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夫君给我负责到底 >

第四章

    一早,萧晔便前往后山练功,江玮凌却因为一夜无眠直到现在才睡着,倒是睡饱的婉儿精力十足。
    她一下床就请小丫鬟香儿为她梳洗、换装,接着便打算溜出房。
    香儿及时拉住她,“小姐,今儿个不能乱跑,晌午会有夫子来上课。”
    “夫子?!”她大大的眼睛不解地眨呀眨的。
    “就是教你念书写字的夫子。”香儿搔搔脑袋说。
    “哦,你是说老师?”婉儿对她笑笑,“我一定会快点回来,我只是去马厩看我的小牝马。”
    说完,她立刻朝后面跑了去,连香儿都追下上她,“唉!小姐的两条腿跑得还真快,连我都追不上了。”
    婉儿一到马厩,立刻喊着,“将子、将子……”
    “小姐,来看你的小马是吧?”将子一见是她,立刻将小牝马牵到她面前。
    “将子,它叫什么名字?”婉儿开心地问。
    “她是小姐的马,当然让小姐自己取名啰!”将子笑着说。
    “我可以替它取名字?哇……好棒。”她跳着直拍手,“那我们先骑马,名字我晚点再想。”
    “好,那么去后山骑马好了。”将子将婉儿抱上马背,然后牵着马往后门出去,就在后山空旷的地方绕了一圈。
    “将子,我什么时候才能自己骑马呢?”马儿被拉着的感觉总是少了点什么。
    “小姐,凡事得慢慢来,过几天等你习惯马性,就可以试着骑了。”将子才刚说完,就听见远方有着霍霍练拳声。
    “那是什么声音?”婉儿侧耳听着。
    “我想是将军练功的声音。”将子记得以前每天早晨都可听见这声音,但当将军将自己关进石屋后,便再也听不到了。如今这声音听在耳里,还真怀念。
    “我爹?”婉儿立刻跳下马背,直朝那儿走去。
    “小姐,别过去,惹恼将军可不好。”将子拉住她。
    “你怕我爹吗?他是丑了些,可娘说不能嫌他丑,他是好爹爹。将子,你牵小马回去,我去找我爹。”
    婉儿才说完,就直接朝发声处走去,将子追了几步只好作罢,最后只能牵着马儿回府去。
    婉儿则是偷偷躲在树后看着爹的功夫和利落的身手,眼底也浮现钦佩、景仰的光芒。
    爹爹好厉害,他会飞耶!虽然才一只手,可随便一画树叶就落了一地!她也好想学哦!
    婉儿朝他走了过去。远远就听见有可疑脚步声的萧晔立刻放缓速度,一回头居然看见婉儿小小的身影站在前面,还直对着他笑。
    “爹……”她甜甜地笑望着他。
    萧晔顿觉疑惑,大家看见他都会害怕,孩子见了他这张脸甚至会吓哭,为什么婉儿却能开心的面对他?
    “婉儿。”他深吸口气,蓄意接近她一些,好让她看清楚点,他已不想一辈子逃避自己的女儿。
    “爹爹,教我飞好不好?”没想到婉儿不但不怕,还直朝他撒娇,软了他的心。
    “你不怕爹?”他直接以左脸向着她。
    “你是说你的脸吗?”婉儿怯怯地伸出小手,摸上他的半边疤脸,感觉上面凹凸不平的,“婉儿刚看会怕,可摸过后就不怕了。”
    “为什么?”他不懂。
    她吸吸鼻子,居然哭了,“爹爹一定很痛,如果是婉儿,一定痛到死掉。”
    萧晔没想到她竟然会哭出来,而她哭不是因为他丑,而是因为他会痛!
    “婉儿!”他笑着摇摇头,“爹不疼。”
    “真的吗?那婉儿帮你呼呼,每次我摔跤,妈咪……不,是娘都会帮我呼呼,呼了以后就不疼啰!”说着,她便在他的伤处轻轻吹着。
    “爹真的不疼了,有婉儿在,爹再怎么都不疼了。”萧晔心悸不已,感动得都快掉泪了,但他强忍鼻酸地抱起她,“婉儿刚刚说想学飞吗?”
    “对,爹爹好厉害,就跟大老鹰一样。”婉儿嘻嘻笑着。
    “婉儿年纪还小,学飞还嫌早,爹抱着婉儿飞好吗?”萧晔确定婉儿不怕他,也愿意接近他之后,他内心的大石倏然落下,紧锁的心扉也愿意敞开些。
    “好呀好呀!我要飞。”她开心地直拍着手。
    “那你要抱紧爹。”萧晔锁住她小小的身子,猛一提气便倏然高飞,一大一小身影在树林间跳跃着。
    一醒来得知婉儿跑来后山的江玮凌也快步找来这里,当她看见这幅画面时,心中五味杂陈。
    这对父女居然这么开心的玩在一块儿?她应该感到欣慰,但为何心口还是夹杂着浓浓的感伤?
    他已经接受婉儿,那她呢?他何时才会对她展开笑颜?
    “哇……好高喔!”
    婉儿用手蒙住脸,从指缝往外偷瞧,这副既害怕又好奇的可爱模样,让萧晔发自内心的笑了。
    “爹,是娘,娘在那儿。”婉儿眼尖地看见江玮凌在底下望着他们。
    萧晔也发现了,于是立刻回到地面。
    江玮凌上前抱回婉儿,“婉儿,你爹是个大忙人,怎么可以缠着他呢?我们走。”
    “可是……”婉儿回头看看萧晔,“我还要跟爹爹玩。”
    “你爹连跟娘说话的时间都没,哪有时间陪你玩,想玩什么娘陪你。”江玮凌仍坚持要将婉儿抱走。
    “玮凌,我们好好说。”萧晔喊住她,“一块儿回去吧!”
    昨夜他想了好久好久,她已对他表白得这么清楚,为何他还要钻牛角尖呢?况且……他并没让人去找元分,那些话不过是情急之下说来骗她的。难道真要她就这样身分不明的住下?
    他爱她、想她,昨晚好几次都在她窗外徘徊,多想冲进屋里抱紧她,问她这些年到底吃了多少苦、问她对他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吗?
    她不嫌他、不怨他、还深爱着他?
    只是先撂下狠话的他,怎好意思再说出口呢?
    不过今儿个看见婉儿这么爱他、需要他,他相信玮凌也是一样的。表现爱意需要勇气,他已少了一条胳臂,不能连勇气也丧失呀!
    江玮凌睨他一眼,而他却抱走她手里的婉儿,率先朝前走。
    “就说你有问题。”她扁着嘴,跟在他们后头。
    “娘,爹有什么问题?”婉儿回头看着她,睁着双崇拜的眼说:“爹好厉害耶!他好会飞也很会打喔!”
    “是呀!爹很厉害,但是娘却很笨,什么都不会,所以才让你爹这么……”讨厌!
    “娘才不笨呢!娘和爹都厉害。”婉儿的嘴巴还真甜。
    江玮凌听了忍不住笑出来,“你这小丫头,难怪谁见了你都爱。”
    “爹,那你爱婉儿吗?”她开心地问着萧晔。
    萧晔抱着她的手臂收得更紧些,虽然不发一语,但是那力道却已表达得非常明白,他爱女儿……更爱她娘……
    婉儿被他扣得喘不过气来,“爹,我快要不能呼吸了啦!”
    这时萧晔已步进府邸,将她交给一直等在后院的香儿,“该带小姐去读书了。”
    “是。”香儿立即带着婉儿离开。
    “等等。”萧晔走到婉儿面前,蹲下身说;“什么是心肝宝贝,知道吗?”
    “嗯,知道。”她重重点点头。
    “你就是爹的心肝宝贝,你说爹爱不爱你?”他拍拍她的小脸,“好好上课,爹以后会教你更多东西。”
    “好,我一定会乖乖上课。”她立刻开心的跟着香儿离开了。
    “现在换我们好好谈谈了。”萧晔回过头,握住江玮凌的手腕,直接往寝居的方向而去。
    “你要干嘛?昨天我要跟你谈你不要,很抱歉本姑娘现在不想谈了。”她心底好呕、好气、好委屈。
    “玮凌,你冷静一点。”他强势地说。
    “我已经够冷静了,就因为冷静,我才愿意跟你沟通,我才愿意唤回你的爱,可是你不能用这样的态度对我!”她要的是他温柔的对待,而不是这样颐指气使的态度。
    他将她用力拉进房间,再也忍不住搂住她的纤腰,“我承认我激动,但这些是你逼我的,你逼我不得不激动,见了你我激动、看你离开我激动,对你说狠话我更是激动的想杀了自己。”说完,他重重复上她的柔唇,强肆的吸吮她甜美的滋味。
    他爱她。他是真的好爱她,此刻他再也不想隐藏,只想将所有的爱藉由这个吻传递给她。
    “唔……”她绷紧的神经慢慢松缓下来,随着他强悍的需素,她对他情爱的渴求再也隐藏不住了。
    “你爱我……你还爱着我是吧?”她泪眼望着他那双熟悉又深邃的眸子。
    “不是我还爱着你,是我根本不能不爱你。”他眯起眸,“你要我说的我都说了,这样你是不是可以不再闹脾气了?”
    “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才说?”她眼中闪着泪光。
    “因为……因为我不确定你能否接受这样的我。”他眯起一双幽深的眼。虽然他左脸被毁,但那张眼依旧有神精锐,邪魅逼人。
    “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她抿紧双唇。
    “我是不相信我自己。”萧晔轻抚她的面容,“知道吗?你和以前一模一样,一点儿都没变。”
    “骗人,我在那边过了七年,你不过才两年多,没变的人是你吧?”事实上该闹别扭的应该是她才是。
    “真的没变,不信可以叫别人来问问,看看我们两人哪一个老,别人不要说我是钟楼怪人就行了。”他深锁眉心。
    “你也知道钟楼怪人?”她瞠大一双灵灿大眼。
    “以前你晚上去上家教时,我因为无聊去书店逛逛,那时曾拿起一本《钟楼怪人》。”他逸出一阵苦笑,“当时我内心还直感慨着那个人的遭遇,也感叹他与女主角之间无缘的爱情,没想到多年后自己也变成这副可怕的长相。”
    “这根本不一样,你是你,我更不是那个吉普赛女郎爱丝梅拉达,他们无缘是因为有坏人从中作梗,但是现在横亘于我们之问的是你自己的心魔。”她盯着他,含着泪说出这段话。
    “你!”他钳住她的下颚,“你真不怕我?”
    “我为什么要怕你?”江玮凌瞬也不瞬地望着他,举起纤纤柔荑轻拂他的脸,“我只为你感到心疼。”
    “你……就跟婉儿一样。”他沙哑地说。
    “一样?”
    “一样善良,让我的心……天!”他的眸心一热,将她顺势推向床炕上,用整个身躯的重量缚锁住她。
    “萧晔……”她看见他眼底的火焰。
    “对不起,我为这阵子对你的恶言恶语道歉……那些全不是我的真心话。”他将对她的歉意与爱恋转化在这热情的动作中。
    “唔……”发现他的大掌在自己身上游移,她忍不住低吟了声。
    他迅速扯开她的衣襟,让里头那件薄如蝉翼的粉色肚兜呈现他眼底。
    天……好诱人!
    “我不太会穿这个,花兰说这是汉女的东西,最近契丹女子才学着穿……”她害羞的说。
    “你穿来好看极了。”他勾唇一笑,见她像极了一只羞怯的小猫,一反刚才“教训”他的姿态,还真可爱。
    “你笑什么?是不是我没穿好?”她看看自己,该系的绳她都系上了呀!
    “现在有没有穿好已经无所谓了。”
    说时迟那时快,萧晔已在她错愕的眼神下将肚兜给挑了开,刹那间她雪白的嫩乳弹出,上头两颗瑰瓣隐隐颤抖着,着实媚人呀!
    “啊!你这是……”
    她害羞的抱紧自己,但是他却拿开她的手,直勾勾的望着那丰满的圆润。
    “……放开我。”江玮凌羞得想逃。
    七年了,她从没让哪个男人再碰过,如今他的碰触挑起她敏感的神经,令她的身子都泛红丫,娇胴变得更加迷人。
    他靠近她的脸,“你今天跑不掉了……”
    低首,他意乱情迷地在她柔软的身子落下细碎的吻,当他的唇来到她嫩白的凝乳时,瞬间变得狂肆……
    他的狂舌直在她的粉红瑰办旁绕圈,引来她一阵酥麻,难耐的蠕动起来。
    “啊……”她情不自禁地逸出声,体内的狂热几乎让她按捺不住。
    瞧她那副娇软的嗓音,水媚姿态,更刺激着他深藏体内的欲望,饥渴的舔洗她颈、唇、耳垂各个敏感部位。
    她就像颗甜美的蜜果,如此的可口,让人尝过之后欲罢不能。
    “啊……你要做什么?”他的吻愈来愈激狂,抚触她的动作也满是火力,几乎将她整个人燃烧起来。
    “啊!”她难受得低哑嘶吟。
    “你身上的香气我从没忘记……”萧晔眯起眸,直瞅着她的销魂杏眼,“就算身在敌窟遭受火焚、断臂之苦时,我也不曾忘记。”
    “你……”她倒吸口气,傻傻地看着他。
    他的大手继续往下,褪下她身上最后一道阻碍,当她曼妙的身子完全袒露在他眼前时,他忍不住倒吸口气。
    “你根本不像生过孩子。”
    他沉声说着,粗糙的手指轻拂她平坦的小腹……那种搔弄的感觉让江玮凌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呃……”她深吸口气,小手紧紧握成拳,腿间顿时燃起热火,而他居然举起她的一条腿,吻上她的脚趾……
    “别……”江玮凌就算想要他,可是这么大胆的动作还是令她无法招架,尤其他现在的施为此七年前更孟浪,令她一时承受不起。
    “嘘……别吵!”他眯起炽焰般的眸,“我会给你你想要的。”
    他的唇吻过她细嫩柔滑的趾头,又顺着小腿肚慢慢移向她的大腿,而后竟然转过她的身子,凑近她圆翘的臀……
    “啊……”她的身子紧绷。
    “喜欢这种感觉吗?”尽管受了伤,但萧晔浑身仍散发出霸气与威仪。
    江玮凌终于承认,让他回来是对了……在这里的萧晔才像萧晔,在这里他才能发挥所长……
    只是她好担心这火热的缠绵会让她昏死在这份狂喜中!
    这男人果真是调情高手,在他的挑弄下,她已身陷这股热欲之中无法自拔。
    “晔……我爱你,我好爱你。”江玮凌仰首低喊,全身酥软不已。
    “我也爱你!”
    耳闻他诉爱的话语,身子饱受热情的吞噬,瞬间,她体内像是有道百万伏特的电流窜过,脑中爆出许多星星,情难自禁地呐喊出欢愉的低吟。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