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跷家少爷 >

第四章

    “你……干么一直盯着我?”
    若紫再也无法静下心,面对宇尘那两道缠人的目光,她放下手中的果汁,局促不安地问道。她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今天的宇尘就是不一样,他教她……失措、心慌,不晓得自己的手该摆哪里,甚至不敢正视他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好似轻轻一看,就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中午过后,她上律师事务所找宇尘,谈妥他们之间的协定,约好宇尘回凌家的日子,正当她准备离开,宇尘却发出了惊人之举——拉着她到西餐厅喝下午茶。进了餐厅,一坐下来,他马上两眼紧迫盯人地瞅着她,好像停下一秒钟,她就会跑掉似地,教她连做个深呼吸,都变得不自在。
    白嫩的脸庞,赧着羞涩的嫣红,这一刻的她,美得像首诗,美得像幅画,让人想小心呵护地珍藏着、保护着。
    诱惑地对着她笑了笑,宇尘顾左右而言他地说道:“你是我老婆,我看你不行吗?”在办公室里看到她的那一瞬间,他真的松了一口气,也清楚地明白,她对自己的影响有多大。他下定决心,从这一刻开始,他不只是要得回自己的妻子,更要赢得她的爱,而这一年的约定正是他的机会。
    “这……”他这句话,当然不具任何的意义,可是,若紫还是禁不住地为它产生一丝丝的甜蜜。然而这一刻,让她心慌意乱的却是他脸上的笑靥,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的笑容,很性格,很慵懒,不经意地就会教人沉浸在迷惑的无意识里。
    看着若紫不知如何是好地垂下头,宇尘不忍心地转个弯说道:“你不用那么紧张,我看你,是为了培养我们之间的气氛,可没有任何不良的企图。”他凌宇尘这个人向来坦然无讳,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偏偏一碰到她,净是说一些违心之论。
    稍微缓和了一下怦然乱跳的胸口,若紫抬起头,不能明白地问道:“为什么我们两个要培养气氛?”
    “我记得,你刚刚在办公室告诉我,你不希望让任何人知道我们两个之间的约定。”
    “没错。”若紫答道。
    “这就对了!”摊开手,宇尘带着一丝认真的表情,却又恍若无意地提出他的说辞,“是你说动我这个浪子回家,但是,我又是为什么不再排斥这件婚姻,愿意回家跟我的妻子团圆?就是因为我爱上我的妻子,我决定跟她一起共创我们的未来阿!”
    如果真是这么一回事,那该有多好……天啊!她怎么作起白日梦来?连忙甩掉那绝不可能成真的念头,若紫正了正自己说道:“瞧我,真是糊涂,竟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两个要学习扮演一对恩爱的夫妻,才能取信于人。”什么取信于人,这根本是藉口!他是藉机图利自己使计让她爱上自己。
    难怪宇尘坚持她非得喝完下午荼才能走人,也难怪他今天不同于以往,对她说话老是轻声细语,更难怪在他办公室的时候,他说还需要花上一个礼拜的时间才可以回家,原来这些都是有用意的。这一点,让若紫不得不佩服他,他心思细密,做事周全,他会有今天的成就,并不是没有原因。
    以后,自己一定要谨记在心,他对她所表现的亲昵,全是为了演戏给大家看,她绝不能沉溺其中,误以为他爱上自己。
    “以后我会尽量配合你。”
    “不!”宇尘摇摇头,斩钉截铁地说道:“你不只是要尽量配合我,你要完完全全、天衣无缝地跟我演好一对——热恋中的夫妻。”他突然浓情蜜意地握住若紫
    的手,温柔地说道:“从明天晚上开始,每天晚上我都会接你出去吃饭,然后用餐完,我们再开着车四处兜风,一起欣赏台北美丽的夜景。”
    ☆☆☆
    “郁尘,你嫂嫂有没有说她去哪里?”看了一下时间,凌颢有些担心地问道。说好七点整全家齐聚客厅,结果那丫头却不见人影。
    “爷爷,嫂嫂没交代她去哪里,只说她会准时回来。”
    奇怪了!若紫这丫头向来最有时间观念,既然跟全家说好的事,不可能时间到了还见不到人影啊?这丫头到底在干么?最近这一个礼拜来,她早上不再自己开车,改搭他的便车到公司,晚上也不像以往都是十点以前回到家,这丫头……
    正当凌颢心里在想她,此时耳边也传来若紫的声音。
    “爷爷、爸、妈,宇尘回来了。”若紫的一句话,仿佛平地一声雷,震得原本静静地坐在客厅里的每个人,倏地全站了起来。
    看着若紫牵着宇尘的手走进凌家,这是一件多么惊天动地,又多么教人无法相信的画面。除了瞠目结舌激动地望着宇尘,谁也不敢轻举妄动,深怕一不小心,就发现这只是一场他们从来不敢作的梦。
    “爷爷、爸、妈,我回来了。”宇尘的目光一个转过一个,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有岁月刻画的痕迹,爷爷的苍老,爸妈眉宇之间难以掩盖的老沉,郁尘的成熟。面对这一张张的面孔,他突然明白,这么多年来自己是多么地狠心,竟舍得抛下最爱他的至亲,然而过去的事情,错都错过了,已经没有必要再去追究了。
    第一个有了反应的人是他的母亲王文莲。只见她慢慢地移到了宇尘的面前,用她颤抖的双手仔仔细细地摸着他脸上的每一寸肌肤。
    “宇尘,妈……以为你不要我们了……”哽咽的声音,呐喊着心底的悲痛,王文莲终于忍不住地抱着自己的儿子嚎啕大哭。
    他抱住王文莲,沙哑地喊道:“妈,我怎么会不要你们呢?”
    “宇尘,真的吗?以后你不会再离开我们了?”王文莲突然推开宇尘紧抓着他的肩膀,不安地追问道。
    温柔地擦拭母亲脸上的泪水,宇尘肯定地保证道:“不会,我再也不会离开爷爷、爸爸、你、郁尘,还有若紫。”
    伸出手,王文莲有些孩子气地说道:“我们来打勾勾,绝对不可以黄牛!”
    宇尘也点点头,跟着伸出手,跟王文莲许下承诺。
    此时凌纪扬也走到了宇尘的面前,拍着他的肩膀和蔼地说道:“你妈妈就只有你这个宝贝儿子,你可别让她空欢喜一场。”
    “爸,我知道。”
    用眼神指示着后方,凌纪扬轻声说道:“爷爷盼你盼得头发都白了,你赶紧过去跟他老人家说句话吧!”
    对着凌纪扬点了一下头,宇尘向着凌颢走去。对爷爷的心情是最复杂的,他无法坦诚地说,对过去他一点怨言也没有,但是他却不能否认,不管过去包含了多少丑陋的人性,现在的他,真的感谢爷爷将若紫给了他。
    “爷爷,我回来了。”千言万语,宇尘相信这句话才是爷爷最想听到的诺言。
    浸湿的眼角,闪着内心的激荡,望着宇尘,凌颢直点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爸,大家等得肚子都饿坏了,不如我们边吃边聊。”来到了凌颢的身旁,凌纪扬提醒道。
    “也好!”十年来,这是他们凌家第一个团圆饭。
    ☆☆☆
    若紫已经数不清自己有多少的日子,没有享受过今晚这种开心的感觉,看着他们一家团圆,她心里真的很安慰,她所做的一切终究没有白费。
    闭上眼睛,倾听十月的夜风,凉爽地刮过耳际,吹动柔顺及肩的发丝,她轻松地放任自己滞留在那一片无意识的天地里,孤独地翱翔着……突然,就在这么毫无防备的一刻,身后传来一股亲昵的炽热感,那属于一个男人的香气……
    “我发现,你是个很不会照顾自己的女人。”将睡袍轻柔地盖上若紫纤细的娇躯,宇尘既是责备,却又心疼。
    慌乱地回过身来,若紫直觉地抓紧睡袍,裹住里头那略显单薄的睡衣。润了一下唇,她紧张地问道:“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里?”从小到大,她就习惯锁着房门睡觉,所以,在更换睡衣准备就寝之前,她一定会先做好上锁的动作。
    “这还不简单,打开我们中间的那道房门,就这样走进来啊!”宇尘调皮地指向他说的那道房门,刻意用两只手指头比作脚,走到了若紫的面前。
    不自觉地发出了一声轻细的呻吟,若紫暗自责怪自己的糊涂。这十年来,她总会不经意地穿过那道房门,走进宇尘的卧室,擦拭着因没人居住而染上灰尘的家具,自然,那道房门是从不上锁。
    “那……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觉?”
    “我是想睡觉啊!”
    缓和了一下紧绷的心情,若紫暗示道:“想睡觉,那就回你的房间睡觉啊!”
    “我当然会回我的房间睡觉。”看着若紫的眉头终于在他的话下舒展开来,宇尘突然又道:“不过,没将我老婆送回我们的卧房,我怎么可以先睡呢?”
    “你……我?”比了一下宇尘,再指着自己,若紫这会儿真的怔住了。
    “当然,一对热恋中的夫妻,哪有不同房的道理,不是吗?”
    是啊!这句话说得一点也没错,可是……“我们两个一定要同房吗?”
    “干么?怕我吃了你,是不是?”这个女人就是有办法教他生气!想往他床上跳的女人,多如过江之鲫,可是她却当他是毒蛇猛兽,深怕一躺上去,马上惨遭毒手!是!他是恨不得一口把她吞进肚子里,把她占为己有,不过,他又不急着今晚下手。
    “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你不会对我怎么样,可是……”无辜地看着宇尘,若紫一副不知该如何解释才好。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一板起脸来,她的独立、坚强,就会在一刹那间消失殒没。
    其实,同房不成问题,她害怕的是她自己,愈亲近他,她就愈担心自己会对他沉迷。过去一个礼拜来,宇尘每天都扮着多情的丈夫,接她下班、带她出去吃饭、陪着她漫步沙滩、听她话尽生活与梦想,跟他相处的每一刻,那种感觉彼此相属的心动,让她总是无法自拔地迷恋着,不愿意清醒过来。如果再这样子下去,最终,她会不顾一切地爱上他。
    撇过头,宇尘冷冷地说道:“如果你不希望爷爷他们对我回家的原因产生任何的怀疑,我劝你最好跟我睡同一张床。”气她,结果呕的是自己,看她那副楚楚可怜的小媳妇模样,他真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深深地看了一眼宇尘漠然的面孔,若紫沉静地说道:“我跟你回房。”越过宇尘,她率先朝着那道房门走去。她发现,只要他跟她生气,就会摆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可是,她真的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
    爱怜地望着若紫的背影,宇尘忍不住地叹了口气,对她,他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
    经过一夜的无眠,早上天一亮,若紫便狼狈地逃回自己的房里梳洗。带着两只黑眼圈,本想落荒而逃地提早到公司上班,偏偏,今天是宇尘回家的第一个早上,六点不到,就见管家琴妈忙着准备早点,而爷爷的晨跑停摆一天,径自在花园里整理他的花花草草,当然,还有爸妈笑嘻嘻地翻着报纸,郁尘坐在客厅出她的考题,甚至,她以为还在睡梦中的宇尘,也坐在客厅研究他的案子,每个人都到齐了,她自然是溜不掉。
    挨过大伙儿对她睡眠不足的关爱,她草草结束早餐,随口便找个理由想赶去公司,哪知,宇尘竟然当着大伙儿的面,撒娇着要负责送她上下班,就这样子,她像个被丈夫深爱的小妻子,甜甜蜜蜜地坐进他的车子,然后被送到了这家小餐厅,陪他喝咖啡。
    “我知道你昨晚没睡好,所以我想,喝杯咖啡你可能比较有精神上班。”一整夜,若紫虽然没有翻来覆去,但是,从她细小的喘息声,宇尘知道,她跟自己一样睡不着。他睡不着,是佳人在旁,她身上的清香,骚扰着全身的感官;而她睡不着,却是因为自己那恶劣的态度,看着她,他真的有说不出的心疼。
    刹那之间,感动占据了原本彷徨与心痛的思绪,回视着宇尘,若紫柔情似水地说道:“谢谢你。”
    亲昵地伸手拨动着若紫耳边的发丝,宇尘怜爱地说道:“我都没为我的态度跟你说声对不起,怎么你反过来跟我说声谢谢?”
    “其实你说得也没错,夫妻分房本来就很容易引来猜疑,而且我也说过,我会好好地配合你,是我自己说话不算话。”她不在乎他道歉与否,可是,能听到他这么说,就好像吃了一颗糖,甜在嘴里,恋在心里。
    虽然宇尘对她的深情缱绻只是一个幌子,不是真心诚意,但是,如果真要她作选择,她宁愿这一年是被他细心地呵护着,而不是每天面对他冷漠的面孔。
    温柔的笑靥,细腻的话语,即使心里有所委屈,她还是那么设身处地地为别人着想,天啊!这样的女人,他怎能不爱呢?
    一种了然的冲动,宇尘突然坐到若紫的身旁,紧紧地将她搂进怀里。不论十年前的他,对她是怎样的一种感觉,今后的自己,都要好好地爱她。
    即使不懂宇尘的动作所为何来,但是他的臂弯就像那温暖的羽翼,抚慰着她孤独的心灵,给了她从没有过的安心,如果时间可以停止转动,若紫但愿这一刻,就是她的永远。
    ☆☆☆
    踩着轻松、愉快的步伐,若紫笑盈盈地走进了办公室。
    “爷爷!”一脸惊讶地看着正坐在沙发上翻阅报纸的凌颢,若紫快步地坐到他的身旁。
    看到若紫脸上多了一种妩媚的味道,凌颢终于满意地调侃道:“小丫头,宇尘是怎么开车的,怎么到现在才把你送到?”宇尘回家他固然高兴,只是,事出突然,而且又是若紫将宇尘找回来的,这就教人大惑不解。时间是可以淡化人们心里的怨恨,但是,在经历这么多年之后,突然强烈地从“怨”转成“爱”,这实在令人难以相信。他绝对相信若紫的温柔,可以融化一个刚强的男人,可是,他怎么也不敢妄想宇尘会在短短的几个日子里,发现若紫是一块无价之宝。
    想了一个晚上,他老觉得事情不妥,他怀疑宇尘之所以回家,是因为若紫提出了某种东西当作交换,只是,到底是什么?离婚?不可能!若是离婚,若紫这会儿就不会在凌家了,当然跟宇尘之间更不可能甜甜蜜蜜。最可能的原因解释不通,那会是什么?放不开心里的疑云,他只好找若紫问个清楚,没想到,这么一等,竟然花了一个多小时。
    等了这么久,还有看到若紫现在这个样子,也许,是自己太多虑了,现在的年轻人说爱就爱,他们爱的脚步有多快,可不是他这个上上代的老头子所能想象得到,自然,宇尘和若紫的相爱,他很难去体会、了解。
    腼腆地微微一笑,若紫害羞地说道:“爷爷,不好意思,您一定等很久喽!”
    “不久、不久,只要你们夫妻感情好,爷爷就很开心了!”
    凌颢这么一说,若紫原本快乐的心情,顿时变得异常地沉重。有得就有失,人世间的一切总难两全其美,只盼一年后,这些事,都能完美地画上句点。
    “爷爷,有事找我吗?”话题一转,她问道。
    “没事,只是找你聊聊,顺便谢谢你将宇尘找回来。”
    撒娇似地圈着凌颢的手臂,若紫贴心地说道:“爷爷,应该是我谢谢您才对!若不是您,若紫不会有一个温暖的家,若不是您,若紫就不会有用钱也买不到的亲情。您给了我这么多,而我只不过帮您找回您应该拥有的一切,所以,是我该跟您说声谢谢。”
    握住若紫的手,他满足地说道:“有时候我常常在想,老天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竟然把你赐给了我当孙媳妇。”
    “爷爷……”感动地靠在凌颢的肩上,此时她的心里,已是一片模糊不清的泪海。
    ☆☆☆
    他楚毅军绝对不是那种无聊到家的人,可是,才刚走进他们事务所所在的办公大楼,就看到他们凌大律师笑得合不拢嘴,那实在教人忍不住多关注几眼,自然,他不得不学着当一只粘人的跟屁虫,从电梯一路跟到宇尘的办公室。
    “宇尘,好东西要跟好朋友一起分享,对不对?”身为律师,深入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那才能掌握每个致胜的关键,而且,好奇心人皆有之,他一定要弄清楚铁树为什么会开花。
    “不对!要不然,你的Money怎么从来没拿来跟我一起花呢?”一往办公椅上一坐,宇尘不甚热中地瞄了毅军一眼,然后打开抽屉,动手整理里头的卷宗。
    是啊!宇尘还真懂得如何堵死他的话,好吧!那就转个方向。
    “宇尘,那我是不是你的好朋友?”这下子宇尘总不能说“不是”了吧!
    “你自己认为呢?”继续做着手边的工作,他反问道。
    天啊!这家伙怎么那么不喜欢用“肯定句”呢?
    翻了翻白眼,毅军无奈地说道:“我当然是你的好朋友。”
    “既然你这么认为,那你还问我干么?”自己想知道什么却不直截了当地问,绕了一圈,也转不到重点,这叫做“自讨没趣”。
    我的天啊!又来了,叹了口气,毅军只好举起双手说道:“我投降了!我可不可以拜托你,你日行一善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告诉我,是谁让我们凌大律师今天这么开心?”
    抬头看着毅军,他简洁有力地回道:“我老婆。”
    哇塞!这次回答得这么干脆……不对啊!宇尘刚刚说什么……“你老婆?”不会吧,上礼拜还像吃了炸药,心情恶劣到了极点,今儿个竟然已经心花怒放,笑得像是挖到金矿,这——也差得太远了吧,“宇尘,这到底是怎一回事?”
    “你不是很有联想力吗?”上次为了猜出他心情不好的原因,毅军可谓是上天下海,什么都说尽了,毅军的联想力,实在厉害得很,只不过努力了许久之后,毅军还是什么也没猜到。
    一想起那天的惨状,毅军心里头就有气,废话说了半天,结果宇尘还是没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啊!我有联想力,只可惜你一点同情心也没有。”气虽气,其实说真格的,宇尘就是这一点教人家甘拜下风。想知道什么,问他,一定说,只是除了主题,其他的细节旁人可别想弄个一清二楚。
    微微一笑,宇尘什么也不说,径自整理自己的东西。
    终于注意到宇尘桌上那堆叠得高高的卷宗,毅军连忙问道:“喂!你这是在干么?”
    停下手上的动作,宇尘认真地说道:“你不是常劝我‘休假’吗?我现在就是接受你的建议啊!我会先把手上的案子做个整理,看看什么该转给你,什么是我必须带在身上,当然,有问题的话,我会来事务所跟你讨论。”为了让若紫在最短的时间里面爱上他,他决定要一天二十四小时盯梢,全力追求爱妻。
    “咳!”用力拍着那差一点岔气的胸口,他瞪着眼睛叫道:“有没有搞错啊!你——要休假?”
    挑了挑眉,宇尘刻意曲解地反问道:“怎么了?不同意吗?”
    “当然不是……”
    “既然赞成我休假,那就别站在那里不动,坐下来帮忙啊!”
    这是玩真的,不是假的,我的妈呀!情势逆转,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唉!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骇人的大新闻,只不过,他敢肯定宇尘这会儿一定没空理他。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