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姻缘 >

第三章

    台湾的夏天总是卯起来热死人,一踏出门就有被烤焦的危险,就算躲在家里,也有被焖熟的可能,就连泡在冷水里,冷水也会逐渐升温,照样会被煮到烂。不过,只要一开冷气,天堂就降临了,不管是工作或娱乐,都可以舒舒服服的来,尤其是睡觉的时候,保证可以一夜到天亮,要是到天亮还不够,没问题,请继续睡到下……
    [起来了,老头子,你想睡到什么时候呀?]
    [别以为你腿残了,就想赖掉养活我们的责任喔!]
    从美梦中霍然被惊醒,邵士辰睁开惺忪的睡眼,茫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来回看看分立睡床两旁的儿子,无奈苦笑。近两个月来,他每天都是这么开始的,一大清早,两个儿子就用嘲讽的语气催他起床,然后赶他洗脸刷牙吃早餐,接着就不顾他的意愿,硬推他到健身房练身,说是要为将来套义肢做准备。开玩笑,他是老子耶,怎能可能乖乖听儿子的话!
    [我不想去!]老子说不去就不去!
    [我们想去。]小子说要去就非得去不可!
    [那你们自己去。]
    [偏要你陪我们去!]
    结果,他拒绝他的,儿子们根本不鸟他那一套,反正他坐轮椅,谁想推他到哪里就到哪里,他又能如何?
    [可恶,你们两个不孝子!]
    [总比你这个“孝妇”好!]
    [什么意思?]
    [孝顺情妇!]
    邵士辰顿时无言以对,他知道,儿子在职责他为了情人而遗弃了他们,这是事实,他反驳不了,也是他对儿子们最感愧疚之事。[你们到底要我怎样?]
    [既然你的情妇不要你了,“孝妇”当不成,就来当当“孝子”吧!]
    [那又是什么意思?]虽然不太想问,但还是忍不住问了。
    [孝顺儿子啰!]说着,两个小鬼一人一手从后面哄骗小娃娃似的拍拍亲老爸的脑袋。[要乖乖听话喔,老爸!]
    [荒唐!]邵士辰恼火地拍开他们的手。[我才是你们的爸爸,怎能……]
    [好,既然你说你才是爸爸,那么就像个爸爸给我们看!]
    将轮椅推到健身房中央后,绍文尧和邵武舜才一左一右地从邵士辰背后转到他面前来,又是一个双臂环胸,一个两手插腰,眼神睥睨地斜眼看他。
    [站起来,别让我们看弄了你!]
    弄?
    竟敢说他弄?
    因为这个令人天摇地动的字眼,邵士辰当下就对自己发下毒誓,半年之内,他一定要站起来给他们看。
    世上任何人都可以看不起他,唯独他自己的儿子,他怎能让他们看不起!
    于是,宛如地狱般的生活,就从他咬牙切齿地对自己发下毒誓那一刻起,正式展开了。打从双胞胎兄弟俩出现在宅子里的的那一天开始,他就没见过前妻半次面,个儿子却每天从早黏缠他到晚,要他努力健身、要他卖命工作,只要他稍有怨言,或是稍微放松一点,兄弟俩马上就施展出独门独派的毒舌功夫,一开口不是嘲讽就是耻笑,逼得他再辛苦也只能硬着头皮顶下去,标准的忍气吞声。
    自怨自艾那种事仿佛是发生在上辈子,他都不太记得了。
    [不要偏食,这是妈咪特地为你做的健康餐,半颗饭粒也不准剩下!]
    [吃饭你们也要管?]要不要连撒尿拉屎也一起管?
    [我们哪有管,只是“劝告”而已咩——,妈咪说老爸的身体不像以前那么好了,得用营养均衡的餐饮来调养,要是老爸不吃光光,辜负了妈咪辛辛苦苦特地为老爸准备,那我会打你的小屁屁喔!]
    [不对,屁屁是用来踹的,而且爸爸的屁屁也不小了!]
    “对喔!嗯,老爸,你要是不吃光光,我会踹你的大屁屁喔!』
    [……]请问到底谁才是老子?
    于是,为免被两个儿子轮流在他耳边唠叨到他抓狂,他只好乖乖烦人把前期为她准备的所有食物统统吃光,一会,两回,三回……最后,竟然不小心爱上健康餐的口味。
    [老爸,你真是不听话!]
    [我又怎样了?]
    [不是说,就算腿残了,你也要认真工作养活我们吗?]
    [我没有吗?]
    那他每天花七个小时在书房里是干什么去了?
    [不够认真!]
    [我哪里不认真了?]
    [季叔叔说公司要来季检讨会,你为什么不去?]
    该死,又抓到他的痛处了!
    [我不想为了一个小小的季检讨会就特地跑一趟米兰。]
    [厚,就知道你偷懒,不想出门!]
    [该死,就跟你说……可恶,不是偷懒,只是……有你季叔叔在就够了!]
    [好好好,不想出门就不想出门,那开视讯会议总可以吧?现在很流行那套喔!]
    [……]
    [我知道了,老爸怕怕,不敢见人对不对?]
    对,他就是怕,怕见到人家同情的眼神,怕收到人家怜悯的眼光,怕死了!不过,他打死都不能承认,特别是在两个儿子面前,所有的示弱的想法,他都必须硬起头皮否认到底。
    命就一条,要就拿去,想他承认害怕,等天塌下来再说吧!
    [不是!]
    [好啦、好啦、我们陪你啦,给你壮胆拉!]
    [就跟你们说不是!]
    [乖乖,我们会陪你的,老爸不用怕怕厚!]
    [不必!我自己就行了!]邵士辰咬牙切齿地说。
    于是,未免两个不孝子又施展出高到顶点还不够高,又努力再往上飘高的毒舌功夫来考验他的耐性,他开始和公司里的高级干部召开视讯会议,一次,两次,三次……
    最后,竟然变成固定一星期一次了。
    [厚,老爸,就知道一秒钟没盯住你,你就会偷懒!]
    [我?又?怎?么?了?]
    [季叔叔不是说,那个客户最好由老爸你亲自和他谈吗?]
    [我……]
    [用视讯也可以喔!]
    [……]
    [喔喔喔,我知道了,老爸胆子小,不敢……]
    [谁不敢了,我就谈给你们看!]邵士辰怒吼。
    于是,为免被两个小鬼气到脑筋无力,提早退化,他开始利用视讯和客户签谈合约,一个,两个,三个……
    最后,远在米兰的秘书竟然又开始为他安排行事历,遥控他的工作时间,视讯会议、视讯约谈客户、视讯协商、视讯检讨、视讯、视讯、视讯……几乎占满了一整天的工作时间。
    『叽哩叽哩,叽哩叽哩……』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难得一回,两个小鬼没有从头到尾地『监视』他做健身运动有没有偷懒,中途就悄悄不见人影了。
    起初,邵士辰还乐得可以放松一点,不过,他忍了又忍。忍了再忍,最后还好四忍不住好奇心的驱使,运动时间尚未结束,他就自己推轮椅到处去找人,想看看他们又要搞什么鬼了?不意却发现那两个胆大包天又包地的小鬼,竟然像两只小老鼠一样躲在起居室的墙角落里讲悄悄话。『你们两个躲在这里叽哩咕噜什么?』
    闻声,两个小鬼吓了一跳地猛然转过头来,看见是老爸,又松了口气似的耸了耸一下肩。
    『也没什么啦,我们只是在讨论,老爸为什么『不敢』装义肢?』
    『谁说我不敢了?』
    『我不喜欢。』
    双胞胎兄弟两相对一眼,又耸了耸肩,满不在乎似的转回头去,继续小脑袋瓜子凑着小脑袋瓜子,缩在角落里叽哩咕噜!那种大声得连聋子也可以听得一清二楚的叽哩咕噜。
    『他怕痛!』
    『不对,我说他是怕出糗!』
    『喔喔,怕摔倒吗?』
    『也可能是怕走得很难看。』
    『我们又不会笑他。』
    『对嘛,就算要笑,也会躲起来偷笑嘛!』
    『就是说咩!』
    『闭嘴!』邵士辰咧嘴亮出两排森森白牙,恨不得吧那两颗只会对他冷嘲热讽的小脑袋瓜子一口啃下来,或者干脆把他们活埋到后院里去好了。『等医生说可以了,我自然会装!』
    报应,这真的是报应!
    为了惩罚他的忤逆不孝,也为了惩罚他的背叛连热门,更为了惩罚他遗弃亲子,上天才会『派遣』这两个可恶的小鬼来折磨他。
    对,就是这么一回事!
    『厚,爸,时间还没有到耶,你又偷懒了!』
    『走,回去继续,还要多罚你半个钟头!』
    『……』
    报应!
    就在邵士辰抱着满肚子的窝囊气被两个儿子“请”回健身房的同时,如过去两个月来的每一天、每一时刻,贝晓茵也蹑手蹑脚地来到落地窗外,悄悄地自窗帘缝隙中窥入健身室内。只见两个小鬼一个盘膝坐在地摊上,一个靠在划船器旁,四只眼睛毫不放松地“监视”着他们的父亲……
    [又慢下来了,你是乌龟吗?]
    [别再偷懒了,踹你喔!]
    [对,父子也没人情讲!]
    [还有八分钟,忍耐一点,快!]
    而他们的父亲则是一脸愤怒的瞪他们一眼,再无奈地抓紧单杠,努力把自己举起来,汗珠儿大颗大颗地自他额上冒出来,湿了他那一头乌黑的发,也湿了他那张俊朗的脸。
    他,变了好多!
    记得第一子见到他的时候,她才刚上高二,十六岁;而他二十二岁,整整打她六岁。过去,老一辈的台湾人会说这是不吉利的差距,要是相差六岁的男女结可能婚,将来注定要分离,无法白头偕老,这种毫无根据的,现代人可能连听都没听过,更别提会在乎了,可是这个可笑的迷信,却在她的心中种下了一个大疙瘩。
    因为,在见到他的第一眼,她就爱上他了。
    无论是他那头漆黑浓密的乌发,或者是投着混血儿味道的深邃五官,还有那高瘦有劲、挺拔修长的身材,她全都爱。
    不过,她最爱的还是他那开朗快活的笑声。
    他是俊俏的,也是性格的;是优雅的,也是爽朗的,那样出色的年轻人,相信她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对他一见钟情的女孩子,可是,当时,她只敢背对着他,从镜子里偷看他。
    因为,他身边已经有个“她”了。
    男的出色,女的美艳,他们站在一起是那么的登对;男的深情,女的眷恋,他们是如此的相爱,谁也不忍心,更没有权利要他们分开。
    除了他们自己。
    她对自己皱皱鼻子,再看一眼镜子里的他,然后目光拉回到镜子里的自己,她问镜子里的自己:你配得上他吗?不,配不上。然而,两年后,他就和她结婚了;婚后四个月,她怀孕了,然后,他就再也不曾进过她的房间;翌年,她生下一对双胞胎,他连看都没看上半眼,就拎着行李离开了这个家了。
    男女相差六岁,真的注定要分离吗?
    她不知道,或许那真的只是毫无意义的迷信,说给谁听谁都会哈哈大笑,半个字都不给你信,但那种说法却在她身上应验了。
    婚后五年,他们离婚了。
    他不但不要她,连孩子也不要,相信就算她说要他所有的财产,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全数让渡给她,因为,他只要他的自由。
    所以,她还给他自由了。
    自那尔后,她就再也不曾见过他了,四年来,她也只能在报章杂志上瞥见他的身影,见他成熟了,见他更成功了,也见他逐渐失去了笑容,市区了往日开朗的耀眼风采,她不明白为什么,也帮不上任何忙,只能够在心里默默的为他祝福。
    直到今天,她终于又见到他了。但,一如当年,她依然只敢偷偷的看他,看他利落的短发不再,却多了一把半长不短的马尾;看他幽邃的眼底多了几分沧桑与讥诮、几分疲惫与无奈;看他丰润的唇瓣老是往下垂,再也弯不起笑容的弧度,还有他的身材……他的身材……
    虽然经过这些日子来的锻炼,他的身材已然回复往昔的挺拔有力了,然而……
    她无声叹息,为他的遭遇心痛不已,却不敢同情他,因为同情不但帮不了他,还会害了他。
    失去双腿并不代表失去了整个人生,他还可以再站起来,再度开展另一段新生活,经过痛苦淬炼后的生命,定然会更加灿烂辉煌,为了那可期待的未来,她和孩子们都必须狠下心去鞭笞他,逼他站起来,逼他继续往前走。
    纵使当他开始往前走之后,会再度离开她,她也无怨无悔。
    [好,时间到,可以休息五分钟了。]
    [咯,喝口水吧,别太松懈了,待会儿还有处罚的半个钟头……]
    贝晓茵忍不住笑了。
    瞧他明明一脸的不甘心,却又乖乖的按照儿子们的“命令”去做,再“凶狠”地放话威胁两个小鬼。
    [等我能走了,最好小心你们的小屁屁!]
    [不用小心,老爸你能走的时候,我们不会跑喔?]
    [老爸,要咬牙齿请小心一点,别咬到舌头了!]
    [……]
    [好啦、好啦,看在你是我们老爸的份上,等你能跑的时候再来恐吓我们,那时候我们一定会捧老爸的场,怕一下给你看,怎样?够孝顺了吧?]
    [……]
    [不够吗?好吧,最多再给老爸你踹一脚,这总行了吧?]
    [……]
    贝晓茵慌忙捂住差点笑出声来的嘴,转身拔腿就逃,免得被抓到她在偷看。
    他的表情实在太好笑了,又气又无奈,老想都赢那两个小鬼,偏偏总是无法如愿,还被倒打一耙,“死”的超难看。
    果然有那两个小鬼在,恐怕他这一辈子都别想再品尝到自怨自艾的滋味啰!
    暑假过去,孩子们要开学了,虽然他们依旧每天一大清早就去“恭请”老爸起床,不过只要他们一上学,邵士辰就自由了。即使如此,两个多月来,邵士辰也早就习惯孩子们替他安排的生活作息了,就算他们不在,他还是会自然而然地按照同样的生活步骤去进行,直到孩子们放学回来,再度把他丢进水深火热的地狱里。
    只要有他们那两张无药可解的毒嘴在,天堂也会变成地狱!
    这样又过了一个多月,某个雨后的夜晚,邵士辰自己推动轮椅离开卧室,搭乘专为他而设置的电梯到一楼,再朝厨房而去。
    大家都以为除了二楼的卧室和一楼的书房、健身房之外,他哪里也不会去,其实这是错误的,只不过他都是在夜里,当所有人都熟睡之后,才会悄悄地在屋内各处游动,或者到院子里去静思。
    譬如这夜,他就想自己冲杯咖啡,到院子里去感受一下雨后的气息。
    不过尚未到达厨房,轮椅就停住了,就在客房门外,一股压抑不住的哽咽声自未曾关紧的门缝中传了出来,他狐疑地皱了皱眉,随即推动轮椅拷过去,想搞清楚那究竟是不是他的幻听?
    很快的,他听出来了,那的确是哭声,而且是儿子的哭声。
    不过,他也因此更困惑了,向来尖酸刻薄、古怪刁钻的儿子竟然会哭,是发生了什么即将引起世界崩溃、地球毁灭的大事件了吗?心中疑惑,他的耳朵也更贴近门缝了,就在这时,里头传出说话声了,他即刻凝神静听,想知道究竟是冰河期又将来临了,还是银河要坠落了,或者是地球即将被宇宙大黑洞吞噬?
    什么都有可能,可就是没想到竟然是……
    [呜呜呜,爸爸好可怜喔!]
    他可怜?
    看他们平时对待他的态度,好像不是这么想的吧?
    [对……呜呜……对啊,每次看老爸满头大汗的只靠双手把自己撑上轮椅,还不准人家扶他,我就……呜呜……就好想哭喔……]
    [还有那天,爸爸太专心工作,一时忘了自己的腿残了,猛一下要站起来,结果整个人摔倒在地上,当时他脸上的表情……他的表情……呜呜呜……真……真的好可怜喔……]
    那天啊……
    其实那种事并不是头一次发生,只是在儿子面前摔得那么难看,那才是最令他难以忍受的。他真的不希望被儿子瞧不起。
    [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你们绝不能同情他!]女人的声音,是他的前妻吧?
    不能同情他?
    哼哼哼,就知道那个女人果然,没安好心眼,她是故意带孩子们回来恶整他、报复他的!
    [妈咪……]
    [听我说,你们的爸爸之所以会这么拼命,你们以为是为什么呢?或许他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来解释他为什么要这么努力,譬如说不想被我们逼走之类的,但那都不是真的……]
    [那是为什么呢?]
    [因为他爱你们呀!虽然他从没有说出口,但不曾关心过你们,不曾去探望过你们,他也感到很愧疚,所以更不能让你们看不起他,至少要让你们觉得有他这个爸爸而感到骄傲,懂吗?你们的爸爸是为了你们,不是其他任何人,甚至不是为他自己,完完全全是为了你们,他才振作起来的,懂吗?懂吗?]
    是吗?他是这样的吗?邵士辰问自己,旋即无声的叹了口气。是,的确是,换了其他任何该死的家伙胆敢那样恶意的嘲讽他,早就被他丢进太平洋里去喂鲨鱼吃点心了,哪里还会容许人家一而再、再而三的耻笑他。但那两个成天对他冷嘲热讽,嘿把他当牛当马一样奴役,很有虐待嫌疑的小鬼是他的儿子,他的亲生骨肉,无辜遭受到他的遗弃,他已经够对不起他们了,怎能再让他们失望,让他们瞧不起呢?
    不。死也不能!
    [呜呜呜,懂了……]
    [既然懂了,那你们就更不能破坏他这份想为你们而努力的心情,也是他想补偿你们的心意,你们必须狠下心去继续鞭笞他,这样他才能够早日站起来,回到过去意气风发的他,好吗?]
    [……好。]
    [嗯嗯,这才是我的宝贝儿子!]
    更是他的好儿子!
    打从他们出生那一刻开始,他就没有关心过他们,没有疼爱过他们,甚至从不过问他们的事,他们却依然如此关心他,毫无条件的爱他……他们让他觉得好惭愧。[妈咪。]
    [嗯?]
    [其实你比谁都更希望爸爸能够尽快站起来,对不对?]
    [……]
    [因为妈咪爱死爸爸了,对不对?]
    [……]
    咦咦?
    等一下,她……爱他?
    [有时候我都觉得,妈咪比爸爸更可怜呢!]
    [胡说,我哪里可怜了!]
    [可是妈咪那么爱爸爸,爸爸却那么讨厌妈咪,他也不想想,他没有错,妈咪也没有错呀!]
    [这……不能怪他……]
    [妈咪老是说这句话,不能怪爸爸,不能怪爸爸!好,我们不怪,可是当初爷爷要妈咪和本本结婚的时候,明明妈咪也有反对的,爸爸又怎么可以把一切都怪到妈咪头上来呢?]
    [他不知道呀!]
    [那妈咪就说给爸爸听嘛!]
    [他……从来都不愿意跟我说话……]
    听到这里,邵士辰突然转动轮椅,悄悄离开了。
    没有泡菜非或者任何饮料,他直接回到卧室里,来到敞开的露台上,深深吸了几口雨后清新的空气,在仰首望住夜空中闪烁不定的星辰,好一会儿后,他才徐徐阖上双眸,慢慢地让心情沉淀下来。
    应该是他好好想想的时候了。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