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跷家少爷 >

第二章

    伸手合上宇尘的档案夹,楚毅军状似可怜地请求道:“凌大律师,这案子你已经稳操胜算了,我可不可以拜托你不要再继续研究,休息一下喘口气,然后跟我出去吃顿饭?”男人热爱工作是天经地义的事,但是,也不需要热衷到当它是个女人,死缠着不放,像怕它跑掉似地。
    住后一靠,宇尘帮自己点了根烟,然后调侃道:“如果你不是男人,人家会以为你是我老婆,唠唠叨叨,怕我万一饿死了就没人帮你暖床。”
    “去你的!这是什么话!”赏了宇尘一个白眼,毅军跟着向后一倒,坐进宇尘办公桌前的椅子里,“真搞不懂你,工作有这么好玩吗?一天二十个小时,你做得不累,我可是看得吃不消!”
    眼神突然一黯,宇尘有些冷漠地说道:“你不懂。”那一年离家的时候,他就发誓,有一天要让爷爷知道,没有凌家,没有他那位小新娘的财富与地位,他还是可以闯出自己的成就。如今他做到了!
    走出凌家,失去原有舒适的生活,他经历有生以来最克难的日子。为了省下自己带出来的每一分钱,他不再坐享山珍海味,也不再睡着柔软的羽毛床;租了一间顶楼加盖的小房间——他除了得学会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更要计划如何让自己身上的一小笔存款变成一大笔的创业基金。
    他学法律,不懂经济,但是他用功地研究、学习,靠着那笔自己从小储存起来的积蓄,在股票市场大赚一笔。有了创业基金,找上大学最要好的同学楚毅军,他们合开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想在律师界扬名立万,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然而凭他的能力,不分昼夜地耕耘,他终于熬出头,成功了。
    现在,事务所已经不再只是当初两个人的规模,但是,宇尘的目标是成为台湾第一大律师事务所。他不能松懈,他要爷爷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
    是啊!自己当然不懂!宇尘什么都藏在心里不说,他怎么可能懂呢?除了知道宇尘抛下小新娘离家出走,他是什么都不知道,自然,他是不会明白宇尘心里到底有什么解不开的结。
    叹了口气,毅军有些无奈地说道:“宇尘,有些事我是不知道,但是我很清楚,再这样下去你的身体一定会出问题。当然,如果你喜欢由医生来强迫你休息不要工作的话,你大可继续当自己是机器,不眠不休地工作,直到某个零件报废,然后被人家送进医院好了。”
    神情缓和了下来,宇尘满不在乎地说道:“毅军,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我自己的身体我很清楚,你想要我躺进医院,那恐怕还有得等呢!”
    “随你,反正我又不靠你养,你想寿终正寝,我也无所谓。”耸耸肩,毅军一副像是自己真的不在意的模样,不过,他那带刺的口吻,任谁听了都知道他真正的心意。
    若有所思地扬起唇角得意一笑,宇尘没有安抚毅军,反而火上加油地说道:“这就对了!我翘辫子,你也饿不死,而且,还可以顺手接收所有的‘环肥燕瘦’,那不是很好吗?”
    天啊!一说到女人,毅军全身鸡皮疙瘩就竖了起来,“名”、“利”加身,期待荣获自己和宇尘摧残的女人可谓是难以计数,然而女人对他来说是一道难题,一个就够他伤透脑筋了,还说什么左拥右抱、层层围绕。还好女人对宇尘比较钟爱,所以只要有宇尘在,那些花蝴蝶通常往好友那儿飞,当然,相对的,宇尘若是不在,自己就要倒大霉了。
    明知自己对女人束手无策,还偏说种话来刺激他,这家伙根本是故意的嘛!
    “好?好你的大头鬼!”眼一瞪,毅军不满地自我讽刺道:“你的好朋友实在难为,关心你还要受你的气,真搞不懂我这么多事、鸡婆干么?”
    宇尘什么话也不说,收起桌上的档案资料,将它们装进公事包里。
    “喂!你在干么?”毅军不解地看着宇尘合上了公事包,站起身来穿上西装外套。
    仿佛毅军问了一个很可笑的问题,宇尘扬着眉,理所当然地说道:“你不是要我陪你去吃饭吗?”
    “陪……”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宇尘,毅军一时消化不了他的让步。
    “想吃饭,动作就快一点。”提起公事包,宇尘率先走了出去。
    真是难得!不过,这家伙的习惯也太不好了,下了班,还把工作带回家?唉!宇尘还真的是货真价实的“工作狂”。用力地叹了口气,毅军赶忙地站起身来,追了上去。
    ☆☆☆
    又是中秋,圆圆的月儿温柔、雪亮地高挂着天际,今晚,原是一家团聚的好时光,共享欢笑、高谈阔论,可是,有着遗憾的缺口,月满,只是唤起每个人内心里的哀愁。
    望着躺在摇椅里对着天上的明月发呆的凌颢,若紫不由得一阵心酸。爷爷老了,对宇尘的思念也日重,然而,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盼回他老人家心里最殷切的呼唤?
    走下门廊前的台阶,踩过铺着石子的步道,若紫在凌颢的身旁蹲了下来,“爷爷,露重了,该进去了。”
    收回落寞的视线,看进若紫那写满关怀的双眸,凌颢慈祥地问道:“若紫,累了一天,怎么还没睡呢?”
    “我一点也不累,而且,还有体力再看点书、做点事,倒是爷爷顶着一天的大太阳到郊外烤肉,这会儿应该累坏了吧?”其实这种日子,家里没有一个人真的想到出外踏青,可是,为了不让她强烈地感受到其他人心里的痛楚,爷爷硬是强颜欢笑,坚持自己想在中秋佳节四处活动筋骨。然而爷爷愈是心疼她,自己心里的负担就更为沉重,她该怎么做,才能找回他要的宇尘?
    “丫头,别看不起爷爷,爷爷人虽老,这身体可不比你们差哦!”
    “我知道,因为爷爷每天早上都会出去慢跑,回到家,打打太极拳、整理花园里的花花草草,每一刻都在运动,体力当然充沛。”凌家的花园不算大,约有十来坪,不过,在里头栽植的各式花卉以及盆景,却不比大别墅里的百坪花园来得逊色;这里的每一朵花、每一根草,甚至每一块泥土,都是爷爷亲自呵护照顾,也因此他比大家更有机会接触清新的空气。
    突然抬头看向天上的那轮明月,凌颢幽幽然地说道:“若紫,你看,今晚的月色好像特别迷人。”
    一句话,揭示了他心里的渴求,望着他老人家那张布满岁月刻画的细纹,若紫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激动,握住那只孤独的老手,她颤抖地轻声道:“爷爷,我去把宇尘找回来,好不好?”
    她就是那么聪颖,永远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伸出另一只手,凌颢反过来握住若紫,不舍地说道:“傻瓜,你这是何苦?”如果当初宇尘没有离开,他一定会发现能有若紫这么体贴、细腻的妻子,他是一个多么幸福的男人。“若紫,爷爷愧对你,当初答应你爷爷要好好照顾你,让你拥有快快乐乐的每一天,没想到,却害你成了活寡妇。”
    摇着头,若紫温柔地绽放一朵美丽的笑靥,故作轻松地辩护道:“爷爷,谁说我不快乐?您、爸妈、郁尘,我有你们这么爱我的家人,我怎么会不快乐呢?”郑重其事地看着凌颢,若紫坚决地再次说道:“爷爷,让我去把宇尘找回来团圆。”
    “不必了,如果他心里还有这个家,他会自己回来。”即使他曾那么自信地说过——总有一天,宇尘会回家;但是他心里清楚得很,想要宇尘回家,那绝不是哄哄小孩,三言两语就可以搞定。宇尘的自尊心强,既敢走出凌家,就抱着非让他这个做爷爷的后悔不可的决心,当然,口头对宇尘来说,也是绝不可能,除非……不!他不敢期待任何的奇迹出现。
    “爷爷,让我试试看……”
    “好啦!夜深了,该进去睡觉了。”站起身来,凌颢独自向屋内走去。抱着愈大的希望,失望也就愈大,他老了,这般的折磨他承受不起。
    难道真的就此放弃,然后教每个人坐等云开日出吗?不!明知他老人家痛苦地思念着孙子,自己怎能坐视不管?岁月不饶人,爷爷能有多少的日子可以等,一个十年,又一个十年……即使有再多的日子,没有结果那又有什么意义?她不能再继续向命运低头,她不能永远只是被动地盼着、望着,她必须想办法让这个家,重回最初的起点,有欢笑、有喜乐。
    ☆☆☆
    “郁尘,对不起,临时接到国外客户的传真,说是货出错了,所以赶着打电话到工厂了解状况,来晚了。”一坐下来,若紫就连忙解释自己迟到的原因。
    轻轻地回以一笑,郁尘摇头说道:“没关系!”
    招来了Waiter,若紫帮自己点了餐,然后关心道:“郁尘,刚进学校教书,一切还习惯吗?”
    “还好啦!不过,教的是高中,压力是比较大。”
    “如果受不了,就来公司帮爷爷好了。”
    “不好!我跟爸妈一样,不喜欢那种一天到晚开会开个不停的生活,还是当老师得好,像爸妈一样,每年寒暑假都可以出国散散心。”
    其实若紫何尝不想过过那种惬意的生活,只不过,宇尘因她离家,她岂能不代他负起责任?!而且,“颢升”是两位爷爷毕生努力的心血,自己不能不为它的存续尽一份心力。还是小女孩的时候,她为自己定的人生目标是成为一个温柔、贤慧的“家庭主妇”,在家相夫教子,过着平淡却温馨的家居生活,怎知,天不从人愿,让她成了人家口中的“女强人”。
    像是想到什么似地,郁尘跟着问道:“嫂嫂,怎么突然约我出来吃饭?”
    “也没什么,只是好久没跟你聊聊。”自从她离开学校,进了公司,使得她和郁尘从学姊、学妹的生活,一下子变成上班族和学生的差距,她们两个能窝在一起促膝长谈的时间,也变得寥寥可数。
    跟着郁尘大学毕业,因为成绩优异直升研究所,而她因为“颢升”的外销部门成立二年,必须全神的投入,也因此,她们两个虽然同住一个屋檐下,却不见得有机会谈谈近况。现在,郁尘拿到硕士学位,进了私立高中教书,多了许多时间待在家里,只是,“颢升”的业务愈来愈繁忙,工作缠身,她可以同郁尘闲话家常的时间,还是少得可怜。
    “是啊!是好久了!”郁尘也感叹着。此时,Waiter送上了餐点和咖啡。
    沉静了半晌,若紫这才缓缓地开口道:“郁尘,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宇尘他会回来?”
    “我哥?”十年来,没人敢提及宇尘这号人物,而对这件事最感内疚的若紫,今天竟然主动提到他?
    郁尘的惊讶,早在她的预料之中,毕竟这些年来,大家已习于用逃避来保护内心里的伤痛。
    “我是在想,事情过了这么久,也许,宇尘不再计较当初被迫娶我的事。”虽然已经打定主意把宇尘找回来,但是,该怎么做才是最好的安排,她必须好好地考量。如果可以的话,她不希望用到最不好的打算——拿“离婚”当条件交换,因为,她实在不想增添爷爷对自己的愧疚。
    “这……”看着若紫那宁静的脸庞,郁尘心里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沉重,自己该实话实说吗?她知道,若紫始终抱着很深的期盼,认为事情总有一天会雨过天晴,但是……天啊!她能告诉若紫其实爷爷、爸妈已经对哥哥不再持有任何的希望吗?
    看着郁尘那欲言又止的模样,若紫马上敏慧地察觉到郁尘心有难处。
    “郁尘,你不认为宇尘会回来,对不对?”大胆地猜测,若紫轻声地直说道。
    只要看到若紫眼里散发着坚定的神采,就表示她不容许任何抗辩的决心,郁尘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只好坦白道:“我真的不知道,也许会,也许不会,哥他怎么想我们也不知道,只不过,爷爷、爸妈已然当宇尘这个人死掉了。”
    难怪爷爷不让她去找宇尘,原来他心里是这么盘算着!看来,事到如今,她也只有一个选择……
    ☆☆☆
    若紫是没想过他们会在哪一种场合相逢,但是,她绝不会料到,十年后的再见竟是这样的一个镜头……
    “李大小姐,我记得告诉过你,我讨厌上班的时候被女人骚扰。”面无表情地看着李盈馨那张堂而皇之地坐在他办公桌上的屁股,宇尘冷然地说道。他知道自己对女人很有吸引力,但是,认识他的女人也都知道,他最不能容忍女人打断他的办公,只不过,就是有那种自作聪明的女人,以为自己会是个例外。
    身体向前倾斜,李盈馨伸出她裸露的双手,圈上宇尘的脖子,然后媚眼一勾,嗲声嗲气地抗议着,“宇尘,你怎么这么说呢?人家从日本回来,第一个就是跑来看你,你怎么说得这么无情?”像凌宇尘这么独裁、傲慢的男人,说话难免带着高姿态,不过,英雄难过美人关,她就不相信他禁得起自己的挑逗。
    想用身体诱惑男人的女人不少,吃女人这一套的男人也很多,他不是什么柳下惠,只可惜,对于触犯他游戏规则的女人,他是一点兴趣也没有。
    宇尘先将李盈馨的双手从颈项上拿了下来,跟着,又将她从办公桌移回地上,他面不改色地径自说道:“我更讨厌女人当我的办公桌是张床,随随便便就往上一坐,太不识相了。”
    “你……”脸色瞬间黑掉了一大半,李盈馨一时困窘得说不出话来。
    “对了!我有一个习惯你可能不知道,那就是我也很讨厌重述我说过的话。”也许,他该告诉她自己已经结婚了,免得她硬是撑着那张薄薄的脸皮,死赖着不离开!除了几个大学要好的同学喝过他的喜酒,确定自己真的结过婚,否则没有人知道他根本不是什么黄金单身汉。其实只要有心调查他,并不难发现他是个已婚的男人,只不过人就是那么容易被外表的糖衣给蒙蔽,他没戴着结婚戒指四处招摇,就当他是独身,问也不问,一心只想攀上他这只肥羊,实在可悲。
    正当李盈馨不知该如何扳回颓势,此时助理小姐突然冲了进来。
    “凌律师,这位小姐……”瞪着僵在宇尘旁边的李盈馨,助理小姐马上尴尬地转口说道:“凌律师,真抱歉,我不知道你有客人在。”
    天啊!她真的不知道那个女人从哪里跑出来的?她一直以为凌律师的办公室只有他一个人,所以,当身旁这位小姐说有案子想跟凌律师接洽的时候,她就直接带着客户往办公室走,可是,走不到两步路,就被电话挡了下来,这会儿好不容易把电话解决掉,赶紧跟过来说明一下,却发现出了纰漏。该死!之前自己怎么会忘了拨通内线电话询问一声?
    助理小姐这么一惊动,宇尘和李盈馨这才发现若紫的存在。
    逮着机会,李盈馨立即帮自己找个台阶下,“没关系,我还有其他的事,我先走了。”说着,她赶忙走人。
    “凌律师,这位小姐有件案子想委托你。”
    “我知道了,你去忙你的。”对着助理小姐点了点头,宇尘这才专注地迎向一旁的若紫。
    看着眼前这位全身散发着灵气的女孩子,他的眼睛不由自主地被牵引着。他没见过这么有气质的女孩子,精致的五官,没有抢眼的刻画,却深动地画出协调的柔和之美,不过,她最特殊的地方,在于那么轻柔的神韵之间,竟有一双坚毅的眼睛。她不是那种艳丽得教男人一眼就沸腾的女人,却是一坛会教人痴醉的美酒。
    李盈馨的离开,让若紫终于能正面地看到宇尘,那位她既陌生却没有一刻忘记过的丈夫。经过那么久,人总是会变的,记忆中年轻的面孔、冲动的气势,此时已是历尽沧桑、冷淡自持。
    甩去那瞬间网住自己的迷阵,宇尘指着办公桌前的座椅,公事化地说道:“请坐。”
    他已经忘记她了,不过,这也是无可厚非,他不像自己有他的照片,有着割舍不去的痛楚——心疼他的无奈,却又不忍爷爷他们饱受思念他的折磨。
    “谢谢!”从容不迫地坐了下来,若紫客气地回道。
    “请问小姐贵姓大名?”
    温柔地迎着宇尘那漠然的眼眸,若紫坚定地轻吐道:“郢若紫。”
    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名字,是巧合吗?当然不是,因为她的神情、态度都告诉他,她就是那位被自己刻意遗忘了十年的妻子。
    慢条斯理地帮自己点了一根烟,宇尘似有心若无意地说道:“请说。”
    那一刻,当他的眼睛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若紫真的很担心他不给自己机会,就直接请她离开,不过,他毕竟不再是那位年轻气盛的凌宇尘,知道她是他法律上的妻子,并没有当她是个丑陋、恶心的东西,不屑地急着摆脱她。其实她真正该感谢的是,他竟然没忘了他的妻子叫“郢若紫”。
    “我愿意跟你离婚还你自由,只是,你必须答应我的条件。”
    不错,说话非常干脆!像是有着浓厚的兴趣,宇尘扬着眉,似笑非笑地说道:“什么条件?”
    “回凌家,跟我扮演一年的夫妻。”
    将手中的香烟熄灭,宇尘抚着下巴,盯着若紫那沉静、温驯的神色,若有所思地说道:“除了可以跟你离婚,你的条件对我还有其他的好处吗?”
    “没有。”毫不迟疑,若紫坦诚地回道。
    “那对你呢?你又得到了什么样的好处?”这个条件原则上不算太苛,不过,世界上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吗?
    “一年后,我们离婚的理由是个性不合,我可以得回我的尊严。”会用到一年的时间,是不希望爷爷猜到宇尘之所以愿意回凌家的真正原因。真相,是很容易伤人的,而她,宁可自己和宇尘的婚姻终止,只是留下一丝丝的无奈,而不再制造其他的伤害。
    是吗?说也奇怪,他并不相信她的理由,可是,他也实在想不到她能得到什么利益。若说她也渴望得到自由,那么直截了当地跟他离婚,不是更方便吗?
    “你难道没想过,也许我并不是真的那么在意自不自由,毕竟,像我现在这个样子,结了婚,还不是逍遥自在得很。”
    “没错,如你所说,你现在跟一个单身汉没什么差别,可是,如果有一天你爱上了某个人,你想跟她共组一个家庭,你难道不担心,我们的婚姻会造成你的困扰吗?”
    的确如此,不过,这一刻听她说得有些理所当然、不在乎,他心里竟有一种说不出的疙瘩。
    “如果真的是这样子,到时候再说,也不急啊!”带着那么一点点的故意,一点点的意气用事,宇尘漫不经心地说道。
    这会儿,若紫竟然答不上来,看着宇尘的表情,有些不知所措。
    可恶!她那副柔弱的样子,竟教他心生愧疚!烦躁地又点起了一根烟,宇尘站起身来,将视线移向窗外。其实他抽烟的频率并不高,久而久之才那么一根,可是面对她,这抽烟的动作,竟是那么地不自觉。
    渐渐稳住刚刚的慌乱,若紫跟着站起身来,对着立在面前的宇尘请求道:“就当我想尽快与你解除夫妻关系,你可以答应我吗?”
    瞥了若紫一眼,宇尘跟着又将目光转向窗外的天空,漠然地说道:“我会考虑看看,一个礼拜后给你答复。”他说不出来心里到底在别扭什么,但是她的话就让他非常地不高兴,若非她条件里有个一年的约定,他会以为她已经有了情人,所以才会这么心急。
    “谢谢你,那我先走了。”深深地凝视他一会儿,等不到他的道别,若紫这才有些怅然地离去。
    直到若紫走出办公室,宇尘这才缓缓地坐回椅子上。对她,他应该只有厌恶,不是吗?可是……看着她,自己竟无法产生半点讨厌的感觉,是不是……因为经过那么多年,让他淡忘了对她的仇视?还是……他迷惘了!
    ☆☆☆
    自己是怎么了?心烦地站起身来,若紫一下子来到了窗边,一下子又转到沙发椅上,接着又坐回了办公椅,翻着桌上的公文,一个字也进不了大脑。合上档案夹,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五点半了,再过半个小时,公司就会在一阵喧哗之后,呈现寂静的状态,然后,她会留下来一个人继续努力,可是……她现在却一点上班的心情也没有!
    明天就是宇尘和她约定的日子,而此时此刻,对宇尘的答案她竟有些莫名的心乱,盼望他说“好”,却又私心地期待对离婚他会有那么一点点的犹豫。真可笑!十年前,他瞧不起她,恨不得她从没出现过,十年后,自己怎能奢望他会有不一样的感觉?将宇尘还给凌家,是她报答凌家这么多年来对自己的照顾,她相信,爷爷在天若是有知,一定会同意她的决定,自己不该再如此胡思乱想,可是……
    自从那天见过宇尘之后,眼里总会不由自主地浮出他的身影,为什么?若紫也不知道!在凌家这么多年,她从来不提宇尘的事,因为他是每个人不敢面对的伤口,所以宇尘就一直存在她的心里、她的脑海里,如今,那小心翼翼收藏的名字,不再只是照片里那心不甘、情不愿的新郎,而是一个英姿焕发的男人,一个举手投足都充满着味道的男人,很自然,他就不断地出现在她的视觉里。
    当她还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对宇尘她有着说不出口的愧疚;渐渐成长,她已经独立自主,对宇尘她有着浓而化不去的心疼;而今,一个成熟的女性,对宇尘她竟有一种无法理解的在乎,她在意他对她的感觉、他对自己的看法,她渴望扭转他眼里的自己,她……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经理!”慌慌张张地冲进了办公室,心云一脸抱歉地直点头道:“对不起,有件事忘了告诉你!”
    暂时将笼罩思绪里的心浮气躁摆在一旁,若紫不疾不徐地说道:“别急,有事现在说也一样。”
    将手中的Memo递给了若紫,心云不好意思地说道:“下午两点你在董事长办公室的时候,有一位颜络钦先生打电话给你,他叫我请你今天下午五点以前务必回个电话给他。”会这么糊涂,说起来都怪自己那张永远像垃圾场的办公桌,当时就怕自己将Memo丢在垃圾堆里,所以特别把它压在电话底下,怎知,工作一忙,这一通非公事性的电话就被她给忘了。还好下班之前整理桌面的时候,让她挪动了那支电话,要不然,这张纸条准是明天早上才会现身。
    络哥?若紫看了一眼Memo上的电话号码……他在台湾?
    “经理,对不起,已经过了五点半,我不知道你还能不能联络到他的人。”
    若紫对着心云轻轻一笑,安慰道:“没关系,他是我的一位朋友,今天没找到他的人,明天再找他不会介意的。”
    “经理,那我下班喽!”
    “嗯!再见。”心云一离开办公室,电话也跟着响了起来。此时已过了下班时间,若紫随手接起了电话说道:“‘颢升’您好……络哥!当然有空……好,我这就过去,拜拜!”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