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跷家少爷 >

第九章

    凝视着床上若紫那张精致、柔和的面孔,宇尘轻轻地画着她的眉、她的眼,顺着她小巧而挺直的鼻子,抚着她红润而柔软的唇。
    看着她睡得如此安稳,他的心也跟着平静了下来。十年的光阴是无法再去追回,但是未来还有好多个十年,可以让他加倍地补回那失落的一切,宇尘相信,等在他们未来的岁月,是快乐的,因为他要用爱守候她一生一世。
    饱眠一顿,若紫缓缓地睁开眼睛……
    “你一个晚上都没睡觉?”抚着宇尘那新生的胡碴子,若紫低沉地说道。
    “有,我睡了一会儿。”也许是因为昨天清晨醒过来的时候,寻不着若紫的身影,也许是历经了整夜焦虑的等待,害怕她不再回到自己的生命里,这一夜,他趴在床沿,几乎不敢合上眼睛,深怕一眨眼之间她的人又不见了。
    掀开丝被,若紫比着身旁,轻柔地说道:“天还没亮,可以再睡一会儿。”
    “我可以吗?”盯着她的眼睛,宇尘别有所指地说道。虽然他确定昨夜自己曾带给她天堂般的快乐,但是,他也清楚自己先伤害了她,而这道伤害,也许在她心里留着阴影。
    跟宇尘在一起的这些日子,她了解到,他对任何事物都有着强烈的支配欲,他想要怎样,就得怎样,别人得依着他的要求走。基本上,他是一个很独裁的男人,然而此刻,在她眼前的是一个自己从来没看过的宇尘,他是那么地惶恐,仿佛他具有攻击性,随时怕会伤害到她。一个大男人也有他脆弱的一面,而不管是哪个他,都教她感动。
    “这是你的床,不是吗?”平静地迎着宇尘的期待,她温柔地说道。
    像个小孩子似地,宇尘咧嘴一笑,快速地爬上床钻进了丝被里。
    俯视着若紫,看着他深爱的容颜,宇尘小心翼翼地询问道:“我——可以爱你吗?”
    娇媚的红晕,染着白皙的脸庞,若紫又羞又怯地喃喃道:“这种事有这样问的吗?”
    宇尘深深地在若紫的脸上仔细逡巡了一番,径自说道:“我想爱你。”
    他用温柔的唇,掀起了激情的序幕,绵绵密密的细吻,轻轻地洒落在若紫的脸上,灼热的吸吮,炽烈地探索她的嘴,抚着那每一道渴求爱恋的娇躯,宇尘贪婪地急着想将她融入自己,想让她成为自己的一部分。她是他的妻子,他最挚爱的女人,领着她,他们携手走向灿烂的情爱之都……
    晨光穿透了落地窗,照亮了旖旎的卧房。圈住宇尘,若紫坐躺在他的怀抱中,手指慵懒地画着他的胸膛,倾听他有力的心跳声。
    顺着若紫的发丝,宇尘突然沙哑地开口道:“对不起!”
    若紫不解地望着宇尘,她默默地询问着。
    “昨晚是我不对,口气不好,态度恶劣,而且还伤到了你。”细腻地抚摸着妻子红润的脸颊,宇尘诚挚地说道。
    “你相信我说的话?”欣慰地看着他,若紫开心地问道。
    这会儿,宇尘反而有些不明白,“相信什么?”
    “相信络哥是郁尘的男朋友,相信我是为了帮他们才跟络哥见面。”
    顿了一下,宇尘说道:“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我们谁也别再说了。”
    认真地瞅着宇尘,她严肃地说道:“你不相信我说的话?”
    其实她可以不在意这件事,因为迟早络哥会成为宇尘的妹婿,到时候他一定会相信自己说的话,可是一想到十年前……她心里实在不能无动于衷。当初宇尘之所以离家,就是因为怀疑爷爷的为人,他不肯用信任的态度去猜想也许那位疼爱他的爷爷是有苦衷。过去的一切是无奈,她心疼他,但是未来如果他不能学习去信任别人,那日子不就永远活在伤害里,她爱宇尘,她不希望宇尘的人生是这个样子。
    “我不是不相信,我只是认为过去的事情没有必要再提。”
    轻轻地摇着头,若紫沉重地说道:“为什么你不能相信我说的话?”
    “若紫,我真的相信你说的话,可是我觉得那并不重要。”习惯了若紫的温驯和柔顺,现在她如此地坚决,实在教他不知如何面对。
    “也许你真的相信,但是……宇尘,我想告诉你——你必须学习给自己机会去相信别人。”
    “若紫……”
    “我要上班了。”捡起衣服,若紫穿戴整齐,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里。
    天啊!他没有不相信,他只是对颜络钦这个人特别感冒。虽然他相信若紫和颜络钦之间没什么,可是每次自己跟若紫闹得不愉快,全都是因为那个男人,“他”简直是自己的恶梦,听到“他”,他宁愿脑筋是空白的,免得自己又胡思乱想。该死!之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早知道什么都不要提,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
    迎着风,络钦紧紧拉着郁尘的手,漫步在堤防上,重享过去甜蜜的岁月。
    “郁尘,找个机会,我们一起请小妹吃饭好不好?”他跟郁尘可以雨过天晴,他最该感谢的人是若紫,若不是她,他跟郁尘可能还在情关里挣扎。
    “好啊!顺便找我哥哥一起出来聊天。”
    “郁尘,你哥对小妹好吗?”虽然若紫告诉他凌宇尘对她很好,可是,就一个哥哥的立场,他还是不放心,因为若紫是那种受了苦,也会笑着往肚子里吞的人,凌宇尘若是对她不好,她也会跟别人说好。
    “我哥很疼嫂嫂,他们两个感情很好。”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地,郁尘叫道:“络钦,你有没有想过,以后是我叫若紫‘嫂嫂’,还是若紫叫我‘嫂嫂’?”
    眨了一下眼睛,看着郁尘那认真的表情,他忽然疯狂地笑了起来。
    “你干么?这问题有那么好笑吗?”莫名其妙地看着络钦那无法抑制的笑相,她嘟哝着。
    抱着郁尘,络钦还是忍不住他的笑声说道:“你猜,我在笑什么?”
    “我又不是你,我怎么知道你在笑什么?”络钦笑得这么夸张,郁尘愈听愈不是滋味。
    “我……”禁不住,他干脆抱着肚子在一旁哈哈大笑。
    “好,你这么爱笑,那你就在这里继续笑,我不理你了!”丢下络钦,她一个人独自向前走去。
    赶紧抓住郁尘,络钦收起笑声,“好啦!我不笑了!”
    “这还差不多!”郁尘忽然正经八百地瞅着络钦,问道:“你刚刚到底在笑什么?”
    “我……”天啊!其实也不是真的那么好笑,可是看到郁尘的表情,他就有一种想笑的冲动,不过,这会儿看到她那副“你要是敢再笑,我就跟你翻脸”的表情,他只好乖乖地憋住肚子里的笑意,“我是在想,你都还没跟我求婚,怎么就急着关心若紫是不是也该喊你‘嫂嫂’?”
    瞪着眼,郁尘整张脸涨得红通通的一片。
    “你……颜络钦,你……讨厌!”头一转,她径自朝着前头走去。丢死人了!竟然闹出那么大的笑话!
    伸手拉住郁尘,络钦握着她的肩膀逗道:“别生气嘛!我们认识那么多年,你催我结婚也是应该的嘛!”
    鼓着腮帮子,郁尘气嘟嘟地说道:“你少臭美了!你求我嫁给你,我都还要考虑看看呢,谁在跟你催婚啊!”
    收起打趣的心情,他严肃地盯着她问道:“郁尘,嫁给我好吗?”
    “你……”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四周,郁尘媚眼一瞪,轻声骂道:“你这个大笨蛋!”说他体贴、绅士,结果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挑在这种到处可以瞄到人的地方。
    望着那又娇又嗔的容颜,他转而深情地说道:“郁尘,我爱你,我想照顾你一辈子,嫁给我好吗?”
    “你……”羞涩地低下头,她轻轻地点点头。
    喜悦慢慢地在脸上绽放开来,络钦兴奋地将郁尘搂在怀里,吻着她的发丝,他迅速拉起她的手说道:“走吧!”
    “去哪里?”
    回头用力吻了一下她的额头,络钦欣喜地说道:“去挑戒指,去一个可以吻你的地方。”
    任着络钦牵着自己的手往前走去,郁尘知道,不管天涯海角,自己都会紧紧地跟着他,再也不会放他走。
    ☆☆☆
    她干么那么计较他相不相信自己说的话?若紫叹了口气想,比起十年前他对爷爷的态度,他已经进步很多了,不是吗?也许,教自己挂心的并不是宇尘相不相信她,她是在害怕,害怕他会误解她,就像十年前他误解自己是一个会用金钱买丈夫的女人,然后抛下她一走了之。十年前,她失去的只不过是她的“丈夫”,一个被迫娶她的男人,而今,她失去的将会是“凌宇尘”,一个她深爱的男人。
    宇尘回到她的身边,是因为她同意离婚的协议,他们这段夫妻的情缘原是虚情假意,然而,这些日子发生在自己和宇尘之间的点点滴滴,又似两个真心相爱的人。在是与非之间那种摇摆不定的感觉,老是弥漫在自己的心房,教她既期待一辈子相守,却又不敢心存妄想。
    如果宇尘爱她,如果宇尘取消他们之间的协定,这种不安的感觉是不是很快的就会不见踪影?当然,她是一个平凡的女人,她渴望的不过是真实的爱,一辈子的承诺。
    “嫂嫂,你跟哥哥是怎么了?”再也忍不住那摆在心里有三天之久的问题,郁尘坐上床沿,望着正在看书的若紫问道。
    “没事!”
    挡住若紫手中翻开的书本,她说道:“你单看这一页,就已经看了一个多小时,你还说你没事。”自己有房间不去,却跑来她的房里看书,嫂嫂这会叫做“没事”?打死她也不会相信!“嫂嫂,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很贴心的人,也不是那种会主动去关怀别人的人,可是,一起生活那么久,我们的感情就像姊妹一样,你就不能让我关心一下吗?”
    “郁尘,我知道你关心我,可是,我真的没事。”
    叹了口气,郁尘像是很无奈地说道:“大家都说我喜欢把事情藏在心里,可是我发现,你比我更严重!”
    郁尘说的是实话,若紫不喜欢增加别人的负担,所以只好把事情放在心里,她藏话的能力,可不比郁尘逊色。
    “嫂嫂,有什么事情就说出来,千万不要像我这个样子,错过了两年,不值得的!”
    是啊!郁尘错过两年都知道觉悟,而她呢?失去了十年,难道就不懂得争取未来吗?她爱宇尘,她不想离开他!
    “如果我说,宇尘不是真的爱我,你相不相信?”
    一脸迷糊地看着若紫,郁尘完全不明白她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句话。
    “郁尘,也许你有兴趣知道我跟宇尘的离婚约定。”说起当初找宇尘的事,若紫娓娓道来她和宇尘之间的一切,述说着她对宇尘的爱,她的彷徨与无措。
    握住若紫的手,郁尘摇着头,像是在对小孩子训话似地指道:“嫂嫂,亏你心思细腻、体贴多心,没想到,竟然连哥哥对你的心意是真的还是假的,你都分不清楚?”
    “这是什么意思?”
    俏皮地捏了一下若紫的鼻子,郁尘说道:“这就是说——你老公爱惨你了!”
    如果一个人不是真的那么深爱着另一个人,他是不可能那么自然而然地表现出他的深情爱恋,当然,除非他是个演员,不过,人家演员也只有演戏的时候,才会尽责地扮好自己的角色,这平时还不是跟一般人没两样。她哥哥既不是演员,那又何必演戏?依她看来,哥哥根本是演给他老婆看的,想把他老婆迷得昏头转向,看看他老婆能不能爱上他,至于他编的那些理由,八成都是藉口。
    “是吗?”听完郁尘的分析,若紫有些不可置信。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如果哥哥不是真的爱你的话,我就不可能在他的眼中看见他对你的浓情蜜意。”
    难道真如郁尘所说,宇尘爱她?
    看着若紫那满是犹疑的神情,郁尘脑筋一转便道:“嫂嫂,如果你真的很难相信哥哥他爱你的话,那我们来做个小测试好不好?”
    “什么样的测试?”
    “你去告诉哥哥你想提早给他自由,到时候,你就知道你老公爱不爱你。”
    对啊!这的确是一个方法,若说宇尘对她一点情意也没有,趁此快刀斩乱麻,不也可以让自己提早从这个没有未来的感情漩涡里爬出来。
    “叩!叩!”规律而沉稳的敲门声,在这午夜十二点整,准时在郁尘的房间响起。
    瞥了若紫一眼,她低语道:“嫂嫂,你老公又来接你回房了。”说真的,她快受不了他们夫妻两个每天晚上玩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每天晚上,嫂嫂就躲进她的房里看书,不言不语地看到了十二点,接着,就会有一个人出现在她的门外敲门,而这个人就是没有老婆睡不着觉的宇尘。
    站起身来,郁尘无奈地打开房门叫道:“哥!”
    对着妹妹傻气地笑了笑,他指着已经站在郁尘身后,等着跟自己回房的若紫,“我老婆睡觉时间到了。”
    是他自己睡觉时间到了吧!轻轻叹了口气,郁尘侧过身子,让若紫走出她的卧室。
    “郁尘,谢谢你!”对着郁尘眨了一下眼睛,若紫这才任着宇尘牵着她的手,走回他们的卧房。
    望着若紫和宇尘离去的身影,郁尘忍不住地羡慕了起来,真希望自己现在已经是络钦的妻子,两个人每天恩恩爱爱地在一起。快了!过几天,络钦就会先上她家提亲,一旦爷爷和爸妈点头,她就可以当他的新娘。
    ☆☆☆
    看到每天一上床就倒头大睡,连理都不理他的老婆,突然造访事务所,宇尘兴奋得手舞足蹈,热情地喊道:“老婆!”推着若紫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他又是果汁,又是按摩,努力地猛献殷勤。
    “老婆,你不跟我冷战了,是不是?”
    “宇尘,我没有跟你冷战!”经过郁尘那么轻轻一点,她真的相信宇尘是爱她的,只不过,他跟自己的约定毕竟还存在着,如果不作个了结,总觉得心里搁着一件事情,既然他什么也不表示,那她也只好采取行动。
    “如果你没跟我冷战,那你干么每天都跑去郁尘房里看书?”说到这件事,他心里就不舒坦。为了一个颜络钦,害他每天晚上都得跟郁尘要老婆,这教他怎能不呕!那家伙最好这辈子都不要被他碰上,否则——此仇不报非君子!
    “因为我需要一个人静一静,想一些事情。”
    “那你想好了吗?”
    “想好了,也决定了。”站起身来,她走到了窗边,凝视着窗外的景致。
    望着若紫那异常沉重的神情,宇尘心里顿觉不安了起来。
    “你决定什么?”
    “守尘,你不用等一年的时间,我愿意马上还你自由。”
    一颗热切的心,在这么一声宣告下完全冻结了起来。
    冷着脸,他淡然地说道:“我是想要自由,不过,不是现在。”原本两人还好端端的,现在她竟然说要还他自由,难道,就为了一个“颜络钦”,她得用离婚来惩罚他吗?他是动不动就吃醋,他也不是个温柔的男人,但是他爱她!还以为经过了那么久的努力,再加上她对自己热情的回应,她一定是爱上他了,没想到……
    他想要自由……郁尘弄错了!宇尘不爱她……若紫心痛地想。
    捺不住心里那股怨气,他刻薄地说道:“你突然间作出这样的决定,该不会是你急着想得到自由,好跟某人双宿双飞吧!”
    “宇尘,你还是不相信我跟络哥之间没什么!”
    “我相信,但是你今天的举动告诉我,我不能相信。”也许,他潜意识里真的有那么一丝疑惑,但是这能怪他吗?她不断地跟自己保证不会再跟颜络钦见面,结果却没有一次做到!独裁、专断,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很有肚量的男人,且自己是如此深爱着她,眼里自然更容不下任何威胁,颜络钦跟她即使只是兄妹之情,但是谁敢肯定,这关系不会在他一疏忽之间起了变化?爱,本来就很自私,他对颜络钦的提防并没有错!
    “宇尘,我们离婚吧!”若紫真的很灰心,她要他学着去信任别人,而他,却只是不断地质疑。就算他们真的相爱,没有互信,那又可以持续多久?爱,是很容易被怀疑的因子给破坏殆尽。
    “不,我绝对不会跟你离婚!”
    如果这句话是在另一种情境下跟她说的,她一定会很高兴,因为那表示宇尘爱她,他一辈子都要伴着她,可是现在,从他冷漠的口吻里,这似乎成了一种对她的惩罚,他们两个之间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
    凌家大门口
    “郁尘,你看我这个样子可以吗?”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领带,络钦紧张地询问道。
    “可以,你现在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郁尘说道,只不过是提个亲,爷爷、爸妈又不会吃掉他,真不知道他干么那么紧张。
    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他忍不住叫道:“Oh!天啊!”
    “干么?说你是帅哥,你还不满意啊!”
    “我的大小姐,你难道没听过,做父母的都不喜欢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太帅的男人。男人太帅容易走桃花运,这一弄不好,天天闹家庭革命,苦了女儿,伤心的是父母。”
    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郁尘认真地说道:“那照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得慎重考虑一下这件婚事哦!”
    这会儿,他开始慌张了起来,“喂!我的大小姐,你该不会是想悔婚吧?”
    “拜托!我们两个都还没定下婚期,哪来的悔婚?”
    抓住她的手臂,络钦担心地问道:“郁尘,你可别吓我,我的心脏只有一个,把我吓死了,你可没老公。”
    点了点络钦的鼻子,郁尘还是一派优闲地纠正道:“先生,不只是你,每个人都只有一个心脏而已。”
    “郁尘……”
    “干么?怕我跑掉是不是?”依旧是那副轻轻松松,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她懒洋洋地搭腔着。如果不转移他一点点的注意力,他就老是担心被她爷爷、爸妈三振出局。
    可怜兮兮地瞅着她,他凄惨地说道:“郁尘,饶了我吧!”
    圈住络钦的脖子,郁尘撒娇地说道:“你真的很没用那!逗你一下,心脏就负荷不了。”
    “事关我的终身幸福,再强壮的心脏也会变得没力。”
    “你放心,有我嫂嫂——你干妹妹作你的后盾,我保证没人敢刁难你。”
    突然用着柔情似水的眼神盯着郁尘,他爱恋地说道:“郁尘,我爱你。”也许是因为浪费了两年的光阴,最近,他似乎特别喜欢说“我爱你”这三个字,好像这样子才能补回那段没有相守的岁月。
    感动的心,塞满着浓浓的情意,郁尘轻轻地献上她的唇。
    接过那记蜻蜓点水的轻吻,络钦将它转化为热情缱绻的深吻,狂野地挑逗着,胶着地探索着,紧密地贴着彼此,哪记得这里是何地,管得了此刻又是何时,天与地,此时全不在眼里,欲罢不能的热吻,点着一触即发的火苗。
    “咳!”一阵重重的咳嗽声,瞬时将激情中的两个人浇醒。
    郁尘害羞地探向络钦的身后,脸红地喃喃唤道:“哥、嫂嫂。”
    一种立即的反应,宇尘看了一眼身旁的若紫,然后再转向那个正帮郁尘和自己整理衣服的男人。从背部看去,他还不确定对方的身分,不过,在等待那人转身的那一刻,他强烈地期望,“他”就是颜络钦。
    当他们都正对着宇尘后,郁尘直觉地引见道:“哥,这位是我男朋友……”
    “郁尘,我跟你哥哥见过好几次面。”伸出手,络钦还是很周到地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颜络钦。”
    握着络钦的手,宇尘第一次坦然地回道:“凌宇尘。”
    圈着他的手臂,郁尘笑着轻斥道:“我知道了,你一定是为了我的事去烦嫂嫂,所以才遇到我哥,对不对?”
    亲昵地捏了一下她的鼻子,络钦反训道:“是啊!你还真的挺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那么难缠,还得让我劳师动众。”
    朝着络钦做了一个鬼脸,郁尘转向宇尘说道:“哥,我跟络钦想请你和嫂嫂吃饭,你有空吗?”
    “当然,只要若紫有空,一切没问题。”瞥了一眼身旁安安静静不发一语的若紫,宇尘心里有着深刻的歉意。事实摆在眼前,这会儿他是真的完蛋了!
    “完了啦!你迟到了!”像是终于记起时间已经延迟了许久,郁尘拉起络钦,便急往里头跑。
    “若紫……”宇尘试着想表达歉意。
    “我想说的话,今天在你办公室的时候已经全部说完了。”若紫说着,便抬起脚步往里头走去。
    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宇尘头痛地抓着头发,这次,他的麻烦可大了!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