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不能见人的老公 >

第九章

    "董事长,外面有您的访客……"内线电话里,传来秘书小姐的声音,只是有些狐疑。"说是您的太太。"
    正在批阅公文的齐奕行差点没一笔画到桌面上,手忙脚乱地拿起话筒,"我太太?长得怎么样?"
    连自己的太太都不知道长得怎么样?秘书小姐一边用另一支电话问楼下柜台,一边禁不住猜想,果然又是自称齐太太的女人,等一下肯定被赶出去。
    "柜台小姐说,对方长得很清秀漂亮,留着一头长发,很像先前在电视上跟董事长闹过新闻那位,还抱着个小孩……她说她姓乔。"
    闹过新闻?抱小孩?姓乔?齐奕行急忙道:"快请她上来。"
    仅是楼下到楼顶的等待时间,他却几乎坐不住了,曼翎来找他做什么,还大大方方地承认是他老婆,究竟……
    咿呀——
    门打开了,乔曼翎抱着孩子向领路的秘书小姐回了个礼,大大方方的走进去。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看着她接近自己,他既期待又怕受伤害。
    "我带孩子来探班。"来到他面前,她柔柔一笑。"不欢迎吗?"
    "当然欢迎!"他忙不迭地起身。
    乔曼翎将孩子放进他怀中,然后迳自走到会客沙发那端,把手上丰盛的便当盒摆满一桌,看得齐奕行纳闷不己。
    她特地跑到公司,是为了吃饭给他看?难道这是一种示威?
    然后,她又走到他身边,将他拉到沙发上坐好,再将孩子抱回来。
    "这是……"看着一桌的好菜,他满头雾水。
    "你不吃吗7"她娇俏地睨他,"人家辛辛苦苦做的,你不喜欢的话,我带回去好了。"
    "当然吃!"现在差不多是下班时间,忙到昏头的他中午也没吃多少,尤其这些菜还是她特别为他准备的,就算里头加了砒霜,他也会卯起来清空。
    虽然只是几道简单的家常菜,吃在他口里无疑是山珍海味。他的妻子做了菜,带着孩子到公司慰劳他的辛苦,这是多么令他向往的幻想,然而今天却确确实实地发生了……
    几乎把所有菜扫光,他才后知后觉地想起煮菜的厨娘还笑眯眯地坐在旁边看着他吃,动个不停的筷子因而停下。"你……吃饱了吗?"
    虽然现在问这个有点晚了,但还是礼貌性要问一下。
    "我出门前有先吃一点。"她满意地看着他将饭吃得一粒不剩,"好吃吗?"
    "很好吃。"
    "吃得饱吗?"
    "很饱。"他拍拍满足的肚子.
    "那……"她的语气有些诱惑。"你今天晚上还要加班吗?"
    "这……"其实要。但能跟她多接近一些,再加上她还特地做了便当给他,他决定顺从心底的渴望,也不教她失望。"一天不加班应该没关系。"
    "那就好。"她别有所图地睨着他,缓缓地说出来意,"既然你吃饱了,那应该很有力气,今天晚上来帮我做苦工吧。"
    果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齐奕行苦哈哈地一笑,"那有什么问题,你又要搬什么了?"
    "搬家。"
    "搬家啊……搬什么?"他突然激动地抓住她的肩,"你要搬家?为什么?"
    难道她又要逃离他了?他好不容易搬到她隔壁,想用近水楼台的方式慢慢夺回她的芳心,现在她要搬家,不等于变相地拒绝他?
    "因为我觉得现在住的地方,离工作室有点远。"离奕阳更远,她在心里加了句。"所以我要搬到市郊去。"
    "市郊?你房子已经找好了吗?"他勉强不让自己露出一张臭脸。
    "嗯,前一阵子朋友带我去看过。"她神色自若地叙述着,"我很喜欢里面的装潢,婴儿房、起居室和厨房都很符合我的喜好。"
    "曼翎,其实……"他犹豫着该不该说出他早已置产等着她入住。
    "那是栋两层的独立楼房,外头还有小花园和车库,距离捷运和公车站只要步行十分钟。而且社区环境十分清幽隐密……"
    越听,他越觉得她说的地方很耳熟,不禁好气又好笑。"而你去看房子的朋友,不会刚好叫齐晓梅吧?"
    "我那个朋友说,不能出卖她。"她朝他眨眨眼,显然是暗示他猜对了。
    齐奕行由极度的失落顿时转为狂喜,一时真不知该抓起她好好打一顿屁股,还是抱过来狠狠亲一记。
    最后,他选择了后者,将他们母子俩纳入怀中。"你把我吓死了知道吗?我能不能猜测这是你最后一次整我了,齐太太?"
    "不过房子有点大,我怕和孩子住不习惯……"她不正面回答,含蓄地暗示着,只要他将来死性不改,她还是会继续整他。
    "当然齐先生也会一起搬进去。"他克制不住心里的蠢动,亲了下她唇角。
    "你怎么会想通要搬进去的?"
    "因为有人最近忙到连来看一下宝宝都没时间。"几日不见,她觉得他一下子憔悴好多。
    "我回去时都很晚了,怕吵醒你和宝宝,不是故意不过去。"他以为一个星期不见,又要面对她的冷言冷语了,想不到竟意外逼出她的真心。
    "所以我偶尔也能做个体贴的老婆,减少你的舟车劳顿之苦。"心底深处,对他其实还有些小小的怨慰,只是比起他的付出和用心,她决定先按捺下来,反正来日方长,要算帐机会还多得很。
    "你的意思是,以后我不再是个不能见人的老公了?"他双眸一亮。
    "哼!我们的婚姻还没登记,齐太太妾身未明也就算了,连孩子都还是无名氏呢!"撒娇之余顺便发发牢骚。这男人一忙起来,连要替孩子取名字的事都忘得一干二净。
    "我们今天就去……"时候已晚,户政机关早已收工,"不,明天一早就去登记!另外,孩子的名字我早就想好了,怀信,就叫怀信,等齐太太同意,明天一起登记!"
    当搬运工,可以当得如此快乐,齐奕行觉得这好像有生以来第一次。一个晚上,他的妻子、孩子和房子全数到齐,浮在他头顶的楣云,好像在一夜之间散去了。
    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把带来的行李先整理了下,然后乔曼翎用在路上买的一点食材煮了简单的面,两人就肩靠着肩,依偎着吃起令人暖到心窝的宵夜。
    "我不敢奢望还能有这一天跟你一起吃宵夜。"他感叹着这一年来跟她经历的悲喜,好几次他都险些错过她了,幸好老天爷虽然爱整人,却也同情地给了他一个好结果。
    "我好像一直没有好好对你说过……"他放下手中的碗,诚恳地面对她。"对不起,曼翎,为一切的一切。"
    如果不是她够善良,或许在他搞砸婚礼,又几乎毁了她的人生后,她就再也不会理他了;如果不是她够坚强,也许每次在她濒临生死边缘,而他又总是缺席的情况下,她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
    然而如今她不但给了他两人爱的结晶,也宽恕了他愚蠢的行为,让他还能享受幸福家庭的生活,他还有什么好奢求的呢?
    "你保证你以后会信任我,也会在我需要你时,让我有一个肩膀可以倚靠?"
    她也放下手上的东西,双臂勾上他的肩。
    "我保证。"他俯身亲了她一记。
    "是吗……"想不到她怀疑地瞄他,"那为什么那天我跟谢大哥去吃饭后,你就不再出现了?除了你忙之外,难道没有别的理由?你是怕我选择了谢大哥?"
    "老实说,不怕是假的,可那是我对自己没信心,而不是对你没信心。"他叹了口气。"过去我曾经因为不相信你,伤害了你,甚至险些永远失去你,同样的错,我不会犯第二次。所以,我想试着尊重你交朋友的自由,我相信你若还爱着我,就绝不会跟别的男人搞暖昧,只是想是这么想,还是很难不在意,以前我总觉得女人爱吃醋,现在才发现原来自己心胸也挺狭隘的。"
    他的答案令她很满意,于是也奉上香吻一记。
    "其实那天,我是为了答谢谢大哥在怀孕和生产这段期间帮了我很多忙,所以才请他吃饭。虽然他有提出交往的请求,"美眸偷觑了下他的表情,果然瞧见那两道浓眉紧紧拢起。"可我拒绝他了,我和他永远只有兄妹般的情谊。"连忙为他打了一剂强心针。
    眉间的结松开了,齐奕行再次紧紧的拥住她,虽然知道谢名展觊觎他老婆令他危机感又生,但他告诉自己那是他敞得不够好,对方才会有机可趁,也只能要求自己好好检讨,何况老婆都向他"明志"了。
    时间也晚了,齐奕行让乔曼翎先去洗澡,自己则把碗盘都清理好,再用另一间浴室把自己迅速地洗干净。今晚,终于能抱着老婆香喷喷软绵绵的娇躯一起入睡了吧……
    岂料一进到主卧室,看到占据着半张床位的"另一个男人",他马上挑起眉。
    "你确定他要睡这里?"他的儿子,小小的身体在半张大床上,居然让他连卡进去的空间都没有,更别提是进行他期盼已久的好事。
    "是啊,他这么小,睡婴儿房我不放心。"而且自儿子出生后,都是跟她睡一起,晚上起来看不到他,她一定会很紧张。
    "那我睡哪里?"他哭笑不得地发现,自己似乎是家里地位最低的一个。
    "你要不要睡客房?"提出这种建议给房子的主人,她自己都不太好意思。
    "你说呢?"他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总而言之,今天我一定要抱着你睡觉,小宝贝……我去把婴儿床搬到这里,他睡婴儿床好了。"
    "可是我怕他半夜哭起来会吵到你睡觉。"而且一晚好几次呢,"要不我跟宝宝去睡客房?"
    绕到床的另一边,他弯下身去给坐在床上的她狠狠一记亲吻。"我、一、定、要、抱、着、你、睡!"
    废话不多说,他走到隔壁婴儿房将小床推到主卧室里,然后小心翼翼地把那个占了他位置的小人儿,放到婴儿床上,收工睡觉。
    灯熄了,一个小时后,房里传来如此的声音。
    "奕行!你在摸哪里……"
    "老婆,我停机很久了。"
    "不行啦,宝宝在旁边!"
    "他这么小不懂,没关系。"
    "呜,哇哇哇哇——"
    灯亮了,齐奕行无奈地看着到嘴边的肥肉飞了,乔曼翎推开他起床,心疼地抱起狂嚎的儿子,一边还指使他去泡牛奶。
    地位最低的人能说什么呢?自然是乖乖地遵命,故而错过乔曼翎忍俊不禁的画面。
    看来,以后这种戏码还会不断地上演。
    "所以,你老婆回到你身边了?"回到工作岗位上的季凌阳,坐在轮椅上看着笑得春风得意的男人。
    今天一早,齐奕行便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拉着老婆去户政事务所等开门,连替他们办理手续的户政人员都忍不住笑他们猴急。即使被老婆娇嗔地埋怨,大事底定的感觉仍令他龙心大悦,进公司时差点没吹起口哨。
    "是啊,而且她变成我货真价实的老婆了。"想到新的户口名簿和身份证印有她的名字,他连作梦都会笑。
    "那你们还要再办一次婚礼吗?"季凌阳提出一个现实的问题。
    "这……"事实上他很想,但两人才刚和好,贸然揭起这个旧伤口的话,只怕眼前幸福的生活又会恢复到黑暗时代。
    "我想依你们的情况,不办不行吧?毕竟你先前拒婚过,若不再昭告天下一次你真的娶了她,没有人会相信你是她丈夫。"
    "这件事得先缓缓。虽然这是我欠她的,却不知该怎么还。"他叹口气,干脆转移话题,"你呢?你老婆黎灿不是自告奋勇来公司做你的助理好一阵子?"
    "那女人自己要巴上来,操死也是她活该。"季凌阳想到黎风集团用一笔巨款,趁着他伤重时,硬是"绑"走他的婚姻,就恨得咬牙切齿。
    "凌阳,黎灿对你是真心的,你不要太顽固,到时候像我这么凄惨,你后悔都来不及。"齐奕行以过来人的身份劝他,千万不要得罪女人。
    "放心,我绝对不会!"他才不会爱上一个用钱买他自尊的女人。
    齐奕行见状只能摇头。这件事他已经尽力了,希望到时候不会看到自己好友悲惨的下场。
    "对了,美国费克集团目前已经收购了奕阳百分之二十五左右的股票,我估计他们能筹到三十左右,若是再拉拢几个董事及大股东,超过半数的话,我们一手撑起的奕阳可能就要拱手让人了。"齐奕行提到目前这场收购大战棘手的情况。
    当初奕阳科技只是个小工作室,他们两个毫无背景的年轻人,靠着冲劲及才干,又在国内外资金的挹注下,将奕阳变成跨国公司,其中投入最多的,就是美国费克集团。
    纵使在分配股数时,他们已谨慎地不让外资占太大比例,但遇到季凌阳出车祸,股东对公司产生信心危机,无疑给了费克集团蚕食鲸吞的机会,开始逢低大肆收购股票、拉拢股东,想将奕阳占为已有,毕竟已经声名远播的奕阳来协助他们进军资讯界,无疑是最好的棋子。
    比起财大气粗的美国财团,两个年轻人最缺乏的就是银弹,黎灿家里的黎风集团适时的金援,解决了一部份的危机,可条件是季凌阳必须娶黎灿为妻,即使自尊心甚强的他不愿接受,也不得不向现实低头。
    "已经有好几个董事将股票脱手给费克集团了吧?"季凌阳皱眉,十分不悦那群人的短视近利。
    因为费克集团若夺得经营权,先被踢下台的一定是董事长齐奕行,而执行长季凌阳更不可能继续被重用,两个人只会成为被架空的挂名董事。
    然而,少了他们两块招牌的奕阳科技还能有什么未来?可惜许多见钱眼开的董事看不清楚这一点。
    "我猜,过不久费克集团就会要求召开临时股东会,改选董事。"齐奕行根据所得到的情报推测,所以他们寻求支援的动作必须加快。
    "你有没有想过,若这一仗我们输了,等于八年多来在奕阳投注的努力全化为乌有?"话的内容虽沉重,季凌阳却看得很开,毕竟他们能跟版图横跨五大洲的霸道财团力战至此,已经算难得了。
    "了不起砍掉重练。"齐奕行也放开胸怀。他们都尽力了,输了也无怨无悔。
    反正依他俩的才干,从头再来也不是件难事,只是要花点时间罢了。
    "可是,到时候你一无所有,乔曼翎可愿意陪着你吃苦?"季凌阳点醒他。
    "我想她会愿意的,只是我会觉得很对不起她。"齐奕行往椅背一靠,心里益发沉重。
    为什么,他的幸福明明已经来到身边了,却又要经过这么多考验呢?
    日子一天天过去,光是瞧齐奕行有多忙,就知道爽阳科技的情况有多危急。
    幸好他搬到新地址,每天可以多睡一个小时再起床,起床后会有娇柔可人的老婆做好的丰盛早点等着他,晚上即使加班,老婆也会带着小孩来让他抱一抱,顺便送便当来,让他能有余力迎接一整晚的工作。
    对于乔曼翎的体谅,齐奕行是相当感激的,因为她在产假放完后,自己也恢复了上班,幸好孩子能带到工作室,但为了配合他的作息,她又多聘了个人,只为了能准时上下班,让他无后顾之忧地在工作上冲刺。
    然而。对于奕阳的事,他仍然不曾向她提过,不仅是他认为工作上的困境是他身为一个男人的责任,不想她为他担心,更因为他觉得心中有愧,若是奕阳这一役失败,他目前的成就将付之东流,也许她不介意,他却无法不耿耿于怀。
    这不是他要给他们母子的生活,即使他对自己在工作上的努力无悔,不得不因为选择背水一战而可能无法提供最好的享受给妻儿感到自责,因此他开不了口。
    明天就是奕阳临时股东会召开的日子,费克集团毫不意外地在获得百分之三十的股权后提出这项要求,应是有了万全的准备,而他加上凌阳及其他愿意支持的股东的持股,胜率也只占一半,而且当中可能还会有变数。
    齐奕行反常地在今天准时下班。总之,该做的都做了,胜负只能看天意。倒不如回家和妻子小孩培养感情放松一下,或许能让他更有信心迎接明天的硬仗。
    车子才开到车库,乔曼翎已打开家门,抱着孩子站在玄关向他挥手,这一幕瞬间温暖了他的心,整日抑郁的愁眉因而开展。
    加快脚步走到家门,他动容地抱了下他们母子,再一人给一记亲吻,一抬头,饭菜香便飘进他鼻腔中。
    "你怎么知道我要回来?"还把晚餐都煮好了?
    "我有内线啊!"她卖了个关子,示意他去洗手换衣服。
    为了抱抱儿子,齐奕行三两下便换好居家服,由她手中接过小孩。几个月大的孩子已经会表达意见了,爸爸抱得他不舒服,他马上扁起小嘴,一副准备哭给他看的模样。
    "乖乖,小宝贝别哭……"妈妈在忙,爸爸抱一下就好……"
    他轻声哄着小孩,也不停地调整力道及姿势,直到孩子破涕为笑。
    乔曼翎端菜上桌,边看着他们父子的互动,笑容也跟着扬起。
    不管过去种种如何,幸福是要自己掌握,而不是只仰赖别人给予。她很庆幸自己做了对的决定,没有因他过去的错而钻牛角尖,如今三个人的快乐,就是最好的证明。
    "吃饭了!"她将玩得欲罢不能的爸爸推上餐桌旁的位置,再熟练地将孩子哄睡,放进客厅的摇篮里,回过头跟老公一起享用温馨的晚餐。
    每次奕行吃她煮的东西都十分捧场,今天也不例外。乔曼翎带着浅笑慢慢地进食,两人愉快聊着生活上的琐事及新闻。
    突然间,她天外飞来一句话,"你没有什么特别的事要说吗?"
    "什么?"心里打了个突,他停下筷子望着她,总觉得她似乎知道了什么。
    "没有吗?"她再试探地问。
    沉默地考虑半晌,他仍是决定不教老婆为他的事操心,故而强打起笑脸。"没事啊,能有什么事呢?"
    于是她不再问,两人继续用餐,可气氛却有了微妙的转变。半晌,她又貌似不经意地启口,"我把先前住的公寓卖了。"
    "哦?"对于这个消息他有些意外,但也感到欣喜。"所以你没有退路喽,齐太太,这一辈子你非要跟定我了。"
    她横了他一记。"我只是要告诉你,我最近多了几百万的进帐喔!"
    "恭喜你,现在你比我有钱了。"虽是半开玩笑,却也没有说谎,他的现金大部份都拿去买奕阳的股票了,即使总资产不知是她的几百倍,但要比现金存款,他肯定比刚卖屋的她穷得多。
    "所以,你明天放手干吧。"她抛下一句威力可比原子弹的话,震得他呆若木鸡。"就算明天你不再是董事长了,我的存款也够撑过这段过渡期,等你东山再起。"
    "曼翎……"她的话几乎让他动容得无法思考。"你都知道了?"
    "我说过我有内线嘛!"她嗔怪地哼了声,"谁教你什么都不让我知道!"
    "我只是……只是不想让你担心。"他放下碗筷,百感交集地握住她的手。
    "你放心,即使明天改朝换代,我也不会让你们母子吃一点苦,这是我的保证。"
    微喟一声,她定定地回视他。"你有没有想过,我也不希望你吃苦啊。你什么事都宁可自己辛苦,默默地做了这么多,就连这栋房子的存在,都是小梅偷偷告诉我的,虽说你是为我好,却总让我觉得自己被排斥在你生活之外……"
    "我没有!"他急急解释,"在我心目中,你永远是最重要的。"
    "可季凌阳知道的事、小梅知道的事,身为你妻子的我却都不知道,如果我不私底下问,还不晓得你面临了这么大的困难。"她反握住他的手,"以后有事不要隐瞒我,好吗?我不是不能一起吃苦的人,你不可以看轻我。"
    "我不知道自己给你这种感觉……"齐奕行苦笑,"似乎我又自以为是了。也许你是对的,你的谅解确实解开我的心结,以后我有事一定会跟你分享,不要生我的气好吗?"
    "我没有生你的气。"她坐到他身边,给他一记拥抱。"我只是心疼你。"
    再多说什么都是赘言,他彻彻底底地为她体贴的心意折服了。当初在拉斯维加斯的相爱或许可以说是冲动,但经过了这么久的磨合及了解,他明白她不仅是他理想中的类型,更是身心都契合的伴侣。
    "我有没有说过我爱你?"有妻如此,他眼眶都不禁发热。
    "你说过很多次了。"他抱得太紧,使她微感压迫,可满满的幸福感受却令她不舍推开。
    "那么,你有说过你爱我吗?"这句话是甜言蜜语,也是承诺,不是只有女人爱听的。
    "我如果不爱你的话,会把自己的家当全投资在你身上吗?"她昂起小脸正视他,在他的吻落下前,将一句每天在她心里复诵的话送进他耳中。
    "傻瓜齐奕行,我爱你!"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