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夫君给我负责到底 >

第六章

    萧晔一脸失望的离开可汗的宫殿,看来每次只要他对可汗提及杨子恶霸的事,总会搞得不欢而散。
    可汗总是拿私人关系禁止他去剿平杨子岗那些土匪,以前不允,现在更以萧晔受伤为由,阻止了他这个念头。
    才步出殿外,就见府邸下人莫虎在殿外候着。
    “将军,您总算出来了。”他一见萧晔便快步向前。
    “有事?”
    “是,我本来要进殿向将军禀告,可是今儿个王殿的守备忒严,硬是不让我进去找将军。”
    “什么事你就直说吧!”他将拴在殿外的爱驹飞扬牵了过来。
    “杨梁又找上门了。”
    萧晔梳着飞扬毛发的手一顿,“他不是昨晚才来过?”
    “谁知道呢?看来他是有意图的。”莫虎猜测着,“现在府邸乱成一团,总管说就怕夫人知情……”
    经他一提,萧晔愈想愈不对,立刻跃上飞扬背上,“喝!我们回府去。”
    飞扬当真加快速度,迅速地奔回府中。
    一见萧晔踏进府邸大门,等在大厅的牧里慌得上前道:“将军,杨梁方才对夫人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什么话?”萧晔眯起眸。
    “说了他妹妹杨蔷的事,然后又胡讲了些事,夫人信以为真,伤心的离开了。”他想到什么又说:“杨梁还说三天后要来跟夫人要答案。”
    “可恶的杨梁!”萧晔咬牙切齿的,将飞扬交给下人后就直接往后面走去。
    找了好久,他才在后山的石屋前见到江玮凌,“怎么躲到这里来?”
    “我在想,你对我说的那些话是不是真的?”她垂下脸,难过的哭了出来,当萧晔发现时她的一双杏眸已肿成了核桃眼。
    “我说了什么?你就别乱想了,我们回去,这儿风大。”他牵住她的手,想将她带离。
    “你要我不要缠你,要我离你远一点、识相的话就找到元分走人。”她挥开他的手、捂着唇,顿时心都碎了。
    “我当时是逼不得已才这样说的呀!我就怕跟我在一起会委屈了你。”他上前抱住她,“杨梁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你认识他妹妹?”江玮凌不答反问。
    他深深吸了口气,点点头,“我认得。”
    “你们原是情人,是因为我你才负了她?”她拾起脸望着他,说真的,听见刚刚那人说自己的妹妹受了刺激快疯了,她心里一直不好过。
    “我们不是情人,只是旧识……唉!这事说来话长。”为什么女人一碰上感情事,就非常容易胡思乱想呢?
    “你怎么说得跟枚里一样,到底是怎么样?就算真的很长,我也愿意听。”她紧握住他的手,眼底闪着水雾。
    萧晔叹口气,在她旁边找了块石头坐下,“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不去抓杨子岗的土匪?”
    “是呀!为什么?”
    “约在十年前,当时可汗才继位不久,有一回他上山狩猎,不知不觉中出了皇围,跑到深山去了,却不幸遇上两只对他虎视眈眈的老虎。与虎缠斗的结果,可汗身受重伤,是杨梁出现才救了他。”萧晔苦笑,“可汗从此便和杨梁结成莫逆。”
    “天哪!可汗跟那个恶霸成为莫逆?”
    “成为莫逆说来好听,实际上杨梁是利用可汗的恩惠将势力坐大。”这就是他刚刚进殿请求剿平杨子岗受挫的原因。
    “那你和杨梁的妹妹又有什么关系?”
    她对这中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完全不想懂,只想明白他的心。
    “有一回,他带着杨蔷进殿作客,可汗要我作陪,从那时起我就被缠上了。”萧晔火热的眸直凝注她,“这一切只是她一厢情愿,我根本无心于她。”
    “真是这样吗?你……你没侵犯她?”她小心翼翼地问。
    “你……你怎么这么问?”他紧皱双眉。
    “你……真的不喜欢她吗?”江玮凌仍忍不住问。
    “如果我喜欢她,又怎会对你朝思暮想,还如你所说的回去找你了?你到现在还不相信我、不明白我的心意吗?”他蹙紧眉。
    她终于释怀的点点头,“我相信你,我不会再受影响了。”
    见了她的笑容,萧晔才放下心中的大石。
    “可是杨梁说三天后会再过来,怎么办?”想起杨梁看她的那副眼神,她就打从心底害怕。
    “你别担心,我会处理。”他将她拉起,“现在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嗯。”她甜甜一笑。
    “下次别再一个人躲起来,你可知道我刚刚找你找得有多心急。”他敲敲她的脑袋。
    “好嘛!”她撒娇一笑。
    两人走上回府的路上,突然天空飘起入春后的第一场细雪,点点雪花飘落,景致美极了。
    “这里气候寒冷,你一定吃不消吧?”他褪下毛氅披在她身上。
    “还好,虽然很冷,但是风景很美,而且还不必花大钱到国外看雪景。”她伸出手,开心的接住那纯白微凉的雪片。
    “你能习惯这里真好,一开始我还担心你住不惯。”
    “是吗?你不是巴不得我住不惯,然后赶紧回去?”她转过小脸,故意去看他此刻尴尬的脸色。
    “你又在挖苦我了,小心等天一黑我会变成野狼,看我怎么惩罚你。”萧晔眯起眸,笑着欺近她的脸。
    “好,那我就变成小猫,征服你。”她勾住他的手臂甜甜一笑,柔情蜜意的偎进他怀里。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哥,你说萧晔有妻子了?”杨蔷一听见这消息万分意外。
    “对,而且还是个非常漂亮的姑娘,细皮嫩肉的,咱们契丹女子根本没得比。”他眼底闪现的光芒满是邪气。
    杨蔷瞪大眼,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种话。
    哥哥虽然风流,可从没在她面前赞美过哪个女人,没想到今天他居然如此称赞一个女人。
    “现在想想,萧晔已不是过去那个俊魅美男子了,要你跟着他实在是委屈你了。”杨梁阴邪地勾起嘴角,“不过只要掌控住他,就可间接牵制耶律乔毅,到时候就没人敢反抗我们了。”
    “为了我们杨子岗,这点委屈算什么,我只是不懂,他都少了一只胳臂,你还怕他做什么?”杨蔷冷哼。
    “我不是怕他,虽然他少了胳臂,但是可汗却没有收回他的兵权。”
    “那我能做什么?”
    “当上他的夫人后关系就不同了,你什么都不必做,我要他非但不能对付我,还会投靠我。”想到这样的结果,他忍不住狂笑出声。
    “那好吧!只要能够看哥爬上高位,甚至将大辽国的王位夺下,这点牺牲我是无所谓。”她笑着躺在贵妃椅上,“不过以后可别在我面前说哪个女人多好又多美,我可会吃醋。”
    “妹妹还吃老哥的醋,多可笑!”
    “我不能吃醋吗?我们可是从小相依为命的呢!除了我,你何曾夸过其它女人了?”一想起萧晔那副残缺相也会有妻子,又听大哥这么赞美对方,她就不服气。
    她还真想会会那女人。
    “哥,你说接下来该怎么做?萧晔有了妻子,要想再缠上他可不是这么简单。”她一手托腮,指尖无聊地敲着桌面。
    “三天后跟我一块儿过去,然后想办法住进威赫将军府。”他想了想,第一步棋便是如此。
    “我住那儿?”
    “对,就算帮哥一个忙,成全我和那位美丽的汉女吧!”这是他目前最大的野心。
    “就冲着你这句话,我非得将那个女人赶离萧晔身边不可,就不信我的魅力会输给她。”
    “好了,哥没有贬低你的意思,只是她有的是汉女的细致,和你是完全不同典型。”他上前拍拍她的肩。
    就在这时候,杨梁的大跟班从外头走了进来,“大寨主、二寨主,江桥府的五王爷来了。”
    “快请他进来。”杨梁立即将杨蔷从贵妃椅上抓起来。
    不一会儿,五王爷步进堂内,杨梁立刻迎上前,“五王爷驾到,未曾远迎,还兹闲海涵。”
    “快别这么说。”五王爷坐进檀木椅中,“好不容易劝可汗将耶律乔毅调到西京,现在只剩下萧晔一人,你们可想到该怎么做了?”
    “我已有了打算,倒是王爷的支持军到时候可得全力支持,不能再像两年前那样功亏一篑了。”原来他俩早在数年前就勾结,当初那场叛变也是两人计画的。
    “放心,尽管那次失败了,可萧晔不也受了重伤,现在的他哪是我们的对手?”五王爷笑说。
    “说的是。哈……”杨蔷立即插了话,“既然五王爷到来,小女子命人去准备一些酒菜,大伙边喝边商议。”
    一场邪恶的计谋就此展开,不仅大辽国的安危受到威胁,就连江玮凌也受到牵连。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三天过去了,江玮凌却无由地感到心神不宁。
    是因为杨梁对她说的那些事吗?可萧晔已向她解释过,为什么她还会如此的仓皇不安?
    “娘,我捕了蝴蝶,你看。”婉儿朝她奔来,抓紧手中的捕蝶网给她瞧。
    “好漂亮,是彩色的耶!”江玮凌蹲下来欣赏在网子里直想找缝钻出的蝴蝶,“婉儿会将它放了吧?”
    “为什么要放了?”婉儿好不舍。
    “你看见没,它想跟花儿为伴,将它困在网子里不是很可怜吗?”她温柔地摸摸婉儿的发。
    “它被困在网子里哪儿都不能去,真的很可怜。”婉儿理解的点点头,“那我放了它。”
    江玮凌拿过捕蝶网,“娘帮你。”
    她将网口的结给解了,交给婉儿打开它,让蝶儿飞出来。
    “哇!它飞了……飞了……好像好快乐。”婉儿开心地直跳着。
    “是呀!看它快乐,婉儿也快乐,不是吗?”江玮凌抱起她,指着飞得高高的蝶儿,“它可能要去找亲人,找它的爹和娘。”
    “嘻嘻!我好开心。”婉儿天真无邪地笑着。
    “乖,这时间不是该去上课吗?去洗个手准备上课,你老是到处跑,香儿会找不到你。”江玮凌拿出手绢轻轻拭去她脸颊上的污渍。
    “好,那我去上课了。”婉儿听话地点点头。
    见她蹦蹦跳跳的跑远了,江玮凌笑着摇摇头,不期然听见有丫鬟在后头说话的声立日。
    “杨子恶霸又来了!”
    “真的吗?”
    “对,他就在前厅跟将军说话呢!”
    “那我们赶紧偷偷过去瞧瞧吧!”两名丫鬟说着便离开了。
    江玮凌闻言也尾随而去。
    站在前厅侧门外,她透过珠帘,看见萧晔与杨梁对面而坐,旁边则坐着一位陌生女子,莫非她就是杨梁的妹妹?
    “萧晔,我已决定住在这里,这件事我也事先禀告可汗了。”杨蔷说着便跑到萧晔身边,拉着他的手耍赖。
    江玮凌见状立刻冲入厅内,瞪着她抓着萧晔的手,“你是谁?男女授受不亲,他可是我夫君。”
    “夫君?!笑死人,他早已是我的男人。”杨蔷站起,直勾勾瞧着她是否真像哥所说的这么美。
    的确,她是白了些、嫩了些,不过年纪像是已不小了,哥的眼光真差。
    “杨蔷,你别胡说。”萧晔本不想理会她,可是江玮凌都现身了,他若再沉默,就怕会被她当成默认。
    “哥……他好过分,他居然忘了那件事。”杨蔷装模作样的哭哭啼啼,“这事连可汗都知道,他还想赖帐。”
    经她这一说,萧晔的脸色顿时一阵铁青,“那种事拿到枱面上说,你们还真有脸哪!”这对兄妹简直到了无耻的地步。
    “听见没?他承认有那件事了。”杨蔷才不管他的态度,她的首要任务就是气死江玮凌,让她知难而退。
    江玮凌咬咬下唇,待在一旁连句话也说不出口,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要如何相信自己的丈夫?
    再看看杨蔷跋扈的模样,萧晔却只是敢怒不感言,难道他也承认了她的话?
    江玮凌心口积了好多疑问,终究难堪地捂着唇,朝门外直奔而去……
    “凌……”萧晔急着想解释,但那种事该怎么说?况且他现在该对付的人是杨家兄妹,因此他强忍下心中的愤怒。“杨蔷,你为什么非逼我不成?我不相信我现在这副样子还会让你痴恋?”
    “你为什么对自己这么没信心!早在一年前可汗就要你对我负责,可你受伤后就把自己关起来,现在居然还莫名其妙的娶了妻,到底把我摆到哪儿去?”杨蔷还真是能言善道。
    “我妹说的是,既然对自己没信心,又怎能配这么好的女人?我看你就放弃那个女人吧!”杨梁一出口就不是好话,激得萧晔只想串了他!
    但他必须忍,为了将这些图谋下轨的土匪一网打尽,他决定凭自己的力量,找适当时机出手。
    “你们别太过分了,那件事分明是你们搞的鬼!”他愤而开口,两束精锐的目光像要将他们烧灼。
    “我人都被你摸了,你还不认吗?不管,我是住宅这里了。”说着,她便命手下将她的东西直接送往后面。
    萧晔气黑了脸,他可以违背圣命、阻止他们,只是激怒可汗掉了脑袋事小,如果连累整个将军府上上下下两百余口可事关重大。
    尤其他不能害了无辜的玮凌和婉儿。
    “既然我将我妹妹送到了,那我也安了心,这就告辞。”杨梁见了他那张愤慨可怕的脸色,就不知他接下来会做出什么事来,于是见好就收,立刻走人。
    萧晔紧紧闭上眼,猛一挥袂,快步来到后面想找江玮凌说个清楚。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一进入寝居,就见她坐在窗棂前发呆。
    萧晔步进屋内,站在门边仔细看着她那张满含心事的容颜。
    “玮凌……”他出声喊,可她却闭上眼,一句话也不说。
    “她搬来了是不是?”江玮凌缓缓回头望着他,“我本想找牧里、花兰问个清楚,可见他们那副无奈的模样,我也不好再逼问。”
    “你在等我了?”他走近她。
    “想说就说,不说就算,反正就这么一回事,男人永远都不会承认自己风流。”只是她对他的爱已打了折扣。
    “好,我说。”他来到她面前,“还记得我告诉过你,自从他们兄妹去殿内作客之后,杨蔷就一直缠着我吗?”
    她不语地看着窗外,像是等着他继续说。
    “有一回可汗命我到杨子岗一趟,为的就是请他们让出夹山道那条商道给商人通过,万万别行抢,但是那一次他们乘机在我的饭菜中放了迷香,而我在昏沉之际将她误认成你,褪了她的衣裳……”
    “什么?”江玮凌蓦然转首。
    “但是就仅止于此,接下来我突然清醒,明白自己中了毒,立刻奔出房间,哪知道杨蔷就拿这事来要胁我,并且在可汗面前乱嚼舌根。”
    “可汗处处为他们说话,你说我该如何是好?”萧晔激动地上前握住她的肩,“相信我,我真的没对她做什么,我爱的人是你。”
    江玮凌深吸口气,“他们……他们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
    “这就是土匪的本性呀!”
    她望着他,“你真的只爱我?”
    “当然了。你放心,我会想办法将她弄走,不会让她在这里待太久的。”他抱住她,轻轻揉着她的发,“我已经想到法子对付他们了。”
    “真的?”
    “嗯,所以你一定要相信我,给我力量。”他让她的小脑袋靠在自己的胸口。
    江玮凌倚在他身上,缓缓说道:“好,我相信你,但是我不能跟她生活在一起,我打算搬出去。”
    “你是这座府邸的女主人,怎么可以退让呢?”听她这么说,他吃了一惊。
    “但是我……”她扁着嘴,直觉委屈。
    “我会尽快遣她回去,但不是现在。她有可汗当靠山,若我反抗,不只是会丢了自己的脑袋,还会连累大家。”见她仍无法扯开笑容,他突然有了一个主意,“这样吧!我带你和婉儿到外地走走,我在南方百里处有一座别苑,既然她非得在这里住下,那我们就离开。”
    江玮凌终于露出笑容,“真的,我们离开可以这里?”
    “对,如果婉儿舍不得花儿,也让它一道去,怎么样?”看见她的笑容,他直觉欣慰。
    想想她跟着他真是受苦了,又怎能让它一直处于不安之中呢?
    “嗯。”这真是太好了,不然要她天天面对伶牙俐齿的杨蔷,她还真是无法招架。
    看来杨蔷根本没疯,亏她还为这件事内疚半天呢!
    两人走到廊边,就见婉儿哭哭啼啼的跑了过来。
    “婉儿,你怎么了?”萧晔问道。
    “刚刚有个阿姨跑来骂我,说……说我不是爹的女儿,说我和娘是抢了爹的野女人。”婉儿抽抽噎噎地说。
    “是杨蔷!她凭什么对婉儿说这种话,她还这么小!”江玮凌咬咬唇,气不过的想去找杨蔷理论。
    “别去,你斗不过她的,况且她有武功。”萧晔拉住她。
    “你放心,因为可汗的关系,你得忍气吞声,但我不用。”江玮凌气冲冲的走了。
    她绕到后面,就见花兰在庭里踱着步,一副苦恼的样子。
    “杨蔷住哪间房?”江玮凌问道。
    “她挑了你和将军寝居对面的房间……唉!要我伺候她,我还真不想。”花兰叹口气。
    “别恼,让我来,她在房里是吗?”江玮凌随即走进花兰所说的那间房。
    她敲了敲房门,听见杨蔷愉悦的声音扬起,“是萧晔吗?我就知道你会来看我。”
    “是我,江玮凌。”说完,她已推门进入。
    “是你!我可没请你进来。”杨蔷以鄙视的眼神望着她。
    “府邸来了客人,我这个做女主人的自然得来看看。”江玮凌看看这间房,“不知被子暖吗?茶热吗?要不要我命丫鬟准备一些送来?”
    “你到底安了什么心眼?”杨蔷皱眉看着她,“表现得还真怪,不要以为这么说,我会感动。”
    “我不需要你感动,只想告诉你,威赫将军府只欢迎有礼的客人,不欢迎那种对孩子耍嘴皮子的客人,下次再发生这种事,恕我们送你出府去。”江玮凌嘴边挂着微笑,隐藏内心的气愤。
    她欺负她不够,居然还欺负婉儿,她才几岁大的孩子,为什么要对她说那些?
    “你要赶我走?”杨蔷忽而大笑,“你不要真以为自己是将军夫人,你和萧晔成过亲了吗?”
    江玮凌心头一紧,但她并不想认输,“哦!原来你不知道我和萧晔已在江南成了亲,那儿风光极美,我就是和他在西湖完婚的。”
    “你!”杨蔷气得握紧拳,“那又怎么样?他可是可汗许给我的男人。”
    “可汗他没看过我,否则他会认为我比你还适合晔呢!”江玮凌瞅着她,又抿抿唇说:“不管怎么样,你好自为之。”
    说完后,江玮凌便离开房间,在关门之际,她忍不住扬唇微笑了,瞧杨蔷刚刚那错愕又愤怒的表情,看来她是扳回一城了。
    对了,她还没告诉婉儿,萧晔要带她们去别苑的消息,如果她知道了肯定会很开心。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