    “可汗后来怎么处置他呢?”
    “废除官职、终生监禁,让他留下那条老命。”萧晔深提口气,“事情已臻圆满,我看今儿个就在府邸办个热闹的庆功宴吧!”
    “好耶!就办个庆功宴,大伙已经好久没这么开心了。”宋艾立刻举双手赞成,并对耶律乔毅说:“喝的酒就让我们准备吧!”
    “这有什么问题。”耶律乔毅便对爱妻说:“那我们先回南院旧府,那边的酒窖有不少好酒,我先去瞧瞧。”
    “好,那我们先过去,马上回来。”
    看着他们夫妻俩恩爱离去的身影,江玮凌走向萧晔,“我们也去园子里走走好吗?入春后,园子里开了些花。”
    “真的?花开了!”这阵子该忙的事太多,对于许多事都忽略了。
    “是呀!”江玮凌勾住他的臂膀,“走,去看看花草,能让心情变好喔!”
    “不用看花车,光看你心情就会变好。”他笑着将她锁近身。
    “你哟!就只会贫嘴。”她低首掩嘴一笑,“快走啦!”
    两人来到后花园,果真,远远地就已闻到属于春的芳芬气息。
    “奇怪,我记得以前这园里没有这么多花呀?”虽然他常经过这里,但从未注意过,何时这片园子变得如此色彩缤纷了?
    “你完全都不管府邸里其它事,就只知道忙公事。”江玮凌不依地睨着他,“这些都是我亲自去买来栽种的。”
    “哦!这么说是有人在跟我抗议我忽略她啰?”他扯笑望着她,沉吟会儿才说:“嗯……最近正好有闲,我们就去江南玩玩吧!”
    “真的可以?”她眸心一亮。
    “我哪时候骗过你了?不过江南很大,就不知我心爱的娘子想去哪儿呢?”他走到旁边的亭子里,看着她沉吟思考的俏模样。
    江玮凌喃喃说着,“苏杭应该不错……不管,我都要去。”
    他笑着摇摇头,“有时候看你真的和婉儿一个样。”
    “什么意思?”她眉心微拧。
    “玩性一样重呀!”萧晔爽朗的笑道,笑望她那张柔媚中又不失淘气的小脸。
    “什么嘛!说穿了就是指我贪玩啰?那就别去了,我从头到尾可没提过要去江南。”可恶,将她的好心情全都破坏了。
    “生气了?”他走向她,目光柔魅,“逗你的,这么容易生气?”
    “辛辛苦苦跟你来这儿,一开始你不认我,现在还取笑我,我当然生气了,这样好了,我想回去台湾看看,你带我去,说不定到了老家,我可以找到回去二十一世纪的方法。”江玮凌一对细眉绞成一团。
    “好,好,是我不对,我不够体贴、不够温柔,你要去哪儿都行,就是不能去台湾。”他将她揽在胸前。
    “你真舍不得我吗?”她抬头瞅着他,“老实告诉我,在这里你有没有情人?”
    “有呀!”
    “什么?”她惊愕的抬起脸。
    “这么紧张干嘛?我说的情人就是你。”见她这么在意自己,萧晔十分愉悦。
    “只有我?”她眼珠子轻转了下,“真的只有我?那在我之前呢?”
    “在你之前?”他抿唇笑着,“要从哪时候说起?”
    “天!意思是多不可数啰?”她深提口气,“可有因为我而遗弃的女人呢?你说呀!”
    “如果有,你要把我拱手让人吗?”真不懂这女人在想什么。
    “真有吗?难怪我一直觉得怪怪的,既然有个杨蔷,就表示还有别人。”江玮凌难过的踢着脚边的石头,“好几次我和花兰去市集,就老看见一些三姑六婆对我指指点点,原来是这个缘故。”
    “玮凌,我只是跟你开玩笑而已。”他绕到她面前,“我承认过去有不少女人觊觎我,但我从没给过任何一个人承诺,只有你……你这个特别的女人。”
    他紧抱住她,“别再胡思乱想了,街坊那些三姑六婆之所以对你指指点点,是因为听说你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这对她们而言当然是茶余饭后的好话题。”
    “她们怎么知道?”她好讶异,“难怪杨梁也这么问我。”
    “俗话说纸包不住火,只要有点风声,消息就会不陉而走。”他淡淡笑说。
    “所以没有人因为我抢走你而恨我啰?”她妍丽的容颜扬起笑容。
    “傻瓜,这里只有爱你的人,没有恨你的人。”萧晔眯起眸,拥抱她的力道猛然加重,“我爱你、整个府邸里的人都爱你,所以……永远都别离开我。”
    说真的,他也怕,怕她和婉儿会突然消失,但他不愿去想,深怕真有发生的一天。
    “怎么了?”她头一次感觉到他的紧张。
    “……没什么。”他不愿说出自己的忧虑。
    “怕我会突然消失?”江玮凌甜甜一笑,“放心,只要元分不出现,我就不会回去。”
    “要是他出现呢?”萧晔这下巴不得元分一辈子都不出现。
    “你不用太紧张,我……”怎么搞的嘛!都怪自己爱问,也把他弄得紧张兮兮的。
    “爹、娘,这位大哥哥好厉害,他帮我抓了好多蛐蛐儿呢!”婉儿跑了过来,而她的小手则拉着耶律克。
    “蛐蛐儿?”江玮凌看着婉儿手上网里的东西。
    “是她要我抓的,我不抓她就不放我离开,但抓了之后才发现她还是不放我走。”耶律克一脸无奈。
    萧晔见了,笑着拍拍婉儿的脸,“喜欢耶律克是吗?”
    “是呀!我好喜欢耶律哥哥。”小婉儿天真地说。
    “天呀!我可不想让她喜欢。”耶律克倒吸口气,但立即又解释,“我也不是讨厌她啦!我只是不喜欢被缠着。”
    江玮凌理解地蹲在婉儿面前,说道:“婉儿乖,哥哥有事要去做,你不能一直抓着人家不放,以后他就不敢来我们家做客了。”
    “哥哥要离开吗?”婉儿看着耶津克。
    “对,他们只是来住一阵子,过几天就会回西京的。”江玮凌将婉儿的头发轻轻撩到耳后。
    “耶律哥哥,你要离开吗?”婉儿一副快哭的样子。
    “对呀!”耶律克点点头。
    “人家不依……”婉儿嘴一扁,哭着往后面跑了去。
    “婉儿……”江玮凌心一急,想去追却被耶律克喊住。
    “我去找她好了,虽然她有点烦,但还是挺可爱的。”走了几步,他又绕过来,从衣襟内掏出一封信柬,“这封信是刚刚我在后山练功时,一个长辈请我交给你们的。”
    将信柬交给他们之后,耶律克就直接追婉儿去了。
    “该不会是元分?”萧晔迫不及待的将手中的信柬打开。
    江玮凌跟着趋上前看,“是元分吗?里面写些什么?”
    萧晔在抽出纸条的同时,竟拉出一条链子,“这……这是我送你的白玉坠炼。”
    她赶紧接过手,开心地说:“真的是……快为我戴上。”
    萧晔温柔的为她戴上,“原来它一直在元分那儿,看看他信上写些什么。”
    他心急地将纸条打开,一边看着信,表情显得激动,让江玮凌一颗心也跟着紧东起来,“到底怎么样……”
    “没事了,元分说这里是你和宋艾永远的归处,你们不会再离开了。”
    “真是这样?”她瞠大眼。
    “是的。”
    江玮凌故意叹口气,“那以后如果你再欺负我,我就没地方去了,得一直待在这里被你欺负耶!”
    “我哪时候欺负过你?可都是你欺负我呢!”他逼近她的小脸,“套句你们那里的话,我可是新新好男人。”
    “哦?那你说你会怎么待我?好让我放心呀!”她可爱一笑。
    “我这辈子一定疼妻、爱妻、宠妻。不管你说什么,我不会有第二句话:你想要什么,我一定满足你,这样可以了吧?”这些话虽恶心,但说了又不会少块肉。
    “好,这些话我可是录起来了,下次你如果欺负我,我就放给所有人听。”她将当初一块儿带过来的录音笔从衣襟内拿出来,在他面前晃了下。
    她按下一个键,播放他刚刚说过的话。
    “老天,这是什么?”他脸色一变。
    “录,音、笔,现在它可是我的保障。”她开心的将它收进衣襟内。
    “给我,就算没有这东西,我一样会遵守承诺。”他逼近一步。
    “才不要……”
    “快给我……”
    “我才不要呢!”说着,江玮凌就调皮的跑开了。
    萧晔追了几步,便笑着摇摇头,“就说她跟婉儿一个样,她还不信。就不知耶律克那小子会不会步入我的后尘?”
    只是,未来的事又有谁料得到呢?
    【全书完】
    编注:欲知“似曾相识”相关系列请看——
    天使鱼251《大王其实很痴心》
    天使鱼255《美眉不要玩游戏》。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