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不能见人的老公 >

第八章

    在好友们的坚持下,加上自己也不愿意增加别人的负担,乔曼翎住进坐月子中心,好好地补补她因难产而耗损的身子。
    一个月过去,在她挂了几通齐奕行的电话后,他就没再打来。或许是他也不耐烦了,这令她对他更失望,一颗心渐渐地凉透。看着身边小床上的小婴儿,淡然的水眸里总算浮起一丝笑容。幸好还有这小东西充实她未来的生活,没有男人也没什么了不起。
    "小宝贝。"她俯身过去,食指轻碰他的小脸。"以后不要跟爸爸一样喔!"
    她起身,开始整理东西,今天她要"出关"了,以后,就只剩他们母子俩相依为命,她一定要好好振作起来。
    小宝宝仍是沉沉地睡着,她边整理边看着这个小生命,不由得感动着他小小身体里传达给她的温暖。或许她还要谢谢齐奕行,让她能拥有这个小宝贝,而享受不到这种天伦之乐,是他活该。
    突然,休息室里的内线电话响起,打来的柜台小姐告诉她有访客来,她直觉反应是李可欣她们来载她,于是请柜台小姐让访客直接进来。只是,对方的语气迟疑得令她有些纳闷。
    下一会门开了,小梅用轮椅推一个包得像木乃伊的人进来。
    "小梅,他是?"她疑惑地询问。
    "乔姐,他是季凌阳大哥。"小梅小心地将人推到她眼前,让她看个清楚。
    乔曼翎越打量越吃惊,眼前的人虽然双脚裹着石膏,一张脸包得只剩半张在外头,不过那锐利的眼神她不会错认的。只是季凌阳来找她做什么?
    疑惑只是瞬间,再多动下脑她便懂了。是来替齐奕行讲情的吧?听说季凌阳在她生产那天出了车祸,原本不知他伤得如何,若非要坐月子,她也该去探病的,不过对于齐奕行宁可守在好友身边也不来陪产,她不能说毫不介意。
    只不过他的情况比她想像的严重多了,撞成这样,他应该留在医院休养吧?怎么就跑出来了?
    "因为你坐月子,而且不可能来找我,只好我主动来找你。"季凌阳的声音还有些虚弱,讲两句话就微喘了。
    "你还好吧?"他的情况令乔曼翎有些担心,他似乎比她更需要躺在床上。
    "乔姐,季大哥才清醒没多久,就从医院里偷跑出来了,你就听听他怎么说吧?"小梅替他解释,让他有喘息的空间。
    季凌阳全身上下只能用体无完肤来形容,不过基于朋友的义气,他拼着这条老命,及被医护人员狂骂的危险,叫小梅带他来见乔曼翎。
    他不希望好友因为他和公司的事而葬送掉自己的幸福,一切因他而起,他有这个责任向好友的挚爱解释清楚,不让她再对奕行心存误解。
    "因为这场车祸,我差点死了。"一开头,就是让人紧张的话。"那天中午,我在高速公路上被酒后驾车的大卡车追撞,奕行第一时间就赶到,接着记者也闻风而来,因为公司的业务几乎都是我在主导,一些对手就趁机放话说我大概没救了,当天奕阳股票马上跌停。"
    他瞄了眼沉默的乔曼翎,知道她把话都听进去了,又继续道:"因为记者弄得他很烦,加上一堆股东董事又缠着他,还有美国可颂电脑也派人关切,似乎有意要停止合作,所以他当时的焦头烂额,你应该可以想像。"
    因此他才会在电话里对她吼?乔曼翎回想着。她一直以为就算再忙,他也不至于连一通电话、一次见面都拨不出时间,所以把那些当成敷衍,是借口,如今听来似乎不是她想像的那么一回事。
    歇息了一阵,季凌阳接着把话说完,"他急急跑去美国,就是去挽回可颂电脑的案子,否则已投入的几百万美金石沉大海,公司也会产生危机。还有当初投资奕阳的美国费克集团,现在也趁股价低时蠢蠢欲动想并吞我们,他身为董事长,就算再怎么想陪在你身边,能够为了私人的事情造成公司这么大的损失吗?奕阳有千名员工要养,他能够置之不顾吗?"
    不能。易地而处,或许她不该武断地否认了他的一切,但他对于孩子的出生也不应如此冷漠……
    乔曼翎陷入挣扎,无助的眼神望向季凌阳。
    "可是齐奕行都没来看过我,这一个月甚至不闻不问……"
    "乔姐,在你昏迷的时候,晚上都是他在照顾你。然后睡在医院隔天才去上班的,你知道吗?季大哥伤重危急时,他都能忍住不掉泪,可在你病床前,我头一次看他哭得那么惨,整个人都崩溃了……"小梅忍不住替兄长解释。
    他哭了?乔曼翎娇躯一晃,似乎也感受到他的伤痛。
    小梅继续说明,"而且他并不是不闻不问,只是因为你都挂他电话,他怕你烦心,也知道你根本不想接他电话,所以他只好改拨给我,你知道吗?这一个月来,他每一天都不间断的打来关心你的情形……"
    "曼翎,你还听不出来吗?那家伙以为你再也不会原谅他了。"季凌阳唯一没撞伤的,大概就是脑子,一听就知道关键在哪里。"如果你了解他,就可以想像他过得绝不比你好。你在这里吃好穿好,还有专人照顾着,而他在美国劳心劳力,所担着的心事是别人的两倍重,你的朋友都不原谅他,他也只能透过小梅知道你的近况。"
    乔曼翎陷入深思,忽然盯着小梅问道:"小梅,你是不是奕行的亲妹妹?"怨慰消散大半,对齐奕行总算不再连名带姓的称呼他。
    只是这点,心细的季凑阳听得出来,单纯的小梅可是忽略了。
    "你怎么知道?"心里一惊,小梅在心里猛想自己哪里露出马脚。
    "我一直没仔细地看过你的人事资料,后来才发现,你叫"齐晓梅",你做的汤,所用的药材跟奕行用的一模一样,加上你们相处的情形,再笨的人也该联想到了。为什么你们要隐瞒这件事实呢?"
    小梅有些心虚地绞着手指。"因为那时候你受惊吓进了医院,我哥没陪在你身边,他知道你对他很不谅解,如果说出我的身份,怕你不接受我在工作室里打工,他要我偷偷照顾你……"
    "我明白了。"乔曼翎看着季凌阳虚弱的样子,朝他微微一笑。"季先生……我想我叫你凌阳吧。你今天说的话我心里有谱了,或许,你不会白跑一趟。"
    已经强撑到快虚脱的他松了口气,随之自嘲一笑,只是掩盖在纱布底下。"我这双腿算是废了,等脸上的纱布拿下来,也跟毁容差不多,看来这样的惨状,还能博得你一点同情。"
    "季大哥,那个黎家的千金小姐不是一直在照顾你吗?"小梅插口。
    "你闭嘴,不要提那女人。"他白她一眼,续道:"奕行责任感重,所以他必须坚强,但谁又能看出他坚强底下的脆弱?有时候,男人也是需要疼惜的。"
    说着,他微微一叹,"人生无常,今天若换成被撞的是奕行,你连恨他的机会也没有。"语重心长的几句话深深的打动了乔曼翎。
    季凌阳吩咐自家司机先送他回医院,再要他载小梅和乔曼翎母子到他们要去的地方,于是在小梅的要求下,司机载他们来到市郊一个幽静的社区。
    "这里的地点很好吧,刚好在你的工作室和奕阳中间,开车不到半小时就可以到了,而且环境优美,安静又隐密,附近生活机能也好……"她要司机在一间独栋双层的房子前停下,交代司机可以先行离开,才从包包里掏出磁卡,打开小花园前的铁栏杆,再打开房子的门。
    进门前,小梅突然回头对她眨眨眼。"这房子是我哥偷偷买的喔!可在你答应跟他和好之前,他不敢告诉你,所以别跟他说我带你来过,否则他会宰了我。"
    "他为什么要买房子?"乔曼翎不解地走进去,才踏入玄关,就被房子里素雅又温馨的布置给吸引住了。
    "因为你……"她又指着小宝宝,"和他啊!"
    乔曼翎顿时有所领悟,却也不太能接受这个事实。奕行明明忙得要命,怎么有空买房子来安顿他们母子?
    "社区位置是我哥特地选的,你现在的公寓,离工作室不近就算了,离奕阳更是超远,如果搬到这里,以后你上班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由于设计时也有加入她的创意,小梅可得意了,一手拉着她来到主卧室。
    "你看。我哥说你喜欢温暖的颜色,我就建议用鹅黄色和茶色为基调,还有因为你现在的公寓有扇落地窗,我哥也要求装潢师父一定要打通一面墙加装阳台和落地窗,看起来不错吧!"
    环视一下这个卧室,处处都显露出了设计者的用心,乔曼翎的水眸不小心飘到那张大床上,粉脸忍不住悄悄地红了。
    跟着.小梅又拉着她来到隔壁,"这是婴儿房,先前你因为公寓塞不下,不准我哥买一堆婴儿用品,他只好全放在这里。看,你要他退掉的婴儿床就摆在中间,还有摄影机可以照到每个角落,让你时时都能够知道宝宝的动静。"
    又带人来到起居室,小梅忍不住吐口气。"其实我也觉得我哥真是购物狂,你看书架上,他连童书和玩具都买好了。还有,你公寓里有个懒骨头对吧?我哥看你喜欢懒洋洋的靠着,就把这里设计成和室。放满了一堆的懒骨头,让你可以滚来滚去,要靠在哪里就靠在哪里……"突然想到还有宝宝,她又加了一句,"噢,宝宝长大也可以一起滚啦!"
    "我哪有像他说的那样……"乔曼翎脸蛋益发绯红,这些连她自己都没发现的小习惯,竟然被他看得一清二楚。
    参观完大部份的房间,小梅又拉着她来到厨房,贼兮兮地道:"这流理台的高度都是为你没计的,冰箱虽大,也下会高到让你拿不到东西。我哥说他很遗憾只吃过一次你煮的菜,那次还是沾我的光,所以他设计了个很棒的厨房。想引诱你煮东西给他吃。"
    见他默默地为她做了这么多,郁闷了一个月的心情渐渐舒缓。其实方才季凌阳抱伤"死谏",已令她为奕行近来伤她心的举动释怀许多,现在这栋房子,更让她为之感动。他确实想让她依靠、想跟她生活一辈子啊……
    终于,看着宝宝,她绽开一朵笑花,为他的用心。
    可惜小梅没看到。好不容易逛完一圈后,他们又回到那个懒洋洋的起居室,小梅小心冀冀地试探着,"乔姐,你应该看到我哥的诚意了吧……"
    "嗯。"她没有多说什么.因为心里仍震撼着。一方面,又有点气那男人总是让她又爱又恨,想放又放不开手。
    "那你找那个律师干什么啊?是想跟我哥清算什么纠纷吗?"小梅提心吊胆地问,怀疑她终于气得想控告兄长,清算当初拒婚给她的羞辱。
    看来奕行真的守信,没把事实告诉小梅。乔曼翎望着她,缓缓地摇头。"那是个我和奕行的约定,不过,我想今天我可以告诉你原因了。"
    "什么原因?"小梅好奇地睁大眼。
    低下头拍拍宝宝,乔曼翎抛下一颗炸弹。"其实我和奕行,在拉斯维加斯已经注册结婚了,所以名义上,我们是夫妻。"
    一整个目瞪口呆,小梅完全说不出话来。
    "后来我问了律师才知道,"她略带深意地一笑。"原来台湾结婚采登记制,我们的婚姻根本没有生效,所以齐奕行从头到尾都在拐我。"
    去了美国就像人间蒸发的齐奕行,在看到妹妹每天发给他的电子邮件后,一颗心沉到了谷底。
    曼翎已经从律师那里知道了事实。接下来呢?就是将他这个失职的丈夫兼爸爸踢出他们母子的生活外吧?
    为了这件事忧心忡忡的他,一直到回国踏上台湾土地时,还是不太敢回家面对她,怕与她一照面,她就会要和他注销美国的结婚登记。
    抵达公寓时刚过中午,他回家放下行李箱,稍微清洗打理好自己,便站在她家门前徘徊,不知该不该按下电铃。
    还在犹豫着,门突然由里头打开,乍然看到多日不见的她,脸上有着健康的红晕,显然已比先前病恹恹的病容恢复许多,产后的身材依然窃窕,令他有些激动地想拥抱她,又因心理障碍而却步。
    没有料想中的甩门,曼翎居然示意他进来。而他才一踏进去,一个小小、软绵绵的物体便塞进他怀里。
    齐奕行整个人僵住,这是他头一回抱这么小的婴儿,瞧着小宝贝满足的睡容,还可爱地打了个小呵欠,他不禁微微一笑,为人父的骄傲一下子充塞全身。
    不过,乔曼翎的下一句话又让他的笑容垮下。
    "替他换个尿布吧,我很忙。"说着,她转身到厨房里为奶瓶消毒,完全不理会新手爸爸的笨手笨脚。
    这是她整他的新招吗?齐奕行无奈地笑。至少比被她赶出去好。来到房间里,他将儿子的尿布打开,左顾右盼之后,由一旁的床头矮柜里拿出纸尿布,研究老半天,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安装成功"。
    但或许男人的动作还是没有女人细腻,宝宝被他给吵醒了,却很乖巧地不哭不闹,只瞪大眼观察着这个头一次见面的陌生人。
    "小宝贝,你叫什么名字?"他不敢奢望曼翎会把宝宝的命名权给他,毕竟他完全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
    伸出一只手指,他轻抚宝宝那红嫩的脸蛋,虽然这么小表情还不多,但他就是觉得宝宝在笑。"你喜欢爸爸吗?爸爸很爱你喔,记得吗……"
    乔曼翎倚在门口看着傻爸爸自言自语,无言以对地摇摇头。
    "你这个笨蛋!尿布包错边了。"她上前,把尿布轻巧地拆开,转到正确方向示范给他看。"比较宽的部份在后面,然后黏贴的部份在前面,约黏在中间第一条线和第二条线之间,也不要拉得太高……"
    很认真地学会包尿布,齐奕行望着她的侧颜,发现做了妈妈的她,几乎美丽到令他不敢逼视。大手一伸,就想抱她入怀。
    不过,乔曼翎像是脑际长了眼睛般,适时躲过这一抱,还将方才搁在一旁的奶瓶放进他手里。
    "记得喝完。"她的表情仍是冷淡。
    齐奕行面有难色地看着奶瓶,就知道她整他还没整过瘾,连这招都使出来了。
    无奈之余,他大嘴一张,将奶瓶塞进嘴里,可笑地吸吮起来。
    嗯,婴儿喝的奶粉,还满难喝……
    "齐奕行!"乔曼翎傻眼地低叫。"你在做什么?"
    "你不是叫我记得喝完?"他放下奶瓶反问。
    "我是叫你喂宝宝,记得"看他"喝完。"她顿时哭笑不得,刚刚才消毒好的奶瓶,现在又要重来一次了。
    "呃……"原来他又犯了错,而且还是笨到极点的错。他僵硬地拿着奶瓶,讷讷地说:"我以为你又在整我了。"
    她确实有想整他的念头,以报他消失整整一个月不闻不问的仇。但也没有要用到叫他吸奶瓶这么白痴的方法。
    "算了,我再去泡一瓶。"将他手上奶瓶抢过,她起身欲走。
    "曼翎,"他叫住她,"你不是说要喂母乳?"
    离去的脚步停顿了下,她才慢慢地道:"因为当初生宝宝时我失血过多,营养不足,所以没有足够的奶水。"语毕,她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齐奕行自责地坐在原地,最爱的人生死交关时,他没能陪在她身边,而她醒来时,他因身上的责任又不得不离开她,如今他虽然救回可颂电脑的案子,却似乎注定失去妻子的心。
    半晌,乔曼翎又拿了瓶牛奶回来,这次她亲自救了他喂奶的方法与姿势,还在一旁观察了下,才放心将宝宝交给他。
    "曼翎,"趁两人独处的机会,他想说明一下这一个月为什么不能陪在她身边的苦衷。"其实我去美国,是因为——"
    "季凌阳和小梅已经帮你说明了,你不用复诵一遍。"她淡淡地打断他。
    "那你……"他忐忑不安地想知道她的反应。
    "宝宝快吃完奶了,要注意别让他吸到空气,"不正面回答他的话,她要让他多紧张一下。"然后将宝宝略微抱直,轻拍他的背,到他打嗝为止。"
    齐奕行手忙脚乱地照做,直到他姿势和力道都对了,才想起未完成的话题,"你能谅解我……"
    "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她将男人和宝宝一起推出门,"我因为照顾宝宝已经很久没睡好,我要睡一下。"然后,又是一记闭门羹。
    最后,门外只剩下无可奈何的傻爸爸,以及再度陷入梦乡的小婴儿。
    既然她不提那桩婚姻的事,那他也不会自打巴掌地提出来,这件事就像个疙瘩存在齐奕行的心里。
    才相处二天,他完全被怀里的小宝贝征服,换尿片泡牛奶都抢着做,甚至晚上硬挤在客厅沙发舍不得回家,奇妙的是,她竟然也由着他,没把他赶出去。
    隔天正好是假日,可颂电脑的事尘埃落定后,他终于能放假一天。
    "曼翎,小宝贝叫什么名字?"看着沉睡着中的婴孩,他突然发问。即使孩子的妈对他好冷淡,他也要弄清楚这个问题。
    乔曼翎由育婴书中抬起头,皱眉反问:"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问这个问题很奇怪吗?虽然怕惹得她不高兴,他还是硬着头皮道:"因为我总要知道怎么叫他。"
    "孩子还没取名字。"她不冷不热的回答,又低头看书。
    "为什么?他都出生一个多月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孩子仍是无名氏。
    "你也知道他出生一个多月了?"终于正视他,给他一记白眼。"你是希望孩子姓乔,还是姓齐?"
    "当然是姓……"话声戛然而止,他突然明白了,俊颜也有些狼狈。
    她仍将为宝宝取名字的权利留给他,否则要是由她来取,也报好户口的话,孩子肯定是跟她姓,而且他竟过了这么久才来关心这件事,实在不应该。
    瞧她再也不理他,他虽然心虚,却还想再跟她多说两句。即使小梅已经指天发誓的说一切都解释清楚了,可曼翎还是不让他越雷池一步。
    "那……你有什么好建议吗?给孩子取个响亮一点的名字?"他笑着找话题聊天。
    目光再次离开书本,她又开始用怀疑的眼光打量他,好像他问的问题很笨。
    "响亮?"她突然想起一个网路上的冷笑话,刚好能套用在他身上。"叫"齐德隆东强"如何?够响亮了吧?"
    脸上划下三条黑线,他也想起同一个冷笑话。她似乎对聊天兴致缺缺,摸摸鼻子,他自己去查命名书籍还比较实际。
    啪,手中的书本合上,乔曼翎起身走到房里换了件衣服,再拎着钱包出来。
    "我要出去一下。"她边在玄关穿鞋边说。
    "要不要我载你……"瞥见手边的婴儿,下头的话又卡在喉头说不出口。
    很好,这小子再次破坏了他献殷勤的机会。
    "你想起你的责任了?"这句话显然带有讽刺,她说完便迳自开门走了出去,头也不回的,又交代道:"孩子就先交给你了,希望你好好照顾他。"
    门关上后,传来男人深深的叹息。
    "小宝贝,千万不要爱上女人,你会很惨的。"从他见鬼地悔婚之后,他便不停地在赎罪,一直到现在,他仍看不到尽头在哪里。
    上帝玩弄了他一次又一次,总是在她快要原谅他之前,又让他不得不令她对他失望。到底他要做到什么程度,才能再赢回她的爱?以前受女人拥戴、视女人为情趣的他,棱角早已被磨得差不多了,要是以前那些女朋友知道他现在灰头土脸的样子,一定也会笑他这是报应。
    失意的男人就这么坐着发呆,连午餐时间过了都不知道,当婴儿的啼哭声传入耳中,他才大梦初醒,尽职地为儿子换尿布,不小心还被尿了一身湿,好不容易将他哄睡,衣服才换到一半,儿子又开始哭了。他只好丢下穿了一半的衣服,不太熟练地泡好牛奶,塞进肚子饿的娃儿嘴里。
    "我也饿了啊,唉。"可他却连找东西吃的时间也没有。这时他才知道曼翎一个人照顾孩子时有多忙。
    于是,在乔曼翎出门两个小时又回来后,看到的就是一个半裸俊男正在喂小孩的画面。表面上她虽然平静无波,心里却暗骂自己居然开始害臊。
    "你回来了?"他开始装可怜。"我肚子饿了,小宝贝一直哭……"
    "他一直哭,一定是你没照顾好他。"她照顾时,小宝贝可总是笑眯眯的呢!
    "肚子饿的话,橱柜里有泡面。"
    "我想吃你煮的……"他开始施展很久没用的美男计。
    他刻意放电对她仍是有相当程度的影响力,只是她控制自己别去看他,"我等会还要出门。"
    转进房间里,她换上刚买回来的衣服,还略施薄粉,加上方才去理发厅修剪的新发型,整个人看起来焕然一新。
    齐奕行看着她梳妆打扮,摇身一变为美女辣妈,脑中突然警铃大响。
    "你要跟谁去吃饭?"他略带酸意地问着。
    "我跟谢大哥约好了。"她大方地回答。
    "不行!"一下子忘了自己不能公开的身份,他咬牙切齿道:"你是我老婆,不准你跟别的男人约会!"
    老婆?乔曼翎不理他,慢条斯理地套上好久没穿的高跟鞋,出了门才给了他一记回马枪。
    "律师说,我们的婚姻在台湾没有登记,所以是无效的。"
    从那天她为了感谢谢大哥在她生产这段时间的帮忙,请他吃一顿饭之后,隔壁那男人就整整消失了一周。
    这几天,她都忍不住贴上墙壁倾听,甚至由阳台的落地窗直接走到他家查看,只有他睡觉过的痕迹,足见他有回来,却没有来见她一面。
    他偶尔还是会打电话给她,但总是匆匆问候一下她和孩子就挂断。种种迹象令她不禁怀疑起他是否又开始不信任她,误会她和谢大哥的关系,所以开始避不见面了?
    终于,她忍不住冲动,拨了通电话给小梅。
    "乔姐!"接到她电话的小梅很惊讶,"你不是过几天才要回来上班吗?"
    "是啊,大家工作还好吗?"乔曼翎顺着她的话,否则真不知怎么开头。
    "都快忙死了呢!不过少了你的设计总是缺了点味道……这是负责设计的可欣姐自己说的,不是我说的喔!"小梅急急解释。她只是个菜鸟工读生,对于是前辈又是老板之一的可欣姐的设计,她才不敢多加批评。
    "我知道了。对了,小梅,那个……"她思索着如何询问,"你哥哥……"
    "我哥哥?"脑袋稍微一转,小梅知道她要问什么了,故意咳声叹气,"乔姐,我哥最近都快忙翻了,你不知道吗?"
    "他在忙什么?"这就是她要问的。
    "就是美国那个费克集团啊,趁着低价收购股票,想并吞奕阳,我哥他们正在进行反收购,于是忙得昏天暗地的。"
    "他为什么不告诉我?"她不太高兴他什么都不说。
    "乔姐,不是他不告诉你,是我哥的个性本来就是这样。"小梅的语气相当无可奈何。"有什么事,他总是自己扛起来,不希望别人担心,公司的事,也是季大哥的父母跟我提到,我才知道的。"
    "但我和他关系不同……"
    "就因为重视你,所以他宁可自己辛苦点,也要在你面前表现出快乐的样子,不想把压力加在你身上,我哥从小就是这种人啦!"
    "是这样吗……"她有些惭愧,奕行把她像女王一样的服侍,近一年的相处,他也几乎对她的习惯及脾气了若指掌。反观她,只会跟他生闷气,还自以为了解他。
    她是个差劲的伴侣吧?乔曼翎心想。
    "乔姐,我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小梅的语气一下子变得正经八百。"对我哥好一点吧!他真的很辛苦,而且,他就算有什么对不起你,也真的都是阴错阳差,不是故意的,像他这么倒楣的人已经不多了……"
    "小梅,我知道怎么做了。你先去忙吧。"挂断电话,乔曼翎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时分,心里做了个决定。
    将自己的行李稍微整理一番后,又煮了些东西,她抱起儿子,打电话叫了辆计程车。
    十五分钟后,她一手抱小孩,另一手提着便当上了车。
    "司机先生,麻烦到奕阳科技。"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