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你是我无悔的爱 >

第五章

    自那晚后,司承哲天天没到半夜不回家,而每次回家都是喝得酩酊大醉。蕾蕾不知他是如何开车回来的,但可以想像一定险象环生。
    “我真混帐,怎么把事情搞得一团糟?”她很后悔自己说过的话,明明是她自己答应司百谦当司家的孙媳妇,却怀疑起司承哲的用心。
    她好想找司承哲谈谈,但司承哲却像铁了心不甩她。她像个被丈夫冷落的怨妇,晚晚等着夜归的丈夫,灌他喝下醒酒汤,服侍他睡下。除了第一晚他把她赶走外,几乎每晚她都被司承哲压在床上,和他一觉到天明。
    这天,祈蕾蕾吃完午饭,睡醒一觉,坐在花园的树荫之下。司承哲并没原谅她,这一个星期来,他对她冷冷的,除了晚上服侍他睡不以外,他们几乎没机会见上一面。
    不行!她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明天司爷爷会从医院回来,她得想个法子,或者她到司氏去等他下班,押他回来吃饭,然后他们再好好谈谈。
    说做就做,祈蕾蕾马上回房间换了件洋装,让司家的司机送她到司氏大楼。
    她已经有许多年没来这儿,她记得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跟司承哲来过几次。
    “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接待小姐见一个漂亮美丽的小姐进来,很热情地招呼道。
    “我要见你们的总裁。”祈蕾蕾道,“请问你是哪位找他?”接待小姐露出一脸甜笑问。
    “我是他太太。”祈蕾蕾很自然地说出自己的身份,并没发觉自己对这一称呼有排拒。
    “哦?”接待小姐似乎愣了愣,不过仍然很有职业水准,“请你梢候片刻。”
    总裁结婚了?公司上下的人并不知道,但这么漂亮高贵的小姐配他们总裁的确很衬。接待小姐虽然满腹疑惑,但仍打了个电话上去。
    “司太太。”接待小姐放下电话,对站在一边读着公司海报的祈蕾蕾叫,但祈蕾蕾并没听到。
    “司太太。”接接待小姐走到蕾蕾身边又叫了一声。
    “噢。”蕾蕾如梦方醒,对!她是司太太。
    “总裁请你上去。”接待小姐含笑道。
    “谢谢。”蕾蕾点了点头,从专用电梯上三十八楼总裁办公室。
    ☆☆☆
    门外传来二声敲门声,“进来。”司承哲马上脸容一整,敛去所有的笑容,看着从外面推门而人的蕾蕾,他抱臂胸前,气定神闲地看着她。
    “哲哥哥,我来等你下班。”祈蕾蕾在他开口前马上说明来意。
    “有事吗?”司承哲淡淡地问,并没激烈的反应,眼眸底却有一抹得意的笑容,她终于按捺不住,亲自来找他了。
    “你回家吃饭吧,不要每晚流连酒吧了,而且明天爷爷回来知道也不好。”
    祈蕾蕾有点心痛地道,因为连日来的冷落,让她觉得孤独。
    司承哲从坐位上起来,踱到她跟前,伸手托起她的下巴,盯着她良久,他才问道,“你来就为了爷爷明天回来,所以来劝我?”
    “酒喝多对身体不好。”祈蕾蕾看着他审视的目光摇头,她是真的希望他回去,希望他每个晚上都陪着她吃饭,希望他不要把她冷落……冷落?她在想什么?祈蕾蕾一脸震惊地站在地上。
    “是吗?”司承哲放开她,冷嗤道,“我值得你这么关心吗?别忘了我在觊觎你们风家的家产。”
    祈蕾蕾仍然陷进自己的思绪里,并没听到他的说话。司承哲见她一脸恍惚,皱了皱眉,他在跟她说话的时候,绝不允许她走神。
    司承哲又伸手把她的下巴托起,迅速把自己的唇印在她的唇上。
    “唔……”祈蕾蕾一呆,马上清醒过来,想推开他,司承哲却更紧地搂住她。
    他的舌不断舔逗她的唇瓣,霸道地顶开她的贝齿,他的舌头狂佞而火热地在她的口中舞动,吞噬她的甜美。他的大手采进她的衣服内,爬上她胸前的丰盈,轻轻地揉弄着顶峰的蓓蕾。
    “你总该有反应了。”司承哲露出一抹邪笑。
    “不要。”一阵酥麻的感觉漫遍全身,她扭动着身体,抓住他爬在胸前的大手,这儿是他的办公室耶,如果有人推门进来,糗死了。
    “驳回你的不,你是我老婆。”反对无效,他紧紧地拥着她,反握她的玉手不容她反抗,他濡湿的舌头吻过她的眼睛,她的鼻尖,落在她的耳垂,轻轻地舔弄着那敏感地带。
    “这儿是办公室。”一股热浪向她袭来,她甩着头,企图逃开他的吻,却被他更紧地拥在怀里,他总是出人意表地做出疯狂的行为,这跟以前的司承哲有太大的差别。
    “不会有人进来。”他霸道地道,他的唇舌如火焰般温烫着她敏感的肌肤,舔吻啃咬她敏感的颈窝,他的唇落在她胸前的丰盈,吮吻舔啃诱人的蓓蕾。
    “你……回家……”她喘息着全身颤抖不已,她无法抗拒他在她身上制造的魔法,雪白的藕臂紧紧缠在他的颈上,攀附在他健硕的身躯。
    “好,我答应你。”他看着她美丽的眼瞳蒙上氲氤的情欲,他的手沿着她光滑的小腹落到她的花瓣处,那濡湿的花蜜已做好接纳他的准备。他拉开裤链,释放出昂藏的欲望,男性的坚挺推进她的花径,在她的身上不断律动起来。
    满室弥漫着旖旎的春色,娇媚的喘息交缠着高涨的情欲,黄昏下合二为一的二人,携手谱写最美最灿烂的激情。
    祈蕾蕾躺在沙发上,平缓急喘的气息,一双美丽的眼睛定定地看着他,他也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空中一道绚丽的火花在不知不觉间燃亮。
    他是她的丈夫,他把她拐进了婚姻的巢穴,她到现在终于接受这个事实,只是他们之间的误会太多太深了。
    “为什么要我回去?”司承哲看着她的娇容,扶她坐起来,擦去她身上的汗水,温柔地为她穿上衣服。
    “我……你为什么不回去?”祈蕾蕾巧妙地避过他的问题,反问他。
    “你不是说我只为了谋夺风家的财产,才跟你结婚吗?”司承哲淡淡地道。
    “但那儿是司家,不是风家。”她才是真正的外人,虽然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现在又结了婚,如果要走,应该是她。
    “说得也对。”司承哲点了点头,瞥她一眼。
    “你以后不要去喝酒了,好吗?”祈蕾蕾握住他一只大手道。
    “你不想我去?”司承哲一瞬不瞬地看着她,他希望她说是。
    祈蕾蕾没吭声,是!她不想他去,但说出来他会高兴吗?
    “如果你不说,我以后仍然会去。”司承哲看着她闲闲地说,他想逼她说出心底的说话。
    “你难道不为爷爷想一想?他年纪大了,而今身体又有病。”祈蕾蕾希望能够用这个理由说动他,这理由应该很充足吧?
    “因为爷爷,就这个理由?”司承哲挑了挑眉心有不甘地问。
    “这不是我们结婚的理由吗?”祈蕾蕾问道,为了逗爷爷开心,他们闪电般结婚,他都不计较她是他最讨厌的人了,而她竟然诬蔑他想觊觎风家的财产。
    “是吗?你不再认为本人是为了风家的财产?”司承哲声音里透着不悦,他什么时候跟她说过是为了爷爷,噢,不对不对,他是有说过,不过那只是借口,最主要的是,她把他吃干抹净要负起责任,她竟然忘了?
    “对不起!我不应该这么说你,请原谅。”祈蕾蕾道歉道,她当时是急疯了,所以才胡言乱语,她事后不是表现得很后悔吗?
    司承哲没想到她会道歉,他不相信地问,“你真不这么认为?”
    “我们不要在这个话题上打转,行不?”祈蕾蕾道,她好尴尬他知不知道?他们一起长大,怎会不了解他的个性?就算这几年她不懂他,但外公阅人无数,绝不会看走眼,也难怪外公会训责她。
    “好吧,我接受你的道歉,但你还欠一件事没做好。”司承哲狡猾地道。
    “什么事没做好?”祈蕾蕾不解地瞪着他。
    “一个吻,道歉的吻。”司承哲指了指自己的唇。
    祈蕾蕾看看他,又看看他的唇,她靠过去轻轻地吻了下。
    “不算。”司承哲抓住她。
    “怎么不算?我已经吻你了,也向你道歉了。”祈蕾蕾不依地道,他这个无赖,又开始耍赖了,只要他要起赖来,她就没法子了。
    “这能算吻吗?司太太。这只是嘴唇碰嘴唇,根本不是吻,要用我吻你的方式,吻我一次。”司承哲道。
    “啊,不要嘛。”祈蕾蕾无意撒起娇来。
    “要!你吻我后,我送你一份大礼,一定物超所值的喔。”司承哲眨了眨狡猾的眼睛,利诱道。
    “什么礼物?可不可以给一点点的提示?”祈蕾蕾发觉跟他相处的模式,仍然可以像小时候一样,不知不觉也跟他要起赖来。
    “不行,除非你的吻能令我满意。”司承哲抱臂胸前老神在在地道。
    “无赖!”祈蕾蕾伸手在他壮健的胸肌上捶了下,满面含羞地靠近他,把自己的红唇凑上,她轻轻地舔吻着他的唇瓣,丁香小舌缓缓地采入他口中。他马上化被动为主动,把这个吻加深。
    二人热吻得有点恍恍惚惚,祈蕾蕾喘息着把他用力推开,司承哲啄吻她一下,终于起身去拿礼物。
    “闭起眼睛。”司承哲把礼盒收在身后,对蕾蕾道。
    祈蕾蕾乖乖地闭上眼,司承哲把礼盒打开,把一只钻石戒指套上她的玉指上,祈蕾蕾睁开眼睛,原来是他们注册结婚那天,他为她订的首饰。
    司承哲又为她戴上项链和耳环,在黄昏的映照下,精湛的宝石闪耀着璀璨的光芒。
    “喜欢吗?”司承哲问。
    “嗯。”祈蕾蕾点头,她看着手上的宝石,又抚摸着胸前的项链,她突然感觉到一份比宝石还珍贵的情意,他绝不是以玩的心态对她,也似乎并不是因为司爷爷的病而娶她。他对她似乎还有一份情的,只不过她不知道他对她的情,到底有多深。
    她窝在他的怀里,此刻她的心涨满幸福,她又重拾从小被他宠爱的感觉。小时候他都是这么宠爱她的,不论她做错什么事,他从来不责怪她,一如这段时间她误会他,他除了第一晚气她之外,他已经原谅她。
    司承哲搂着她在怀里,下巴顶着她的头,闻着她发梢上传来的阵阵幽香,他的心仿佛陶醉在一片幽兰馨香中。
    “哲哥哥。”祈蕾蕾依偎在他怀里轻声叫道。
    “嗯。”他低低地应道,“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祈蕾蕾抬头看着他的帅脸。
    “嗯。”他看着她的眼睛点头。
    “你不讨厌我吗?”祈蕾蕾玩弄着他胸前的领带悄声问。
    “为什么这样问?”司承哲皱了皱眉,她这是什么问题?他曾经讨厌过她吗?好像是,但那只是因为他不能去打球,被同学讪笑而不耐的表现,不过他的确因此而伤害了她。
    “你先回答我。”祈蕾蕾在他胸前画着圈圈。
    “没有,我从来没有讨厌你,真的。”司承哲抓住她在胸前的玉手道。
    “哲哥哥。”祈蕾蕾高兴地拉下他的头,在他的唇上印下一吻。
    司承哲高兴地拥着她的肩站起来道,“我们回家。”
    走出办公室,天已经黑下来,徐立行早巳下班,大概不想打扰到他们夫妇,整理好文件后便自行离开。
    ☆☆☆
    夫妻二人回到司家,三姐见少爷被少奶逮回家,欢天喜地准备晚餐。蕾蕾和司承哲回房间换好衣服下来,三姐已把饭菜准备好。
    “少爷,少奶,可以吃饭了。”三姐高兴地道,少爷连着一星期不回家吃饭,她也搞不清他是怎么回事,但现在看着他们夫妇二人和好如初,她比谁都高兴。
    “嗯。”司承哲点头,和蕾蕾走人餐厅。
    在饭桌上,司承哲细心地照顾蕾蕾,蕾蕾已没当初时的吃惊,一切再自然不过,一切都回到从前美好的时光。
    一顿饭下来,他们聊得最多的是出国留学的话题,聊到有趣的人或事,他们会忍俊不住,他们把多年来不愉快的记忆,完全抹去。
    吃完饭回到房间,他们又恩爱一番,他们就像多数新婚夫妇一样,情意缠缠,柔情蜜意。
    “哲哥哥,你和我结婚,不怕你的红粉知己难过吗?”蕾蕾问出一个她一直以来就想问的问题,她好想知道,她在他心目中的位置到底是什么?
    “红粉知己?你到底想说什么?”司承哲搂着她在怀里问。
    “别告诉我,你没有红粉知己。”祈蕾蕾嗤笑。
    “是没有,谁像你出国五、六年,交了四、五个男朋友,真有够花心的。”
    司承哲撇了撇嘴唇,好不冤枉道。
    “我花心?你怎么知道?”祈蕾蕾狐疑地挣开他的怀抱,抬头问。
    “我猜啊,以我的聪明才智,能猜不出吗?”司承哲避开她的目光,其实她在英国五、六年,他到过英国三、四次,她的情况他不敢说很清楚,但也掌握一二。
    “我不信。”祈蕾蕾捧着他的帅脸,让他看着自己。
    “信不信由你。”司承哲翻了翻眼道。
    “你真这么厉害?”祈蕾蕾仍然不信,他也太神了吧?
    “我猜得没错吧?很不公平喔,我都没有交其他女朋友,你却交了一大堆男朋友。”司承哲扁了扁嘴,又要出一副无赖的嘴脸。
    “我更不信了。”祈蕾蕾冷嗤,谁信他会没交女朋友?他长得又帅又高大,以前在学校就已是风云人物,倒追他的女人多得很。
    “你为什么不信?要我挖心捣肺你才信?”司承哲一脸哀怨。
    “你怎么可能没有女人喜欢?倒追你的女人多得很,要什么女人没有?”祈蕾蕾才不信他这套说词,男人不都是一副贱样?恨不得全天下的女人都拜倒在他们的西装裤下,男人玩女人叫风流,女人稍出点轨就叫淫贱,真不公平。
    “是啊,我却偏偏犯贱,爱上一个把我的真心当狼心狗肺的女人,也不知她在我身上下了什么蛊,令我一头陷进去,我想忘掉她又忘不了。”司承哲悻悻然地说。
    “她是谁?她……这么值得你爱?”祈蕾蕾听着他在她跟前,毫不隐瞒地剖析自己的心,心底一阵阵抽痛,他原来已经有一个深爱的女人。
    “你不知道吗?我爱了她好多年了,她令我又爱又恨,但她却一直不领我的情。”司承哲看着脸色发青的祈蕾蕾,嘴角偷偷泛上抹笑容。
    “是吗?”祈蕾蕾什么话都说不下去了,她应该知道吗?是他的中学同学?难怪,难怪那时候他那么讨厌她。
    “她害得我好苦,尝尽相思之苦,心里苦死了。我情何以堪?我心里何能再容下其他女人?”司承哲捉住她一只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上说。
    “我……我去洗澡。”祈蕾蕾再听不下去了,她的丈夫在她的跟前大谈自己对心爱女人的思恋,她又情何以堪?
    她怎么了?司承哲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并没他预期的效果,她听了似乎并不是感动,而是伤心难过,为什么?
    祈蕾蕾躲进浴室,泪水一串地掉下来。天啊!她为什么这样难过?她不是知道她不应该爱他的吗?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他要招惹她?她躲他都躲到英国去,为什么他们仍然纠缠不清?
    祈蕾蕾恸哭起来,她现在怎么办?他们现在虽然是夫妻,但他心里仍然爱着那个女人,她……她在他心里难道连一席地位都没有吗?
    “蕾蕾。”司承哲推开浴室的门进来,看见蕾蕾背向着门口,肩膀抽搐着,她在哭?为什么?
    蕾蕾一听到司承哲的声音,马上打开莲蓬头,照着自己的头乱淋,她红红的眼睛以及掉到脸颊的泪水,马上被水冲去。
    “蕾蕾。”司承哲过来扶住她的肩头。
    “你走开。”祈蕾蕾带着哭腔道。
    “你怎么了?蕾蕾。”司承哲扳过她的身体,让她面对自己,他拨起她满头湿发,看着她问。
    “你……走开,我要洗澡洗头。”祈蕾蕾掉下一串眼泪,她已经够委屈了,他留点面子给她行不?
    “我和你一起洗,我帮你洗。”司承哲边说边脱掉衣服,抢过莲蓬头,帮她洗头沭浴。
    “我不要你,你走!呜——”她已经这么委屈了,他让她静一静不行吗?一定要这么侮辱她?
    “你为什么哭?告诉我,你为什么哭?”司承哲不解地拥着她,看着她掉泪,他的心纠结成团,他心痛死了。
    “你走开,我恨你,我讨厌你,呜——你这个无赖,我讨厌你。”祈蕾蕾一面哭,一面捶着他,他怎么可以装作没事人一样,她已够侮辱了,他居然问她为什么哭?
    “蕾蕾。”他做错什么了吗?司承哲一头雾水,她是不是生理期快到,所以情绪化?但还是先认个错吧,“对不起!你别哭了,好不好?”
    “你走开,你走开。”祈蕾蕾推着他,她眼睛鼻子哭得红红的,像个受欺负的小媳妇,受了莫大的委屈。
    “好好好,我全身都湿透了,你等我也洗完澡后再出去,行不?”司承哲举起双手投降。
    祈蕾蕾没再理他,她把洗发精沐浴精倒在身上头上,自顾自地洗起来。司承哲看着她想上前帮忙,又怕她不领情,他长长地叹了口气,也倒了沐浴精和洗发精在自己身上洗起来。
    祈蕾蕾洗完澡,便回到自己的房间,司承哲沐浴出来,在房间不见蕾蕾,他穿上睡衣裤找蕾蕾,整间屋都找遍了,就是不见蕾蕾的踪影。
    她跑哪儿去了?三姐及其他下人都没见到蕾蕾。
    “少奶不会是在另一边房内睡了吧?”三姐突然道。
    对喔!他怎么没想到?司承哲回到房间,推开那边房门,蕾蕾果然躺在床上。哎!害他还以为她不见了,司承哲爬上床,看着她哭肿的眼睛鼻子,不舍地亲了亲,刚才他说了不该说的话了吗?似乎没有。
    司承哲把睡着也不甚安稳的蕾蕾抱回自己床上,这磨人的小妖精,她难道不知道他爱她吗?回想刚才的说话,司承哲的心霎时明朗起来。
    司承哲喜滋滋地把蕾蕾搂在怀里,这傻丫头竟然误会了他的意思,但她哭得这么伤心,她也是爱他的吧?他多希望能听到她对他说,她爱他。
    司承哲轻吻一下她哭得红肿的眼睛,又啄吻她的红唇,搂着她心满意足地进入甜梦之中。
    ☆☆☆
    本来定在二天后要回家的司百谦,晚了一星期才出院回家,只因他差点被蕾蕾识破他的诡计,不得不在医院里待上一星期。
    “爷爷,你小心喔。”蕾蕾扶着司百谦进大厅,边提醒道。
    “丫头啊,爷爷只是心脏不好,手脚可是还很灵敏的喔。”司百谦高兴得眉开眼笑,一双狐狸眼笑剩一道缝。
    “爷爷,蕾蕾是关心你。”走在司百谦另一边的司承哲道,蕾蕾早上起来,对他虽未至于不理不睬,却刻意地和他保持一定距离,而他几次想向她解释,都被她刻意打断话题,司承哲无奈地笑笑,他相信总有一天,她会明白他的心意。
    “我知道,我怎会不知道?”司百谦仍然笑咪咪地道。
    三姐把人参茶递给老太爷,司百谦接过来吮了一口。
    “爷爷,我回公司上班了,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司承哲对司百谦道。
    “去吧去吧,有事我会先叫老郑去处理,你不用费心。”司百谦挥了挥手。
    “蕾蕾,我去上班了。”司承哲点头,然后转身在蕾蕾额上吻了一下,和她道别。
    “嗯。”祈蕾蕾轻咬下唇点头,直看到他的背影从眼前消失,她仍呆呆地瞪着门口的方向。
    “蕾蕾。”司百谦坐在一边观察着失神的蕾蕾,她脸上的表情复杂,似乎掺杂着忧伤、难过和依依不舍。
    “噢。”蕾蕾转过头来,看见司百谦一脸了然地看着她,脸上迅速泛上一抹红云。
    “蕾蕾,承哲没欺负你吧?如果他有欺负你,告诉爷爷,爷爷替你出气。”
    司百谦从三姐那儿知道这一个星期,承哲夜夜晚归,他搞不清那小子在搞什么,好不容易把蕾蕾骗回来绑在身边,却不好好珍惜,难道又想把蕾蕾气走?
    “爷爷,没有。”蕾蕾摇了摇头,垂下眼帘。
    “你别替那小子说话,他的事我都知道。”司百谦挥了挥手,那浑小于他不好好教训怎么行?
    “爷爷,没有,真的没有。”蕾蕾急急摆手道,她可不想老爷子因为一点点的小事情而受打击,她担不起这个罪名。
    “你别担心,那小子太放肆了,爷爷一定会替你好好教训他。”司百谦吮了一口人参茶板着脸孔道。
    “爷爷。”蕾蕾急得顿脚,她就怕因为她而令他们爷孙不和,那她岂不是罪大了?她不要做千古罪人。
    “你别担心,爷爷有的是教训他的办法,并不一定用训斥或者责罚之类的教训喔。”司百谦对蕾蕾眨眨狐狸般的眼睛道。
    “爷爷的意思是……”蕾蕾倏然睁大眼睛,他不是要教训哲哥哥吗?他要如何整他?
    “先别管爷爷用什么方法,你告诉我,你对那小子还有没有……喔,就是你们年轻人时下最爱说的感情?”司百谦露出一抹狐狸般的笑容问。
    蕾蕾霎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司老爷子的话,她脸上泛上抹红云,忸怩不安起来。说她没有吗?那是骗人,说有吗?她不知道该如何说。
    “蕾蕾啊,你和承哲一起长大,你和他的感情如何,爷爷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喔。虽然你不愿告诉爷爷,就让那小子知道你对他的感情吧,那浑小子有没告诉你,他爱你?”司百谦循循善诱,话题一转,又转到司承哲的身上。
    祈蕾蕾更加愕然地看着司百谦,他爱她?她在听天方夜谭吧?他昨晚才告诉她,他心里有一个很爱的女人,那个女人对他来说可以用至死不渝来形容,如果不是因为有司爷爷的关系,他和她根本不可能走到一起来。
    “那浑小子在干什么?混帐。”司百谦看蕾蕾一副愕然的表情,就知道司承哲并没向她表白,那不长进的小子,到底在玩什么花样?他真是气死了。
    “爷爷,你别生气,身体为重,我和哲哥哥很好,你不用为我们操心。”蕾蕾马上起来安慰老人。
    “老爷,我想少爷会把握机会的,你放心吧。”坐在司百谦身边的郑真义笑着对他道。
    “真是这样?”司百谦很怀疑地抬头看着郑真义。
    “他都能把小姐拐去结婚了,还能有假吗?”郑真义笑道。
    蕾蕾皱着眉头听他们说话,却完全没听懂他们在说什么。
    “哎!就怕他不好好把握,那浑小子让我们操心了这么多年。”司百谦又吮了口人参茶道。
    “小姐和少爷的婚礼就快举行了,老爷还担心什么?”郑真义又笑道。
    司百谦点了点头,他转过头来看着皱起眉头的祈蕾蕾,满是皱纹的脸上荡上一抹笑容。
    “蕾蕾啊,你不知道那浑小子其实很爱你的,相信爷爷,爷爷绝没有骗你。”司百谦拉着蕾蕾的手,拍着她的手背。
    “爷爷。”蕾蕾极不自然地笑了笑,老人家大概还不知道他的孙子爱的是另有其人,却逼他和她结婚,也太难为司承哲了,祈蕾蕾在心底无声地叹息。
    “你不相信?”司百谦一双利眼看着蕾蕾满面狐疑的神色道。
    “不,我信,我信。”祈蕾蕾连连点头道,她不会忘记,他受不得半点刺激,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她也不会掉一块肉,不是吗?
    “老爷,你需要休息一下吗?”郑真义细心地问。
    “不用,我一点都不累,在医院无所事事,整天躺在床上,躺得我骨头都快散了。医院的检查报告说我恢复得很好,不是吗?”司百谦笑着对郑真义道。
    三姐这时候进来对祈蕾蕾道,“少奶,外面有一个叫大卫的男人找你。”
    大卫?他也从英国回来了?祈蕾蕾有点不相信地站起来。
    三姐把一个长得高大英俊的男子带进大厅,祈蕾蕾露出一抹开心的笑容,跟他来个拥抱见面礼。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