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腹黑总监 >

第九章

    两天后,夏安崧依计画和田若琳一起返台,令人意外的是久隆汀竟亲自送他们到机场。
    “我跟你提的那件事,你可以再考虑一下吗?”久隆汀握住他的手问道。
    “好,我会的。”夏安崧点点头。
    “改天我如果去台湾旅游,你能当我的导游吗?”久隆汀非常亲切的说:“听说阿里山、日月潭还有杉林溪都是风景很美的地方。”
    “没想打您对台湾这么熟悉,放心吧!只要您来我一定作陪,而且台湾四季如春,您一定会喜欢哪里的气候。”夏安崧允诺道。
    “好,我记住了。”
    “时间差不多了,那我们走了。”夏安崧对他点头一笑。
    田若琳也对他道声谢,便和夏安崧一块儿准备登机。
    回到国内,出机场不久,夏安崧就接到了林汉彦的电话。
    结束电话后,他对田若琳说:“汉彦约我们去居酒屋坐坐,一起去吧!你们也好几天没见面了。”
    她微笑的摇摇头,“不了,你们去,我想早点回家看我妈。”
    “你怎么了?在回来的飞机上也很少说话。”她的表情让他担心。
    “我没事,真的只是想我妈啦!”其实她是想起回来之后,她就没理由再跟着他,心底突然涌现的落寞让她觉得很空虚。
    “好吧!回去好好休息。”他发现她的脸色一直很不好,“我先叫车送你回去。”
    “好,谢谢。”
    待他为她拦下车后,她便坐进车中,在他眼前扬长而去。
    望着车影消失之后,夏安崧也拦了一辆车,前往与林汉彦相约的居酒屋。
    对于夏安崧在日本受欢迎的状况,林汉彦早就从卫星电视中得知,打从心底为他高兴。
    “哇噻,你出名了!”林汉彦笑说:“我都从日本电视台看见了,站在久隆汀身边的永远都是你。为了让你继续感受这种喜悦的氛围,我特地把你约来居酒屋,瞧,是不是很有日本味?”
    “你哪时候这么造作了?还有,我这算哪门子出名?”夏安崧摇摇头,“你一定猜不到,当时我想躲都躲不掉,每每躲到后面又会被他给抓过去。”
    “呿,你这句话肯定会气死一堆人,他们一直跟在久隆汀的身后,就是希望可以受他青睐,你呀!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你说得也对,但我真的不稀罕。”也因为如此,在日本这三天里,他感受到许多投射而来的嫉妒眼光。
    “对了,若琳呢?她怎么没来?”
    “她说要回家看她母亲。”
    “也是,你这位设计师红了,她这位助理肯定是忙翻天。”林汉彦突然又问:“她可有看见她最想看到的雪?”
    记得就在他们离台前一天,他曾打电话给她口头送行,她的言谈中都是对日本雪景的向往。
    “看是看见了,不过……”想起那个晚上,虽然冷得快冻僵了,却是他最难忘的一晚。
    “不过什么?”林汉彦很好奇。
    “没什么,只是第一天去晚了,坐计程车到度假小木屋的山下时遇到修路,我们下车走了好长一段路,又冷又饿,差点冻死在山上。”
    “原来如此,不过有你在若琳身边,我是绝对安心的,你一定会保护她的安全。”林汉彦爽朗一笑。
    “咦,你好像非常放心我?”如果是他,一定会将若琳守在身边,哪能让其他男人觊觎她分毫?
    “拜托,对你我有什么好不放心的。”说时,林汉彦还不时看着手表。
    “怎么?你有事?”
    “不,是我想介绍个人给你认识。”林汉彦撇嘴笑,“她应该快到了。”
    “什么人?”
    “等下你就知道了。”他故作神秘。
    就在夏安崧抱着疑惑时,林汉彦口中的主角来了。面对着居酒屋大门的林汉彦对他眨眨眼,“瞧,就是她。”
    夏安崧回头一看,眉头忍不住轻扬,“这位是?好面熟。”
    “呵!面熟吧!再想想,她通常都出现在电视和报章杂志上。”林汉彦望着眼前化浓妆打扮摩登的女人,对夏安崧暗示道。
    “哦~~你……你是名模张……张……”
    “我是张巧豫。”她主动朝夏安崧伸出手,“原来汉彦最要好的朋友就是你,今天亲眼目睹,幸会了。”
    “幸会。”夏安崧眯起眸看着她,臆测着他们两人的关系。
    “不错嘛!虽然叫不出全名,至少还想得出姓来。”林汉彦用力拍拍夏安崧的肩膀,模样开心不已。随即他又对张巧豫说:“快坐,要喝点什么?”
    “不喝了,等会儿还有工作呢!”她绽出柔媚的笑靥,“赶来这里就是想看看你的好朋友。”
    终于,夏安崧按捺不住了,“请问,你们是什么关系?”
    张巧豫立刻红了脸,还拍了下林汉彦,“你真讨厌,居然还没对他说我们的关系。”
    林汉彦抓抓后脑,不好意思的笑笑,“咳,其实她是……”
    “别说,等我走了再说。”张巧豫巧笑倩兮的对他眨眨眼,向两人挥手再见后便走了出去。
    “她是你的新欢是吗?”等她离开后,夏安崧立刻问道。
    “新欢?”他一愣,“说新欢也要有旧爱不是?我哪来的旧爱呢?”
    “你没旧爱是吗?”夏安崧冷冷一笑,一把将他拉到居酒屋的后门外,狠狠的挥了他一拳,“现在想起来了吗?”
    “你!”林汉彦错愕的抹去嘴角渗出的血丝,“你疯了?好,那你说我的旧爱是谁?”
    “田若琳,你刚刚还提到她的,怎么可以转眼间就把她给忘了?”夏安崧气愤的说道。
    “若琳只是我的妹妹,怎么可能是我的旧爱?拜托,是谁告诉你的?”林汉彦气不过的说道:“你一定要说清楚,这一拳我可不想白挨。”
    “真不是?”夏安崧一震,“你确定?”
    “老天爷,我当然确定了。”
    “可那天……我们周六去公司开会的那天,我明明亲眼看见你抱着她,这又怎么说?”这种事他一定要搞清楚,可不能让他伤害若琳一分一毫。
    林汉彦眉一皱,终于想到那天的事,“天!原来……夏安崧,我问你,如果你妹妹难过的时候,你会不会抱她一下给予安慰?你这个老古板会不会想太多了?”
    “我想太多了?”顿时,夏安崧倒抽口气,整个人愣在当场。
    “是呀!你真是……”林汉彦可冤了,“如果你不是我的好哥儿们,我一定揍回去!”
    “你……你真的和她不是……”他想再确认一次。
    “当然不是,不信你去问她呀!”林汉彦的口气也变得火爆。
    “对不起,我只是……”夏安崧无奈地爬爬头发。
    林汉彦这才发现他的反应实在是太奇怪了,忍不住问道:“安崧,你是不是对若琳有意思?”
    “我……我没这么说。”夏安崧难堪的撇过头。
    “嘿,少来了!我看你的脸色就知道。”林汉彦拉住他的手臂,“走,我们进去说。”
    “没什么好说的。”这事他哪有脸说?
    “看在这一拳的分上,你不想说也得说。”他硬是将夏安崧给抓进店内。
    夏安崧叹口气,不好意思的随他回去,看来今天他是非招不可了。
    离开居酒屋后,夏安崧转而去田若琳家中。
    虽然这不是第一次去她家,却是首度登门造访,而且是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上门。
    当计程车停在门外,他做好心理准备后才下车,走到大门前他又开始踌躇了。但是,倘若今天不把她的心意弄明白,他绝对会失眠的。
    这么想之后他便不再犹豫的按下电铃,没多久便有人出来应门,当门开启,他看见是位妇人站在眼前,想必她就是若琳的母亲!
    “请问你是?”田母看着眼前高大英挺的男人,怀疑他是不是电视明星?
    “我姓夏,是若琳以前的主管,请问她在吗?”他说明着。
    “哦~~你就是那位才华洋溢的总监?”田母笑笑,“我听若琳提过你,她刚才才把去日本拍的照片和录影的影片给我看,你好威风呀!真恭喜你了!”
    “谢谢伯母,不敢当,那她?”
    “哦,她在洗碗,快请进,吃过饭了没?”田母赶紧让开身,指着里头。
    “我吃过了。”他客气的点点头。走进她家的小客厅,就听见田母喊着田若琳。
    “若琳呀!你快出来,碗搁着我来洗就好。”
    不一会儿,田若琳一边擦手一边从厨房里出来,看见夏安崧的瞬间,惊愕的问道:“你怎么会来,出了什么事吗?”
    “我来找你一定得出事?”他绽出俊魅的笑。
    “呃……不是啦!我只是担心,因为很意外你会来。”被他这一问,她反而不知怎么回答。
    “你们聊,我去削水果。”田母说道。
    “不用麻烦了伯母,我……我可以带若琳出去吗?我有事想对她说。”夏安崧非常有礼的问道。
    “好好,这有什么问题,若琳,你就和他出去吧!”田母其实早就猜出女儿喜欢他,因为每次提及他,她眼中总是充满喜色。
    “好,那我走了。”田若琳褪下围裙,与他一起出门。
    “找个地方谈谈好吗?”他征求她的同意。
    她点点头,好奇着他要说些什么,怎么看来如此神秘?!
    招了辆计程车坐进车里后,她便问:“有什么事?看你好像很急,要不然你怎么会跑来我家。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家的?”
    “再怎么说我也做过你的上司,知道你住哪儿很奇怪吗?”他望着她的小脸,有着满腹的疑问却又不知该如何问出口。
    “你究竟要说什么?就说呀!”她直望着他英俊的侧面,眼神中满是仰慕。
    “呃……”他摸摸鼻子,“这种话在这里似乎不太好说。”因为他还没想好从哪开始问起。
    “哦,那要去哪才能说?”
    “去我家好吗?”夏安崧想了想,“事后我会送你回家。”
    “可以呀!”田若琳心想他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方便在外头说吧!
    夏安崧报出地址,请司机开往他的住处。
    途中,田若琳不只一次看着他的表情,发现他一脸严肃,就不知道究竟有什么事困扰着他?
    在日本的一切都是这么完美,久隆汀先生也很重视他,他应该很开心才是,那么他脸上那像是紧张又似忧心的神情到底从何而来?
    半小时后,车子到达他的住处大楼外,两人下了车。
    上楼才走进家门,他就开门见山的问:“久隆先生要我去日本发展,你的想法呢?”
    “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田若琳心一沉,虽说知道以后再见面的机会不多,可她也没想到他要去那么远的地方。
    “在日本我们私下谈事情时他对我提的。”夏安崧看着她震惊的表情,深吸口气又问:“我现在告诉你是想问你……你……你希望我走吗?”
    “我?”只要想到他将离开,她的心底就好难过,可是她又怎么能阻止他去,那岂不是妨碍他的前途?
    可问题是,他为何要问她?
    “到底希不希望?”他郑重的又问一遍。
    “这个问题你不该问我,应该去问你的女朋友吧!”她敛下眼,淡淡的说。
    “女朋友!”夏安崧一震,这才想起走进编的谎言。
    “对,所以你别问我,我不知该怎么回答。”
    他深吸口气,“那你先别管我的女友,如果我单纯的问你,你的回答呢?”
    田若琳抿紧唇,久久才拉出一弯牵强的笑容,“我当然是祝福啰!这么好的机会为何要拒绝?”
    “你真愿意?”他一对眉毛紧紧锁起,微颤地问道。
    “嗯,怎么了?”瞧他脸色都变了。
    “没什么。”夏安崧摇摇头,无力的坐在椅子上,捧着脑袋,“这么说在藻岩山的时候,你问我是不是喜欢你,也是不具任何意义了?”
    他突然提及那件事,田若琳有些难堪,“你不是说要忘了?”
    “你要我忘了?这么说是真的没有意义的?”他嗓音喑哑。
    “我不懂你为何突然问起那件事,我不想再回答了。”她转过身,内心痛苦不已。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送你回去!”
    “你不是有话要说?可你什么都没说,难道只是要问我是否希望你去日本发展?”田若琳走近他,抽了张面纸为他擦拭额上的汗水。
    他抓住她的手,谜样的眼神望着她,“如果我真的去日本的话,我们以后就很难见面了。”
    这几句话又勾起田若琳心中的苦涩,她垂下双眸,紧抿着唇,“我知道。”
    “既然知道你为什么还要我去?难道你对我连一点不舍的感觉都没有吗?”夏安崧激动的问她。
    “我当然不舍,可是你已有女友,何况我也配不上你,还能怎么样——”他的话激得她把心底的委屈全数冲口而出,下一刻她才惊觉自己说了什么的震在当场。
    “你……你刚刚说什么?”
    “我……我说了什么?”田若琳顿时心乱如麻。
    “我懂了,就因为我告诉你我有女友,所以你打了退堂鼓?”夏安崧扶住她的肩,“是不是这样?”
    “不仅是这样,我还会成为你的负担。”她摇摇头。
    “你错了,你绝不是负担。而且错的人是我,我不该对你说谎,其实我根本没有女朋友。”他好懊恼的抱住自己的头。
    “为什么说谎?”
    “因为……因为我喜欢你,却以为你和汉彦正在交往,所以我不敢……不敢承认。”
    “我和林大哥?!这怎么可能?”她惊疑地道。
    “我现在知道是我误会了。”如今想想自己还真是愚蠢。
    听他这么说,她的心重重跃动着,“你说喜欢我全是真心话?”
    “难道你还不懂,我想要的只是你的挽留。”他轻喟一口气,“现在我再问你一次,你希望我走吗?”
    他的真情告白让田若琳感动得泪水都滴落下来,她捂着唇摇摇头,“我……我不敢妨碍你的前途。”
    他摇摇头,认真的说道:“不要管我的前途,你只要坦白自己的心意就对了。”
    田若琳望着他那张吸引人的脸庞,捂着唇说:“我爱你,当然希望你留下,别离开我。”
    她这番话让夏安崧终于笑了,“我也爱你,而且是百分之百的爱。”
    “我……”田若琳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因为她从来没想过他会喜欢她、爱上她!
    “既然你也爱我,为何不说?”
    “我不敢说,就怕被取笑不自量力,因为我什么本事都没有,实在配不上你,还曾经在酒店上过班,任何男人都会对这种事非常介意,所以我不敢作白日梦。”说着她便滴下泪来,如今她的内心是悸动的,因为她从没想过幸运之神会有眷顾自己的一天。
    “傻瓜,你有你的苦衷,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一点也不介意。”他很诚挚的说道。
    “真的?你真的不介意?”
    “要我发誓吗?”他举起手。
    “不要……”她赶紧将他的手给抓下来,摇摇头感动地说:“我相信你,会一直相信你。”
    听她这么说,夏安崧终于松了口气。他情不自禁的抬起她的小脸,毫不犹豫的覆上那两片饱满的红唇。
    当四片唇瓣触及的瞬间,她的心跳加速,似擂鼓般怦动。原来这就是接吻的滋味,是这样的酸甜又令人浑身酥麻!
    她这般青涩又饱含魅惑的反应让夏安崧忍不住加重唇上的力道,并撬开她的小嘴,含吮住她娇艳的丁香舌,轻轻啮咬舔洗。
    仿似被这样狂烈的吻所迷惑,田若琳伸出双手扣住他坚挺的肩膀,如此她才不会全身酥软无力,垮了下来。
    “嗯……”她细声娇喘着。
    夏安崧心口一烫,将她推倒在沙发上,热唇转移到她的耳根、颈窝、发际等敏感部位,只见她陷入一团热浪迷雾中,不能自已。
    当他解开她胸前的钮扣时,一阵迷人的体香倏然传进他鼻间,他无法控制的吮着她的香颈、拉下她的胸衣,含住她那充满乳香的蓓蕾。
    他的舌旋绕着、他的手爱抚着,田若琳浑身像着了火般,连呵出去的气息都烫媚得很。
    “我……”她的心乱了,不知道肌肤相亲是如此的教人不能自拔!
    “怎么了?”
    “好热又好心慌……”她嘶哑地说。
    他理解的笑了笑,“是我太急躁了,肯定吓坏了你。”随即他挺直身子,为她扣上钮扣。
    “对不起……”她望着他眼底还燃着未熄的火焰。
    “没关系。”夏安崧宠溺一笑,“我该给你心理准备才是。”
    他的体贴让她感动,心里更爱他了。
    夏安崧捏捏她的俏鼻,笑着说道:“我饿了,陪我去吃消夜?”
    田若琳点点头。
    他正要拿外套穿上时,身上的手机响了,他看看来电提示,“是汉彦打来的,你先帮我去房间拿车钥匙。”
    “好。”田若琳整整头发,然后走进他的房间,在门边的柜子上拿了他的钥匙。
    就在这时候,她看见旁边有张纸条,上头有着“发财”两个字与一个再眼熟不过的标志!
    这不是地下钱庄的借据?!
    她抖着手拿起一看……顿时,她捂住嘴,胸口翻腾着汹涌的情绪。
    老天,原来是他,是他替她还了那笔债,可为何他从来都不说呢?
    “怎么还不出来,找不到钥匙吗?”夏安崧推门进来,看见她红着眼眶看着那张借据。
    “你……你看见了!”他怔住。
    “是什么时候的事?你怎么会知道?”田若琳转首问道。
    “那天在公司听说你接了伯母的一通电话后很紧急的赶回家,怕你出什么事,我就开车去你家看个究竟,也看见地下钱庄的人去你家讨债……”
    “然后你就找上他们,替我还了这笔债?”她抽噎地问道。
    “对,我找他们谈了谈,反正我还能负担,免得你又被他们压榨。”他对她漾出一抹温柔的笑意,“别想太多,我很庆幸当初我这么做了。”
    “安崧!”她激动的扑进他怀里。
    “你喊我什么?”抱住她娇软的身子,他嘴角划开笑痕。
    “安崧,我没想到你为我做了这么多。”她吸吸鼻子,仰首看着他,“我可以这样喊你吗?”
    “当然可以,小傻瓜。”轻轻拧拧她的鼻尖,“以后你都得这么喊我,知道吗?”
    “嗯,我知道。”她笑着点头。
    “走吧!我们去吃消夜,然后我再送你回家。”拿过钥匙,他便牵起她的手走出大门。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