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不能见人的老公 >

第六章

    齐奕行跌跌撞撞地来到医院,一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灯,经历多少危险镜头。
    当他发现自己的手机失踪,打电话确认时,那头传来的居然是琳达那做作又充满性暗示的声音,他先是无奈地斥责她两句,随即又想起说不定曼翎今天有打电话给他。如果被琳达这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给接了……
    越想越不对,他连忙冲到琳达那里将手机拿回,并撂下狠话要她检点一些,否则就让她在社交界消失。
    查询手机来电,看到曼翎确实拨过电话,他的心凉了一半。
    硬着头皮回拨之后,接起电话的居然是李可欣,她二话不说就先将他骂得狗血淋头,当他好不容易拼揍出曼翎受伤,可能流产的消息,脑袋当下空白,手抖得几乎连手机都拿不住。
    现在他一路冲进医院,没头没脑地跑错好几个地方,问了十几个护理站,才来到乔曼翎的病房前。不过他才要推门进去,里头的李可欣和何文静却先走了出来,将他堵在外头,准备狠狠教训一下这个花心薄幸的男人。
    "曼翎怎么样了?"他紧张地问着李可欣。
    "齐董事长不是忙着和女友约会吗?怎么有空来找我们可怜的曼曼?"
    这回李可欣真是气坏了。三个好友之间,她往往是最理智的那个,若是连她都火大得想杀人的话,更不用说还躺在病房里的孕妇了。
    "我……"齐奕行懊恼地用手爬了下头发,"我不知道琳达偷拿我的手机,还对曼翎乱放话,我真的和她没有关系,我已经教训过她了。曼翎她还好吗?"
    李可欣对他的提问装聋作哑,非得把一肚子的怒气发泄出来不可。"算你运气好,电话是我打的,琳达放话的对象是我。可是齐先生,你为什么不检讨一下琳达为何这么轻易偷到你的手机?是否你对异性毫不设防,容许她对你太过接近?"
    "怎么可能,我已经有曼翎了……"
    "对,你已经有曼翎了,那你就应该减少跟其他女人的纠缠。你很清楚自己有多少桃花,今天一个琳达就可以把你搞得团团转,明天万一又出现千千万万个前女友,你要曼曼忍耐到什么程度?"
    "只要她信任我,就不会误会……"心慌意乱的齐奕行根本不知如何解释,他一心只挂着乔曼翎的伤势。"唉,你先告诉我曼翎她的伤……"
    "你希望曼曼相信你,可是你却连一个女人都处理不好!过去你可以从误会中汲取教训,学着信任曼曼,那是因为她洁身自爱,但你向她做一样的要求,是不是自己也要以身作则?"
    其实李可欣有几分故意不让他知道乔曼翎的情况。让他着急到死算了,谁让他老是做出令人生气的事。
    "你说的对。"自从来到医院,齐奕行眉间的结没有打开过。"我会反省一下对待女人的态度,可你能不能告诉我曼翎她还好吗?受伤严重吗……"
    "乔姐痛到昏倒,刚刚才醒过来呢!"何文静终于看不下去,透露了乔曼翎的情况,但她说的话并没有让他好过一些。"她送到医院的时候还流了血,医生说胎儿的情况似乎不太好,要我们先有心理准备……"
    齐奕行听得脸色发青,拨开两人就直接冲进病房。
    "曼翎!"他直直冲向靠坐在床上的她,长发遮盖下的小脸显得苍白,那空洞的眼神及茫然的表情,更令他心惊。
    孩子……没了吗?
    "别难过。"他再也受不了地将她轻拥入怀,"我们以后还能有更多孩子,我会一直在你身边陪你,再也不离开了。"
    "你在说什么?"突然被搂得喘不过气的乔曼翎一头雾水。
    "不要哭,不要悲伤,你如果想发泄的话,全发泄在我身上好了,你可以像上次那样揍我一拳,要不然,踢我也可以……"
    她完全不懂他的意思,纳闷地用眼神望向跟在他后头进来的两人,只见何文静顽皮地吐了吐舌,李可欣则是没好气地敲了她一记。
    可怜的男人,肯定是又被整了。
    "你放开我。"她挣扎着,被抱得很不舒服。
    "不!我再也不放开你了!"想到逝去的小生命,他比她还想哭,可是他必须比她坚强,因为他是个男人。
    "唉……"挣扎得累了,干脆靠在他肩上。"孩子没事。"
    "啊?"男人的身体,僵住。
    "我也没事,连个伤口都没有。"
    大概沉默了有一分钟,齐奕行才能从狂悲的心情恢复到狂喜。"那刚才文静告诉我,医生说胎儿的情况不太好是……"
    "打了安胎针后就好了。"
    他的手终于放开她,慢慢转身,恶狠狠的目光瞪着那个始作俑者。
    "不能怪我啊!我还没说完你就冲进来,乔姐现在情况稳定,只要这阵子别太劳累就好。"何文静做出投降的手势,天知道她趁机报仇的成份有多大。
    握紧的拳头渐渐放松,齐奕行有种想撞墙的冲动。别人都是否极泰来。怎么就他总是泰极否来?不过是爱上一个女人,而那女人看起来又柔弱娇嫩,应该很好搞定,偏偏总在他快挽回她的芳心时,上天又来一道难关让他闯得灰头土脸,是否这是对他以前太过花心的惩罚?
    "所以,你没事了?没有哪里痛、哪里痒或是不舒服的?"再回头将她上上下下扫了圈,只差没剥开衣服看个清楚。
    "嗯。"乔曼翎点头,"还有,我刚才在病房里想了很多……"
    齐奕行的心又提起来了,经过几次的挫败,他现在想法都变负面了。
    "……我的工作环境确实不太安全,所以我决定以后专职设计,外场布置就再训练新人或工读生。"她说。
    就……这样?不是要慧剑斩情丝的跟他分手,也不是要指天骂地的责备他桃花太多?
    终究上天还没有完全舍弃他,齐奕行半信半疑自己可能得到特赦,试探性地坐上床沿。"那你什么时候可以出院?我带你回去。"
    且料,她突然拉下脸来。"不必,回去陪你的琳达吧!"
    他有些傻眼地放开手。"我说过琳达她只是——"
    "都帮你接电话,还自称是你女朋友了,你还想说什么?"
    这下又不知要解释个几天几夜了,齐奕行哀怨的眼神望向李可欣。"你不是说电话你打的?"
    李可欣同样不解地耸肩摆手,乔曼翎则淡淡地替她回答了。
    "电话是她打的,但琳达嗓门很大。"
    闻言,齐奕行再也说不出话,欲振乏力地垂下双肩,只能在心里呐喊——
    老天!祢不要再整我了!
    新来的工读生叫小梅,几乎在征人启事一贴出去就来应征了。她今年大四,所以有大把时间可以耗在工作室里,个性活泼开朗,工作态度也勤奋伶俐,面试时,乔曼翎只看了眼她的笑容,便爽快地录取了她。
    有了她的帮忙,乔曼翎确实轻松不少,这次,她经由老顾客的介绍接下一个当红乐团唱片销售的庆功宴,于是一早就到会场忙碌。
    "小梅,不是直接贴,锡箔纸要揉一揉,让它有点皱又不会太皱再贴。"
    现在,爬上爬下搬运重物的工作,都让其他人包了,她主要负责所有的设计及监工,或者一些精致小装饰的制作。
    "哇塞!乔姐。我今天才知道原来锡箔纸可以这样用啊?"每布置一个会场,小梅就惊叹一次,乔曼翎的多才多艺令她大开眼界。
    "设计原本就不能拘泥于材料,你有兴趣的话,我有空再多教你一些。"她朝她温柔一笑。
    瞧见这抹恬淡的笑容,小梅魂都快飞了。她也好想长得这么柔美喔!
    但她也明白乔姐骨子里十分坚强,从早工作到现在,身为孕妇的人却是一声累都没喊过,还直叫她休息呢!
    忙碌了一个上午,好不容易完成三分之二,大伙都累瘫了。
    小梅体贴地为大家买来午餐的便当饮料,唯独放在乔曼翎面前的,是跟大家都不一样的保温锅。
    "这是……"乔曼翎很是纳闷。
    "哎呀!乔姐你现在怀孕,不能吃外头油腻的便当啦!"小梅献宝似地将锅盖转开,"这是我炖的喔!"
    飘进鼻腔的中药味有些熟悉,令她扬了扬眉。自从上次被奕行的补品吓到后。她对这些东西就敬谢不敏,幸好他也听话没有再炖。这回对着小梅期待的表情,她不得已拿起汤匙,浅尝一口。
    好喝!柔美的五官瞬间发亮,一扫她对中药的坏印象。
    "这是你炖的?"她意外地看着狂点头的小梅。"味道很不错,谢谢你。"
    "那是当然!煮菜研发菜单这种事我最拿手了。"她臭屁得尾巴都快翘起来,不过也下意识地开始抱怨。"乔姐,你都不知道我这锅汤炖了一夜,被奴役得好惨喔……"
    "谁奴役你?"乔曼翎随口一问。
    "就是那个……"差点说溜嘴。小梅硬是改口,"一个臭男人啦!"
    "臭男人?"慢条斯理地放下调羹,"你以后别理他就好。"
    什么?以后不理那男人?小梅脸色一变。她哪敢得罪金主兼牢头啊!
    "他也没有这么糟糕啦!"只是有异性没人性而已,小梅在心里附注。"那男人……知道我的新老板是孕妇,特地要我炖补品来给你,其实他还满体贴的对吧,呵呵呵……"
    "体贴的男人通常桃花多。"乔曼翎知道大嘴巴的何文静,早把什么都告诉小梅。"齐奕行不就一堆烂桃花?而且我看他也颇乐在其中。"
    "才没有!"小梅差点翻桌,后来又发现自己太激动。"我……我说的那个男人,已经跟所有女人划清界线了!"
    "男人是不能相信的。"乔曼翎冷笑。
    死了!她好像越描越黑了……小梅干笑两声,"乔姐,你对男人有很大的怨念啕?"
    "你知道我和齐奕行的事。"乔曼翎擦擦嘴,一锅补品被她清空。"所以我有足够的理由讨厌男人。"
    "其实齐先生……呃,我看过他的报导,他还满负责任的,不然不会在父母移民后,一手照顾妹妹;他能力也不错,奕阳是他和季凌阳白手起家建立起来的喔!还有……对了,他也很帅啊,就算不拿来用,看起来也养眼……"
    瞧她哭丧着脸手忙脚乱,何文静拍拍她的肩。"小梅,你开始胡言乱语了,你跟齐奕行很熟吗?"
    "当然不熟!"小梅头摇得跟博浪鼓似的。
    "好了,小梅你快吃饭吧。"乔曼翎若有所思地多看了她一眼。"看你对齐奕行印象这么好,明天我请假产检,就给他一次机会载我去吧。"
    "曼翎!这里!"
    一下楼,乔曼翎就看到齐奕行灿烂的笑脸,替他帅气加了不少分数,邻居的婆婆妈妈、路过的女上班族,甚至公园里玩沙的小女孩,全都冲着他看。
    于是她表情又酷了起来,面无表情地点头,坐上了他的车。
    "曼翎……"一边开车,他一边想跟她说话。好久没有这么接近她了,可惜的是不能恣意拥抱她,复习一下那美好的感觉。
    "我今天太早起,想休息一下。"她不理他,迳自闭目养神,顺便消化一下腹中的酸意。
    她明白桃花太旺不是他的错,而且他收敛许多,否则以往那些女人不会只盯着他看,而是会一群人拥着他,被他的妙语如珠逗得呵呵笑。
    可是她就是忍不住吃味,又不能无理地发泄在他身上,所以只能忍下来。或许她该试着调适心情,否则和他相处的日子还长着,光气就气死了……
    突然睁开美眸,乔曼翎有些被自己的心事吓到了。原来她早就有和他继续长久走下去的打算?所有他加诸在她身上的伤害,这么快就痊愈了吗?
    哀怨地瞟了他一眼,懊恼于自己的屈服。不过,她终究仍有道心理障凝无法突破,不敢再像以前那么大意,将爱情一古脑的投注在他身上。
    莫名其妙被瞪一眼,齐奕行只能委屈在心里。可能她还介意琳达的事吧?又可能,埋怨他在她入院时不在身边?医生说孕妇的脾气都阴阳怪气的,她已经算是非常理智,没有直接判他出局就相当万幸了。
    车子驶入医院,由于乔曼翎的肚子在过了五个月后,像吹气球股一日日的涨大起来,齐奕行自然而然地搂着她前行。
    她先是僵硬地想推开他,但在他的坚持下,也只能沉默地让他服务。或许,她同样想念这个怀抱吧。
    "虽然孕妇之前受过惊吓,不过检查的情况还不错,宝宝很健康。最近要注意的是,因为子宫位置渐渐提高,会压迫到肺,有时候稍微走路或劳动就会很喘,建议准妈妈穿一些宽松透气的衣服。"在所有检查结束后,医生这么说。
    "宽松透气的衣服?"齐奕行连忙在笔记本里记下,扭头打量了下乔曼翎的衣着。"曼翎,你会不会觉得衣服穿起来不舒服?我再多买几件……"
    "你不要再买了!我的衣柜都塞不下了。"她低声警告他。每次产检时,他就紧张兮兮的,那本笔记都快写满了。
    对于这小俩口一个总是岂人忧天,另一个只能无可奈何,医生已经非常习惯,他拿出一张报名表,"这是拉梅兹呼吸法的课程,下个月你应该可以开始上课,建议你来学一学,特别又是头胎的准妈妈,可以帮助生产更顺利。"
    "拉梅兹……"齐奕行振笔疾书喃喃念着,猛地又抬起头吓了医生一跳。"那个课程,我可以参加吗?"
    "当然,我们鼓励夫妻俩一起参加。"这个准爸爸也太紧张了,或许这种舒压的呼吸法他更适合去上,医生忍不住这么想。
    终于,令乔曼翎汗颜无此的产检结束,齐奕行载着她以龟速行驶,还东转西转到处乱晃,就是不想这么快和她分开。
    "你太闲了吗?"面对着一张赖皮的笑脸,她怎么会看不出他的企图,于是好气又好笑地道:"既然如此,那就麻烦你当一下苦力好了。"
    "你要搬什么吗?"老母鸡雷达马上又运转起来。
    "我要到超市买点食材。"
    "食材?你要下厨?"别说苦力,能吃到她做的东西,当奴隶他都愿意。
    在她的示意下,齐奕行和她来到生鲜超市,看着她像贤妻良母般挑食材,他也忍不住在心里幻想起彼此是幸福甜蜜的小俩口,可爱又体贴的老婆,正试图抓紧他这老公的胃啊……
    "你觉得青椒牛肉好呢,还是宫保鸡丁?"
    "可以都要吗?"嘻嘻,老婆在试探他的喜好呢!
    "烤个鱼好像也不错。鲷鱼还是鲑鱼呢……"
    "当然是鲑鱼啊!"想到香喷喷的烤鲑鱼,口水都快流下来。
    "青菜可以做高丽菜卷,白菜可以炖肉丸子……"
    "高丽菜卷好!"当那肉馅吸收了满是高丽菜精华的汤汁,哇……
    "呵呵,你们夫妻俩好恩爱,老公这么体贴,还陪怀孕的老婆出来买菜啊?"
    天外突然飞来一个老太太的声音,原来是超市的客人看着这时登对的小夫妻,忍不住出口赞美。
    "我们看起来像夫妻吗?"乔曼翎愣了下,手里还拿着高丽菜。
    "不是吗?"老太太呵呵一笑,"我在旁边看好久了呢,你们夫妻俩对看的时候,眼神简直就要黏在一起,太太挑的都是先生爱吃的东西,先生又好温柔伸贴地替太太拿重物推车,而且啊……"
    她指着推着推车,笑得一脸满足的男入,"他看起来很享受和你一起逛街的感觉,笑得很幸福呢。"
    是吗?忍不住转头看了眼齐奕行,乔曼翎心思纷乱。他们在别人眼中,是这么契合幸福的吗?
    "这位先生一定很爱太太吧!"老太太转向齐奕行。难得有男人会陪着女人逛街,尤其还是无聊的超市。
    "是啊,我很……"差点脱口说出爱老婆的齐奕行,倏然想到两人之间的约定不禁口吃起来。"那个……她不是我老……呃,我是说,我……"
    "这位婆婆,"乔曼翎不疾不徐地解了他的围。"你的孙子要跑掉了。"老太太连忙左右张望,果然,她的孙子已经东跑西跑快不见人影,也顾不得交谈中的夫妻,跑去追孙子了。
    "曼翎,你愿意让我正名了吗?"齐奕行心里有些期待。
    乔曼翎只是淡淡地瞄了他一眼,将高丽菜丢进推车里。连她都搞不清楚自己在想什么,怎么回答他呢?
    "否则你怎么帮我解围,还愿意做菜给我吃?"看着最后她仍是选择做他喜欢吃的高丽菜卷,他心花怒放地大胆猜测。
    没好气地停住脚步,她直接泼了他一盆冷水。"这是我今天晚上要替小梅迎新的,没有你的份。"
    "……"扬高的嘴角抽搐一下,满腔的兴奋之情灰飞烟灭。
    期待落空的男人,只能无奈地继续这趟没他的份的采买,还必须拿出风度替她买单,最后承担起搬运工大任,将四大袋食材捉到自己的车子上,再护送带球跑的美人回家。
    他的一举一动乔曼翎都瞧在眼里,难得有种想笑的冲动。越观察这男人,越发现其实他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挺可爱的。
    当晚,齐奕行家里的电铃在八点钟准时大响。
    像是等了好久的男人由椅上一跃而起,丢下写到一半的程式冲到门边,才一打开,小梅急急忙忙地拿着个碗冲了进来。
    "快、快、快,别让乔姐发现我溜过来了。"齐奕行一把揪住往屋子乱冲的亲妹妹,质疑地盯着她手中的食物。
    "就这么一小碗?"他不太满意她的成果。"我可是冒着被季凌阳暗算的危机早退,把工作带回家做,你就拿这么一点东西慰劳我?"
    "哎呀!季大哥很习惯你三不五时就消失了啦!只要工作不开天窗,他会睁只眼、闭只眼的。"知季凌阳者,齐家小妹是也。"趁着乔姐在煮其他的菜,文静和可欣姐帮她的忙,我很辛苦才偷挖到这么一小碗的呢!"
    齐奕行看了下菜色,脸色不太好看。"高丽菜卷?你只盛了一个?"
    "盛太多我怕被发现嘛!"她现在才知道间谍也是不好当的。"不过乔姐今天煮了很多好料喔!有青椒牛肉、宫保鸡丁、海鲜火锅……"
    "还有烤鲑鱼对吧?"齐奕行没好气的说。
    "你怎么知道?"小梅呆住。
    "你以为这些东西是谁贡献的?"他可是出钱出力呀!但最后什么都没捞到,也只能认了。"快点回去隔壁再弄点东西过来。"
    "再用一个碗会被发现啦!你拿个新的给我。"齐奕行二话不说,从厨房里拿了个碗公出来,小梅看了差点没晕倒。
    "你喂猪喔!这么大是要吓谁?"她干脆自己去拿了个碗,又小心翼翼地潜回隔壁。
    才一进门,她马上被三个人六道眼睛盯着。
    "小梅,要开饭了,你去哪儿了啊?"何文静笑得有些奸险。
    "我……我去外头走一走、透透气啊!"她嘿嘿地干笑。
    "哦?你逛了这么久,有没有看到什么帅哥啊?"李可欣也插花开着玩笑。
    有啊!她哥可帅的咧!不过她当然不会笨到全招了。"我只是随便晃晃,谁都没看到啦!"
    "好了,不要再聊天了,赶快来吃吧。"乔曼翎打断她们的对话,上了最后一道菜。
    小梅松了口气,和大家一起就座。看到一桌子丰盛的菜肴,肚子里的馋虫蠢蠢欲动。不过不忘在心里替哥哥哀悼,有这么多人在这里看着,偷渡难度大增,看来他是没口福了。
    乔曼翎温柔地替大家布菜,端火锅汤给小梅时,多看了眼她手中的碗,突然开口问道:"小梅,菜还合你的胃口吗?"
    "超级好吃的,我都不知道乔姐你手艺这么好。"她埋头苦吃,只恨自己怎么不多生几个胃。
    "你刚才不是先尝了个高丽菜卷,滋味如何呢?"
    "咳咳……"才入喉的米饭突然梗住,小梅狂咳了起来,喝了一大口水才顺过气。"呃,那个,超级好吃的……"
    乔曼翎随之莞尔。"既然好吃,麻烦你去隔壁,叫齐奕行过来一起吃好吗?"
    "他也可以一起吃吗?"小梅眼睛一亮,但迎视三人狐疑的眼神,硬是傻笑,"我是说,原来他住隔壁喔,呵呵呵……"
    "他是今天的大金主兼挑夫,不叫他也说不过去,你快去吧。"其实乔曼翎原本就多准备了一份,否则这么一大桌菜和一大桶饭,四个女生怎么吃得完?
    小梅一听,兴高采烈地就要冲到对面,但乔曼翎的一句话,又害她差点跌个狗吃屎。
    "对了,记得把我的碗给换回来。"
    众人酒足饭饱后,在齐奕行明示兼暗示的眼神下纷纷告辞离去,将最后一个小梅踢出门后,就住在隔壁的人理所当然地留下来帮忙清理,还将碗盘洗得亮晶晶,一点力气都没让乔曼翎用到。
    他陶陶然地回到客厅,一想到晚下剩下的时间都可以和她独处,心情就忍不住飞扬起来。
    "哎呀!"客厅里的乔曼翎突然娇呼一声,抚着圆滚滚的肚子皱起细眉。
    齐奕行连忙上前扶着她坐下,紧张兮兮地直问:"你怎么了?哪里痛吗?"想不到她轻轻摇头,抚着肚子展颜一笑。"肚子里的孩子踢了我一脚。"
    所以,只是胎动?他惊叹又好奇地伸出手想摸摸看,但大手伸到她肚前,却硬是停在空中,进退不得。
    她会愿意让他触摸吗?虽然今晚她偶尔会给他一记笑容,可他真能像个普通的父亲,体会孩子在母亲体内顽皮的感觉?
    见他犹豫,乔曼翎索性覆上他大手,轻轻一压,一起贴上那圆圆的肚子。
    抬头,望见她柔柔地朝他一笑,齐奕行心都快化了。或许她今天心情不错,他当然要好好把握这个机会,行使为人老公、当人老爸的权利。
    此时手底下突然传来震动,他讶异地睁大眼,胸臆间充满感动,不禁细细感受超生命成长的奇妙。"小宝贝好像……滚来滚去的?"
    "像颗球对吧?第一次感受到胎动时,我都快哭了呢。"回忆着当初的喜悦,突然觉得有些对不起他。
    他是宝宝的爸爸,却被她隔绝在宝宝的成长之外,今他错失许多宝宝令人惊喜的变化。乔曼翎望着他因轻抚她的肚子而感动留恋不已的俊颜,心头那丝不被动摇的坚定,悄悄地融化了。
    "你想不想听听看孩子的心跳?还是跟他说说话?"连她都不知道自己眼中的柔光。
    "胎音器在电视矮柜里,你买的东西,自己都还没用过呢!"
    齐奕行在矮柜下找出她要的东西,立刻又回到她身旁。
    乔曼翎戴上耳机,听筒在肚皮上扫来扫去,然后于一个定点停下。
    "在这里,你快听!"她兴奋地摘下耳机递给他。
    他急忙戴上,那强而有力的撞击声,声声都像亲情的呼唤。直到现在.他才深深领悟到自己未来的责任有多大,守护他们母子的决心有多深。
    "孩子的心跳好快?是正常的吗?"他突然又皱起眉。
    "是正常的。胎儿的心跳是常人的两倍。"她取下他的耳机,再将麦克风装上听筒拿给他。"和宝宝说说话吧!"
    "宝宝听得到吗?"他很怀疑。
    "可以的,而且会有反应喔!"她也不清楚是自己的心理作用,还是胎儿真的听得懂,有时她一个人也能玩得自得其乐呢!
    齐奕行半信半疑地看看麦克风,又看看她肚皮,清了清嗓子说道:"麦克风测试、麦克风测试……"
    乔曼翎噗哧一笑,睨了他一眼轻槌他一下。"正经点!"
    她又开始跟他撒娇了,齐奕行觉得幸福好像又回到身边,高兴得都快飞起来。深思片刻,他正了正脸色开口,"宝宝,我是爸爸、先前爸爸做错事;所以妈妈罚我不准跟你说话,不是爸爸不理你喔……"
    收到乔曼翎的白眼,他仍继续说道:"可是爸爸非常爱你,也非常爱妈妈,你长大以后,一定要记得帮爸爸跟妈妈求情,请妈妈再给爸爸一次机会,告诉她爸爸曾经犯的错,都只是因为太爱她了。"
    话声到这里停住,因为两双眼睛胶着在一起,如同在拉斯维加斯热恋时那股的缠绵,却又跟当时的火光四射有些不同。
    如今的氛围,减少了激情,却多了隽永的深情。
    "啊!宝宝有反应了。"感受到肚皮一跳,她再次抓着他的手贴上肚子,"他听到你说的话了。"
    "是啊,他一定体会到我有多爱你们。"望着她脸上洋溢着为人母那种美丽圣洁的光华,他觉得自己再一次爱上她了,一股冲动令他不由自主地轻拥住她。
    "谢谢你,曼翎,谢谢你愿意为我生下这个宝贝。"因为他让她受了多么大的委屈和痛苦,"谢谢你还愿意让我爱你……"说着,齐奕行眼眶都泛起水光,更在内心挞伐起自己以前的愚蠢。幸好现在还有拥抱她的机会,要是再失去她一次,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活下去。
    这番话完全出自肺腑,她也动容地回搂住他。一路走来,不仅她苦,他更苦,可他从未埋怨过一句。或许在别人眼中他犯的错是不可饶恕的,但她不是个贪心的人,他赎的罪,她看到了。
    齐奕行倾身,深深地吻住她,即使这次会再被揍一拳,他也不管了。她芬芳软额的滋味,透过最直接的接触,再次在他脑海里活跃起来,他怎么会错失这么多、这么久呢?
    这回她没有推开他,温存而柔顺地承受他的亲怜蜜爱。她真的爱这个男人啊,无论她如何骗自己,她仍是爱他。
    一吻既毕,乔曼翎张开迷蒙的眼,望进他激情未褪却自制的星眸中,不禁抚上他的脸。
    "希望你这次不会再让我失望了。"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