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泡哥哥 >

第三章

    纽约大学的第一学期,就在若馨认识新环境和忙着拒约应接不暇的仰慕者中展开。个性外向的她,很快的和同学熟稔起来,而曾是淡江英文系高材生的她,在语言沟通上更是没有多大的困难。
    若馨是个甜美动人、活泼亮丽的东方小美人,因此,即使她频频郑重声明已是有夫之妇,仍止不住有心者的热烈追求。但是,若馨最喜爱的,还是在大厦顶楼住家里,与丈夫依偎在一起,俯视中央公园的时刻。足以容纳一支军队的偌大空间里,除了两天打扫一次的清洁女工外,只有他们夫妻两人。
    即便是三餐,若馨也要求自理,她打算让维任瞧瞧她的手艺。但是令她惊讶万分的,维任居然也有一手不输于她的高明厨艺。当维任邀请她一起进行清晨的慢跑运动,又提议教她打网球,还有游泳,甚至瑜珈时,若馨这才了解,他那媲美模特儿的身材是如何而来的。开学后第一个假日,若馨就拖着丈夫带她去格林威治村见识一番。同学告诉她那里很有趣。
    在格林威治村中,处处可见对对男男女女,旁若无人亲密地牵手走在大街上,当若馨带着惊异的眼神瞪着他人直瞧时,别人还以大惊小怪的眼光回视她,而义登广场上的两座男男、女女的雕像,更是令她瞠目结舌。
    他们硬若头皮在克里斯多夫街上,专供同志聚会的酒吧坐下,结果不到三分钟,他们就逃窜而出。倒是在彩虹旗,若馨花了不少时间,最后还买了几本关于同志的书。在维任怪异眼光的注视下,她腼腆解释道:“增加一点知识嘛!”
    维任十分宠爱她,也像个完美丈夫一样体贴关怀她,若馨过着仿佛天堂般的幸福生活。除了尚未与维任互许爱的誓言!还有深埋在心底对家人隐瞒事实的愧疚不安外,一切似乎是完美无瑕的。
    ***
    他们第一次的意见不合在婚后四个月的某个夜晚。
    若馨偎在维任怀里凝视着五十寸的电视萤幕,她太过于专注了,以至于忽略了她一直没法隐瞒住的事实。
    当不断轻柔抚摸她的手掌停顿在她微隆的腹部时,她依然毫无警觉。
    “你没有吃避孕丸?”温和得很危险的嗓音响起。
    “没……啊……”单字刚出口,若馨立即捂住嘴,但已来不及了。略显惊慌的大眼睛梭巡着他面无表情的脸孔。
    “为什么?”他冷静的问。
    心虚地瞟了他一眼。“我想要嘛!”她委屈地嗫嚅道。
    维任实在很想严厉的责备她,但一看到她委屈的模样,就实在硬不起心肠。“我是为你好啊!不想让你那么早就被孩子困住。”他轻叹口气。“你才二十一岁,还有好多地方你想去好多事想做,拖个孩子绑住你的脚步,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我不在乎什么事都不能做,也不在乎哪儿都不能去,就算我现在只有十六岁,为你生个孩子仍然是我最大的愿望。”她双手环着他的腰,偎靠在他厚实的胸腔上。“你还不明白吗?我……我爱你啊。”
    维任整个人静止不动,他的手仍静静的放在她背上,然后他开始轻抚她的头发。
    “我知道。”他平静地说。
    若馨蹙眉,“你知道?”她仰头看他。
    “你知道?就这样?”她凝视他许久。才开口说:“难道你不相信?”
    维任沉默无语。
    “你怎么知道。”若馨扯着他的衬衫质问。“还有,为什么你不相信?为什么?”
    维任谨慎看着她。“你说过你迷上我了、你要我,但那并不是爱,只是纯粹肉体上的吸引力,你可能……误会了。”
    “该死!”她猛捶他胸膛一记,然后跳离他老远,“该死的你!你把我当什么?花痴吗?见到男人就想上、就凑上去黏着人家不放吗?”
    他皱眉。“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嗯?”若馨怒不可抑地低吼着。“追我的男孩子都可以成打成打来计算了,我干嘛挑上你?”
    他搜寻着她脸上的表情。“或许……我比较特别!”
    “该死,你当然特别,每个人哪是特别的,但只有你能打动我的心。让我发疯似的跑去向你求婚啊。”
    维任盯着她。“那是你想要我。”
    “因为我爱你,所以才想要你啊,在我们头一次见面时我就爱上你,然后我就一直想着该怎么去……呃、诱拐你。”
    “诱拐我?”
    “呃,你知道,总得诱拐到你,才能拐你和我结婚啊。”
    “可是你不是……”
    若馨恍若未闻。“能和心爱的人结婚,是每个女孩子最大的心愿,我不相信你不知道。而且……”她叹了口气。
    “我尝试过了!但是你的生活实在大隐密,我根本无从诱拐起。”
    “小女孩……”
    “既然无法诱拐你向我求婚,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完全抛弃自尊向你求好了!”
    若馨的声音微微颤抖着。“我真的是很爱你,才愿意抛舍一切向你求婚、让你带我走,而你……你居然说……说……”
    带着某种酸楚的感动,他小心翼翼地将她拉过来,按向他的胸膛,“馨,我的小女孩……”维任的声音沙哑感性,他缓缓低头覆住她的唇,她则双手环绕住他的颈项。
    令人心动的柔情难以抗拒的吻,他的温柔抚慰了她,过了许久……
    “你相信我是真的爱你的,是不是,老公?”她靠他胸前呢喃。
    “是的,我相信你爱我。”他搂紧她。“我发誓我不会让你后悔的。”
    “我知道。”她轻轻搔抓他的胸膛。“老公?”
    “嗯?”
    “你也爱我,是不是?”若馨轻语。
    维任身体倏地僵硬。“小女孩……”
    “嗯?”
    “我……我发誓会全心宠护你、疼惜你……”
    若馨仰头凝视他。“我知道。”
    “而且……而且绝不会背叛你。”
    “很好,”若馨蹙眉。“再来该说你爱我了。”
    “该死、小女孩,你……”维任无助的咬牙道:“你还不了解我的意思吗?”
    “什么意思。”若馨骤然跳开他的胸膛坐正。“说你会疼我、宠我,可是不会爱我?”
    “天杀的,小女孩,”他胡乱地爬爬头发。“我不会让任何人有机会控制我,你懂吗?”
    控制?
    若馨愕然,随即若有所悟地凝睇着他。难道他认为会被所爱的人控制?这真是太离谱了、但是……他似乎真的那么相信着。为什么会这样,和他的过去有关系吗?
    和那两个遗弃他的女人有关系吗?或是他父亲……
    但是……至少他现在会笑了。她瞧着他苦恼的神情、困扰的眼色,不禁微笑起来。他也有七情六欲的表现了,她想,不再老是以前那副棺材脸。或许,不久的将来,她就可以挖掘出他所有真正的内在与热情,当然,那可能需要点耐心与时间。
    一个人到底能不能吃掉整头牛呢?答案是可以,一次一口,总有吃完它的一天。
    就让我一次一口、慢慢吃下他吧,她决定了。
    “我了解了。”若馨安抚着说,靠回她专用的位置上。
    维任谨慎地看着她。“你真的了解了?”
    “了解了。”她温驯地点点头。
    “你相信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是不是?”
    一次-口。“是的,老公。”她乖巧地回道。
    维任吁了口气,“那就好。”
    “老公。”
    “嗯?”
    “圣诞节假期我们去埃及好不好?”
    宽大的手掌占有性地覆盖在她的腹部上。“带着这个?”
    “为什么不可以?那时候也不过五、六个月而已嘛,”
    维任翻翻眼。“太危险了。”
    “老公……”
    “撒娇也没用,是谁说不在乎哪儿也不能去的?”
    “商量一下嘛!”
    “没有商量余地!”
    他倒抽一口气。“小……小女孩。”
    若馨嘴角噙着一丝诡笑,迳自施展她的十大酷刑之一。
    他的呼吸逐渐加深、变粗、浊重,直到他开始喘息,蠕动,他呻吟地仰靠在沙发背上。“噢,天!”
    “能不能商量!”她粗鲁地问道。
    维任睁开眼睛准备回答,但若馨却不给他回答的机会,征服欲正驱使着她。她俯下身子,将蠕动的欲望纳入湿润的口中。
    “天!不要停!”他在她终于抬起头时呻吟道。
    若馨犀利地盯着他。“埃及?”
    维任全身颤抖着,“好、好,埃及、埃及。”他暗哑地低语。
    若馨绽开胜利的笑容,她感觉自己好像刚刚赢得一项大奖。
    现在,看看是谁在操纵谁?
    这是征服这个男人的第一步!
    最后,她一定会让他挤出那三个字的!
    ***
    圣诞节假期,当维任带着小妻子徜徉在尼罗河西岸的古埃及金字塔时。尤珊如打电话到纽约,通知女儿回台湾参加两位姐姐的婚礼,谁知道却只得到答录机中俏皮的留言。
    “抱歉,旅游中,请假期过后再联络,若有圣诞礼物,请勿私吞。”
    于是,当若馨站在位于吉沙金字塔旁边的斯芬克斯,一座最大的狮身人面像前瞻仰时,浑然不知她将错过两位姐姐的婚礼。
    维任坐在沙发上,无奈地看着刚刚听完答录机上的留言而四处跳脚的小妻子。
    他们晚了四天才回来,因为若馨坚持顺道去看看埃及南邻的苏丹皇宫,就在这四天里,她亲爱的姐姐们结婚了,难怪她愤愤不已。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一屁股坐到维任的大腿上,她拿着无线电话,开始拨着台湾家里的电话。
    “喂,妈啊,我是若馨啦!”
    “若馨?”尤珊如尖叫一声。“你跑到哪里去了,你姐姐要结婚,结果怎么找也找不到你,这下好了,在自己姐姐的婚礼上缺席,我看你怎么向大家交代。”
    “对不起啦,人家到埃及看金字塔去了嘛。”若馨自知理亏的先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有什么用?缺席就是缺席了,道个歉就算了吗?”尤珊如仍然怒吼着。
    若馨瑟缩了一下,维任抚慰地拍拍她的手臂,她朝他可怜兮兮地一笑。
    “那你要我怎么样嘛!我又不是故意的,哪有人结婚前一个礼拜才通知的,又不是先上车后补票,那么急匆匆的做什么?”想到自己连通知一声也没有就偷偷结婚了,若馨不由得吐了吐舌头,维任无声的笑了。
    没想到电话那头却传来一声无奈的叹息。“你真是乌鸦嘴,不过……”
    “不会吧?”若馨愕然问道:“真是那样,是谁?难道两个都是?”
    “是雪莉,都已经四个月了才决定要结婚,所以,只能匆匆忙忙的举行婚礼了。”
    “老大呢?她干嘛凑这个热闹啊?”
    “什么老大,是大姐,别乱叫!”尤珊如斥责道:“一来是因为雪伦已经订婚很久了,而且为了掩人耳目,希望人家不要怀疑为什么雪莉会匆促的结婚,所以就凑在一起罗!”
    “有用吗?”听起来只有欲盖弥彰的效果而已。
    “尽点人事罗!”
    “肚子很快就会大起来了,”若馨拍拍自己的肚子,维任忙拉住她的手,若馨白了他一眼。“到时候还不是一样会穿帮。”
    “我刚说过,只是尽点人事罢了。”尤珊如又叹了口气。“我就不懂,既然爱面子,又不肯早点做决定,她早该知道越拖就越容易露馅儿的。”
    “好了、好了,反正事情就是这样,不要再去烦恼它了。”乐观的若馨安慰母亲道:“她们有没有去度蜜月什么的啊?”
    “她们的工作都不容许她们请假太久,只能先到日本去晃两圈,等有长假时,再补度蜜月了。”
    想到自己的蜜月,还有每次假期时维任总是不违誓言的带她四处逛,心中得意不已的若馨,不禁举起两根手指头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她们还评断嫁给维任将不知有多凄惨,结果呢?快乐得不得了!
    “那……好吧!等她们回来后,我再打电话向她们道歉好了。”
    “等等!”尤珊如急叫。
    “还有什么事吗?”
    “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我?”若馨讶然问:“怎么这么问我,我才……哦、我知道了,雪莉和雪伦都结婚了,你和爸怕寂寞,是不是?还有小弟在嘛。”
    “胡扯,”尤珊如斥道。“雪莉她丈夫是孤儿,所以他们会住家里。”
    手上无聊地玩弄着维任的衬衫钮扣,若馨接口道:“那很好啊!干嘛一定要我回去!我现在每次有假期就跟、呃、同学到处去旅游观光,快乐自在得很。你放心好了,等我有空时,一定会回去看你们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若馨拍掉维任正在抚摸她腹部的手。
    “呃、你……你还记得傅维任吗?”听得出来,尤珊如问得很犹豫不决。
    玩弄钮扣的手霎时顿住了,若馨瞥了一眼丈夫。“傅维任?”
    “你还记得他吗?”
    当然记得,他就在我身边嘛,“记得啊,他是爸爸的朋友嘛,”她更用力地拍掉抚弄她胸部的手。
    “就这样?”尤珊如不放心的追问。
    “难道还有什么需要我特别记得的吗?”若馨斜睨着老公,人家正在说你耶,少来毛手毛脚的。
    尤珊如似乎松了一大口气。“没什么,听说他出国去了,而且会有好一阵子不会回台湾。”
    “哦,”若馨拧着胸前的耳朵,把它的主人从她的胸脯上拉开。“那又关我什么事?”
    “我是想……呃,你还是回来念完淡江好了,念完以后,如果还想出国,那时候……我们再商量商量。”
    商量商量?来这招?“我考虑考虑。”
    “好吧,那……你好好想想,尽快给我们消息。”
    “知道了,妈。”
    “好好照顾自己。”尤珊如依依不舍地说。
    “你也是,妈。”
    放下电话后,若馨若有所思的盯着维任。
    “怎么了?”维任伸出食指点点她的唇。
    “看样子……”她认真地考虑着。“还有好一阵子不能回台湾了。”
    “我本来还想生下宝宝后,回家去探探口气的,可是……”她沉吟着。“刚刚听我妈的口气,他们还是避你避得紧。”
    “其实,如果你真想回去也是可以的,”他摸着她的肚子。“连孩子都有了,他们还能反对什么?”
    若馨蹙眉思索了片刻。“不,我还是觉得不太保险。你知道,现在离婚流行得很。当年我妈还不是带着我跟我爸离婚,说不定她还会说,瞧她再嫁之后变得多幸福,或者说我们结婚的时间还不够久,你的狐狸尾巴还没来得及露出来等等。”
    维任失笑道:“你想得太多了吧?”
    “不是,”她盯着他瞧。“我的生父大我妈十五岁,结婚两年多,才开始出去找女人,之后就是一连串的侮辱打骂。”
    维任愕然瞠视。她的生父已经过世许久,所以,他也没想到要去查些什么,没想到却是这种情形。
    “你的资料里没有吗?”若馨嘲讽道:“我以为你会把我调查得很清楚后才娶我呢。”
    维任皱眉,“小女孩……”
    “现在你知道我妈为什么会那么反对你了吧,”若馨苦笑。“当年大家都说老夫疼少妻,而且我生父长得不错,又是世家子弟,我妈也挺喜欢他的,所以,就不顾家人的反对嫁给他。刚开始虽然没有什么疼少妻的表现,但至少是平静过日。”
    若馨回忆道:“我生父不喜欢我,因为我是女孩子,然后我妈又流产了几次,接着我生父就开始往外发展。他常常喝醉酒回来就借酒装疯打骂我妈,刚开始我妈还硬逼着自己忍受,毕竟那时候离婚并不是一件很光彩的事。后来他连当时才四岁的我也开始责打,我妈就受不了了。”
    维任眉峰紧蹙,沉默的聆听着。
    “半年后,他们就离婚了,我妈只带着我离开,什么金钱补偿、衣服首饰统统没带走。不到两年,我就听我妈说,我生父和人家抢女人被杀了。”
    “小女孩,我……”
    若馨微笑着抚摸他的脸颊。“我知道你跟我生父不一样,可是我妈不知道,我不能怪她为我担心,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让时间来证明我并没有看走眼。何况,”她眨眨眼。“我还没玩够呢!”
    维任审视她许久。“等你想回去时,再告诉我好了。”
    “就这么决定,”她愉快地说:“下次长假,我们到墨西哥去!”
    维任瞠目结舌。“墨西哥?!小女孩,你的肚子……”
    “或者是西班牙也可以。”
    “小女孩,你……””阿根廷,纽西兰?葡萄牙……”
    “小女孩……”
    “刚果?”
    “刚果绝对不可以、小女孩,我警告你……”
    ***
    直到怀孕八个月,若馨才允许维任不用再带她出国游历。
    但这并不表示绝任可以松懈下来,进入怀孕后期的若馨,仍以那足以令一个男人筋疲力竭的精力四处走动。当然啦,当她在床上有如此的表现时。这绝对是个令人愉快的筋疲力竭。
    五月时,若馨二十二岁生日刚过-个月,一个综合父母优点的小胖娃。在父母紧张的期待下诞生了。
    若馨接受医生的建议,采取母乳哺喂儿子,虽然有专任保姆,但是溺爱儿子的父亲不但抢着换尿布,替宝贝儿子洗澡更是他莫大的乐趣之一。
    儿子断奶后,维任并没有因为拥有了宝贝儿子,而疏忽对小妻子的宠爱。在假日里、他依然带着小妻子到世界各国游览,顺便巡视分公司,只不过,身边多了两个跟班,小宝宝跟保姆。
    但是,宠溺妻儿到极点的维任,却依然不肯松口说出那三个字。
    没关系,一次一口,若馨心里始终这么想着。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