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跷家少爷 >

第五章

    心情一好,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地快,忙了一个上午,若紫终于放下手边的工作,伸了伸懒腰。
    而此时,心云将头探进了办公室,说道:“经理,有一位颜络钦先生找你。”
    “请他进来。”说着,若紫立刻起身向前迎去。想不到今天她的办公室这么热闹,先是爷爷,这会儿又是络哥。
    “络哥,怎么有空来我公司?”一瞧见络钦,若紫马上开心地说道。领着络钦在沙发坐了下来,她倒了一杯果汁给他。
    “小妹,可不可以帮我约郁尘出来?”也不拐弯抹角,络钦直接说明来意。
    不在台湾的时候,他可以逼自己不去想,甚至说服自己郁尘已经忘了他,但是现在回到了台湾,知道郁尘一直是一个人,他实在无法压抑自己对她的思念。犹豫了好多天,若紫那天说的话不断地在耳边激荡,催促着他的心,只是,终于下决心重新追求郁尘,郁尘却拒听他的电话,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他也只能找若紫帮忙。
    “络哥,你有没有打电话给郁尘?”
    “打了,不过她一听到我的声音,就把电话挂了。”
    没错,这正是郁尘的作风,若紫想,郁尘是个非常固执的女孩子,既然她不想重拾过去那段情缘,她就不会让自己有任何重新点燃旧情的机会。她在害怕,怕阻止不了自己心底忘不掉的眷恋,怕自己不顾一切地再度陷入感情的漩涡,所以干脆拒听络哥的电话,以切断心里还存在的渴望。
    “络哥,人我是可以帮你约出来,只是,郁尘的个性你也清楚,如果看到赴约的人是你,她一定会气你不够光明正大,到时候头一甩就走人了,以后我若是想再约她,恐怕很难。”
    络钦懊恼地爬了一下头发,沮丧地说道:“那我该怎么办才好?”
    “也许,你可以试着去她任教的学校找她,在那里,你跟郁尘说话的机会比较大。只要开得了口,想打破郁尘的心房,就不是那么困难。”
    “看来,也只能这么办!”
    “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郁尘对你并非无情,迟早,她会面对自己的心,再度接受你回到她的生命。”瞄了一眼腕上的手表,若紫接着说道:“络哥,你别担心。走吧!我请你吃午餐。”
    点点头,他放松心情说道:“你请客,我付钱。”跟着,两人便相偕走出了办公室,也遇上迎面而来的宇尘。
    “宇尘!”望着宇尘原本微笑却因为瞄见络钦而变得阴郁的脸庞,若紫整颗心顿时跌入谷底。
    听到若紫的轻呼声,络钦心里有些明白地看向宇尘,“小妹,这位是……”奇怪!这个人看起来好面熟,像是在哪里看过似地?
    强行压下心里正卷起的狂怒,宇尘冷静地表现出自己的风度,他伸出手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凌宇尘,若紫的‘丈夫’。”
    握住宇尘那力道惊人的手,络钦客气地回道:“你好,久仰大名,我是若紫大学的同学,也是若紫的干哥哥,我叫颜络钦。”虽然很好奇这个在若紫生活里一直不曾存在的丈夫为什么会出现,但此时,络钦也只能将疑惑放在心里。
    将手收了回来,宇尘故作轻松地盯着若紫问道:“你们正要出去吃饭?”
    “是啊!凌先生这个时候来找若紫,也是要带若紫出去用餐吗?”络钦一点也没有发现藏在他平静脸孔下的波涛汹涌,直觉地反应道。
    “我是担心若紫工作一忙,就忘了该喂饱自己的胃,特地过来看一下,既然她知道吃饭,那我就放心了。”本来是想藉着午餐之约,跟老婆谈情说爱,结果……现在,他已经气得连一点点的胃口也没有!
    “宇尘,你要不要跟我们一道用餐?”若紫终于稳下担心的思绪,找回她的舌头,小心谨慎地询问道。
    “不用了,我事务所还有很多事要忙。”说着,便当着络钦的面,亲昵地吻了一下若紫的脸颊,然后轻声道:“七点之前我会过来接你下班。”对着他点头表示告辞,宇尘转身价大步地豪去。
    “若紫……”络钦唤着呆愣在一旁的若紫。
    “走吧!再不吃饭就没力气上班了。”若紫知道这会儿自己脸色一定不太好看,可是,她实在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一团的混乱。唉!才一个早上,她的心情已经转了好几个一百八十度。
    ☆☆☆
    “宇尘!”轻触着宇尘的手臂,若紫温柔地呼唤着。从公司到家里,再到卧房,他一句话也不吭,冷着一张脸,教她既感到无助,又有些担忧,真不知该怎么跟他解释才好。
    甩掉若紫的碰触,他漠然地说道:“我没有跟你明文地签下契约,是因为我觉得你会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可是,我才刚搬回凌家你就违反协定,你这是想证明什么?你可以背着我偷人吗?”
    “不!宇尘,我……”他的话,让她的心好痛、好痛,难道在他的眼里,自己真的是这种没有道德观念的女人吗?十年前,他说她用金钱为自己买丈夫,她不介意,因为她知道,那是自己没将事情的真相坦白地告诉他,可是现在呢?她可以把事情说清楚,他却一点机会也不给她,就指责她会偷人……天啊!
    “既然你不懂得什么叫‘互相尊重’,我想,我们还是白纸黑字,把我们的约定写得清清楚楚,免得哪天你想赖帐,我无凭无据,那我不就等着戴绿帽子。”
    一种寒冷的绝望,瞬时层层包围着若紫,双手紧紧地抱着自己,若紫平静地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赖帐,承诺过的事情我会做到。”
    看着她眼底的脆弱,宇尘忍不住咒骂着自己,该死!难道这就是你要的吗?当然不是!他只是想听她说:她不是故意的,她是无心的,可是,对她的爱、对她强烈的独占欲,就是让自己不经意地伤害了她。愈爱她,愈担心失去她,愈是担心,就愈想得到她的爱,结果,一点点的小事,也会被他弄得天翻地覆。
    跟若紫真正相处的日子虽然不长,但是,从她的言谈之间,可以了解她是一个很坚强的女人,不肯被环境打倒、不畏挫折,而他却用刻薄的言语攻击她,逼迫她呈现自己最不喜欢的软弱,他真的是一个自私又自大的男人!
    深情地抱住若紫,宇尘诚挚地说道:“对不起,我气疯了,我不该说那么恶毒的话。”
    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反应才好,他的臂膀教她依恋,他的言词却教她灰心。轻轻地挣脱他的怀抱,若紫沉静地说道:“我累了,我想休息了。”
    害怕的感觉顿时攫住了宇尘整颗心,不!
    疯狂地封住她的嘴,宇尘急着想确定自己没有失去她。纠缠的舌,炽热地挑逗着她,吮着她柔情似水的甜蜜,吞噬着她的回应,将她紧密地贴向自己的身体,宇尘的双手似野火般地烧灼着她纤细的曲线,爱恋地抚着她白皙的肌肤,企图让她记住他的每一道痕迹。吻,像狂风扫落叶,漫天飞舞,洒向每一个可以接触的地方;心,像脱缰的野马,失控地狂啸奔腾。
    前一刻,她还待在自己的天地里,下一刻,她已经跌入了他美丽的漩涡中,她无路可退,因为她逃不开这教人沉沦的迷恋。从被动到回应,若紫急切地攀附着宇尘的身体,反应着他的热情,任着他的唇齿在她身上留下印记。
    嘴往着耳边附去,宇尘温柔地说道:“对不起。”接着,又将她推进了诱惑的迷情漩涡。
    ☆☆☆
    若紫抚着唇,似乎还能感受到那股灼热的气息,闭上眼睛,仿佛还包围在宇尘的味道里,美丽的悸动,总教人不自觉地回味与陶醉不想醒过来,不想承认那是戏里的一幕场景。可是,她毕竟不是一个爱作梦的小女孩,现实,是逃避不了的残酷,迟早她还是得睁开眼睛,从美丽的梦里返回真实的世界。
    站起身来,若紫漫步到了窗边,遥望着阳光普照下的车水马龙。
    虽然昨夜的不快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但是昨夜的吻,却深刻地划在她的心里。不管她愿意或是不愿意,一年后,当自己和宇尘的婚姻走到了终点,她将不再是原来的自己。
    她一直告诉自己绝对不能爱上宇尘,可是现在,她不得不怀疑自己真的做得到吗?其实做得到也好,做不到也罢,因为宇尘对她来说,已经成为一道永远也摆脱不了的枷锁。
    叩!叩!叩!“有人在吗?”
    一听到这样的叫门声,也知道不是她那两位秘书,而听这声音,一猜就知道来的人是谁。
    “小姐,进来吧!”退出了窗边,若紫朝着站在门边犹豫着该不该走进办公室的郁尘笑道:“学校今天没课吗?”
    “有啊!早上就上完了。”郁尘慢慢地踱进了办公室,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去过爷爷的办公室?”递了杯果汁给郁尘,她问道。
    “没有。”摇摇头,郁尘一脸的无精打采。心情紊乱的时候,她最怕见到的人就是爷爷,爷爷那双眼睛,像是能看透人心思似地,深沉、锐利,在他的面前,她总会担心守不住自己的烦恼。
    “你难得来公司一趟,怎么不去看看他?”
    “不用了。”下意识地玩着手上的表,她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看着郁尘手上的动作,再看着她脸上的神情,若紫问道:“有事找我?”
    “嗯!”不好意思地轻轻一笑,郁尘踟蹰了一下才说道:“嫂嫂,你跷过班吗?”
    这两年来,她努力地平复自己的心情,希望自己对“颜络钦”这三个字能处之泰然,可是,所有的平静,在他的电话下,成了这两年来欺骗自己的假象。明知络钦心里真正爱的不是自己,接到他的电话,她还是无法抑制心里的狂乱与骚动,不能否认,自己依然爱他如昔,可是,她毕竟改变不了残酷的事实,所以她只能放弃。
    “是没有过,可是,如果有很好的理由,我也是会考虑哦!”俏皮地对着郁尘眨了眨眼睛,若紫若有所思地说道。
    这言下之意当然是没有任何问题,不过,郁尘还是很认真地说道:“那我心情不好,要你陪我逛街、看电影、喝咖啡,这个理由可以吗?”
    “这个嘛……”像是在用力地思考,顿了一下,她笑道:“当然可以!”
    用力拍了一下手,郁尘高兴地叫道:“太棒了!那我们先去看电影,再……”
    边听着她的盘算,若紫边起身整理桌上的公文,写下Memo,作了一些工作上的交代。
    ☆☆☆
    “宇尘,你真的可以吗?”虽然宇尘已经穿起了围裙,准备为今晚的餐宴大展身手,王文莲还是不敢相信地再度确定道。
    身为凌家的独子,宇尘一直是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除了把书读好,没有一件事情需要他去操心,所以,突然要她将儿子跟厨房联想在一起,这的确有一点困难。不过,对一个做母亲的来说,可以看着离家十年的儿子快快乐乐地在她的眼前晃着,那比起任何事都来得重要,就算宇尘会将整个厨房烧掉,她也无所谓。
    “妈,你可别小看你儿子,我弄出来的东西可是色香味俱全哦!”
    “真的吗?”到现在,她都还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担心这场梦随时会醒过来,然后宇尘又不见了。
    撒娇似地在王文莲的脸颊印下一吻,宇尘将母亲推进身后的椅子,调皮地幽默道:“妈,你放心,你只要坐在这里慢慢欣赏你宝贝儿子的厨艺,我保证,没一会儿的工夫,你一定会游说我去开餐厅。”
    心满意足地点着头,王文莲笑道:“妈怎么舍得让你这个辩才无碍的大律师,去做那种油腻腻的工作。”
    “妈,油腻腻的工作也没什么不好啊!你想想看,当有一群人,大排长龙等着吃你双手制造出来的人间美味,那时候你有多神气啊!”
    “是,那是很神气,不过,我儿子现在更神气!”孩子还是自己的最好,这是天底下每个做父母的对自己儿女的私心。
    用力地在母亲的脸上啵了一下,宇尘装模作样地说道:“妈,你不愧是我心中最完美的女性代表,对自己的儿子这么捧场,真好!”
    噗嗤一声,王文莲终于忍不住地笑了开来。瞧他那副滑稽的耍宝相,怎么看都不像个律师!
    “我是你心目中最完美的女性代表,那你老婆呢?她又是什么?”宇尘一回到家,这个问题就不断地在她心里浮现。若紫去找宇尘,然后宇尘爱上若紫,这事情实在难以理解!
    “她……”伸手漫不经心地打点着每一道餐点的材料,宇尘一脸陶醉,又带着些认真地说道:“是我心目中——最温柔、最诱惑的女神。”
    这孩子是真的在恋爱了!唉!老天的安排,实在教人无法预料。
    “宇尘,若紫是个非常好的女孩子,你要好好珍惜。”
    “妈,你不说我也知道。”
    看着他利落地打点着每一道餐点的材料,王文莲突然有感而发地说道:“宇尘,这十年来,你在外面的日子一定不好过吧!”
    “不会啦!”
    就算再苦他也会说不苦,宇尘就是这么好强。
    “宇尘,你们夫妻现在忙着谈恋爱、培养感情固然重要,可是,也别忘了尽早帮爷爷添个曾孙。孩子是夫妻之间的连系,有了孩子,夫妻才能长久。”
    孩子?对啊!他怎么没想到,若是他和若紫有了自己的孩子,这辈子,若紫就不可能离开他啊!这件事,他得好好地盘算。
    “宇尘,你年纪也不小了,是该升格当爸爸了。”
    “妈,你放心,我会跟若紫很努力、很努力地生,生个半打或一打,让我们家每天都热热闹闹,吵得天翻地覆。”
    “什么半打、一打?你当若紫是母猪啊!”好气又好笑地瞪着宇尘,她摇头轻斥道。
    母猪最好!这样他才会有安全感,也才不会动不动就吃醋。
    突然瞥见腕上的手表,快六点了,慌慌张张地停止手边的工作,宇尘朝着王文莲说道:“妈,我去打个电话。”今晚他掌厨,这会儿没办法去接若紫下班,他得赶在爷爷离开公司之前,让她改搭爷爷的车子回家。
    一会儿之后。
    “宇尘,怎么了?”看着儿子皱着眉走进厨房,王文莲关心道。
    “没事。”冷静地对着王文莲微微一笑,宇尘头一转,有些心神不宁地洗洗切切。照理,这会儿若紫应该待在公司等自己接她下班,可是,她的秘书却说她中午就离开了,她会去哪里?
    ☆☆☆
    一根烟烧尽了,接着又是一根烟,反反复复地看着墙上的时钟,宇尘终于按捺不住地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走到阳台,远望着冷冷清清的街道。
    她该不会是跟那个小白脸颜络钦出去吧?一定是他,那个纪录不良的家伙,否则,就凭若紫一个人,怎么有办法疯到这么晚还没回家?可恶!如果她真的跟那个小白脸出去,自己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该死!为什么自己老是往坏处想?就不能对她多那么一点信心吗?难道,非得在伤害她之后,才用“到不起”来抹掉自己的恶行吗?
    他不是一个疑心病很重的男人,可是对若紫,他却又多心得连他自己都快受不了了。他和若紫的姻缘因利益结合,他和若紫的再度相聚也是因利益而起,只是,姻缘是基于爷爷的商业利益,相聚却是为了离婚。十年前,他不要这桩婚事,十年后,他要他的妻子,两次面临的处境,都跟他的意愿背道而驰。他的无奈,他的不能自主困住自己的心,教他发怒,让他企图挽回他想要的一切,所以十年前他选择离家,而今天,他努力地想留住若紫。
    其实,他并不是不相信若紫跟那家伙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而且,他也不是真的那么小气,非要若紫跟那家伙不相往来,只是,在没确定她对自己的感情之前,他宁愿谨慎一点。他喜欢什么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下,就像他经手的案子,每个细节他都不会马虎,还没结束之前他都不会放松,因为一点点的疏忽,有可能输了一场官司,有可能造成一个错误。官司输了可以再来,若紫没了,他却是什么也没了……
    “宇尘!”静悄悄地来到宇尘的身后,若紫小心翼翼地叫着。
    一进门,看到爷爷、爸妈着急地等在客厅,这才知道宇尘等了她一个晚上,烧了一桌子的菜,却一口饭也没吃,这会儿,他正在气头上。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全是烟蒂,整个卧房更是乌烟瘴气,可想而知,他现在的心情有多糟。
    “你去哪里?”话一出口,宇尘就后悔了,可恶!为什么自己的口气总是那么差劲?他就不能温和一点吗?
    “郁尘心情不好,我陪她逛逛街,聊聊天。”
    太好了!是郁尘,不是那个讨人厌的家伙!
    “郁尘心情不好,你要陪她也应该告诉我一声啊!你知不知道,当我打电话到公司找不到你的人,心里有多担心、多着急?”
    “对不起,我有打电话到事务所给你,可是助理小姐说你不在,所以我留了话给她,我不知道你今天没去上班。”
    该死!他竟然忘了告诉若紫,从今天开始他要休假半个月,不过,这助理小姐也太糊涂了,竟然没告诉若紫他休假!
    紧皱的眉头,终于舒缓了下来,将她搂进怀里,宇尘温柔地说道:“今天早上送你去上班的时候,我不是留了大哥大的电话号码给你吗?那个就是为了方便你联络得到我的人。”
    “对不起,我没想到。”
    推开若紫,他抓着她的肩膀,无奈地说道:“小姐,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跟我说‘对不起’三个字?”每次听她说“对不起”,他就觉得自己是个大坏蛋——专门欺负她的大坏蛋。他是有那么一点独裁,但是他并不坏,而且,他只是爱惨了她。
    虽然不了解宇尘为什么这么说,若紫还是认真地说道:“不可以!”
    不……有些惊奇地看着若紫,他笑着反问道:“为什么不可以?”这是她第一次这么坚决地跟他说不可以,说实在,听起来……还真的有那么一点别扭。
    “做错事,说一声‘对不起’这是一种礼貌,难道爸妈没教你吗?”
    天啊!原来……他的爱妻还是一个好国民!禁不住,宇尘抱着肚子哈哈大笑了起来。
    看着宇尘笑得东倒西歪的样子,她无辜地说道:“这有那么好笑吗?”
    “不……不是……”宇尘边笑边摇着头,说得有些言不由衷。
    她喜欢他的笑容,真的、真的好喜欢,性格、恣意,这是一个没有犀利言词的宇尘,是一个充满诱惑的宇尘。如果可以一辈子看着他这潇洒不羁的笑容,听着他豪迈低沉的笑声,那会是多么幸福!
    突然意识到若紫的沉默,宇尘收起了笑声,望向她。
    “在看什么?”望入若紫那双深情缱绻的眼眸,他轻声地问道。
    眼睑一垂,若紫红着脸,手足无措地说道:“我……我没在看什么啊!我是在想……你在笑什么?”
    “是吗?”低下头,宇尘硬是不放松地盯着若紫的眼睛。
    “当……当然!”
    “那你说说看,你认为我在笑什么?”
    “这……”傻呼呼地看着他,若紫终于说道:“我不知道!”
    忍俊不住,宇尘干脆抱着若紫大笑了起来。
    “傻老婆!”有着深深的满足,有着真实的快乐,他宠爱地笑道。
    傻老婆?贴着宇尘那温热的胸膛,她心里不断地呢喃着傻老婆,如果可以一辈子都当他的傻老婆,那该有多好。
    少许的星星,在夜里点缀着万里穹苍,倾听着彼此的心跳,在黑夜的旋律中浪漫地舞动……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