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黑魔王传说Part4 >

第五章

    几只羽色深蓝的海鸥在水面交相飞掠,与蓝得像发亮的天空的水色相映成趣,雪白的浪花涌到岸上,留下几只横行的小螃蟹后又默默的退去,细腻而洁净的沙滩被海浪冲洗得一平如镜,却又写下几道进行中的痕迹。
    安亚和狄修斯所住的屋子位于女萝族村落的最外围,也是唯一能将沙滩景色尽收眼底的屋子。
    “我没有一丝一毫的法力!”
    让狄修斯半躺在她怀里,再小心翼翼地把药碗就到狄修斯唇边让他慢慢啜饮着,安亚一边斩钉载铁地这么说。
    大祭师和神宫闻言,同样面露不信之色地拚命摇头。
    “不可能!”两人异口同声拒绝接受她的说词。
    “是真的,我真的没有任何法力,我只是能够和大自然的精灵沟通,请他们帮助我而已,有力量的是他们,不是我。所以说,之前我并不是不知道如何使用法力,而是不知道如何和大自然的精灵沟通。”
    两人依然怀疑。“那在图哈城时,为什么你的出现会提升六神的力量?”
    “不是我,是跟随在我左右的大自然精灵,六神和大自然精灵的属性是相同的,互相帮忙也是很自然的事呀!”
    “可是……”
    实在有点不耐烦了,“拜托,我是不晓得以前的黑发神女为何不老实说出实际状况啦!也许是为了保持她们的神秘感吧!或者是虚荣心也说不定,我不知道,”安亚没好气地说。“但你们想一下就可以明白了,如果神女真的有法力,为什么不能和巫马王一起对抗基纳魔神?为什么神女什么都可以做得到,就是没有破坏力呢?”
    大祭师与神官互视-眼,没有说话。
    “很简单,因为神女根本没有法力,她只是借重精灵的力量,而大自然精灵是不能伤害任何有生命的东西的。另一方面,无论基纳魔神是好神还是坏神,他毕竟是大神,所以,大自然精灵也无法伤害他,只能帮助巫马王封住他而已。这样你们懂了吗?”
    懂了吗?大祭师和神官面面相颅。是懂了,但实在不太想接受!
    “既然如此,你现在为什么不请水之精灵治疗狄修斯的伤?”
    轻松的神态消失了,安亚收回才喝一半的药碗,将掩不住悲伤与愧疚之色的视线投注在神情虚弱委顿的狄修斯睑上。
    “因为那是我造成的伤。”
    “什么?!”不仅大祭师和神官错愕无比,连狄修斯也诧异地瞠大了眼。
    “狄修斯先前的伤虽然差不多好了,但实际上还有百分之二、三尚未痊愈,说起来,这实在应该可以算是已经好了,然而对基纳魔神而言,这百分之二、三就够了,他就是利用这一点而不直接攻击狄修斯,因为他知道水之精灵可以治疗他所造成的伤,所以,他攻击的是那个尚有百分之二、三犹未痊愈的伤--那个我所造成的伤。”她无奈地苦笑。
    “他全力加重它的伤势,让它再度侵蚀狄修斯的生命。如果当时我阻止不了他,他就会继续攻击那个伤,直到狄修斯再度死去为止。所以……”她放下碗,再掀开毯子露出狄修斯胸前的绷带。“那个旧伤口才会又崩裂了。”
    “好狡诈的魔神呀!”神官喃喃道。
    “如果我们等狄修靳完全痊愈之后再到这儿来,基纳魔神就没有机会伤害他了,但是……”安亚一面为狄修斯盖好毯子,一面朝大祭师和神官瞥去怨恨的两眼。“你们偏偏急着一定要立刻来,真不晓得这是不是你们的另一个阴谋!”
    “不要这样,安亚,我们也不知道会这样呀!”神官苦笑着直叹气。“到现在我还是不明白,在结界的桎梏下,如果没有人呼唤基纳魔神,他的力量应该是无法释放出来的,但他却硬是释放出力量来攻击你们,那简直就像是……像是……”
    “在拚命?”大祭师轻轻接道。
    “嗄?啊,对!”神官猛点头。“那感觉真的很像是在拚命呢!”
    大祭师若有所思地蹙眉凝视狄修斯片刻,再看回安亚。“是的,这一点真的很令人难以理解,为什么他要拚命攻击狄修斯呢?照常理来讲,他的目标应该是你才对呀!安亚,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安亚的神情突然变得很难看,“我不知道。”她不安地别开眼避开三双询问的视线。
    她表现得这么明显,教人实在很难不察觉出有什么不对,三个男人怀疑地互瞟一眼。
    “真的不知道?”大祭师眯着眼问。
    安亚状似对这个问题深感不耐烦似的,连看都不愿意看他们一眼。“真的!真的!”
    “确实不知道?”大祭师不信地再问。
    “确实!确实!”
    “不知道?”大祭师不肯死心地又问。
    “是不知道啊!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嘛?”安亚终于恼火了。“难道你们忘了神女是不能说谎的吗?”
    “没错,无论是神官、神女或祭师、巫女、巫师都是不能说谎的,但黑发神女是不一样的。”大祭师先是赞同了安亚的话,却又另外加上了一个但书。“因为一般的神女、神官是受到大神的恩惠,才能得到不同于一般人的能力,可是黑发神女却是特别挑选出来的,她有她必须履行的责任。因此,黑发神女即使说谎了,大神的恩宠也不会收回,而以削减她的寿命代替惩罚。”
    “削减寿命?”狄修斯惊异地瞧着安亚。
    “对,一般神官、巫女最多可以有两百二十年的寿命,而巫马王和黑发神女则有三百三十年,但以往的巫马王和黑发神女大部分都只活了两百多年,有的甚至一百多岁就死了,那就是依据他们说谎的严重程度而削减了他们的寿命。”
    三百三十年?!
    “哇~~”狄修斯惊叹地看着安亚,不晓得该说什么了。
    “那……那又如何?”安亚色厉内荏地叫道。“所以你就可以判定是我说谎了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可是……”大祭师深沉地注视着她。“基纳魔神为什么会放过你而攻击狄修斯?这件事的确很奇怪,所以,我们以为你应该知道些什么才对。”
    “那有什么好奇怪的?”安亚不自在地别开脸,并无意识地挥着手。“搞不好……搞不好是他早就知道如果狄修斯死了的话,我就会跟着狄修斯一起死,所以他就对狄修斯下手,这样我们就会觉得很莫名其妙,他也会觉得耍我们耍得很爽呀!或者,他是担心狄修斯真的会让我生下巫马王也说不定,也许两者皆是,他又没告诉我,我哪知道到底是为哪一个原因?你们问我也没用啊!”
    好拙劣的谎言!
    三个男人越加狐疑地互相交换着眼神,最后,狄修斯悄悄颔首,大祭师便与神官起身。
    “既然你不知道,那就算了。你好好照顾狄修斯,我们先走了。”
    待他们离去后,安亚又把药碗端到狄修斯嘴边,狄修斯却把它推开了。
    “还有一半没喝耶!”安亚抗议。
    狄修斯认真地凝睇住她,神情非常严肃,衬上那副灰败的脸色,便显得有些凄厉了。
    “刚刚那个问题的答案,连我也不能说吗?”
    安亚微微一震,再次不安地别开睑。“我不是说我不知道了吗?”
    颤着略显冰冷的手,他吃力地转回她的脸。“告诉我。”
    “我……”安亚咬住下唇。“真的不知道。”
    又深深凝视她半晌后,狄修斯突然收回手,并赌气似的说:“如果你坚持不说,那我也不喝药了!”
    安亚张了张嘴,旋即又阖上,继而绽出一抹悲哀又无奈的笑容。“好吧!如果你现在不想喝的话,那待会儿再喝好了,我先替你去拿点吃的来。”话落,她小心翼翼地放下狄修斯,并让他舒服地睡好,之后也起身离去了。
    狄修斯惊讶地瞪着她的背影。
    这下子,他不但能肯定必然有什么不对劲,而且这个不对劲一定很大条!
    而门外,安亚背靠着门扉,痛苦地紧闭住双眼。
    她不能说,她死也不能说!
    虽然大自然的精灵告诉她这件事,目的就是在教她该怎么做,可是无论如何,她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即使天地崩塌了,世界毁灭了,她也不会这么做!
    既然第一步走错了--她不应该救他,她又无法进行第二步--她不能亲手杀他,那么,她只好装白痴当作没这一回事,再暗中设法解决这个问题,而且,要越快越好,否则拖久了就很容易出差错。
    所以,这会是一个秘密,一个只有她知道的秘密,而且,这个秘密将会陪伴着她直到坟墓里,再一起腐朽、一起消失,直到下一任黑发神女能够和大自然的精灵沟通为止,届时,狄修斯应该也已经被她送去该去的地方,那就不再是她的问题了。
    思绪至此,她脸上的痛苦突然消失了,倏而换上另一副坚毅的神情。
    是的,这就是她的选择,无论是对或错,她绝不会后侮!
    纵使做这种选择会有什么报应,她也心甘情愿接受,所以,她会把这个秘密埋藏在心底深处,若无其事地过着像以前一样的日子,表现和以前一样的态度,说和以前一样的话,做出和以前一样的反应,绝不引起任何人的怀疑,就这样继续积极开朗地度过接下来的每一天,快快乐乐地和狄修斯共享他们所能共有的每一刻甜蜜时光。
    因为她不想后悔!
    JJJJJJ
    在海上出现暴风雨是很正常的事,所以,一般而言,海岛自然比大片陆地更容易遭遇到暴风雨的袭击。
    此刻,就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暴风雨正席卷着海中天,狂风呼呼地吹,倾盆大雨下得跟天开了似的,声势不弱,有好些树都被吹折了,这区区木屋居然犹能屹立不倒,还真是伟大。然而,只要见识过风魔召来的飓风,便也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了。
    望一眼窗外的暴风雨,钦佩于那四位黑武士在这种雷雨交加的天气里,居然还能如此忠心耿耿地守护在这栋木屋四周的精神,安亚赞叹地摇摇头,旋即听见狄修斯的咳嗽声和随之而来的低低呻吟,忙过去跪坐在他身边,小心翼翼地顺抚着他的胸口。
    “痛吗?”
    狄修靳徐徐睁眼,看了她一会儿,而后要求道:“水。”
    安亚立刻去端水来给他喝,然后又问:“很痛吗?”
    还是没有回答她,狄修斯深思地凝视她片刻。
    “究竟是为什么不能告诉我?是因为……对我很不利?”他第N次重复提起这个问题。
    “又来了!”这次,安亚没有避开他探索的眼神,“你到底要我告诉你什么嘛?”她若无其事地反问。
    “为什么基纳魔神不攻击你,反而要攻击我?”
    安亚叹气了。“我是真的不知道嘛!就算你要我猜测,我的猜测也说过了,你到底还要我说什么呢?”
    “说实话。”
    “就跟你说我……”
    “我会死吗?”
    两眼紧盯住安亚,故意挑在安亚话说一半的时机,狄修斯突发惊人的猜测,以为安亚必定会露出马脚,没想到安亚却只是双眸倏垂,旋即又扬起,没有惊慌之色,也没有恐惧之情,甚至一点异样都没有。
    “你在说什么呀?”安亚笑道,一副他的话真的令人感到很可笑的模样。“你想太多了吧?记得吗?你的命是我分给你的,所以,只要我不死,你就不会死呀!”
    “但是,基纳魔神可以杀死我吧?”他再一次试探。
    “是没有错,但是,前提是要你有打算去对付他,他才会反过来杀死你吧?所以啊!我今天早上就跟神官和大祭师讨论过了,结论是……”安亚挤着眼又笑了。“嘿嘿!说到这件事,其实我倒松了一大口气呢!”
    “为什么?”狄修斯更狐疑了。
    “很简单啊!先前他们以为风魔可以毁灭万物,所以必定可以毁灭基纳魔神,但这次证明了你根本没有能力和他对战,事实上,你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因此,他们不会再要求你去毁灭基纳魔神了。他们现在寄望的是……”安亚拍拍肚子。“嘿嘿!我的巫马王。”
    “可是,当时是事出突然,而且在那个结界里,我根本无法召唤风,”狄修斯反驳。“所以我才无法应付呀!”
    “胡扯,对这种事情你一向就很敏锐,怎么可能因为事出突然就应付不了呢?”安亚很流利地再驳斥回去,可见她的确和大祭师讨论过了。“而且,你在结界里,他也在结界里呀!神官不说过了吗?只要在结界里,他的力量释出也有限,在那种有限的力量攻击下,你就差点没命了,如果他释放出所有的力量呢?”
    狄修斯一时哑口无言。
    “别忘了,他毕竟是大神啊!”安亚又说。“虽然风魔也是大神之一,但有一点请记住,你是凡人,所以依附在你身上的风魔根本就无法施展出超过你凡体所能承受的力量,也就是说,即使你再怎么想,也施展不出风魔的全部力量,甚至连一半的力量也施展不出来,这样你无论如何也敌不过他的呀!”
    狄修靳怔愣了片刻。
    “你怎么知道?”
    安亚耸耸肩。“风之精灵告诉我的。或许你不知道,你是召唤风,然而,风魔却是由自身产生出飓风来,那才是真正的风魔呀!”
    狄修斯听得惊呆了。“从我身上……跑出飓风?!”
    “没错,”安亚直点头。“不信你可以去问大祭师、神官和嘉肯他们,甚至连西麦他们都看到了喔!”
    狄修斯又愣了半响。
    “不可思议!”
    “当时我就在你身后,是风之精灵在保护我,所以我才没有受到伤害。”
    “那之前为什么他们都没有保护你?”
    “废话,之前他们不在我身边嘛!”跪得两腿发麻了,她赶紧转成坐姿,并龇牙咧嘴地拚命揉着小腿。“大祭师他们所谓的让神女觉醒,其实是把大自然的精灵召唤到我身边来;把我的生命分一半给你,这是水之精灵的能力,但这种事他最多也只能为每一代的神女做一次而已。”
    “那次我若是没有召唤风来把鲸鱼带走的话……”
    “真到了危险关头,海之精灵也会赶走那些鲸鱼的。”
    “那活死人……”
    “风之精灵会做和你同样的事。”
    “也就是说,以后-们都会保护你?”
    “没有错,”安亚毫不犹豫地证实了他的说法。“所以说,我比你安全得多,现在危险的反倒是你了。”
    狄修斯闻言双眼一眯。“你真的不知道那个基纳魔神为什么要杀我?”
    安亚不禁又叹气。“真的,我是真的不知道啊!但是,他要杀你也是不平的事实,所以我们不能不防嘛!”
    听她说得毫无破绽,狄修靳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怀疑她了,虽然他还是觉得有哪边不太对劲,但现在也只能暂且搁下,另外再找个机会来套她的话好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
    “不是我打算怎么办,而是大祭师他们打算离开这儿,他们说,你伤成这样,我们再继续留在距离那个魔神这么近的地方实在很不安全,”安亚把大祭师和神官的决议告诉他。“所以,我们要到另外一个安全的地方让你养伤。”
    “可是大祭师说要守住这个地方,不让那个妖女接近的不是吗?”
    白眼一翻,“守个屁啊!”安亚嘲讽地道。“只要那个妖女来到这个岛四周呼唤那个魔神,我们是怎么守也守不住的!”
    “这又是哪位精灵告诉你的?”
    “山之精灵。”两腿终于恢复正常了,安亚盘膝坐好。“不过,纵使我们守得住,但大祭师还是认为我的安全最重要,所以,无论如何他不想冒险。”
    “那女萝族肯放我们走吗?”这是最实际的问题。
    “一提起这个我就心里一把火!”安亚突然冒起火来。“前天你吐血吐得一场糊涂,当我们正在手忙脚乱的帮你止血时,那个男人婆居然兴高采烈的拿碗来装你吐出来的血,最后竟然还说:‘这些就够了,请他不用再吐了’!哇哩咧,她以为你是专程吐给她的吗?”
    狄修斯听了不禁失笑,然而,笑没两声又蹙着眉宇咳起来了,安亚忙再小心翼翼地顺着他的胸口。
    “很痛吗?”
    “还好。”狄修斯悄悄阖上眼。“我好累。”
    “说那么多话当然累,”怜惜的目光驻留在他脸上,安亚轻声道。“你多睡会儿,过两天我们就要出发了。”
    “我们要到哪里去呢?”
    “你说我们最不可能到哪里?”
    “南方大地。”
    “哈!你会这么想,妖女自然也会那么想。”
    “所以?”
    “所以,大祭师说我们要回到西方大地!”
    两天后,另一个出海的小海湾沙滩上,安亚勉强撑住了摇摇欲坠的狄修斯。
    “现在狄修斯已经承受不了那种恐怖的漩涡式离岛方式了,所以,麻烦你们先把船驶出去,我们随后就到。”
    待大祭师他们先上船离开之后,她又赶紧撑好差点滑下去的狄修斯。
    “狄修斯,你还好吗?”
    “好痛。”
    眉宇痛楚地蹙拢,狄修斯呻吟着,终于忍受不住地坐到沙滩上,安亚只好也跟着他坐下,好让他靠在她怀里休息。
    “再一会儿,狄修靳,再一会儿我就立刻让你上船去休息。”
    直到时间差不多之后,安亚也没有叫醒已经睡着的狄修斯再站起来,她迳自阖上眼,脸上的表情迅速沉淀,逐渐变得平静又安详,然后轻轻地,她开始若有似无的吟唱。
    梦幻的风之精灵啊!请倾听我的恳求,帮助我……
    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暖暖的太阳、柔柔的风,水波如纹,浪花轻卷,令人心旷神恰,胸怀舒爽。
    这种好天气闷在船舱里孵蛋就太可惜了!
    “啊,船长啊!我有件事一直想问你耶!”好不容易觑着机会溜上甲板来透透空气,一见着船长,安亚赶紧抓住他询问始终闷在心底的问题,再不问的话,她就快憋疯了!
    “什么事?”
    “你真的把男人送到海中天去做奴隶吗?”虽然不关她的事,但她真的很好奇呀!
    船长哈哈大笑。“我只是把那些专门欺凌女人的男人送去让他们也尝尝被女人欺凌的滋味,你不觉得这样很公平吗?”
    安亚一愣,旋即也跟着大笑起来。“对,对,很公平,真的很公平!”
    而不远处的大祭师和神官则各立一方默默地注视着她,她知道他们在观察、在审视她,因为他们仍然不相信她的说词,但……
    烬管观察吧!她不会露出半点蛛丝马迹给他们抓到的!
    忽然,正与船长笑语如珠的安亚,很突兀地蓦然中断说了一半的话,状似倾听什么声音似的歪着脑袋,片刻后,她朝来时的方向瞄了一下,却什么也没说,但注意到她的异样的大祭师马上就过来了。
    “有事吗?”
    “那个妖女追来了。”安亚将双臂靠在船舷上漫不经心地应道。
    吃了一惊,“这么快?”大祭师惊呼,随即转对船长沉声命令。“船长,先往南方大地那儿绕过去,等甩开那女人的船之后再转回西方大地。”
    船长一离开,神官也过来了。
    “发生什么事了?”
    “妖女追来了。”大祭师说。
    “咦?这么快?”一样的惊呼。
    “也不算很快呀!”安亚干脆把整个身子挂在船舷边。“她不晓得被狄修斯丢到哪里去再赶回来,我们离开海中天的翌日,她才赶到海中天,不久,她就立刻追过来了。”
    “你怎么知道?”
    “风之精灵告诉我的。”
    “你问他的?”
    “不,他主动来告诉我的,只要是有关我的事,他们都会主动来告诉我。”
    “你看得见他们吗?”神官好奇地打岔进来。
    “看不见,只听得见……唔……”她顿了一下。“也不能说是听见啦!只是在脑海里的声音而已,实际上,耳朵里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那你怎么知道是谁在跟你说话?”
    “我就是知道啊!”
    “所以,刚刚是风之精灵告诉你那些事?”大祭师又抢过话题来。“还有其他的吗?”
    安亚想了-下,而后直起身来面对大祭师,脸色有点犹豫。“记得南方大地的军队退回去不久,就听嘉肯在说莎里耶公主不见了?”
    大祭师愣了愣,不解安亚为何会突然提起莎里耶?“是,没错,那又如何?”
    “直到我们出发之前,找到她了吗?”
    “没有。”
    安亚的脸上掠过一抹歉意。“我想,她是追着那个男人-起走了。”
    微微一怔,“你怎么知道?”大祭师问。
    “刚刚风之精灵说,还有其他女人也跟在沙达王妃的人之中,大概是侍女之类的吧!不过听他的描述,其中一个相当符合莎里耶公主的模样。”
    大祭师越听脸色越沉重。“我也猜是这样。”
    犹豫了一下,安亚又说:“而且,她很有可能也被基纳魔神赐子魔力了。”
    神官不禁摇头叹息。“这样一来,她连回头的机会也没有了。”
    “彪皇王一定会很难过。”
    是,没错,但这个不重要。
    “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吗?”大祭师又问。
    “其他的事?”安亚神情自若。“不,没有了,没有其他的事了。”
    这自然是谎话,因为有些事她就是不能告诉他们,譬如沙达王妃一进海中天,就立刻到圣地去见基纳魔神--
    火山口内,沙达王妃虔敬地趴伏在黑漆漆的洞前。
    “大神,我来了!”
    她一说完,脑海里立刻浮现一个深沉怪异的声音。
    很好,现在我要交给你一个最优先的任务。
    “是,请吩咐。”
    除去风魔,不计任何代价!
    “为什么?”
    你不需要知道理由。
    “可是先前大神不是说只要在能力所及的情况下,再设法除去他即可吗?”
    (哼哼,真是愚蠢的女人,这还用问吗?因为之前只有她召唤遇过他,所以他仅有她一个奴仆,怎能轻易冒险呢?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反正她已经替他找来这么多奴仆了,少她一个也无妨。)
    你大多问题了!
    “对不起!对不起!”沙达王妃一惊,忙诚惶诚恐地把额头贴在地面上。“那神女的血……”
    那个可以暂且缓后。
    “我明白了,大神。”
    好,现在,你去叫那个东方大地的女人一起过来。
    “莎里耶?”
    对,你把她叫过来,两个人一起进来我这边,我要给你们一样东西。
    更大的魔力吗?
    沙达王妃不禁雀跃不已。“是。”
    之后,她就去唤来莎里耶,两个人一起进入那个黑漆漆的深洞里……
    基纳魔神到底赐给那两个女人什么东西,风之精灵并没有告诉安亚,因为他们也不知道。那个漆黑的深洞是连他们也进不去的。不过,有九成九基纳魔神是赐予沙达王妃更高的魔力,再替她找一位帮手,因为这次她们要对付的是风魔。
    这些她都不能告诉大祭师和神官,因为他们一定会追问,追问基纳魔神为什么一定要杀了风魔?倘若得不到足以令他们满意的答案,他们的疑心就会更大。
    “既然那女人追来了,那我最好叫船长把船尽量开快一点。”
    神官转身要走,却被安亚拉住了。
    “那倒不必,船开得太快就会晃动得更厉害,狄修斯已经吐得很严重了,我不想让他更加难受。”安亚说道。“不过,再怎么样她也追不上我们的,因为……”
    “因为什么?”
    安亚没有回答他,仅是淡淡一哂,继而转身面对大海,目光嘲讽地望着蔚蓝水面上闪烁的点点银光。
    因为海之精灵会守护他们……不,是守护风魔。
    XXXXXX
    这段航程相当久,因为要先到南方大地,让沙达王妃误以为他们要去南方大地,然后再在海之精灵的帮忙之下甩掉沙达王妃,之后才航行到他们的目的地,所以,当他们回到神官庄园时,已经是两个月后的炎炎夏季了。
    即使再风乎浪静,船上也总是摇晃不定,特别是狄修斯的身体状况不佳,原本不会晕船的人也三天两头的吐得脸发青;之后再坐马车一路颠簸到庄园,这么辛苦的旅程,狄修斯的痊愈速度自然也不如预期理想了。
    “先睡饱了养足精神,想出去走走过两天再说,嗯?”好不容易把狄修斯哄睡了,安亚不禁也瘫在一旁。
    她也累了。
    这半个多月来,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特别容易感觉到疲累,或许她应该叫水之精灵帮她看看,不然,要是她也病倒的话,谁能像她这么尽心地照顾狄修斯?
    没想到她才刚这么想着,脑海里就突然冒出一个声音。
    你怀孕了。
    “-?!”听错了吧?
    快三个月了。
    “骗人!”安亚脱口大叫,旋即捂住嘴,战战兢兢地瞄一眼受到惊扰而蠕动翻身的狄修斯,见他并没有被吵醒,这才悄悄溜出屋外,再一次大叫,“骗人的吧?”
    我没有骗你。
    “可是……”她倏地噤声,脸上逐渐露出惊喜的表情,“真的吗?”她捂着自己的小腹并低头看着。“我真的有狄修斯的孩子了吗?”
    真的。
    长而翘的睫毛躺在脸颊上微微颤抖着,安亚不禁阖眼幸福的微笑着,并梦呓般地低吟,“天哪,天哪!我有他的孩子了。”这样一来,她就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很健康的孩子,将会跟他父亲长得一模一样。
    “男的还是女的?”作梦似的,她低问,两手还抚在小腹上。
    是巫马王。
    “咦?”霍然睁眼,安亚神情一片惊讶。“是巫马王?真的是巫马王?”
    而且他也会有神女的能力。
    “呃?”巫马王不是男孩子吗?
    不过,他还没有灵魂。
    “耶?”安亚失声惊呼。“为什么?”没有灵魂还能算是人吗?
    因为精灵王还没有决定要放入谁的魂魄。
    “咦?怎么是由精灵王决定?”又是一脸错愕。
    一直以来,巫马王与黑发神女的魂魄都是由精灵王决定的。
    “哦!那……”原来是惯例啊!“我可以指定吗?”譬如让大祭师做她儿子让她好好欺负一下好像很不错的样子。
    当然不行,巫马王和黑发神女的灵魂都是经过精挑细选才决定的,怎能任由你随便指定呢?
    “好嘛,好嘛!不指定就不指定,你-唆这么多干什么?”安亚没好气地说。“那到底什么时候才要放进来呢?”
    在孩子出生之前一定会放进去。
    “对,我知道,但,”她忍耐地闭闭眼。“究竟是什么时候?”
    很抱歉,这是不一定的,有时候一开始就放进去了,有时候是到最后一刻才放进去,但无论如何一定会放进去,精灵王不可能让巫马王没有灵魂的。
    “这样啊……”安亚蹙眉,随即放开。“好吧!那还有什么可以现在知道的?”反正早晚都会放进来,无所谓,虽然感觉有点怪怪的,但既然是“伟大”的巫马王,这大概是必经的“程序”吧!
    他不会有兴趣统治这个世界。
    很好,她也不想要一个野心勃勃的儿子。“我也不觉得统治这个世界有什么好玩。”
    但这个世界终究会归于他的统治之下。
    安亚一怔。“喂!你在耍我吗?”
    我没有,风之精灵会耍弄人,木之精灵也可能会,但是我不会,我说的一向都是实话,我也从不开玩笑,从不打马虎眼,而且……
    不禁叹了口气,“拜托,别这么正经八百的说这种话好吗?”她啼笑皆非地说。
    什么话?
    居然还问她什么话?
    天哪!跟这位伟大的水之精灵“讲话”还真累。“算了,我说啊!精灵一向都是很活泼顽皮的不是吗?为什么偏偏你就是这么严肃?”
    因为治疗也是我负责的工作之一,那种事是不能随便开玩笑的。
    “说的也是……”安亚忽地想到什么似的啊了一声。“对了,我想问你,狄修斯大概还要多久才能痊愈?”每天看他病恹恹的模样实在教人好心疼呀!
    倘若能好好静养的话,大概一个半月左右吧!
    “还要那么久?”安亚惊呼,而后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好吧!一个半月就一个半月,反正我生来就是为了伺候他的,我也早就认命-!”
    不管是她伺候他,或者他伺候她,甚王是她欺负他或他欺负她也罢,只要他们现在能在一起,她就心满意足了,只要他们能有更多一点时间,她就再无任何遗憾。
    在她把他交给-之魔君之前,这样就足够了!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