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亲爱的陌生人 >

第四章 离开

    他已经有未婚妻了。他已经不记得你了,若莹不断地重复告诉自己。
    你不能再一见到他就动摇你的决心了,你说话也要更小心一点,不要又三言两语就被他套了话去。
    你一定要离开!若萤站在陈秘书桌前等待通知时,再一次坚决地告诉自己。
    你一定、一定要离开!
    然后,若莹又一次站在尼凯的办公桌前,“请批准我的辞呈。”她语气决绝地说。
    “若莹,不要!”她的名字那么自然地就从尼凯的口中吐出来,就好像他已经这么叫她好些年了。
    若莹摇摇头。
    彼得伸手阻止尼凯的发言,自己代表他发言,“孟小姐,不是说好到月底……”
    “不用等到月底,我现在就能决定。事实上,我希望副总裁能允许我提早离开公司。”若莹语气轻柔但坚定地说。
    “孟小姐,请再考虑一下。”彼得态度客气的要求。
    “不用再考虑了,不论你们批不批准,我都要离开!”
    “若莹……”尼凯又想开口。
    彼得又捂住了尼凯的嘴,唉!这快要变成他的习惯了。
    他直视着若莹问:“总要给我们一个可以接受的理由吧?”
    “我……”若莹咬咬唇。
    “我们可以给你最轻松的工作、付你蛟高的薪资,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彼得不解的问。
    “不是这……”若莹低下头。
    “不是这个原因,又是什么原因呢?你说出来,我们可以想办法解决。”
    若莹不语,只是摇着头。
    “你不说,就当作你同意留下来了。”彼得可是个谈判高手。
    “不!我一定要离开这里!”
    “为什么?”彼得紧盯着她。
    “为什么?”若莹无奈地叹了口气,紧盯着尼凯。“我真的不懂,你又为什么一定要我留下呢?听说你的未婚妻就要来了,你不怕她误会吗?”
    彼得一愣,尼凯却猛地挣开彼得的手,跳起来大叫:“谁说我有未婚妻的?”
    若莹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然后望着彼得愕然的神情,又看回尼凯凶恶的态度。难道这……是误会?
    尼凯眼神危险地盯着她。“谁告诉你我有未婚妻的?”
    若莹犹豫了一下才嗫嚅道:“这消息整个公司都知道啊!”
    “该死的,他们都错了!”尼凯义愤填膺地叫道:“我没有未婚妻!”
    若莹无措地瞅着他暴怒的咆哮,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
    “该死的!你该死的听到了没有?我该死的没有该死的未婚妻!”尼凯吼道。
    若莹不自觉的脱口道:“你以前从不诅咒人的。”
    尼凯呼吸一窒,然后猛地坐下去,口里不所地骂着,“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
    彼得有点好笑地看着尼凯这幼稚的举动,他当机立断地按下对讲机说:“陈秘书,请你进来一下。”
    陈秘书很快的就进来了。“有什么吩咐?”
    忿忿的赌着气的尼凯嘴里仍不停的咕哝着,若莹则默默垂首伫立于一旁,彼得看这情形实在觉得好笑,他无奈地摇摇头,然后问道:“陈秘书,我相信副总裁有未婚妻的谣言,应该是从你这儿传出去的吧?”
    “啊!”陈秘书尴尬地顶了顶眼镜。“这个……我不知道这件事是要保密的,所以……对不起,我……”
    “不是这件事需要保密,而是副总裁根本没有未婚妻!”彼得解释着。“所以,我要请问一下,是谁说副总裁有未婚妻的?”
    “可是……”陈秘书疑惑地望着一脸怒容的副总裁,再看看特助。“是美国那边通知我,要为副总裁的未婚妻准备住处,还表示过几天她就会来台湾,所以……”
    “是谁通知你的?”彼得追问。
    陈秘书有点慌乱地说:“是……副总裁的未婚妻她自己。”
    “她叫什么名字?”彼得再问。
    “琳达-力葛。”
    “那个女人!”尼凯咬牙切齿地拿起电话,拨了一串号码,以英文说道:“我是尼凯,叫琳达听电话,快点!”
    若莹似乎事不关己的默立着,暗地里却偷觑着尼凯。
    陈秘书则手足无措地看着彼得,彼得回给她一抹别担心的笑容。
    “琳达……不用高兴,我不是想你才打电话给你,事实上,我根本不愿意想到你……什么意思?意思就是我根本没打算要娶你,我们也没订过婚,你凭什么到处去跟人家说你是我的未婚妻……我父亲……”他霍地站起来猛拍一下桌子。
    “……他同意,我可没同意……既然如此,你去嫁他好了,因为我绝不会娶你!嘿嘿嘿,这样才好,让你去跟我母亲斗一斗,斗赢的就可以得到我父亲了……我疯了?你才有病……”
    听到尼凯说的话,虽看不到若莹有什么样的表情,但是彼得和陈秘书却很明显的忍不住想笑。
    “……莉莎?这关莉莎什么事?我告诉你,琳达,我……梅兰妮?你提梅兰妮做什么?我和……这和茱迪一点儿也扯不上关娣,你别……安妮特?你疯了!
    到底……海伦?你在胡说些什么?她根本……”
    尼凯不耐烦地看看幸灾乐祸的彼得咧嘴笑个不停和抿唇蹩笑的陈秘书,再转向垂头伫立的若莹,然后……尼凯脸上的不耐烦倏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讶异的神情。
    “……洛妮?她是你表妹耶!”他双眼盯着若莹,唇角微微上扬,“……黛安?我有三年没见过她了……”他仍然紧盯着若莹,但唇上的笑容更明显了。
    “……老天!佩丝已经嫁人了,你忘了吗……菲菲?你在发什么神经……”
    彼得与陈秘书不约而同地望向若莹。
    若莹姿势不变,但她的双肩却微微耸动着,仿佛……她在偷笑!
    “……凯伦?她跟亚当订婚了……”
    尼凯轻松地往后靠在椅背上,暗地里欣赏着这个占据他心灵不放的女人的笑靥……虽然他看不见,但是他感觉得到。
    “……安?大维正在追她……罗娜?上帝!你当我是什么?变态吗?她才十三岁耶……”
    每个人都瞪着若莹耸动得更剧烈的身躯。
    尼凯悄然无声地把电话放在桌上,慢慢地起身,然后无声无息的走到若莹身前。
    若莹看到面前多了一双鞋子,她不禁缓缓抬头,一抹欢愉的甜美笑容荡漾在她的眉梢眼角,原本严肃紧绷的脸蛋,因这抹笑容而变得光彩耀人、闪亮眨目。
    “天啊!你真美!”尼凯喃喃的道,同时轻轻搂住她,他的唇以稳定而温柔的力量落到她的唇上。
    他的舌头轻舔她的唇时,她不自觉的呻吟一声,让他乘机探入更敏感的温暖潮湿之地,并在她体内挑起一股既熟悉又陌生的需索和情欲,迅速地将她所有的意识掩埋住,只剩下本能的反应。
    彼得强压下心中的震撼,不理会电话那头隐约何来的说话声,静静地挂断它,然后轻触呆若木鸡的陈秘书的肩膀,示意她一起出去,关上门前,犹记得悄悄地替他们按下门锁。
    尼凯悄悄的抱起若莹,在她尚未察觉前,她便已被轻置在长沙发上,而且再度落入他的臂弯中。她急切地噘唇就他,郁积已久的情爱与思念,在此刻尽情宣泄而出。
    他的唇配合著她强烈的需要,与她融合得更深,两人一同纵情于狂放的旋律中。
    她的衣物一件件地散落在地毯上,他的也同样被弃宜于四周。
    她渴求地伸出双手,他立刻拥住她,感受着彼此躯体上的情欲热焰。她的黑眸闪烁着深浓的爱意,拥抱他的躯体、沉净他的灵魂。
    尼凯身上的体味夹杂着淡淡的古龙水香,沉重地剌激着她的感官,久违的骚动像风暴一般席卷她的身躯。
    她的双手情不自禁地在他那充满男性魅力的壮健身躯上下抚摸着,重新认识他那强壮的背部曲线、宽大的肩膀,及他瘦削的臀部;细嫩的红舌,同时在他布满汗滴的肌肤上流连,品尝着他的味道。
    一波波的兴奋与渴盼,由他漫游各处的手指上传入她蠕功不已的娇躯,她熄灭已久的爱欲之火在此刻重新被点燃,积压多时的热情,在欢愉的呻吟中流窜在两人之间。
    “尼凯……”她低吟。
    “是的,吾爱,是的……”他低叹着。
    在他温柔又有力地充满她的那一刹那,失去的岁月如烟雾般飞散,存在的只有他们之间的爱与情。
    以奔放的旋律,他们互相召唤出对方的灵魂,在缠绵的激情中,他们携手徜佯在白云顶端,狂野的热情驱使他们持续往上飞升,直达太阳的中心点。
    而后,他们同时有如太阳黑子般爆出狂喜的光彩,祭出永恒的满足……激情过后,他紧紧地拥着她,不愿放手让前所未有的满足溜走。若莹慵懒地依偎在他的肩窝,他全身的鬈毛都沾满了晶莹的汗珠,仿佛在叙述着太阳的光辉与力量。
    “若莹,告诉我,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尼凯柔声问道。
    若莹陡然全身一震,不禁在心中大喊:天哪!我到底在做什么?我到底在做什么啊?他感觉到她的震动,立即担忧地审视她。“若莹?”
    她蓦地坐起来。她竟然为了他并没有未婚妻的事实而高兴得冲昏了头!在那一刻,她甚至能为了那个女人的无理取闹而感到有趣,但是,她却忘了自己八年来不知缘由的苦苦等待,和他的记亿早就排除了她的存在的事实!
    难怪儿子说她脑袋单纯!
    激情令她迷失自我,理智离她远去,身体也屈服于本能的需索,一切都严重得脱出了正常的轨道,证明了她毫无自制的能力,也加强了她必须尽速离去的决心。
    满足的色彩迅速地从她的脸上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懊恼的神情。
    或许在她的内心深处,最在意的是当她苦苦思念等待他的同时,他竟然把她丢到记忆之外!存心玩弄她也罢,变心也罢,但她就是无法忍受这一点他竟然忘了她的存在!
    “若莹,不要这样,求求你!”尼凯惶恐地叫着。
    她垂下眼,默默地挣开他的搂抱,起身捡拾衣物。
    “若莹,求求你,你……你告诉我,你……我会记起来的……求求你,只要你提醒我,我一定会记起来的,若莹!”他跟在她身边哀求着。
    她只是默默地穿上衣服。
    “天啊!若莹,你为什么要这样?不要这样对我!若莹,求你,若莹……”
    然后,她默默地套上裙子。
    眼看着她快要着衣完毕,尼凯这才忙穿上内裤、套上长裤,拉炼才刚刚拉上而已,若莹已经开始向门口走去。
    他什么也顾不得了,两三大步就赶上前去。“若莹,给我一个机会,不要对我这么残忍,若莹,求求你!”
    若莹的手才握住门把,尼凯立刻握住她的手。“若莹,求求你,给我一个机会!”
    她长长叹了一口气后,才举起另一只手拉掉他的大手。“对不起,请你批准我的辞呈,我会很感激你的。”
    尼凯脸色凄惨地呆立着看她打开门、走出去……“不!”尼凯追了出去。
    原本坐在秘书桌上的彼得跳下来,狐疑地看着往电梯快步走去的若莹。陈秘书则呆在座位上,张口结舌地瞪着从办公室冲出来,赤裸着上身又光着脚丫的副总裁。
    “我不准,我绝对不准你辞职!”尼凯站在秘书桌前吼着。
    若莹停下脚步,但未转过身来。“我还是要唯开。”
    “为什么?若莹,为什么?”
    若莹又咬了一口气,然后一言不发地往前走。
    “若莹!不要这样对我!”
    若莹走到电梯前站定。
    “若莹!如果你肯留下来,公司里所有的员工我一个也不裁,好不好?”
    若莹两眼直视前方的走入电梯。
    “该死!若莹,你要是敢离开,我会把整个公司的人都辞掉,我发誓!”
    只见电梯门慢慢关上。
    “我发誓我一定会!”
    电梯门终于关上,整个电梯开始往下移劫。
    “该死!”尼凯诅咒一声,怒气冲天的把秘书桌上的电脑一把扫落地,巨大的爆破声吓得陈秘书脸色惨白、全身软软发抖。
    彼得不敢相信地瞪着暴怒中的尼凯。
    “把所有的人都辞掉!一个也不留,统统辞掉!”尼凯咆哮着回办公室,“砰!”的一声踢上门。
    十分钟后,彼得躲在会议室里,打电话给尼凯的妹妹苏珊。
    “哈-,我是彼得,请问苏珊在吗?”
    “哈-,彼得,我是苏珊,台湾好玩吗?”
    彼得苦笑了一下。“好玩?我都快疯了!”
    “咦?怎么了?那么忙吗?”
    彼得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忙?一点也不忙,可是……根本……唉!”
    苏珊感到很诧异。“听你的口气,好像很糟糕……尼凯呢?他也无法应付吗?”
    “老天,就是尼凯有问题啊!”彼得惨叫道。
    “尼凯?他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苏珊焦急的问。
    彼得又叹了一口气。“他现在每天至少要灌掉两瓶威士忌,而且看到人就吼,十分钟前,还叫着着要把整间公司的员工全部辞掉!”
    苏珊失声笑了出来。“你在跟我开玩笑对不对?酗酒?生气?怒吼?老天!你是在说我们的尼凯吗?全世界的人都有可能,就是他不可能!”
    “苏珊!”
    “什么?”
    “尼凯以前来过台湾,对不对?”彼得语气沉重的转个话题。
    笑声戛然而止,苏珊沉默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问:“你为什么这么问?”
    “老天,他真的来过!”彼得咒骂了一声。
    “彼得,到底出了什么事?”苏珊担心的问。
    “就是八年前,对不对?”彼得不答反问。
    “彼得,尼凯到底出了什么事?”苏珊的口气忧急且带着恐惧。
    “苏珊,我需要你来帮我劝劝尼凯,我想他……他有一点狂乱了……不,不只一点,他快疯了!”彼得说到后来,觉得自己地快疯了。
    “彼得……”
    “还有,这件事最好暂时不要让总裁和总裁夫人知道比较好。”彼得叮咛她。
    “彼得……”
    “另外,琳达可能会过来,苏珊,千万不要让她来,否则情况会更糟糕的。”
    静默片刻后,苏珊回了一句,“我明白了。”
    “还有,苏珊,拜托快一点,我不希望出了乱子,你快来,好吗?”彼得诚恳的要求。
    “我两天内就到。”苏珊许下承诺。
    站在总务课门口,若莹深深吸了一口气,平静混乱的心情后才进入办公室。
    她慢慢地走回座位坐下,电脑才刚打开,林爱咪又和美枝换了座位。
    “怎么样?辞职准了吗?”
    “应该没问题了。”若莹强逼自己专注在电脑上,随口应道。
    “我就知道,你又不是什么大主管,干嘛不让你走。”林爱咪碎碎念着。
    前面的温翰卿也转过头来说道:“是啊!听说总务课要整个撤除掉,能先走一个他们就少伤一个脑筋,怎么可能不让你走嘛!”
    刚从课长室出来的林月儿看到若莹已回到座位上,也过来问:“怎么样?若莹,辞职应该没问题吧?”
    “人事课搞错了啦!怎么可能不让她走嘛!”林爱咪自动帮若莹回答道。
    “主任,听说总务课要整个撤除,是不是真的?”于婷跟在林月儿身后问。
    “当然是真的!”包安安也凑了过来。
    “那总务课的人呢?怎么安排知不知道?”
    包安安耸耸肩。“那就要问人事经理-!”
    “我听秘书课的人说,全公司将近一半的人是走定了。”
    “真的吗?唉!我真希望能够留下来,听说蒙氏的待遇跟福利可是好得不得了呢!”
    “最低底薪四万,车马费、饮食津贴、全勤、加班费等都是以前的双倍,中秋、端午各有一个月红包,年终奖金有三个月耶!”包安安扳着手指头念道。
    整个办公室立刻惊呼声此起彼落。
    “哇!受不了了!”
    “这种薪水,谁也不想走。”
    “若莹,你为什么要辞职呢?总务课里以你的年资最深,说不定他们会让你留下来呢!”美枝好奇地问。
    若莹摇摇头。“我的学历太低了,恐怕没希望。”
    “应该也是,这里以若莹的学历最低了。”邱雅如叹道:“我也差不了多少,大概……”
    就在整个办公室议论纷纷之际……陈秘书突然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一颗脑袋转来转去、神态慌乱地四处搜寻着。
    “请问你是?”林月儿忙上前去招呼。
    “我是副总裁的秘书,请问孟若莹孟小姐在吗?”陈秘书急促地问道。
    “若莹,副总裁的秘书找你。”
    若莹抬头一看,忙缩头躲到电脑后面。
    林月儿愣了愣,不觉皱眉,略微提高声调再叫:“若莹!”
    陈秘书早已冲到若莹桌边,紧张兮兮地说:“拜托!孟小姐,请你帮帮忙,整个公司的员工就靠你了。”
    既然躲不过,若莹只好抬起头勉强笑了笑。“他只是一时生气才那么说的,你不用当真。”
    “不是,他是认真的!你一走,他就气得把我桌上的电脑都扫到地面上,老天!他真的气疯了!”
    若莹蹙起眉。
    “孟小姐,拜托你不要走好不好?你有什么要求,只要你开口,我相信副总裁一定都会答应的,请你不要走!”陈秘书哀求道。
    整个办公室的人全都诧异地瞪大了眼睛,安静下来。
    若莹咬咬下唇。“我不能不走。”
    “天啊!孟小姐,你真的忍心看着整个公司的人因为你而失去工作吗?老天,不是一个或两个,而是整个公司啊!”陈秘书叫道。
    林爱咪忍不住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若莹辞不辞职,关整个公司的员工什么事啊?”
    陈秘书大大哀叹了一声。“副总裁说的,如果孟小姐肯留下来,他愿意为了孟小姐不裁员,公司员工一个都不必走。可是,如果孟小姐坚持要走,整个公司的员工就全都要滚蛋,一个都不留!”
    办公室维持三秒钟的静默后,猛然爆发出轰然的嘈杂声。
    “真的?若莹,不要辞职了,你找不到比蒙氏更好的待遇了。”
    “是啊!若莹,我不想走,帮个忙,留下来吧!”
    “若莹,你有什么困难,告诉我们,我们大家可以帮你解决,留下来好不好?”
    “若莹……”
    “……”
    林月儿举起双手制止大家的喧闹,等每个人都忍住发言欲后,她才镇定地开口:“若莹?”
    每个人都以哀求的眼神盯着她。
    若莹为难地看了看陈秘书。“陈秘书,他……我相信他不是认真的,等他明天气消了就没事了。”
    “老天!”陈秘书拍了拍额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下来吗?是金斯利特助叫我下来的。因为你一走,副总裁就下命令要辞去整个公司的人,还叫我吩咐财务课计算员工的资遣费,又打电话到分公司,叫他们明天就派人来接管这里,特助正在劝他,如果你还不信……”
    她拿起电话,拨通楼上的分机。“喂!特助,我是陈秘书,我在孟小姐这里,她坚持副总裁不会那么做,我该怎么办?”
    陈秘书听了一会儿,便把电话才到若莹前面。“副总裁。”
    若莹盯着电话好半晌,才勉强接过电话。整个办公室安静得吓人,每个人的耳朵都伸得比兔子还要长。
    “喂!”
    “若莹?”
    若莹轻叹了一声。“你到底要怎么样?”
    “不要走!”他哀求着。
    若莹左右为难地沉默着。
    “若莹,我说过的话一定算数,只要你肯留下来,公司任何一个员工我都不会裁。但你若是坚持要走,那么,全公司的人都要跟你一起离开!”
    “你太卑邱了。”若莹好不容易挤出一句话。
    他长叹了一口气。“或许是,但我也是逼不得已的。若莹,不要走好吗?”
    “你让我走吧!”她的态度很坚定。
    他沉默了一下,“若莹,不要走,我会找一个较轻松的工作给你。”尼凯讨好地说:“还有,我把我在这边当代总经理的薪水全给你……”
    若莹一脸诧异。“把你的薪水给我?你疯啦?”
    “一个月一百二十万,怎么样?这样可以吗?”尼凯一副可怜兮兮的语气。
    “月薪一百二十万?你真的疯了?”
    他又叹了一口气。“若莹,我正在想办法讨好你,你不要老是说我疯了好吗?”
    “因为你是真的疯了。”
    尼凯不理睬她的评论,继续说:“若莹,我也可以把我的保时捷让给你开。”
    “我又不开车,我要你的保时捷做什么?”
    “那么你要什么?”他快无计可施了。
    “我要离开!”
    尼凯安静了一会儿,又不屈不挠地进行他的说服工作。“这样吧!你可以随意上班,薪水照算,如何?”
    “我是个规规矩矩的人,不希罕有什么特权。”
    “好吧!那么每年公司招待你到国外旅游两次,很棒吧?”他继续利诱她。
    “我不喜欢到处乱跑。”她一句话就堵死他。
    “那……当我接任总裁时,我把总裁的位子让给你,我继续做副总裁,为你做牛做马、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样总行了吧?”
    若莹再也忍不住了,失笑道:“让我做总裁?尼凯,你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尼凯也笑了。“只要你肯留下来,我什么都愿意做。”
    若莹慢慢收回笑容,平静地问:“为什么一定要我留下来?”
    在一阵静默后,尼凯思绪混乱的说:“我也不知道……我、我真的不知道……我自己也很困惑,为什么一碰到你,我就……就疯狂?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失去理智过,但是,我控制不了我自己……我、我就是控制不了……”
    “尼凯……”若莹听了好心疼。
    “听我说,若莹,我知道我不该忘了你,但是,请你不,求你给我一个机会,我保证我一定会想起来的,我保证,若莹,我保证!”他苦苦哀求。
    “尼凯,我不……”
    他打断若莹的话,“不要说不,若莹,你是那么善良的人,不要对我那么残忍,若莹,我……我受过伤,有一大段记忆都不见了,但是我一直……”
    若莹闻言,遽然一惊,“你受过伤?什么时候?”
    “八年前。”尼凯老实回答。
    “几月?”
    “十月中旬。”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若莹喃喃自语着,这真是出乎人意料之外的答案。她从没有考成到这种可能性,因为那似乎太过戏剧化了。
    “若萤,给我一个机会好吗?”没有听到她的回答,尼凯提心吊胆的询问她。
    此刻,若莹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抉择才好了。
    藏在她内心深威的怨尤突然生得毫无道理,八年的空等待,似乎只能怪责上天的捉弄。
    如今,情况就卡在这种上不上、下不下的尴尬境地,教她无所适从,似乎怎么决定都会产生盲点。
    而最重要的足,即使他失去记忆是个意外,毕竟他还是不记得那一段甜蜜的往事。
    在这种情况下,她上前一步是突兀,本来往后退是最适合的作法,可是在他的低声下为、委曲求全下,那么做似乎又变得太过残忍,不公平!
    那就只好……在原地踏步了!
    “好吧!”若莹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只希望儿子不要骂她三心两意才好。
    “谢谢你,若莹,谢谢你!”
    若莹几乎听不到尼凯的道谢声,因为她的话声一落,办公室便骤然爆起一阵欢呼声,有半数的人拔脚便往外跑,看样子是忍不住要去通告全公司的人这个好消息。
    “那是什么声音?”尼凯好奇的问。
    若莹无奈地摇摇头。“你说呢?”
    “好像是……欢呼声?”
    “你没听错。”她给了肯定的回答。
    他笑道:“瞧!若莹,你做了一件大好事耶!”
    若莹翻了翻白眼,“是吗?”
    “若莹……”
    “还有什么事吗?”若莹全身无力的问。
    “你上来做我的秘书好吗?”
    若莹皱起眉,一口回绝他,“秘书的工作我不会。”
    “你可以边做边学嘛!”尼凯耍赖着。
    “我不适合……”
    “若莹,你说要给我机会的,那就该给我一个完完整整的机会啊!”尼凯说得理直气壮。
    若莹又沉默了。
    “若莹?”尼凯担心的唤了一声。
    “随你吧!”
    “谢谢你,若莹,那么,你明天就直接上来,我会叫陈秘书准备你的位子的,就这样啦!”尼凯开心的说了一大串。
    “咦?怎么那么快……尼凯?尼凯?”若莹瞪着电话,他居然挂断了!
    始终在一旁盯着她的林爱咪一看到她挂上电话,就立刻问道:“若莹,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副总裁跟你到底有什么关系?”
    若萤看她一眼,随即垂下眼轻语道:“有一天……有一天我会告诉你全部的故事,但是,不是现在,爱咪,不是现在。”
    “为什么不是现在?”
    若莹抬眼瞅着她。
    “因为故事还没有结局,没有结局的故事是说不完的。”
    孟飞翰端坐在电脑前,皱眉盯着萤幕喃喃自语着。
    “嗯……是那一年的十月中旬……坠楼意外……七根肋骨所裂、双手双脚骨折、肺部严重刺穿伤害、肝脏肾脏破裂、头骨破裂。脑内充血……昏迷十个多月,啧啧!伤得可真重,没死还真是奇迹哟!记忆丧失……原来如此,看样子,似乎也不能怪他吧……”
    他敲打键盘片刻后,又皱起眉。
    “奇怪,这种世家子女订婚不都是大事宣传的吗?怎么一点儿报导也没有?嗯,肯定有问题!”
    他缓缓将目光移到窗外沉思。
    “如果……订婚之事是……误传,那么就剩下记亿的问题了……虽然丧失记忆不能怪他,但是,当年的记忆若是失去了……这样的话,似乎只能看他们之间的进展情况来决定结果了!”
    若莹当天晚上回到家后,一直回避着孟飞翰若有所思的目光。她魂不守舍地煮好一餐至少还能下肚的饭菜,至于味道如何,恐怕就不能要求太多了。
    坐上餐桌后,若莹一直不安地翻搅着碗中的饭粒,心里不断犹豫着不知该如何向儿子开口说明她一再改变心意的原因,尤其是……如何应付他的嘲笑。
    孟飞翰吃完饭后,便双手撑着下巴,有趣的看着母亲局促不安的神情。
    “又决定不辞职了吗?妈咪。”
    若莹吃了一惊,差点把碗摔到地上。“嗄?哦!嗯……”她嗫嚅道:“好像……是吧!”
    “为什么?”孟飞翰以就事论事的态度问道。
    “他……他威胁我,他以全公司员工的去留来逼我。”她低着头回答。
    瞧母亲那种心虚的模样,孟飞翰差点失笑。
    “哦?真的?”不过,这种情形似乎还不错。“你有没有问他为什么?”
    若莹点了点头。
    “他的回答是……”
    “他不知道,他说他不知道,但是,他就是不能让我走。”若莹叹道:“他哀求我,他真的在哀求我,他哀求我给他一个机会,他说他一定会想起我,他说他会的,小飞!”
    “是吗?有意思,真的很有意思……”孟飞翰陷入深思之中。
    “小飞……”
    “嗯?”
    “他说八年前的十月中旬他受过伤,所以丧失了部分记忆。”
    “我知道。”孟飞翰淡然道。
    若莹大大一愣,诧异地问:“你知道?你怎么知道?”
    孟飞翰耸了耸肩。
    若莹蹙起眉盯着他。“还有,小飞……”
    “嗯?”他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声。
    “他没有未婚妻,是误传。”
    “误传?”孟飞翰扬了扬眉,和他父亲一模一样的神情。“果然。”
    “其实也不完全算是啦!是……”若莹撇了撇嘴。“是一个喜欢他的女孩子自称是他的未婚妻到处乱宣传,所以……”
    “你确定?”
    若莹点点头。
    孟飞翰笑了笑。“妈咪。”
    “嗯?”若莹一副聆听指教的乖宝宝神情。
    “现在事情都搞清楚了,丧失记忆不是他的错,他也没有未婚妻,再来呢?”
    他凝注着她,“再来你打算怎么办?或者你的心里还是不爽、不能释怀他让你枯等了那么久?”
    耶!不是他要告诉她该怎么做的吗?怎么问起她来了?若莹无措地望着儿子。
    “嗯?”孟飞翰催促着。
    若莹苦恼地搔搔脑袋。“我……我也不知道。”
    我就知道!孟飞翰不由得翻翻白眼,叹了一口气。“好吧!那你尽量把你心中所想的说出来,让我来判断一下要如何做才能让所有的人都能皆大欢喜。”
    “喔!”若莹摇头晃脑的想了半天,才开始吞吞吐吐的说:“我想……他忘了我应该不能怪他吧?”她偷觑了儿子一眼。“还有……他也没有未婚妻……可是……”
    她顿了顿,不禁皱起眉。“我也不可能就这样跑去跟他说:喂!你八年前答应要娶我,我也替你生了一个儿子,所以现在赶快来娶我吧!”她一脸蹩扭样。“这样不是……很奇怪吗?”
    孟飞翰失笑。“是很三八!”
    若莹瞪他一眼。“而且,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他是富豪世家子弟,如果我就这样去缠上他,大概全世界有八成以上的人,都会认为我是那种攀龙附凤的势利女人了!”
    孟飞翰点点头,订正她的猜测道:“是九成。”
    “再说……”若莹欲言又止地迟疑着。“虽然我很受他,可是……如果他不爱我,就算他勉强和我结婚了,将来的日子恐怕也不会是我想要的幸福美满的生活。如果是这样,我宁愿过现在的单身生活,至少不会双方都痛苦的卡在一起,功弹不得。”
    孟飞翰颇赞同。“有道理。”
    “所以……”若莹又想了老半天,才干脆地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孟飞翰上下打量她一眼,然后咕囔了一句,“少一根筋就是少一根筋!”接着他又是一声叹息。“他现在对你的态度应该还算不错吧?”
    “这个嘛!让我想想……”若莹仔细思索,“他对我……非常特别、非常坚持,好像……嗯……虽然他没有说爱我,但是……也许我们可以……这样将来可能就会再……”
    好不容易!孟飞翰暗叹一声,这个笨女人似乎是开窍了。
    不过,想想也真奇怪,这么笨的母亲;怎么会生下他这么天才的儿子呢?
    是基因突变吗?
    还是混血儿比较聪明的另一个实例?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