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姻缘 >

第七章

    每个城市都有每个城市各别的黄金商圈,在米兰,位于蒙特拿破仑街与斯皮葛街之间,素有黄金四合院之称的区域就是他们的黄金商圈,是继承米兰绝代风华,走在时代尖端的名牌街,虽然不是一般人有能力消费的区域,但只要去逛上一圈,就能够对未来流行趋势发表出一番高论来炫耀一下,多少也能满足一下虚荣心。
    邵士辰的[魅力风潮]就位于黄金四合院商圈之内,是欧洲人尽皆知的时尚精品公司,今年,它的分店就会达到三百家的数额了。
    [那就这么决定了,亚洲那边增设十二家分店,同意吧?]
    [同意。]
    [那这部分的细节工作就交给你啰?]
    [没问题。]一句没问题终于替冗长的讨论画下句点,邵士辰与季杰分别瘫在两张面对面的办公椅上,决定先放自己十分钟假,再继续讨论下一项议题。[士辰。]
    [嗯?]
    [全球经济不景气,而我们的连锁分店却一家接一家的开,还即将破三百了,你想,我们会不会被暗杀?]
    [你会,我不会。]
    [为什么?]
    [残障人士有优待。]
    季杰微微一呆,旋即啼笑皆非的脱口骂道:[去你的残障人士有优待!]骂完后却又忍不住与邵士辰一起大笑起来。
    美满的婚姻生活不但使邵士辰恢复了往昔的热情开朗与诙谐风趣,更使他跨越了残障所带来的种种考验与缺憾,如今,他甚至还能拿自己的残障开玩笑而丝毫不以为意。
    现在,季杰似乎有点了解邵士辰为何对他说,他很高兴他残障了。
    [你女儿多大了?]
    一提到他女儿,邵士辰的精神马上就来了,立刻拿起办公桌上三只相框的其中之一递给季杰,得意的炫耀着。
    [去年十一月生的,现在二月,她满三个月啦,瞧,是个小美人吧?]
    季杰左看看右看看,然后耸耸肩。[是啊!]
    那是满月时的照片,那时期的婴儿实在看不出来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他是过来人,很了解身为人父的那股子傻气,也就顺口附和他了!第N百次。
    [那你儿子呢?]
    邵士辰宝贝兮兮的拿回相框,还横手用衬衫袖口擦擦擦,擦拭得连一粒灰尘都没有了之后,才小心翼翼地摆回原位。
    [在澳洲。]
    [又去拍广告啦?]
    话说回去年,春季时,丝娜不但拐走了他们公司重要的模特儿,到了夏季,又拐走了他们特别找来的七岁小模特儿,由于当时已经没有时间让他们另外找人了,为免赶不及预定的发片时间,邵士辰只好临时捉来两个小鬼客串,没想到那两个小鬼竟因此一炮而红,从此走上广告模特儿的不归路了。
    [不然你以为他们去干嘛?骑鸵鸟?]
    [你老婆不反对?]
    [没办法呀,这是两个小鬼自己的决定,他们说,干模特儿既不是兴趣,也不是想赚钱,而是为了好玩,所以他们专挑那种必须到其它城市、其它国家拍摄的广告,为的就是想多看看其它城市、其它国家,想想,那也不是坏事,除了坚持他们必须以课业为重之外,我和小茵也没理由反对吧?]
    有两个太聪明的孩子好像并不轻松,幸好他一个也没有。
    季杰庆幸的暗忖。[他们可以进这里的小学了?]
    [可以了,他们的意大利语已经比我还老练了,至于课业方面,也早就通过资格鉴定考了,这趟工作回来,他们就得开始上学啰!]
    最好是,那两个小鬼混了半年多,都已经快混成意大利小地痞了!
    [听你老婆说,他们还跳级呢!]
    [没办法,不跳级就没办法提早上学,还要让他们混半年,那可不行!]
    英明!
    [那你老婆的工作呢?]
    [我老婆?]目光转注另一支相框,邵士辰不自觉地漾出一脸温柔。[很顺利啊,其实她并不喜欢到公司里上班,你是知道的,她怕陌生人嘛,所以现在这样对她来讲最合适的,可以在家里工作,顺便照顾孩子,很方便。]
    [我想······]季杰若有所思地喃喃道。[你们两个还真的是天生一对呢!]
    一个是标准的大男人,一个是宁愿在家里工作带小孩的小女人,一搭一配,还真是合到不行。
    [那当然,我老婆嘛!]邵士辰得意地说,旋即起身到小吧台倒酒。
    看着他轻快自如的脚步,不用拐杖,也不用手杖,就如他去年所说的,还可以跑步跳舞,季杰忍不住又感叹了起来。
    [是啊,她真的是你的好老婆,没有她,你能有今天吗?]
    端着酒杯靠在小吧台边,邵士辰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如果只是说走路,没有她,可能还得迟个一、两年吧;如果要说到整体······]他摇摇头。[不可能,没有她,永远不可能会有今天的我!]
    这种宛如天堂般的幸福,过去,他连做梦都没有想到过,何况是在现实中拥有。
    [那么,如果我再提到丝娜,你也不会有任何感觉啰?]季杰慢吞吞地说。
    [早就没有感觉了!]
    邵士辰毫不在意地继续品尝意大利特产:奇扬地葡萄酒,季杰看得嘴干,忍不住也跑来倒一杯解解渴,又顺手从小冰箱里拿出一大盘小菜拼盘:意大利奶酪、香肠与火腿。
    [你老婆帮你准备的?]
    [是啊,她知道我喜欢在工作休息的时候喝两杯,所以每天早上我出门前,她都会先准备好这些小菜,好让我顺便带来上班。]
    [真他妈的好命!]季杰羡慕地咕哝。
    [ㄉㄊㄇ。]邵士辰一本正经的纠正他。
    两人对望一眼,蓦而放声大笑。
    [你家那两个小鬼,真的是······]
    [我老婆也是那样说的······]
    笑了好一会儿,两人才慢慢止住笑意,然后季杰的表情板了起来。
    [丝娜又回意大利了。]
    去年,邵士辰过的事事顺利、日日幸福,公私皆如意。
    相对的,丝娜却是诸事不顺、每况愈下,春季、夏季时,她偷偷拐走了邵士辰公司里的模特儿,到了秋季,她终于因为行为不检被模特儿公司单方面解除合约,而且拿不到任何赔偿金,只好顶着一头灰,回到美国另寻发展。
    [哦,她回意大利来干什么?]
    [她交了新男朋友,美国[精致]珠宝公司的少东贾森。]
    [那很好啊,恭喜她了,然后呢?]
    [她的男朋友是到米兰来设立分店的。]
    [所以?]讲了半天,邵士辰还是不明白季杰为何提起丝娜,虽然他并不在意,但也没有必要吧?
    [贾森看中你家那两个小鬼担任他们的广告模特儿。]终于说出重点了。
    邵士辰微微皱眉。[珠宝广告用得着小模特儿吗?]
    季杰迟疑一下。[其实丝娜带贾森来找我的时候,我当场就拒绝了······]
    [为什么?]邵士辰好奇地问。
    [我不想让你和丝娜牵扯上嘛!]季杰嘟囔。
    邵士辰不以为然地往上翻了翻眼。[同样都在时尚界,你以为我们有可能永远都碰不上面吗?]
    是不太可能。
    季杰耸耸肩,[总之,为了说服我,贾森只好把广告企画让我大致瞄了一下······]他顿了顿。[的确用得着,他们的广告是从幼年的纯爱拍到成年的热爱,而且是一对小兄弟抢一个小女生,你家那两个小鬼正合适。]
    [既然如此,等小鬼们回来了,我会问问他们接不接。]
    [都是他们自己决定的?]
    [废话,他们自己的工作,自然要由他们自己决定,我这个经纪人头衔根本就只是好听而已。]邵士辰自嘲地承认。
    [原来是没用的老爸爸!]季杰很开心的嘲笑他。
    [去你的,你才没用呢!]邵士辰笑骂,随手拈起一块奶酪放入口中,[我是尊重他们,懂吗?]旋即转身回到办公桌后,[好了,我们继续吧!]
    [喔。]
    季杰跟在他后面走两步后又停住,转回去端起那盘小菜拼盘,再回到办公桌前,放下那盘小菜拼盘,落坐。
    [好,继续。]
    [······]
    请问是继续办公还是闲聊?
    刚替女儿换好尿布,贝晓茵回头看,正好瞧见邵士辰步入育婴室来,手上还拎着公文包呢!就知道他一下班就会先往这里来。
    贝晓茵好笑地看着邵士辰亲过她之后就抱起女儿又亲又搂,疼爱得不得了,然后拿起一旁的奶瓶,好整以暇的喂起奶来了。
    [今天还顺利吧?]
    [好得很!]邵士辰漫不经心地回道,一心只在怀里的小女儿身上。
    贝晓茵又笑了,提起被他随手扔在地上的公文包离开育婴室,把公文包送入书房,再回到主卧室里准备。
    二十分钟后,邵士辰也来到主卧室报到了。
    [睡了?]
    [嗯嗯,睡得好熟。]
    [那换你啰!]
    [对,换我了,老婆。]
    看他一脸暧昧的邪笑,贝晓茵忍不住大笑起来,[快进去啦!]并推他进入浴室里。她知道,一整天里,他最爱的就是这时刻。她会伺候他褪下所有衣物,让他坐上残障专用的洗浴椅,再替他取下义肢,然后为他洗头、洗澡;而他会闭上眼,一脸陶醉的享受她的手在他身上搓搓揉揉所造成的刺激感,直到他快受不了了,她才会替他冲洗干净,放入浴缸里,之后······
    她知道,一整天里,他最恨的就是这时刻。
    她会当着他的面,慢条斯理地褪下自己全身所有的衣物,慢条斯理的洗头、洗澡,直到他欲火焚身,又因为看得到却吃不到而恨得牙痒痒的,差那么一点点就要抓狂走了,她才会把自己冲洗干净,然后被他捉入浴缸里,迫不及待的来上一场鸳鸯水战······
    四十五分钟后,邵士辰心满意足地摆平在床上,而贝晓茵则跪坐在他身旁,抹着两手按摩油为他按摩双脚残肢。
    [小鬼们什么时候回来?]他昏昏欲睡地问。
    [后天。]贝晓茵回道。[有什么事吗?]
    [丝娜的新男朋友想找他们拍广告。]
    [什么广告?]
    [珠宝。]
    [珠宝广告干嘛找小孩子?]
    [因为······]
    邵士辰以闲聊的语气把季杰所说的告诉了她,从第一句话开始,两人就都是用这种语气对话的。
    对他们来说,丝娜也只是闲聊的话题而已。
    [你想,他们会不会答应?]
    [只要是到其它城市、其它国家拍摄的,应该会答应吧!]
    [季杰说是要到荷兰去拍的。]
    [那就没问题啦!]
    [我拒绝!]
    [我也拒绝!]
    听到两个小鬼斩钉截铁的断然拒绝,邵士辰与贝晓茵不由错愕的面面相覦,不解他们为何会拒绝,而且拒绝得那么愤怒?
    [到荷兰喔!]
    [去过了!]
    [双倍酬劳?]
    [不稀罕!]
    [你们没拍过珠宝广告吧?]
    [珠宝了不起喔!]
    是没什么了不起。
    邵士辰耸了耸肩。算了,反正是他们自己拒绝的,不关他的事。于是,他也懒得再多说,便起身到书房打电话给季杰了。
    既然丝娜找的是季杰,就让季杰替小鬼们拒绝吧!
    贝晓茵并没有跟在邵士辰后面离开,她依然坐在原位,若有所思地注视着两个小鬼还一会儿。
    [两位小朋友,可以告诉我真正的原因吗?]
    哥俩好就是哥俩好,两人一模一样撅着嘴,不说话就是不说话。
    贝晓茵当即明白,他们正是因为她所猜想的原因而拒绝的,果真如此,他们是听不进任何劝的。有时候,他们也是很顽固的。
    [好吧,反正家里也不需要你们赚钱,就这样吧!]说罢,她起身到书房,正好听见邵士辰提到她。
    [已经好了······好,我会告诉我老婆······嗯,就这样。]邵士辰放下电话,转身看见老婆,立刻主动招出提到她是为了何事。[你还记得我跟你提过,第三百家分店成立时,公司要举办庆祝酒会吧?]
    [记得啊,你还说要我陪你参加呢!]
    [你是我老婆,当然要陪我参加,况且为了那场庆祝酒会,我还特地请米兰最有名的设计师为你设计一套晚宴装,刚刚季杰告诉我,设计图画好了,我会先拿回来给你看看,只要你觉得满意,就马上交图下去做。]
    [可是······]庆祝酒会上一定很多陌生人吧?
    一瞧见她脸上的表情又生硬起来了,邵士辰马上想到她在迟疑什么,[不怕、不怕,]他温柔地环臂圈住她轻颤的娇躯,安抚地呢喃着。[有我在呢,到时候你只要看着我一个人就行了,嗯?]
    [才不是怕,人家只是紧张而已!]贝晓茵抗议。
    [好好好,]邵士辰差点笑出来。[有我在,你不用紧张,嗯?]贝晓茵扬起眸子,对上他那又温柔又坚定地眼睛,片刻后,她信任地将脸颊贴上他温柔有力的胸膛。[好。]是啊,有他在呢,她还有什么好怕,不,紧张的呢?
    她应允了,他却反而叹了口气。[小茵,我真是瞎了眼,怎么忽视了你那么久呢?]
    他很清楚,他是在勉强她,她却应允了他,这使他有点愧疚,但没办法,他实在太以她为傲了,至少一次,真的一次就好,他想拿她出去炫耀一下,让全世界所有人都知道,他有这么一个好老婆!
    贝晓茵又扬起眸子来,俏皮的眨呀眨呀的。[近视而已啦,至少你现在看见我了呀!]
    邵士辰扑哧失笑,旋即又叹气。[小茵,我真的好爱你!]
    贝晓茵羞赧又喜悦地翘起嘴角。[我也爱你。]
    两人深情对视片刻后,下一个动作,自然是他俯首,她仰起娇靥,两张唇愈来愈近、愈来愈近,然后······
    [干!]
    他停住,她睁眼,两人愕然对望。谁在骂脏话?
    [他奶奶的!]他皱眉,她眯眼。
    [我操!]
    他瞪眼,她咬牙,然后两人同时往外冲,冲向游戏室,一踏入门里,就瞧见他们那两个宝贝儿子,一个正在那里暴跳如雷,刚刚那些脏话就是从他嘴里爆出来的;而另一个则咬牙切齿地怒瞪着计算机屏幕,好像正在考虑要不要向它提出决斗,他才能正大光明的砸烂它。
    [什么事?]邵士辰很冷静的决定先把惹恼他们的原因找出来再说。
    [全趴了啦!]
    [呃?]
    邵文尧指着计算机屏幕。[我们四个全趴了啦!]
    冷静不翼而飞,[什么?!]邵士辰暴怒的飘到计算机前面。
    [可恶,哪个白目干的好事?]
    [【笑得好天真】!]
    [原来又是他,笑得好白痴!]
    [还有那个【有点太牺牲】!]
    [他死定了,我要让他牺牲个彻底,谁还有雷达?]
    [我有!]
    [找!]
    于是,四个人开始埋头寻找仇人······
    [对了,刚刚是谁骂脏话?]
    [我。]
    [这次原谅你,下次不可以了。]
    [喔。]
    再过片刻······
    [靠,他竟敢逃!]
    [······]
    老子告诫儿子,天经地义,没话说;但现在,又有谁来告诫老子,下次不可以骂脏话了?
    女人要保持青春有三种方法可以选择,一保养,二化妆,三整容,何丝娜不做选择,三种全包了。此刻,季杰看着何丝娜那张起码少了十岁的年轻容貌,心中暗暗嘲讽不已。她的脸是年轻了,但她的气质、她的表情却相反,比她的实际年岁更老成、更狡诈,标准的狐狸精一只,就像现在,她竟想对他使用哀兵政策,博取他的同情,一直跟他卢,打死不肯放弃。
    她以为他是低能儿,就那么好骗吗?
    [他们不愿意就是不愿意,我也没办法!]
    [他生我的气,所以不肯答应吗?]何丝娜一脸哀怨,连眼眶都湿了。
    [就跟你说不是,是那两个小鬼拒绝,你听不懂啊?]季杰愈来愈不耐烦了。
    [但他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他不能替他们决定吗?]
    [他向来尊重那两个孩子的意见,更何况这是那两个孩子的工作,他不想强迫他们。]
    [至少可以劝劝他们吧?]
    [没必要。]
    可恶,这家伙是怎样嘛,她都装得这么可怜了,还不行?何丝娜咬牙切齿的暗忖。[那让我跟士辰谈谈?]好吧,哀兵政策对季杰不管用,可对邵士辰一定有效。
    [很抱歉,不行。]季杰断然拒绝。
    [他不愿意跟我谈?]他不爱她了吗?不,不可能,那个笨男人是个死心眼,绝不会变心的。
    [是我不愿意。]
    就知道!
    [为什么?]
    [他现在过得很好,我不希望你去打扰他。]
    邵士辰现在过得很好?
    何丝娜眼珠子一转,嘴角若有似无地勾了一下。[那就请他签了这张合约,我保证绝不再打扰他了,好不好?]
    威胁他?
    他不会威胁回去吗?
    季杰冷笑。[要是不想让我到贾森面前多话,你最好离士辰远一点!]
    何丝娜脸色变了。[你是什么意思?]
    双臂环胸,季杰凉凉地斜睨着她。[我相信贾森一定不知道你和士辰交往过十年吧?]
    何丝娜悄悄松了口气。[当然知道,我都告诉他了。]
    这么诚实?
    不过另一件事,她就不可能太诚实了。
    [那么,他也知道你们是怎么分手的啰?]
    何丝娜微微一窒。[我······也告诉过贾森了。]
    季杰冷笑更深。[是吗?]
    看出季杰的不怀好意,何丝娜不禁有点心虚,[我真的告诉过他了。]说着,猛然起身,[好吧,既然士辰不肯签,我叫贾森另外找人好了!]语罢,她转头就走人,有点逃难的味道。
    [再见,慢走,不送了!]
    季杰以嘲讽的语气道别,笑吟吟地看着何丝娜离开办公室,门一关上,他的笑容就消失了。
    他有预感,何丝娜不会就这样放弃的。她会这么坚持,肯定是想讨好贾森,毕竟她都三十好几,不年轻了,再不找个稳定的靠山,搞不好将来得回家去当米虫呢!不过,就算她真的想回家当米虫也不是那么容易,听说,由于她的行为实在太放浪,又屡劝不听,去年年底,何家就声明和她断绝关系了,还登报[作废]呢,这么一来,她一切都只能靠自己了,所以,她才会这么急着想捉紧贾森吧?
    可是,这边更不容许她予取予求,因为有他在把关,邵士辰的幸福生活,他绝不会让任何人破坏,这是他这个好友的责任,他一定会尽责到底的!
    所以,来吧,何丝娜,下一步要使出哪一招,尽管来吧,他全接下了!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