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浮世绘 >

10、笑靥依然

    临毕业前的那个冬天,学期快结束了,班主任拿了张表来找豆,说:“按规定,前三名可以专升本,你快填了表,下学期到本科班去。”豆那时正是多事之秋,一个不留神,恋爱多年的男朋友叫人给勾跑了,正整日以泪洗面呢,哪有心思想这个,仓促间做了个一生最大的错误决定,“您让给别人吧,我读书读厌了,想出去赚钱了。”班主任欣喜地迅速收回表格,都不给豆反悔的机会,班里为这名额都争破了头,还有傻子不要的。
    半年后,豆踏进了省进出口公司的大门。豆在校的时候,成绩好,人美嘴甜,公司老总在一次联欢会上见过豆主持节目后,就对人事部主任说,把她搞定。
    进出口公司,同行们又称之为美女公司,里头的业务员女多男少,个个如花似玉。广交会的时候,那会馆里乌烟瘴气,大家称为看得见硝烟的战场,十八般武艺任你耍,应验了老邓的话,不管是黑猫白猫,逮的住耗子的就是好猫。粮油公司的小伙子累的满头大汗,客户无动于衷,这边轻工小姐的超短裙只轻轻一撩,客户就跟着跑了。轻工搞样宣的小戴那也是个中高手,把样品柜置办得极高,小姐们得站在凳子上拿,手起裙落,裙底风光外泻之时,便是拿下定单之日。在客户眼里,东西都差不多,价格也可随意侃,硬件相同的条件下,软环境可就重要的多了。http://www99csw.com
    有主外的,有主内的,豆主攻内部小环境,绝活是陪吃饭。商检局,经贸委,财政厅的领导没哪个不认识豆的。按类分,豆是狡猾的那种,快赶这里的雪狐狸了,说起话来既俏皮又婉转,看见领导眼底流露着衷心的崇拜,卖乖的程度是不怕恶心,就怕不恶心。其实豆对这三陪的事简直痛恨到极点,觉得低了自己的身份,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既参加了游戏就得守这规矩。在饭桌上豆只劝酒不喝酒,说几个小典故,凑两个段子,这桌上的气氛就其乐融融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豆的大伯是省里的政法委书记,副省长,所以但凡公司有难,大多豆出手相救且马到成功。99cswcom
    豆那短命的爱情拉开序幕缘于一次事故。外贸生意如果有配额那将进行的非常顺利。轻工是做三类产品的,年年能拿到的配额都少得可怜。那一年经济形势下滑,而公司的任务又太重,如果拿不到大笔配额,公司的压力会很大。豆得令去公关外经贸委主任。豆第一次碰上好色到不顾脸面的男人,跳舞的时候那不安分的手一直在豆的胸部游走,令豆欲吐不能,结果那场舞跳得像比武,两人一直玩着太极的推手。豆胆小顾脸面,不是那种一气之下立刻拉脸的人,好不容易熬到结束,一上了老总的车,泪就止不住下滑,无声,但如泉涌。老总默不作声,一直递纸巾,直到纸巾用完。最后说了一句:“原谅我的卑鄙。以前那么难我都挺过来了,没配额我一样行的。以后你不要去了。”就为这句话,豆爱他到现在。
    第二天老总没叫豆,自己单枪匹马去就义去了。豆是自己花钱打的找过去的。一进包厢像没事一样嗲着声说:“有好吃的不叫我,没良心啊,梁主任。好在我属猫,顺着味儿就过来了。”吃饭的时候手一直被那狗屎握着,从那以后只要一看见男人大手肥厚而绵软的,豆就恶心想吐。饭毕豆推荐他们去桑拿,然后成功脱身。当年公司成功拿到配额,同事们向豆作揖的时候,豆想其实桑拿小姐无论是做外贸或是内贸,总之在搞活经济上都略胜一筹。
    豆有了心事,和老总的关系顿时微妙起来,人多的时候大家一起逗笑,两人独处的时候不知道说什么好,老总的沉默令豆无所适从,很怕看那若有所思的探究目光。
    年终的时候,豆拿了生平最多的钱,23万年终奖,现金,大家都看见豆是提了个麻袋去扛的。那是财会经理做秀的结果,意在鼓励大家多多劳动吧,豆觉得自己是只光屁股的猴,配合耍猴人,露出自己最通红却不光彩的部分示众。
    第二天,老总把豆叫到办公室,示意豆坐下后,开口说,“你走吧,有了这笔钱,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了。”“你要我去哪?”豆突然间抑制不住眼泪,“我又没有得罪你,也不招惹你,干吗赶我走?”“这里不适合你,我不忍心看你变坏。我在这都十几年了,看够了来时是荷花,走时是裹着淤泥的藕。开始是抗争,后来是麻木,再后来是迎合并乐此不疲。我给你联系了学校,但要你自己考TOEFL,给你三个月假,考上了就走,考不上也别回来了。猫有九条命,而你只这一次机会。”99cswcom
    豆真不想考上的,宁可自己沉沦去,让他看着更心痛。可还是考上了。豆恨到连告别的话都没有说就远赴他乡了。
    老总更决绝,据说曾来到豆所在的城市公干,却既不打电话,也不问候。当豆知道消息奔赴宾馆的时候他已经在归途上了。豆斜倚在他曾睡过一周的房间门上,恹恹地想,这是我的自作多情罢了,他甚至没把我当个同事待,起码同事之间也该问候一下的。
    当豆转身欲离去的时候,侍者捧着洁白的百合来到面前,百合的叶片因干涸而泛着惨淡的黄丝。豆抽出卡片,上面飘洒着熟悉的字体,一如当年在发货单上签的“同意”。
    “纵使樯橹灰飞烟灭,笑靥依然。”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