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姻缘 >

第六章

    “你你你……你能站起来了!”瞪着眼,季杰望着站在书柜前找资料的邵士辰,吃惊得才说一句话,舌头就跟牙齿干了好几场架。
    邵士辰闻声回头,惊喜地笑开来。“你回台湾来了,怎不先通知我?”
    “我只是到日本路过,想说顺便来看看你,没想到……”季杰终于消化了乍见时的惊讶,绽放出兴奋的神采。“你站起来了呢!”
    “好一阵子啰!”邵士辰咧嘴露出得意的白牙齿,“刚开始,我还得用那种撑着腋下的拐杖,后来换成前臂拐,现在呢……”他取来靠在一旁的手杖,“只要用这个就行了。”说罢,他拄着手杖一步步稳健地走到书桌后,放下另一手拎着的资料,再把手杖靠在身后的书柜架子,然后缓缓落坐。“相信再过不久,我连手杖都不需要了,还可以跑步跳舞呢!”
    “好,很好,太好了!”季杰忍不住开心的大笑,就字啊这时,门上响起两下敲门声,旋即自动打开来,贝晓茵捧着托盘进来,僵着一张没有表情的脸,把两杯红茶和几盘小点心放到小几上之后,马上又退出去。
    “她怕你。”邵士辰替她解释。
    早就知道了!
    虽然一直很想多来几次和她聊聊,以消除彼此之间的陌生感,但自从邵士辰回台湾之后,米兰的工作几乎都压在他身上,他实在没空到处爬爬走。
    “她就不怕你吗?”季杰挑眉反问。
    “不怕了,”邵士辰又露出得意的表情,还暧昧的挤挤眼。“多在床上翻滚几次就不怕了!”
    “耶?你们……”季杰吃惊得牙齿和舌头又开始打架。“你们上床了?”
    “她是我见过最好的女人”随着话语,邵士辰眸底涌现一片似水般的柔情,连说话的预期都很温柔。
    “真的!”
    “是吗?”季杰欣慰的颔首,庆幸自己没有做错。“那就太好了。”邵士辰端起红茶轻啜了一口。
    “那么,你这次能够逗留多久呢?”
    一说到这,季杰的脸马上垮掉了,“还能够多久,晚上的飞机就得赶回米兰去了!”他抽了抽鼻子,然后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嘴。又阖上,几秒种后,还是又张口了。“老实公告诉我,你跟丝娜……”
    “已经过去了!”邵士辰不假思索地断然道。
    “不再有任何瓜葛?”
    “没有!”
    “情债?”
    邵士辰略一思索,“是她提出分手的,更何况,就算我真的有欠她什么,我也用这个……”他拍拍自己的大腿。“清偿了!”
    赔上一条腿去救她一条命,有再多的债也该还清了!
    “那就好!”季杰眉开眼笑的也拍了自己的大腿一下。“这么一来,我就可以放手去做了!”
    “嗯?出了什么状况吗?”
    “丝娜换公司了。”
    “咱们的对手?”邵士辰马上猜到问题所在。
    “没错,而且她还把我们几个重要的模特儿全挖走了。”季杰忿忿道。邵士辰的眼色阴了一下。“影响多大?”
    “幸好我们下一季的广告已经拍好了,可是再下一季就麻烦了。”
    “唔……找替补的模特儿是没问题,而且保证比原来的更好,只是……”话说一半,邵士辰迟疑的顿住。
    不愧是多年至交好友,季杰立刻猜想邵士辰为何迟疑,“就知道这种问题对你而言根本不算问题,那么你打算什么时候回米兰?”但他故意装作不知道地顺着邵士辰的话接下去,想要逼好友再做出另一个决定。
    邵士辰没有立刻回答他,犹豫地望住他好一会儿,再低眸寻思片刻后,终于下定了决心。
    “其实我早就想带小茵到米兰去举行婚礼了……”
    “婚礼?”季杰惊呼,再次放声大笑。“好你个家伙,才多久时间,都进展到这种地步啦?”
    “可是……”邵士辰不好意思地搔搔脑袋。“我还没跟她求婚呢!”
    “那就赶快求啊!”
    “我……”邵士辰咧咧嘴。“怕被她拒绝。”
    “拒绝?”季杰好像听到天底下最不可思议的事般怔了一下,继而翻了一个大白眼。“你嘛好啊,十年前,你是怎样对待她的?五年后,伯父忌日一满百日,你又立刻和她离婚了,丢下她和孩子到米兰去,再也不曾回来看过他们,她应该怨恨你的,但她又吗?”
    不待邵士辰回答,他就自己说出回答。
    “没有,她对你没有丝毫的怨恨,不仅如此,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没有第二节话,她马上就赶到你身边来了,还陪你上床呢!为什么?她为什么这么做?想也知道,她一定是对你有感情的呀!”
    有点激动的吼出最后一句,他才停下来喘两口气,接着又继续。
    “所以,她不会拒绝你的,只要你是诚心诚意的想以同样的感情回报她,补偿过去错待她的亏欠,我相信她绝不会拒绝你的!”
    他说的是情是理,头头是道,可是邵士辰却还是不像他那么有信心。
    “你忘了考虑到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她的事业在台湾,我没有权利要她放弃,跟我去米兰去呀!”邵士辰无奈地叹气。
    “老天!”季杰看看书桌,好像很想把脑袋撞上去。“少爷,你别忘了,这一年多来,你又是如何工作的?计算机,传真机,你听过吧?可以远距离实时传输数据的机器,不陌生吧?”
    “她的工作不太适合像我这样工作。”婚友社应该是见面谈话重于纸上作业的工作吧?
    “可以试试看呀!”
    “我不要勉强她。”
    “那不叫勉强好不好!”季杰有点不耐烦了。
    “我觉得是。”邵士辰还是坚持他的想法。
    “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干脆留在台湾好了!”某人火大了。
    “嗯嗯,我的确是这么想的。”邵士辰满意的颔首,很高兴季杰先提出跟他同样的想法,那表示季杰应该不会反对。
    没想到随口一句气话,邵士辰竟然当真了,季杰不禁呆了呆,继而皱起眉头,若有所思地深深凝注邵士辰,好片刻后,他的眉头松开,嘴角勾起来,一脸暧昧的笑,看上去实在很恶心。“老哥,看样子你对未来的嫂子很用心喔!”
    “这是应该的。”邵士辰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应该的?”季杰眯起眼来,“你……爱上她了?”他试探性地问。
    “呃?”邵士辰怔了怔,换他钻起眉宇,若有所悟地垂眸思索了好一会儿,然后他点头,“没错!”很坦然地承认了,对季杰,也对他自己。
    虽然从心动到真正爱上的时间并不长,但她本来就是一个很容易让男人对她付出感情的女人,温柔善良、忠实坚定又风趣幽默,这样的女人实在不多,十年前如果他有正眼看过她的话,也一定会对她动心的。
    可惜那时候他依然以为自己是爱丝娜的,而丝娜,和小茵根本没得比,他却浪费了十多年在一个根本不值得的女人身上,而忽略了真正值得他付出心的女人,想起来实在令人懊恼。
    幸好,一切及时修正过来了。
    想到这里,他竟然有点庆幸自己残了双腿,不然可能要到无法反悔的时候,他才会省悟到自己做错了选择,届时,一切都来不及了。
    “确定?”
    “再确定不过了。”
    “因为她是帮助你站起来的人?”因感恩而产生的感情可不太保险哟!“因为她是我见过最好的女人,”邵士辰纠正他的说法。“更因为。她值得我爱。”
    “那么,就不要再顾虑这顾虑那的,去跟她求婚呀!”季杰兴奋地鼓励他。
    “我说过,我不想勉强……”
    “好好好,你换个方式如何,先去探弹她的口气?”
    “探口气?”
    灵机一动,邵士辰突然想到一个办法了,对,他要先探口气,不过不是探她的口气,而是……
    晚餐前,邵士辰硬被两个儿子拖到起居室里来,硕士晚餐前要轻松一下,免得晚餐会消化不良,结果竟是拖他一起来看电视的动画卡通。呃,算了,动画就动画,反正他刚好也有事要探探他们的口风。
    “小文、小武。”
    “干嘛?”
    “你们妈咪有没有提过,想到米兰去,呃,玩玩?”
    “何止玩,妈咪还说可能要搬到那边住呢!”喀嚓一声,邵士辰手里的电视遥控器掉到地上去了,眼一花,立刻被邵武舜捡去。
    “你说什么?”邵士辰愣愣地问,一脸呆样,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妈咪说……”邵文尧心不在焉地回道,觎机手一伸从弟弟手里抢到遥控器,得意洋洋的转台。“爸爸要和她重新来过,如果成功的话,将来我们就要跟爸爸一起搬到米兰去住。”
    “可是,”邵士辰傻傻地看着遥控器又被邵武舜夺回去。“她的工作呢?”
    邵文尧奇怪的瞄他一下。“跟爸爸一样啊,用计算机就行了嘛!”自从搬回邵家来之后,妈咪不都是这样工作的吗?
    “咦?用计算机就可以了?”
    “对啊!”
    “那赵小姐干嘛一个星期跑来找她一次?”所以他才会以为她非得留在台湾不可的呀!
    遥控器争夺大战突然静止,哥俩好相对一眼,竟然噗哧笑出来,然后愈笑愈大声,最后笑得不可收拾,一个倒在地毯上,一个横在沙发上,全都挂了;而邵士辰则莫名其妙的左右来回看,搞不清楚他们在发什么神经?好不容易,他们终于笑够了,这才一个幸灾乐祸,一个不怀好意的啾着他们的老爸。
    “因为啊,赵姨彻头彻尾反对妈咪又和爸爸在一起,所以用公事做借口来找妈咪,一是要劝妈咪别那么傻又走回头路,而是要,嘿嘿嘿,介绍更好的男人!赵姨说的!给妈咪。”
    “……什么?”
    愤慨的男人惊怒地跳起来,可是马上就往前趴了下去!虽然能走了,但这并不代表他又资格表演任何未经准备的动作,如果硬要逞强表演的话,自然会造成眼下这种后果:又和地毯相亲相爱的贴在一起了。
    但他连痛都来不及呼呼,立刻狼狈的爬起来,一边指挥两个儿子。
    “小文,我的书桌右边第一个抽屉里有一只首饰盒子,去帮我拿来;小武,去请你妈咪来一下!”
    邵文尧立刻跑到书房去了,邵武舜却还故意装出一脸可恨的天真,“可是妈咪在忙耶,她在帮老爸准备健康餐喔!”
    “邵武舜!”邵士辰咬牙切齿地伸出两手圈向小儿子那只脆弱的颈子,虽然很可能会导致求婚不成功,但当场让那条可恶的毒舌再也吐不出任何一个会气死人的字眼,必定能够带给他很大的满足感。
    “好嘛,好嘛,去就去嘛!”见势不对,邵武舜赶紧拔腿就逃。
    两分钟后,贝晓茵莫名其妙就被小儿子拉着跑,一踏出饭厅就惊愕地瞧见邵士辰单膝跪在地上,手里举着一个打开的首饰盒,一枚晶莹璀璨的钻石戒指静静地躺在红绒布上闪闪发亮。
    “小茵,请你嫁给我好吗?”
    虽然跟他预计的不同,少了玫瑰花和罗曼蒂克的甜言蜜语,但现在情况紧急,只要先抢先赢,其它的可以后补。
    贝晓茵顿时吃惊的捂住了嘴,旋即,眸眶润湿了,哽咽的笑了一声,然后她徐徐地把颤抖的手伸了出去,让狂喜的男人迫不及待地将戒指戴上她的手,再把她拉下来陪他跪在一起。
    “我爱你!”
    他在她唇畔低喃,而后以最快的速度捉住她的唇瓣,吻上他最深刻的柔情和爱意……
    “又来了!”哥俩好相对翻白眼,然后很无奈的退回饭厅里为他们清场!陈伯陈妈随时都有可能会从厨房里出来。“晚餐怎么办?”
    “请陈妈做呀!”
    “对哦,陈妈做的大卤面超好吃的!”
    “才不要,我要吃陈妈做的八宝粥!”
    “大卤面!”
    “八宝粥!”
    “大卤面!”
    “八宝粥!”
    “……决斗!”
    结果,还没走到厨房,哥俩好就转方向跑大盘游乐室去了。
    清场?
    让他们自己去清吧!
    求婚后第三天,邵士辰就来这贝晓茵跑到法院去公证,先把他的老公地位定下来再说,免得贝晓茵被另一个女人拐跑。
    “暑假前,先让孩子们学学基本意大利语,下学期再让他们换到米兰的小学,届时,我们再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他严肃地对老婆许下承诺。“保证不会让你受到任何委屈的!”
    “其实不举行婚礼也无所谓呀!”
    “你无所谓,我有所谓!”
    “喔。”
    “小茵,我知道你不在乎那种形式上的虚荣,可是……”双臂温柔的圈住贝晓茵,邵士辰怜爱的亲着她的额头。“我想用这场婚礼,洗刷掉过去那张婚礼在你记忆中留下的不愉快回忆,这对我很重要,你明白吗?”
    贝晓茵深感甜蜜的贴上他的胸前。“嗯,我明白了。”
    “好,那我们现在先来计划一下……”经过几番讨论之后,一切都曰有定论,也开始做准备了,可是,贝晓茵却发现邵士辰反而不安起来了,问他又说没事,抱着困惑的心观察几天后,她终于想到了一件事装上义肢之后.他是会走了,可是.他敢走出来吗?在家里撑着手杖走,在自己人面前跌倒摔跤,终究和出门去在大庭广众之下模给所有人看是不一样的.纵使他确实是个乐观的男人.也有足够的勇气面对所有的困境,然而,第一步总是最难踏出去的.
    这时候,她知道.如同要激励他站起来一样,他也需要有人激励他走出去.而之前,是孩子们激励他站起来的,现在,该换她激励他走出去了。
    [士辰。]
    [嗯?]
    [你去过麦当劳吗?』
    [谁没去过』
    [可是,你没有带孩子们去过吧?』
    [...·』
    [所有的孩子都希望父母一起带他们去麦当劳,你不认为我们至少应该带他们去一次吗?]
    [有这必要吗?』
    [有。』
    听她斩钉截铁.甚至有点强硬的回答.邵士辰有点讶异地低下眸子,与窝在他胸前的老婆那双了然一切的眼神相对凝视片刻后,不由得深深叹息。
    怎会有如此善解人意的女人呢?竞能看出他是害怕走出去。
    虽然他们已经去过法院公证,但那里的人毕竟不多,尤其他们并非是在假日去的,人也就更少了。
    而且是快快去,快快回,想要忽略别人的眼光是很容易的,因此,那还算不上是真正的走出去。
    所以,她要逼他走出去,之后他才能真正的继续往前走
    [好吧,我们带他们去』
    [什么时候?]她毫不放松地继续逼他。
    [明天是星期六,就明天吧!]他也甘愿被逼。
    翌日.没有半个人催促他.那母子三人只是默默地等候着,等他鼓足勇气,然后下令!
    [走吧!』
    麦当劳通常都是在闹市区.就算开车去,也得下车走一段路才能够到达,对一般人而言,那实在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对邵士辰来讲.真是辛苦到不行,因为装上义肢之后,他还没有一口气走上那么远的路过。因此,一进入麦当劳找到桌位坐下,早就把他的辛苦看在眼里的贝晓茵,立刻拿钱给孩子们,交代他们去买餐,而她自己则在邵士辰的座位旁蹲下.掏出随身携带的按摩油.毫不在乎是在众目哩睽之中,当场就把邵士辰的义肢取下来,然后用按摩油轻轻按摩他的小腿残肢,并不断关切地看他
    [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
    [小茵』
    在这一刻里,邵士辰不但感动,而且终于安心了。
    其实.他真正在意的并不是别人的异样眼光.而是她能不能承受别人异样的眼光。
    没想到她根本没注意到别人的眼光,因为,她眼里只有他,
    [爸爸,很痛吗?那我们在这里待久一点好了。』
    [嗯,等老爸不痛了再回去。』
    买餐目来的哥俩好也关心地看着他.同样全然不在意周围有同情、有怜悯,甚至也有厌恶的目光.于是邵士辰更深的感动了。
    [你们真是好孩子!』
    [呃?]哥俩好困惑的一怔,不解爸爸为何突然这么说,不过两人对望一眼,旋即露出狡猾的表情,见状,邵士辰警觉之心才刚浮现,就听得他们说!
    [那我们下个月的零月钱能不能加倍?』
    数秒的静默后,邵士辰蔫然爆出大笑声,心中再无任何阴影,全心相信有她和孩子们的陪伴.往后的日子将是崭新的,而且保证幸福快乐的美好生活,
    就从这天开始,那士辰不再将自己关在家里了,几乎天天都带妻儿出门去,看看电影逛逛街,或者上KTV去练练嗓子,听贝晓茵的即兴窜改歌词笑得肚子痛,还去参加儿子们的亲子恳谈会.和老师辩论要不要让两个孩子跳级上资优班。
    这时他才发现到,其实他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因为穿着长裤,所以报本没有人察觉到他戴着义肢,就算拄着手杖,也不会比一只蟑螂更令人侧目。
    事实上,他依然是让人嫉妒的出色耀眼,周曰的人群还是会被他那媲美夏季艳阳,令人着迷的璀虞笑容所吸引,就算要他再干曰老本行:广告模特儿.相信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不久.在他终于能够丢掉手杖自行走动的时候,他又惊喜地得知贝晓菌再度怀孕了,顿时快乐得好像得到了整个世界。
    [女儿,这回我要个女儿!]
    [这又不是我能决定的。』贝晓茵好笑地娇慎道。
    [没错.是我决定的,所以你一定会生女儿!』邵士辰得意的点着头。
    []
    男人!
    很快的,暑假来临了,终于到了他们举家搬到米兰的日子,这天.赵梅芙特地来送行.顺便警告邵士辰
    [请你记住,虽然晓茵的亲人都不在了,但她还有我这些姊妹!]
    [我不会忘记的。』
    [我们都是她的靠山。』
    [我知道-』
    [要是你敢再错待她,我们绝不会宽恕你的!』
    [我记住了』
    一句比一句凶狠.邵士辰却毫无愠色地接收下来,他知道这是赵梅芙对老婆的关切,他只有感激.绝不会有任何怨言。甚至.临上飞机之前,他还特地再问一次晓茵。[你真的要跟我去米兰?我在台湾一样可以工作的,你千万不要勉强喔!]
    贝晓茵顿时感动得差点掉下泪来。
    虽然离开台湾确实让她有点舍不得,可是她知道邵士辰的工作比她更需要亲临公司处理,所以她才会决定跟他到米兰去
    更何况她本来就不适宜和客户交际.因此,计算机工作反面比较适合她
    [不勉强,我一点都不勉强。』
    [真的?』邵士辰还是不太放心。
    [我发誓。』说着.贝晓茵还郑重地举起手来做发誓状。
    [那就好。』邵士辰这才放下心来。
    由于贝晓茵害怕陌生人,也因为担心累着小腹已经明显隆起的老婆,邵士辰勉强同意将盛大的婚礼改为温馨甜蜜的小型教堂婚礼,只有双方的至交好友为他们做婚礼的见证.
    [狄奥多.邵,你愿意娶凯瑟琳.贝作为你的妻子,与她在神圣的婚约中共同生活,无论是疾病或健康、贫穷或富裕、美貌或失色、顺利或失意,你都愿意爱她、安慰她、尊敬她、保护她,并愿意在你们一生之中对她永远忠心不变吗?]
    [我愿意。』
    [凯瑟琳.贝,你愿意嫁给狄奥多.邵作为你的丈夫,与他在神圣的婚约中共目生活,无论是疾病或健康,贫穷或富裕、美貌或失色、顺利或失意,你都愿意爱他、安慰他、尊敬他、保护他,并愿意在你们一生之中对他永远忠心不变吗?』
    [我愿意。』
    [狄奥多.邵与凯X瑟琳.贝,在上帝及众人面前,你们已经承诺在彼此的生命中结为一体,共同扶持,共度一生,因此,我宣布你们成为夫妻。奉父、于、圣灵的名,阿门。]
    米兰乡间一座古老的小镇上.他们在一栋历史悠久的小教堂里完成了婚礼.然后,邵士辰把两个小鬼丢结季杰.自己带着新婚老婆到威尼斯度蜜月去了。
    [那是三个月前才买下来的。』
    [古堡?!]N晓茵吃惊地尖叫.虽然不大.但那的确是一座真正的古堡。
    [嗯,是送给你的新婚礼物。』邵士辰满意的欣赏着她惊喜的表情。
    [绐我的?』晓茵喜悦得差点说不出话来了。[喔,天阿.喔,天阿,是古堡耶,真正的古堡耶!』
    [已经重新整修装潢过了.还有管家在照料,你不需要操任何心.』
    [喔,天阿.喔,天阿!]见她还在那边惊叹,那稚气的模样实在迷人得要命,邵士辰忍不住俯首攫住她那张只顾惊叹而阖不上的小嘴儿.
    [小茵,我真爱你啊!]
    一天比一天,他可以感觉得到自己更多爱她一些,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呈那么的幸福,幸福得他无法不感激上天,让他有机会用这双腿换来他最深爱的女人。
    这桩[交易』是他占了便宜。
    一个月后,他们才依依不舍的回到米兰,儿子们却劈头就告诉他,他们不要上学了。
    [为什么?』他拿出最大的耐心,效法妻子的教育方式,尊重孩子们的意见。
    [因为我们的意大利语还不够好啊!』
    [明年我们的意大利语一定呱呱叫,到时候再上学就行了。]
    有道理,不过
    [那你们要上语言学校吗?]
    [不必,只要有适合的环境,我们自然而然就会了,所以我们决定……』两个小鬼对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道;[我们要到皮卡叔叔的公司里I学习]!』
    邵士辰一怔,旋即放声大笑。[可以,只要他同意的话。』
    [谢谢爸爸』哥俩好兴奋的直道谢,然后装鬼脸。[他早就同意了!]
    邵士辰看着他们一溜烟跑掉的身影,摇摇头,[小鬼!』实在拿他们没辙。
    [皮卡叔极是谁?]贝晓茵困惑地问.
    [季杰的小舅子。]邵士辰解释,再加一句。
    [皮卡的公司是专门设计网络游戏的。』
    贝晓茵恍然大晤。[所以他们要去玩游戏的?
    邵士辰耸耸肩。[他们说得没错,要学意大利语,在纯意大利语的环境里学习是最快的,不用到明年.他们的意大利语就会呱呱叫了,而且保证是最纯正的义大利语.所以,就让他们去玩吧!』
    [好,』贝晓茵点点头。[不过.晚上还要给他们上点课,看点书,不然他们会玩疯的!]
    邹士辰亲昵地亲亲她的发鬓。[是,老婆。]
    因为他亲密的呼唤,贝晓茵禁不住脸红了一下,不过还是装作没注意到的推推他。[那还有我呢?』
    [你怎么了?』
    [我的意大利语怎么办?』
    [你的意大利语?]邵士辰突然弯起一抹邪佞的笑.[没问题.你的意大利语由我负责,保证一夜就会:』
    [一夜?』怎么可能?[你要怎么负责?』
    [在床上负责呀!』
    [』
    嘿咻嘿啉的语言、是全世界通用的吧?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