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夫君给我负责到底 >

第一章

    东方刚画出一抹微曦,人们已准备起床开始一天的生活了,但是江玮凌却才刚入睡。
    这些年为了生计,她开了间花店,平时还去学插花,加上补货、点货的工作,经常搞得她精疲力竭,但为了爱女婉儿,她还是拼命撑下去,一点也不以为苦。只是,“那个人”在消失了这么久之后,为什么又要出现在她面前?让她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浮动起来,昨晚又因为想到“他”,一整晚辗转难眠,直到接近天亮才睡着。
    “妈咪,快起来。”婉儿拉拉她的衣角,“今天要去国小报到。”
    “乖,别吵,让妈咪再睡一会儿……”突然,她跳坐起来,“你刚刚说什么?”
    “婉儿要去上学了呀!”婉儿兴奋地道。
    “对呀!我居然忘了,对不起,妈咪这就去帮你弄早餐。”她真是个失职的母亲,二十岁就生下婉儿,自认还有许多地方做不好,也幸亏婉儿贴心,小小年纪似乎就懂得许多事,让她这个做母亲的轻松不少。
    她迅速洗了把脸,然后走进厨房,打算为女儿做一份吐司夹蛋。她拿起菜刀打算切掉吐司的边,匆忙之下竟不小心划伤手指。
    “呃!”老天,流了不少血。
    她赶紧走到水龙头下冲洗伤口,看着自己这副狼狈的样子,突然,她忍不住流下泪水。
    是谁负了她,让她变成单亲妈妈?
    是谁在她好不容易独自将婉儿拉拔到这么大,才突然现身?
    是谁明明说好要忘了他,可脑海却又不时出现他的影子?
    “妈咪,我饿了。”婉儿的嗓音唤醒了她。
    “好,马上好。”她赶紧从旁边的抽屉找出OK绷,贴在伤口上。
    煎蛋的同时,她继续切吐司边,接着倒鲜奶,三分钟后,一份战斗式早餐已完成。
    “来,快吃吧!吃饱妈咪送你去学校。”说完,她又立刻进房去换衣服。
    从房间再出来时,婉儿也已吃得差不多了。
    “走吧!妈咪带你去上学啰!”
    江玮凌笑着背上女儿的新书包,牵着她的小手走出家门,坐上刚买不久的二手轿车,送女儿去学校。
    “妈咪,你什么时候要嫁给王叔叔?”婉儿突然问出口。
    “什么?”她一愣。
    “就是结婚呀!王叔叔答应让我当小花童耶!”王海曾拿小花童的婚纱目录给她看,哪个小孩能够抗拒这样的诱惑?
    “老天,他也真是。”江玮凌抚额一叹。
    “妈咪不想结婚吗?”婉儿失望的眨着大眼问道。
    江玮凌勾起嘴角,温柔笑说:“妈咪只要有婉儿就足够了,不必结婚,结婚是件很麻烦的事呢!”
    “可是王叔叔说妈咪需要伴,需要有人照顾。”婉儿眨眨大眼睛,直看着江玮凌,“他说要照顾妈咪。”
    “难道婉儿不照顾我了?”她拧拧她圆润的双腮。
    “我会。”
    “所以啰!我只要让婉儿照顾,其它人都不需要。”到了学校门口,她找了位子停车后才转身对女儿说:“以后不要再提结婚的事,懂吗?”
    “这样王叔叔会伤心的。”婉儿嘟起小嘴。
    “你喔!小小年纪知道什么是伤心呀?”江玮凌拉着她下车,向一位站在校门口的义工妈妈问道:“报到地点怎么走?”
    “左转直走就到了。”义工妈妈和蔼地说。
    “好,谢谢。”江玮凌赶紧带着婉儿走进去,远远地就瞧见许多家长都在前方的大楼玄关办理报到手续。
    她立刻走过去,等着缴交资料,查看班级。
    “婉儿,你是在一班,刚好在楼梯旁边的第一间,记得以后放学在这里等妈咪,妈咪会来接你。”
    “好。”
    “和同学要好好相处,知道吗?”江玮凌边说边为她整理好歪掉的领子,看着别的孩子都是父母一起陪同而来,她的嗓音愈来愈喑哑。
    不知道自己当时的决定是否是对的?等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等到他,可她却毫不留情地赶他离开,这样对婉儿公平吗?又怎么对得起自己的心?
    婉儿也学她玩着她的衣领,“妈咪,你的漂漂链子呢?”
    “呃……”她心一震,“我不小心丢掉了。”
    “嗄?”她没哭,可婉儿却哭了,“可是妈咪说等我长大后要送给我,妈咪怎么可以丢掉呢?”
    “我说等婉儿长大要买一条更漂亮的给你,没说是送你那一条。”她的记性可是很好的。
    “人家就要那一条。”婉儿不停拭着眼泪,让江玮凌看了好心痛。
    “好好,妈咪去找一条一模一样的,好不好?”为了安抚她,江玮凌只好这么说,又轻轻摸着她的小脸,“把眼泪擦掉,要不然新同学见了会笑你喔!”
    婉儿点点头,赶紧抹去泪。
    “快进教室吧!中午妈咪再过来接你。”
    将女儿送进教室后,见她因为有许多新同学的陪伴而开心的笑了,江玮凌终于可以安心了。
    看着婉儿慢慢长大,是她现在最大的成就呢!
    ***bbscn***bbscn***bbscn***
    离开学校后,江玮凌决定放自己半天假,开车四处晃晃。
    不知不觉中,她竟把车开到大学时租赁的住处前,想着过去,心一点一点的紧束,最后她难过的埋头哭了。
    上次见到他是半个月前,隔天她因为疯狂想念、极度后悔,前往原地找人,但是已不见他的踪影。
    他再次从遥远的古代跑来这里,要怎么生活呢?当时她完全没想到这点,而现在才想找他,是不是太多余了?
    推开车门,她徐步走向那栋老旧公寓,这些年来这里改变了不少,新建不少高级公寓,而这栋老公寓矗立其中显得特别沧桑。
    看着顶楼灯光亮着,应该还是住着人的吧?
    摸摸冰冷的石灰墙,还有斑驳的红漆铁门……她强忍住鼻酸,在眼泪滴下之前迅速要逃回车里。
    可突然,她听见铁门被推开的声音,似乎有什么牵引她回头一看──
    就在这一刹那,她霍然愣住,眼睛睁得圆亮,方才强忍的泪再也忍不住一颗颗掉出眼眶。
    “你来了!”萧晔见了她,也是充满意外。
    她急急想走,可走了几步又听见他喊道:“我有话对你说,留下一会儿可以吗?”
    江玮凌终于止步,转身望着他,“你还要说什么?由我先说好了,没有你我一样活得很好,晚上一沾枕就睡着,早上不到日上三竿是不会起来。”
    “那很好。”他点头笑笑。
    “很好?”
    “对,我一直担心你过不好,这次回来至少知道你是好的,那就够了。”他望着她的眸光充满爱意,“尽管你恨我,我也不会放弃你。”
    “你不放弃又能怎么样?”
    “我会等你愿意跟我走。”萧晔一步步走近她,“跟我走吧!我努力这么久、奋斗这么久就是要带你回去。”
    “你太异想天开了吧?”她冷冷哼笑,“我在这里过得惬意又舒适,谁要和你去那个落后的野蛮地方。”
    “玮凌,我知道这委屈你了,但是我会好好的对待你、照顾你一辈子。”他激动的表示。
    “好好的待我?”她咬着唇,直瞪着他,“说好两年却让我等了足足七年,或许对于你而言这七年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却让我从期待变成为失望,而后彻底的绝望。”
    “我知道我对不起你,虽然我很急着要回来见你,但是却无计可施,因为我根本找不到那位叫元分的巫师。”他上前想抱住她。
    “不要!”她用力推开他,“既然如此,当初又为什么要对我许下承诺?我宁可你告诉我你再也回不来,我也不会心存期待。”
    “当初是我想得太容易,但是我真的尽力了,请你原谅我……”他再也不顾她的反抗,用力将她拉进怀里,强吻住她。
    她亟欲挣扎,但萧晔仅是稍加用力,她就无法抵抗,只好任他狂肆地吻住她的小嘴,啮咬她两片柔软的唇瓣。
    江玮凌的呼吸急促了,七年前的吻一直留在她脑海,但是她从不敢回想,而这个吻不但勾起她从前甜蜜的回忆,他还益发加深唇舌的力道,令她招架不住、全身直发热。
    虽然她一直告诉自己不该这样,但是他激狂的吻已渐渐淹没她内心的恨,抗拒的力道也慢慢变弱了。
    “我感觉得出来,你还爱着我。”萧晔半眯起眸。
    江玮凌闻言,立刻推开他,“你别胡说,我早就不爱你了。”
    “真的吗?早就不爱?”他半眯起眸,压根不相信。
    “你不信我也没办法,我就要结婚了,请你不要再来烦我!”她不得不说谎,以打消他想追回她的念头。
    “你要结婚了?”萧晔的表情很奇怪,像是仍带着深深的怀疑。
    “对,所以你不该来破坏我的婚姻。”她的泪凝在眼底,直刺激着他的心。
    “你真要嫁给别人?你是我的妻呀!”她的泪让萧晔自责不已,但是他绝不可能祝福她。他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回到这里,为的就是她,她怎么可以对他这么残忍?
    “谁是你的妻,你不要胡说八道了。”说完,江玮凌便冲回车子旁。
    “我不会放弃的!”她听见他说。
    她用力拉开车门,又听见他的声音──
    “以后不要再熬夜了,如果需要钱,就算日夜做工,我都会帮你。”
    江玮凌赫然一震,惊慌的回头望着他,“你……你怎么知道我熬夜?”
    “我常见你住处的灯一直到半夜两三点还亮着,虽然不知道你在忙什么,但不要糟蹋自己的身体。”他也是在这个星期才查到她的住处,白天他要工作无法前往,只能晚上在外头默默陪她一两个小时。
    “除此之外,你还看到什么?”她全身神经豁然紧绷。不知他发现婉儿了吗?
    他眯起眸,“我还要看到什么吗?”
    “没……当我没说。”江玮凌坐进车里,开着车从他面前离去。
    老天,为什么他会知道她住哪儿?那么她还能带着婉儿毫无约束的进出吗?
    她更不懂自己刚才为什么要对他扯那些谎,难道她忘了自己曾去找过他,也忘了自己这阵子夜里为谁哭到断肠?
    算了,她不能再想了,否则她的思绪会更乱心情会更糟,下次不知道还会说出什么无法收拾的话来。
    ***bbscn***bbscn***bbscn***
    萧晔如果不聪明,绝对当不了契丹的大将军,就因为聪明,他立即从江玮凌的话中听出疑点。
    第二天他请了假守在她住处外,终于在中午看见江玮凌开车回来,除了她之外,车里还有一名年约六七岁的小女孩。
    “妈咪,我们为什么要搬家?”刚刚在车上妈咪告诉她要搬家。
    “难道你不想搬到离学校更近的地方?”江玮凌只好这么问。
    婉儿闷闷的嘟着小嘴。
    “怎么?不想搬家呀?”带着女儿下车,江玮凌锁上车门后,笑着拍拍女儿的脸颊。
    “人家舍不得邻居的小朋友。”婉儿在这里也已经有自己的朋友。
    “可是……”江玮凌叹口气说:“好吧!让妈咪再考虑一下吧!”
    牵着女儿的小手,才要步进公寓,她惊讶的发现萧晔站在门外瞧着她们母女。
    “这小女孩是谁?”他激动的指着婉儿。
    江玮凌的心脏狠狠一跳,差点从喉头跃出!
    她连忙将婉儿拉到身后,发着抖问:“你怎么来了?到底想干嘛?”
    “我再问你一次,这个小女孩是谁?”萧晔的嗓音提高,起伏的情绪一点都不亚子她。
    “我是婉儿,叔叔,你是妈咪的朋友吗?”婉儿挣开江玮凌的手,从她身后探出可爱的小脑袋。
    “她是你妈妈?”萧晔蹲了下来,摸着她红嫩的小脸,发现她的神韵跟玮凌如出一辙,而她的鼻、唇、眼……根本就是和他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契丹人特有的深刻五官,和那双微带深紫的瞳心、挺直的鼻……老天!他已经能肯定她是谁的孩子了!
    “不要碰她。”江玮凌立刻将她抱起。
    “你几岁了?”萧晔却不理她,又问婉儿。
    “七岁,我刚上小一喔!”或许是父女天性,婉儿一点也不怕他,甜甜的笑说。
    “婉儿,不要回答他。”江玮凌急着阻止女儿。
    “为何不让她回答?她是我女儿,对不?!”他眯起眸,激动地说:“原来你还瞒着这件事,为什么不让我知道?”
    婉儿闻言,大眼睛直望着萧晔,“你是爹地?”
    “婉儿,别理他,我们进屋去。”江玮凌很诧异他如此直接的断定婉儿的身分,想否认,可是又说不出口。
    她只好赶紧将婉儿抱进公寓,可是婉儿直踢着双腿,吵着要下地,她不得已只好放下女儿。
    婉儿慢慢地走向萧晔。
    萧晔蹲下来望着她,“对不起,这几年没能陪在你身边,爹……不,爸爸对不起你。”
    “你不要再说了!”江玮凌捂着脸哭出声。
    婉儿见妈咪哭得伤心,立刻安慰她,“妈咪,你每次想到爹地都哭,爹地回来了你就别哭了。”
    “老天!”江玮凌这下哭得更凶了。
    萧晔心疼地看着她,抱起婉儿对她说:“听妈妈的话,爸爸会再来看你。”
    “爹地……”
    听着她稚嫩的嗓音喊他,萧晔的心都快要融化了。
    “你不可以再离开妈咪和婉儿喔!”她朝他勾起小指,“我们打勾勾。”
    “呵!你跟你妈妈一样,都喜欢打勾勾。”萧晔笑着伸出手与她打勾勾。
    这一幕看在江玮凌眼中还真是百感交集。
    “好了婉儿,你先进去找警卫叔叔玩,妈咪有话要跟……跟他说。”她用力瞪了萧晔一眼。
    婉儿看了看他俩,小小脑袋瓜不知在想些什么,鬼灵精怪地说:“好,妈咪和爹地慢慢聊喔!我先进去了。”
    看着她蹦蹦跳跳的进去后,萧晔已感动得红了眼,“她叫婉儿。”
    “嗯。”她没好气地回答。
    “谢谢你……谢谢你生下她,还把她教得这么好。”萧晔这辈子从没这么感动过,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个这么大的女儿!
    “不要灌迷汤,我才不吃这一套。”她一张脸绷得紧紧的。
    “你并没有要嫁人,是不?”除了他心底对她的信任外,从这一点也可以断定,她之前说的不过是气话而已。
    “谁说的?”她别开脸。
    “玮凌!”他很无奈地拉住她,“听我说,这次我能够回来可说是历尽千辛万苦,但是我能待的时间有限,最多一个月。”
    “一个月!”她心口一揪。
    “对,时间只剩下半个月了,错过这回,可能再也没机会了,所以我一定得带你和婉儿一起回去,九月十五就是最后期限。”他很坚定地说。
    “什么?”江玮凌直摇头,“这怎么可以,我不能让婉儿去那种陌生的地方!”
    “你放心,或许刚开始你们会不适应,可是久了就习惯了。”他极力劝说。
    “我不会答应的。”她咬着唇,“是,我承认我依然爱着你,但是这事关婉儿的幸福,我不能置之不理,只为了和你长相厮守。”
    “难道她跟我们回去就不会幸福?”
    “你自己想想,你在这里能全然习惯吗?何苦要为难一个孩子。”江玮凌的这句话震住了萧晔。
    没错,他没有依约回来,让她空等七个年头,如今怎能一来就要求她们和他回去,完全不顾她和婉儿的意愿?
    “那现在不谈婉儿,你真不愿跟我回去?”他再问一次。
    “我……”她真的好挣扎,为了婉儿她只好说出违心之论,“我不愿意。”
    他眸光闪过一抹失落,望着她的小脸,他忍不住苦笑,“……老天,我怎么这么自以为是,以为自己的决定都是正确的?”
    “你……你怎么了?”她有些慌了。
    “没事。”他紧紧闭上眼,叹了口气,“玮凌,对不起,不能在未来的日子陪着你们。”说着,他转身离开,每一步都是折磨、每一步都是心伤。
    望着他落寞的背影,江玮凌不由哭了出来,她好想告诉他:他去哪儿,她就去哪儿,可她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bbscn***bbscn***bbscn***
    萧晔这一离开已近半个月,随着九月十五这一天的逼近,江玮凌的心没有一刻安稳过。
    她曾回到过去的租屋处找他,但他早已消失无踪,那天她回到家后,夜里偷偷哭了好久好久……
    “婉儿,今天中午想吃什么?”中午,她去接婉儿回家,在车上问。
    “婉儿不饿。”婉儿坐在后座,从书包里拿出KITTY布偶玩着。
    “怎么可能不饿,半天了耶!”
    “爹地带我去吃麦当劳,还买了娃娃送我。”她天真的说道。
    “什么?”江玮凌立刻将车子停在路边,回头一看,这才看见她手里的布偶,“他什么时候带你去吃麦当劳的?”
    “刚才爹地来看我,跟老师请了一节课的假,带我出去吃麦当劳。”婉儿眨着眼问:“妈咪在生气吗?”
    “妈咪不生气,只是想知道……他对你说些什么?”如果他有留下地址或电话给婉儿就好了。
    “爹地很奇怪,一直说‘爹对不起你、爹不能照顾你’,妈咪,不是该叫爹地吗?怎么会变成爹?”婉儿天真的反应让她的心更痛了。
    “没关系,你还是……还是喊他爹地吧!”这是她第一次在婉儿面前承认了萧晔的身分,“除此之外,爹地还告诉你什么?”
    “嗯……爹地还说他很爱很爱我,要我记得,他会一直一直爱我和妈咪。”婉儿笑着抓起布偶,“这是爹地让我自己挑的喔!说要提前帮我过生日。”
    江玮凌捂着嘴,“他是真的要走了?爹地有没有说他住哪儿?”
    婉儿摇摇头,“妈咪,怎么了?”
    “没事,既然你吃饱了,那我们回家吧!”她重新踩下油门,往前直走。
    在经过一处热闹的街道时,婉儿的目光被街上一个摊位卖的玻璃玩意给吸引。
    婉儿大声的叫着,“妈咪,那只动物好可爱,还有那个伯伯一直在对我笑耶……”
    “谁?”正心慌意乱的江玮凌听了,趁空转头一望,顿时她愣住了!
    她赶紧将车停到路旁,抱着婉儿奔到那男人身边。
    “你就是七年前卖给我们纪录片电影票的先生!”
    男人弯起嘴角笑了笑,“隔了这么久,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你就算化成灰我也认得!今天会出现在这里,一定有什么事吧?”她眯着眸盯着他瞧,“是不是关于萧晔?”
    “没错,当初他会跑来与你相遇,是因为和你有段情缘未了,但这缘分还无法维持一生一世。”
    “所以他就非得回去不可?而你也不让他回来是不是?”
    “没错,可他却坚持要回来找你,为此还与我打了赌,而我居然输给他,只好愿赌服输了。”
    “打赌?!”
    “对,他赌尽管过了七年,你爱他的心不会变,更不会忘了他。”他笑说。
    江玮凌捂着唇,伤痛欲绝,“难怪他一直不信我已不爱他,甚至我骗他要结婚,他也不愿相信。”她看着男人又说:“那你说,为什么只给他一个月的时间?”
    “他终究不属于这里,一个月已经是最大限度了。”男人望着她,“不过,你却可以过去和他团圆……包括她。”他用下巴指了指婉儿。
    “不,我不能让婉儿过去。”江玮凌紧抱着婉儿。
    “你不去,他也回不去,从此只能在时空之间流荡……永生永世,而这也是他跟我的赌注之一,因为他认定你会跟着他。”
    男人勾起嘴角,再深深望她们一眼后,便推着贩卖车离开了。
    “妈咪,那位伯伯要我们去哪里呀?”婉儿张着一双骨碌碌的大眼睛。
    “去爹地那里。”江玮凌无神地说,心头好茫然,不断的想着那男人说的话。
    你不去,他也回不去,从此只能在时空之间流荡……永生永世……
    “我要去,我要去找爹地。”婉儿叫着。
    望着女儿的小脸,江玮凌像是下定了决心,“好,我们去找你爹地。”
    做下决定,她心里豁然开朗,只是她突然想到,她刚刚居然忘了问那男人,萧晔现在的去处?
    “难道这是他给我的考验吗?”她自言自语道。
    眼看日子所剩无几,她到底要去哪儿找人?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