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究竟谁拐谁 >

第三章

    龙左京原本对岳萌的厨艺并不抱希望,但菜上桌后,他看得瞪直了眼,加上站在厨房半天早已虎视眈眈的右京,两兄弟口水都快流到桌面上。
    鱼香茄子、北平烤鸭、砂锅鱼头、蛤蜊丝瓜……一道一道的美食在眼前像是闪耀著金光,直到白饭也端上桌,光芒几乎刺眼得令他们睁不开眼。
    “老大,你这星期都吃这些?”龙左京又嫉又悔,早知道死求活求也要向他争取来梧桐乡的机会。
    龙右京是根本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目不转睛的望著眼前的菜。
    由于龙少麒不动,没人敢动,岳萌好奇地左看看右看看,忍不住开口,“你们不吃吗?”
    两兄弟期待地看向一派沉稳的老大,只等他口中吐出一句──“开动。”
    龙少麒的表情一如往常的平淡,谁也不知道他迟迟不肯动手兼动口的原因其实很简单,也很幼稚──他正在运用他聪明的脑子精密地计算著,以现在桌面上五菜一汤的情况来看,四个人分享,怎样才能使他的胃得到最大满足……
    “龙大哥,你也不吃吗?”岳萌圆溜溜的眸子纳闷地眯了起来。他平时虽然冷冷淡淡的,但只要坐到餐桌上,就像饿鬼附身似的,今天怎么反常了?
    “咦?老大,我现在才发现你的碗会不会大得夸张了点?”口水快流光的龙左京突然怪叫起来,比起龙少麒那个碗公,他手中正常尺寸的碗简直像喂小猫的。
    岳萌正想解释,龙右京也插进了一句话,“老大,你平时不是吃不多吗?”
    吃不多?岳萌诧异得嫩唇微张,脸上尽是疑惑。
    龙左京跟著附和,“老大不仅吃不多,还很挑食呢!”
    挑食?岳萌的嘴张得更大了,那究竟是谁一星期就吃完了她快一个月的存粮?
    “龙大哥会挑食吗?”她满脸狐疑,“我还怕他吃不够呢!”
    话落,小手又从旁边搬出一个饭桶,砰地一声放在桌上,证明她所言不假。
    这下换两兄弟傻眼了,打量的眼光直落在自家老大身上。
    “别理他们。”龙少麒白了他们一眼,迳自拿起筷子,从卖相最好的北平烤鸭夹了下去──
    不到一分钟,龙左京和龙右京马上明白了岳萌的顾虑,大惊失色之余,也匆匆忙忙加入抢食的行列,没想到老大不只揍人狠,吃起饭来更是狠,难道他以前在帮里爱吃不吃的样子都是装的?这个局也未免布得太久了吧?
    岳萌目瞪口呆地瞧著餐桌上宛如进行第三次世界大战,幸好她经验丰富,早把自己的餐点另外盛装起来,否则这满桌子好菜哪有她的份啊!
    忽地餐桌上的灯光闪烁了一下,接著啪的一声熄灭。三个大男人机警地停手,眼观四面、耳听八方,在黑暗里保持高度警戒。
    “是跳电了吧?别紧张,我们这儿老房子线路接得不好,跳电是常有的事……”岳萌想当然耳地解释著,霍地一只大掌捂住了她的口。
    “噤声!”龙少麒压低了声音。
    寂静里,若有似无地传来卡的一声轻响,龙少麒想都没想,一把搂住她的腰,翻身便躲到矮柜后,而龙左京及龙右京也掩蔽于柱子及墙壁后,从腰间掏出枪,瞄准窗外。
    砰砰砰砰砰……连续好几声枪响,餐厅传来玻璃破裂的声音,龙少麒顺手抄起矮柜下的叉子往窗外一射,接著是龙左京和右京的两声枪响,然后,一切归于平静。
    不一会儿,灯光再度亮起,迎接他们的是满室的弹孔。龙少麒知道这代表著隐在暗处的龙帮兄弟处理好了暗杀者,于是抱著岳萌从柜子后走出来,两兄弟也脸色凝重地回到餐桌上。
    从头到尾,岳萌都十分沉默地待在龙少麒怀里,这令三个大男人有些意外。就他们对女人的了解,遇到这种事不是先尖叫就是先昏倒,像她那么冷静的很少见。
    “岳萌,你不怕?”龙少麒问著怀里的人儿。
    一向笑脸迎人的她,反常的正色抬起头面对他。“龙大哥,你知道什么叫措手不及吗?”
    他挑高了眉。
    “我不是不怕,是根本来不及怕,它就结束了。”到现在她还是莫名其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龙少麒沉吟著要怎么和她解释,耳畔突然传来龙左京的哀叫──
    “那几个该死的混球!我的北平烤鸭啊──”
    听到这句话,龙少麒的眉间拢了起来。
    “可恶!连砂锅鱼头都被打破了!”龙右京也发难。
    龙少麒的俊脸更加凛冽了。他冷冷地撇下一句话,“打电话给外头的人,叫他们给我狠狠地打!”
    话落,他抱著一脸疑问的岳萌转身离去。
    ***
    客厅里四人各据一方,相视不语,唯一发出吵闹声响的,是正在演著连续剧的电视机。
    刚才的一阵枪击,没有惊动任何邻居,唯一想到要报警的岳萌,最后仍是没有付诸行动。
    因为她发现眼前三个男人遇到枪战,竟冷静得可怕。
    如果那是龙少麒那财大势大的父亲给他的警告的话,也未免太夸张了,万一不小心自己的儿子挂掉了怎么办?
    还是……这其中有什么她没弄懂的地方?
    龙少麒一言不发地盯著表情瞬息万变的她,知道她脑袋瓜里大概又开始天马行空编织一些莫名其妙的故事,或许也该是时候让他这个逃亡的富家少爷戏码落幕了,虽然比他原本估计的时间还快了些。
    “岳萌。”电视上正播放著黑道情仇连续剧,他正好藉此发挥。“你常看这种连续剧吗?”
    “啊?”什么时候话题跳到电视了?“还好,偶尔会看。”
    “那么,”探索的黑眸仔细地观察她的反应,“你对黑道有什么看法?你会害怕那样复杂的环境吗?”
    双胞胎兄弟听到他这句话下意识地坐正,知道老大要把事实挑明了。
    “看法?害怕?”岳萌对他这问题一头雾水,不过回答倒是出人意表。“不会啊,我又没有惹上黑道的人,怎么会害怕呢?”
    “如果,你和黑道势必要扯上关系呢?”他越来越逼近重点。
    “嗯……”一向笑咪咪的苹果脸突然拉了下来,众人也随著她的表情沉下心。
    看来对于黑道她仍是有些排斥,如果让她知道了自己的爷爷是个黑道老大,甚至他们是要来带她回去龙帮的,可以想见她的反弹会有多大。
    相处了这些天,他们都很明白她的单纯可爱,预见她会心情低落,他们也很不好受,只希望她能坚强些。
    “其实……”岳萌像是鼓起勇气般看他们一眼,说话不知为何别扭起来。“我告诉你们一件事,你们听了不要太惊讶喔……”
    来了。龙少麒沉住气。“说。”
    “那个,其实我还有一个爷爷,小时候见过几次,印象中他对我很好的……”她深吸了口气,“他是黑道里赫赫有名的龙帮的老大喔!”
    此言一出,不仅龙少麒一脸错愕,龙氏兄弟还差点从沙发上滚下来。
    原来她都知道嘛!那他们究竟是在担心个什么劲?
    然而岳萌却误解了他们的表情,暗自后悔早知道就不说了,反正她对爷爷也没什么印象。
    “因为我爷爷一直不接受我母亲,嫌她太柔弱不能担起龙帮女主人的大任,所以我爸爸一气之下和他闹翻,宁可和我母亲到梧桐乡开民宿,也不愿意接下龙帮帮主的位置。这么说起来,我早就和黑道扯上关系了,反倒是你们,会因此怕我吗?”
    龙少麒突然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淡漠的表情有了丝裂痕,龙左京直翻白眼,而龙右京则直直瞪著岳萌,好像她头上长出两只角一样。
    “我们不会因此怕你。”龙少麒若有所思地道。
    “那就好。”她拍拍胸脯。“像你这种富家少爷,身边还跟著两个保镖,我以为你一定会很排斥这种事呢!”
    “我不是什么富家少爷。”他终于有机会解释了。“你不觉得刚才那阵枪击,发生在平凡百姓身上很不寻常吗?”
    明明双胞胎兄弟主要是来保护她的,被她那么抢白,他当下成了一枚弱鸡,龙少麒还真是头一次体会到有苦说不出是什么意思。
    “我怎么知道?说不定你那有钱有势的父亲特别心狠手辣。”她低声咕哝。
    那么小的声音,他却听了个全。“我没有父亲,也不知道父亲是谁。”
    迎视她呆若木鸡的表情,他继续说明,“我十几年前加入了龙帮,受到老帮主岳天大力栽培,现在因为帮主过世,龙帮陷入混乱,我必须找回他唯一的亲人,让龙帮不至于瓦解,甚至落入不肖分子手里。”
    岳萌听得瞠目结舌,他说的是真的还假的?
    “过世的帮主,就是你的亲爷爷。”他正视她,“现在你知道我来这里做什么了吧?”
    “你说我……我……”细白的指头指著自己,她连话都说不好。“所以你是……来带我……”
    “而刚才的枪击应该是针对你和我来的,所以此地不宜久留。”他又说。
    受到重大惊吓的岳萌终于回过神来,听懂了他在说什么,然而,她的反应也是很立即的──
    “我、不、要!”
    ***
    “你们这样跟著我,好奇怪喔!”
    岳萌鼓起腮帮子,恶狠狠地瞪著身后的三个大男人。
    “没办法,我们必须确保你的安全。”龙左京耸了耸肩。
    离得最远的龙少麒一直保持沉默,像是没听到她的抱怨,龙右京则是从昨天晚上谈开后就凛著一张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岳萌拿他们没辙,只能跺了跺脚,继续她今天购物的行程。
    昨天她花了一整晚,对于龙少麒揭露的事实仍无法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今天早上一起床,看到三枚门神堵著她,亦步亦趋跟在她后头,更让她心烦。
    她是买菜耶!又不是妈祖出巡!后头拉那么长的队伍,路边那些婆婆妈妈都在笑她了啦!
    经过卖肉的小铺子,她停步,试图忽视背后三个背后灵的存在,努力思考著今天晚上的菜单,然而肉铺的老板显然不能体会她的心情,用他的大嗓门暧昧地叫道──
    “小萌,我老李今天才知道你这么多人追啊?后面三个大帅哥,你喜欢哪一个啊?”
    “老板,”她跺了跺脚,眼睛却往面无表情的龙少麒那儿偷瞄了下。“你不要乱说啦!”
    “好好好,我不说。”老板仍是笑嘻嘻地,用著自以为别人听不到的音量嘟嚷,“看你那样子也知道是哪一个,怎么会喜欢那种一点笑容都没有的男人呢……”
    “老板!”岳萌欲盖弥彰地又偷瞄了那个一点笑容都没有的男人一眼,发现他没有任何反应,才用更大的音量没好气的说:“我要两斤猪绞肉啦!”
    “两斤吗?”老板拿出一大块五花肉,正要绞碎,站在岳萌身后的龙左京突然说──
    “我今天比较想吃沙茶牛肉。”
    还敢点菜?
    岳萌回头白了他一眼,想不到龙右京跟著说:“我喜欢糖醋排骨。”
    双胞胎居然还意见不合?她板著脸转身,正想开骂,这回却是龙少麒淡淡地开口了。
    “红烧狮子头不错。”
    岳萌原本高张的气焰全被他这么一句话熄灭殆尽,讪讪然瞪了三人一眼,她重新回头对著笑得极暧昧的老板改分量。
    “猪绞肉……五斤好了。”
    老板笑得几乎阖不拢嘴,但还是努力憋著声,他早知道这丫头藏不住心事。不过相对于他大大的笑脸,彻底被忽视的双胞胎可是颇为不满。
    “喂,丫头,你会不会太偏心了?”龙左京抱怨。
    听到这句话的老板终于破功,哈哈大笑出来,让岳萌窘到都快钻进地板。好不容易拿到猪绞肉,她闷著声抓了东西就走。
    瞧她像座冒烟的小火车头气冲冲地往前走,龙左京又忍不住说道:“你这样横冲直撞的,只是增加自己的危险。”
    已经在气头上了还来这么一句,小火车头差点出轨。岳萌原本甜美的五官皱成一团,朝他大叫,“还不是你们爱跟在我后面,目标这么大,不危险也难!”
    她说的倒是有道理,龙左京和另外两个男人交换了目光,“那我们留一个陪你就好了,你选哪一个?”
    想都没想,她马上跑到龙少麒身旁。“当然是龙大哥!”
    龙少麒默默望了眼她勾住他的手臂,仍是一言不发。
    龙左京见状忍不住酸道:“为什么‘当然’是龙大哥?”
    “因为、因为……”刚刚还很大声的嗓门突然降了下来,她微红了脸。“反正龙大哥不一样,你们都回去啦!”
    “唉,有人情人眼里出西施,就把其他人都当成西瓜,右京,我还不知道我们两兄弟这么碍眼啊……”龙左京打趣地看著她羞得几乎要埋到龙少麒怀里,而他那八风吹不动,平时最恨别人触碰的老大,竟也由著她去。
    这招美男计,看来使得越来越过火喽……
    龙少麒拍了拍她的背,淡淡的送给龙左京一个冷眼,后者打了个冷颤,知道不能再玩下去了,揪著龙右京就想离开。
    “等一下。”龙少麒叫住他。
    听到老大冷冷的声音,兄弟俩背脊一僵,苦哈哈地转过来。
    “东西拿回去。”他瞄了眼岳萌手中挺有分量的绞肉。
    只是这种小事,兄弟俩一起松了口气,接过东西要走,远远地却又传来叫声。
    “等一下!”
    听出了不是龙少麒的声音,龙右京被人这么叫个不停,火大地回头吼道:“叫个屁啊……咳咳咳……”没料到一回头便和自家老大的酷脸对个正著,害他吓得狠狠呛到。
    “这次不是我。”龙少麒连表明自己的无辜都是一张冷脸。
    “老大,我就是知道不是你,才敢吼的啊……”龙右京真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那道天上掉下来的声音终于跑近,还气喘吁吁地,一见到四人站在路边,伸手就想抓住岳萌,却被龙少麒挡了下来。
    “没关系,他是住在我们隔壁的林伯伯。”岳萌不解地看著神色惊惶的来人。“林伯伯,你找我这么急有事吗?”
    林伯伯好不容易喘过了气,慌慌张张地指著民宿的方向,“丫头,你的民宿失火了!”
    ***
    待四人赶回温暖民宿,原本雅致的两层楼小洋房焦黑一片。几缕白烟在湿淋淋的废墟中缓缓冒起。
    岳萌呆呆地看著父母亲留给她唯一的遗物毁于一旦,脑子全然的空白,身边邻居朋友的慰问,全进不了她耳里。
    眼神空洞地抬头望向自始至终牵著她小手的龙少麒,但焦距却怎么也对不准他,透过泪光看到的他是模糊的。
    龙少麒将失神的她看在眼中,心念微动,动作比头脑快的大手一伸将她拥入怀里。
    盈眶已久的泪终于落下,岳萌埋在他胸前无声地流泪,纤弱的身子直颤抖,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不甘。
    “哭吧。”以后回到龙帮,或许再也不能容许她这么哭泣了。
    这不是安慰,也不是同情,却让岳萌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闷闷的声音从他怀抱里传出来,那种毫无修饰、深沉的悲哀,令在场听到她哭声的人皆为之鼻酸。
    “这是……我妈妈留给我唯一的东西……”
    她哽咽地诉说著和这栋房子的感情,“我爸爸很早就过世了……我唯一有印象和爸妈一起吃饭、一起看电视……都是在这间房子里……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龙少麒静静地听她说,他知道现在对她最好的方式,就是让她发泄。
    岳萌吸著鼻子,抽抽噎噎地续道:“因为妈妈很爱干净……我每天都会把楼梯和地板擦得亮晶晶的……还会摘新鲜的花插在桌上……想像妈妈还会为此回来……怎么办,妈妈的家被火烧了……我也没有家了……”
    搂著她的强壮手臂只是更用了些力,给她无声的支持。
    勘查完火场的消防人员和警察走了过来,本想告诉岳萌结果,但见她情绪如此激动,也不知该怎么开口。
    “告诉我就好,我会转告她。”龙少麒看出他们的为难。
    以为两人是情侣的消防员松了口气,指著只剩余烬的某一处。
    “我们在现场找到打火机和残余的油料痕迹,火势是从屋内往外延烧,研判失火原因应该是人为纵火,而且是歹徒先闯入民宅后,再由里头放火。”
    星目眯了起来。“我知道了,需要岳萌协助做笔录吗?”
    警察答道:“是的,等岳小姐情绪恢复了,请到派出所来做个笔录,不会占用太多的时间,我们也会再做更详细的说明。”
    简单地解释完毕,一群人鱼贯离开,岳萌的哭声逐渐停止,只是眷恋龙少麒怀抱的温暖与安全感,仍紧紧地抱著他。
    “我的房子……是那些人放的火吗?”带著哭腔小小声地问。
    “嗯。”在消防队员说明前,他早猜到这点。
    “为什么?”或许是现在脑子一片混乱,她怎么也想不透。
    “可能是他们闯入房子里,本想狙击我们,可是发现我们全都不在,就愤而一把火把房子烧了。”
    又是一阵长长的沉默,怀里的人儿呐呐地道:“对不起,害你和左大哥、右大哥的东西都被烧了。”
    “没关系,那不过是身外之物。”他原本就轻装简从的来,根本不在乎那些。“你为什么不会想,说不定这把火是我叫人放的,这样你就没有选择,非得和我回龙帮不可?”
    小脑袋摇了摇,“我知道不会是你,我相信你。”
    她的信任微微撩动了他冷静的心湖,“不要太相信我,你会吃亏的。”
    “我会吃什么亏?”和他抬杠,她一下子忘了难过。
    “你被我软玉温香抱了这么久,什么豆腐都被我吃了,还不吃亏吗?”难得语出轻佻,他这种揶揄的语气,令两旁听得咋舌的双胞胎眼睛都快凸出来。
    岳萌淡淡地笑了,即使她的鼻头仍然酸涩,心情依旧沉重。她不敢相信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还笑得出来。
    她知道他刚才的话,是在转移她的伤心,外表冷漠的他,其实是很温柔的。
    “准备好和我回龙帮了吗?”他问。
    她不置可否,心里仍有些犹豫。
    他揉揉她的头,“你该不会想住在这片废墟里吧?你回到龙帮,马上就是大小姐的身分,每个人都要敬你三分。刚才买菜时龙左京不是让你出了大糗吗?你只要回龙帮,就可以报仇了。”
    这根本不像龙少麒会说的话,岳萌忍不住轻笑出声,抹去眼角的泪痕。
    “好,龙大哥,我跟你回龙帮。”
    怎么办?她好像越来越喜欢他了……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