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不能见人的老公 >

第十章

    股东会当天,乔曼翎在工作室里坐立不安,几乎是守着电视新闻不放,胆战心惊地等着新任董事的投票结果出炉。如果支持奕行这方的股东人数过半,就代表他们保住奕阳这片江山。
    这间色彩缤纷的工作室,还是头一次一整天都在看财经新闻呢!
    "宝宝,要替爸爸加油喔!"她对怀中的儿子说,而他好像听懂她的话,竟然咿咿呀呀地发出声音回应。"你也觉得爸爸会赢啊,不愧是妈妈的好宝贝。"
    她亲了儿子一记,突然萤幕上插播的一则重点新闻,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奕阳科技今日股东会结果出炉,新任十三名董事中,支持董事长齐奕行的新任董事,就占了八席,而支持美国费克法人代表的董事仅占五席,这代表了执行长季凌阳的车祸,并未让庞大的股民对奕阳失去信心,也使该公司不致改由外资控制……"
    "啊——"坐在沙发上的乔曼翎兴奋地尖叫出声,不小心吓哭了儿子,她连忙低头轻哄,"乖宝贝,对不起,妈妈不是故意的,爸爸他赢了喔……"
    一旁看得有趣的李可欣、何文静及小梅,还有新来的员工全忍不住哄堂大笑,尤其是小梅笑得可夸张了。毕竟她老哥的胜利,她也与有荣焉啊!是风流
    众人有默契地对视,李可欣清了清喉咙,代表发言。"曼曼,为了庆祝齐奕行安然度过危机,还有迎接你新生活的开始,我们几个人准备了个礼物送给你们。"
    "什么礼物?"她笑咪咪的,还没从高兴的心情平复过来。
    一群人又嘿嘿奸笑起来,何文静从内室端出一个纸盒,送到她手上。
    "先别急,回家再拆喔!"李可欣笑得极有深意。
    "对啊,而且大嫂你一定要用喔!"小梅也附和。
    乔曼翎不解地收下礼盒,不懂大伙为什么笑得如此诡异,"那就先谢谢你们喽,我回家再拆就是了。"
    然而回到家后,她拆开盒子一看,里头的礼物让她脸差点没烧起来,红得简直像煮熟的虾子。
    "讨厌,怎么送人家这种东西……"
    晚上十二点,齐奕行由庆功宴回到家,轻手轻脚地打开房门,看到床上的隆起,有些失望地撇唇一笑,认命地拿起衣物到浴室洗澡。
    等他一关上门,床上的人儿扭开了灯,准备给他一个惊喜。
    入浴出来,齐奕行发现床头晕黄的光线了,而且,方才海棠春睡的小美人,竟妩媚地躺在床上,张着清醒的水眸望着他。
    "老公,恭喜你!"这件事是最重要的,她一知道股东会的结果就想跟他说了,可惜他手机打不通。
    "我以为今天听不到这句话了。"猜想她是特地为他爬起来的,他高兴地坐上床沿,"小宝贝呢?"
    "他被小梅抱走了,说是要培养姑侄的感情。"此时她不禁庆幸灯光不太亮,为她掩饰了烧烫的绯红双颊,否则接下来的事,她还真做不出来。
    "小梅?她行吗?"真的不是他要贬低自己的妹妹,只是小梅那粗枝大叶的个性令他有点担心。
    "小梅在工作室里常帮我带小怀信,我看她很熟练,一定没问题的。"她迅速地解释,显然不想继续在这话题上打转。"老公,那个……可欣她们为了庆祝你的成功及我们的新生活,送了我们一件礼物。"
    "什么礼物?"那群娘子军又在玩什么花样了?
    "那个礼物,我先用了,然后现在要转送给你……"在他好奇的目光下,她鼓起勇气,一把拉开盖在身上的棉被。
    齐奕行眼睛都直了,穿在她身上那件薄如蝉翼、若隐若现的白色睡衣,几乎性感得让他喷鼻血。
    "这是……她们送的礼物?"真是太正点了!
    他着迷地一把摸了上去,没想到她怀孕后,身材变得更火辣撩人,几乎让他马上有了反应。
    "也是我送你的礼物啊……"因为怕她产后体弱,加上儿子不时的搅局,他几乎没什么碰她的机会,顶多也只能来几记火辣的热吻罢了。看他憋得那么辛苦,今天她算是豁出去了,想给他一个惊喜。
    "我喜欢她们的礼物。"隔着薄纱,他在她平坦的小腹亲吻一记,然后炽热的眼眸锁定她,"更喜欢你的礼物。"
    早知道有这么香艳刺激的礼物等着他,他就不参加什么鬼庆功宴了。快速地剥光自己的衣服,雄健的体魄覆上柔软香滑的娇胴,他不再浪费任何时间。
    热情的吻印下,今晚,他要好好享用这个礼物。
    相爱的两人充份地把握住现在,不愿放过任何一丝平淡的幸福。
    二家三口会一起出门踏青逛街,爸爸会用摄影机拍下生活的点点滴滴,妈妈则用心维持着这个家,其实生活就是这么简单的东西,却洋溢着满满的温馨。
    "曼翎。"在起居室里顾小孩的齐奕行,突然由和室门中探出头。"我买了件好东西,你想不想知道是什么?"
    "你这个爱乱花钱的爸爸又买了什么啊?"折着衣服的乔曼翎盈盈浅笑。其实在她的制止下,他的购物欲已控制了许多,不过偶尔仍是会"突槌"一下,就像今天。
    "你看!"他双手捧着孩子的腋下,父子俩一起现身在她面前,小怀信甚至兴奋地在空中手舞足蹈。
    "噗!哈哈哈,好笨的图案,你选的父子装?"展现在她面前的T恤,胸前印着呆呆的大头狗,穿在孩子身上显得可爱,穿在她老公身上,只能用不伦不类来形容。
    "错!这不是父子装。"他笑得很狡猾,"这是亲子装!"
    折衣服的手停了,乔曼翎转头就走,"我去放衣服……"
    "别想溜!"大手一边抱孩子,一边将妈妈掳回来,"你的那件我搁在床头,穿一下给我看嘛!"
    "你好幼稚喔,齐奕行!"她笑着槌他。
    "你就不幼稚吗?是谁睡衣上都是小星星的?"
    那套性感薄纱只出现一次就退隐江湖,取而代之的是一套保守到极点的小星星睡衣,每颗星星还有不同的表情,害他扼腕至极。
    "好嘛好嘛,我去穿,你别老想着要丢掉我的小星星睡衣,它很可爱啊!"她妥协地进到房间,换上幼稚无比的大头狗T恤。
    半晌,看起来至少年轻五岁的乔曼翎由房里出来,齐奕行见她清纯纤弱的模样,根本不像为人母,忍不住哑然失笑。
    "还笑!你终于知道这看起来有多呆了吧!"她不依地跺脚,但他知道这是她撒娇的表现,边笑,还边搂过她的头来记热吻。
    "压到孩子了啦……"
    嬉闹之间,电铃突然响了。夫妻俩停下动作,乔曼翎前去开门。
    "小梅?是你呀……这两位是……"来访的有三人,站在最前面的是齐晓梅,在她身后则是一对看起来像夫妇的中年人。
    "他们是我爸妈啊,特地从加拿大回来看媳妇的。"她看着乔曼翎的打扮,忍不住嘻嘻低笑。"大嫂,你在家都穿得这么年轻可爱啊?"
    "这……"她这才霍然想起身上可笑的亲子装,但已经来不及了。而齐父齐母又在此时向她点头微笑,害她一时之间不知该先解释衣服,还是先问好。"伯父、伯母你们好……"她尴尬地一笑。
    "该叫爸妈了吧?"齐氏夫妇十分开明,加上又有女儿的推波推澜,他们相当满意这个外貌清丽的媳妇。
    "爸、妈。"她脸微红地垂下头。
    "爸、妈,你们怎么突然来了?别吓到我老婆。"齐奕行抱着孩子上前,轻搂住老婆的肩,暗地给了妹妹一记锐利的目光。
    竟然不懂得先通风报信?哼!
    但小梅的接收天线此刻故意短路了,她指着他们一家三口大笑,"原来是亲子装啊,这也太蠢了吧,哈哈哈,一定是老哥你选的对不对?嫂子的眼光才没那么差。"
    "齐晓梅,你若不想进门可以出去。"没好气地敲了她一记,齐奕行将无预警上门的父母迎进屋里。
    乔曼翎动作迅速地切了盘水果来到客厅,齐父齐母早已和孙子玩得不亦乐乎,笑得几乎阖不拢嘴。
    "小怀信几乎想让我再搬回台湾了呢!"齐父抱着孙子笑着逗弄。
    "那就搬回来啊。"齐奕行指着窗外,"看你们是要住在老家,还是我买下对面……"
    "你怎么像个暴发产似的?"齐母斥责他,"买房子说得像买菜一样!"
    乔曼翎见他吃瘪,在心里偷笑,走到客厅放下水果盘。"是啊,妈,你不知道奕行简直是个购物狂,宝宝到三岁以前的衣服都不用买了。"
    "我早就念过他了。我们家也不是什么富豪家庭,只是恰巧儿子比较会赚钱……"生性俭朴的齐母开始碎碎念,她的话另一方面也刻意在安媳妇的心,因为女儿曾略微提过媳妇令人堪怜的身世。"妈住得太远不方便,你要好好替妈管教管教他,爱乱花钱也就算了,以前交的女朋友也都不三不四……"
    "妈,你可别教坏我老婆。"怕过去的桃花帐全被抖出来,齐奕行连忙制止。
    "我是在告诉她不用对你客气!"儿子愿意定下心,齐母越看媳妇越是喜欢。"曼……翎是吧,奕行以前做过很多错事,让你受了很多苦,现在爸妈都站在你这边,只要奕行欺负你,你一定要告诉我们,让爸妈替你报仇!"
    "我会的。"她暗自对齐奕行偷笑。
    "妈,我哪敢欺负她啊?她别欺负我就不错了。"齐奕行可怜兮兮地靠上老婆的肩,"你都不知道她整我整得有多惨……"
    "我还不了解你?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你敢说你从未对不起曼翎?"
    "我改很多了啊……"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没有一堆烂桃花让人生气?"
    "我早就收山了。"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你没有偷吃人家豆腐?"
    "不然,你孙子怎么来的。"大手连忙从老婆白嫩的腰际收回。
    "你呀!不是我爱念你……"
    听着老公被婆婆念到快钻进桌下,而公公和儿子在一旁玩翻天,小姑不时朝她挤眉弄眼一起嘲笑她哥哥,乔曼翎突然觉得人生至此圆满。
    她爱的男人,不仅给了她一个小生命,更给了她梦寐以求一大家子的亲人。
    望向老公的眼神,爱意更深了,几分钟后更转成笑意。
    "……今天我要和媳妇一起睡,培养培养感情,你去睡客房好了!"
    "妈!不要啊——"
    当晚,齐奕行费尽唇舌死赖活赖,终于用儿子将老婆换了回来。
    直到在床上搂紧她的娇躯,他才满足地吐口气。
    这才睡得着嘛……
    乔曼翎没辙地笑觑他。"人家和妈聊天到一半,你怎么就把我拉回来了。"
    "我好像强调过很多次,我、要、抱、着、你、睡!"他认真地瞪回去,"我的儿子还在妈那里当人质呢!"
    "你……"她真是哭笑不得。"你明明是把小怀信丢给妈照顾。"
    "嘿嘿……"诡计被拆穿,他倒是一点惭愧的样子都没有。"对了,方才你和妈说的话,我有听到一点……"
    俊颜突然严肃起来,黑眸里流露出点点内疚。"我还欠你一场婚礼,你愿意跟我再办一次喜宴吗?"
    娇躯微微一僵,乔曼翎也收起笑脸,表情为难。"奕行,老实说,我对婚礼还有些阴影,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再穿上婚纱,成为媒体大众谈论的对象……"
    "我明白,是我当初伤你太深了。"再回想起那一幕,他真想砍死自己。
    一切都是她的心理因素使然,乔曼翎却不知怎么安慰他。"反正现在奕阳的人都知道我是你太太了,我们也已经是合法的夫妻,就这样顺其自然吧?"
    "问题是,公司里的人对这个消息仍半信半疑,公司外的人更是完全不相信啊!"齐奕行可呕了,偏偏是他自己造的业,怪得了谁。
    "那你不就更可以维持你花花公子的身价了?"语气听起来有点酸味。
    "上回因为琳达的纠缠,我不留余地拒绝了她,这件事在社交界几乎传遍了,我齐奕行现在"狠名远播",谁还敢来找我啊?"他叹息着凝视日益娇美妩媚的老婆,"倒是你这么漂亮,我才害怕有一堆不长眼的男人来跟我抢。"
    "我才不会三心二意呢!"她横了他一眼。
    "我知道你不会。"可不替她贴上他所有权的标签,他就是不安心,因为受不了其他男人的虎视眈眈,他只好换个方式说服她。"你知道吗?凌阳也正跟他老婆闹离婚呢……"
    "哦?他老婆是个什么样的人?"乔曼翎听说过黎灿,对她可好奇了。
    "黎灿很爱凌阳,费尽心思嫁给他。结果她付出很多,凌阳却不领情,还不承认她是他老婆,结果在股东会那天以后,她就留婚协议书走了。"
    "好戏剧化的过程喔!"她低呼。
    难道我跟你就不戏剧化吗?齐奕行盯着她暗忖,不过当然不敢说出来。"结果凌阳后悔了,他想将老婆正名,黎灿还很不屑,提出了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她越来越想认识黎灿这个有个性的女人了。
    "她说,要我追到你,等到我们的婚宴再举行一次,她才愿意承认跟凌阳的夫妻关系。"他很无奈,为什么事情会牵拖到他头上?不过,如果能因此说服亲亲老婆,嘿,他会感谢黎灿的。"所以凌阳最近这杀我、威胁我,简直无所不用其极,你瞧我有多可怜。"
    "这样啊。"水眸滴溜溜地一转,她突然起了个坏心眼。"那我们也可以如法炮制,等黎灿愿意承认她和凌阳的关系,我就愿意再举行一次婚礼。现在可以换你去追杀季凌阳了。"
    齐奕行一时语塞,俊脸忍不住抽搐起来。
    这不变成一个无限回圈了吗?上帝,别再整人了吧!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