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跷家少爷 >

第七章

    真的错了吗?这近半个月的时间,郁尘不断地思索这个问题。如果错的人真的是自己,那她的割舍不就太不值得了吗?
    曾经的欢笑、曾经的分享、曾经的海誓山盟,一段、一段地在她的脑海里翻阅着,舍不得、舍不得过去的总总点滴,她怎能舍得?忘不掉、忘不掉过去的恩爱日记,她怎能遗忘?既是舍不得,又无法遗忘,那为什么还要逃避她可能铸下的大错呢?
    窗外的天空,现在是乌云密布,这就好像她此刻等待的心情,随着刘君芝的即将到来,愈来愈感沉重。
    “凌大小姐,真是难得!几百年没联络了,今天竟然还可以让你想到我。”一身艳红的装扮,刘君芝优雅地在郁尘的对面坐了下来。
    勉强地对着刘君芝笑了笑,她寒暄道:“最近好吗?”
    “还不是老样子,朝九晚五的工作,既饿不死人也撑不死人,过一天是一天,没什么好,也没什么不好。”耸耸肩,刘君芝一脸的无所谓。
    招来了Waiter,郁尘问道:“君芝,想吃什么?”
    “给我一杯柳橙汁好了。”原封不动地将Menu退还给Waiter,刘君芝反过来问道:“你呢?不是研究所毕业了吗?”
    “嗯!现在在私立高中教书。”
    “不错嘛!比我的工作好太多了。”
    看着她那脸轻松自在的神情,郁尘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问起?
    “郁尘,你有事找我对不对?”终于注意到好友的恍恍惚惚,刘君芝精明地直问道。
    沉默了好一会儿,郁尘这才开口说道:“我想问你一件事情。”
    “那就问啊!干么吞吞吐吐?”
    早说晚说终究要说,自己还犹豫什么呢?叹了口气,郁尘提出勇气坦白道:“我想问你,毕业前夕,你告诉我的那件事情。”
    咚!心里一惊,刘君芝原本自在的神态,突然变得不安了起来。
    “哎呀!那么久的事情,我怎么会记得?”
    “不!你记得,那么重要的事,你怎么可能会不记得?”盯着刘君芝闪烁不定的眼睛,她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告诉我,其实络钦真正爱的人是我嫂嫂,他追我,只不过是因为我嫂嫂是个有夫之妇,所以他只好拿我当代替品。”
    “喔!你说的是这件事。”像是恍然大悟,刘君芝不自然地笑了一下。
    从刘君芝的反应,郁尘已经明白自己错了!
    “君芝,我要知道真相。”
    “我……这……”
    眼见刘君芝欲言又止,不敢说出口,郁尘终于忍不住地叫道:“说啊!”
    猛然地咽了一下口水,刘君芝无奈地慢慢道来,“大一的迎新会上,我因为直属学姊的介绍而认识了颜络钦。颜络钦为人温文儒雅,斯文有礼,第一次看到他,我的心就被他打动了,我真的很喜欢,甚至可以说非常地爱他,可是在他的眼里,我只是他众多学妹中的一个。
    “我写信给他,我送东西给他,他不仅不理我,而且还视我为陌生人,看到我,连个招呼也不打。我受不了,跑到他租的套房去大吵大闹,他一气之下甩了我一巴掌。他的一个巴掌打醒了我,也激起了我对他的恨,我发誓,总有一天我会要他偿还。”
    停了一下,她接着自我解嘲地笑了笑,“事情才过一个礼拜,我就辗转从别人那里得知颜络钦交了一个女朋友,而他的女朋友正是我的同班同学。没多久的工夫,颜络钦和凌郁尘热恋的新闻,已经如火如荼地传遍了校园,而几个知道我曾经追求颜络钦的小人,也开始动不动就在我的面前刺激我,终于,让我兴起了接近你的念头。
    “成为你的好朋友,离间你和颜络钦的感情是我的目的,我想尽办法破坏你们,可是,除了上课的时间,颜络钦跟你几乎形影不离,我能接近你的时间实在有限。颜络钦去当兵以后,我接近你的机会变多了,我们成为同进同出的好朋友,我开始了解你,知道你所有的一切,也知道你和颜络钦要一起出国,就这样,我拟下了最周详的报复计划。”
    是啊!这的确是一个周详的报复计划!先看准她对好朋友的信任,再看准她会撤销出国的决定,然后随着络钦的离开,这件事终将石沉大海。
    “郁尘……”
    “什么都不要说了!”双手遮住耳朵,郁尘痛苦地摇着头。她最信任的朋友,竟然是心机最深沉的敌人,这是一个多么讽刺的玩笑!
    “郁尘,这一切我无话可说,不过,我坦白地告诉你,这件事你也有责任。若说你真的相信你和颜络钦的爱情,你当时就会跟他求证,是你不敢面对事情的懦弱害了你,怪得了谁?”
    “你……”她因为刘君芝的谎言,差一点失去了自己的幸福,刘君芝竟然还理直气壮指责她?!
    “你别生气,也别怪我无情,因为我说的话全都是事实!”站起身来,刘君芝最后说道:“郁尘,也许你不想要我这个朋友了,但是,我还是欠你一句——对不起!”说着,便走了出去。
    她儒弱?是的!她不是个勇敢的女人,她也不是个坚强的女人,从小,自己就是爷爷、爸妈、哥哥眼里的小宝贝,习惯接受别人的照顾,习惯依循着别人的方式在过生活。哥哥离家之后,原来的家不再完整、不再快乐,很自然,她的情绪全放在心里,她开始不喜欢面对现实的一切。络钦的出现,给了她天堂般的快乐,却也让她更禁不起打击。
    刘君芝是很可恶,可是她自己难道就没有责任吗?是她给了刘君芝机会,是她不分青红皂白,就作下了判断,她想怪谁?
    所有的事都清楚了,郁尘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如果只要一句“对不起”就可以偿还这两年对络钦的亏欠,她愿意去找他,可是,一想到他对自己的失望、灰心,她就一点勇气也没有,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
    “在想什么?”在门廊的台阶上找到了若紫,宇尘跟着在她身旁坐了下来。“什么事情让你烦得连晚餐都吃不下?”
    偏过头,若紫展眉问道:“你不是有一场官司要忙吗?”
    “再忙,也要问问我老婆在烦恼什么,免得我这一颗心老是悬在半空中,做什么都会唉声叹气。”大大地叹了口气,他故意将眉头皱得高高。
    若紫支着下巴,认真地研究着宇尘那张愁眉苦脸,她煞有其事地说道:“有这么严重吗?”被他细心呵护的感觉,就像是拥有了全世界,是那么的富裕、丰盛。
    画着自己额上的皱纹,宇尘苦着脸道:“你说呢?我这样严重吗?”
    “嗯……严重!”
    “既然严重,那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呢?”
    将眼光移向万籁俱寂的夜空,她轻声道:“我在担心郁尘。”
    翘着嘴,宇尘酸溜溜地说道:“郁尘有什么好担心的?她都二十四岁了,又不是小孩子。”
    他承认自己的醋坛子是比较大,可是跟若紫生活的这段日子,他发现,她的心永远是大家的。吃完饭,先是帮着琴妈整理厨房,跟着又要陪爷爷和爸妈聊天、泡茶,偶尔还要跟郁尘到花园散心谈天,反正通常轮到他的时候,都已经是同床共枕的时间,而那时候都要睡觉了,她根本没什么精力跟自己说话。若紫的时间,可以说是每一个人的,这对他这个做丈夫的来说,实在有欠公允!
    温柔地圈着他的脖子,若紫体贴地解释道:“郁尘很少不在家里吃晚餐,可是最近这几天,我到睡觉之前,都还见不到她的人。”
    自从她跟络钦谈过话,一直到现在,她都没机会跟郁尘说上一句话,早餐桌上,她一出现,郁尘就急着走人,晚餐桌上,她根本是别想看到郁尘的人。络钦天天打电话问她郁尘的情况如何,而郁尘的样子,又像是刻意在躲着她,这教自己怎能不心烦呢?
    “也许她正忙着谈恋爱,这晚餐有男朋友陪,她干么还回家吃?”
    “这是不可能的!”想也不想,若紫直接冲口而出。
    挑着眉,宇尘有些奇怪地问道:“为什么不可能?
    “因为……因为我从来没听郁尘提过啊!”她这一急,差一点就说出来了。误会还没解释清楚,这会儿她若是把络钦和郁尘的事说出来,宇尘说不定反过来对这件事产生误会,最重要的是,若是让他知道自己跟络钦还有在见面,他又要生气了。
    “哎呀!这种事很难预料,说不定是这几天才发生的事情,郁尘根本来不及告诉你。”
    “也许吧!”如果郁尘真的打定主意避着她,她也莫可奈何,不过,她总希望小姑能早早面对自己,好好珍惜这段情缘。
    突然捧住若紫的脸,他关心地叮咛着,“我可不可以拜托你,请你多照顾自己一点,其他的事情别操那么多心好吗?”
    握住宇尘的手,她安慰道:“我有照顾自己。”
    “真的吗?”爱一个人,就会变得那么多心,这是一种负担,不过,却是一种很甜蜜的负担。
    点点头,若紫保证道:“真的!我保证我会好好照顾自己。”
    将若紫紧紧地搂进怀里,宇尘深情地说道:“没关系,就算你没好好地照顾你自己,你还有我,我会随时在你的身旁提醒你。”
    是吗?她多么希望真如宇尘所说,他会随时待在自己的身边,可是,她能这么盼着吗?有时候她心里突然会产生一种莫名的念头,宇尘对她的呵护,并不是为了演戏给大家看,而是真实的情感流露,可是,她不敢保有这么奢侈的想法,因为美丽的梦总是醒得早。
    静静地偎在他的怀里,这一刻,她只想幸福地享受这温暖的胸膛。
    ☆☆☆
    “老哥,什么时候带你的小新娘来事务所秀一下?”以前上班,宇尘像是上战场,分分秒秒不马虎,现在上班,宇尘像是在修恋爱课,时时刻刻是春风,这两种迥然不同的写照,身为好朋友的他都稀奇得要命,这事务所的其他工作伙伴当然更好奇地想知道,究竟是哪位魔女在他们凌大律师的身上创造了奇迹?
    “你希望什么时候?”玩着手中的钢笔,宇尘悠哉游哉地说道。其实毅军的提议,他早就盘算过了。也许是男人炫耀的心态,也许是想藉着大伙儿的嘴巴四处宣传,反正,他心里老早就想找个机会,自己一定要郑重地将若紫介绍给他的工作伙伴们认识,不过,他想做的还不只是这些而已,他还希望以后若紫能陪他出席所有必要的交际场合。
    哇塞!这家伙今天答应得挺爽快的嘛!不简单哦!能够把宇尘改造得这么彻底,这位小新娘的魅力,一定是无远弗届。
    “当然是愈快愈好,不过,如果可以的话……”
    瞥了一眼好友那笑个不停的贼样子,宇尘接道:“最好是今天,对不对?”
    满意地点点头,毅军直笑道:“没错!最好是今天。”好朋友就是这点好,你心里在打什么主意,他很容易就猜到。
    “那么……如你所愿!”早上出门,他特意将一份文件放在若紫那里,接着,他又忘了要回那份文件,依照若紫的个性,她一定会送过来给他,很自然地,他也可以顺便将她介绍给所有的人。
    “如……”睁大眼睛,瞪着他那得意洋洋的神情,毅军终于明白地指着宇尘叫道:“哦!原来你早有计谋!”
    “什么计谋?”白了他一眼,宇尘一点也不接受他的用辞。
    “不是计谋,那难不成是你有预知能力?”不知死活,毅军大声地反击道。
    “谁有预知能力啊?”宇尘还来不及开口堵住毅军的嘴巴,办公室已经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李盈馨。
    一看到李盈馨,毅军马上脚底抹油,准备逮着机会溜之大吉。
    “李小姐,来找我们凌律师吗?”从座椅上站起身来,他开始朝着门口慢慢移动。只要碰到女人,他哪里管得了什么朋友道义,先溜了再说,这里让宇尘自个儿应付。
    “人家好久没看到宇尘,想死他了!”走到宇尘的座位旁边,李盈馨毫不避讳地便当着毅军的面粘上他。
    “那你们慢慢聊,我不吵你们了。”管不了宇尘那杀人的目光,毅军飞也似地冲出了办公室。
    屁股朝着手把一坐,李盈馨双手灵敏地像蛇一般,紧密地缠上宇尘的脖子,“宇尘,你好久没有打电话给人家耶!”
    天大的笑话!从宴会上认识她到现在,哪一次不是她自己主动打电话给他?他不过是被动地赴约,哪有什么久不久的问题?
    扯开李盈馨的手,宇尘没什么耐性地说道:“盈馨,别浪费时间在我身上,我现在对你一点兴趣也没有。”在没有承认若紫之前,李盈馨只是他众多的女性朋友之一,偶尔答应跟她出去吃饭,接受她的陪伴,她是可有可无,而现在有了若紫,李盈馨还有那些女性朋友,他一个也不想要。
    “怎么啦?有了新欢就想一脚踢开我这个旧爱,是不是?”怎么说,她也是个千金小姐,为了得到他,她已经够低声下气了,他还有什么不满意?
    宇尘原本还称得上和善的面孔,此时因为李盈馨那蛮横的口吻,变得有些阴冷。
    “小姐,你搞清楚,你从来不是我的什么人,而我们之间也没什么约定,我想,我没什么资格把你一脚踢开。”
    “你……凌宇尘,你也太狠了吧!我什么都给你,跟你上床、陪你交际应酬,甚至拒绝其他男人的追求,你还敢说我什么都不是?”
    脸,更加的冰冷,他站起身来,漠然地说道:“不要跟我提上床的事,因为我们两个都知道,那唯一的一次,是你靠着酒里的迷药让我跟你上了床,而且你自己明白,你不是什么纯情少女,所以不要在我面前装得很委屈。还有,交际应酬是你硬要我带你去,我凌宇尘可没请你帮过什么忙,至于你是不是真的拒绝其他男人的追求,那要摸着你自己的良心问你自己,我不知道。”
    “凌宇尘,你……”
    “叩!叩!叩!”正当李盈馨窘迫得不知该作何反应,若紫在办公室敞开的门边轻轻敲了几声。
    两人同时抬头迎向门口,他惊呼道:“若紫!”该死,刚刚说的话,若紫一定听到了!
    装作什么也没听见,若紫对着宇尘说道:“对不起,打断你跟客人的谈话。”
    快速地走上前去,宇尘拉着她说道:“没关系,李小姐正要离开。”
    “我是帮你送文件过来。”将手中的文件递给了他,若紫说明自己的来意。
    将文件放到办公桌上,宇尘伸手顺着妻子的秀发,说道:“陪我吃完午餐再回公司好吗?”
    温驯地点了点头,若紫问道:“我待在这里,会不会打扰到你?”
    “当然不会!”
    目睹若紫和宇尘旁若无人的卿卿我我,李盈馨终于破口发飙道:“凌宇尘,她就是你的新欢是不是?”
    充满保护地揽着若紫的肩膀,宇尘冷冷地纠正道:“李小姐你搞错了,若紫不是我的新欢,她是我的妻子。”
    “妻子?”瞪着眼,李盈馨不相信地干笑了几声,“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这么好骗啊!”虽然宇尘是个难以应付的男人,但是他有名、有利、有才气,而且人长得一表人才之外又是个单身汉,所以女人急着想勾引他,就是希望能钓上这个金龟婿。
    “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毅军,因为他喝过我和若紫的喜酒。”宇尘一脸严肃地看着李盈馨,沉稳地说道。
    目光质疑地在若紫和宇尘之间来回穿梭着,李盈馨心里开始动摇了起来。难道这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她有必要待在这里受凌宇尘的气吗?念头一转,她招呼也不打,便冲出了宇尘的办公室,想向毅军证明去。
    “你去忙吧!”仿佛刚刚那段插曲没发生过,若紫转身朝着沙发走去。
    “你不问吗?”一看到若紫如往常一般平静的态度,宇尘反而不高兴了起来。如果她在意他,她应该兴师问罪,她应该关心那个女人是谁,她……该死!应该生气的人是她耶!
    “你们之前说的话,我大概都听到了。”其实,她何尝不在乎宇尘的过去,只是,她有资格管吗?宇尘受女人欢迎是很自然的事,她一点也不惊讶,所以就算她心里吃味浑身不自在,那又能怎么样?现在对她来说,知道宇尘对方才那位小姐无心,自己就已经很满足了。
    “我知道你什么都听到了,可是……”
    为什么不干脆告诉她,自己爱她?因为害怕,怕得不到相同的回应。若紫最美的地方在她的气质,在待人处事的温柔、体贴,然而,也正因为如此,他根本分辨不出她对自己的心是特别的,还是跟其他的人一样?一开始,他自作聪明,要若紫
    配合他,在人前、人后扮一对恩爱的夫妻,现在他们的的确确是一对非常恩爱的夫妻,只是,他不知道,若紫是真心的,还是仅仅为了搭配他。说起来都怪他自己,本来是想藉机赢得老婆的爱,没想到却绊住了若紫,糊涂了他自己。
    宇尘的反应,着实让她摸不着头绪,然而看到他那懊恼的模样,若紫也只能不舍地走到他的身旁,紧紧地搂住他。
    抱着怀里的人儿,守尘无奈地唉了一口气,径自说道:“也许过去十年,我有很多的女性朋友,不过,以后她们都会消失不见。”
    如果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的协定,她一定会相信宇尘爱自己,可是……他有可能爱上她吗?
    突然牵住她的手,宇尘说道:“走吧!介绍一些我的工作伙伴给你认识。”说着,拉着若紫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
    也不知道是谁先起的哄,礼拜天一早,凌家每个人谁也不准出门,这一整天,他们要待在花园烤肉,算是补回今年中秋的团圆日。
    一家六口加上个琴妈,这是凌家最热闹,也是最快乐的一天。
    “若紫,宇尘年纪也不小了,是该让他当爸爸了。”看着宇尘对若紫无微不至的关爱,凌颢在满意之余,终于道出现在他心里最深的期盼。
    凌颢的话一出口,王文莲马上附和道:“是啊、是啊,若紫,前阵子妈还在跟宇尘说他该升格当爸爸了,有孩子,你们夫妻两人的感情会更好。”
    “你们是该有自己的孩子。”一说到小孩子,连向来寡言的凌纪扬也有话说,“家里空间大,平时你们不在家的时候,整个屋子冷冷清清,一点人气也没有。有了孩子,房子有哭声、有叫声,这家里才会有朝气、有活力。”
    “就是啊,小少奶奶,生小孩要趁年轻,你现在二十六岁,如果跟小少爷努力一点,这到三十岁,还可以生三个哦!”这会儿,一向只关心吃饭问题的琴妈,也忍不住说上几句。
    这一句,那一句,除了怀着心事而不言不语的郁尘之外,大伙儿七嘴八舌,把若紫说得有些心慌了起来。
    “爷爷,我跟宇尘……”
    “爷爷,你们不用担心,我和若紫会努力,保证一年后,你们就可以抱到小宝宝。”深情地看了若紫一眼,宇尘连忙地打断她的话。
    开心地点点头,凌颢笑道:“太好了!那爷爷可以开始帮我未来的曾孙挑名字了。”
    接着,每个人开始热中地为着一个还不存在的小孩取名字。
    听着大家如此兴奋地讨论著,若紫的心里不觉沉重了起来,再过九个多月,离婚协议书上一签,她拿什么孩子给他们?
    从藤椅上站了起来,若紫心烦地走到门廊前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嫂嫂,我可以跟你聊聊吗?”跟在若紫身后走了过来,郁尘在嫂嫂的身旁坐了下来。
    沉静了好一阵子,她不断地回想自己犯下的大错,她永远只会懦弱地逃避,终于慢慢地了解到,即使她一辈子可以不必面对问题,却躲不掉自己的心。她的心不停地在告诉自己,要勇于认错、要回到络钦的身边、要跟络钦一起守住他们之间的诺言,可是,她该如何面对他?
    暂时抛下自己的忧虑,若紫直说道:“你是不是决定告诉我,究竟是谁跟你撒下了那么大的谎言?”一直苦无机会跟郁尘好好地谈一谈,这会儿郁尘自己却主动找她,想必,郁尘已经有了面对过去的勇气。
    也不拐弯抹角,郁尘径自说道:“我去找过君芝,她跟我说起那段她跟络钦的故事。”
    望着远方,若紫静静地接着道:“她爱络哥,可是她又得不到络哥,所以起了报复的念头。”说起刘君芝这个名字,她心里已经明白了大概。
    讶异地看着若紫,郁尘不解地问道:“嫂嫂,你怎么知道君芝的事情?”
    “你忘了,我是络哥的干妹妹,这事我当然知道。”
    “那你为什么没告诉过我?”
    “你跟刘君芝是好朋友的事情,我一直到你毕业那天才知道,而那时候你和络哥已经快要出国了,我在想也没必要让你知道,反正那件事是发生在你和络哥恋爱之前,知道了也没什么意义。只是,我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也在那个时候,在你心里留下了一道误会。”
    难道这是老天爷的安排?他故意考验她和络哥的感情,没想到竟造成了两年的分离!
    “郁尘,对不起,如果当初我告诉你的话,也许你和络哥已经步上结婚礼堂,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为情所苦。”
    “不!嫂嫂,这不能怪你。”走过了这些日子,她终于明白一些事情,“感情如果禁不起风吹雨打,那怎能谈天长地久?即使没有发生过君芝的事情,也许有一天,会出现一个跟她一样的女人,而我,还是要面对感情的挑战。”
    流露着安心的笑容,若紫安慰地说道:“你长大了!”
    “不经一事,不长一智,我总不能永远停在原点。”
    握住郁尘的双手,她诚挚地说道:“络哥还在等你,别让他等太久。”
    叹了口气,郁尘消沉地说道:“嫂嫂,不瞒你说,我好想跟络钦见面,可是我又怕面对他。知道自己愧对他,却不知道怎么去解释自己的糊涂,我现在真的很矛盾。”
    “郁尘,时光稍纵即逝,你已经失去了两年,千万别再放走另一个两年。”
    “我知道!”
    “你们姑嫂两个在聊什么?”在妻子的另一边坐了下来,宇尘充满占有欲地圈住若紫的腰。
    “聊……”轻捏了一下宇尘的鼻子,若紫笑道:“秘密!”
    宇尘偷吻了一下她的唇,抗议道:“你们女人家的秘密还真多。”
    “哥,你回来这么久,我都还没有机会跟你说话呢!”能够看到嫂嫂拥有哥哥的疼爱,她真的很为嫂嫂高兴。
    “你们一天到晚忙着女人的秘密,当然没时间跟我说话。”话里净是埋怨,他埋怨地瞅着若紫。
    宇尘那双老摆在若紫身上的眼睛,明眼人一看也知道他的意思,会心一笑,郁尘站起身来说道:“哥,嫂嫂我还给你。”
    望着郁尘走去的身影,宇尘满意地点头道:“不愧是我凌宇尘的妹妹,一点就通!”
    “你……唉!”无奈地摇摇头,若紫幸福地窝进宇尘的怀里。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