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你是我无悔的爱 >

第二章

    祈蕾蕾搬进司家大宅,她对这儿既熟识又陌生,看着这儿的一草一木,童年的某些已忘记的记忆也涌上脑海。
    小时候她经常跟着外公来玩,每次来都缠着司承哲,正如外公所说,她时常哲哥哥长,哲哥哥短,也正如司爷爷说,她要当司承哲的新娘子。但司承哲对她这个烦人又缠人的小女孩,却极不耐烦。
    记得有一次,祈蕾蕾来到司家,司承哲揽着篮球准备出门,司爷爷把他拦下来要他陪她玩。司承哲脸臭臭地把篮球扔回去,他讨厌她,只要她一来,他就别想跟他的同学去打球,而令他更恨的是,在爷爷的心目中,这个小女娃,似乎比他这个孙子还重要。
    “哲哥哥,我们到花园玩,好吗?”祈蕾蕾根本没看懂他脸色有多臭,扯着他的衣服道。
    “要玩你自己玩去。”司承哲恼怒得恨不得把她扔出家门,他不耐地摔开她的手。不知是第几次了,他和几个同学约好去打球,但每次她过来,爷爷根本不管他的理由有多充足,非要他陪着这个臭丫头不可。
    “哲哥哥,你以前不是这样的,现在为什么这么讨厌我?”祈蕾蕾一脸难过地问。
    “以前以前,别再提以前。你知道我讨厌你,还来缠着我干嘛?”司承哲冲她吼。
    说实在,只要她每次来不阻止他去打球的话,他对她并非那么讨厌,而每次他和同学爽约,准会被大家笑得脸红,也不知是哪个混蛋从哪儿听来的消息,说他有一个小女朋友,她要他东,他不敢往西,她要他西,他不敢往东。他司承哲是什么人?岂会受制于一个小女娃?
    祈蕾蕾深受打击,眼泪汪汪地跑到花园,哲哥哥都不愿跟她玩了,她只有自己玩。这些情形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祈蕾蕾躲在一角好不伤心,一对蝴蝶在她面前翩然起舞,像要逗她开心似的绕着她飞,祈蕾蕾终于抹掉脸上的泪痕,追起蝴蝶。
    追着追着,她跑到另一面的花树丛中,不小心被花枝绊了一下,“啪”地摔在地上,随即尖叫一声,痛得跌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膝盖直流泪。
    司承哲却抱臂站在不远处,冷冷地看着坐在地上的祈蕾蕾,酷酷的帅脸上露着抹冷笑。骗谁?摔一摔又不会死人,他脚上的伤比她还多呢,她居然坐在地上不起来,难道要他哄她逗她才起来?
    “哲哥哥。”祈蕾蕾看着鲜血直流的膝盖,求救般地向他喊。她痛得放声痛哭,她不但摔倒在地上,而且是摔在地上一堆碎玻璃上,几片细薄的玻璃片插在她的膝盖上。
    司承哲眼眸进射出一抹厌恶,看她哭得惊天动地,低声咒骂了几句,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上前。
    “哭什么哭?摔一摔会死人吗?你知不知道你很烦人?活该!”司承哲心里仍然有气,他一脸凶相粗声粗气,也不管说出的话有多伤人。
    祈蕾蕾被他这副凶相吼得住了声,她低声地抽泣,泪眼汪汪怕招他更不耐烦的怒骂。她知道他不喜欢她,但她从小就跟他玩在一起,而她好喜欢跟他一起。
    他们俩人都是无父无母的孩子,二人的父母在同一起意外中丧生,她和他都是由外公和爷爷抚养长大的。
    外公出外洽商,会把她寄养到司家,司爷爷外出,也会把他送到风家来,他们吃在一起,玩在一起,甚至连睡也在一起。
    但这种情况自司承哲上了中学,完全改变过来,他不喜欢看见她,每次看见她,只觉得烦,觉得厌,觉得不耐,每次恨不得躲她躲得远远的。
    祈蕾蕾搞不懂他为什么会讨厌她,虽然她有时会使小性子黏住他,以前只要她嘟起小嘴不高兴,他会哄她逗她,直到她笑为止,但现在别说要他逗她,就算看见她他都觉得烦躁不耐。
    司承哲满面不悦地走近前,待看见她膝盖上的鲜血,也吓了一大跳。
    “怎么会这样?”司承哲扑到她身边,看着她嫩嫩的膝盖插着玻璃碎片,他惊慌得手足无措,抱起她直冲回大厅。
    当然,那场意外司承哲免不了又被爷爷责骂,爷爷怪他没好好照顾他的小女朋友,而他首次对小女朋友这几个字眼不再敏感。
    那次意外,令祈蕾蕾足足有一个星期下不了床,司承哲有来看她,但都被她挡在房门外,她不知道他还来干什么?但她再也不愿意看见他。
    他送来的礼物,全被她扔进垃圾桶里,甚至连以前他送她的礼物,也统统扔掉,从那天起她正式与童年告别,与心中的他告别。
    那次事件后,她再没上司家,即使风正旗出外洽商,她死也不肯到司家去。
    外公问她为什么?她只说要学习独立,不想依赖别人照顾。风正旗和司百谦都搞不懂这二个小娃儿怎么了,反正祈蕾蕾不肯上司家却是铁定的事实。
    祈蕾蕾上中学时,在风正旗和司百谦的作怪下,祈蕾蕾被送到司承哲就读的中学。那时司承哲已读上高三,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不少花痴女生围着他转,除了祈蕾蕾。
    二人极少见面,她在初中部,他在高中部。司承哲不是没有来初中部找她,她身边的追求者全被他二打跑,但蕾蕾一直冷漠以对。
    一次祈蕾蕾背着书包拿着书本路过篮球场,司承哲刚比赛下来,抹掉一头汗水,看见祈蕾蕾走过,眼眸中闪过一抹神采。
    “蕾蕾。”
    祈蕾蕾冷冷地瞥他一眼,理也没理继续往前走,似乎周围的人声吵闹声都与她无关。
    “蕾蕾。”司承哲想追过来,却被一群花痴包围,他的声音被淹没在那群花痴的尖叫声中。
    司承哲高中毕业后,便到美国留学,祈蕾蕾也在十五岁那年也不管外公如何反对,坚决到英国去,一去五、六年……
    ☆☆☆
    祈蕾蕾又不自觉地伸手去摸了一下膝盖,膝盖上有几道明显的疤,她不禁轻叹一口气,头痛地揉揉眉心,她还没有心理准备,不知自己该以怎样的心态去面对司承哲。
    如果不是被赶鸭子上架,她大概不会再跨进司家一步,现在还要她和司承哲结婚,他那么讨厌她,会愿意娶她吗?他的愿意也只为了司爷爷的病况吧?祈蕾蕾坐在花架上,一双脚晃来晃去。
    她是否应该跟他谈谈?让彼此都明白完全是为了司爷爷?在司爷爷的身体还没完全康复之前,她真的不愿意他与她恶面相对。小时候大概是她黏他黏得太厉害了,才令他对自己反感吧?
    虽然这么多年过去,她仍然想不透当初那个那么疼爱她的人,为何会对她反面无情。人心会变,一个人变起来简直令人无法理喻,也许那时候他上中学交了女明友,而她破坏了他的约会时间,令他心底不爽。
    那时候她一心想要当他的新娘子,一心想当他的太太,现在想起来也觉得幼稚,但是绕了一圈又回到原点,不知是命运作弄人,还是天意。
    她暗自庆幸自己还算有理智,只把自己关在房间内痛哭了好几回,不断告诫自己死心,而且她也做到了,即使再面对他,她不会再难过,不会再伤心。
    祈蕾蕾想起从前以往的一切,无奈地叹一口气,摇头苦笑。
    ☆☆☆
    司承哲从老郑那儿知道,蕾蕾从今天就搬到司家来,司承哲相当清楚这都是爷爷的意思,他一直希望唯一的孙子结婚生子,让他含贻弄孙,安享晚年。
    司承哲不是没有想过成家立室的事,前提是要他喜欢中意的女孩,堂堂司氏企业集团的总裁,倒迫他的女人不计其数,但都不是他想要的。直至这次爷爷病重人院,重提那久遗的丫头,他知道他是应该要结婚了。
    他和她从小就有那份契约在,而且他还欠她一份情。司承哲揉揉眉心,一整天无心工作,还没待下班,他便从公司跷班回家。
    宾士悄悄地驶入大院,他看见祈蕾蕾坐在花架上摇头叹气。他有多长时间没见过她了?从前年到现在应该有一年多了吧。
    他把车泊回车库,悄悄地走到祈蕾蕾的身边。
    祈蕾蕾从眼角看见一道人影向她靠近,缓缓地抬起头,倏然看见司承哲站在身边,他已非昔日那个毛头小子,站在她跟前的是个有相当魅力的大男人。
    “蕾蕾。”司承哲愉快地上前打招呼。
    “嗨!你好。”祈蕾蕾马上摔掉心底不必要的涟漪,从花架上跳下地,客气而生疏地打招呼。
    “好多年没见,你好吗?”司承哲瞅着艳丽大方的蕾蕾问,眼眸中泄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情绪。
    “很好啊,承蒙你的关心。”祈蕾蕾皮笑肉不笑客客气气地道。
    “欢迎你回到司家。”司承哲一瞬不瞬地盯着她,性感的唇吐出一串欢迎的话语。
    “谢谢。”祈蕾蕾露出抹极不自然的笑容,回到?他用了回到这个字眼耶,他当她是妹妹?情人?噢,不对不对!用哪一个字眼来形容似乎都不贴切。
    “蕾蕾,司家不就是你的家吗?司家的门从来都只为你敞开。”司承哲露出抹帅气的笑容,对她的客气皱起了眉。
    “嘻,我听不懂你说什么。”祈蕾蕾又皮笑肉不笑地道,他说得她好像是跷家的小媳妇似的,祈蕾蕾心里莫名地打了个颤。
    “你会懂。”司承哲一双精锐的眼睛,直直地看进她的眼睛,这丫头似乎存心跟他过不去。
    “我想这问题太深奥了,我们有许多年没见,彼此说不上很熟。”祈蕾蕾马上把彼此的关系拉得更远。
    “你为什么要这样说?”司承哲皱起的眉纠成团,相当不满地问。
    “哲哥哥,我觉得我们应该给时间来了解彼此,虽然我们小时候认识,但并不代表现在仍了解对方。”祈蕾蕾看见他满面不悦,吐了吐粉舌,相当有理智地道。
    “这是什么鬼话?”司承哲对她的话显得不耐,他瞪视着她,什么叫给时间来了解彼此?
    他不得不承认,她已经不是小时候那个爱腻着他的小女孩了,她已经长大,集机灵睿智美丽于一身,是个令所有男人为之神魂颠倒的绝色美人。
    他毫无意识地伸手想拨蕾蕾被风吹乱的秀发,祈蕾蕾连忙后退一步,司承哲的手悬在半空。
    “哲哥哥,我知道为了司爷爷,所以你不得不委屈自己,你放心,我会很识趣的。”祈蕾蕾漂亮的菱唇扯出一抹美丽得令人目眩的淡笑。
    “蕾蕾。”她疏离的说话,令他心底抽紧,看着这抹灿烂的笑容,心底涌上一份久遗的情愫,他垂下悬空的手,眉头皱得更紧了。
    “我还不知道自己住哪个房间呢?”祈蕾蕾露又出一抹足以倾国倾城的笑容,像突然想起似的,边说边往大厅方向走去。
    的确在小车载她到司家后,她的行李由司机拿进去,周围熟识的环境,让她不自觉地在院子内四处逛了起来。
    司承哲半眯起眼睛看着急急逃离他的身影,心里马上有了一番决定,俊帅的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然后迈步坚定地跟随她步人大厅。
    祈蕾蕾像身后有鬼迫般逃进客厅,佣人三姐刚刚整理房间出来,她在司家帮佣二、三十年,是看着少爷和小姐长大的佣人。
    “二姐,我的房间在哪?”祈蕾蕾迫不及待地问,她要躲进房里,好好整理一不自己的情绪,她发觉他不再是以前那个对她不耐的司承哲,他给她一份强烈的压迫感,让她感到害怕。
    “还会在哪儿呀?”三姐慈眉善目,她看着眼前这个从小女孩,长成美丽得令人眼眩的大姑娘,也瞥见跟在小姐身后的少爷。
    “在你小时候的房间。”司承哲在她身后道。
    “不可以别的房间吗?”祈蕾蕾有点气馁地搔了搔头,在小时候的房间,不就在司承哲的隔壁?而且她记得那个房间,司爷爷为方便他们互相照顾,把房间打通。
    “不行!”司承哲坚决地道。
    “为什么?”祈蕾蕾几乎要尖叫,她虽不知道经过十年,房间内会有什么改变,但那个房间留有太多的童年记忆。要天天面对他已是份压力,还要和他的房间互通,噢,天!只想一想就让她觉得害怕。
    司承哲看见祈蕾蕾如此反应,脸上露出抹不易察觉的笑容。在少年轻狂那段岁月,他曾经伤害过她,及至到现在,她对他只有生疏客气。
    “难道我们还要分彼此吗?”司承哲目光炯炯地盯着她问。
    “什么意思?”祈蕾蕾心里一窒,他是在讽刺还是在嘲笑?
    “你这么讨厌那个房间?”司承哲并没回答,精锐的眸光紧逼着她问。
    “没有啦,只是……只是……”祈蕾蕾又搔搔头,她回答不出来。
    “只是什么?”司承哲非要她给一个正确的答案。
    祈蕾蕾在他逼人的目光下,只觉得呼吸急促,心不规则地乱跳起来,他锐利的眼眸像要看穿她的心底。天啊!才第一天,她就已觉得无力招架,接下来的日子,她要怎么跟他相处?
    “你还没说只是什么?”司承哲似乎并没打算放过她,他逼近一步问。
    “没有,我住那个房间就是了。”祈蕾蕾咬了咬下唇,在他逼近一步时不自觉地倒退一步,心底不断抽气,她知道就算她如何抗议,都会无效。
    “好,那现在就去看看。”司承哲说着猛地拉起她的手,就往楼上去。
    “我自己去就行了。”祈蕾蕾尖叫,触电般忙不迭地想摔开他的手,却被他紧紧握在宽厚的掌中。
    “你仍这么恨我?”司承哲半眯起眼睛盯着她,他紧紧地把她的玉手握在自己的手中,而她仍企图挣扎。
    “没有,没有,你多心了。”祈蕾蕾讪笑着。
    祈蕾蕾的客气,在二人间筑起一幢无形的墙。他和她的感情他自觉是特别的,但司承哲从她的眼眸中,并没看到久别重逢的喜悦,有的只是疏离和客气。
    他默默地盯着她不发一语,祈蕾蕾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向他又露出一抹讪笑。
    “你别……这样盯着人瞧,这会……让人不自在。”祈蕾蕾极不自然地笑。
    司承哲看着她对自己一脸戒心,从什么时候,他们变得比陌路人还要陌生?
    司承哲也不答话,放开她的手,把她拦腰抱起。
    “喂!你干什么?放我下来。”祈蕾蕾扯着他胸前的衣服大叫。
    司承哲并不理会,抱她到她的房间,踢开房门。果然如祈蕾蕾想像的,房间内虽粉刷一新,但里面的摆设并没改变。房间里全摆放着她童年时的玩具,墙壁上有二幅巨大的相片,一张是她的照片,相中美丽的小公主随时准备从画中走出来一样;另一张是他在吻她的相片,他们的脸上都荡漾着幸福快乐的光芒;打开衣柜,里面还有她小时曾穿过的衣服。
    天啊!他们还保留着她的物品,他不会看着嫌烦吗?而且看着他吻她的相片,她的心会卜通的乱跳。
    “为什么不扔掉?”祈蕾蕾拿起柜上的芭比娃娃,穿着一身雪白婚纱的芭比娃娃是他送给她十一岁的生日礼物,但那又如何?似乎过了十一岁后,他对她就相当不耐烦。
    “为什么要扔掉?”司承哲跟在她身后问。
    祈蕾蕾斜睨他一眼,耸耸肩膀,他这算什么回答?
    “不扔掉好吗?其他客人住进……”
    “没有人可以住进来。”司承哲打断祈蕾蕾的话。
    “但日后你太太……”
    祈蕾蕾话还没说完,被司承哲用力一拉,让她面对着他,一双犀利的眼眸直盯着她的眼眸。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爷爷钦点的孙媳妇。”司承哲眯起眼睛露出威胁的意味。他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他的太太不就是她吗?
    “哲哥哥,我知道太委屈你了,你可以不当一回事。”祈蕾蕾嘴角露出一抹极不自然的笑容,司爷爷一厢情愿的决定太伤这男人的自尊了,看情形他极之不愿。她也是看在司爷爷目前身体状况不佳的情况不答应,也并非她本意,他说得这么白,就不怕伤人家的心?
    “是吗?”司承哲沉下帅脸冷哼一声。
    祈蕾蕾看着他一张不悦的帅脸,听着他那一声冷哼,心底莫名地升起股酸楚。她努力把这股酸意压下来,她不可以掉入自设的藩篱之中,这么多年来她成功地把他驱除在她的生活之外,不就是要忘掉他?怎么才见他一面,她的心底又蠢蠢欲动,真是不长进。
    祈蕾蕾恨不得用力敲敲自己的脑袋,好让自己清醒。正在她自责不已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少爷、小姐,晚餐已经准备好了,你们要下楼吃饭还是在房间吃?”三姐在门外道。
    “我们下楼。”祈蕾蕾在司承哲开声之前马上道,她边说边往门边走。
    ☆☆☆
    司承哲跟在她后面来到楼下的餐厅,佣人陆续把饭菜摆上桌。
    “三姐。”司承哲突然对站在一边的三姐道。
    “少爷有什么吩咐?”三姐上前问道。
    “那道桂花鱼都去了骨吗?”司承哲指着桌上刚上的桂花鱼问。
    “去了,已经去了。”三姐赶紧道。
    祈蕾蕾喜欢吃鱼,而且特别喜欢桂花鱼,但她却怕鱼骨。小时候怕她被鱼骨哽着,司承哲每次吃鱼前,都要厨房把鱼骨去除,而每次在饭桌上都确定真去了鱼骨,才会让祈蕾蕾吃。
    祈蕾蕾听他这么问,愕然地抬头,他还记得这个?令她好意外。
    “谢谢。”祈蕾蕾露出抹柔美的笑容真诚地道。
    司承哲神情复杂地瞥她一眼,她总是把她和他的距离拉得好远,他就这么令她讨厌吗?开口谢谢,闭口谢谢,令他不爽。
    “蕾蕾,不要说那些客气话。”司承哲把一筷菜夹进口里,盯着她道。
    “但这是最基本的礼貌,不是吗?”祈蕾蕾眨了眨美美的眼睛道。
    司承哲紧紧地盯着她好一会儿,什么都没说把她爱吃的莱全推到她跟前。
    “你吃多点,太瘦了。”司承哲道。
    祈蕾蕾眼睛倏地瞪大,他这是在关心她吗?这更令她意外。
    司承哲看着她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锐利的视线像在看穿她的心底,祈蕾蕾在他的注视下又觉得浑身不自在。
    “哲哥哥,你也吃啊。”祈蕾蕾瞥他一眼,他怎么老喜欢盯着人瞧?且这种目光令她有透不过气的感觉。小时候他的目光也喜欢投注在她身上,后来虽然带着不耐,但却没现在的锐利锋芒。
    司承哲点点头,却没扒饭,他用汤匙勺了匙腰果肉丁,把里面的红萝卜挑进自己饭碗,然后把腰果倒进祈蕾蕾的饭碗里。
    祈蕾蕾刚扒了一口饭,看着他倒进碗里的腰果,半张着嘴巴,都忘了要咀嚼。她看看饭碗又看看他,他没事吧?为什么要这样做?她喜欢吃腰果,却不喜欢红萝卜,以前他负责红萝卜,她负责吃腰果。
    司承哲看着她饱受惊吓的样子,怎么会是这副表情?他有做错什么吗?他不过是很自动地做出他以前一直为她做的事情,值得她这么惊愕吗?
    “你会被饭噎死的,如果被饭噎死真是糗大了。”司承哲奸笑地调侃,谁会听过有人是被饭噎死的?
    “哦。”祈蕾蕾终于醒悟过来,她很诚心地道。“谢谢。”
    他为什么对她这么好?这说明什么?他有话要跟她说?他会跟她说什么?除了他不愿意的婚事外,对!重点就是婚事。祈蕾蕾在心底叹息,脸上因惊愕转为黯然。
    “蕾蕾,这几年在英国过得好吗?”司承哲突然问。
    “好,很好。”祈蕾蕾心想来了来了,他问她好不好,应该就是开场白了。
    “为什么要到英国去?”司承哲当初也相当不明白她为什么会选去英国,他在美国,她怎么不追着到美国来?当时他从爷爷那儿听到消息,相当失望。
    “没有啦,因为……因为我也想到国外去体验一下留学生活。”祈蕾蕾这个理由答得很牵强,她知道他在美国,所以选择英国。为什么选择英国,应该是以一种赌气的心态吧?她不愿留在这儿,这儿留有太多他的记忆。
    “我以为你会到美国。”司承哲道,毕竟他在美国,她要去留学,想去体验留学生涯,也应该选择有他的地方才对。
    “为什么?”祈蕾蕾一脸不解地瞪大一双美丽的眼睛问。
    “大多数人都喜欢选择美国,不是吗?”司承哲当然不会说因为他在那儿,耸了耸肩,不以为然地道。
    “也许吧?”祈蕾蕾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地道。
    “蕾蕾。”司承哲扒了几口饭,又叫了她一声。
    终于要入正题了,祈蕾蕾心想,他准备摊开来说了。摊开来说也好,免得她老是猜来猜去。虽然心底难免有一丝丝的惋惜,有一丝丝的难过,不是你的终会失去,不是努力就可以属于你的,她又何必强求?
    “噢,哲哥哥,你放心,我很了解的。”祈蕾蕾强忍下心中的酸涩,没待他把话说出口,马上表明态度。
    “放心什么?了解什么?”司承哲皱起眉头,莫名其妙地看着她,他不明白她话中的含义。
    “我知道的,一切都为了司爷爷,对不对?”祈蕾蕾露出抹美美的笑容道。
    为了爷爷?司承哲霎时明白她说什么了,她只为了爷爷,他心底莫名地只感到一份失落感。
    “我知道,因为司爷爷,所以你不得不答应,不过没关系,你知我知,我会配合好你的。”祈蕾蕾仍然自顾自地道。
    “是吗?”她说什么?她以为他们的婚事,是因为爷爷的关系?那么她也是因这个原因思?司承哲的脸色突然暗沉了下来。
    “目前我们只有跟着司爷爷的脚步走,为了不让他失望,表面是这么回事,但私底下我们可以不当一回事。”祈蕾蕾又道。
    “蕾蕾,你有男朋友吗?”司承哲皱起眉头问。
    “有!”祈蕾蕾很爽快地承认,脸上露出抹美美的笑容。
    “所以你不愿意嫁入司家?”司承哲俊帅的面容绷紧每一条线条。
    什么呀?不愿意的人应该是他不是她吧?怎么会说成是她?祈蕾蕾不解地瞅着他,而她的无语在司承哲看来却是默认。
    司承哲“啪”地把筷子重重地拍在餐桌上,神情既冷又峻,他浑身散发的冷凝气息像只暴戾的狂狮。
    祈蕾蕾吓了一跳,她有男朋友他有意见?她不同意家人司家,应该称了他的心愿才对啊,他怎么看似很生气的样子?
    “哲哥哥,你……你没什么吧?”祈蕾蕾瑟缩了下,小心翼翼地问。她有说错什么吗?他为什么生气?
    “分手。”司承哲看着她一副吓呆的样子,缓和了脸上的线条,抿紧的嘴唇断然地吐出这二个字。
    “分手?”祈蕾蕾反应不过来,莫名其妙地瞪着他问。
    “跟你的男朋友分手,你必须和我结婚,而且也只能和我结婚。我们快结婚了,难道你想一脚踏两船?”司承哲冷冷地问,精锐的眼眸直盯着她。
    “没有。”祈蕾蕾几乎要尖叫,结婚?他打算来真的?不是只为了做戏给司爷爷看吗?他说的怎么像真的一样?
    “你以为爷爷会让我们就这么算吗?他没看到我们步入教堂能了却他的心愿吗?而且以他目前状况,根本受不得一点刺激,还是你想要他?想看他伤心?难道你忍心让一个病重的老人再次病发?”司承哲语气中充满责难,他被她不愿嫁人司家几乎气死了,既然她认为是为了爷爷,那就让她这么认为好了。
    “没有,没有。”祈蕾蕾连声道,她被他责备得满心充满罪恶感,天啊!她担不起这样的罪名,她怎会忍心让一个老人伤心难过?而且以司爷爷的病况来看,司承哲说得一点都没有错。她怎么没想到这一层呢?哎!她现在已骑虎难下了。
    “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做,而且你会配合我的,对不对?”司承哲看着她一副惶惶然的表情,嘴角露出抹魔鬼般的笑容,就好像到嘴的肥羊,他怎么会让她逃掉。
    “对。”祈蕾蕾有气无力地点头,她觉得累,比今天早上应付司爷爷还要累人,这爷孙两人怎么这样难对付?是他们太狡猾还是她变笨了?
    “他叫什么名字?”司承哲突然问。
    “谁?”祈蕾蕾莫名其妙地抬头问。
    “你的男朋友。”司承哲道。
    “他……”祈蕾蕾沉默下来,她有交过几个男朋友,但她跟他们部分手了,一时之间她不知该说谁好。
    “这么难说出口吗?”司承哲皱起的眉越深,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以她这么维护他来看,他们的感情应该很深厚。
    “大卫。”祈蕾蕾看着他越来越不耐的脸色,随口把大卫的名字说出来,她到英国得他诸多关照,而且大卫也有女朋友。
    “你很爱他?”司承哲皱起眉头,脑海中搜索着这个名字。
    祈蕾蕾无意识地摇了摇头,蹙起秀眉,她怎会爱大卫?她怎么会?他们是好朋友,却一直不来电,不过她不明白司承哲为什么要问这个。
    司承哲冷凝的脸突然缓和了下来,看来她和那个叫大卫的人,感情还没达到互相离不开谁的地步。司承哲目光落在低头扒饭的蕾蕾身上,嘴角露出抹不易察觉的笑容,笑得像狐狸。
    ☆☆☆
    祈蕾蕾首先吃完饭,她扔下碗筷快快地逃回自己的房间。看着周围熟识的一切,久遗的情愫不断从心底翻涌。如果能够回到童年,能够和他亲密无间……祈蕾蕾摔了摔头,她在想什么?
    想起司承哲今晚的表现,真的有点奇怪,他没告诉她司爷爷的提议别当回事,而是要她和他结婚。但以司爷爷现在的病况来说,他的确受不得半点刺激,那他们只有结婚一途了,还是他要有名无实的婚姻?
    祈蕾蕾心底突然想通了似的,难怪他对她那么好,也难怪他会突然关心起她的男朋友,祈蕾蕾露出抹苦笑,唉地叹了口气。
    “你在叹什么气?”司承哲从他房间走过来,走到祈蕾蕾的身后问。
    祈蕾蕾吓了一跳,转过身拍拍胸口,怪嗔地道,“你怎么走路都没声音,吓死我了。”
    “对不起。”司承哲伸手把她拉进怀里道。
    祈蕾蕾被他拥着,浑身僵直,他在干什么?哎,相通的房门,根本没有锁,所以她不愿住进这个房间,看,他可以无时无刻闯进她的房内。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