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泡哥哥 >

第五章

    当维任像只无头苍蝇到处乱撞地寻找她时,若馨却过着平静安详的日子。她一点儿也不认为维任会找她,相反的,她相信他一定会很高兴不需要花费什么工夫,她就识趣的自动走人了。
    当然她会想念他,但是她总是硬生生的把思念压在心里最深处。如果忍受不了,她就放纵自己摊开相簿,纤指爱怜地触摸着他的影像,回忆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再好好的大哭一场。然后收拾心情,傲然的挺起双肩,走出房门,踏入现实。
    她有个胜任愉快、高薪又加上小费多多的工作,相处和谐的邻居,健康乖巧的儿子,若馨实在不能有更多的要求了。
    除了寇德带来的困扰外。
    寇德了解自己的感情归向后,他痛定思痛,决心要改变自己、循规蹈矩的追求若馨。
    他每日固定到若馨工作的餐厅用午餐,观察她工作的情形,从她的同事那边探听她的个性、喜好、家庭状况,决定追求她的态度和方法。
    一个星期后,他在用完午餐后,招手请若馨过来。
    “布莱克先生,您还要点什么吗?”若馨微笑着问。
    “凌小组,”寇德神情严肃地说:“我知道我给你的印象很不好,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补救的机会,可以吗?”
    若馨讶异地瞧着满脸正经的寇德。“我不懂,布莱克先生,我并没有……”
    “至少,让我们做个朋友,可以吗?”
    若馨微微蹙眉。“布莱克先生,我觉得这样并不太妥当。”
    “为什么?只是单纯的朋友,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她犹豫了一下,“我没有意思要交什么男性朋友,那很、呃、麻烦的。”
    “我懂了,”寇德微笑。“我不否认我想追求你,但是我发誓,绝对不会勉强你半分。现在,我们只要做纯粹的朋友就好,你甚至可以把我当成女的。”
    若馨笑了。“你要是女的,恐怕很多女孩子都要闹同性恋?”
    “怎么样?朋友?”
    若馨迟疑着。“我不觉得……”
    “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勉强你来接受我,只要你能把我当成朋友,我就很满足了!”寇德举着右手说。
    若馨又考虑了一下。“不勉强?”
    “绝不!?”
    于是若馨答应了。
    一个体贴的温柔的绅士就此产生。
    寇德从不过问她的过去,他总是以最完美的态度带她和宝宝出去郊游。宝宝需要晒晒太阳,他说。
    然后,他会在她轮晚班夜归的时候,体贴的开车送她回公寓,那附近到了晚上不太安宁,他又说。也常常带一些宝宝喜欢的水果到公寓探访他们。顺便帮她通通水管、修修烤箱什么的。小事情交给他就行了,他再说。
    这就是若馨最大的困扰。
    除了维任,她心中再也不可能容纳得了其他男人了。于是,寇德对她的好,就变成无可偿还的人情。
    她开始后悔了,但是却也不能毫无理由的就把一个零缺点的朋友一脚踹出门去。她怎么也没想到,寇德居然会为而她改变到这种地步。以前同事们都说寇德虽然相当体贴女人,但是也有个限度,譬如他绝不会委屈自己,也不会做没把握的事。
    他是个富家子弟,却来帮她丢垃圾、帮她作大扫除、陪宝宝玩一些无聊的游戏、陪她去超级市场限时大抢购、在餐厅门口等她,只为了送她回家,而他们甚至没碰过手!
    但是这一切终归是无意义的。她和寇德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将来,然而现在事情却搞成这样,她真是后侮莫及。她不禁暗暗苦恼,究竟该如何喊停呢,事情拖得越久越难解决,或许她该对他直言,让他明白他作的是徒劳无功的努力,同时也让他明白这两个多月来,他带给她多大的困扰。
    也许这会伤了他的心,但是,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了。
    该找个好时机和他谈谈,可什么时候最好呢?
    ***
    那年圣诞节过后不久,难得冬日出现太阳,若馨又毋需代班,寇德一大早就拎了个野餐篮子来敲公寓的门。
    “走,带宝宝晒太阳去!”他一见面就说。
    若馨还未回话,宝宝早已大叫着冲过来。“昂可(叔叔)!昂可!”
    寇德一把抱起宝宝。“他穿得这样不够,给他拿件外套,我在车上等你。”
    若馨瞪着寇德的背影。
    什么嘛!这种天气就算出大太阳也暖不到哪里去,何况只不过稍微看到点太阳而且嘛!出去干什么?去做冰棒吗?
    若馨叹了口气。没办法,儿子都被绑走了,做母亲的还能不跟上去救驾吗?她懒懒地换衣服,拿了件宝宝的厚外套,考虑了一会儿,又多拿一件,这才不情不愿地出门去。
    天哪!这么冷,笨蛋才会出门!
    走出公寓大门,若馨不禁抖了科,把衣领拉得更紧一些。她看见寇德正和宝宝在车上玩得不亦乐乎,不由得叹息得更大声。
    大、小笨蛋!
    若馨很快地缩进开着暖气的车里,顺手把宝宝抱过来。
    “拜托,寇德,这种天气走到哪里都会变成冰柱,你居然要去野餐?你发烧了吗?”若馨抱怨道:“躲在被窝里睡大觉不更好?”
    寇德从后视镜里瞥了她一眼。“懒猪这么好的天气,不用来野餐才是傻瓜!”
    若馨白了他一眼,不再理会地,迳自抱着宝宝闭上眼想补个回笼觉。
    一路上寇德不停的吹着口哨,若馨不知不觉地真的睡着了。当她感到有人轻摇着她时,她还喃喃嘀咕着。“别吵我嘛!老公,再让我睡一下嘛!”她说的是中文。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若馨,已经到了,睁开眼看一下,若馨……”
    不是维任?若馨立即睁开眼。“哇!好美!”她脱口惊呼。
    一个足足有两层楼房高的玻璃花房呈现在她面前,四处布满各式各样的花,真的是美呆了!
    “怎么样?”寇德满脸得意之色。
    “了不起!”若馨猛一点头。“太美了!”
    “花,花……”被寇德抱着的宝宝指着玻璃花房叫着。
    寇德点点宝宝的鼻子。“对,花,漂亮的花,跟你妈妈一样漂亮。”
    若馨脸微微一红。“呃,我们最好过去吧!外面冷得很呢!”
    十五分钟后,宝宝坐在毯子上与蛋糕奋战。若馨和寇德沿着花房散步,边欣赏四周各种珍奇花卉。
    “这是你的吗?”若馨指指花房。
    “我母亲的。”寇德说。“她一向喜欢花,我父亲特别为她造了这座玻璃花房,平常聘有专人照顾。”
    “你父亲一定很爱你母亲。”
    “嗯,他们是我见过最恩爱的一对夫妻。”寇德忽然笑了。“恩爱到有时候我都觉得有点恶心。”
    若馨也笑了。“他们自己不觉得恶心就好了。”
    寇德看了她一下。“我一直很希望也能拥有那种女人,能和我一辈子恩爱到老的女人。”
    若馨望向另一边。“每个人都这么希望。”
    寇德暗暗叹了口气。也许还不是时候,他想,再多等一段时间吧!他转头看着正在对付芋泥蛋糕的宝宝。“宝宝满像你的。”
    若馨也转头看向宝宝。“他像他父亲多些。”
    “你不喜欢提起他父亲?”寇德小心翼翼地问。“你……恨他?”
    “恨他?”若馨诧异地看着他。“我为什么要恨他?”
    寇德蹙眉。“不是他……”
    “是我离开他的。”若馨静静地说。
    “你离开他?你不爱他?”
    “我爱他,我好爱好爱他,我这辈子只爱他一个人。”若馨感伤地说。
    寇德深吸了口气,强忍着心中的刺痛感。“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离开他?”
    若馨苦笑。“他不爱我,他爱的是别的女人。”
    寇德扬扬眉。“怎么……”
    若馨瞥了他一眼。“你搞糊涂了?”
    “没有。”寇德盯着她。“我明白,这只有两种可能,他变心?或是一开始他就欺骗了你。”
    “都否定,当初是我向他求婚的。”若馨歪一歪头。“没想到吧?”
    寇德愕然地瞪着她。“你向他求婚?”
    若馨笑笑,然后转头看着正在玩沙拉的儿子。“一开始,他就表明他只是要娶个妻子帮他生孩子,可是因为我爱上他,所以我就乘机去向他求婚,然后他答应了。”
    她微微叹口气。“我一直希望婚后他也能慢慢地爱上我,我也以为他是,因为他对我真的很好,真的很好很好。”
    “结果他不是?”
    若馨耸耸肩。“他不是,他碰见以前的未婚妻和初恋情人,那两位才是他爱的人。”
    “所以你成全他们?”寇德声音里有着抱不平的味道。
    若馨忍不住轻轻拍拍他的脸颊。“不必这样,我心甘情愿,只要他快乐就好。”
    寇德正要握住她的手,她却收回去了,他咬咬牙。“他有多完美,值得你这样对他?”
    “完美?”若馨咬着指甲深思。“对一般人来说,他绝对没有你英俊,跟你差不多高吧!个性也满怪异的,如果由他的下属来评断,他的脾气是百分之百恐怖。还有,我不知道你几岁,但是他肯定比你大很多。
    “大很多?我三十三岁了!”
    “哈!我就知道,他大你十岁了。”若馨以胜利的口气说道。
    “四十三?老天,若馨,他大你十九岁,可以做你父亲了!”寇德惊叫。
    若馨瞟他一眼。“那又怎么样?”
    寇德张了张嘴。对啊,那又怎么样?依丽莎白泰勒还嫁个年纪比她小很多的男人呢,以现代人眼光来看,连性别都不是问题了,何况是年龄。
    “那……我……他……”
    若馨噗嗤笑出来。“你看起来好好玩喔。”
    寇德尴尬地收起呆愣的表情。
    若馨笑着笑着,声音慢慢减小,然后消失,她看着寇德好半晌。“寇德,我想……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寇德微微一愣。“我不懂,什么不能这样下去了?”
    “我是说……”她不安地瞥了他一下。“你最好不要再来找我了。”
    “为什么?”寇德急叫。“我做错什么了吗?告诉我,我会改的,若馨,告诉我!”
    “就是这样,”若馨苦恼地看着他。“你对我越好我越难过,你不应该把你的感情浪费在我身上,我告诉过你,我只爱宝宝的父亲,我不可能再爱上别人了!”
    “没关系,我愿意等,”寇德焦急地说,“即使永远都等不到也没关系,让我在你身边陪伴你就够了。若馨,我只要求你这点,让我能常常看到你就好了,若馨,难道这么一点小小的要求,你都要狠心的拒绝我吗?”
    “这样对你不公平,”若馨摇着头。“你应该去追求你自己的幸福,不应该再浪费时间在我身上了。寇德,茜雅小姐才适合你,不是我……”
    “茜雅!”寇德截断她的话。“她去找过你了?该死!我非……”
    “寇德,别这样,她又没对我怎么样,她只不过是去用餐而已。是同事告诉我你本来是要和她订婚的,寇德,她爱你,别轻易放弃地,她……”
    “别说了,我不会和她结婚,我也不会放弃你!若馨,我答应过你不会逼你,我愿意等你,不管多久,就算一辈子都没结果也无所谓,只要让我陪着你就够了,若馨,求求你……”
    若馨紧皱眉头。“寇德,你最好再仔细考虑一下。”
    “我考虑好就可以了吗?好,我考虑过了,事情就是这样,就这么决定。我要去救宝宝了,他快被那堆食物给淹没了!”寇德刚说完就跑到宝宝那边去了。若馨直叹气,怎么又回到原点了!
    ***
    当所有若馨可能去的地方都找过了,却依然毫无她的踪影时,维任几乎要崩溃了。他把自己关在旅馆房间里痛哭,海特在房门外听得直摇头叹息。苏珊娜噙着泪水后悔不已。
    其实若馨跟踪维任那天,她早已发现,但是她没有警告维任。她希望他们夫妻分开,然后她就是准傅太太、准瑞帆财团总裁夫人了。然而她却没有料到维任竟然那么深爱他太太,爱得令人心动、心酸,她根本一点机会也没有。
    因为她的自私,造成两个人的痛苦,而她也没能得到什么。她这算什么?破坏的第三者?没想到她竟会沦落到成为众人唾弃的第三者!她好后悔,后悔当初嫌他长相不够英俊、嫌他不够富有、嫌他不会甜言蜜语、嫌他……能力比她好。
    但是,被他深爱的人好幸福啊!
    她错了!如果有机会,她愿意不计任何代价去弥补她造成的错误。
    维任哭了整整一天,而后他振作精神,再花一天的时间处理半年多未曾闻问的公事。
    瑞帆的状况很稳定,因为他们早已习惯总裁的遥控管理,虽然总裁半年未有任何音讯却依然能维持年百分之二十的固定成长。这都归功于维任有超佳的识人之能,每家分公司的负责人都是精明能手而又忠心耿耿的强者。
    接着,维任二话不说地冒着寒冷的风雪继续他的旅程。这-次,他要到她曾提过却未有机会前去的国家寻找。就算要花上一辈子,他也要找到她!他发誓!
    唉!今年的冬天好冷!
    另一方面,山米因为花了半年时间却连一个平凡的普通女人都找不到而感到耻辱不已。
    虽然这半年来,因为接手其他任务,寻找凌若馨的人员减少很多,但顶着CIA的名号却找不到一个单纯的女人,这实在丢脸得很哪!
    他怀疑他们找错了方向,开始仔细思索维任告诉过他关于凌若馨的一切;再加上一直没有任何凌若馨离开美国的迹象,又不可能偷渡出国,唯一的可能,就是她还留在美国本土。
    如果是在美国本土,那不是他们找得不够仔细,就是有某些地方被遗漏了。他考虑了一会儿,决定从美国东部开始,重新再找一次,这一次,不管维任有没有提过,所有的地方都不放过。
    整个美国都把它翻过来找,他就不相信还找不到区区一个东方小女人!
    ***
    元旦时,若馨曾打电话回台湾报平安,母亲告诉她有人找她,若馨推测可能是纽约大学的同学,只是不知道是谁,还有找她有什么事。
    她依然无法摆脱寇德,如果他无赖一点、可恶一点,或许她三两脚就把他跟到大西洋去。偏偏他是这么无话可说的温柔体贴、这么令人无法挑剔的绅士,他几乎是个十全十美的男人,除了她不爱他。
    或许,寇德曾经去找茜雅谈过话,总之茜雅不再来找她的麻烦了。然而,同事们却开始问她什么时候要请喝喜酒?邻居们则探问她喜欢什么样的结婚礼物?
    老天!她头都大了!
    ***
    元旦过后没几天。
    “傅先生,请立刻回来,我们找到你太太了!”山米兴奋地对着手机叫着。“不用问这么多,你回来就知道了。”
    他关掉手机,望着华尔街对面的餐厅,“聪明的女人,或许该请她加入局里才对。”
    他喃喃自语。
    ***
    第三天的上午九点,从甘乃迪国际机场到曼哈顿中心的高速公路上,一辆银蓝色轿车以高速急驶着。
    “告诉我,她到底在哪里?”维任几乎是大吼着。从见到山米开始,他就-直重复着这句话。
    但山米总是回以同一句话。“待会儿再说。”
    维任想掐死他!
    山米从后视镜看出维任已忍耐到极点了。“她一直在纽约。”
    “纽约!”维任惊诧地叫道。
    “她租住在皇后区。”
    维任皱眉。“皇后区?”
    “在华尔街的一家餐厅工作。”
    “工作……”维任怜惜地重复着。
    “还有,”他从后视镜里打量了一下维任肮脏邋遢的模样。“你最好清洗整理一下再去见她。”
    听得出山米的口气有些异样。“告诉我。”维任直接问道。
    山米顿了一下,“你知道寇德-布莱克这个人吗?”
    “不但知道也见过,”维任沉吟道:“纽约新崛起的商业钜子,年轻英俊、行事强悍、手腕干练,是个能干的人物。”
    “他在追你太太。”山米很干脆地说。
    “什么?”维任怒吼。“他敢追我太太!我杀了他!”
    “冷静一点,否则我什么都不说了!”山米警告道。
    喘了一会儿气,额上青筋暴露,维任咬着牙。“你说!”
    山米看了他一下。“听说他为了你太太改变了许多,痴情得令所有认识他的人都感到吃惊不已。华尔街所有的人都在预测,他们究竟何时会举行婚礼。”
    “该死!”维任咬牙切齿地诅咒。
    “回去整理一下,嗯?”山米劝道:“听说寇德-布莱克每天都会去报到,你不想被比下去吧?”
    维任整张脸绷得紧紧的,哼了一声。“回中央公园。”
    ***
    华尔街的餐厅在中午用餐时间是最忙碌的时刻,每个人都来去匆匆,服务生一桌跑过一桌,累得快要塌下去了,还得挤出半死不活的笑容,要是个性不够坚强、体力不够健壮,还真有点支撑不下去。
    但是精力充沛的若馨总是笑得最真诚、跑得最快、服务得最周到,也是最受欢迎的服务生。尤其现在,每个人都知道寇德在追求她,她几乎已成了华尔街最出名的人物。大家都在猜测,麻雀什么时候会飞上枝头变凤凰。
    维任一走进餐厅,几乎是立刻就找到正在清理桌面的妻子,他忘情地想开口叫她。
    “先生,请这边坐。”
    维任硬生生收回几乎脱口而出的呼唤,他瞥一眼身旁的服务生,点点头随她走去中间的餐桌。中途他对着几位旧识颔首示意,也发现坐在最里面一张餐桌上的寇德-布莱克正痴痴地望着若馨。
    维任坐下来,点过餐后,便直盯着若馨。
    若馨收拾好餐桌,中途和两位客人聊了几句,又和寇德交谈片刻才走入厨房。
    不-会儿她拿着新桌巾出来张铺,维任始终盯着她。她为客人加冰水、更换餐巾,他盯着她;她端饮料给客人、和客人说笑,他盯着她;她和同事说话、和寇德聊天,他盯着她。
    慢慢的,有些坐在他邻近的客人感到有些不太对劲,开始看着维任;寇德也敏感地觉得有些异样,同样看着维任;服务生们耳语着,也看着维任。一股诡异的气氛逐渐蔓延整个餐厅,静默缓缓笼罩下来。
    正和客人热叨讨论幼儿经的若馨停顿了下来,她和客人诧异地互看一眼,同时转头察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若馨顺着所有人的视线看过去,当维任出现在她眼中时,她不由自主地重重倒抽一口气,双眼不敢置信地睁得大大的,双手紧捂住嘴巴。
    维任站了起来。
    寇德头一个反应过来,他冲过来保护性地挡在若馨面前瞪着维任。“你想干什么?”
    他沉喝。
    维任缓缓走过来。
    寇德脸色更加阴沉。“你……”
    蓦地,从他身后传来一声隐含怒气的命令。“走开!”
    寇德震惊地回头瞪着若馨。“若馨,你……”
    若馨怒目瞪着他。“走开!”她更大声地命令。
    寇德犹豫一下,不得已慢慢让开,但仍留在一旁看守着。
    寇德一让开,若馨便看到日思夜想的男人出现在她面前。只一眼,她就发现他变了好多。她情不自禁地上前一步,伸出颤巍巍的手去抚触者维任消瘦的面颊。
    “天啊!你怎么会把自己弄成这样?”她心疼地轻呼。
    “我在找你,”维任的声音微微颤抖着。“从你离我而去的那天开始,我就一直到处找你。”
    他瘦得整个脸颊都凹过去了,皱纹增加了好多,原本没有的银丝出现在鬓边,他满脸的哀伤,一身的疲惫,双眸里除绝望、痛苦,再无其他。
    泪水盈满了眼眶,若馨抖着唇开口问道:“你找我做什么呢?”
    两人都以中文对话,没有人听得懂他们在说什么,但是每个人都被他们之间那份浓烈沉重的哀伤给震慑住了。众人不由屏息注视着全华尔街最出名的女服务生和国际知名的财团总裁,猜测着他们之间的关系和发展。
    “我要告诉你,”维任深情专注地凝视着她。“我爱你,当我第一眼见到你时就爱上你了。我从没有爱过别人,苏珊娜没有,贝兰没有,只有你,我爱的始终只有你一个人。”他伸手抹去若馨脸上滚滚落下的热泪。“小女孩,我好爱你。”
    若馨啜泣着。“哦!维任……”
    “小女孩,你……”维任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恐惧,他迟疑地开口。“你还爱我吗?”
    “我爱你!”若馨叫着冲进他怀里,紧紧地搂住他的腰。“我始终爱着你,从以前、到现在、到未来,我不可能停止爱你,直到我死。”
    “我的小女孩。”维任闭上眼,随即又睁开,他双手捧着若馨的脸蛋,双眸紧紧锁住她的视线。“答应我,小女孩,别再离开我。我愿意把我所拥有的一切奉献给你,我愿意把生命放到你的手中,只求你别再离开我,答应我,小女孩,答应我。”
    “是的,我不再离开你,我答应你,维任,我答应你!”
    维任松懈地轻呼一声,双唇旋即重重覆盖住若馨微抖着的唇。
    抽气声、惊呼声接连响起,所有人,包括刚进来的客人,全部目瞪口呆的瞪视着眼前出人意料的一幕。那个东方女孩不是属于寇德的吗?
    而最吃惊的莫过于寇德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连手也不给他牵的若馨竟然与这个男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热情的拥吻!他瞪着他们,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他脑际忽地灵光一闪——
    若馨的丈夫!
    寇德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知道若馨对她丈夫的感情,如果她丈夫来找她回去,他绝对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餐厅内细语纷纷,不知道过了多久,夫妻俩才依依不舍的结束那个倾注半年多来所有思念爱恋的热吻,却犹痴痴地互视彼此。
    寇德咬着牙。“若馨,他是谁?”
    维任把视线挪向寇德,手臂占有性地紧搂住若馨。“她的丈夫。”他低沉地说。
    简简单单四个字,却仿佛投下一颗原子弹般,整个餐厅轰的一声,大部分人都不认得这个突然蹦出来的男人到底是谁,少部分的人却已开始为寇德摇头叹息,但是每个人都同样惊讶、好奇地拭目等待后续发展。
    两个男人互相打量评估着,寇德不得不承认,对方磅礴的气势是他远远比不上,而那睥睨一切的尊贵气质更是他遥遥不及的。
    他看一眼小鸟依人般偎在对方怀里的若馨,心中的苦涩与不甘越来越深。他倾心爱慕的女人,为什么是以那种满含歉意的眼光望着他?为什么她不能像他一样回以爱恋的眼神?
    他真的很不甘心就这么放弃。“你是谁?”他粗哑地问。
    几乎是以怜悯的眼光看着对方,维任感觉得到他的不甘愿。“傅维任。”
    他傲然的回答,不!对方不值得怜悯,任何敢动若馨主意的人都该死!
    一阵的惊呼声、惋惜声,依然是为寇德而发。
    寇德的准新娘在一瞬间便变成别人的太太,而这个人更不是什么普通人,而是足以变动华尔街走向的瑞帆财团总裁。他在全球商界是赫赫有名的奇才、传奇人物,寇德别说跟他拼,连比都没得比。
    凌若馨,众人心且中的麻雀,原是华尔街最有名的女服务生,竟赫然变身为瑞帆总裁夫人。这简直是太令人感到不可思议了!
    寇德惊视对方良久,最后黯然退去,默默离开餐厅。
    满怀歉意的若馨想开口呼唤他,却又不知唤了他后又该如何去安慰他。
    “小女孩,”维任摇摇头。“让他去吧!男人疗伤的时候需要独处。”
    “老公,可是他……”若馨欲言又止。
    “我明白,我都明白,但是也只能这样。你……没有爱上他吧?”
    若馨柳眉倒坚。“什么意思?你以为我是那种三心两意、戟秦暮楚的女人吗?或者脚踏两条船!嗯?”
    维任目光深沉难测。“他比我年轻得多。”
    她狠狠捶他胸膛一下。“你成熟睿智。”
    “他长得比我好看。”
    “你性感迷人。”
    “他比我健壮。”
    “嗯!你是太瘦了,不过没关系,我会用欧罗肥喂你,三个月后,你再来说这句话。”
    “爱我不变?”
    “至死不渝!”
    “小女孩。”
    “嗯?”
    “观众都很满意了,我们可以下台了吗?”
    袋鼠跳跃也没有若馨来得高、来得远,一张俏脸蛋红得几乎滴出血来。“你……你……你怎么不早一点警告我?”她怨声抱怨。
    维任无辜地看着她。“我以为你喜欢这样。”
    “放屁!”若馨迅速瞥一下四周。“你……你快回你的位子吃东西,我还有工作要做。”
    维任皱眉。“小女孩,你不……”
    “别说!”若馨警告地瞪着他。“你要是敢叫我中途跷班,我就先把你大卸八块再说。”
    他叹了口气,“好吧!”缓缓走回自己的位子。
    “吃!你太瘦了,要多吃一点!”
    于是,维任拿起刀叉开始吃着已经冷却的食物。没关系,找到若馨就已经足以使他的心头热烘烘的,全身更是像被火炉烘照般温暖。
    今年的冬天毕竟还是温暖的。
    ***
    午餐巅峰时段过后,若馨向老板告假,老板带着满脸谄媚笑容直哈腰。
    “请便、请便。”他连声应道。
    若馨憋着笑让亲亲老公搂着离开餐厅,一进入轿车内,维任按下按钮,与司机座位之间的液晶隔音玻璃便变为暗色。
    “唔,老公,你想……”
    “什么都别说!”维任抱着她直喘气,亲吻像雨点般落在她脸上、颈项上、唇上。“已经半年多了,我已经忍耐不下去了……”他在她唇边咕哝。
    “可是……”
    他拉扯着她的外套、毛衣,“没什么可是,我快爆炸了!”他更用力地脱扯她的长裤。
    “该死,帮我,小女孩,我快死了!”
    若馨吁口气。“没见过你这么猴急的。”
    “小女孩……”
    “好、好,这不在帮你了吗……”
    ***
    四十分钟后,劳斯莱斯加长型大轿车缓缓停到公寓门前,邻居们纷纷探头出来察看是什么大人物驾临,小孩子更是跑到车旁惊叹地抚摸黑亮的车身。
    司机下车来打开后车门,一个颀长瘦高的东方男子首先下车,他站直身,望一眼公寓微微蹙眉,随即转身伸手扶出一位身材娇小玲珑的东方女子。
    “是凌小姐!”惊诧的叫声此起彼落。
    若馨领着维任来到二楼尾间轻敲房门,一会儿门便打开了。
    “咦?若馨,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奥汉太太问道,边打开门让若馨进。
    一进门就见到宝宝坐在地毯上快乐的啃着奶酥,一边还指着电视上的101忠狗咿咿唔唔的。“狗狗,要狗狗,奶奶,要狗狗。”
    奥汉太太讶异地望着随后进来的维任。“这位是……”
    若馨才刚张口,一声稚嫩的欢呼先行传了过来,“妈咪!妈咪!”小小的身影一下子便冲到若馨身前,若馨回身抱住宝宝。
    “抱抱,妈咪,抱抱。”宝宝叫道。
    若馨在宝宝充满香味的面颊上亲了一下。“宝宝,认得这是谁吗?”
    她指着同样蹲下来的维任,维任微显微动地盯视咬着手指头困惑地望着他的儿子。
    宝宝脑袋歪来斜去地打量面前仿佛有点记忆又很陌生的家伙。
    “他不可能记得的,他还那么小……”维任感伤但谅解地说。
    若馨歉疚地看着他。“对不起,我没考虑到……”
    “啊!”宝宝双眼陡地一亮,他快活地挣脱母亲的怀抱,转向那个和他打水战、喂他吃果果(水果)、被他喷了一脸尿水还笑嘻嘻的家伙。“爹地!爹地!抱抱,爹地!”
    他头一个会说的就是这两个字,爹地,他大玩具的名字。
    “宝宝?”维任惊喜地抱住儿子。
    “爹地,洗蹦蹦(澎澎),爹地,玩水水。”太棒了,他的大玩具回来了,他又可以玩个痛快了。
    维任噙着泪水笑了,“他想洗澡、打水仗。”他把儿子紧紧搂在怀中,“太好了,他还记得我,他居然还记得我,宝宝,我的儿子……”他呜咽着。“他记得我……”
    满眼眶的泪水闪闪发亮,若馨也哽咽着。“是啊!他记得你,你最疼他的不是吗?”
    从宝宝叫着爹地时,奥汉太太便明白了那个男子的身分。看样子,他们会复合,可是,那个布莱克先生就可怜了!
    良久,维任抹去泪水,抱着儿子起身,另一手则搂着若馨。
    “奥汉太太,很感激你这半年多来对我太太和儿子的照顾。”维任感激地说。
    奥汉太太暗暗打量面前成熟英挺的男人。“哪里!宝宝聪慧得不得了,照顾他简直就是种乐趣。”
    看得出来奥汉太太是真心的喜爱自己的儿子。“我们以后会常常带他来看你的。”
    维任应允道。
    奥汉太太有着明显的黯然。“当然,一定要常常带他来看我啊!”
    整理好衣物后,维任带着若馨和儿子,和所有邻居们一一道谢、告别。回程的车上,维任一手抱着熟睡的儿子,一手拥着黯然神伤的妻子。“我们会常常来看他们的。”他允诺。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