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夫君给我负责到底 >

第五章

    当江玮凌醒来后已是午时。
    她眨眨眼,看着周遭的环境,先是一阵愕然,但当发现这里是萧晔的寝居时,立刻确定那件事是真的发生了。
    “天,我居然在这里……如果让花兰她们发现怎么办?尤其现在可是大白天!”她赶紧跳起来,整整凌乱的床面,想到那一幕幕激情的画面,她的小脸儿不禁一阵暗红。
    好不容易整理好之后,她也整整自己的头发和衣裳。
    走出寝居,才发现正值艳阳高照之际,地上的皑皑白雪融得更快了。
    “娘……娘……”婉儿开开心心的跑了来。
    “怎么了?”她笑着拭去婉儿额上的汗水。
    “娘去哪儿了?婉儿刚刚都找不到你。”婉儿撒娇地摇着她的手。
    “呃……娘刚才觉得有些累,小睡了一会儿。”天,她居然得跟孩子撒谎。
    “可我去你房里找过,没见到你呀!”婉儿眼珠子灵活的转了转,“啊!娘是不是在爹爹房里睡?”
    “我——”江玮凌脸儿一臊,不知如何自圆其说。
    “娘脸红了,嘻嘻!”
    萧晔及时过来,抱起婉儿,解除江玮凌的尴尬,“要你来喊娘用膳,怎么一来就不知道回去了?”
    “刚刚我偷偷去看花儿。”婉儿笑眯眯地说。”花儿?”他拧起眉。
    “就是我的小牝马,花儿是我给它取的名儿,希望它跟花儿一样漂亮。”她眨着大眼说。
    “马儿像花儿,那不成了怪物。”他撇嘴一笑。
    “才不会呢!”婉儿摸摸肚子,“我饿了。”
    “好,爹带你去吃饭。”萧晔回头对江玮凌一笑,只恨自己少只手,不能一并搂着她。
    然而江玮凌像是知道他的心意,主动上前靠近他,一家三口幸福的往膳堂而去。
    用过膳食后,趁着婉儿午睡时,萧晔对玮凌说:“想不想去外面逛逛,看看大辽的风光?”
    “啊!”她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你真要带我出去?”
    “嗯,看你想去逛市集还是去大草原走走都行。”他微笑地说,眸光微漾出抹温柔光影。
    “市集?!”她好想逛逛古时候的市集呀!可想到万一路人对他指指点点的,不就会令他感到难堪?于是她改变了心意,“去大草原好了。”
    “怕我难堪?”萧晔笑问。
    “不是啦!传说中大草原很美,我很想去看看,如果有相机,我还真想把这儿的美景全拍下来。”江玮凌点点头,很认真地说道。
    “那走吧!”他握着她的手来到马厩,牵出快马,“它就是飞扬。”
    萧晔才刚说完,飞扬就长啸了声。
    “飞扬……”她瞠大眸子,好奇地摸着它的鬃毛,“你真是飞扬?”
    “现在的它完全没人性,你就别跟它说话了。”萧晔想拉它往前,可它却定住身,怎么都不肯动。
    “呵……”江玮凌见了忍不住掩唇一笑,“你哟!还说它没人性,这下可好,它都抗议了呢!”
    “飞扬,我好不容易遇上玮凌,你不给我面子就是不给她面子。”萧晔说完这话,飞扬终于肯载了。
    “呵呵!看来飞扬记得我喔!”想起过去那段日子,她眼底不禁泛上浓热。
    说真的,若不是因为它,她和萧晔也不会分开这么久,不过她却一点也不恨它,因为她知道萧晔就算不回来,心也不会留在二十一世纪。
    与他一块儿跃上马背,萧晔便说:“抱紧我。”
    “好。”她回头听话的搂住他结实的腰身。
    然而在他的驾驭下,飞扬竟没奔向草原的方向,而是往热闹的市集而去。
    她诧异地问:“这里不是草原?”
    “你不想去草原,别瞒我。”直到一处空地,他便下马将飞扬交给顾马的老人,带着她往前方走去。
    “你……”她好担心,直望着他。
    “想买些什么,对了,你的链子呢?”他还记得曾送她一只白玉坠炼。
    “我还给你了。”她噘起小嘴。
    “什么?”他定住脚步望着她,“你什么时候还给我的?”
    “就在你回去找我的时候。”江玮凌抬头,“你的心神回去找我,这是元分说的,我相信是真的,因为我真的看见你、触摸到你,可是你却避着不愿去想这件事。”
    “那么我会将链子丢哪儿?”他倒吸口气。
    “谁知道。”她摸摸脖子,“那时也是我不对,因为气你,所以才将它还给你,现在我好后悔。”
    “没关系,再买就好。”
    “再买就好?”江玮凌皱起眉头,“你怎么可以说得这么轻松?它……它陪了我七年耶!”
    “你误会我的意思,我还是会想办法找回它,只是在找回它之前,我想再送一条新的给你。”他眸心含带宠爱的温柔,指尖直抚着她柔嫩的小脸,“我不会忘了它对我们的意义的。”
    “真的?”她扬起笑。
    “当然是真的。”他拍拍她的脸,“来,我们先挑一条吧!”
    “也给婉儿买一条,她好喜欢你送我的那条白玉项炼,还说长大后要我送她呢!”她兴奋的奔向前面的摊子,开心地挑选。
    萧晔站在一旁看着她的笑颜,内心顿起暖意,尽管用异样眼光看他的人仍不在少数,但是他已不这么在意了。
    因为他身旁有她呀!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婉儿看见自己的链子,可说是喜欢的不得了!
    见爹娘感情好,她脸上始终藏不住笑意,在这里的生活也就更适应了。
    江玮凌也能感受到她对这里的习惯,打从心底愉悦的笑了。
    用过晚膳,他们正打算回到主屋,却见牧里匆匆忙忙地胞子过来,“将军,那个……那个麻烦的家伙又来了。”
    “谁?”
    “就是杨子恶霸呀!”牧里见江玮凌在场,不敢多说什么,只好尽其所能的暗示,就怕将军远离世事一年多,早忘了那件事了。
    “他还来找碴?”萧晔眯起眸,可见他并没忘记。
    “对,以前你住在石屋,他大约一个月来一次,但见不到人也就算了,可今天他听说你已经回府,他可比以前嚣张多了!”牧里一脸忧色,似乎那个叫杨子恶霸的很不好惹!
    “他现在人呢?”
    “刚刚才走,不过……他撂话会再来。”牧里有些担忧地说。
    “怎么了?那人是谁?”江玮凌好奇地问。
    “不过是个土匪头子。”萧晔说完就往书房走去,“你先回寝居休息吧!”
    “土匪?”江玮凌却没被他转移话题,“真是土匪不是要剿他们的窝吗?为什么还一副纵容他们的样子?”
    “夫人,你不明白,那个杨子——”
    “别说了牧里,你下去。”萧晔沉声打断他。
    “是……”他下放心地看看将军和夫人,这才徐步退下。
    “你是不是有事瞒我?”她走到他面前,定定地注视他闪避的双眸。
    “玮凌,别想太多,是你让我找回自己的责任,既然我走出来就会承担一切,你不用担心。”他拍拍她的肩。
    说穿了,在这战役纷乱的年代,烦恼真的要比她的时代复杂许多,如果可以,他真希望陪她回去,而不是留在这里。
    “那你只要告诉我,你不是将军吗?为什么不领兵捉土匪,反而这么顾忌他?”瞧刚刚牧里光是提到那个什么恶霸的脸色就知道了。
    “哈……”她简单的思想还真是逗笑了他,“事情没你想的这么单纯。”
    “要不然呢?”这男人干嘛老爱笑她?
    “因为势力的关系,他是最强大的土匪头,底下喽啰数以万计,武器精良,如果真要硬碰硬,必然两败俱伤。”他眯起眸,事实上让他心烦的不是这些事。
    “难道就让他们这么嚣张下去?”
    “当然不会。”他拧拧她的腮帮子,“瞧你,活像你才是威赫将军。”
    “我对将军这位子可是一点兴趣都没,人家只是关心你嘛!”为什么他总是不懂她对他的忧心?
    “我不会有事的。”他笑着搂住她的身子,“这些日子因为我的关系委屈你了,怎能让你再为我烦心?”
    “我不在乎,只要你平安。”
    “我没事的,走,先陪你回寝居,我还得回书房看些东西,这段时间累积的公事多得惊人。”
    “那我帮你,至少我会磨墨,如果你饿了,我还可以煮东西给你吃。若你不希望我吵你,我可以待在旁边看自己的书。”她真的很希望能替他分忧解劳,即便帮不上忙,至少能给予他精神上的支持。
    “不用了,早点去睡吧!”他搂着她回到寝居,“我知道这时间对你而言太早了,不过这里没电视、没音响,看书用油灯太伤眼。”
    “可你不是一样用油灯?”
    “那不同,我从小就是这么看的,已是习惯。”
    她泄气一叹,知道他说这么多,不就是不需要她陪着他吗?
    “好,既然如此,你去忙吧!但也不要太晚睡了。”到了寝居门外,她对他笑笑后便进入屋里。
    直听见他的脚步声远离后,她才重重叹了口气。
    就不知他暗藏着什么心事,为什么提起那个恶霸,他脸上的笑容都不见了?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三更天了。
    江玮凌突然从梦中惊醒,发现萧晔居然还没进屋!这是怎么回事?
    她赶紧起身,披了件裘氅,偷偷前往书房,透过窗缝,见他仍在油灯下忙碌着。唉!他这是做什么?
    前往灶房,她依上回花兰生火的方式好不容易将灶火点起,然后下了碗鸡蛋蔬菜面,端着面前往书房。
    她敲敲门。
    “谁?”萧晔抬头问道,时间已晚,这时候会是谁呢?“牧里?”
    “是我。”江玮凌柔缓的声音扬起。
    “快进来。”他立刻站起,见她端了面进来,立刻接过手,“夜里凉透了,怎么不待在房里?”
    “是呀!是很冷!那你呢?不冷吗?”她不满地说。
    “我习惯了。”他摸摸她冰冷的小脸,赶紧再拿出一件披风为她披上。
    “每次都拿‘习惯’这两个字回我,以前你去我们的世界,我也没说什么习惯的话堵你呀!”她的小下巴点了点桌上的面,“快吃吧!免得面凉了。”
    “唉!一面对你,我就只能投降了。”他笑着坐回椅上,一口口吃着热腾腾的面。
    在这冷极的天气里,有碗热汤喝真是暖和。
    “要不要我再去为你热壶酒?”见他这么晚还不睡,她真的好心疼。
    “不了,这样够了。”他眯眼望着她,“几年没尝过你煮的东西,这几次尝过后发现你的手艺变好了。”
    “当然啰!要不然你以为一个女人家拉拔个孩子那么容易吗?虽然我对厨艺还算不上在行,但总有进步。”她扬着下巴,骄傲地说。
    吃饱后,他放下筷子走近她,“小女人,知不知道你愈来愈诱人了?”
    “是吗?”江玮凌才不信,“如果这样,为什么会留我一个人在房里独守空闺?我看你是对我腻了吧!”
    “你怎能乱说呢?”他直摇着头,而后抱紧她,“我怎舍得放你独守空闺,实在是这些卷……”
    “别说了,你放着公事不管也不是两三天的事了,真紧急的也就这几件,我真不知道你们的可汗是怎么回事,明明知道你的状况,还猛塞公事给你。”她一生气便开始碎碎念。
    “哈……”
    “你又笑!”
    “你现在像极了我的妻,会为我担心、给我关怀,真的很温暖。别说了,我陪你回房就是。”他边说边将案上的公事收拾好。
    两人一同走出书房,萧晔用身上的披风紧裹住她,相依偎的往寝居的方向走。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翌日一早,萧晔便出府前往宫殿觐见可汗。
    江玮凌正想趁这空档找牧里问话,哪知就在半路上见他慌张的交代一名下人,“快,快去把将军请回来。”
    “是……”下人立刻领命离开。
    “牧里,发生什么事了吗?”她上前问道。
    “夫人!”一见是她,他慌得不知该怎么说。
    “到底怎么了?我——”她还没问完,就见一名下人急忙奔了来,“总管,他直大声咆哮,怎么办?”
    “是谁?”她问。
    下人直率地说道:“夫人,是杨子恶霸。”
    “他来了?!好,我去看看。”她正想见见这个恶霸有多可恶。
    “夫人……”牧里想喊住她,可是她已经拎起裙摆急匆匆的往前厅奔去,让他气得对下人发牢骚,“你真是,干嘛多嘴呢?”
    “我……”下人一脸不解。
    牧里很快地追去,一进大厅就见恶霸杨梁用一种暧昧的眼神直望着江玮凌!天呀!这一幕如果让将军看见,双方免不了要来场你死我活的决斗了!
    “你是谁?”江玮凌双手抆腰瞪着来人。
    “呵!你又是谁?”
    “我是萧晔的妻子,你三番两次来找他麻烦,能不能告诉我原因?”她丝毫无畏地定向前。
    “你是萧晔的妻子?!”他眯起眸,“我听到一个很不可思议的传闻,近来有人平空冒了出来,想必那人就是你了?”
    江玮凌本想承认,但一瞧见牧里都变了脸色,只好说:“呵呵!你还真信那些不实的谣言呀?”
    “这真的只是谣言?”他仔细望着她,“那怎么你的口音听来特别奇怪?
    “我……我来自中原,口音自然与你们不同。”幸好她念过历史、看过电视剧,知道有这种差异。
    “你是汉女?”他勾唇一笑,“俗话说得好,汉女多情、声音悦耳,看来果真如此。”
    她瞪着眼前这个看似粗蛮的男人,“你少用这种眼神看我、对我说这种话,这是种侵犯!”套句现代的用词,就是“性骚扰”。
    “哈……侵犯!那你去问问萧晔可有侵犯我妹妹?”杨梁眸光倏然一沉,冷冷开口。
    “你妹妹?”江玮凌不解地看向牧里。
    只见他对她摇摇头,似乎这事并不是像这粗蛮男人所说的那样。
    “对,我妹妹原是他的情人,但是他却负了她,害得我妹妹现在镇日关在房里处于半疯狂状态,这又算什么!”
    江玮凌猛然震住,久久不知该如何反应。
    记得她问过萧晔在这儿可有妻儿?他说没有,可她好像忘了问他是否有情人……天,怎么会这样?
    “你是他的妻子,该怎么办呢?”杨梁眯起眸逼视着她。
    “我不能仅听信片面之词,等他回来我会问他。”江玮凌虽然想装得一副平常心的模样,但为什么声音是这么无力。
    “既然夫人这么说,那我就等着,你们何时要给我答案?”他继续追问。
    “什么意思?”她完全不懂他到底要什么。
    “问问萧晔要怎么对我妹妹交代?”杨梁挑起眉,望着她的眼神始终带着邪气。
    “给我三天的时间,我要把整件事情弄清楚才能给你答复。”江玮凌咬着唇,眉头忍不住紧蹙,表情尽是一片茫然。
    “好,就给你三天。”杨梁眯眼一笑,“我会再来找你的,小美人!”他伸手想碰触她那吹弹可破的脸蛋,江玮凌立刻往后一退,警告的瞪视着他。
    “哈……我们走。”杨梁对一旁的喽啰下令,众人便浩浩荡荡的离开了。
    “夫人,事情不是这样的。”牧里上前想替将军解释。
    “不是这样?那是怎样,那个什么恶霸的妹妹真是将军的情人吗?”她无神的眼望向他。
    “呃,不算是。”
    “不算是,那就是是啰?”江玮凌脑子一眩,身子不稳的晃了下。
    “夫人小心。”牧里赶紧上前扶住她,“这件事说来话长,牧里只是个下人,不知怎么说才能让你明白。”
    “没关系,我会自己问将军。”她揉揉太阳穴,举步直往后面走去。
    “唉!怎么会发生这种事?”牧里摇摇头。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