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老板永远是对的 >

第十章

    “太过分,简直是太过分了!”杨慧玉把方扬给约了出来,义愤填膺的说:“没想到那女人居然这么回我!”
    她将陈心蕊说的那番话说了一遍。
    方扬笑了笑,“这果然像她会说的话,她就是这么坦率。”
    “你还笑!拜托,你们男人是中了邪吗?怎么会被那种女人给迷惑?”她鄙夷的说道。
    “算了,我也不想跟你说,那种感觉你是不会懂的。”方扬举起一杯酒。
    “既然你这么喜欢她,就想办法把她抢过来呀!”杨慧玉危险的眯起美眸,“而我也绝不会轻易放过孟西凯。”
    “人家这么相爱,你何必硬要拆散?”方扬这阵子想了很多,也想通了一些事,“该放手的时候就放手,懂吗?”
    “我不懂,该是我的我就不会放弃,永远都不放弃。”杨慧玉望着他,“即便要失去更多。”
    “你打算怎么做?”方扬倒觉得好奇。
    “我自有办法。”她勾起嘴角,转而问道:“你知道伟克建设的孙董吗?”
    “怎么了?”
    “他可是凯达最大的竞争对手,这次凯达的造镇计画对伟克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威胁。”杨慧玉蜷起唇,笑了笑,“这可以拿来好好的利用伟克。”
    “你打算怎么利用?”方扬嗤笑了声,“凯达的造镇计画听说非常成功,过两天就要召开记者会,正式推出此案,你现在搅和个什么劲儿。”
    “就因为这样,我才不打算放过,要找纰漏太容易了。”说着,她站了起来,“孟西凯无情的拒绝我,我就要在记者会上给他一个教训!”
    “你可不要闹事,你以为这么做,他就会回到你身边?就会重新爱上你吗?”方扬摇摇头说,觉得她太天真了。
    “不爱我也没关系,我要让他知道得罪我,对他没好处,你等着看好了。”杨慧玉丢下他走了。
    “等一下。”方扬叫住她,“我跟你一起去好吗?”
    “干嘛?”她回头睨了他一眼。
    “因为好奇,想知道你会怎么做。”方扬掏出钞票搁在吧枱上,跟着她一块儿离开,“坐我的车吧!”
    杨慧玉轻嗤一笑,转而望着他,“你真要跟?”
    “难道你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要进行?那就算了。”方扬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好吧!那就一起去。”杨慧玉坐上他的车,脸上的笑透着奸险,“知道吗?我和伟克的老董有交情。”
    方扬眯起眸,“什么样的交情?”
    “你说呢?”她暧昧一笑。
    “你又用你的美色去勾引男人了?说真的,跟你交往,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方扬僵着张脸。
    “想当初你可是被我迷得神魂颠倒的呢!”她掩嘴一笑。
    “就不知道自己那时候怎么会被你迷惑,可能是鬼迷心窍吧!”
    “你说什么?”杨慧玉瞪着他。
    “我说的是真话,我想只要跟你交往过的男人,事后都会后悔吧!”方扬打从心底说出这句话。
    “停车!”杨慧玉气得大声吼了出来。
    他紧急将车停在路边,“你到底怎么了?现在可是在大马路上呀!”
    “我要下车!你以为我当初为什么和你在一起?若不是因为你家有钱,我压根不会看上你!”说着,她便用力打开车门下车。
    “这女人真是没救了。”方扬摇头叹息。
    既然她不肯让他跟,那他只好回去了,只不过他心底当真纳闷,不知道她会用什么样的手段对付凯达?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陈父经过一个多月来的复健,现在已不需要拐杖了,虽然走路还有些不稳,但是看在陈母与心蕊眼中已是最大的进步。
    “爸,你真是进步神速,真的辛苦你了。”心蕊抱住父亲,“待会儿西凯会过来载你去医院复诊。”
    “不好吧!我们自己搭计程车去就行了,他可是一家公司的老板,为我浪费时间怎么好?”陈父直觉不妥。
    “有什么不好?人又不是只为工作而活。”心蕊蹲在他面前,“别想太多,你健健康康的,才是我们的福气。”
    “心蕊说的对,你和伯母的身体愈来愈好,心蕊的心情也会愈来愈好,对待我也会更好、更温柔。”孟西凯正好从外面走了进来,笑意盎然地对着他们说。
    “你来了。”闻声,心蕊立刻转头,笑得甜柔。
    “准备好了吗?”
    “好了。”心蕊扶着父亲往外走,孟西凯见了赶紧上前帮忙。
    “真的谢谢你,心蕊的妈出去参加聚会了,所以要麻烦你们两个年轻人照顾我这个老头。”陈父不好意思道。
    “伯父千万别这么说,你大可以把我当儿子一样使唤没关系。”孟西凯扶着陈父上车。
    在车上,陈父直欣慰的拍着心蕊的手,“你真的找到好对象了。”
    “爸,你还真是。”她羞红脸望着孟西凯,发现他的嘴角居然悄悄上扬。
    到了医院,在陈父让医生检查的过程中,孟西凯一直很尽职的照顾,让心蕊感动到无以复加。
    结束后,他又将陈父和心蕊送回家,等陈父上床后,心蕊才与他一块儿走出公寓。
    “今天真的很谢谢你。”她好感动。
    “谢我干嘛?你对我爷爷不也一样?而且做得更多,难道要我天天谢你吗?”孟西凯笑道。
    “可是你是大忙人耶!后天就是造镇计画的发表会,现在你应该很忙才是,还拨空出来陪我爸。”如果耽误了正事,她可是会很内疚的。
    “该准备的事都准备好了,现在只等着记者会召开。”他直盯着她的小脸,“对了,我们去个地方。”
    说着,他就拉苦她的手直接往前走,直到他的车边,为她打开车门,“进去吧!”
    “要去哪儿?”她眨着眼。
    “去了就知道。”孟西凯卖了个关子。
    心蕊轻笑,“真不知道你葫芦里卖什么药?”
    他坐上驾驶座,发动车子,“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说着,他驱车前住一家精品服饰店。
    “这里是?”在心蕊还没搞清楚状况之前,已被他拉下车,直接走进服饰店里。
    “阿森,下班了吗?”孟西凯一进店里就向里头的男人打招呼。
    “西凯,好久不见,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吹来的?”叫阿森的男人一上前,就用力敲了下他的胸膛,像是非常熟识似的。
    “带我女朋友来买衣服啰!帮我挑一套正式的女装。”孟西凯转身指着心蕊。
    “你的女朋友?!”阿森吃惊地看着心蕊,倒让她非常不好意思。
    “对,怎样?我女朋友长得很美吧?”孟西凯笑问道。
    “当然了,你的眼光怎么会差呢?她身材不错,有好几套衣服适合她,交给我吧!”阿森拍拍胸膛,一副包在他身上的口吻,而后迅速挑了几套衣服,交给一旁的女助理,“带这位小姐去试穿。”
    “是的。”女助理带心蕊到里头更衣,心蕊回过头,一副不解的眼神望着孟西凯。
    孟西凯递给她一个要她放心的眼神,她也只好进去了。
    “你女友虽然不高,但是身材的比例不错,等她换好衣服一定让你眼睛一亮。”阿森向孟西凯保证着。
    “这还用得着你说吗?我自己的女友我会不知道?”孟西凯笑睨他一眼。
    不一会儿工夫,心蕊走了出来,身上是一件雪纺纱的洋装,柔美不失个性,非常适合她。
    “怎么样?美吧!”阿森眼露赞赏。
    “很好,果真没有枉费我对你的信任。”孟西凯被心蕊的脱俗之美给摄了魂,久久移不开目光。
    心蕊却不安的将他拉到一边,“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要带我来买衣服,这一套好贵耶!”
    刚刚她得知这套衣服的价格后,都忘了该怎么将衣服套上,生怕不小心弄坏了它。
    “我送你的,别紧张,这是后天要穿的。”他率性一哂。
    “后天!你是说……”她眼珠子一转,彷似懂了他的意思。
    “对,就是后天。”他点点头。
    “好,那我快去换下,免得弄脏了。”
    才转身,她的身子就被他勾了回去,“怕什么?大不了再买一套,这件就穿回去。”
    “不……还是不要浪费钱。”她瞧着一旁望着他俩拉来推去的阿森和助理,顿时红了脸,赶紧往里头的更衣室跑了去。
    “她……”阿森眯起眸,“很不一样,跟杨慧玉差很多。”
    “你说错了,是杨慧玉比她差多了。”他如今再听见杨慧玉这名字已没有任何情绪,彷似她只是过往云烟,不再在他心中留下任何痕迹。
    “你这家伙,挑我语病呀!看来你真爱上这女孩了。”阿森双手抱胸的点点头,“有眼光。”
    “你这家伙今天净说些我爱听的话,到时我结婚,红包你还是赖不掉的。”孟西凯开着玩笑。
    “哦?什么时候?”
    “快了吧!”
    两个男人交谈时,心蕊已从里头走出来,她当然听见了他们之间的对话,心底涌上的是满满的幸福。
    与孟西凯上了车之后,她抱着手中的礼物,“我没想到你会送我这个。”
    “不想造成你的负担,能替你做的一定要做到。”他望着她,勾唇一笑。
    “你老是对我这么好,让我感动得好想哭……”她鼻头一酸,居然真的哭了。
    “天,你怎么了?”见她掉泪,他吓了一大跳。
    “因为我不知道你会对我这么好,当初喜欢上你就只是单纯的喜欢,以为这辈子你都不会喜欢我。”她吸吸鼻子,想起那段时光,仿佛就在昨日。
    “其实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喜欢我这么沉闷的男人,以为你寻我穷开心呢!不过我俩算是互补,永远分不开了。”他轻松的语气藏着某种暗示,“等案子顺利推出后,嫁给我吧?”
    “啊!”心蕊着实吓了跳。
    “我一定会照顾你的父母,嗯?”他等着她的回答。
    “……太快了,给我时间考虑一下。”不是不愿意,而是这种事乃终生人事,她真的得仔细想想这样的时机可以吗?
    “好,给你时间考虑,一天。”孟西凯霸气的为她决定了。
    心蕊瞅着他,“才一天,真小气。”
    “一天已经足够了。”仰起下巴,他恣意的笑了,好像已经知道她的答案,反正不管如何,这辈子她注定是他的女人。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众多记者与电视台SNG转播车挤满造镇发表会会场。
    推案用地的大厅中,台上摆着一张长桌,孟西凯与大股东们都坐在席上。
    发表时间开始,孟西凯以投影机将这个造镇计画做详细的介绍,接着再由下属一一报告这项建案的机能与发展性。
    属于凯达员工之一的心蕊与同事们都站在一旁,用力鼓掌,她笑望着孟西凯脸上自信的神情,也可以感受到他内心的喜悦。
    发表会结束,正式推案,才不过一个多小时,各界名流与商界大老立即给予行动上的支持,订购了不少户。
    但是,就在这时候,一阵突兀的掌声从门外传进来。
    众人抬头一看,原来是杨慧玉,她与伟克建设的董事长孙乔一同步入。
    “西凯,恭喜你了。”带着妒意的嗓音从杨慧玉的口中迸出。
    “谢谢。”他点点头,又看向孙乔,“没想到你也来了。”
    “小老弟,不要好高骛远,这对你没好处。”他冷言冷语着。
    “不知你有什么建议?”看这两人连袂到来,孟西凯开始提高警觉,感觉到他们来意不善。
    “对于自己的案子,你又知道多少?”
    “当然是非常了解。”孟西凯丝毫不在意他的挑衅。
    孙乔看着涌上来的媒体记者,对他笑了笑,“没想到小老弟如此大言不惭,若不幸害死了人,就是你的罪过了。”
    “请你不要污蔑我。”孟西凯的表情变得凝肃。
    “你们的造镇计画所采用的钢骨建材全是次级品,价钱差了很多,房子却卖得这么高价,你对得起那些买主吗?”
    “你说什么?次级品?”孟西凯冷笑,“没想到你会用这种卑劣的方式打击同业,证据呢?”
    一时之间,记者们开始骚动起来,镁光灯闪个不停,场面一片混乱。
    “要证据还不容易?”孙乔立刻走到门外将等在外面一名畏畏缩缩的男子拉了进来,“他就是你们采购钢料的厂商的业务主任,问他最清楚。”
    “是你!”孟西凯当然认得他,“你说,我们购买的是次级品吗?”
    “没……没错……这是证物。”他抖得说不出话来,只好将手中的采购单呈现在记者面前。
    “胡说八道,这是不可能的。”凯达的员工大声咆哮。
    但是,在记者眼中只有证物,哪容得了其他东西?
    孟西凯用力抓住对方的领子,“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份采购单分明有问题!”
    “西凯,别冲动。”心蕊连忙挤上前,安抚他,“大家都在看,不要中了计,要冷静。”
    说时,她感觉到有两束怒火直喷到她身上,回头一看竟是杨慧玉,蓦然,她像是懂了……这件事一定是因她而起!
    就因为她激怒了杨慧玉,所以她故意挑在造镇发表会这天来找碴!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没用,记者的镁光灯直闪个不停,这意外的场面让心蕊难过得都快哭了!
    “你们听我说几句话——”突然,大门口传来声音一一
    大家转身一看,原来是凯达的老董事长孟焰达!
    记者们立即涌向他,“请问孟董事长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没有看法。”他走近自己的孙子,站在他身边,和他一同对抗杨慧玉和孙乔,“我已经通知律师与警方,这些伪造文件我要留下来做为证物,还有,这才是本公司真正的采购单。”
    当他这么做的时候,杨慧玉立即苍白了脸,她以为随意闹一闹,然后趁混乱逃出国就好,没想到半路会杀出个程咬金!
    “你……”她还想狡辩,“我只是……”
    “只是收买了这个人,因为知道他爱赌,欠下一大笔赌债,就用钱来收买他,要他做出不实的指控。”孟焰达笑笑,“你以为这样就能打倒凯达吗?”
    一旁的孙乔闻言,立刻抓住她的手问:“真的吗?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原来他也被利用了!
    老天,在这么多记者媒体前闹出这样的事,伟克明天一定上头条呀!
    杨慧玉无话可说,她望着孟焰达,“你像是已有准备,怎么知道我会这么做?”
    “这该谢谢方扬,是他打电话来要我多注意。”孟焰达眯眼说:“你也该放弃了吧?”
    “该死!”杨慧玉转身想跑,数名警察冲进来,将他们三人全部带走。
    一场闹剧就此结束,虽然把今天的场面弄得一团乱,却也替造镇计画打了广告。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际,孟西凯上台对大家宣布,“大家请安静一下,刚才的事就请暂时忘了,现在我要请大家帮我完成一件重要的事。”
    “什么事?”有人发问。
    说着,他便从会场后方捧来一束上百朵的玫瑰花束,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枚戒指,“我要向一个女孩求婚,上次提过,她居然说要考虑,真是伤透我的心,我也只好大方的给她一天时间,此刻,一天时间已过,就不知道她考虑得如何?”
    他带笑的眼转向站在一旁,既诧异又难为情的心蕊。
    孟西凯缓缓走向她,“心蕊,嫁给我吧?”
    众人纷纷给予掌声,尤其张敬祥更是笑开怀,他起哄叫道:“答应他,这么好的男人,你还犹豫什么?”
    心蕊看着这束花和那枚戒指,内心激动得直想哭,她万万没想到向来爱面子的孟西凯,居然会用这种方式向她求婚?!
    “这……”她慌张得不知道该怎么办。
    “要我跪下吗?”瞧她居然还在犹豫,孟西凯只好使出杀手锏,直接下跪。
    “啊!不要。”心蕊看看众人期待的面孔,好像求婚的是他们,唔……好难为情呀!
    心蕊赶紧跟着跪下,“好,我答应就是。”
    就这样,一男一女相对跪着,活像古时候的拜堂成亲。
    “这么迫不及待就要拜堂了……孟董事长,你该坐在主位才对呀!”大家指着在一旁笑开怀的孟焰达。
    孟西凯笑着将花递到她面前。
    心蕊接过花,害羞的一手捂着脸,站起逃向休息室。
    “西凯,你还不快去把戒指套上?”孟焰达催促着。
    “是的,爷爷。”
    孟西凯立刻追了去,到了休息室内,就见心蕊紧张的站在角落直喘着气,连小脸儿都俏红着。
    “怎么逃了呢?”
    “这么多人,我好紧张,你为什么事前不跟我说一声?”没事搞这种意外,害她现在胸口还扑通扑通直跳。
    “说了就没意思了。”他撇撇嘴,观察着她,“不愿意嫁给我吗?”
    心蕊垂着脑袋,好小声好小声的说:“当然愿意。”
    “什么?”他没听见。
    “我说……愿意……”她捂着脸儿,慢慢吐出这两个字。
    “天!你这个小女人,简直快吓坏我了。”孟西凯一把将她搂住,“还好我心脏够强,否则早就倒在外头。”
    “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吧!”娇滴滴的嗔意,却加深了她的柔美。
    “把手伸出来。”他突然说。
    “做什么?”她眨着眼。
    “伸出手来。”他索性拉过她藏在身后的小手,俐落的将戒指套上,“你已经是我的了。”
    她望着这枚不知几克拉的钻戒,“花这么多钱干嘛?”
    “不喜欢?”
    “喜欢。”她激动得眼眶又红了。
    “瞧,女人果然是口是心非。”他糗她。
    “西凯!”心蕊突然扑进他怀里,“你真的愿意娶我?说真的,那天你跟我求婚,让我觉得好像在作梦,到现在还是。”
    “傻瓜。”他宠溺的揉揉她的脑袋,“好吧!为了让你不再以为是作梦,我们就出去接受大家的祝福吧!”
    孟西凯带着她走出去,一走出会场,众家媒体记者又开始闪起镁光灯,还把焦点放在心蕊右手中指的美钻上。
    孟西凯捧着心蕊的脸,“来,今天的第一个吻……”
    他倏然吻住她的唇,这样的举动又一次惹红了心蕊的俏脸,不过这回她不再逃避,鼓起勇气回应他的吻。
    阵阵掌声中,大家都给予这对佳偶最深的祝福……
    【全书完】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