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不能见人的老公 >

第五章

    雨势绵延到了午夜,还伴随着阵阵雷鸣,一声一声像打在乔曼翎的心上,她缩在床上一直无法入睡,直到楼下传来汽车的声响,她才连忙扭开大灯,透过窗户往外偷看。
    悬了一晚的心放下,齐奕行终于回来了。
    她屏气凝神地听着楼梯上传来的脚步声,不像以往那么稳健,而是有些步履蹒跚的感觉,跟着声音接近她的套房门口,钥匙交击,最后关门声响,她猜想他回到房子里了。
    知道他就在隔壁的这个事实,仿佛安了她忐忑的心,隆隆的雷声也不再那么令人害怕。乔曼翎才这么想着,天上马上落下一道雷,轰的巨响仿佛连大地都为之震动。
    毫无心理准备的她惊叫了声,几乎在她叫完的同时,墙上突然传来敲击声,咚咚咚的很是急促,她还没想到该怎么回应,敲击的声音换到落地窗,齐奕行来到她窗外的阳台上。
    外头还在下雨,他的伤口又才刚包扎好,怎么就跑到阳台上淋雨呢?
    不假思索的,乔曼翎一把拉开窗帘,隔着玻璃看到他一脸着急的表情,没包绷带的另一只手,指着落地窗上的门锁。
    他背后的雨势只让她犹豫了三秒便打开锁,齐奕行也顾不得她的地盘就是他的禁地,大脚踏入,伸手就把她搂进怀里。
    "别怕,我在这里。对不起,我在医院听不到雷声,不然,我会早一点回来陪你的。"他轻拍着她的背,怕刚才那道落雷吓坏了她。
    听到他的话,乔曼翎因打雷而惊吓的心慢慢平静下来,熟悉的怀抱,让她说不出一句话,只是静静地任他抱着。
    好一会,她告诉自己不能再沉溺在他的温暖中了,小子轻推他的胸膛,将两人隔开一点距离。
    "曼翎?"沉醉在软玉温香的齐奕行,这才察觉自己莽莽撞撞地冲了进来,见人就抱,不禁有些抱歉地说:"我好像太紧张了……"
    "你……"小手指指他额上的伤口,又轻触了他包在左手臂的绷带,她不由得问道:"这是怎么撞的?"
    即使只是简单的问句,但听到了她的关心,他消沉的精神一振。"只是下雨路滑撞上路标,没关系,不会痛的。"
    是吗?还停留在绷带上的小手用力地按了下去,看着他龇牙咧嘴又不敢叫的表情,滑稽得令她有些想笑。
    "知道下雨还开快车,你真是太糟糕了。"她白了他一眼,"这样以后我怎么敢坐你的车呢?"
    "我以后不会……什么?"后知后觉听懂她的话,他有些激动地抓住她,"你愿意让我接送了?"
    "那也要等你的车修好才行。"她皱眉,"还有,我不喜欢赛车。"
    "放心,有你在车上,我保证车会开得像乌龟那么慢。"他只差没像童子军般举起三指发誓。"而且明天车子就会修好,我一定可以载你下班。"
    审视般盯着他的伤,乔曼翎确认伤势应该不致影响驾驶后才点头,可在下一秒又突然转头走进厨房,让他高兴的笑脸转成错愕。
    "曼翎,你要做什么……"数秒后,他纳闷地看着她抱着一个东西走出来,等到看清她手上的保温盅,错愕的神情立刻变为苦涩。
    又要被退货了吗?他难过地想,至少她应该没有时间喂狗,他是不是能聊以自慰呢?
    顺手接过她递过来的保温盅,重量似乎轻了很多,他不解地打开查看,发现里头的东西全空了,而且洗得一干二净。
    "你吃了?"他露出惊喜的神情。
    "很难吃。"乔曼翎忍不住埋怨。不过虽然味道很怪,她还是硬撑着吃下去,如果肚子里的宝宝要怪,就怪他有个厨艺不佳的爸爸吧!
    "啊!抱歉,我忘了试吃——"因为这一锅炖得突然,而且是在公司煮的,根本没有多余的食材与时间让他可以重做,若换作平时在家里,他一定会炖到觉得好吃才拿给她。
    正当他要解释,乔曼翎却打断他。"以后不要炖了。"
    "你不喜欢吗?"什么解释的话又全吞回。他是不是又撞到一记铁板了?
    这次她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只是有些忸怩地道:"你把那些时间拿来睡觉不是很好吗……而且我不喜欢油腻的味道。"
    所以这其实是她的关心?笑容再次爬上齐奕行的嘴角,他似乎感受到她的软化了。早知道撞一次车这么好用,他老早选好一支电线杆开车冲过去。
    "曼翎,你愿意给我们两个一次机会了吗?"他这次不再鲁莽,轻轻地将人抱在怀里,小心翼翼的像抱着什么世间罕有的宝贝。
    "我什么都没有说。"这个得寸近尺的男人,他还在观察期呢!乔曼翎再一次推开他,指着落地窗:"很晚了,你快回去吧。"
    "还在下雨,我知道你怕打雷,我在这里陪你好不好?"好不容易见到一丝曙光,他才不想这么快走。
    乔曼翎没回话,只是好整以暇地示意他看向大开的落地窗。
    齐奕行回头一望,忍不住在心里苦笑。
    雨停了。老天爷要帮忙就帮到底,干么要半途收手呢?
    怀孕进入第四个月,乔曼翎小腹只有些许隆起,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一些轻微的害喜症状也逐渐稳定,但齐奕行却更像只老母鸡,把她照顾得无微不至,如果可以,他甚至想把她关在家里不准她出门算了。
    尤其她的工作危险性高,最近又接近婚礼旺季,她的生意好到教他放不下心。
    可惜两人的关系现在不浓不淡,虽不至于如先前般剑拔弩张,可他目前也只能箅是她的司机兼工友,要回到以前的甜蜜,恐怕还要加把劲。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晚上敲她的墙,她偶尔会回敲两下,而她家的落地窗窗帘终于打开了,运气好,遇上她心情不错的话,他还能进去走一走。
    其实乔曼翎并不是没考虑过工作的事情,只是生活的担子让她无法不工作,加上也需要为肚里的孩子存些成长基金,虽然齐奕行不介意负担她的生活费,可她的自尊不容许自己成为依赖他吃穿的米虫。
    因此,她工作得更勤奋了,下午完成一个婚礼会场的布置后,晚上还有另一个要忙,她只能趁着空档吃点东西,替自己和孩子储备精力。
    "咦?"何文静经过她的桌前,看到她桌上的一个纸盒,眉眼间染上暧昧的笑意。"那男人又送东西来啦?"
    "嗯,他说是有保护功能的什么东西,我也不太清楚。"早上在车上就送给她了,只是她一直没有勇气打开。
    自从乔曼翎不排斥他以后,齐奕行三天两头地送上孕妇用品,但毕竟是男人,有些东西他根本就搞不清楚用途,一听别人说好用有效,就马上买来献到准妈妈面前,着实让她们哭笑不得。
    先不说孕妇装就不知道送了多少件,从可爱风、典雅风到性感风无一不包;前一阵子他老兄第一次听说"妊娠纹"这个字眼,惊得俊容失色,马上打包了法国进口除纹霜、按摩霜、束腹及塑身内衣……这些怀孕后期,甚至产后才用得上的东西,让在众好友面前打开礼物的乔曼翎都困窘得快晕倒了。
    现在她的工作室里,椅子上有产妇座垫,柜子里全是营养食品,腰酸背痛时有全套按摩用具;家里的东西更是琳琅满目,按摩椅、胎音器、耳温枪、冰枕暖炉、产妇专用的床垫,墙上装着防波器预防电磁波干扰,还有全套的轻音乐让她放松心情。
    幸好她大力阻止他连孩子的东西也全买了,否则她担心那小小的公寓,会被购物狂的准爸爸塞爆。
    "你不打开吗?"何文静直盯着那只小盒子,站得远远的李可欣也拉长耳朵,两人都对齐奕行这回送的东西充满无限好奇。
    反正伸头缩头都是一刀,顶多再被嘲笑一次罢了。乔曼翎无奈地拿起盒子,拆开包装纸,还没拿出里面的东西,三个女孩子全纳闷起来。
    "这个是什么?"何文静直觉地照着盒上的字念出来,"硅胶保护罩?"
    三人面面相觑,皆是一脸问号,她干脆拿出里面的东西。"这看起来很像会让罩杯升级的垫子,他嫌你不够大吗?没想到他吃这么"重感"喔……"
    "文静!你不要乱讲!"乔曼翎涨红了脸。
    因为怀孕让她的胸部大了好几号,可欣就常指着她的胸部笑文静飞机场,现在逮到机会了,文静还不趁机报仇!
    "这应该是……"李可欣比较理智,拿起说明书念着,"保护乳头摩擦,收集乳汁,减轻涨奶的疼痛……"
    "所以是用在咪咪上的没错。"何文静戏谑地拿起保护罩在乔曼翎胸前比划,"要不要我帮你装呀!"
    "不用了!"害羞的准妈妈一把抢下那碍眼的东西。
    "这是产后用的吧?齐奕行这么早买干么?"李可欣笑看她们打闹。
    "他该不会只听说这个有保护作用,就赶快买来给你用了吧?"何文静指出重点,却见原本就羞不可抑的乔曼翎更是满脸霞光,讷讷说不出话来。"天啊!这个准爸爸也太好笑了,他说不定连什么产妇垫、婴儿床都买了……"
    她说得哈哈大笑,李可欣也忍俊不禁,倒是乔曼翎红着脸欲言又止。
    "其实,"反正都被嘲笑了,干脆她自己爆料。"婴儿床我逼他拿去退货了,产妇垫……"深吸了口气,"我家已经囤了三大包。"
    此话一出,工作室里更是笑翻天,突然门口传来了声响,齐突行在此时推门而入,两个女孩看到他,笑得更是张狂,直让他一头雾水。
    "我错过了什么好笑的事吗?"他被笑得一脸无辜。
    "齐大帅哥,你知不知道今天你送给乔姐的是什么东西?"何文静笑得都快岔气了。
    "不是保护用的吗?老实说,保护什么我也不太清楚。"反正能让曼翎减少受伤,他二话不说就买了。
    "嘿嘿嘿,你回去后自己帮她装上,就知道它到底保护什么东西了。"眨眼挑眉,何文静拼命给他暗示。
    这头的乔曼翎,一张粉脸早烧到快冒烟了。
    "不要再说了啦!"她大发娇嗔地瞪了眼对话中的男女。
    何文静继续吃吃窃笑,而齐奕行,从头到尾都在状况外。
    算了,反正孕妇的心态瞬息万变,他早有心得,加上舍不得她受窘,于是见风转舵地道:"曼翎,你要回去了吗?我来载你。"
    "今天没办法。"她看了看时钟,"一小时后我们还要赶到一个婚礼会场,恐怕会忙到很晚。"
    "你都忙一整天了,晚上还要继续?"他早上上班时才直接送她到另一个会场,这女人到底有没有产妇的自觉啊?她几乎比他更像个董事长。
    "没办法,这是老顾客介绍的,不接不好意思。"她也很无奈呀。"你先回去吧,晚上不用来载我……"
    齐奕行攒眉,不过并没有说些什么。
    收拾好该用的花卉及布置用品后,李可欣先去打开小货车的后车厢,何文静及乔曼翎则一人扛起一个大箱子。
    "曼翎!"他难以置信地低叫,"你在做什么?"
    "搬东西啊?"箱子甚至还在她手上呢!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都怀孕四个多月了,居然还这样搬东搬西的?"难道他没看到的时候,她都是这么辛苦的劳动着?而且他就站在她眼前,她不会叫他帮忙吗?
    "不搬要怎么布置?"她被吼得莫名其妙,粉脸也绷了起来。
    "这不是重点。"齐奕行难得一次板起脸。"你现在肚子一天天大起来,还要做这么危险的工作?你有没有替自己想过?替孩子想过?"
    "我总要赚钱生活,否则喝西北风吗?"他不善的语气令乔曼翎皱起眉。"而且工作室不是我一个人的,我也要对文静和可欣负责!"
    "我说过我可以养你和宝宝,是你不接受的!你不能为了跟我过不去,拿自己和宝宝的安危开玩笑。"他夺走她手上的箱子掂了掂,确实颇有重量。
    他这么说,好像在责备她不识时务,应该感激涕零地接受他的好意才对。乔曼翎脸色微变,但基于何文静仍在场,她不想在别人面前跟他吵架,于是忍着说道:"我不是在跟你过不去,这是一种责任!何况文静和可欣都会体谅我,不会让我太忙,我知道自己承受的极限在哪里,不会工作过度的。"
    "可你现在做的,已经超过我承受的极限!"他不悦地低吼。
    "你的极限干我什么事!"被他气得昏了头,乔曼翎也不禁抬高音量。
    他专制的说法让她觉得很委屈,仿佛一定要按照他的方式才是对的,而她靠自己努力工作则是错的。他的一席话,就像否决了她二十几年来的生活方式,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她不敢放下坚强,否则等到她习惯依赖了,他一不在,她将不知如何生存下去。
    她气愤地瞪着他,却发现他方才的义愤填膺,不知在何时已变为一脸挫败。
    这一次,齐奕行真的是被她一句"干我什么事"给击溃了。他努力地讨好她这么久,在她心中的份量似乎仍未增加多少。
    终于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语气很是沮丧。"我的极限确实不干你的事,但万一你出了什么意外,最受不了的人会是我!"
    语毕,他搬着乔曼翎的箱子走出门,而门内何文静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她看着乔曼翎眼中的难过,不禁说了句良心话。
    "乔姐,这次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耶,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这是第一次,齐奕行没有来接她下班。
    乔曼翎搭捷运,再慢慢由车站走回家。以往她都是这么走的,也没什么不适,但被齐奕行接送久了,才这一段路,她居然开始觉得脚酸。
    果然,只要依赖成了习惯,要再回到独立自主的生活,将是加倍的辛苦。
    只是她已经彻底地反省了齐奕行说的话,下午时他口气虽然差,但那也是因为太过关心,何况她的工作确实具有一定的危险性,现在她不只一个人,还要考虑到宝宝,可是一丝差错都不能有。
    当时她也是被他不善的语气给气傻了,才会出口伤了他。纵使她仍是不满他否定了她的努力,不过这次她愿意放下身段跟他好好沟通。
    而且,除了他误会她而拒婚那一次,她还真没见过他这么火大的样子。
    回到家里,看到隔壁灯还亮着,她思索着要用什么借口去找他。半小时后,她端着一盘义大利面由厨房出来,学着他轻轻敲了敲隔着两间房的墙。
    叩!叩!没有回应,她再敲一次,耐心等了会,仍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该怎么办呢?水眸转了圈,突然瞄到落地窗,脑子里灵光一闪。
    他不是说他绝对不会上锁的吗?还说她有事可以随时过去,现在她端着为他煮的宵夜,算有事了吧?
    走到连接两户的阳台,她轻轻一推,他的落地窗果然应声而开,而窗户内是他的卧室。再轻推他卧室的门,还没打开,她就听到客厅里传来陌生女子的说话声。
    "奕行,你好久没来找人家了,今晚我要你陪我。"
    "琳达,我不是已经陪你耗了一整夜了吗?"
    手里还端着面的乔曼翎脸色一凝,整颗心都冷了下来。原来这就是他没来载她的原因,害她还担心他是否生气了,煮面想补偿他,根本是多此一举。
    由门缝看过去,齐奕行坐在沙发上。而那名叫琳达的女人,长像十分艳丽,举手投足风情媚人,娇滴滴地倚在他身上,手还在他胸膛上摸呀摸的,将他伺候得像个大爷一般。
    "你不要乱来。"
    "我没有乱来呀。哇!奕行,没想到西装底下的你挺壮的嘛,还有肌肉呢,让我看看别的地方……"
    "别……听着,琳达,你突然出现真的让我……"
    "受宠若惊是吧?没关系,人家今天晚上都是你的喔!"
    跟着,小脸已结成冰霜的乔曼翎看到一幕恶羊扑狼的戏码,齐奕行左躲右闪,却不小心和琳达滚成一团。
    或许这样比较有情趣吧?
    下意识推开门,她面无表情地走进客厅,此时,齐奕行上衣的扣子都快被扯光了,露出半面胸膛,而琳达坐在他大腿上磨蹭,啾瞅啾的香吻直往他脸上送。
    "曼翎?"拼命抵抗的齐奕行余光瞄见突然出现在客厅的她,心里一喜,但随即又想到自己腿上的琳达以及眼下嗳昧的画面,俊脸倏然变得僵硬。
    糟了!他连忙推开琳达,但乔曼翎冰冷的视线及淡漠的表情都告诉他,他这一阵子做的努力,全完了。
    "你是谁呀!"看见身后多了个陌生女子,琳达很不客气地问。很少看电视新闻的她,自然不认识乔曼翎这个前阵子跟齐奕行差点结婚的女人。
    "我是他的……邻居。"她的口气没有半丝抑扬顿挫,脸色也很平淡,但齐奕行就是知道她气疯了。
    "曼翎,你听我解释,琳达她来是为了——"
    "人家特地来陪你的嘛!有什么好解释的?"琳达迅速截断他的话,反问乔曼翎道:"你怎么进来的?想干什么?"
    "我本来是来送宵夜。"看着齐奕行狼狈地整装,一副被抓奸在床的样子,她已经对他失望透了。"不过我想你们很忙,应该不需要了。"
    "不!我需要,曼翎,我告诉你……"
    "不吃不吃!你拿回去。"琳达气她破坏了他们的好事,口气不太友善。
    乔曼翎冷冷一笑,转头由来时的方向离开,琳达瞧她莫名其妙地进到齐奕行的房间,连忙大喝道:"喂!你这女人,干么走到别人房里……"
    "琳达!"齐奕行大吼一声,终于让这个自以为是的疯女人正视他了。"你今天来这里闹我已经很容忍了,我记得之前我说得很清楚,我对你没有那个意思!而且曼翎不是别人,她是我……"
    想到自己不被允诉泄露和她的夫妻关系,他简直有苦说不出!
    想骂也没了立场,他只能说道:"她是我很重要的人。"
    说完也顾不了琳达的反应,他起身追进卧室,但乔曼翎老早走到阳台回到她的房里,正在关上落地窗。
    "曼翎!曼翎!你听我说……"他急急敲着落地窗,她却已上了锁。
    然后她再也不看他一眼,一度为他拉开的窗帘,再次合上。
    "咦?曼曼,今天齐奕行没送你上班吗?"坐在工作室里剪花材的李可欣,有些讶异见到乔曼翎独自进来。以往只要是齐司机开车接送,绝对都是把人送到大门口的。
    "他忙得很,没时间送我。"她面色如常地在座位上坐下,开始研究今天的行事历。
    "怎么可能?他明明都把你的事摆第一的。"何文静哇啦哇啦地叫出来。还真没看过齐奕行这种火山孝子。
    "文静,不要说了。"再次大叹她神经之粗,李可欣用眼神制止她。虽然曼曼表面上没有显露出来,可眼里流露出的黯然,已悄悄泄露了心事。
    小俩口又吵架了?不管为了什么原因,还是先静观其变再说。
    何文静还搞不清楚情况,正想再发问,大门再次打开了,这次是气喘吁吁的齐奕行。
    "曼翎,幸好你已经来了,怎么不等我呢?"早上等不到人,他当下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因为不放心,他还是特地驱车来看看。
    她果然抛下他先走了,足见昨天那件事让她气得不轻。
    "我以为你和琳达小姐忙了一夜……"乔曼翎犀利的眸光淡淡地瞄过去。"应该没空理我才对。"
    "你误会我了。"他真想仰天长叹,"琳达是我以前……的朋友,我也不知道她会突然来——"
    "你和琳达完全没有过任何暧昧?"她打断他,单刀直入地问。
    齐奕行无言了。之前误会曼翎的时候,他确实有拿琳达代替她的打算,虽然后来没有下文,但两人之前走得很近却是不争的事实。
    "所以你不必跟我解释什么,比起琳达小姐,我只是个无足轻重的人物。"她赌气地说,连看都不想看他。
    "曼翎,你不要吃琳达的醋,我老早就和她——"
    "谁吃醋了!"她啐了一声,又羞又恼地瞪他。
    齐奕行真不知该喜抑或该悲。喜的是她还会吃醋,代表心里有他,悲的是她根本不听他解释,叫他百口莫辩。
    "好好好。你没有吃醋。"他瞧她脸色越来越难看,干脆转移话题,"你昨天来找我,什么都还来不及说就匆匆地走了,是有什么事情吗?"
    "现在已经没事了,反正对你而言也不重要。"原本是想告诉他,她对于工作的新规划,不过左拥右抱的男人显然不会在意这种小事。
    "你的任何事对我而言都很重要!"他恼她的执拗,非要扭曲他的心意。
    "是吗?当你沉醉在琳达的温柔乡时,我瞧不出自己有什么重要。"她转头不愿再看他,却不经意看到李可欣及何文静还在现场,两人听得目蹬口呆。
    糟糕!一时气急忘了还有她们在,这下什么脸都丢光了。
    "齐先生,你该去上班了。"她索性赶他走。
    齐奕行深深地望着她,看出她的不自在,最后叹了口气。
    "曼翎,当初我在婚礼前,听到谢名展说的醉话,因为不够信任你而误解你,甚至不听你的解释。这件事,让我后悔到现在,也心痛到现在。"
    她根本不愿意看他,这令他苦涩地一笑。"所以我告诉我自己,以后要跟你好好建立起彼此的信任感,但琳达这件事让我知道,我做得还不够。你现在对我的误解,跟当初的我,又有什么不同呢?"
    这番话犹如当头棒喝,教乔曼翎说不出话来。昨晚真是个误会吗?但她亲眼看到他和琳达卿卿我我的……
    然而亲眼看到就真的是事实?当初奕行也是亲耳听到她承认和谢大哥的亲密,但最后不也证明是乌龙一场?到头来,她同样不够信任他?
    冷凝的表情有些松动,却仍旧没有对上他的脸。
    "我早就拒绝琳达了,但她昨天突然来找我,以为跟我还能有机会,当时她扑向我,而我没有推开她,是因为她背后是玻璃桌,推开她后果会很严重。"
    这次他的解释,她没有打断,只是低垂着头像在思索,齐奕行的无力感在此时升到最高点。
    "我不逼你相信我,只是你可以回想一下昨晚的画面,再来决定我是不是那么罪无可恕。"
    向其他两个女孩微顿首示意,他转身离开,而乔曼翎此时才抬起头,望着他背影的目光,有些茫然。
    直到来到工作会场,乔曼翎心不在焉地绑着气球,还常常绑错了颜色。
    "你还在想他的事吗?"在她身旁固定铁丝的李可欣突然打断她的沉思。
    她不语,只是轻轻一叹。
    李可欣见状,微微摇头。"你知道吗?当初你从拉斯维加斯回来,突然告诉我和文静说你要结婚了,我们都吓呆了,因为你不像那么冲动的人。知道你的对象是齐奕行时,其实我有点担心。你很少看财经新闻或许不认识他,但我以前在电子业工作过,知道他是个很杰出的人物,同时绯闻也不少……"
    瞧好友脸色微微变了,她话锋一转,"不过经历过这么多女人的男人,会选择跟你结婚,那你肯定在他心目中是不同的;而你从小到大对男人都很有戒心,却愿意嫁给一个认识不久的男人,代表你应该也是很爱他的吧?"
    乔曼翎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因为答案无庸置疑。但一想到那男人的博爱,她眼神又沉了几分。"我以为爱一个人就该一心一意,杜绝外界所有的诱惑,但他似乎不是如此,一方面向我示好,另一方面又跟别的女人纠缠不清。"
    "因为他虽表明心有所属,但毕竟还是单身啊!何况他条件好,过去也给人多情风流的印象……"李可欣还真是可怜齐奕行,一朝是花花公子,一生都洗不去这个记号。"就算他不主动,难道就不会有别的女人自动扑上来?"
    乔曼翎差点脱口说出和齐奕行已是夫妻的事实,但最后仍是忍住。"他说一切都是误会,可今天冒出一个琳达,谁知道后天会不会又来个玛莉或苏珊?他要我信任他,也应该给我相信他的基础啊!"
    "这就是你们彼此了解得还不够,所以当初他轻易地被名展影响了,而你也因为一个琳达火冒三丈。"李可欣知道她只是一时无法调适齐奕行桃花太旺的事实,但心里已经相信他了。
    没想到看起来娇弱没脾气的女人,吃起醋来也是挺呛的。
    她调皮地朝好友眨眨眼。"就让他多担一会的心吧,也趁这时间好好观察他,你现在可是孕妇,使使性子、蛮不讲理是你的特权啊!"
    乔曼翎噗哧一笑,心里的阴霾也去了不少。因为一场没完成的婚礼,她却反而和奕行在误会中有了慢慢了解的机会,也许横亘在两人间的问题还不少,但谁又能说这是福是祸呢?
    一个小时后,会场布置完成了。乔曼翎和何文静站在入口处等着收帐款的李可欣,突然看到她花容失色跑过来,嘴里大喊着,"曼曼,小心!"
    乔曼翎还没反应过来,背后就不知被什么狠狠撞上,整个人倒在地上,原来是后头搬运东西的人因为手中箱子叠得太高,没见到前面有人,不仅撞倒乔曼翎,手里的箱子还散了一地,大半都砸在乔曼翎身上。
    何文静尖叫一声,根本来不及扶她,只见在地上的乔曼翎蜷曲着身子,脸色惨白,嘴里直喊着,"好痛……打电话给……奕行……"
    李可欣冲了上来,对着那个冒失的男人大叫,"你还发什么呆?她是孕妇!快叫救护车啊!"
    然后,她蹲下身子,安抚着冷汗直流的乔曼翎。此时何文静已将乔曼翎的手机找出来,却泪流满面,紧张得找不出号码。
    "呜呜,齐奕行的电话……呜呜呜,在哪里啊?"
    李可欣忍不住把手机抢过来,直接按下拨号键。果然,曼曼先前最后拨出的电话,就是打给那男人。
    短短的几声铃响,在她耳中却是那么漫长。好不容易有人接起,她连忙说道:"齐奕行……你……你是谁?快叫齐奕行听电话!"
    "你又是谁?"接电话的是琳达,口气很是不悦。她昨天趁隙摸走齐奕行的手机,以为他会主动打来,没想到等了这么久,居然等到一通来电显示为"老婆"的电话?
    "你管我是谁?齐奕行呢?快点叫他接!"不敢相信他的电话居然是个女人接的,还有脸问她是谁?
    "他现在正在忙呢,没空接你的电话。我是他的女朋友,等一会我们还要去约会,你不用再打来了。"琳达坏心眼地说完,立刻切断。
    李可欣简直傻眼,这么紧急的时候,那男人居然在玩女人?亏她刚才还替他美言了两句,结果仍是狗改不了吃屎。
    要是曼曼这次有什么差错,那个臭男人等着被三振出局吧!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