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泡哥哥 >

第六章

    父子俩终于有机会再-次玩打水仗了。
    儿子欢乐的叫声、丈夫爽朗的笑声,频频从主卧室里的浴室内传出,窜入正在整理带回来的衣物的若馨耳里。
    “你们有完没完啊?以为有暖气就不会感冒吗?”若馨叫着。
    “再一会儿就好,小女孩,再一下下就好,是不是,儿子?”丈夫回叫道。
    “一下下,一下下。”儿子也学着叫。
    若馨翻了下白眼,“老天!”她嘟哝着。“还好我先洗过了,要不然恐怕要等到明天才轮得到我了!”
    又过了好一会儿,若馨的衣物都整理好了,父子俩依然在浴室里嘻嘻哈哈的,毫无出来的迹象。
    “老公!”若馨大吼。
    “来了、来了,”维任叫道:“儿子,妈咪生气了,我们快出去吧!”
    两条光溜溜的大小身影,毫无预警地从浴室里沿路洒着水滴冲了出来。
    若馨大惊失色,“你们干什么?”她迅速扔一条浴巾给丈夫,再抓一条往儿子身上包起来,“这种天气,你们就这么光溜溜的跑出来,找死啊!”她忙着擦干儿子,再一一把准备好的衣服往儿子身上套。
    维任不在意的接住若馨扔给他的浴巾围在腰部,再另外取一条浴巾擦拭着头发。
    “不会啦!暖气这么强。”
    若馨瞥了他一眼,手上顿了顿,“你太瘦了。”她不知道自己已经第几次说这句话了。
    她继续为儿子穿戴,眼角却不由自主的溜向丈夫的胸部。
    原本宽厚结实的胸膛,此刻却隐约可见一条条的肋骨,胳膊上、大腿上的劲健肌肉所剩无几。为了找她,他到底吃了多少苦?
    维任低头看了看自己,然后耸耸肩无所谓地说:“还好。”
    “还好?”若馨挑了挑眉,随即摇摇头,把儿子塞到被窝里,点点他的鼻头。
    “睡觉!”她命令。
    儿子乖巧的闭上眼睛。
    若馨接过维任的工作,把他推坐在化妆椅上,开始轻柔地揉搓着他的长发。“你都到哪里去找我?”
    维任沉默了会儿。“该去的地方都去过了,就是没想到要在纽约找人。”
    若馨把湿浴巾扔到脏衣篮里,换取另一条继续擦拭。“你……真的不爱她们?”她没头没脑的问。
    但是维任懂。“从来没爱过。”
    “你去找她们做什么?”
    维任蹙眉,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事还挺复杂的。“有人请我帮忙。”这大概是最确切、也最适合的回答了。
    “叫你帮忙把马子?”若馨不客气的问。
    维任转过身,“小女孩,我不是……”
    “坐好!”若馨推他。
    维任只好转回身子。“小女孩,我并不愿意那么做,可是……有的时候,事情并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我不懂。”若馨拿出吹风机来,开始细细吹着维任的长发。
    “总之,我不会再帮他们的忙了。我已经告诉他们,除非得到你的谅解和同意,否则那件事就要靠他们自己解决。”
    “他们?他们是谁?”若馨淡淡地问。
    维任再-次沉默。
    “CIA。”他终于说了。
    “CIA?”若馨怔愣地重复,一时无法意会。然后……她整颗脑袋蓦地从维任肩头伸到他的面前。“那个CIA?”她惊叫。
    “那个CIA。”
    若馨关掉吹风机扔到化妆台上,整个人跑到维任前面盯着他。“那个……那个CIA?”
    维任笑笑。“那个那个CIA。”
    “哇!”她跪坐在地上,有点茫然地看着他。“CIA……”
    维任把她拉起来坐在自己大腿上。“怎么了?”
    “怎么了?”若馨大惊小怪地叫着。“你还问我怎么了?CIA耶,不是CIA,也不是CIA,是那个CIA耶!”
    “所以?”
    “所以?”若馨又叫,忽而又低下声来。“他们要你帮什么忙?”
    维任为难地看着她。
    若馨了解地点点头。“机密?不能告诉我?”
    “不是不能告诉你,而是我不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要是由我来告诉你,我绝对会从头到尾说详细,但是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不能随便透露的事,我并不能决定。所以,最好还是让他们来告诉你比较妥当。”
    “他们会告诉我?他们为什么要告诉我?”若馨诧异地问道。
    “我刚刚不是说了,”维任亲她一下。“我告诉他们,除非我老婆能谅解而且同意,否则这件事我就不管了。”
    若馨斜睨着他。“真的?”
    维任再亲她一下。“当然是真的。”
    “哇!”若馨有点得意忘形。“我不知道我竟然这么伟大,CIA竟然要来征求我的同意,真是……太爽了!”
    维任失笑。“这样就爽了?信不信我能让你更爽?”他暧昧地说。
    “去!”若馨轻轻的捶了他胸膛一下,“还没完呢!说,你的书房里到底有什么秘密?为什么我进去还要报备?哼!还对我凶得跟什么似的!”
    “啊!这个嘛……”他垂目想了下。
    “怎么?又是什么机密?又和CIA有关?”
    “是太空总署。”维任微微一笑。“跟国防部也有点关系。”
    “太空总署?”若馨惊愕极了。怎么又是CIA,又是太空总署,再加上国防部?她的老公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复杂、那么……了不起?她不由得崇拜起来。
    维任摸摸她柔嫩的脸颊。“你知道我小时候的志愿是什么吗?”
    若馨摇摇头。
    “太空人。”
    “太空人?”若馨讶异地重复。
    “是啊!”维任不好意思地笑笑。“但是到了国中快毕业时,我决定不做太空人了,我要进太空总署。我比较喜欢研究问题、解决问题、告诉人家该怎么做,而不是让人家来告诉我该怎么做。”
    “有志气!”
    “所以报进入麻省后,所有有关太空科学以及电脑工程的科目,我统统都包了。”
    “帅!”
    “我想我念得还不错,”他谦虚地说。“因此我在修博士学位时,美国情报局委托我帮他们做一些解码工作。”
    “情报局?”若馨喃喃道:“不只念得不错吧?”
    “总之,后来他们委托我做的工作项目越来越多,但大部分都是做一些解析及防解析的工作,还有一些系统分析工作等等,偶尔,也为国防部武器研究中心设计一些导弹系统程式等有关项目。
    “而当我快得到博士学位时,太空总署也开始和我联络,希望我加入他们的研究行列。我真的很兴奋,愿望终于可以实现了。”维任顿了一下。“没想到……”
    若馨同情地握着他的手。“你父亲。”
    维任苦笑,“是啊!所以我只能被迫进入我最厌恶的商界,做一个无聊的商人。于是,情报局交付于我的工作变成我生活中唯一的乐趣,这二十年来,如果没有情报局的工作为我的生活做调剂,恐怕我早就疯掉了!”
    “你在任何方面都是最顶尖的。”
    “做每一件事,我都是全力以赴,不管我喜不喜欢。”
    “所以虽然你痛恨做商人,却也成为企业界的传奇人物、商界的奇才。”
    维任眨眨眼。“好像是吧!”
    “少来!”若馨笑骂。“太空总署呢?还没说完呢!”
    “也没什么,”维任耸耸肩。“当年我虽然没有接受他们的职务,但是这些年来,我一直没有中断和他们的联络。只要我有空,就会配合他们做一些研究。当他们开始发展‘深空’计划时,希望我抽空配合他们做离子动力推进器方面的研究,我答应了,或多或少也有点成绩了。”
    若馨指指书房方向,“在那里面?”意指书房里的电脑。
    “是啊!”
    “怕我偷了去卖?”若馨揶揄道。
    维任以奇异的眼光看着她,“怕你知道了会对你有危险。”
    若馨讶然问:“危险?为什么?”
    “因为我设计出来的东西虽然是推进器,但同时也可以作为武器,一种威力强大又很轻便的武器。当然要成品做出来、实验过后才能确定,但理论上是如此。”
    若馨双眼睁得很圆,嘴巴也呈O字型,她缓慢地从维任身上站起来,然后一步步后退。
    维任蹙眉看着她怪异的举动。“怎么了,小女孩?”他站起来。
    “Stop!别过来!”若馨举起双手挡在前面。
    “小女孩,我……我把你吓到了吗?”维任忧虑地问。
    “吓到了?哈!这不叫吓到了,这叫震惊!”若馨轻叫。
    “小女孩……”
    “想想……”她开始踱步,“你是个商业天才,我却连杀价也不会,我最好的商业知识就是如何到超级市场做限时大抢购。”她又转身往回踱。“你是个科技天才,我却连插头坏了都团团转,电线要是冒出点火花,我包准从曼哈顿这一头躲到另一头。”她停住。
    “好吧!就算我是个女人,女人只要在家里行就好了。我的厨艺不错,而你……”她猛地转身指控地指着他。“他妈的,这你也要跟我拼!你的厨艺居然也跟我一样好!”
    维任哭笑不得。“小女孩,我……”
    “还有!”若馨吼叫一声,维任立刻闭上嘴。“你拿了好几个博士、硕士,而我呢?却连该死的大学也没毕业!”
    “小女……”
    “至少让我做个比你好的妈妈吧!可是,你也要抢着做最佳爸爸,怎么?这可以领奖状的吗?”若馨挑眉瞪着他。
    “可是……”
    “真可怕!”若馨一脸恐怖。“要是哪天有人问我:‘喂,若馨哪!你老公那么厉害,怎么你却是只三脚猫啊?’我该怎么回答?嗄?”
    “不会……”
    若馨毫不理会维任满脸的无奈,兀目说道:“我是不是该回答她:‘这你就不懂了,就因为我老公是个大大的天才,所以才需要我这个大大的笨蛋去调合一下。’你说,是不是?”
    维任长长叹了口气。“可是,小女孩,这个大大的天才如果失去了那个大大的笨蛋,他就活不下去了!”
    若馨满腔的忿忿不平瞬间转化为感动与柔情,“哦!老公……”她慢慢走到维任面前仰望着他,“再告诉我一次。”
    “我爱你,小女孩,”他伸手抚着她的脸颊。“我好爱你,失去你,我就不知道该如何活下去了!”
    “老公!”她感动得热泪盈眶,双手环抱住他的腰,把脸颊紧紧地压靠在他胸前。“我也好爱你,好爱好爱你!”
    维任看了一下床上睡得正熟的儿子。“让我把宝宝抱回房去睡,我们才好‘谈’些正经事,嗯?”
    若馨放开他,羞怯地点点头。
    当维任回到主卧室里时,房内的大灯已熄,只剩下床头两旁深幽迷蒙的小灯,他的小妻子早已钻进被窝里等着要‘谈’些正经事,两颗大眼睛在昏暗中亮晶晶地眨呀眨的。
    维任轻笑一声,拉掉腰间的浴巾,迅速地溜进小妻子身旁,长臂一揽,滑嫩如脂的娇躯已然在抱。
    “现在,让我们来谈点正经事……”
    “老公,你好瘦喔!我都摸得到你的骨头了!”若馨怜惜地触摸着他的胸膛。
    “我以后多吃点就是了。”
    “我叫你吃什么你统统要吃光喔!”
    “好。现在先别管那些,我们有更重要的事……”
    粗重的呼吸声与阵阵娇喘逐渐盈满室内,片刻之后……
    “老公……”喘息不已的娇音轻呼着。
    “嗯……”他粗嘎的回应着。
    “你……还是有些……地方……没瘦耶……”
    ***
    翌日,若馨无班,但她还是一大早就起床,准备好父子俩的早餐后便出门大采购。她还特地跑到苏活区的中国城去买了些补药,准备炖一些人参鸡、药炖排骨什么的给老公补补身子。
    将近中午时分她才回到家,一进门,便看到两个陌生人和苏珊娜坐在客厅,维任则抱着宝宝和他们谈话。
    宝宝眼尖,一看到母亲拎着大包小包进门,立刻溜下父亲的大腿,冲到她身边——的袋子翻找着。
    “妈咪、妈咪、吃糖糖,吃糖糖。”
    若馨毫不客气的拍一下他的小屁屁。“想吃糖?下辈子吧!”
    宝宝嘴一嘟,回头找大玩具告状去也。“爹地爹地,妈咪打我,痛痛、痛痛……”
    维任笑着抱起宝宝。“好了,爹地摸摸,不疼了喔!”
    宝宝想想还是不甘心,搂着父亲的脖子撒娇。“爹地,打妈咪、打妈咪……”
    若馨大大哼了一声。“打我?他敢!我不打他,你爹地就该偷笑了,还敢打我!你这不孝子!看我不找个爹地不在的时候好好整一整你,我就不叫妈咪!”若馨边狠狠说着,边把大小袋子统统放到大门旁的矮鞋柜上。
    看到母亲一副凶凶的模样,宝宝直往父亲怀里钻。“怕怕,爹地,怕怕……”
    “不怕、不怕,爹地抱抱,不怕。”维任安慰着宝贝儿子。
    若馨走过来坐在维任身边,先送儿子一记白眼,再转头打量二位客人。
    三位客人正兴味十足地瞧着他们一家三口,虽然他们听不懂中文,但是看着他们一家三口的肢体表情大概也能猜个七、八分了。
    “我想你们应该都认识我太太,就不必我多做介绍了。至于你们的身分,最好还是你们自己向我太太解释吧!”
    山米点点头,他朝若馨开口说道:“傅夫人,我先自我介绍,我叫山米戴斯,是CIA行动小组组长,我身边这位是海特克莱尔,我的小组成员之一。至于那位小姐……”
    “我知道她是谁。”若馨瞥了维任一眼,维任苦笑了笑。“苏珊娜小姐。”
    山米笑笑,“她是美国太空总署,太空动力数值研究中心的人员。”
    “咦?”若馨颇感意外地看着苏珊娜。“她是太空总署的人?”
    “我是。”苏珊娜说。
    “哦……”若馨发出了一声疑问。
    似乎明白妻子的困惑,维任伸手搂过若馨。“听他们说,你自然就会懂了。”
    山米清清喉咙。“我还是长话短说好了。差不多七、八年前,国际间出现一个称为‘红蕃’的组织,他们专门盗取或强抢机密性高科技武器,甚至是生化武器,然后再以比价方式卖给出价最高的人或国家。”
    “我们一直在追缉他们,但是效果不彰,只能抓到一些小角色,真正的首脑人物却一直隐藏在幕后,无从追寻。直到两、三年前,我们才追踪到一个真正能接近首脑人物的人,那就是贝兰。”
    “贝兰?”若馨惊呼,“老公,你以前的未婚妻居然是罪犯啊?”
    维任尴尬地咳了咳。
    不必听懂若馨的话,只要看看维任的尴尬表情,就知道若馨正在损她老公了。
    山米憋着笑继续说道:“我想傅先生应该告诉过你,关于他和太空总署的关系吧?”
    若馨瞟维任一眼。“昨天才告诉我的。”
    “好,那我就明说了,他送到太空总署的设计原图被偷走了。”
    “啊?被偷走了?”若馨再-次惊叫。“‘红蕃’吗?”
    山米点头。“是‘红蕃’,因为那是一件很可怕的武器,所以太空总署立刻通知CIA。我们立即展开调查行动,然后从苏珊娜小姐这边,我们得知傅先生和贝兰的关系,所以,就请苏珊娜小姐引领到们来找傅先生,希望他能帮我们的忙。”
    “哦!我懂了,你们要我丈夫去接近贝兰,想办法揪出那个首脑人物,对不对?”
    山米点头。
    “难怪他们叫苏珊娜带他们来,原来他们也知道苏珊娜一拜托,你一定会答应了。”若馨又开始说中文了。“初恋情人开口了,怎能不急着讨好她呢?”她酸溜溜地说。
    维任皱眉。“不是这样的,小女孩,是他们说服我,只要抓出那个首脑人物,这个世界上死于恐怖活动的无辜牺牲者就会减少很多。”
    “啊!不必解释了。”若馨挥挥手。“我了解,初恋情人总是最难忘怀的。我会尽量忍耐,只要你偶尔记得我就行了。”
    维任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山米立刻发觉到情况不对,他想补救,但是维任已经先开口了。
    “这件事我不管了,你们回去吧!”
    包括若馨,每个人都瞪着维任。
    “傅先生,你不能……”
    “为什么我不能?我又不是CIA的人,要不要帮忙是我自己决定,不需要你们的同意。现在,我不耽误你们的宝贵时间,你们请回吧!”维任冷着脸说。
    苏珊娜知道问题出在她身上,要想消除若馨心中的疙瘩,就必须由她亲自和若馨说明白不可,“傅太太,我能单独和你谈-下吗?”
    若馨一愣,维任蹙眉。“你想干什么?”他冷声问。
    若馨瞟他一眼,随即转向苏珊娜说:“可以啊!我们到娱乐室去聊。”
    维任眼睁睁看着两个女人一前一后走进娱乐室,关上门,他的眉头越皱越深,脸色阴郁不安。
    他了解苏珊娜的个性,虽然她不是什么坏人,却也相当自私。从再一次见面之后,他就感到苏珊娜似乎有意和他复合,他一直不予理会,而现在,谁知道苏珊娜会和若馨讲些什么?
    “傅先生……”
    维任冷凝着脸色朝山米投过去阴寒的一瞥。“宝宝饿了,我要去弄点东西给他吃,你们自便。”说完,就抱着一脸好奇的宝宝进厨房去了。
    山米、海特只能面面相觑,摇头苦笑。当若馨和苏珊娜出来时,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
    若馨东张西望寻找老公。“我丈夫呢?”
    “带宝宝去睡午觉了。”海特说。
    “哦!”她回头朝苏珊娜友善的笑了笑。“来,我们先坐下再说。”
    两人坐下来,相互一笑,苏珊娜说:“你还有什么疑问,可以请教山米,我相信他一定能给你满意的答案。”
    若馨点点头。“好,戴斯先生,我丈夫会不会有危险?我想你应该比我清楚,他们是罪犯,谁知道他们要是发现我丈夫的用意之后,会对我丈夫施展什么样的报复手段。”
    “请你叫我山米,傅太太。我不否认傅先生多少会有一些危险,但是我保证,我们会在暗中保护他,绝不会让他发生任何事的。而且我们对傅先生的期望是,希望他能从贝兰口中套出主谋者的身分,之后他就可以立即脱身,其他的就交给我们来进行了。”
    “哦……”若馨思索了一会儿,“可是你们又怎能知道贝兰会告诉他,说不定,他就是跟她耗上一整年也挖不出半句话来。你们也知道,我丈夫并不是什么俊男帅哥之类的,他还曾经被贝兰甩过呢!如果不是真心喜欢一个男人,又怎么会把重要的事说出来?”
    “啊,这可就要问你了,若馨!”苏珊娜拍拍若馨的手。
    山米与海特讶异地相视一眼。怎么?两个情敌居然开始叫起名字来了?
    “问我?”若馨感到莫名其妙。“为什么?苏珊娜,我怎么会知道?”
    “我刚刚不是告诉过你,维任现在变得很……特别,非常特别!”苏珊娜强调。
    “他有一些非常迷人的特质是以前所没有的,尤其是他那种冷漠倨傲的眼神、危险而又神秘的气质所引发出来的性感味道,啧、啧,真令女人流口水呢!老实说,若馨,你不就是因此而迷上他的吗?”
    “嘿嘿!”若馨不好意思地笑笑。“他真的很性感、很迷人,不是吗?”
    苏珊娜眨眨眼。“让人想一口吞了他。”
    若馨往前凑了些。“可要细细品尝才行。”
    “怎么样?”苏珊娜将脑袋挪过去。“味道怎么样?”
    “令人回味无穷。”若馨的脑袋和苏珊娜的几乎黏在一起了。“像毒品一样,一吃就上瘾。”
    两个女人不约而同的娇笑起来,而且笑得花枝乱颤、东倒西歪。
    性感迷人的男主角这时从幼儿房出来,极度困惑地看到两个CIA探员呆愣地瞧着两个疯女人癫笑不已。
    “你们是怎么了?”维任往她们那边走去。
    “哦!是你啊!宝宝睡了吧?”若馨仍然笑着。“帮我们弄点饮料过来吧!”
    刚走到一半的维任只好转身往厨房走去。
    “喂、喂,弄那个你最拿手的、加很多蜂蜜的那种!”若馨在他后面叫着。
    维任没答话,他听到若馨在问苏珊娜,“他的厨艺很棒耶!苏珊娜,他以前也会下厨吗?”
    接着他听到苏珊娜回答,“以前他只会泡咖啡,很浓、很浓的黑咖啡,那可只有他自己才喝得下去。”
    两个女人又开始莫名其妙的笑起来。
    维任暗暗摇头叹息,女人!
    若馨把银盘里的饮料分送给客人。“来,喝喝看,保证味道一流、独家特制,在外面绝对喝不到!尤其是我们傅大总裁亲自调煮的,说出去都光荣。”
    两个女人又开始乱笑成一团,维任朝山米投过去询问的一瞥,山米耸耸肩表示不知道。
    没有人夸赞饮料味道如何,因为大家都忙着在五分钟之内,把自己瓷杯里外加玻璃壶内的饮料都喝光。而苏珊娜还硬是让玻璃壶里最后的几滴也到了她的杯里后,才意犹未尽地放下玻璃壶。
    若馨笑着说:“我让我老公把做法抄给你,如何?”
    “谢了!”苏珊娜开心的说:“这个饮料一定能帮我钓到好男人,而且是很多。”
    又说笑一阵之后,山米瞧气氛不错,便直接把话题导入正事。
    “傅太太,我想你不会再反对傅先生帮我们的忙了吧?”山米询问道。
    “我不……”
    “基本上是没问题,”若馨打断维任的拒绝。“只要你们能保证他的安全,这才是最重要的。”
    “你放心,我们不希望也不敢让傅先生出事,瑞帆财团的影响力可不是我们承担得起的。”
    “好,不过我有一些建议。”若馨看看大家没有反对的意思,便开始提出她的看法。“这是苏珊娜刚刚说的话提醒我的,我觉得我丈夫在接近贝兰时,不能太主动,最好用一种若即若离的态度,那时候的他,是最吸引人的。”若馨与苏珊娜英雌所见略同的一笑。
    “他那种冷漠神秘的气质,绝对能诱使女人为他发狂。”苏珊娜赞同道。
    “还有,女人在有竞争对手时,最容易不顾一切。所以我建议让苏珊娜也加入,让贝兰感受到威胁性,让她用尽各种方法来讨好我丈夫。而我丈夫呢……”她抱住维任的胳臀。“他就得表现出一副无从选择的样子,两个都好,两个也都不好。偶尔凶一凶她、偶尔给一点甜头,嘻嘻,这个他最拿手了。”
    维任垂首闭眼,摇头不已。
    “或许,我也得出场一下。”若馨沉吟道。
    维任猛抬头,双眉扬得高高的。“你?绝对不准!”
    若馨斜睨着他。“你是怎么跟她说我的!”
    维任张一张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来。
    “夫妻个性不和,对不对?”若馨胜利地瞧着他尴尬的表情。“我们偶尔也要让她明白一下我们夫妻有多么不合,给她一些希望,让她感到她有坐上瑞帆总裁夫人宝座的希望。一个性感的丈夫加上荣华富贵的未来,绝对能使她晕头转向。”
    维任盯着若馨。“你都想好了,是吗?不后悔?”
    “只有一点。”若馨脸色突然变得非常严肃。
    维任谨慎防备的看着她。“什么?”
    “你绝对绝对不能和她上床!”若馨凶狠冷冽地威胁说:“你要是敢和除了我以外的女人上床,我就阉了你!”
    维任膛目结舌地瞪着她。
    “懂了吗?我一定会阉了你,如果你敢和她上床!”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