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不能见人的老公 >

第七章

    时间匆匆走过,齐奕行和乔曼翎虽然并未像过去那般卿卿我我,但偶尔交换个眼神都充满甜蜜,大伙就知道两人大概感情突飞猛进。
    预产期前一个月,齐奕行整个人绷到极点,成天疑神疑鬼地打量着乔曼翎托着的那颗大西瓜,生怕在他下一个眨眼的时候,西瓜太郎就这么蹦出来。
    "好痛!你轻点嘛……"
    "好好好,这里有没有舒服点?"
    "哎呀!那里又酸又疼的。"
    "忍着点,又酸又疼才是对的呀……"
    乔曼翎侧躺在床上,齐奕行仔细地为她做简易的产妇按摩。那天陪她去上拉梅兹后,他在公布栏看到还有按摩课程,二话不说也报了名。若非乔曼翎怕他太累出口阻止,他搞不好连妈妈哺乳教室都要参一脚。
    大手又按上她腰间的穴位,一股又麻又痒的感觉传递全身,害她一下娇呼一下又咭咭地笑,一张小脸涨得粉红,看起来又娇又媚。
    齐奕行觉得自己快受不了了。这女人完全不知道自己的魅力,即使她臃肿得像只恐龙,对他仍有难言的吸引力,何况她除了肚子变大,从背后看还是那么弱不禁风,长相也依然柔美可人,害他禁欲了好久的男性本能蠢蠢欲动。
    不行不行!再怎么样,她也是个再过一个月就要生产的孕妇了,难道他可以像个禽兽般扑上去吗?
    为了不让自己的色心太明显,他索性轻轻将她扶起,靠坐在床头,改成做预防水肿及抽筋的脚跟按摩,免得又被她玉体横陈的模样给迷惑了。
    可才抬起她白嫩细致、几乎不盈他一握的玉足,他就知道自己错得离谱,刚才下的决心险些完全崩溃。
    一双无瑕的小脚粉粉嫩嫩,因他这么一抓一抬,孕妇装的裙摆滑上大腿,纤细均匀的美腿尽露眼前,他忍不住吞了口口水,眼睛都看直了。
    不!不能让自己看起来像个色狼!虽是这么想,但大手早已不受控制地轻揉她的脚掌,另一只手开始往小腿滑去。
    "嘻!好痒!"她缩着脚边叫边笑。"齐奕行,你在做什么?"
    "我在帮你按摩脚跟啊!"越说他摸得越起劲。
    "有谁的脚跟……长在大腿的,你不要乱摸啦!"她一手拍掉那胡摸乱窜的大掌,当他瞪着她的脚两眼发直时,她就知道他的心术不正了。
    未能多吃两口豆腐的男人很是遗憾,不过他突然灵光一闪。"曼翎,孩子出生后,你要喂母奶吧?"
    "应该是吧!怎么了?"
    "上次按摩课程时,老师有特别交代……"他沉下眼眸,俊脸贴近她,极尽诱惑地低语道:"产前就开始乳房按摩,可以增进乳汁的分泌……"
    他那语气听起来暧昧极了,乔曼翎双颊一红,忍不住往后缩了点。
    "我很乐意为你服务喔!"他伸出魔爪,故意开始解她的扣子。
    "啊!你这个色狼!"尖叫一声拍开他,她抓起一旁的枕头就开始攻击。
    "天啊!曼、曼翎,你是个孕妇啊……克制一点,要不,我乖乖待着让你打好了。"他左闪右闪,最后干脆定格,让她打个过瘾,反正他从第一次被她揍一拳之后,就知道她柔顺性格下潜在的暴力因子不容小觑。
    没料到他闪都不闪,她一枕就从他的脑门击下去。虽然应该一点都不痛,但她还是看得心疼。
    "你怎么不躲啊?笨蛋!"她嗔怪地白他一眼,收起武器。
    "唉,我怕你太激动,你的大西瓜就"啵"一声掉下来!"他比了个开花的姿势。
    她噗哧一笑。"大西瓜收成的时候,你要来陪我吗?"
    "那要看我有没有时间。"他搔着下巴,状似考虑。
    "我只是问问而己,才不希罕你呢!"她从床头取来手机,操作给他看。"大家都替我设好快速键了。长按2是可欣,长按3是文静,4是小梅……"
    连小梅那妮子都插一脚?齐奕行暗哼一声挑起眉。
    "5是谢大哥……"
    "删掉!"他废话不多说想抢手机。听到谢名展的名字就火大。
    "你干么那么没风度?人家谢大哥都没说过你怎么样,何况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他就像我哥哥,表示一下关心不行吗?"
    "那我的号码呢?我也要设。"她都念封5了,居然还没有他?齐奕行皱起了眉,心里很是吃味。
    "你呀……"她吊足了他胃口,才状似不经意地道:"你没听清楚我从2开始说的吗?你的号码早设在1了啊!"
    他无奈地盯着她。"我发现你很爱整我。"
    这个事实从之前她不理他到目前情况渐渐明朗后,他益发有深刻的体悟,这妮子老是喜欢弄得他七上八下的,那副温顺的外表,肯定是个骗局。
    但他这个傻子就是心甘情愿的被骗,唉。
    "因为你坐立不安的样子很……"可爱。她吐吐香舌,转移话题,"老实说,我生宝宝的时候你真的不来吗?"
    "我一定会来。"这次他不敢再开玩笑,信誓旦旦地说。
    "你保证?"
    "我保证。"
    "那生产当天你若不来,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言犹在耳,然事情总是发生得令人措手不及。
    距离预产期还有一个星期,但乔曼翎总觉得坐立不安。从上星期开始,她的工作权就被李可欣等人剥夺了,说是她的大西瓜搞得大伙无心工作,于是赶她回家待产,反正有齐奕行这个牢头守着,她们很放心。
    然而每天都会到她家报到,工作时也不忘每个小时来电的男人,今天居然一点声响也没有,害她莫名其妙地担心起来。
    大约午饭过后,她试拨一通电话给他,却在电话响了几声之后,被对方直接挂断。她担心他在忙.便不敢再吵他。
    可现在情况有些不对劲了。从下午开始,她就觉得下腹隐隐约约的痉挛,虽然过去几天也有相似的情况,后来都证实是虚惊一场,但今天频率实在太高了,令她不得不怀疑宝宝似乎想早点看到这个世界。
    忍耐到晚间七点,原本只是痉挛的子宫突然强力收缩,令她累积的慌张到了顶点。顾不得齐奕行在忙,她又拨了通电话过去。
    听着电话铃声响起,她吊高着心祈祷他接电话,不久终于接通了。
    他那端的背景声音很是嘈杂,她正想说些什么,齐奕行突然先开了口。
    "我现在很忙,别再打来了。"以不耐烦的语气说完,他便切断来电。
    乔曼翎难以置信地瞪着手机,只是下腹传来的异样容不得她再多做犹豫,她改按下李可欣没的快速拨号键。
    "可欣?"听到好友在电话铃望一声都还没响完时就接起来,乔曼翎感动得都快流泪,忍不住埋怨起齐奕行的冷淡。
    "对,我是曼曼,我觉得不太对劲,好像要生了,你可以过来帮我一下吗……齐奕行他在忙,挂了我的电话……好,我等你。"
    结束通话,有了好友的支持,她仍是无法安心。计算了下李可欣到达的时间,她忍住下腹的抽痛,走到门边坐在地上等,因为怕等到李可欣来按门铃时,她会连走到门边开门的力气也没有。
    缩在门边望着窗外由红转黑的天空,心里的不安及身体的不适,都令乔曼翎害怕的想落泪。为什么?为什么当她需要一个肩膀时,那个男人又不在了呢?
    他说他一定会来陪产的,她该信任他的,是吧?
    三十分钟后,电铃响起,乔曼翎拉着门把起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打开门,她已经冷汗涔涔了。
    大伙全抛下工作冲了过来,连谢名展都由于临时接到电话匆忙跑来,见到脸色惨白坐倒在地的乔曼翎,全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
    "你还好吧?"看着开完门就虚脱的她,谢名展很是心疼。
    "谢大哥,我、我觉得很不对劲……可欣,你去帮我把房里那袋预先整理好的衣物拿出来好吗?"她抚着肚子,下腹的收缩越来越明显了。
    "好、好,你等我,我马上出来。"李可欣立刻冲进房间。
    何文静和小梅着急的面面相觑。何文静拿出乎帕替乔曼翎擦汗。"乔姐,你还能走吗?"
    "恐怕不行。"她苦笑,急促地呼吸了几下,缓和下腹的紧绷。
    "没关系,我抱你下去。"谢名展自告奋勇。
    "谢大哥,我想……我还能再等一下奕行……"突然一阵剧烈抽动,她倒抽口气。"小梅……可以帮打电话给……奕行吗?他说他要和我一起迎接孩子出生,绝不会缺席的……"
    "我来!"小梅俐落地在沙发上找到手机,边走,边先帮乔曼翎拨好号,等拿到她手中,已经是铃响状态。
    乔曼翎在心里默祷着,别又让我失望了,奕行,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了……
    片刻后电话接通,这次同样在乔曼翎说话前,那方的男人已气冲冲地大吼——
    "说了我在忙没听懂吗?不要再打来了,很烦,我没空!"
    声音之大,让在场的何文静、小梅、谢名展,以及拿完行李走出房间的李可欣皆是一愣。
    "乔姐……"小梅想替他说话,可事实摆在眼前,兄长不善的语气犹回荡在耳边,令她什么都说不出来。
    "那可恶的男人真是欠教训!"谢名展气得横眉竖目。明明是他爱慕已久的女人,却因为她心另有所属,他只能把她当成妹妹,结果,那个占据她芳心的臭男人竟不懂好好珍惜!
    乔曼翎强忍已久的泪水终于落下,身体的异状让她的害怕到达极限,可心里却不争气地对那男人仍有着希冀,手放在关机键上,却怎么也按不下去。
    "我们……走吧。"
    等齐奕行来到医院,竟已是乔曼翎生产后的隔天。
    上一次乔曼翎受了惊吓有流产迹象时,他只是被挡住进不了病房门,这一次,他连门都还没看到,就被一群人拖到楼梯间,谢名展一拳挥上他的脸。
    "唔!"突如其来的攻击,令他退了三大步。但这回是自己理亏,所以甘心受了这一拳。
    更令他担心的是躺在病房的曼翎,不久前,她说生产时他若不出现就再也不理他,他当时信誓旦旦保证一定会陪在她身边,没想到最后还是让她失望了。若是她因此跟他划清界线,他一定无法承受。
    "你还敢来?你知不知道曼曼打了多少通电话给你?"谢名展气得大骂。
    "因为突发状况,我忙昏头了,事后仔细看手机才知道电话是曼翎打的……"
    "她昨天到了医院,还不放弃一直打电话给你。"李可欣一夜末眠,加上担心好友,眼眶都还是红的。"即使痛到不行的时候,也一直叫着你的名字,可是你人在哪里?"
    "我不是故意的……"他懊恼地抓着头。
    "如果不是我力气小,我也想打你。"何文静也加入讨伐的行列。"乔姐一心为你着想,不想让你错过宝宝出生,结果打电话给你还嫌她烦,吼她的声音连旁边的人都听得到。为什么乔姐每次需要你的时候,你都不在她身边?这样的你有资格说爱乔姐吗?"
    "我不知道那是她……我以为是记者……"
    他解释的话还没说完,谢名展又一拳送来,将他打倒在地。
    "你知不知道曼翎难产,差点就没了性命?你的儿子是她用命换来的!你以为这是你几句话就可以弥赴的吗?"谢名展恨不得把他丢出去。
    "曼翎难产?"齐奕行惨白了脸色,突然痛苦的闭上眼,像在忍耐什么。
    好一阵子,他才能恢复说话的力气,"昨天早上凌阳出车祸了,现在人还在加护病房里。我就是为了处理他的事,记者又一直打电话烦我,我才会失控对电话吼叫。当时我都急疯了,一方面要处理凌阳的事,另一方面又要安抚公司的股东,所以根本没搞清楚是谁打来……"
    他疲惫地睁开眼。"所以我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所有事情都发生在同一天,曼翎的预产期也还没到,我根本措手不及,一天之内两个我最亲的人都躺在医院里,你们以为我愿意吗?"
    此话一出,众人全住了嘴。如他所说,好友、妻子都躺在病床上与死神搏斗,这样的双重打击教人如何承受,他那哀恸的模样,足见是花费了多大的自制力,才没有马上爆发。
    "所以,可以让我看看曼翎了吗?我不能……不能再失去她了。"他扶着墙起身,颓废的样子令众人看了都难过不已。
    "让他……进去见见乔姐吧。"跟他关系最深的小梅,忍不住出口为他求情。
    "现在不只乔姐需要他,他更需要乔姐,让他们见见面吧……"
    谢名展不语,但握紧的拳头松开了,李可欣拭干了泪,淡淡地道:"1017号病房,你去吧。孩子有固定的探视时间,就贴在育婴室的外头。医生说曼曼已脱离险境,但因昏迷不醒,情况有可能再恶化,接下来就要看她的意志力了。"
    齐奕行失了魂似地走出楼梯间,众人无语地跟在他身后。迎接一个新生命应该是值得庆幸的事,为什么会弄得现在这般愁云惨雾呢?
    走进病房,他怔怔地望着病床上花容惨淡的乔曼翎。她那小小的身躯,究竟是有着多大的勇气与决心,才能搏命产下一个小生命?而那细瘦的手还打着点滴,为什么能撑起这么多的苦痛?
    齐奕行就这么沉默着,仿佛用看的,她就会在下一秒醒来,笑称这一切都是为了整他而设计的。然而,这一幕笼罩着浓浓悲哀的情境,却让病房里其他人哭红了眼,一向没神经的何文静甚至还走了出去,不想让自己的啜泣影响到他。
    "曼翎,"终于开口的齐奕行,轻握住她的手,"对不起,你生宝宝时我迟到了,你真的不理我了吗?你起来骂我吧?你如果生气,就狠狠骂我一顿,这次随便你要怎么处置我,我都无所谓,就是不要这样惩罚我,不要……"
    他轻抚着乔曼翎的脸,不愿相信前两天还在和他娇笑的小脸蛋,如今看起来竟无一丝生气,如果不是还有温度,他怀疑自己会受不了这个打击。
    "我很没用,总是保护不了身边的人,先是凌阳,再是你……"他的声音已开始哽咽。"尤其是你,每次你需要我的时候,我都不在……他们说得对,我凭什么爱你呢?我根本一点用都没有……"
    那带着沉痛自责的语气令人心酸,小梅捂住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李可欣也控制不住流淌的泪。连情敌谢名展,都忍不住被感动得鼻酸。
    "我还没去看我们的宝贝,听说是个男娃娃。"他举起手拭去眼中的泪,"我想他一定很可爱,而且很健康……"他突然回头望向李可欣,"对吗?"
    "对。"被他满脸的泪痕又引出更多的泪水,李可欣吸吸鼻子,努力让语气平稳。"宝宝很漂亮,遗传了你们两人的优点,虽然提早一个星期出生,但体重不输其他的小宝宝。"
    "你听到了吗?你不是要自己替他哺乳,怎么能继续睡下去呢?宝宝会饿肚子的。"瞧她一点反应也没有,齐突行几乎泣不成声。
    在凌阳出事的当下,他还能忍住悲痛冷静地处理所有事,但眼前虚弱的曼翎,却击溃他所有的自制。
    "曼翎,你一向比我坚强……"他觉得自己不能再承受更多了,腿一软,失神地在床沿坐下。"因为你可以没有我,可是我……不能没有你。"
    这阵子累积的压力,加上好友及妻子的生死未卜,他终于崩溃地痛哭失声。但那也只是埋在乔曼翎的颈间好压抑地哭着,可却让所有人,都明白了他的深情。
    乔曼翎足足昏迷了四天。
    前三天,齐奕行白天忙完公司与季凌阳的事情后,只能在深夜里来陪她,然后在医院短暂睡眠后,隔天再到公司继续备战。
    不过第三天之后,他就没再出现了,这令李可欣等人有些不谅解,由于刚清醒的乔曼翎身体还很虚弱,不能受太大刺激,所以她们也不敢在她面前多嘴。
    可她们不说,不代表她不会问。
    "奕行呢?"乔曼翎靠坐在病床上,气若游丝地问。
    "他都是晚上来的。"李可欣避重就轻地回答。
    "他看过宝宝了吗?"她也好想看宝宝,可惜因为奶水不足,不能亲自哺育,加上她在床上几乎动弹不得,从她在生产台上昏过去,就再也没见过了。幸好大家跟她保证宝宝很健康,她才松了口气。
    "他看过。"这次是小梅抢着回答。哥哥在大家心目中印象已经差了,绝不能再更差。"而且他看见宝宝的时候,一个人在育婴室前隔着玻璃呐响自语,还像个呆瓜一样傻笑呢!"
    "那么……他今天会来陪我吗?"即使生产时缺席,她也宁叮相信他是临时有重要的事,只求他不要再教她失望一次。
    "这个……可能晚一点。"众人都不敢肯定。毕竟他已经消失一天了。
    "可以请他现在来一下吗?我想跟他说说话。"好友们的支吾,让她心里有个底了,而这个认知令她有些心灰意冷。
    大伙面面相觑,最后小梅硬着头皮说:"我帮你打电话叫他来。"
    说着,她拿起手机,在众目睽睽下,走出病房打电话。
    其实她早打了不只一通,每隔一阵子她就会打给哥哥报告乔姐的情况,因此她知道他有多忙碌、责任有多重大,几乎不可能来医院探望乔姐。为了不让大病初醒的人太过失望,她只好跑出病房,免得要编借口都没理由。
    电话接通了。她连忙对着电话大叫,"哥,你终于接了。你能不能拨个一小时过来?乔姐说她很想见你。"
    "曼翎想见我?"电话那头的齐奕行声音都激动起来,随后无奈地看了看身处的环境。"可是我走不开。"
    "你走不开吗?"小梅都快抓狂了,"乔姐能说话之后,第一个问的就是你的事。你真的不能来?"
    "唉,小梅,我在机场,等一下子就要登机飞美国了。"他深深一叹,比她还难受。
    这教她怎么替他掩饰啊?小梅都快疯了。"你不能挑别的时候去吗?"
    "我也很想,可这件事关系着奕阳几千名员工的生计,凌阳又还昏迷不醒,我真的没办法。"
    "唉!算了算了,我再想办法。"小梅挂断电话,踌躇半晌才踏进病房。
    "乔蛆,那个……他说……"她有些结巴,因为实在太难掰了。
    "他不能来,对吧?"乔曼翎淡淡地道,眸子里有丝冷然。"那就算了,让他去忙吧。"
    "乔姐,其实是有原因的,因为季大哥出车祸——"
    小梅习惯性的叫季凌阳季大哥,也许是大伙都在气头上,并没有人挑出她的毛病,乔曼翎更是直接截断她的话。
    "好,就算是这样子好了,他能去看季凌阳,为什么不能来看我呢?"她有些难受地反问。"或者,我在他的心里,终究比不上好友及公司吧?"
    "不是这样的……"
    "不用替他辩解了。"她给过他太多次机会,不想再心软了。"其实我对他期望不高,更很少主动要求他什么,当我在生死边缘的时候,当我怕宝宝会因我的虚弱而出什么差错的时候,我只希望有一只手能让我握着支持我……"
    甚至现在想起那时的无助与惊慌,她都还会害怕得颤抖,可是,她依然见不到他的身影。
    "然而他总是教我失望,所以我不敢再对他抱什么期待了。"
    "因为……因为他是董事长啊,他工作忙是……"小梅急急想解释。
    "谢大哥也是工厂负责人,他甚至还不是我的谁,可却能为了我的事在百忙之中跑来。"乔曼翎水眸里有着黯淡。"当我从黑暗中醒来,第一眼看见的是谢大哥而不是齐奕行,我就想也许我一开始就错了,若是跟谢大哥在一起,说不定现在我已经找到幸福了……"
    "乔姐……"小梅被堵得哑口无言,只能在心里干着急。
    病房里陷入一片沉默,乔曼翎望向病房窗外的蓝天,眼睛被阳光刺得有些痛,她突然觉得自己被困得够久了。孩子已经出生。现在只差取个名字,到户政机关登记后,有些事情一也该要做个结束了。
    这是齐奕行答应她的,不是吗?
    "可欣,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好,什么事?"现在要她一百个忙她都愿意。
    "帮我找一个律师,通晓民法和国际法的。"在乔曼翎面无表情地说出这个请求时,小梅的脸微微泛白,默不吭声地溜出病房。
    "快接啊,笨蛋!"她在病房外坐立不安地打着电活,就怕晚一分钟兄长就要上飞机了。
    "小梅,曼翎怎么说?"电话很快地接起,再一会就要登机了,但齐奕行仍不敢关机。
    "乔姐……很失望。"既然是自己人,也不说什么粉饰太平的话了。"她说,你不来就算了,她也不再对你抱任何期待。"
    "是这样吗……"齐奕行的声音一下变了,有些意志消沉。"你没有帮我跟她说明吗?"
    "她似乎后悔跟你在一起,连当初应该选择谢名展的话都说出来了,你要我怎么说?要是直接告诉她你在这节骨眼去了美国,你想翻身都没办法!"
    小梅顺带复述了乔曼翎所倾诉的心事。
    听到后来,齐奕行脸色惨白地跌坐卒椅子上,那种痛苦到了极点的表情,让身旁同行的奕阳员工都捏了把冷汗。
    "我没事。"他拒绝下属的扶持,目光忍不住望向窗外即将要登上的飞机。
    他多么想飞奔到她身边,可美国可颂电脑这个案子,奕阳投入大部份的资金及人力,如今因凌阳的车祸发生变数,若不挽回,损失不计其数,他又怎么对得起所有员工及凌阳的期许?
    阳光射入他眼里,他连苦笑都做不出来了。明明知道天空很刺眼,他为什么就是学不乖,偏要看着它直到眼眶浮上泪雾呢?
    她是不是也在看着这一片天?有没有感受到那刺眼的感觉?
    "还有一件事,我觉得很奇怪……"最后,小梅在他伤痕累累的心上,再添上最致命的一记。"乔姐要可欣姐去替她找一个熟悉民法和国际法的律师。你知道她想做什么吗?"
    "我知道……"她最后仍是选择离婚……齐奕闭上眼,再也承受不了接二连三的打击。"我要登机了,曼翎的情况,等我到美国再打给你。"
    挂上电话,他脚步沉重地踏进登机门,可一步一步地前进,坐上机位要离开前往美国的一刻,他不禁恍惚得弄不清,究竟谁才是那个要离开的人。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