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姻缘 >

第四章

    周末,邵士辰照样一大清早就被挖起来,梳洗过后,按照习惯,由两个儿子陪他在露台上用早餐。清晨的空气最新鲜,不享受一下太可惜了,儿子们说的。
    看看大儿子津津有味地喝着他的皮蛋瘦肉粥,再看看小儿子满足地啃着他的猪排三明治,最后低头看自己面前色香味俱全的健康早餐,邵士辰不得不承认,女人还真是能干。
    经过那一夜深切的自我审思,毅然除去蒙住心眼的面纱之后,他终于能看到那个女人的优点。
    “你们的妈咪,她……为什么不想见我?”她,恨他吗?就算不恨,多少也有点怨,才会不想他吧?两个小鬼不约而同一怔,似乎没料到他会主动提出妈咪,更没料到他会问这种总是随即相对一眼,再习惯性地相互耸耸肩。
    “因为她怕你。”
    对于这个问题,他们不想说谎,可也不能说实话,否则会坏了全盘策画,迫不得已,只好拿出这个不是真正答案的实话来借用一下。
    怕?
    出人意料之外的回答,换邵士辰大大一怔。“怕我?但我对她并不凶呀!”冷淡以对,有;视若无睹,也有,但就是不曾凶过呀!
    “不是凶不凶的问题,而是老爸对妈咪来讲,是陌生人。”
    “胡扯,我们曾是夫妻,还生了你们……”
    “可是老爸从没给过妈咪机会去熟悉你嘛!”
    邵士辰顿时哑口,因为小儿子说的是事实,不要说给她机会熟悉他,他甚至极少跟她说话,连客套性的点头打招呼都没有过,通常都是面对面擦身而过,连多看一眼都没有,就像……陌生人!邵士辰不觉愧然地暗暗叹了口气,结婚五年,他甚至不记得她到底长什么样子,路上碰见,八成也不认得吧!
    “就算对她而言,我是陌生人,她也不用怕啊!”
    “又不是只有爸爸而已,妈咪是怕所有的陌生人嘛!”
    “咦?为什么?”
    “因为妈咪曾经差点被陌生人强暴。”
    强暴?
    邵士辰吃了一惊,马上想到最糟糕的方向去,然而一转念,又觉得不对,如果他没搞错的话,在他们的新婚之夜,他得到的是她的第一次。
    “你们知道那件事的经过吗?”
    “知道啊,妈咪说过好几次了,她说……”
    贝晓茵向来是个爱帮助人的女孩子,从幼儿园开始,不管认识或不认识,只要人家有困难向她开口,二话不说,也马上帮到底,就算人家不开口,她也会主动上前帮助,这种个性到国中时代更是发挥到极限,因此赢得“鸡婆之王”的外号。
    直到国中毕业旅行时,一件恐怖的经历硬生生的扭转了她这种热心助人的天性,使她再也不敢随便帮助人了。不,应该说是,她再也不敢随便帮助陌生人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邵士辰急问。
    “急什么嘛!”邵文尧故意慢条斯理地先喝两口稀饭再说。
    “邵文尧!”邵士辰语带威胁地叫儿子的名字。
    “好嘛、好嘛!”邵文尧放下汤匙。“毕业旅行时不是都有自由活动时间吗?那时,妈咪就自己跑出动逛,想说要替爷爷买礼物,结果逛着逛着,突然看到一个满脸痛苦的男人坐在路旁呻吟,向路过的人求救,可是……”
    来来去去的路人那么从,却没有半个人多看他一眼,贝晓茵的鸡婆个性当下就发作了,立刻向前表示愿意帮助,而那个男人也很感激的请她帮助扶他回家。
    于是,毫无心的贝晓茵扶着那个陌生的男人来到一处四周几乎没几栋房子,十分偏僻的地方,再进入一栋看似废弃建筑的空屋里,那时,贝晓茵终于觉得不对了,当下就表示她要离开了,结果那个男人立刻露出他的狰狞面目,捂住她的嘴,硬把她拖入地下室。
    他要强暴她!
    贝晓茵自然不会乖乖让他得逞,她不但尖叫,还拚命挣扎,直到她无意间一脚踢到那男人的小弟弟,那男人一时怒火狂炽,便顺手拿起一旁的废弃铁棍往她身上猛打,一直找到她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他才清醒过来,随即逃之夭夭……
    “妈咪没有被打死,但被打断了七根肋骨……”
    “还有左手和左脚都被打断了。”邵武舜很有默契的接着说完。
    “老天!”邵士辰惊骇得掉了筷子。
    “妈咪住院住了近半年才出院,可是……”
    “那一整年,妈咪一看见陌生人就昏倒……”
    也难怪,就算是成年女性遭遇到那种事,也是一种十分恐怖的经历,所造成的心理伤害也要相当久的时间才能平复,更别说是才国中的小女生,恐怕那惊惧会根深蒂固的她心中,一辈子也抹灭不去吧!
    “所以,你们妈咪才会那么害怕陌生人?”邵士辰终于明白了。
    “嗯嗯。”邵文尧颔首。“虽然现在已经进步很多了,起码不会像当年那样一见到陌生人就昏倒,可是她还是很害怕。”
    邵士辰点了点头,表示了解了,但马上又困惑的顿住。
    “不对,她也是要出门的吧?那路上那么多人,她就不怕吗?”
    “不怕,因为那不是陌生人,是路人,是跟她不会有任何交集的路人。”
    交集?
    “她要买东西的时候呢?那就要跟陌生的店员有所交集了吧?”
    “那也不是陌生人,是店员,只要她不想买,随时都可以转身离开。”随时都可以转身离开?
    邵士辰脑袋微倾地思索片刻,随即有所顿悟的啊了一下。“我懂了,那种除非她主动先打招呼,否则就不会理睬她的人她也不怕,可是一旦那人主动招呼她,她就会怕了?”
    “答对了!”邵武舜大剌剌地拍拍爸爸的肩。“果然聪明啊,老爸!”
    “很好、很好,”邵士尧也拍上他另一边的肩膀。“有前途!”
    “怯!”邵士辰啼笑皆非地拍开两只没大没小的手。
    「不过啊,妈咪虽然不怕路人,但还是会担心路人会变成陌生人,譬如向她问路什么的,所以每次出门,她总是会想尽办法隐藏自己,希望别人不会注意到她,一直到公司里,她才会放松下来。」
    公司?
    “那客户呢?她都不用和客户约谈吗?”
    “当然不用,”少文尧失笑。“那是社长和职工的工作,跟她没关系。”
    “所以,她是故意用那种没有表情的生硬态度来保护自己的咯?”生硬,这是他对她唯一仅记得的印象。“就是那种态度让人家对她敬而远之,陌生人才不会找上她帮忙?”
    谁知小兄弟俩立刻翻出卫生球眼珠子给他看。
    “唉唉唉,真是孺子不可教也,才刚说老爸你聪明,你的脑袋就破洞了!”邵武舜又摇头又叹息,好像是真的很惋惜似的。
    耶?错了?
    “可是……”
    “妈咪才不是故意没表情呢,她是担心有陌生人注意到她,紧张得表情都出不出来啦?”
    “对嘛、对嘛,什么生硬嘛,笑死人了,那根本就是紧张的要死好不好!”
    “紧张?不是害怕吗?”
    哥俩好哈哈一笑。“妈咪爱面子嘛,打死不承认她是害怕,可是医生明明就说她的恐慌症是缘由于害怕的嘛!不过,好吧,就给他面子,大家都不说她是害怕,而是说她是紧张,不过,在爸爸面前就不需要保留面子了吧?”
    原来如此,倒是挺可爱的个性,跟他记忆中的印象完全相反呢!听孩子们说得越多,邵士辰就对前妻越感到兴趣,于是眉宇轻蹙,努力想回忆出前妻的模样,但很惭愧的,他真的一点也想不起来。回想当年,别说他早已跟何丝娜交往多年,光是为了那桩被逼迫的婚姻,他对前妻也只有怨怼与不满,讨厌她都来不及了,谁会仔细看清楚她,就连正视她都没有过。
    其实,她也是无辜的。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
    “什么?”
    “你们的妈咪,她是什么时候爱上我的?”
    问题问得不是时候,报应立刻临头,噗噗两声,邵文尧一口粥,邵武舜满嘴果汁,马上瞬间转移到邵士辰脸上去了。
    静默好一响。
    “很抱歉,这种问题我不太能理解,能不能换个方式说明呢?”
    又是好片刻的安静,蓦而,狂笑声先后爆起,小兄弟两人一人一根手指头指住父亲满头满脸的粥和果汁的狼狈样,笑得东倒西歪;邵士辰抹下鼻尖上的皮蛋屑,低头看了看,也忍不住笑了。
    头一回,父子三人之间滋生出如此愉快融洽的气氛,没有嘲讽、没有耻笑,也没有怒气,只有纯粹的喜乐和欢愉,在这神奇的一刻里,邵士辰是在笑,却也很想哭,因为感动和感慨。
    是他的儿子啊,疏离了八年,也生分了八年,现在,他们终于慢慢找回原该有的父子亲情了!
    而这该归功于谁呢?
    毫无疑问,是他的前妻、是那个他曾经怨过、不满过,其实跟儿子一样无辜的女人。
    儿子原该对他没有任何感情的,但是他们是那么的爱他,是她的教导。
    儿子原该对他的遭遇幸灾乐祸的,但他们却费心费神来激励他再站起来,是她的教导。
    一切的一切,全都是她的教导。
    现在,他真的很后悔当年没有好好的认识她,因而错待了她那么长久的时间,不过没关系,亡羊补牢尚未晚,就从现在开始认识她也还不迟,当然,也要让她认识他。起码,他们曾是五年的夫妻,还生了一对双胞胎,不该是陌生人吧?
    “这样真的可以吗?”
    “可以,虽然不像当面看到的那么多,但也够多了。”对着计算机屏幕里的赵梅芙,贝晓茵很有信心的保证。为了方便照顾邵士辰的需要,她得到赵梅芙的同意,改为在家里工作利用电脑实时通讯做审核工作,另外,每个星期一次,赵梅芙会亲自到她家来和她讨论客户的进展,以及后续处理问题。
    因为她们的工作不只是介绍、撮合,直到结婚后三年,都包括在她们的【售后服务】之内。
    “那就好,不过,你到底要在那里待多久?”
    “这……”贝晓茵为难地搔搔脑袋。“梅芙,这件事我们讨论过很多次了不是吗?”
    “……可恶,便宜了那男人了!”
    “梅芙,士辰真的不是坏人嘛,只要你给他机会,他会给你证明的啦!”
    “最好是!”自计算机音箱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不过就我来看,愈漂亮的男人愈花心,他太漂亮了!”
    “你老公也一样漂亮啊!”贝晓茵脱口道。
    “对,所以我们离婚了,因为他在外面的女人足够搭起另一座万里长城了!”
    “但我不是告诉过你,他……”
    “我不相信!”
    “可是……”
    “我绝不相信!”
    沉默数秒后,贝晓茵突然贼兮兮的笑了。“没关系,那是你们的未来,要由你们自己去走,我没资格插手,你不相信也无所谓。”她还乐得可以看场好戏呢!
    她知道,赵梅芙的死鸭子嘴虽然说不信,打扮其实早就相信了,只是赵梅芙对前夫的怨恨实在太深了,所以拼命告诉自己不能信、不能信,不过将来总有那么一天,她会撤下心防,全心全意相信的。
    “算了,别说这些了,先来处理一下公事吧!”
    “好。”
    “咯,刚刚看的那三对,你以为呢?”
    「第一对……」贝晓茵看着手中的相片,「不行!」换另一对的相片,「第二对也不行!」再换,第三对的相片,「第三对,嗯,没错,是天定良缘!」计算机屏幕里的人静默片刻,而后发出一声叹气。「男女之间的缘分可真是一门很大的学问啊,我看着明明是很搭配的一对,你却说不行;我认为一点机会都没有的,你偏偏说是天定良缘!」
    贝晓茵笑笑,没说话。
    「晓茵。」
    「嗯?」
    「那翠心呢?」
    「翠心?」贝晓茵讶异地怔了一下。「她怎样?」
    「她会跟她前夫复合吗?」
    「我不是说过了吗?她要是跟她前夫复合,她……」一顿,脸色啾然大变。
    「你会这么问,难不成是……」
    「她想和前夫复合。」
    贝晓茵呻吟,旋即跳起来对着计算机屏幕大叫。「绝不能让他们复合,她会被她前夫砍断一条手臂呀,你没有告诉她吗?」
    「她不直到你的秘密,所以不管我怎么说,她都不相信嘛!」贝晓茵张着嘴,挣扎片刻,而后依然甩甩头。「告诉她!」
    「你的秘密?」
    「对,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残害!」
    「好,我会告诉她,希望能够阻止她。」
    「不,这还不够,我想……」贝晓茵略一思索。「你不是说要开分社吗?就让翠心带孩子到日本去筹备吧!」
    「日本?!」计算机音箱发出一声怪叫。「我说的是台湾南部耶!」
    「日本才够远!」贝晓茵坚持道:「一切费用由我负责!」
    「……好吧,就到日本去搭个异国联姻的桥梁也不错,不过,费用由公司负责,不是你。」
    「随便,只要尽快把她调离台湾就行了。」
    「我会在一个月之内就要她离开台湾,够快了吧?」
    「还有孩子。」
    「没问题,还有孩子。」
    又谈了几句后,她们才断讯结束今天的讨论,而贝晓茵依然坐在原位发呆,不晓得在想什么,或者,在等什么……果然,半个钟头后,她的手机响了。
    「翠心?」
    「……梅芙说的是真的?」
    「是真的。」
    「……那么,你看到什么?」
    「我不想骗你,翠心,若是错过这次和前夫复合的机会,你就再也没有结婚的机会了,可是……」不再嬉笑、不再胡闹,贝晓茵用最严肃、最慎重的态度告诉话筒另一端的人。「你如果真的和你前夫复合,最后你们还是会分开的,因为他会砍断你的手臂……」
    「……」
    “不过如果你到日本区,有个男人,他是个有妇之夫,但他妻子因精神失常被送入疗
    养院,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出来了,虽然他不想遗弃发妻,所以不会和她离婚,也不可能和
    你结婚,可是他会疼你、爱你、和你厮守一生白头到老,这一辈子你都不会再品尝到寂寞
    的滋味了
    “真的?”
    “恩,你自己选择吧!”
    “我到日本。”
    挂上电话后,贝晓茵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幸亏翠心只是因为怕寂寞才想和前夫复合,才会这么快被说服而改变主意到日本去,
    在那里,她才能够遇到她真正的缘分,虽然不能结婚,可是她往后的下半生都会很幸福的
    ,对翠心来讲,这已经足够了。
    但对她而言,光是幸福的生活是不够的,她要的更多,也知道只要她有足够的耐心,
    她就能得到,所以她才会这么辛苦地等待着。
    而现在,她知道,漫长的等待终于即将结束了
    深夜,过十二点了,邵士辰又坐着轮椅悄悄自卧室里出来,椅轮在厚实的地毯上无声
    地滑动着,静静地滚向电梯。这回,他并不是想到楼下泡咖啡,或是到院子里沉思,而是
    白天曾听见孩子们提起,平常时候,他们最晚在十点就得上床就寝了,唯有周末,星期五
    和星期六的晚上,他们可以随心所欲,爱多晚睡就多晚睡,而他们的妈咪也会陪他们玩到
    他们累了为止。那是他们的母子亲情时间。所以,他们他们想去看看他们是如何相处的,
    顺便从旁边了解一下他的前妻,因为他是在找不到很好的时机和她碰面,毕竟,她怕他,
    而他不想吓到她。
    不过,他千想万想也想不到他们竟然是在玩
    [可恶,我挂网又被杀死了啦!快,有没有雷达,我要去追杀那个白目!]
    [我帮你,一起杀他,让他喷装,然后我们拿去摆摊卖掉!]
    [在哪里,在哪里!哇靠,好红好红的大红人,保证喷装!]
    [厚,妈咪,你讲脏话!]
    [对不起,重来,ㄨㄘ!好红好红的大红人,保证喷装!]
    ㄨㄘ?什么意思?不会是哇靠的简音吧?
    [ㄊㄇㄌ!竟然看见我们就逃,孬种,追!]
    ㄊㄇㄌ?这又是什么意思?
    [ㄘ!又被溜了!]
    ㄘ?
    [没办法,他跳线嘛,不然再用一次雷达吧!]
    [今天一定要拿到他的装!]
    [混蛋,他躲在村子里,我们不能动他了!]
    [ㄘ!]
    ㄘ?
    愈听愈迷糊,邵士辰忍不住把门缝推开一些,好让他可以看见里面的情形。
    这是孩子们的房间,相当简洁的摆设,除了衣柜和两张单人床之外,就只有三张书桌、三台计算机,而且非常整洁,不像一般儿童房那样凌乱,可见他们的生活习惯十分良好,想必又是他们的母亲的教导。
    此刻,母子三人背对着门,正聚精会神的一人占据一台计算机,和游戏里的[红人]奋战。
    “跑了,跑了,快,追!”
    “杀!杀他!”
    “喔耶!喷了,他喷了!”喷了?听起来是在很暧昧,他们到底在玩什么游戏,为什么对话会那么奇怪又暧昧呢?“哇,重装武器耶,要卖多少?”
    “上数字网去卖,起码可以卖五千台币吧!”
    “五千?耶耶,我又有私房钱可以藏了!”
    邵士辰惊讶地目注小兄弟俩中间的窈窕背景!那应该是他的前妻,好笑地瞧见她像个小孩子似的挥舞着双手欢呼,高高绑在她后脑勺上的马尾辫随着她的动作摇来晃去,仿佛狐狸尾巴似的,十分有趣。
    “啊,土匪,你想一个人独吞吗?”
    “对,对,先分脏!”
    “我是妈咪,我分多一点,两千,剩下的你们一人一半,一千五,公平吧?”
    “好啦,好啦,看在你是给我们零用钱的人的分上,就给你分多一点啦!”
    “算你聪明!”
    邵士辰差点失声笑出来,原来这就是他们母子的相处方式。
    不过,他真的很意外,万万没想到他那个拘谨生硬的前妻,其实是个相当俏皮又有趣的女人,虽然还没看到她的真面目,只能对着她的背景想象,他却已有渔港,他会喜欢她的。
    “新地图不开放,好无聊喔!”
    那就再来带一支小的吧!
    可以啊,谁开?
    废话,当然是妈咪你开,我们要上学耶!
    好嘛、好嘛,那谁带?
    废话,当然是妈咪你带,你都在家里耶!
    都是我?那谁去吃王拿血武?
    废话,当然是……
    妈咪我!
    答对了,有奖,给你一支棒棒糖!
    我又不进梦境!
    虽然听不太懂他们的对话内容到底是在说些什么,但是喜欢他们的相处方式,还有弥漫在他们之间的亲昵气愤,也……很羡慕,羡慕到虽然他很想进去掺一脚,却有不敢真的进去,担心他的出现会破坏原有的欢笑。于是他继续悄悄地分古子他们欢乐气氛,好几次都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直到一个多钟头后,邵文尧打了好几个呵欠,他的前妻才赶孩子们去睡觉;而他,也不得不悄悄的离开。回到卧室之后,他倒了杯红葡萄酒,又来到露台上,身处万籁俱寂的黑暗中。
    静静对着点点星辰闪烁的夜空,他徐徐啜了口酒,再一口、又一口,然后轻轻叹了口气,突然觉得……
    好寂寞!
    也许他不需要那么小心翼翼的寻找和她碰面的时机,干脆就叫孩子们去通知她,让她先有个心理准备,之后就可以直接碰面了。
    然后,他会用最快的速度摆脱彼此之间的陌生感;然后,他就可以直接加入她们之间的亲子时间;然后,他就可以亲身享受到刚刚那种美好的亲昵气氛,而不是偷偷的在一旁羡慕;然后
    他就不会在寂寞了。
    此刻,他才真正体认到,如果没有她和两个孩子,在这世上,原来他是孤孤单单一个人的!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