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冷情转炽 >

第六章

    心疼
    妳别走好吗?
    一直以为放妳自由是幸福,
    但却不知道是禁锢真心的东西,
    原来,我还是爱妳,
    还是希望与妳厮守,
    所以,别走好吗?
    经过母亲与于珊数日来的疲劳轰炸,葛乔伟几近疯狂边缘。
    下班钟声刚敲过,他便不再逗留,立刻冲出了公司,因为他发现,无论他躲在公司或是住处,总是会被母亲给找着,而为了避免于珊的纠缠,他不再作无谓的加班,也不想那么早回住处,决定趁着这难得的机会去找子翎。
    据他所知,自从子翎的父亲去世后,她便搬去和李玉媛同住,他私底下也满赞同这样的安排,毕竟两个女孩子住在一起也有个照应。
    向晚的彩霞被台北市耸立的高楼遮掩了大半,微灿的霞光洒在眼前,葛乔伟无心欣赏,只想尽快赶到有子翎的地方。
    当他将车转进李玉媛住处的巷弄内,蓦地,远远就看到一对状似亲密的男女朝他走了过来。他煞住车,隐身在转角处,当那两道身影愈走愈近时,他才确定那女子真的就是子翎!
    他怔忡地坐在车内,眼神满是痛苦,眉毛更是拧得死紧,巴不得将那个男人的头给扭断掉!但理智还是告诉他要忍耐,因为他若是表现得太过激动,反而会吓坏子翎,让她离自己更远。
    幸好那位男子并未跟子翎上楼,两人只是交谈几句便分手了。
    「子翎——」他立刻迈出车外,喊住了她。
    子翅反射性地回过头,看见葛乔伟,便立即身怀警戒地看着他。
    「妳似乎不太愿意看见我?」他的语气慵懒且淡漠,一抹研究似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她身上。
    子翎发现自己并没有退缩的余地,只好僵着身响应道:「我只是很意外你会在这里出现,你是经过,还是来找玉媛的?」
    「我是来找妳的。」他眼神如炬地盯着她,隐约散发着一股不可思议的魅力。
    子翎别开脸,将视线落在远处,像是刻意地回避他那会魅感人心的眼眸,「有事吗?」
    「我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生疏了?才不过几天没见,妳不可能把我给忘了吧?」他气定神闲地倚在墙边,举手投足间自然流露出洒脱的气度和迷人的风范,注视她的眼眸一刻也未曾转移。
    「我……我们最近在生活上应该没有什么交集吧?」子翎一直在心里警告自己不要被他迷惑,也不要理会胸口那怦然急跳的心。
    「妳的意思是在妳还没来我公司上班以前,我俩之间不再存有任何关系?妳这种想法是不是太现实了些?」说话间,从他低沉的嗓音里飘散出不寻常的诡谲意味。
    子翎看了看他那一脸使坏相,恼怒地瞪着他,「没错,我并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任何可以交谈的话题,反正我还没有去你公司上班,也不见得一定会成为你公司的一员。」
    葛乔伟原本温暖的眼眸陡地转变成阴郁,「妳这是什么意思?后悔了?」
    「我并没有后悔,只是不喜欢你这种仗势欺人的模样。」子翎坦言道。其实她是恨自己,恨自己老是会迷失在他迷人的笑容里,两年多前的那个教训似乎还教不乖她。
    「我仗势欺人?!现在的妳就像是只长了爪子的小野猫,我哪敢欺负妳啊?」他笑得豪迈狂放,黑瞳中呈现出轻松悠闲的神色。
    「你笑什么?如果你没事,我要上楼了。」敌不过他的气势,子翎只好选择逃离。
    他俊挺的眉轻佻一耸,两眼灼灼的逼视她,一针见血地道:「妳下个星期要带团去夏威夷对吧?」
    子翎一惊,迅速转身,质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妳都快要成为我们的新进职员了,做做身家调查也是应该的。」他并不说出自己关心她的目的。
    「你无聊!有哪家公司会调查这些琐事。」子翎一脸的愤懑,她气不过自己的隐私权被侵犯。
    「妳别动怒,我来这儿只是来跟妳商量的,我希望妳别去。」
    「为什么?」子翎完全无法理解他这样做的目的何在。
    「我不放心妳离开我的视线,这样的解释妳满意吗?」葛乔伟靠近她,温暖的鼻息刻意地,缓缓地吹拂着她细嫩的颈侧,有意让她一步步陷入迷乱的漩涡中。
    子翎的芳心果然激起一阵狂涛巨浪,但她却故意漠视那种感觉,「很抱歉,我非去不可。」
    他眼睛半瞇,露出一脸寻衅的笑容,唇瓣轻轻抚过她的耳垂,「好,既然妳非去不可,那就去吧!我凡事都依妳。」
    他的目光如鬼魅般阴冷,顺从的语调让子翎听了浑身不对劲儿。蓦然,葛乔伟猛力覆上她的唇,胸腔内沸腾的热血急遽上扬,他技巧性的将她带到防火巷的狭缝中,以避开路人的眼光。
    他的吻不带任何温柔,只是强取豪夺地攫住她所有的思绪,他气她的不听话,更恨自己对她用情太深,只好藉由吻来抚平自己混乱的心情。
    由于防火巷内太过狭隘,子翎几乎整个人贴着他,她高耸起伏的胸部不停地刺激他的感官,使他的意志力几近溃决。
    葛乔伟用一只手固定在她后脑,不让她逃脱,另一只手则钻进她的衬衫内,托起她的胸部,两指轻捏抚弄着她的乳尖,惹得子翎的娇躯急窜过一道战栗。
    「不……你不可以……」她低低的呻吟像是哀求,又像是低泣。
    葛乔伟并不想放她走,他明白她这一走,就将永远不会再回到他怀里了。
    「不要拒绝我,我知道妳心里有我,妳还是爱我的。」他又迅速封住了她嘤咛不断的嘴,吞下她所有的叹息。他不准她再故意漠视他,故意将他当成不存在的人。
    他呼出的热气,轻轻拂过子翎的颈窝与耳畔,像是被赋予了魔力的咒文,令她的心渐渐地沉沦了。
    突然,一道强光划过,葛乔伟下意识地拉拢好她的衣服,稍稍推开她,他的眼神迷惘,凝视着她娇红粉嫩的脸颊,「是妳让我情不自禁的,所以错不在我。」
    子翎不知是嗔怒,还是羞涩,她整张脸漾满了红潮,「你还是那么的霸道,死不认错。」
    「只要妳道出我的错误,我定会虚心受教,可惜……妳硬是隐瞒我。」葛乔伟话中有话的说,犀利尖锐地刺进了子翎心中最大的弱点。
    「算了,我要上楼去了。」才走出防火巷,葛乔伟便在她身后叫住她,「李医师在吗?」
    「原来你找的人是她,还跟我瞎扯半天干嘛?」子翎怒气腾腾的说。
    「我不过是想跟她问个好而已,小女人吃醋了?」葛乔伟笑得莫测高深,原本揪紧的肩心又缓缓地舒展开来。
    「你无理取闹,我不想再理你了。」子翎顽强地倔着脸,不给他一丝好脸色看。
    「如果李医师不在,妳何不请我上去坐坐?」明知子翎绝不会答应,但他还是故意想逗弄她。
    果然不出他所料,子翎一口回绝了他,「你作梦,我才不会引狼入室。」
    葛乔伟惬意地轻笑,戏谑地说:「如果换成刚才那个男人,妳会让他上去吗?」
    子翎皱眉怒视着他,「你偷窥我?」
    「只是正巧看见。」他朝她露出一个无懈可击的笑容,又问:「妳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妳会让他上去吗?」
    「对不起,我无可奉告!」子翎的声音不带任何起伏地回答,随即抓了个空档,转身奔进大楼内。
    他的眼紧盯着她离去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神秘的浅笑,心中已然有个计划在慢慢成形中。
    ☆☆☆☆☆☆
    夏威夷群岛位于太平洋中央,大约由一百三十几个岛屿所构成,且大都是因为海底火山爆发而形成的,因此,至今火山仍在活动。
    它因属于热带,气候温暖、湿度低,气候向来清爽怡人,因此有「海上乐园」之称。
    此刻,葛乔伟正站在黑砂海岸上仰望着火山景观,这里的游艇十分发达,已成为夏威夷群岛间的首要交通工具。
    「葛大哥,你怎么突然决定要带我来夏威夷玩?」他身旁的于珊兴高采烈地欣赏着四处的景色,她怎么也没料到,对她向来生疏冷漠的葛乔伟,居然会临时起意,带她来这里度假。
    「不喜欢?」葛乔伟嘴里虽是这么问,但眼神始终盯着远处那抹俏丽的身影。
    远处的子翎穿著一套艳丽的海滩装,正在浅海中玩水,表情上洋溢着快乐的笑靥,这种笑容几乎已在他脑海中褪了色,没想到此刻又能再次见到。
    不过,她身边怎会多了个不该出现的人?葛乔伟还记得他,他就是那晚送子翎回家的男人。
    「我当然喜欢了,而且开心的不得了呢!」于珊扯着笑睑,在化妆品装点过的俏脸上显露着得意的神采。
    「想不想去海滩走走?」他看不过去了,胸中犹如有一把烈火正熊熊燃烧着。
    子翎裸露在泳衣外雪白似缎的股肤是如此迷人,窈窕的曲线足以令男人想入非非,是那么地引人遐思。
    「我早就想下水了。」于珊立刻脱掉外衣,露出她仅着比基尼泳装的曼妙身段,她迈开步伐慢慢跑向沙滩,那弹动的双峰、闪耀在阳光下的古铜色肌肤,引来不少赞叹的目光。
    葛乔像尾随在她身后,一步步走近子翎,那矫健的身躯刚劲有力,活像是生来让女人侧目让男人流泪的,他如鹰枭般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子翎,嘴角泛起了狡黠的笑容。
    正在戏水的子翎直觉有人在盯着她瞧,才抬眼,便望进他那慑人的眼眸中。她微愣,几乎忘了要反应,还未意会到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时,转眼间,他已来到她的身前。
    他含情脉脉的看着她,但姿态却猖狂轻佻,满脸促狭地斜睨着她,「我俩还真是有缘,又见面了!」
    「你是故意跟着我的?」子翎深颦秀眉,怒意腾腾地问道。
    「噢——不,我可是带女伴来欢度我们的快乐假期。」他讥诮的眼神刻意往于珊的方向瞟了瞟,然后又将目光转向她身旁的男子,「妳的新欢?何不介绍一下。」
    「你……没错,他是我的男朋友,而且我认为没什么好介绍的,不如你去玩你们的,我玩我们的,可以吗?」子翎坦然一笑,对身旁的男人露出一个美丽的笑容。
    「我叫李毅,请问你是?」虽然子翎不愿意为他们介绍,但那男人却很有风度的报上名字。
    葛乔伟半瞇着眼,脸上扬起一抹掩饰妒意的牵强笑容,「我是葛乔伟,子翎的上一任男友。」
    「你不要乱说话行吗?」子翎故意勾起李毅的手臂,在他耳边轻声细语,「你可别听他的,我现在心里只有你。」她挑衅的看着葛乔伟,存心想激怒他。
    葛乔伟不语,但心头风起云勇,对子翎露出一个不痛不痒的微笑,「妳真的能确定自己心里爱的是谁?」
    子翎敏感地嗅出空气中的危险气氛,但她仍临危不乱地说:「葛先生,你管的未免太多了吧!看,妳的女友正在跟你招手,还不过去?」
    葛乔伟并不理会于珊的召唤,径自对李毅说:「李先生,子翎的脾气向来就是这么刁钻,真是委屈你了。」
    李毅微愕,不知该如何答腔。
    突然,一道寒芒射进了他们的对话之间,于珊不知何时已出现在葛乔伟身边,紧紧揽住他的手臂,眼睛死瞪视着子翎。
    刚才远远地,她就察觉到葛乔伟看这个女人的眼神不寻常,似乎很喜欢逗着她说话,那表情不像平日的他,凭着女人的第六感,她直觉葛乔伟和那女人之间的关系绝对不单纯。
    「葛大哥,你不是要玩水吗?怎么尽杵在这儿和别人说话。他们是谁啊?」她贴着他,撒娇地说。
    葛乔伟淡然的解释,「只是遇到一个老朋友,叙叙旧罢了。」
    于珊不依地道:「我不管,你接下来的时间全是我的,走,我们去游泳嘛!」
    葛乔伟突然伸手搭住于珊的肩,轻易地便将她带进怀里,在她耳边轻喃,「我的小珊最听话了,别闹好吗?我答应妳晚上的时间全是妳的。」他暧昧的言词,教人听了忍不住脸红。
    于珊闻言,霎时羞红了双颊,低着头不再抱怨。
    葛乔伟那段轻佻的话语回荡在子翎耳里,着实教她心寒,但她仍佯装出笑脸,同样也挽着李毅的手臂,亲热的表示道:「我们晚上也有节目,是该回饭店准备准备了。」
    她不顾葛乔伟恶狠狠的眼神,径自抓着李毅的手,步出水面,直往海滩边的饭店走去。
    葛乔伟双手环胸,英挺的面孔上微微抽搐着,方才优雅的神态已全然消失,此刻的他,彷佛笼罩上一层邪恶的光芒,深邃的黑眸也布满愤懑的阴郁之色。
    「葛大哥,你怎么了?」于珊看出他神色有异,不禁蹙眉问。
    他傲然一笑,咬牙切齿地说:「我没事,走吧!我们的节目也正要开始呢!」
    ☆☆☆☆☆☆
    夏威夷度假饭店每周六晚上都会举办一场通宵酒会,让一些不愿浪费时间在睡眠上的观光客,能在这个餐会上度过刺激浪漫的一夜。
    葛乔伟偕同于珊参加了这场酒会,他那万人迷的笑容立即赢得在场所有女性的注目,其英气逼人的脸庞漾满笑意,内敛、成熟的风采彰显于外,炯亮的黑眸暗地里扫视了会场一周,梭巡着他心目中的佳人。
    「这里可真热闹!」于珊兴致勃勃地看着周遭的男男女女,之前她在美国时,类似这样的酒会她参加过不少,但心情全不及今天的兴奋,或许是因为有葛乔伟在身边吧!
    「参加的人的确比我想象中的还多。」他得在来来回回舞动的人群中找寻那一抹娇小身影,还真是不容易。
    「你看,那边还有小提琴演奏呢!我们去那儿看看。」于珊身着一套艳红色的短洋装,像只火鸟般在场内奔窜。
    「也好。」葛乔伟淡淡的一笑,不经意流露出他专属的迷人风采。
    行止间,他的眼神不经意的瞄了一下窗外——
    冷凝的夜,晕黄的月光隐隐照在静寂的万物上,唯剩风声与海鸣。
    才收回视线,他便看见子翎远远的站在铝制雕花的大门口,她穿著一件黑丝绒紧身曳地晚礼服,手挽着李毅缓缓步入场中。
    她嘴角洋溢着甜美的笑容,美眸四处流转,与她胸前那条耀眼光彩的镶钻项链相得益彰,衬出她高贵优雅的气质。
    李毅始终扬着唇角,毫不掩饰地表露出他的喜悦。
    「葛大哥,我们去跳舞嘛!」于珊拉着葛乔伟的手臂,直往舞池奔去。
    葛乔伟并未拒绝,随着她进入舞池。
    此刻,正好换上抒情轻柔的音乐,于珊乘机将整个人贴在葛乔伟的身上,缓缓移动着舞步,嘴角更是显露出得意的微笑,她相信,凭她的优越条件,葛乔伟总有一天会专属于她。
    突然,葛乔伟的眼角余光瞄见子翎与李毅也一同进入舞池内,他俩踩着优雅的舞步,亲密地对视着。
    于珊敏锐的察觉到葛乔伟的身体倏然绷紧,原本俊逸的脸庞竟隐藏着一股怒意。
    「葛大哥……」于珊的眼光随着他的目光瞟向子翎。
    「嗯,什么?」他咽下体内一股即将沸腾的怒气,强装出一脸笑意。
    「又是为了那个女人吗?你可别骗我,我什么都看得出来。」于珊故作精明地表示,脸上醋意横生。
    「妳这小丫头未免问得太多了吧?妳只要好好地享受这次的假期就行了。」
    在这不算大的舞池中旋转绕圈,舞者总有碰面接触的时候,就在两方人马交错的同时,葛乔伟技巧性地一转身,竟将于珊推向李毅,顺手将子翎带入怀里。
    李毅与于珊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换了舞伴!
    于珊一脸嗔怒与不满,却碍于众人注目的眼光,不敢表现得过于强烈,而子翎更是觉得震惊,她狠狠地瞪着葛乔伟,不发一语。
    「想不到妳头脑灵光了,连舞技都进步了。」他这句话语意不清的让人听不出是褒是贬。他撇唇轻笑,由子翎瞪大的眼瞳中,看见自己迷人的笑容与促狭的神情。
    「葛先生,你说话总是要带刺吗?我早已说过,你我之间已无话可说,请你把我送回给我的男伴。」陆子翎语带不悦地说。
    他的眼光静静地停留在她脸上,表情冷峻,「妳跟他的关系究竟进展到什么样的程度?你们上过床了?」他那无处宣泄的怒气就像火山般屯积在胸中,只怕会一发不可收拾。
    「你凭什么问这些问题?就算我跟他要结婚了,也不关你的事。」子翎简直快气疯了。
    原本这趟南太平洋之旅,她打算一个人带团出游的,但因为李玉媛不放心,便请她的弟弟李毅一同结伴而行。
    她本欲拒绝,但实在拗不过李玉媛的好意,以及李毅的一片热忱,只好无奈地接受了。
    其实,她也明白李毅对她的感觉并不像朋友那般单纯,因此,在出国前,她曾私下与他谈过,并告诉他现在的她心如止水,不想谈感情,只希望与他成为一对谈得来的好朋友。
    而此刻,子翎却非常庆幸有李毅同行,至少她可以利用他伪装好自己的心,不再被葛乔伟所伤,就在刚才,她把心事告诉李毅之后,他居然义无反顾的答应子翎的要求,与她扮演一对假恋人。
    「难道被我说中了?所以老羞成怒?」葛乔伟放在她纤腰上的手臂陡地收紧,使子翎整个人贴向他。
    「你这是在干什么?别碰我!」她极欲挣脱他的怀抱,但她微弱的力量根本不及他的霸道万分之一。
    葛乔伟眉宇间忽而罩上阴沉,双手在她身上肆无忌惮的抚触着,让她的下腹明显地抵触着他纯男性的欲望。
    他的黑瞳闪着冷光,在她耳畔轻声呢喃,「我想证明给妳看,我并不比他差。」葛乔伟眼神幽黯,怎么也想不到他的天使正拍打着翅膀要飞离他的视线,这教他如何忍受。
    「你放开我!」他那不堪入耳的话语,激出了子翎的泪,也刺伤了她的心。
    葛乔伟细细品味着她的怒容,余光扫视着于珊的身影,发觉她和李毅已舞至另一个角落,趁着这个机会,他迅速将子翎拉出舞池,快步走出会场。
    「你要带我去哪里?」子翎一路上直嚷嚷着,倘若不是音乐声震耳、众人的喧闹纷乱,他们可疑的行径与交谈声早就引起他人的注意了。
    葛乔韦带她来到椰子树下,将她的身躯逼向树干,紧贴着她让她无法移动。
    「你再这样,我要喊救命了。」子翎要胁着他。
    「随妳。」他仍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你……简直不是人!」子翎拼命地扭动着身躯,想脱离他的箝制。他将一只大腿伸进她的两腿间,控制住她的行动,低嘎的声音轻喘道:「妳这么做只是会火上加油。」
    他的话让子翎感到不寒而栗,一双翦翦秋瞳含恨的瞪视着他。
    他邪魅一笑,轻抚她柔滑细腻的脸庞,「今天我不会再放妳走了。」先前子翎与李毅两人之间的亲密关系与亲昵的举止,狠狠地撞击着他的胸口,加强了他掠夺的欲望。
    「你不可以——」
    葛乔伟倏地吻住她,将她未完的话截去,双手轻握着她的臀部,让她更靠向自己,软玉温香抱在怀中,任谁也无法漠视这股狂肆的情挑。
    「走!」葛乔伟拉着她闪过人潮,由饭店的侧门进入电梯,直上五楼客房部。
    「妳住几号房?该不会和那小子同住一间吧?」他的口气张狂蛮横。
    子翎无奈地瞪视着他,骇于他那股霸道的气势,却又不愿服输的说:「那你们呢?可有同房?」
    葛乔伟轻轻地勾起嘴角,满意地笑了,因为他知道她吃醋了。「如果我告诉妳我跟她是住同一间房,妳会生气吗?」葛乔伟斜唇一笑,故意将满含暧昧之色的脸凑近她。
    子翎轻咬着下唇,闷闷地说:「谁管你啊!你才不值得我生气。」
    他脸上漾起一抹可恶透顶的笑容,莫测高深地扬扬眉,「不值得吗?待会我就要让妳知道我绝对值得的。」
    葛乔伟技巧性的往前跨了一步,将她困在墙壁与他的身体之间,双手搭在她的肩上,肆无忌惮地抚摸她凹凸有致的身材。
    突然,一个转身推进,他将她带到一间房,并顺势以背部抵住了门。
    「这是哪里?」子翎这才发现自己完全被戏弄了,而且还被戏弄得莫名其妙。
    「这是我房间,好证明给妳看我是一个人住的。」
    他仅打开床头灯,满屋子的昏黄朦朦,看起来煞是浪漫,引人遐想。
    「我要出去!」她绕过他企图夺门而出,却被他轻易地抓住手腕。
    「你让我走,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会让人误会的。」子翎的唇抿成一直线,紧蹙的眉可看出她的忧虑。
    一抹更深更浓的谑笑在葛乔伟的唇畔扩散开来,他紧紧瞅着她挟怨带怒的俏脸,「怕什么?曾有三年我们几乎天天睡在同一张床上,这早就不是新鲜事儿了。」
    他那漫不经心的语调对子翎而言简直就是侮辱,她心痛如绞,破口而出,「你还好意思提?你这个混蛋,就只会帮着人家来欺骗我。」
    「妳说什么?我帮着谁欺骗妳了?」他紧蹙的双眉和阴沉的面容看似极为震惊。
    「你不记得了?这也难怪,你一向都以自我为中心,哪会顾虑到别人的想法。」子翎深吸一口气,故意把自己伪装成置身事外般。
    她怎么能忘记他曾帮着他母亲一起逼迫她,恨不能将她逼上绝路,就连明知当初她已怀了他的孩子也不罢休!他不仅害她失去了孩子,更失去了心,还因一时受不了这种打击而变得疯狂。
    子翎发誓,她必定要将他加诸在她身上的痛苦一一回报给他,还有他母亲。
    「妳说清楚,我真的不懂妳的意思。」葛乔伟不悦地表示。
    「你忘了也好,就等我一一唤回你的记忆吧!」子翎丢下这句话后,又打算故计重施,但她才冲到门口,就又被他给揪了回来,重重地掷向床铺。
    「好,我就等着妳一一唤回我的记忆,但是今晚,妳别想再逃!」他面目狰狞,蛮横地松脱自己的领带,脱下外套,猖狂地站在她面前。
    「你想干嘛?千万别乱来!」子翎意识到自己居于弱势,紧张得手心都冒出了冷汗,更被他眼中氤氲的情欲给骇住了。
    她承认自己离开他这一年来,从未忘记过他,甚至随着神智的清晰、记忆的恢复、印象的重整,他烙印在她脑中的影像也更为清楚;但她总是安慰自己,那只是仇恨使然,等复了仇,得到她应有的公道后,她会很顺利的甩开他,重新过她的生活。
    「妳说我想干嘛?今天我可是来找妳重温旧梦的。」他欺近她,索性坐上床沿仔细梭巡着她一脸愕然的神情。
    他不想吓她,更不想用这么偏激的手段得到她,但李毅这个男人给他的刺激太大,让他不愿再等待什么适当机会了。
    他一手抓住她两只胡乱挥舞的拳头,另一只手蛮横地拉下她身后的拉炼,剎那间,黑丝绒晚礼服顺势滑落她的身子,露出她白皙丰润的肌肤,就如同他记忆中的那股美好……
    子翎知道他要做什么,而她的身体已背叛了她的意念,他的每一个碰触,总是能激起她遗忘已久的快感,彷似奔窜的因子不停地在血液中跳动,燃起一把野火。
    葛乔伟再度吻住她,以柔情蜜意的方式展开攻势,子翎不肯让他就此得逞,始终紧闭若双唇。
    葛乔伟先是舔吮着她的上唇,继而转至她的下唇,细细绘画着她的唇型,诱得子翎忍不住一阵痉挛;当她吟叹抽气的同时,葛乔伟立刻乘虚而入,唆使她张开嘴,让他吸取她口中的馨香。
    突然,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