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不能见人的老公 >

第一章

    拉斯韦加斯除了是著名的赌城,它多采多姿的玩乐方式及目不暇给的美景,更是游客们津津乐道之处。
    它主要分之三大部份,人们印象中纸醉金迷的拉斯韦加斯,指的主要是拉斯韦加斯大道,各式高级酒店、主题乐园、购物中心林立,俨然是个享乐天堂;另一部份是老城区,虽比不上大道区的繁华,却也有它独特的历史沧桑感,到拉斯韦加斯旅游的民众,往往不会错过这两个地方。
    当然也有例外的人,会选择僻静的湖区度过悠闲的假期。在拉斯韦加斯湖畔享受微风吹拂的感觉,坐上游湖船远离尘嚣,一个城市两样风景,拉斯韦加斯就是这么一个矛盾却又迷人的地方。
    齐奕行就是那少数的人之一。身为一个软件研发工程师,又挂名公司董事长,他的忙碌可想而知。尤其是他与好友季凌阳合伙的奕阳科技,不小心被他们越搞越大,国内外投资纷纷涌入,连美国知名财团费克集团都大力资助,现在奕阳已是国际闻名。
    前一阵子,他们和美国可颂计算机谈定协助其操作系统的开发,在他辛辛苦苦做出的程序模型得到对方认可后,他硬生生向季凌阳敲来一个月的假期,以弥补他太过忙碌受创甚深的小小心灵。
    于是他选择了拉斯韦加斯做为他"系统还原"的地点,想安静时,就在湖区绕绕;想疯狂时,就到大道上厮杀一番,说不定还能钓两个洋妞来解解闷,增添旅游的乐趣。
    不过他没想到,他居然能在这段旅程上,遇到他理想的梦中情人。
    由他的角度看过去,映入眼廉的是一位身着粉红洋装的长发女孩,她站在堤岸眺望远方,亭亭的姿态像一朵初生的荷,很美、很清雅。
    拉斯韦加斯错落的风景环绕着她,澄蓝的湖面上去是碧绿的草地,越过这一片翠绿后,却变成黄沙滚滚的荒漠。这些各具强烈风格的景色搭配起来,却显得毫不突兀,加上那迷人的女郎在其中,秀发轻盈飘动,让画面更多了一份美好的协调感。
    齐奕行觉得他被狠狠电到了,她弯起唇,他就呆呆地跟着笑;她垂下眼睫,他便莫名其妙替她心疼起来。或许\没有人会相信,向来在女人堆十分吃得开的他,也会像个傻子一般偷窥女孩子。
    就在他享受着美人美景时,浓眉倏而敛起,一位棕发帅哥走到她身边,和她亲密地攀谈起来。美女有了伴侣这件事,令他心头陡然纠结,几乎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痴望着那方几分钟后,事情有了变量,美女突然生气地把棕发帅哥往后一推,而对方也向她破口大骂几声,愤然离去。
    现在……是什么情形?情侣口角,男方抛下女方走了?
    眼光连忙又从那风度欠佳的棕发男人调回美女身上,果然见到她一脸懊恼地望着湖面,一副想不开的样子,甚至她还轻弯下身,试了试湖水的温度……
    不会吧齐奕行可不希望梦中女神变成水中女神,急急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她身边,一边还用英文大叫着,"小姐,不要冲动……"
    这突来的叫唤显然吓着了佳人,身体还没站直的人儿,讶异地回头一望,结果脚下一个没站稳,纤柔的身体便往那澄澄的湖面倒去,还衬着一声娇呼。
    "小心!"就在美女快落入湖中之前,齐奕行加快脚步双手一抓——
    扑通!放松心情的假期,当下成了殉情记。
    "你没事吧?"落下湖后,才发现湖水只到他大腿高度,但那美女却不住地往下沉,又反常的没有挣扎,难道真是决心寻死?
    废话不多说,大手一把将人捞起,美女的玉臂,也顺势挂上他的肩头。
    瞧清了出水芙蓉的美貌,齐奕行愣了下。
    太太太完美了!根本就是他理想中的典范——不大不小的眼儿黑白分明,眼角还微往上挑,秀气挺直的俏鼻,粉樱色的小嘴,肌肤白皙透亮,东方人的婉约与精致,在她身上表露无遗。
    "你……"乔曼翎怔怔地望着这个大喊一声害她掉下水的男人,当下也被他出众俊逸的五官给怔住了,不过,湖水的冰凉让她很快地清醒过来,并在心中大叹可惜……
    "小姐,人活着还有很多美好的事,你一定要振作起来,不要被一点小事给击倒了……"听她说出中文,齐奕行赶忙也转换语言模式,来了串精神鼓励。
    "嗯?"真是可惜,这么帅的人,为什么是个神经病呢……
    "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紧抓着她纤细的肩头,他鼓动脑子里所剩无几的内存,挤出一些古人名言想安慰她。
    "是船到桥头自然直。"她忍不住纠正。
    俊脸蓦地抽搐了下,"对,船到桥头自然直,看来你不会再想不开了吧?"
    "我想不开?"纤手指着自己,突然,秀气的容颜变得古怪。"原来你是以为我想不开,才会突然冲过来吓我一跳?"
    "不是吗?你不是跟男友吵架?刚才你和那个外国人交谈得不是很愉快……"齐奕行感到有些不妙。他该不会闹了个天大的乌龙吧?
    "因为我根本不认识他呀。"所以他也不是神经病?乔曼翎突然觉得庆幸,这么一个大帅哥,头脑有问题就太可惜了。"那个人过来跟我搭讪,还毛手毛脚,我不想理他,他就生气走掉了,还把我的?MP3?撞到水里呢!"
    "所以你方才一副想跳水的样子……是想捡东西?"这下他十分清楚,恐怕自己才是那个谋杀她的人。
    "是啊!我才想放弃,你就大叫一声害我跌下水,我想人都下来了,索性就把东西捡起来。"
    "那你捡到了吗?"他笑得很是尴尬。
    湿淋淋的纤手举起,抓着一只造型精巧的?MP3,她好整以暇地睨着他。
    两人就这么站在湖里傻傻对望着,不知道是谁先起的头,但听浑厚的低笑伴着银铃般的笑声荡漾开来,在这一瞬间,他们好像认识了许\久的朋友一般,连一丝隔阂也不见。
    "哈哈哈,抱歉,是我太鲁莽了。"
    "不会,我也有该道歉的地方。"她有些赧然。
    "为什么?明明是我害你掉下水的?"瞧着她的娇羞模样,他心头微动。少有人躲得过他的魅力,难道她也被电到了?
    他期待着她的答案。
    "因为一开始,我还以为你是神经病呢……"
    "……"
    缘份就是这么巧妙的东西,两人一身狼狈地上了岸后,才发现彼此都是来自台湾,住在同一家旅馆,也都是单身旅游。
    既然连上帝都这么安排,就别浪费时间了。齐奕行把握机会提出晚餐\邀约,乔曼翎也愉快地答应,于是分别回房梳洗后,晚间一同出现在饭店的餐\厅里。
    浪漫烛光下,耳边传来的是悠扬的小提琴伴奏,桌上的时令海鲜则令人食指大动,最重要的,两人都精心打扮了番,存在俊男美女间的暧昧张力十足,彼此凝视的双眼,彷佛也沉溺在高脚杯里的白酒气泡中,醉了。
    "曼翎,你十分的吸引我。"桃花眼眨了一眨,齐奕行送了一百万伏特的电压过去,试图电昏她。
    不负所望,美人儿脸蛋微俯,害羞地微笑,颊边还挂着两朵红晕。
    没错没错,他要的就是这种反应。于是,白马王子式的优雅笑容也出笼了。
    "会对你的一举一动那么在意,是因为在见到你的第一眼时,我就知道我坠入情网了,你简直是我理想中的典型,娇柔、高雅。"
    这番话,博得佳人的轻笑,看来他宝刀未老,拿出来挥舞挥舞还是有风靡万千少女的劲道。
    "我不希望这段假期过后,就和你失去音讯。我要的不是艳遇,而是认真的关系。曼翎,你愿意把接下来的时间交给我,让我们好好的培养感情吗?"
    绅士般伸出大手来,电眼中流露出渴望与期盼。接下来应该就是小美女羞涩点头,然后怯怯地伸出小手,搭在他的手上了。只要她愿意踏出这一步,那么他相信两人甜蜜相拥的未来不远矣……
    "噗哧。"小手是伸了出来,却是捂住自己憋不住笑的樱桃小口。"奕行,你这样子很像满口甜言蜜语想欺骗良家妇女的色狼。"
    色狼难道他满脑子的***废料……噢,不,是所有对她的绮丽幻想,都被看穿了吗?否则她怎么会这么说?
    他那师奶杀手级的表现,居然被她称作欺骗良家妇女?
    "抱歉,我不是批评你,只是觉得……"黛眉微颦,仔细思考着怎么说比较不伤他的心。"刚才你那么正经是硬装出来的吧?我想我比较习惯自然一点。"
    "好吧。"反正都被看穿了,他苦笑耸肩。"我还以为你喜欢绅士派的。"
    "我也以为我是啊。"她出乎意料地坦诚,"不过我还满喜欢你的。"
    "噢?所以我还有机会?"黑眸一亮,此刻的他,笑得像个阳光大男孩。"刚才虽然耍帅失败,不过我说的话,真的全是肺腑之言。"
    因为他的笑容,她也笑了,柔柔像春风吹过。"你应该是很受女性欢迎的那种人吧?"
    听到这话,他马上收起笑容。"我承认我是有那么一点异性缘,不过我对你是很认真的。"
    定定地望着他半晌,乔曼翎终于向内心的期盼妥协。育幼院长大的她,一个人久了,多少也会希望有人陪伴。或许\是被异国的浪漫气氛冲昏头,又或者是被他的诚意打动,总之这一次她想放下自己的防备心,体会一下什么叫爱情。
    何况,两人间那种难以言喻的暗潮,让彼此都无法否认这强烈的互相吸引。
    "好吧。"她绽出一朵笑花,纤手伸向他,"今后,请多多指教了。"
    虽然被误认成神经病及色狼,但上帝终究没有遗弃他。即使说服她的过程有些出乎意料,不过最后仍是殊途同归,她毕竟接受了他的追求。
    所以他的魅力应该还是所向披靡的,这朵幽然独立的小白花,不就这么被他纳入羽翼之下了吗?
    隔天,两人早上先坐船游了拉斯韦加斯湖,下午他便开着车载她前进拉斯韦加斯大道,她在赌场尝试了人生第一次的赌博,却傻眼地在转瞬间输掉所有的筹码。为了不让佳人失望,他小小试了手气,果然将她输掉的钱全赢回来,还倒赚一笔。
    不过羸弱美人的气节可不只如此,她向他要了一枚硬币,走向吃角子老虎机器,五分钟后,他便见她浅笑捧着一小盆钱回来。
    "自己挑吧,你可以拿走我的欠款加利息。"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运气居然这么好,随便一拉就中了大奖。
    齐奕行啼笑皆非,还真的拿走两枚硬币,顺手给了经过的服务人员当小费。
    接着,他带她到了百乐门大酒店享用高级自助餐\,两人差点撑爆了肚子才从餐\厅里出来,刚好赶上百乐门出了名的水舞,犹如一面长墙的水柱喷发得比建筑物还高,搭配极具气势的古典乐,很是壮观。
    拉斯韦加斯的各个酒店就像不同的主题乐园,有金银岛大酒店的海盗船表演,高来高去的海盗们惹得观众惊声尖叫;金殿大酒店的火山喷发也具有相当的魄力,轰隆隆的令大地为之摇动。乔曼翎几乎是小鸟依人地躲在齐奕行怀里,令他乐不思蜀。
    "你怕吗?"从头到尾,直到秀结束了,他的手都没有离开过她的肩头。
    "我讨厌打雷和地震。"她皱着小脸,但还是那么秀气可人。"而那个火山爆发,把那些全包括进去了。"
    "我想我知道以后可以在什么情况下吃你豆腐了。"他摸摸下巴思索,却得到小美人不依不饶的抗议。
    自从绅士面具被她打破后,他也不再掩饰对她的渴望,原以为和理想情人一起出游,该是战战兢兢怕形象破功\才是,想不到她却有办法让他用最真实的一面与她相处,就算吃太饱在她面前挺着个肚子,他也觉得很自然,因为她仍是笑得那么柔美,像会包容他的一切。
    夜晚回饭店补足了精神,第二天,他带她到巴黎酒店吃了顿普罗旺斯风的早午餐\,而后在威尼斯酒店坐着船在水道中漫游,相偎的身影彰显了彼此热恋的气息;在西泽皇宫里,历史的气氛虽然被太过强调的细致及价值感给破坏了,但不减情火正炽的两人游兴。
    在逛完了狮园,还去看了埃及法老王后,夜幕低垂,齐奕行坏坏地问她,"想不想来点***的?"他摇晃着路上顺手拿的情色报刊,邪气地笑着。
    "你终于觉得带着我不方便了?"她抿起小嘴,心里冒着酸酸的泡泡。
    齐奕行哑然失笑。他怎么会看不出小美人吃醋了,不过,即使如此,还是不减她温柔的丰姿,反而还添了股呛人的娇媚。
    天啊!他更迷恋她了。
    "那你愿意陪我看上空秀吗?"他故意问道。
    只是乔曼翎可也非省油的灯。"我才不要呢!那有什么好看。"她忽然顽皮地一笑,抽起他手上的广告刊物,翻到其中一页。"你去看你的上空秀,我去看我的猛男秀。"
    "你想得美。"结果他轻而易举地就被她将军了,却觉得好幸福。和她拌嘴调情,真是世上最快活的事。"你想看猛男秀,我回旅馆跳给你看好了?"他暧昧地朝她眨眨眼。
    "好啊。"她大方地答应了,跟着脸色微红地凑近他,在他耳边低语道:"而且基于礼尚往来原则,我也可以让你看上空秀喔……"
    闻言,齐奕行眼睛一亮,觉得自己浑身燥热起来。
    "我陪你到饭店海滩看星星。"她指着天空,"标准的‘上空’秀。"
    被兜头淋下一盆冷水,他只觉雄心壮志全消。
    没好气地望向她,看着她得意的清雅笑颜,大手终是忍不住一伸,将人掳进怀里,印上深深一吻。
    截至目前为止,她真的就如同他所想象的美好。不仅气质过人、谈吐不俗,那柔顺却又聪颖贴心的个性,全都对了他的脾胃。他喜欢她的娇柔,更爱她的言之有物,越相处,越是放不开她了。
    再过两天,假期就结束了。
    乔曼翎想着近来与齐奕行的相处,她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在这短短一个月的假期中,爱上一个男人。
    这一个月两人几乎绕了美国大半圈,才又回到旅游的原点拉斯韦加斯。他令她尝到了爱情的甜蜜,也填补了她空虚的内心。自那天他大胆地掳去她一个亲吻,之后每天两人便交换了无数个吻。
    纵使害羞,她不会拒绝他的亲热,偶尔他太过放纵的"肢体语言"她也不会阻止,或许\真是想留个完美的回忆吧!反倒是他总能在紧要关头煞住车,看起来憋得很痛苦。
    "我真怕亵渎了你的美好。"有一次他这么说,而这份在他欲望脱缰前维系住他最后理智的君子风度,让她完全的信任他,相信他绝不是玩弄她的感情。
    可后天她就要走了,她知道对人防心甚强的自己,不会再像此刻般如此的恋着一个男人了。她好想做些什么,留住这种爱恋的感觉,以后回忆起和他的一段时,也能不那么遗憾。
    "就这样吧!"她下定决心打开行李箱,挑了件临出门前,好友李可欣硬塞进去的性感连身短裙。
    这原本是可欣揶揄让她钓凯子用,她以为打死自己也不敢穿的,如今为了满足一份心愿,她愿意试试看,让自己和他,制造一份难忘的回忆。
    着装完毕,红扑扑的脸蛋在镜子前再三确认身上装扮看起来很完美,头发梳得柔顺,红润的唇点上水嫩嫩唇蜜,她给自己加油打气后,穿上一件大衣,到了齐奕行房门口。
    鼓起了这辈子所有的勇气,她敲了敲门,须臾,他出现在门后,两人视线一对上,彼此都愣了下。
    她呆呆地看着刚洗完澡的他,穿着旅馆的睡袍,露出半片坚实胸膛,一手用毛巾擦着头发,发梢还湿淋淋地滴着水,如此慵懒不设防,却令她觉得好有威胁性、好性感,好……令人难以抗拒。
    齐奕行则是意外地看着夜访的娇人儿。再怎么对她有无限遐想,也没想到她居然会在深夜时分来敲他房门。
    "你……"领她进房,他关门后转身询问她的来意,却被她急切地打断。
    "我睡不着!"她有些欲盖\弥彰地开口,毕竟勾引一个男人,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想找你聊聊天。"
    "好。"狐疑地在她身上扫了一圈,他看出她的紧张,却不明白是为什么。
    "你房间……有点热。"其实是想到要豁出去了,冷汗都飙出来。"我可以脱外套吗?"
    "可以。"越来越奇怪了,他明明觉得温度还好。擦头发的动作停下,视线干脆锁定在她身上,想看看她究竟在搞什么鬼。
    然而在她脱下外套的那一刹那,齐奕行一双眼珠子差点没凸出来。
    大衣下的清秀小佳人摇身一变,成了喷火女郎,黑色绑带低胸的领口,令她丰盈的美胸呼之欲出;膝上十五公分的短裙,除了忠实地呈现她的挺翘臀形外,也衬得腰线无比纤细。
    下意识地摸摸鼻子,他怀疑自己已经飙出两管鼻血。她这么晚了还穿得这么性感来找他"聊天",实在很难不令人想入非非。
    平时包在曲线宽大衣服下的身材,有足以令他狼嗥的本钱,可他不敢乱想,更马上收回目光,怕自己坚持了这么久不对她乱来的意志,会被她这一身清凉装扮轻易的摧毁。
    "呃……你要不要喝点水?"把手中毛巾丢一边,他也开始觉得热了。
    "嗯。"她也瞧出他的不自在。是否自己大胆的行径,造成了他的困扰?
    水杯放到桌前,他顺势在她身旁坐下,不知为何没有人先开口,四周陷入诡异的沉默,乔曼翎先沉不住气,拿起桌上水杯喝了一大口,想平静一下心里的忐忑,然而水才入口,那呛辣的味道令她猛咳起来。
    "你怎么了?"他连忙拍拍她的背。
    "这……咳咳……不是水。"她噙着泪\光看他,好不可怜。
    不是水?齐奕行拿起自己的水杯喝了口,才发现刚才心慌意乱间,不小心把冰箱里的百加得陈酿当成水了。瞧她咳得难受,酒也流了大半在身上,他急急拿起方才随手搁置的毛巾,往她襟口擦去。"对不起,我弄错了。"
    感觉喉咙里的热辣感受缓和了些,她忽然伸手压住他在她胸前的动作,低垂着头,酡着两腮细声道:"其实我今晚来……是……是……"
    "是怎么样?"虽然隔着毛巾,但他还是因手底下柔软的触感心猿意马。
    "……是想来勾引你的。"她深吸口气说道。
    听了她声如蚊蚋的话,齐奕行眼一睁,差点没从沙发上跳起来。"什么"
    "是真的。"她直直望着他,极力克服所有羞怯。"我不希望就这样和你结束了,我从没有这么喜欢一个人,喜欢到想把自己完全奉献出去……"
    听着她的话,他隐约有些明白了。大手反过来抓住她颤抖的小手,心疼地将人拥入怀里。"我们回台湾后还是会继续联络的,你不必勉强自己。"
    "我没有勉强,只是怕……"她蹙着秀眉,"怕回到台湾后,一切就不同了。我希望在最美好的时候,留下最美好的回忆。"
    "你不担心我对你始乱终弃?"他故意调侃,想放松她的心情。
    "只要这一刻你是爱我的,那就够了。"她认真地抬起头,但对上他深邃的黑眸,又胆怯起来。"你、你就当我酒醉乱说话好了……"
    齐奕行抓住退缩的小手,吻上如玉般的耳垂。"你也当我酒后乱性好了。"
    既然她有这个勇气,他又怎么会拒绝?何况,他对她的爱意也早已到了不能自己的地步,说不定还比她更怕回到台湾后,她会避不见面。或许\多了层关系,不仅安她的心,更安他的心。
    "你真的不后悔?"他亲着她耳畔,给她反悔的机会。
    乔曼翎只是摇头,因他放肆的调情红了耳根。
    放肆大手抱起羞涩不已的小美人,将她放在加大尺寸的水床上,雄健颀长的躯体覆了上去,俯首便吻住娇艳欲滴的樱唇。
    "曼翎,我对你是非常认真的……"唇瓣摩挲间,他细碎的吻落至她的香肩,"所以我会给你一个美好的经验……"大手解开她颈后的衣结,以极温柔的力道及亲吻,剥去她最后一丝矜持。
    "这不是回忆,而是我们长远关系的开始。"
    "什么?我没听错吧?"在台湾这边的季凌阳,原以为接到好友的电话,是他终于要收心回来做苦工了,却没想到竟传回来个晴天霹雳的消息。
    "你没听错,我、要、结、婚、了!"还躺在床上的齐奕行,则是迷恋地看着床上佳人洁白的美背,大手忍不住贴上,感受那细致嫩滑的触感。
    "你他妈的请了一个月的假去逍遥,居然还顺便拐老婆?"虽然平常这个好友就是桃花朵朵开,但这次也太夸张了,花开着开着居然结果了?"你不觉得太快了吗?"
    "你不明白这种感觉。我第一眼见到她,就明白她是我要的那个人。"那种命中注定的深刻感受,现在回想起来,仍能感到当时的震撼。
    "但才一个月就闪电结婚,也未免太……"季凌阳觉得他是被冲昏头了,要不就是写程式写到脑袋生虫。"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既然你说对方也是个台湾人,那么回来还可以再继续交往,可以多相处一阵子再决定……"
    "不,凌阳,你不懂。"放在小美人身上的视线陡然变得柔和,大手一抚上她的肌肤后,就再也舍不得离开,连她被弄痒而发出的小小轻吟,他都觉得好可爱好可爱。
    "曼翎她是个孤儿,所以有很强的不安全感。"近一个月的相处,他多多少少察觉得到她对这段感情的不确定,连昨天到房里勾引他,都是因为她不相信彼此会有未来。"所以我要建立她的信心,让她知道我是真的认定她为未来的老婆,而不只是玩玩而已。"
    "你确定你要放弃一整片的桃花林,只为一棵树?"季凌阳尽最后的努力想说服他。
    "我确定。"瞧她似乎快被扰醒了,他弯唇一笑。"回台湾前,我会先和她在美国结婚,所以补请婚宴的部份,就要麻烦你了。不过会场布置不用特别请人,因为曼翎自己就是会场布置设计师。"
    "你怎么确定她一定会答应你的求婚?"揉揉额际,季凌阳已经无奈地开始在网路上找饭店了。
    "她肯定会。"如果没有发生昨夜的激情,或许他还没有把握。然而当他发现柔弱的她竟有那种飞蛾扑火的勇气时,他对彼此的爱恋再没有任何疑虑。
    幸好拉靳维加斯是个不夜城,所以一大清早他就到酒店里的购物中心挑了枚别致的钻戒,同时还订好教堂,准备给她一个难忘的婚礼。
    再简单交代几句,电话挂上,而乔曼翎也在此时醒来,迷糊地眨着眼,像在确认自己身在何处。
    "早安,睡美人。"他弯下身,给了她早晨的热吻。
    一吻既毕,乔曼翎才慢慢回忆起昨夜的一切,同时为自己的大胆和豪放感到赧然,半张小脸缩进棉被里,默不作声。
    "你狠狠地蹂躏了我大半夜,现在可不许你不认帐。"他笑着连人带被将她抱起,坐在他大腿上。
    娇羞的小脸更加绯红了,她嗔怪地白了他一眼,"胡说!明明是你……"那种羞不可抑却又使着小性子的媚人风情,齐奕行看得魂都快飞了,雨点般的亲吻又落在她所有露在棉被外的细白肌肤上。未了,扬起一抹荡人心魄的笑,贴近她细致的耳畔。
    "今天结束,我们就要回台湾了。"他的声音像在勾她的魂,而她也确实被迷得神魂颠倒。
    "我舍不得你……"或许是异国浪漫气氛使然,又或许她认为一切到了今天结束,所以依恋的话毫不忸怩地出口。
    "我也舍不得你。"像她这么爱撒娇的性子,他怎么离得开呢?
    "你会记得我吗?"她深深望着他,水眸漾上雾气,像快哭了。
    "我一定记得你。"他吻了下她的眼睫。"因为我们不会分开。"
    "为什么?"他要换跟她同一班飞机回去吗?
    他神秘地一笑,拿起藏在枕下的小锦盒,打开亮在她面前,毫不意外地看到她感动的泪水。
    "曼翎,嫁给我吧!"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