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冷情转炽 >

第四章

    醒来
    思绪游游荡荡,
    一直以为,
    记忆中不曾有你,
    然而,
    何以在初见的剎那间,
    我却直觉你似乎曾吻过我……
    一年后。
    李玉媛与子翎相约在咖啡厅内见面,这是子翎自病后第一次独自出门,完全不必假他人之手来到了约会的地点,可见她的病情已大有进展。
    当初,李玉媛依照葛乔伟的指示来到子翎的住处,还曾被陆世雄赶了出来,还好她有张三寸不烂之舌,终于将陆世雄那顽固不灵的脑袋给说动了,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她向陆世雄保证绝不收取任何费用,所以,在凡事都有利于他的情况下,哪个傻子会不答应呢!
    这一年来,她几乎用尽所有的心力与时间在帮助子翎,而子翎也不负她的期望,明显的一日比一日进步,不过,却也表现出回复部份记忆后的忧郁。
    李玉媛知道子翎已经能完全面对过去,可说是恢复得差不多了,但她并不愿强逼子翎道出所有的经过,只希望她不要再封闭自己,逃避人群,如此一来,对病情才会有所帮助。
    「子翎,妳很不错喔!已经可以一个人出门了。」李玉媛看见子翎独自进入咖啡厅,于是开心地说。
    「谢谢妳玉媛,都是妳的帮忙,我才能渐渐复元。」子翎浅浅一笑,此时的她已不复病时的天真,倒像一本复杂又生涩的字典,令人难以捉摸。
    「我只是辅导,主要在于妳自己的努力,妳的病情本就不严重,如果妳能够坦然的面对尘封心底的痛苦,我想,要完全痊愈并非难事。」李玉媛严肃的说着。
    这些日子以来,她几乎将子翎当成她的姊妹,无时无刻来关心着她,但愿能解开她心中的结。
    「我懂。我想……是我该为自己做些什么的时候了。」子翎的眼神变得有些迷惘,她告诉自己,她已不再是以前那个柔弱可怜的小女人了,现在的她,必定可以坚强的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妳打算怎么做?决定去见他了吗?其实,我看得出来葛先生他是个好人——」
    「妳别说了,该怎么做我心里有数。」子翎现在需要的是鼓励,而不是劝说她停止报复行动,在没有得到报仇的快感之前,她绝不会罢手的。
    一年来的相处,子翎和李玉媛已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每当子翎想起了什么,或心中有什么委屈,也一定会告诉她,唯独漏掉那关键性的三个月……
    子翎决定,她要靠自己的力量寻响应有的尊严!
    「好吧!我不过是问问妳的决定,只希望妳千万别后悔,另外,我也祝福妳能成功!」李玉媛端起咖啡,对着她笑笑说:「我以咖啡代酒,希望妳有个完美的计划。但切记,别伤了自己,也别伤了别人,凡事要适可而止。」
    「我自有分寸,但有些事我……我还需要妳的帮忙。」子翎有些嗫嚅地表示。
    「妳尽管说。」
    「我想藉助妳的人际关系,帮我进入『闳伟』。」这事儿子翎思考了许久才下定决心,而这也将是她迈入计划的第一步。
    「何必那么急呢?妳今天才开始适应社会和群众的生活,再过一些日子吧!」她怕子翎一心想报复,因而处事过于急躁,而心一急,定会容易乱了方寸,于是她如此劝道。
    「妳到底愿不愿意帮我?反正我心意已决,而且打铁要趁热,我实在等不下去了!」子翎的眼神就像是勾了鱼饵的钓杆,急于掳住她心目中的那条鱼。
    「天啊!妳到底想做什么?绝不能乱来啊!」李玉媛着实被她那双灼亮的眼神给吓住了,复仇之后那种苦楚可比得意来得重,她不希望子翎也陷入这样的境地中。
    「我已非当年的小女孩了,妳大可不必为我担心,让我去做吧!」子翎用双手环抱着自己,她外表虽是风平浪静,其实心里早已刮风下雨了。
    「那好吧!妳既然已下定决心,我想,我再说什么也没有用,至于妳刚才拜托我的事,我会尽量想办法的。」李玉媛不想去探究子翎此刻内心的想法,只希望她真如她自己所言,能点到为止。
    「真的谢谢妳,玉媛。」子翎伸出手与李玉媛的手交握在一起,横亘在眼底的晶亮神采是她的感激,也是她对未来的信心。
    「虽明知妳的决定是那么危险,但我还是只能无奈地眼睁睁看着妳往虎穴里跳。」
    李玉媛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却正中子翎的伤处,子翎不禁摇摇头,承认自己的确输给她这心理医师,什么事都瞒不过她。
    这本是一场毫无胜算的赌局,但既然自己已决定跳进去,她就没有再退缩的打算了。
    子翊认命地道:「无论是虎穴,抑是无底深渊,我只求能在讨回公道后,还能留得全尸,如此我就心满意足了。」
    李玉媛望进子翎一双深思的凝眸中,明白她心意已决,孤立无援的她的确是需要她的帮忙。她会想办法将子翎送进「闳伟」,但希望这是她与葛乔伟另一个好的开始,而不是另一个不幸的开端。
    ☆☆☆☆☆☆
    「闳伟」企业集团今年首次在台北举办大规模的服装处女秀。以往闳伟服饰的触角均是往欧美延伸发展,反而忽略了台湾的市场,但今年起,在总裁葛乔伟的细心评估下,发现台湾这个市场也自有其迷人的地方。
    但因东方人在服装款式上较趋于保守,于是,「闳伟」集团这次首度为东方女性娇小玲珑的身材,设计了一整组充满了中国色彩的服饰,预计下一个星期在台北公开展出。
    随着展出的时间即将到来,许多大小事宜全落在葛乔伟与石强的肩上,他们不但得盯着模特儿加强肢体与仪态的演练,还得忙着打通各个关节及宣传广告的造势成果。虽然「闳伟」旗下的人才颇多,但葛乔伟仍是一一参与各项企划。
    葛乔伟将自己埋首于工作中,整个人忙得像条狗似的,而跟在一旁陪着他东奔西跑的石强,也只能感叹自己命苦,老是成为葛乔伟心情郁闷下的牺牲品。
    「行了,乔伟,所有的事情都准备的差不多,你也该回去休息休息了。」石强实在看不惯他老用这种自虐的方式来帮助自己忘掉子翎。
    一年过去了,葛乔伟非但没能忘了她,反倒更想念她,刚开始他曾偷偷的去见她,但后来,他发现自己的心竟沦陷的更深!他怕再也找不回来,才勉强自己不再见她。而后,他便成天拿工作把自己压得呼吸困难,如此才不至于时时想念子翎的一颦一笑。
    葛乔伟未置一词,他冷漠如昔地忙碌着一堆企划案,似乎将石强的问话全当耳边风。
    「我说你够了没?再这么下去,你就算有铁打的身体也吃不消的!」石强寒着一张脸走近他,出乎意料地将双手一扫,把桌面上一叠叠的卷宗扫到了地下。
    葛乔伟抬头瞇着眼看他,沉稳的语调内蕴着不耐,「你这是干嘛?你难道不知道这次的服装展,关系到我们将来拓展东南亚行销网的计划吗?」
    「我当然知道,但这些却用不着你拿命来换啊!」石强直挺挺地挡在他的面前,不让他捡拾地上的卷宗。
    葛乔伟突然站起,脸上青白交错的神色,显示他的冷静已到达了临界点。「没错,这些成就的确不需要用命来换,但回家睡大头觉就能造就出好成绩吗?」他愤懑地把心中积压已久的郁气全都吼了出来。
    他的表情是认真的,声音更是低沉得让人心中一凛,性格的脸孔、漠然的眉宇,均足以灼人心神,让人心跳失序。
    石强心想,就以他身为男人的眼光来看,也不得不被他慑人的英气深深折服,也难怪外头那些模特儿只要一见着他,就像蜂儿沾上了蜜糖,怎么甩也甩不开。
    「我今天进这屋子可不是要来领你一顿排头的,只是以身为好友的身份劝你,听不听当然也在于你了。」石强径自弯腰捡起一叠被他扫落的卷宗,交还到葛乔伟手上。
    葛乔伟不发一语,只是痛苦地揉了揉眉心,然后再次摊开卷宗开始批阅。
    石强见状,也只有摇头的份,正当他打算离开时,突然听见葛乔伟闷喊了一声。
    「怎么啦?」石强站在原地,疑惑地望着葛乔伟那双已被愤怒之火燃得几欲发狂的瞳眸。
    「你看,这是美佳的辞呈,她居然说不干就不干了!她可是闳伟的台柱耶!」葛乔伟将手中的辞呈远远地扔进石强手中。
    石强打开一看,也跟着锁紧了眉头,「该死的!这怎么可以?离展出时间已不到一个星期了耶!」
    「没错,现在要我们去哪再弄个人来?」葛乔伟怒火高张地说。
    「那不如叫采琏和露西试试吧!」
    「不行,这只是下下策,采琏她们根本无法胜任台柱的工作。」葛乔伟立即反驳了石强的建议。
    「咦!你瞧,美佳居然已经将递补人选都选好了,是个叫葳葳的女孩子。」石强看了一下辞职信底下的推荐函。
    「你说什么?」葛乔伟立即冲了过去,夺下石强手中的辞职信。果然在辞职信下附带了推荐函!然而,推荐函上除了被介绍人的基本资料外,连一张相片也没,他要如何认定这个递补者的好坏呢?干模特儿这一行的台风、仪态不算,更重要的是一张能登得上台面的漂亮FACE。
    「连一个长相都不知道的人,我们能放心的选用吗?」葛乔伟气极的低吼出声,「反正也没办法了,有名的模特儿全都被人签下了,就算要情商借出,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办到的。况且,美佳在信上说,这个叫葳葳的女子是她的好朋友,同样是做模特儿出身,应该差不到哪去吧!」
    「你说得倒是轻松,如果出了纰漏谁负责?」葛乔伟不太高兴的回答,话语间还掺杂着讥讽的意味。
    「当然是总裁您负责了。」石强开着玩笑。
    「狗屎!」葛乔伟立刻沉下脸,脸色更是难看得惊人。
    「事到如今,也只能冒这个险了,反正大家看的是那些衣服,模特儿差一点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影响。」石强凡事都看得很开,他明白葛乔伟也不是个爱钻牛角尖的人,今天之所以发这么大的脾气,全是情绪的发泄,所以……就随他去吼吧!自从子翎离开后,葛乔伟整整当了一年的工作狂,连人都失去了喜怒哀乐的本能,今天能够激怒他,对他来说倒也不是坏事。
    「既然你那么说,就决定用她吧!希望她到时候别给我闯祸就成了。」人选既已决定了,葛乔伟便不再费心在这个问题上头,只见他又开始埋首于他的工作。
    「你当真不要命了?」石强看着他,心忖:他真是无可救药了!
    「再怎么不要命也不过是一个星期,你就成全我吧!别尽在我耳根子旁啰哩啰嗦的!」葛乔伟的逐客令已无情地下达。
    而石强呢?他只好摸摸鼻子,走人啦!
    ☆☆☆☆☆☆
    闳伟集团正式在台北举办的第一场服装秀,终于揭开了序幕。现场人声鼎沸、衣香鬓影,来自各国服饰的代理商全都莅临参加这场盛会。
    葛乔伟身着一件式「诺瑟」系列服饰,内套粉云衬衫,外罩一件正值流行的冷色调及膝外套,底下则是一件黑得发亮的贴身皮裤,在在表现出他高贵中不失狂野的独特气质。
    当他与一身白色猎装打扮的石强连袂来到现场时,立刻引来阵阵热烈的掌声。
    葛乔伟的唇角挂着一抹笑意,应酬式地对每一个人点头示意,也唯有石强看得出来他是在强颜欢笑。他和石强坐定后,在他一个眼神的示意下,这场耗费数个月心血所编排出来的服装秀便正式展开。
    自从美佳离职后,葛乔伟一直无缘见到代替她出场的葳葳,每回他刻意去见她,打算与她先做沟通时,她便会突然消失,或者请假,他对这种频频发生的奇怪现象颇感可疑,而今天,他终于有机会目睹这位神秘佳人的庐山真面目了。
    首先出场的是采琏和露西,她们身着不同色系的短式旗袍,搭配上新潮的七分窄管裤,复古中不失现代感,也强调出中国女子的婉约与俏丽。
    当两人秀完台步回到定点,分站于两侧时,音乐声突然渐进高昂,显示主角就要出场了。
    葛乔伟全身放松地往后仰靠在椅背上,他双手环胸,瞇着眼,好整以暇的等待着即将出场的人儿。
    在错纵复杂的灯光下,朦胧中,他看到一个秀发高高绾起,耳旁垂下两绺发丝的美艳女子,她媚眼如丝、风情万种的肢体动作紧锁住所有人的目光。
    他凝眸细看,不知不觉中屏住了呼吸,难以想象这位风韵袅袅、艳冠群芳的女人,居然就是让他思念了一年的陆子翎!
    他猛然起身,却被石强压回了座位,并附在他耳旁轻说:「别激动,你如果胡来的话,这场秀也就泡汤了。」
    葛乔伟冷冷地回视他,嘴角噙着一抹古怪的笑意,「难道你知道葳葳就是她?」他的笑容莫测高深,让石强不禁感到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石强搓了搓双手,只能老实的说:「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
    「为什么不告诉我?」葛乔伟瞇起双目,瞳眸深沉得好似一泓深浑。他怎么也没料到自己的好兄弟居然会出卖他!连这么重要的事也敢隐瞒,难道石强不怕他会扒了他的皮,然后赶他回家吃自己吗?
    「告诉你又有什么用?只会坏了大事而已。其实,我昨天到排演现场的时候,压根不晓得是她,初看见她时,她还对我礼貌性的问好呢!一点也不像个精神失常的女人。」石强以仅有他俩能听见的音量说着。
    「谁说她精神失常来着,她只不过是情绪不太稳定而已。」虽已离开了一年多,但葛乔伟始终无法接受别人说子翎是个精神异常的患者。「是是是,你说什么都是,只要别炒我鱿鱼就行了,我还有八十岁的老妈要养呢!」他自顾自地开着玩笑。
    葛乔伟狠狠地睨了他一眼后,又将视线转回舞台上,子翎的病情难道痊愈了吗?怎么李玉媛不曾告诉他?
    虽然有段期间他没去看过子翎,但必定会和李玉媛保持联系,因为他希望能得知子翎的一切,有关她的生活、她的病情,如此他才能真正的放心。
    看着她在伸展台上熟练的肢体动作、优雅的台风、得宜的笑容,他记忆中美好的子翎似乎真的回来了。
    葛乔伟深邃的双眼随着她的一举一动移转着,子翎每换一套服装,他心底便有股深深的感动,彷佛此刻他们真的成为一家人,共同为闳伟努力着。
    然而,此刻他最想做的就是冲上舞台,将她拉到一旁,狠狠地吻她个够!
    终于,时间在难耐的等待下悄悄溜过,长达三个小时的服装秀已近尾声。
    想当然尔,葛乔伟立即将所有的善后工作推给了石强,自己则迫不及待地迈步到男宾止步的后台。
    一进门,他立刻引来此起彼落的尖叫声,但他全视若无睹、听若未闻,一双精光闪烁的瞳眸扫过每个女人的脸蛋,最后,他的目光被躲在墙角的一道柔美的倩影给吸引了去。
    他缓缓走向她,在离她面前三步之远处定住,眸间的情感忽地转浓,「快把衣服换好,我有话跟妳说。」
    此刻的子翎仍衣不蔽体,见他节节靠近,她只能抓住衣物遮掩住重要部位,双颊泛出了红晕、但她还是故作镇定的回答,「请你先出去,我换好衣服自会去找你。」
    想不到葛乔伟却回答她,「我信不过妳,妳这个小骗子!」话虽如此,但葛乔伟还是礼貌性地转过身背对着她。
    子翎就趁着这短暂的时间赶紧将衣服穿好。待一切就绪后,她忿懑地出声道:「我骗了你什么?请你不要乱说话!」
    「妳根本就没有病对不对?」葛乔伟深邃的眼半瞇,两眉拢聚,大声质问着。
    「我不想听你胡说八道,有没有病我心里有数,就算没有,你也没有权利指责我!」子翎撂下了话,拎起皮包便头也不回的住外走去。
    「子翎——」他出声叫住她。
    她顿住了脚步,却没有回头,只是冷冷地说:「我现在叫葳葳,请你叫我葳葳。」
    葛乔伟锐利的眼紧盯着她,声音冷鸷,僵着脸说:「难道妳忘了妳曾经是我的情妇陆子翎?妳以为换了一个名字就能改变一切,推翻过去吗?」
    此话一出,葛乔伟便后悔了,他怎能再用这种话伤害她呢?该死的!为何他几乎每次都无法捺住性子跟她好好说句话?
    子翎闻言,霎时变了脸色,心就像被抽了数鞭般扭绞成一团。她背对着他,不愿意让他看见她成串的泪,沿着脸颊滑下。
    「子翎,我……」葛乔伟想为自己的唐突脱罪,却又不知该如何启口,一桩善意的沟通,竟会演变成这样的局面,着实令他哭笑不得啊!
    「我想,我们之间己无话好话了,我只是来代班的,既然工作已了,我也没有再留下的必要了。」为了这场秀,她可是苦练了许久,还好她有舞蹈基础,配上优雅的肢体语言与稳健的台风,使得两个月的努力终究没有白费,否则她还真怕有负李玉媛与美佳的帮忙。
    子翎再次举步向前,才刚迈出后台,转过角落,她便被困在一个宽广的胸膛前,熟悉的味道突然飘进她的鼻间。
    她抬眼看他,他依然有双迷人的眼眸,漂亮的唇型,嘴角扬着的还是那抹会令人怦然心动的微笑,此刻的他,斯文中带有一丝粗犷,整个人看起来清爽儒雅、傲气非凡。
    葛乔伟的唇角扬起一朵笑,低头凝视着她,神情专注地探问:「在回忆我的模样吗?可有改变?」
    子翎抬起眼,眼瞳里反映着他迷惑的脸,他的声音沙嗄低沉,不同以往那般好听,却同样教人心悸,「享誉国际的知名总裁,能差到哪去呢?当然还是一表人才啊!」
    顿时,空气沉滞地教人快透不过气来!
    葛乔伟的脸色转黯,嘴角弯起了一个扭曲的笑容,他冷峻地说:「妳知道吗?我忽然觉得病中的妳比较可爱,那个子翎天真、无邪、有话直说,不像现在的妳,全身充满着迷障,还像极了一只刺猬。」
    子翎冷冷一笑,眼神中流露着沉静与智能,「那个时候的我不仅是天真,更是好骗,对不对?」
    他的表情平静,然而内心却早已波涛汹涌,若不是那向来引以为傲的自尊支撑着他,他早就硬缚住她,向她索求他要的爱!
    「子翎,我想谈的并不是这些,我只想知道妳过的好吗?」葛乔伟故意忽略她夹棒带棍的犀利言词。
    「我过的很好,谢谢你的关心,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原本预存的报复意念,居然在见到他的剎那微微动摇了,她知道她若不赶紧离开,也许会彻底地在他的魅力下崩溃。
    「等等——」他倏然攫住她的手腕,将她拉进胸怀中,狂暴地封住她的嘴。
    他的表情阴郁森冷,一种惩罚性的吸吮慢慢加深,终至吮痛了她的唇!
    葛乔伟猛然抽离身子,挑高浓眉,气势凌人地看着她,「我不许妳再逃避我了,妳还没有给我我要的答案。」
    「我已经说了,我过得很好。」她咬着下唇,上面隐约还有着他的味道。
    「别跟我打马虎眼,我想知道妳现在靠什么过日子。」
    他从不曾断过想帮她的念头,但又怕伤了她的自尊。私底下,他曾打探过,陆世雄虽已戒了酒,但仍不事生产,如何给她一个安逸的生活?也因此,他只好藉由李玉媛,由她出面帮子翎渡过难关。
    「有时接接秀,有时候带团出国旅游,就这样子。」她回过身笑容可掬的回答。
    「带团?!」葛乔伟半瞇着眼,幽深的眼眸显现出他的不信任。
    他甚至纳闷她是从何时干起走秀这行的,怎么才一年不见,她就完全变成他不认识的子翎了!当然,他也不得不佩服她的能力,以她这种新手,能有这样的台风,当真不容易。
    「没错,就是带团。我一向喜欢旅游,且乐此不疲。」子翎不再回避他,反倒以开朗的笑容面对他。
    葛乔伟的双眼锁定在她身上,似乎正在评估她话中的真实性。
    「你好象不相信?不过没关系,反正我什么都做,举凡行销、保险、摆地摊,我全都做啊!」她说的理直气壮,一点也不为这样的生活感到苦楚。
    事实上,这些工作不过是她近来才接的,一方面是为生计,一方面她是想训练自己的胆量,把封闭多年的自信找回来。
    「妳父亲呢?」他不知道陆世雄那家伙到底在做什么,怎么会让病情才刚稳定的子翎接那么多份的工作呢?
    「他在一个月前车祸去世了。」子翎平淡的表情闪过一丝忧伤,但她随即清冷一笑,「你应该觉得很开心吧?因为他遭到了报应。」
    葛乔伟紧抿着薄唇,一瞬也不瞬地看着她,「妳认为我是那种会幸灾乐祸的男人吗?」
    「你不是一直恨着他吗?」子翎的眼神有些落寞飘忽。
    「你父亲的死我也觉得惋惜,但我更痛心的是妳居然有困难却不来找我!」葛乔伟的心火狂炽,眉头渐锁。
    他心痛难抑,难以想象在她无依无靠的时候,他居然不能在她身边保护她、给她安慰,而且,她的不信任更令他气结。
    「好了,你要的答案我已全部给你了,请问我可以离开了吗?」子翎故作生疏的表态,每个冷漠的言词都令他难受。
    「妳说,我们还是朋友吗?」葛乔伟不答反问。他一步步靠向她,漆黑如墨的瞳眸定在她那玫瑰般红润的双唇上。
    那是他刚才所尝过的玫瑰,滋味依旧甜美得令他心动,他告诉自己他不能再放她走了,于是他又说:「妳还不能走,妳我分开一年了,难道妳不想和我叙叙旧?」葛乔伟说得漫不经心,但神情却是认真的。
    「我想……我想不必了吧!」他充满柔情的眼神着实让她心慌,原本振振有辞的姿态突然变得词穷意拙。
    她那突如其来的窘迫脸色,却引来了葛乔伟的哈哈大笑,「想不到我可爱的小母狮,也有收起爪子的时候?」他的笑声中带着几分狂野和戏谑,心底对她那股扑朔迷离、似有若无的感情也愈发明显。
    他突然欺近她,唇瓣辄拂过她的,嗓音流转在两片红唇之间,低低缓缓纳入她的口中。
    子翎慑于他这种类似挑情的抚触,微启唇想说些什么,却迎上他另一波柔情攻势。他那邪气的唇,撩弄她丰润的唇瓣,调戏着她羞怯的舌,深深含吮着她的甜美,这次的吻不复刚才的野蛮,却意外的击中了子翎原以为早已麻木的心。
    她猛然推开他,脸上出现惶恐。
    子翎提醒自己,绝不能再沉迷了,否则,她这次的计划不就还没开始便注定失败了吗?
    葛乔伟的目光一瞬也不瞬地凝视在她脸上,俊挺的眉轻佻地一耸,「妳明明沉醉其中,为何还要刻意排拒?妳以为这样就可以漠视我带给妳的快感吗?」
    此刻的子翎,满脑子都是混乱的思绪,根本没打算今天就要与他正式交锋,因此毫无心理准备。
    原以为表演完秀,就可以离开的她,现在竟然被困在他面前,进退两难,这算她第一步计划宣告失败吗?
    「葛乔伟,我不得不佩服你有一流的吻技,但你若拿它来渲染自己的风流恋史,那就太差劲了吧!」子翎小心地避开他凌厉的眸光,宁愿伪装坚强,也不愿让他勾引出内心深处的软弱。
    「这么说,妳承认我的吻让妳心动了?」他淡笑不变,表情中闪过一抹隐藏不了的深情。
    子翎抬起眼,两人的眸光在空中纠缠,久久,她才道:「我想,我们并没有什么共同的话题,而且,我也累了,想回去……」
    「让我送妳。」不容她抗拒,葛乔伟不由分说地抓起她的手,直往地下室的停车场而去。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