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泡哥哥 >

第一章

    当凌若馨和朋友聊天时,她敏锐地感觉到他的存在,不由自主地转身,在宴会上四处寻找着到底是什么令她涌起一股既刺激又危险的感觉。
    然后,一双同时蕴含冰冷和热情的矛盾黑眸锁住了她的眼睛。那是一双充满力量和骄傲的眼神,精明、深沉的睿智眼眸,让若馨断定他将近四十。
    他的注视使她全身泛起一阵奇异的问抖,这是向来不乏男孩子追来的若馨从未有过的情形,她与男孩子们交朋友、游乐,但从未对他们有过任何感觉,更遑论这种刺激的感受。
    算不上英俊的脸冷酷又无情,但她几乎可以看见他身上有股令人难以忽视的热情火焰,虽然,都被他严酷的自我控制结掩蔽了。但她不察猜想,一旦他体内那股热情被引发后,不知会有何等的狂烈。
    若馨着迷地与大厅另一头的他对视着,中间隔着偌大的场地,还有数十位宾客来来去去。
    她真是个诱人的小东西。
    不太高,身材匀称,笔直乌黑的垂肩长发衬托得脸孔上那对活泼亮丽的双眸更加出色。傅维任由凌天豪那儿得知,她今年二十一岁,淡大英文系三年级,而从她身上所激发出来的奇特魅力与女性娇柔着实令他心动不已。
    自从经过苏珊娜及贝兰之后,将近二十年来,他都不曾再对任何女人产生过兴趣,虽然在他成功后,有不少女人主动上门来诱惑地,可是,他就是不怎么感兴趣。
    但就在他看见她的那一刻,傅维任立即决定该是为他自己找个妻子的时候了,而凌若馨就是那个人选,虽然他们之间年龄相差额大,但凌若馨的一切都使他产生强烈的反应,他就是想要她!
    若馨无法移开视线。
    他就像她狂野的梦中那个始终隐没在阴暗中的黑影般,既危险又蛊惑人。她没法解释,但就是觉得他那潜在的危险气质非常迷人。
    她体内逐渐升起一股陌生的兴奋,驱使她想要不顾一切地接近他,并得到他!
    他独自站在与群众隔开的角落,直盯着她,手中的香槟仅只端着,视线毫不稍瞬地紧盯着她。他几乎没和任何人聊天,若馨只看到他和她的父亲说了几句话,然后,他的视线就一直跟随着她而当她即将要承受不住那种紧绷的压力时,他却悄然地朝大厅出入口走去。
    他要离开了!
    若馨心里顿时升起一股强烈的失落感,她强忍住想追着他去的可笑念头。他接过持者手上的大衣,若有所觉地回转身来,隔着遥远的距离,他们的视线再度交缠许久。
    然后他微微颌首,转身走出大门,消失在门后。
    她默然仁立良久,然后长吁口气。
    “回家后,我得找机会好好问问爸爸他到底是谁,然后……”若馨喃喃道:“设计个最精密详尽的计划好用来……”
    诱拐他!
    周日早餐桌上,是全家人唯一聚集的时刻,凌家人团聊着一周来的“大事”。
    “爸,”若馨状似没不经心地随口问道:“礼拜三晚上,在宴会里和你讲话的那个男人是难啊?”呼!终于有机会问出来了。
    “谁啊?”凌天豪捧着稀粥猛吹。
    “那个-直站在角落里,从不和人打招呼的男人啊!”若馨嘌父亲一眼。“就你跟他谈过几句话而已。”
    凌天豪做一思索后恍然低呼一声。“哦,他喔!”
    “是啊,他!”掇若铎馨不耐烦地喝说:“他到底是难啊?爸。”
    凌天豪好奇地望着她。“你问他做什么?”
    心脏“冬!”了一下,若馨忙解释,“好奇啊!你也知道,所有的宾客当中就他最奇特,当然想知道一下嘛!”
    凌天豪耸耸肩,“傅维任。”轻轻喝了口粥后,又继续往粥上吹气。
    “傅维任?”凌天豪的妻子尤珊如惊呼。“瑞帆总裁?他也去了?他不是从不参加宴会的吗?”
    “他去了?妈。”若馨再度不耐烦地问道:“爸,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人?他为什么从不参加宴会?”
    凌天豪把粥放到若馨前面。“帮我吹凉。”
    “好,你快说吧!”若馨双手捧着粥,两颗眼珠子却直盯着凌天豪。
    凌天豪双手抱胸略一思索。“傅维任是匹孤独的狼,除了自己,他从不信任任何人,总是自己掌握一切。瑞帆超过百分之七十以上的股分都掌握在他手中。至于,他为什么几乎从不在公共场合中出现,应该是他孤僻的个性使然。”
    “孤僻?”若馨喃喃重复。这下可有点麻烦了!
    凌天豪沉思着点头。“他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所有的人对他来说只有认不认识的分别,他几乎是偏执的将自己孤立起来。”
    若馨皱眉。“为什么所有的宾客里,他只和你打招呼?”
    “我们合作过相当多次,我想……”凌天豪轻笑。“也许他认为我还算是个值得他打招呼的人吧!”
    凌家次女凌雪莉冷哼。“这么傲慢的人,为什么还要跟他合作?”
    “他不是傲慢。”凌天豪微笑,“只不过是个极端孤僻的人而已。”
    凌雪莉噘噘嘴。“只顾着自己的人值得信任吗?”
    “他不是自私,只是自我保护设限得太过严密强硬罢了。”凌天豪反驳道。
    “真有那么孤僻的人吗?若馨喃喃自语。“感觉起来不像啊!”
    “他的生活圈除了公司,就是公寓。”凌天豪说:“从两年前开始,听说他连公司都不常去了,几乎都独自待在公寓里。真不知道他怎么忍受得了?”
    “那……爸,”若馨强自按捺下心中的烦躁。“你还知道些什么?”这么孤僻的人,该怎么拐他啊?伤脑筋!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凌天豪沉吟。“二十多年前,当他刚进麻省念书时,听说和一个外国女孩交往过一阵子,后来发现那个女孩子只是在玩弄他而已。
    “大部分的人都会很伤心生气,可他不是,他反而以四年的时间完成了大学课程,共同时取得三个硕士和四个博士学位,然后毫不留恋的束装返国。当然,这跟他本身原就是个天才也有关系,他十七岁那年就从台大应用数学系毕业了。
    “他一回国就被台大延聘去做教授,结果不到一年,他的父亲竟然无声无息地带着美绝秘书抛下儿子、放弃整个公司跑掉了。据说,他父亲在失踪前已经欠银行和几位好友非常庞大的一笔债务。而且所有资产,包括不动产、动产都已质押变卖完了,留给他的,仅是如山的债务。”
    “哇!”尤珊如惊呼。“后来呢?”
    “这是个企业界的传奇,他不但在令人咋舌的短时间内偿清了他父亲如山的债务,又从一无所有中重建其父的公司。”凌天豪赞叹道:“简直就像个奇迹!”
    “听起来满厉害的嘛!”傻雪莉啪啪道。
    “接着他遇上了贝兰。”
    女人?“贝兰?”若馨轻呼。“那是谁?”
    凌天豪惋惜地叹了口气。“维任的经商管理能力一流,但是他对人际关系却毫无天赋。贝兰追求维任一年多后他们就订婚了,可是半年后,贝兰却又和他解除婚约,跟着一位外国财团的副总裁跑了。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维任不过是贝兰的踏板而已。”
    “那个贝兰要是能预知今天傅维任会变成跨国财团的总裁,她应该就会留下来吧?”凌雪伦冷笑。“能逃过这种女人未尝不是件好事。”
    “嗯!”尤珊如赞同道:“不过,打击是满大的。”
    “可也不需要如此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吧?竟然杜绝了所有人的亲近,并不是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像那三个人一样啊!”凌雪莉反驳道。
    “真可怜,三个最亲近的人都背叛了他,他一定把这些当成生平最大的教训,”
    若馨沉吟道:“所以,才会那么拒人于千里之外!”
    尤珊如若有所觉地瞪着若馨。“若馨,你在想什么?”
    “想什么?”若馨装无事地眨着眼。“没有啊,我有在想什么吗?”
    尤珊如皱眉。“我养你这么大,至少也看得出来你有什么不对劲,说!你没事问起那个傅维任做什么?”
    若馨撇撇嘴。“我说过,好奇嘛!”
    “你为什么不对别人好奇,独独对他感到好奇?”尤珊如步步进退。
    “拜托,妈,你问爸就知道了,那天就他最引人瞩目,虽然他谁也不理。可每个人的视线就是会不由自主地被他吸引,又不是只有我-个人感到好奇。”若馨不耐地说。
    “可是,你从来没有对任何男人感到好奇过,而且……”尤珊如双眉皱得更深了。
    “我看得出来,你绝对不只是好奇而已。”
    若馨耸耸肩。
    尤珊如向丈夫使了个眼色、凌天豪会意地轻轻咳了两声。“若馨,维任已经是四十岁的成熟男人了,相信他不会想要一个小他一半岁数的小女孩去烦他的。听爸爸的,离他远一点,嗯?”
    若馨看着继父,她了解继父的意思:他已经四十岁了,不适合你?少去惹他!
    从母亲再嫁给继父后,继父一直很疼爱她,甚至毫无血缘关系的两位继姐都把她当成亲妹妹般看待。虽然平时总是喜欢小小的戏弄她一番,但是,有好吃、好穿的总是会让给她。她一直都知道,她的继父和两位继姐是真心的接受她、爱她。
    十多年来,继父一直任由她发展她个人的性格与看好,从未加以抑止,她有任何要求,也从未被拒绝过。如今,对他难得一次的要求,她该怎么办呢?
    顺由自己的心意而拒绝他,然后伤他的心?
    或是顺从他,然后让自己郁郁寡欢?
    “若馨,你不是对他有兴趣吧?他小不了爸爸几岁耶!”凌雪伦反对道。
    “对他感兴趣?”尤珊如惊叫。“老天!若馨,他是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哪!”
    “他不是没有感情,珊如,”凌天豪为朋友抗议。“可是,若馨,姑且不论他和你在年龄上的差距。我刚说过,他对人际关系没有什么天赋,称得上是个相当死板、枯燥无味的人。以你的个性跟他在一起,不出三天,你就会因无聊而死。而他呢?则会被你活活烦死。”
    “什么叫做不论年龄上的差距?”尤珊如责问。“他们足足相差十九岁耶!不管是在思想上、观念上,都有极大的距离,你想和一个有代沟的男人在一起吗?当你想吃麦当劳时,他却说要上高级西餐厅;当你想去郊游烤肉时,他说他走不动了;当你想去看电影、唱KTV时,他会回你一句幼稚而且以他的成熟能力,如果他有心,足以将你整得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绝对是尸骨无存!”
    凌雪伦接着说:“那种以事业至上的男人最可怕了!在他们的心目中。女人只是泄欲兼生产机器。尤其以他这种年龄的男人来说,有个儿子继承事业才是最重要的,上床时,说不定也是死死板板的,完全不顾你的感受,自顾自的办完事后翻个身就迳目睡着了!他绝对不会是那种深情款款、罗曼帝克且忠贞不二的好伴侣!”
    “雪伦!”凌天豪喝斥。“你在胡说些什么?”
    凌雪伦吐吐舌头。
    “不会的,爸、妈,你们太多心了吧?”凌雪莉搔搔若馨的头发。“若馨有那么多同学在追她,哪会看上那个阴阳怪气的男人。就算她不喜欢那些毛头小伙子,爸爸公司里也有好多年优秀人才等着她挑。如果她嫌他们太死板也没关系,我认识的人里多得是爽朗大方的男孩子,只要若馨说一声,哪个不抢着追她?”
    “也对。”凌雪伦颇党有理地应了声。“我看,准又是小妹的同情心开始泛滥了。”
    尤珊如狐疑地看着若馨。“若馨,是这样吗?”
    “他的情况是挺让人同情的,不是吗?”她答非所问,至少能先蒙过这一回。
    尤珊如闻言长长吁了口气。“那就好。也不早说清楚,害我白白担了半天的心!”
    “咦?”凌天豪东张西里。“小子呢?”
    小子也,仍指尤珊如为凌天豪生下的凌家独子凌子强,十三岁。
    “他上桌两分钟后就下桌了,爸。”凌雪伦好笑地看着父亲。“他早端着饭碗去守在电脑前面了。”
    诱拐酷男第一步:电话——
    通俗、自然,而且可免于尴尬、不自在的神情呈现在对方眼里。
    “喂,傅先生吗?我是凌若馨,凌天豪的女儿。家父委托我交给你一份文件,不知傅先生何时有空,好让我将它交给你,顺便解说一下我爸爸交代的事项?”
    “那就麻烦你了,凌小姐,不知谈完话之后,是否可以让我请你吃顿饭,略表感激之意?”
    “好啊!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以上为若馨想象中的场景。
    多么顺畅美好的开始阿!
    若馨带着梦幻般的笑容拿起电话,拨了号码。
    “喂,傅先生吗?”若馨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她的声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粗哑难听?
    “我、我是那个凌、凌天豪的女、女儿凌……凌若馨……那个家父要我…那个……”她垮着脸,努力制止可笑的结巴。
    “凌小姐?”维任低沉柔和的说:“要找令尊吗?请等一等,我请他听电话。”
    嗄?若馨愕然。
    “喂,若馨啊?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有什么事吗?”凌天豪爽朗轻快的声音由电话那端传了过来。
    爸爸在那里做什么?
    出师不利,一盆冷水顿时从头虎下,若馨-句话都说不出来!
    诱拐酷男第二步:偶遇——
    路上“偶然”碰见,基于“礼貌”,若馨当然得上前打一声招呼。
    “嗨!傅先生,我是凌若馨,凌天豪的女儿,那次宴会上见过的,你记得吗?”
    “当然记得;凌小姐,真巧,没想到能在这儿碰上你。”
    “我来找朋友,可是她不在,我只好自己随便逛逛罗!”
    “这样……那我能请你喝杯咖啡吗?”--想象场景二。
    要偶遇,当然不是那么轻而易举的事,因为傅维任在家工作,也不喜欢交际应酬,实际上,他几乎不出门。但是,若馨并不气馁,国父每一次革命都得准备上好些日子呢!
    他不出门,若馨使守在他居住的大厦附近等待机会。他总要吃东西、买日常用品吧?若馨每天早上九点就到大厦前的小咖啡店报到,直到晚上十点打烊才离开,这样持续了四天(当然也跷了四天课),在第五天下午两点刚过不久,若馨终于看到傅维任出现在大厦门口。
    若馨愣了三秒,随即扔下一张千元大钞,冲锋陷阵般的向目标杀过去。当她喘得上气接不了下气地站在傅纸任前面时,一辆积架同时也在她身后停下来。
    “嗨——我是——凌若馨……”若馨辛苦地喘着气说:“真…真巧…居然能在…这儿碰、碰上你……”
    维任眼光深黝地俯视着她。“凌小姐,你怎么在这儿?”
    “我——找——找朋友——”
    一个恭谨的声音不知趣地插了进来。
    “总裁,就是这份急件需要您及时处理。”从积架下来的中年人抓着一份文件焦急的说。
    耶?!若馨错愕地瞪着中年人,跟我抢男人?!
    维任伸手接过。“交给我吧,你可以先回去了,我会再通知你来拿的。”
    若馨闻言松了口气。
    “不行啊!总裁!”中年人说,若馨霎时以欲碎尸万段的眼光破杀他。他当然是毫无所觉。“这里面的问题太严重了,我必须亲自向您解释-下才行!”
    一桶冷水兜头淋下,若馨苦恼地望着蹙眉的傅维任,中年人满脸的惶急,她能怎么办?好的女人该是成就男人的事业而不是破坏,所以,她只能勉强挤出笑容。
    “既然傅先生有事,那我就不打扰了,我……嘿嘿!要去找朋友了。”革命再次失败,同志仍需努力!
    维任若有所思地深深注视着若馨离去的背影。
    诱拐酷男第三步:求助——
    “傅先生,不好意思,能不能请你帮一点小忙?”
    “什么事,尽管说吧!”
    “是这样子的,我有一个同学,家境困苦,她需要找个夜间工读来赚取学费,我知道傅先生某些子公司有夜间工读的名额,所以……”
    “没问题,既然是凌小姐开口的,当然没问题。没想到凌小姐这么有同情心,我想……”
    “嗯?。
    “或许我们应该好好聊聊,彼此互相了解一下。”——想像场景三。
    若馨花痴似的傻笑了好一会儿,再一次拿起电话。
    “喂,傅先生吗?我是凌若馨。”声音轻柔自然,若馨满意地对自己点点头。
    “凌小姐?”电话那头顿了顿。“上次真抱歉,我……”
    若馨对自己耸了耸肩。“没什么啦!反正我只是经过而已,不过,这次我倒是真有事想请你帮帮忙。”
    “哦,什么事我帮得上忙的?”
    “是这样子的,我有个同学家境不太好,需要找个夜间工读来赚取学费,”若馨笑容更深了,到目前为止一切顺利。“我听说傅先生某些子公司有名额,所以,想请傅先生帮一下忙,不知道傅先生……”
    “没问题,我只要打个电话联络一下就可以了,不知道凌小姐那位同学的芳名是……”
    若馨得意地一笑,她早就想好了。“蔡静婷,她叫蔡静婷。”蔡静婷的家境的确不太好。
    “蔡静婷……”他沉吟了一会儿。“如果我没记错,凌小姐,你那位同学已经是我公司里的夜间工读生了。”
    若馨笑容顿时僵在脸上。“哦?”
    “是她舅舅来请我帮忙的,那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了。”
    “舅舅?”若馨呆呆的重复。
    “会不会是凌小姐记错了。”
    “记错了……”若馨淬然回神。“是、是,我记错了,当然是记错了,应该是…
    …是…”她慌乱的在空白的脑中摸索人名,随便一个都好……“啊,应该是苏玉欣,对,是苏玉欣!”
    “苏玉欣——”继任再次沉吟,这次微带点困惑。“你说的不会是曼洋电脑总经理的独生女吧?”
    “耶?”若馨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苏玉欣?她提苏玉欣做什么?“啊……应该是柳月,对,我又记错了,应校是柳月才对!”柳月的家境好象也不太好,听说她爸爸过世许久,就靠她母亲一个人养大她和妹妹两人。
    维任沉默一会儿,才又从电话筒那端传出声音。“是新荣营造厂老板的继女,柳月吗?”
    “啥?她妈妈什么时候再嫁了?”若馨脱口惊呼,随即捂住自己的嘴。
    “三个月前吧!”嗓音醇厚还带着笑意。“我大约是那时候接到喜帖的。”
    真丢脸!若馨紧闭上眼。“傅先生,我、我有朋友来了,下、下次再请你帮忙好了。”
    不待对方回应,她便挂上电话,颓丧地瘫在沙发上,勇敢的承受一整池北极来的冰水淹没她!
    革命尚未成功,国父便壮志未回身先死!
    若馨可不想死不瞑目,她的耐心已尽,于是,宴会过后一个月,若馨直接打电话告诉维任,说她要见他,然后堂堂进入这栋位于忠孝东路商圈内的二十一层顶楼公寓。
    通过大厅警卫那关之后,她进入电梯,在电梯操作板上按下维任在电话里告诉她的密码。到了顶楼,维任才出现,他用最精简的话引她进入书房后又出去,不一会儿,使端着托盘进来。
    这是一间冰冷却优雅的书房,但是这儿的安静与平和,令她不由自主地暂时抛开心里的紧张,品尝馨香的顶极冻顶乌龙茶,谈些像他在麻省念书时的杂事,或她高中时和同学跑到老师家捣蛋的趣事。
    “还要再来点茶吗?”维任开口问道,他的声音柔和、深沉。
    “哦!好,谢谢。”若馨心不在焉地回道,心里则加紧盘算着该怎么向复杂难解的维任提起她心中的想法。
    若馨端起茶来吸了口,悄悄地偷觑着他冷峻的五官,他为什么都不问她的来意呢?
    仅只是两通尴尬的电话,一次的“偶遇”,然而他却如此自在地接受了她的贸然来访,甚至惬意地与她聊天说地,仿佛他们是认识多年的老友一般。
    奇怪,爸爸不是说他是个冷漠无情的人吗?当然,他可能只是单纯的以他恶魔般的自制力控制住他的诧异,因为不愿让朋友的女儿感到难堪。
    有没有可能,那种强烈的吸引力是双方面的,所以,他并不排斥她的来访?
    但如果她是错的,那么她的目作多情只会带给双方莫大的难堪。
    谁会料到正值青春年华的她,会被一个年长她一倍的男人所吸引呢?连她自己都难以相信!
    她曾经为此而深切自我检讨过,但她找不到适切的解释,只是更深层的领悟到,就是他!他是这辈子唯一会让她心动的男人,无论他多老、多丑、多诡异。所以她明白来这一越是必须的,只是……
    她必须好好的想一下,如何开口才不会让他感到太过突兀怪异。
    譬如她当然不可能直截了当地对地说:对不起;先生,我很抱歉我迷上了你,但是既然你少个老婆,或许你愿意考虑娶我?
    他不会生气,但是他绝对会拍拍她的头,再拿根棒棒糖哄她回家找妈妈喝奶去。
    那么,她到底该怎么说呢?
    第一眼见到她时,维任就对自己许下诺言,他一定要设法使她成为他的,不管他们年龄有多大的差距,或者有多少人反对。
    有人反对几乎是必然的,即便算得上是朋友的凌天豪,也不会愿意把女儿嫁给一个年岁足以做她父亲的男人。一个花样年华的甜美女儿绝对有资格得到一个比他年少多情的男孩子来爱护,而不是他这个老男人配得上的,即使他有再多的财富也一样。
    若馨仍在攒眉苦思,丝毫没感觉到维任凝注在她身上的视线。
    既然她已经自动上门来了,那么,只要他能秉持一向的耐心和毅力,再加上若馨的自我意愿(如果不够坚定,他自然会给予刺激加强),她终究会成为他的女人的,维任告诉自己。
    当维任再度对自己作下承诺时,并没有料到毋需耐心,也用不着任何努力,成功就自动送进他的手掌心里了。
    若馨终于硬起头皮开口,胃也不禁紧缩起来,她非常小心地将茶杯放回小碟子上。“呕,傅先生……”
    “如果你愿意,请叫我的名字。”维任从茶杯杯沿上窥视她。
    若馨深感意外地愣了下才深吸了口气,再吞下卡在喉咙的口水,“我!维任,”
    她再喘了口气,“是这样的,我、我、我听我父亲说,说你——你还没有……结婚?”
    维任放下茶杯,往后靠坐在椅背上,他的双肘撑在椅子扶手上,手指相触成尖塔状。“没错,我是还没结婚。”
    若馨紧紧抓住椅子扶手。“你是……没有结婚的意原,还是……”
    他把下颚抵在指尖上,直盯着她。“没碰上合意的人选。”
    “哦!那……”若馨深吸了口气,“不知道你有什么样比较——特殊的条件?”
    “条件?”维任眯了眯眼。“你为什么认为我会有特殊条件?”
    “据我所知,虽然你不常参加社交场合,但是仰慕你的女性还是很多。听如……”
    她偷看他。“还有某些小姐倒追你。”譬如我!
    维任半合上眼,垂视自己的手指。“你想错了,我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条件。或许,我和那些小姐们只是单纯的不投缘而且,这点你没想过吗?”
    “不投缘?”若馨蹙了蹙眉,什么意思?
    “是啊!难道你不知道这种事也是需要一点缘分的吗?”
    “缘分?”若馨不可思议地喃喃道。
    “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没什么不对,只不过,”她狐疑的瞥了瞥他。“像你这么正经严肃的人讲缘分,似乎有些……怪异。”
    维任的黑睫毛遮蔽了他的眼睛。“或许我不象你想象中那么严肃。”
    她当然知道他的严肃冷漠是他的自我防御,他的热情都隐藏在那副漠然的面具下。
    “那……如果说……”若馨双手握成坚定的拳头。“当然,仅是如果而已。如果像、像我的女孩子呢?”虽然她极力的控制自己,仍不免让一抹淡淡的红晕偷偷溜上了她的双颊。
    “像你?”维任若有所思地瞥了她一眼。“女方不会觉得嫁给我太委屈了些吗?”
    “当然不会!”若馨脱口而出之后立刻惊觉到自己的失态,她遮掩性地清清喉咙。“我是说,呢、你的条件那么好,应该不会有人拒绝你的。”
    “是吗?”
    “当然,咳咳咳!”若馨及时咳了咳,中断再度脱口而出的回答。“嗯……你的意思呢?”
    维任双眼间过一抹有趣的神来,他柔和地说:“或许,等到真有条件像你这么好的女孩子自愿委屈嫁给我时,再问我吧!”
    卡住了!若馨皱着周。
    维任再度拿起茶壶为两人斟茶,同时用眼角余光偷窥她懊恼的神情。
    若馨的手指紧紧交缠,她知道自己整个手掌都汗湿了。
    罢了!让他耻笑也罢、丢脸也罢、心碎也罢,她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她想要嫁给他的心意是那么的强烈,强烈得她愿意舍弃所有的自尊、强烈得几乎想要拿枪逼他娶她。呕,当然,那是不可能的,她还没有疯狂到那地步。现在,她必须凝聚所有的心力,准备做最后的出击。
    反正最糟的情况也不过是他拒绝她,然后她躲到某个深山丛林隐居十年八年的,呢,或许一辈子,才足够她补缀好她的自尊和破碎的心。
    她清清喉咙。“呕,傅先生……”
    “维任。”
    “哦!维任……呢,这事似乎比我想像中更……”
    “别紧张,”维任温和地安慰她,“就算你说错了什么,我也不会吃掉你的。”
    若馨紧张的笑了笑。“呢,好吧!那我就直说了。我是想…这个……这个——”
    “嗯?”维任以鼓励的眼神凝视着她。
    若馨僵了一会儿,接着,突然会上双眼,“对不起,继任,我很抱歉我迷上了你,但是,既然你少个老婆、或许你愿意考虑娶我?”她不顾一切的一口气说出。
    “啊?”
    啊?这是什么回答?她睁开眼,脸都丢尽了,她不介意再多出丑一次,所以她急切地向前顺了佩,“情妇也可以。”
    维任挑了挑眉,然后笑了。
    笑?这又算是什么回答?
    “好吧!我承认我很笨,不懂你的暗示,请你明白告诉我,你……”她懊恼地瞪着他。“到底是什么意思?耻笑我吗?”
    “我愿意和你结婚。”维任非常轻柔地说。
    若馨瞪着他瞧。“你愿意和我结婚?就这样?”
    维任脸上的表情丝毫未变,但眼神中多了一点稍早没有的愉悦。
    “你很投我的缘。”
    对这种出乎意料之外的结果的诧异感,压过了原有的紧张与羞怯。
    “你不需要再考虑-下吗?”若馨追问,仿佛希望他能改变主意,先和她打上一会儿太极拳再说。
    “我想你也应该了解投不投缘这种事,第一眼应该就可以决定了。”他若有所指地凝视着她。“或许我该问你,你有没有交往中的男友?”
    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若馨觉得这样跟他说话实在很累。她当下决定。如果他们真的能够结婚,那么,婚后第一件事就是改善他的沟通能力。
    她呼口气。“没有,跟你一样,没有投缘的追求者。”
    维任满意地点点头。“那就少了很多麻烦。”
    “你绝对不能这么想,”她曾告你。“大麻烦还在后头呢!”
    “我知道,”维任了解地瞧着她。“令尊、令堂。”
    “你怎么知道?”若馨讶异地看着他。
    “稍微有点脑筋的人都想得出来。”他谦虚地说。
    她怀疑地瞪着他。“我希望你这么说不是在嘲笑我。”
    “绝对不是?”他保证。“我怎么可能嘲笑我未来的妻子呢?”
    “那就好。”可这个不是最重要的,她想。
    “现在,能不能告诉我,既然你已经聪明的想到最大的麻烦是我的父母,那么请问你,可有想到绝佳的办法来解决?是请杀手暗中宰了他们,然后埋在后花园某处?还是用火箭把他们送到火星上?”
    维任仔细考虑了一下。“我想那么做可能稍嫌麻烦了点,有很多技术上的问题不容易克服。或许,你愿意考虑一个比较简便的方法?”
    “哦?”若馨兴致勃勃的将上身往前倾,以便聆听他的同见。“什么方法?”
    维任看着她。“说服他们。”
    这算什么高见?若馨不可思议地瞪了他一会儿,然后不耐烦地挥挥手。“算了,还是我自己来想办法吧!”随即又抬眼瞥视他。“当然,必须在你十分确定的情况下,我才会去动那个脑筋。”
    “我决定的事从不更改。”他肯定地说。
    若馨这时才真正松了口气。“那么,我可以开始想办法来说服我父母了。”说得倒容易,做起来才知道会有多麻烦。唉,头又开始大起来了!
    “也许,由我来开口比较好。”看得出她的为难,他体贴的表示。
    若馨怀疑地看着他。“如果是,你打算怎么‘说服’他们?拿枪对着他们?”
    “我会尽量以实际上的说法来劝服他们,如果真不行,我答应你会采纳你的建议。”他摸摸抽屉,“正好这里面有一把尚未使用过的点三八,是我在美国的友人送给我的。追查起一比较不容易,或许……我应该顺便带去?”
    若馨张大了嘴巴。
    “怎么样?我该顺便带去吗?”维任耐心的征求意见。
    若馨的惊恐在捕捉到那抹极快飞过维任双眸中的幽默后消逝不见,她眨眨眼。“也许那样真的比较好。你知道。免得你的说服力不够,还得再跑一趟回来拿枪,不但麻烦,而且说不定他们会有所准备,像冲锋枪、死光枪什么的,这样一来,区区一把点三人可能制造不了什么效果吧?”她挪逾道。
    “死光枪啊……”他若有所思地歪着头着她。“你认为我是不是应该下单去订颗核子弹呢?”
    “我有个更好的建设。”若馨憋着笑。
    “哦!能好心提示我吗?”维任客气地问。
    “呢,订艘太空竣,我们可以移民到月球上。”
    “啊!挺好的主意。”维任正经地点头同意。“没有空气污染没有交通阻塞没有人口爆炸的问题。最幸运的,是没有足够的氧气供应,也没有人提供我们食物。”
    若馨再也忍不住捧腹大笑,“哦!老天,他们还说你是个枯燥乏味的人,”她拭了拭眼角的泪水。“他们还警告我不出三天就会无聊死,我看没笑死就算运气好的了!”
    维任起身来到她身边,送给她一张纸巾。“希望不是我的枯燥乏味令你感到这么悲伤。”
    他靠坐在书桌上,双手撑在桌边,欣赏着她乐不可抑的欢乐笑容。她笑要的兴趣之一。
    好半晌,若馨才渐渐抑止住笑意。“还是我去说吧!要是让你去,包准他们会认为你在和他们开玩笑。”
    “你会改变主意吗?”他的眼光深奥难测。“我是说,和他们谈过之后,也许……”
    “被他们说服而放弃你?”若馨询问地望着他。
    维任点点头。“类似。”
    “有一点我和你相同,”她站起来想面对地,让他看清她眼中的坚定无悔,可惜效果不佳,她太矮了,只能看到他的下颚,而他也只能看到她的头顶。所以,她往后退一步,头再高高仰起。“我决定的事也从不更改。”
    为了证明她的决心,她向前一步,惦着脚,在他下颚亲吻一下。她原来的目标并不是那儿,可是,她只能亲到下颚,再往上一点的位置,就得拖张椅子来垫高了。
    他宛如岩石般僵硬地站着,极力自制着,然后他做了一次深呼吸。“如果这表示你的决心,我不得不说,你的决心似乎无法令人感到有多少信心。”
    “哦?”她低语、脸上泛起一阵红晕。“那要如何才能让你对我感到有信心呢?”
    “像这样。”他干哑地说道,缓慢地将她拉进双腿之间。
    她只象征性地略微抵抗了一下,然后便愉悦并放纵地靠着他。她双手搭在他的胸前,眼中闪烁着渴切,双唇因兴奋而微启。
    他低头轻轻地覆上她的双唇;饮着自她唇上传来的性感激流,她尝起来就像他想像中那般情新、甜蜜,强烈的助长他已撩起的欲望。
    若馨的双臂滑向他的顿后交缠,以深沉的饥渴迎向地,身躯无法自主地颤抖着。
    这是一记缓慢、醉人的吻,既急切又充满耐心。半晌之后,他强迫自己缓缓的移开,她模糊地低响着。
    “什么?”他低语若,用他的舌尖沿着她的嘴唇曲线游移。
    “一点也不枯燥乏味。”若馨颤抖地说。
    他轻笑。“很高兴你这么认为。”
    “现在,你已经表现过你的决心,是不是该轮到我有所表示了?”她渴盼地抬眼向。
    “如果你愿意。”他温柔地说。
    她急切地点头。“是的,我要、我愿意。”
    他的手轻轻地探进她的发里扶住她的头,他的嘴再一次覆住她的双唇,他看见她的睫毛垂下,听见她愉悦的叹息,感受到她的心跳和呼吸,她的身体微微颤抖,她的呻吟应和着他的呻吟,形成一首轻柔的恋曲。
    他终于抬起头来时,已气喘吁吁,若馨也是热血奔腾,仰头看着他喘息着说:“我的决心足够了吗?”
    “是的,足够了。”他轻柔地说。
    “是吗?”若馨喃喃道:“可是,我觉得好像还不太够,或许我们应该重新再来一次,你知道、让你对我更有信心一点……”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