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冷情转炽 >

第二章

    迷路天使
    妳的眼晶莹剔透,
    不含一丝尘世间的爱怨情愁,
    是落入凡间,
    寻不到回家之路的天使吗?
    还是上天怜悯我无爱绝望的心,
    赐给我妳纯稚的容颜……
    「妳能告诉我妳的名字吗?」
    在等待葛乔伟到来的同时,李玉媛试着与子翎沟通,她轻挽着子翎的手,轻柔地问着。
    子翎那迷惘的眼神看着她,对她有一种陌生的距离感,想说什么却又不知该如何表达,只是傻傻的看着、凝视着,惊惧的模样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是那么的楚楚可怜。
    「既然今天我们有缘碰面,就表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妳不用害怕。」李玉媛漾出灿烂的微笑,看着子翎的双瞳,直觉她需要她的帮助。
    她是一位心理医师,自然看得出她的不对劲,但如果真要治疗,亦非一朝一夕可成,她需要子翎的配合,或许等她先生到了之后,她可以跟他商量看看,她实在不忍心见像她这般柔美漂亮的女孩子就此懵懂恍惚的过一生。
    子翎依然用一种戒慎的眸光看着她,只是眼中的惧意已然稍褪,不再有原来那种惊骇的神色。
    李玉媛接着又问:「看样子,妳很容易害怕,能不能告诉我妳在怕什么?」
    「怕……怕什么?」子翎歪着脑袋,想了想,而后漾出一抹纯真的笑。
    「对,告诉我妳在怕什么,我才能帮妳啊!」李玉媛微笑地哄着她。
    「他们……他们都好可怕,我不喜欢他们。」子翎脸上的笑意突然褪去,换上一种惊怕掺杂着愁苦的表情,似乎此刻思绪正陷入她痛苦的记忆中。
    「他们是谁?」李玉媛缓缓地引导着她,希望她能说出心里的症结。
    「谁?我不知道,我想不起来……」子翎神情恍惚,一会儿仓皇无措,一会儿情绪激动,最后又回到原先那种迷惘的模样。
    李玉媛紧颦着双眉,心想:「要让她说出这段往事可能还得费上好些心思。」像个谜团般的子翎已深深引起她的兴趣,且发现自己对她的好奇已是欲罢不能,即使分文不收,她也决定要将她的病医好。
    凭她行医多年的经验判断,子翎的病情并不严重,她只是封锁了自己的心灵,不让别人跨进一步,而她自己却在那小小的象牙塔内挣扎求生,以致痛苦不堪,如果能让她说出心底的郁结,她的病应该能够痊愈。
    「铃……钤……」
    门铃声乍然响起,李玉媛知道是子翎的先生来接她了。
    起初,她以为他会是一位凶神恶煞般的男人,否则怎么会将子翎逼到这种心灵的死角,然而,经过刚刚在电话里的一番交谈,便消弭了她先入为主的观念,那位葛先生说起话来温和有礼,应该不是那种会虐待妻子的人才是。
    李玉媛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果真是个俊逸挺拔、器宇不凡的男子,虽然他的发丝有些凌乱,表情带点疲惫,但仍无损他英气逼人的气势。
    「请问妳是李医师吗?我是子翎的先生。」既然对方一开始就误会了他与子翎的关系,那他干脆将错就错。
    「你是葛先生吧!我是李玉媛,请进。」李玉媛让开身,让葛乔伟走了进来。
    当葛乔伟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子翎时,立刻冲过去紧握住她的双手,「子翎,妳为什么要乱跑呢?知不知道妳把我给吓坏了!我就算是有几斤的胆子也经不起妳这样的折腾啊!」
    子翎因他激动的言词、多变的表情而有些害怕,一双求助的眼光直瞟向李玉媛。
    「葛先生,别这样,会吓到她的。」李玉媛将子翎护在臂弯中,轻轻安慰着她。
    「对不起,是我太激动了。」他深吸一口气,好平抚焦躁不安的心,然后开口轻柔的说:「子翎,我是乔伟,特地来接妳回家的。」葛乔伟眼神如炬,那失而复得的喜悦毫不掩饰地流露在脸上。「你是乔伟?你要带我回家?」子翎眨眨眼,专注的看着他,像是在寻找着对他的熟悉感。
    「对,我们回家去吧!答应我以后不可以再乱跑了,好不好?」他温言软语的安抚着她。
    李玉媛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们,突然插了一句话,「葛先生,有件事我想跟你谈一谈,能不能打扰你几分钟?如果方便的话,我们到那儿去谈。」她看了屋角的餐桌一眼。
    葛乔伟点点头,转首对子翎说:「妳乖乖坐一会儿,我马上就来。」见子翎毫无反应的玩着自己手腕上的链子,他实在不知道她听进去了多少,只好拍拍她的手背,起身跟着李玉媛来到餐桌前。
    「葛先生,我想你应该清楚子翎的病情吧?」李玉媛已将子翎视为自己的朋友。所以便直截了当的唤她的名字。
    葛乔伟点点头,叹了口气才说:「我想,任何人都看的出来她病得不轻,我也曾请精神科的医生为她诊治,可是他们都坚持要她住进医院里,但我实在不放心让她一个人住在陌生的地方,所以治疗的事也就这么延误了下来。」葛乔伟双手揉着额角,神情满是懊恼。
    「难道你没想过她或许不是精神病,而是一种自我逃避的现象呢?」
    李玉媛的这句话猛地扎进了葛乔伟的心坎,他面带愁苦地说:「她的自我逃避等于谋杀了自己,妳看她那副样子,和精神病有差别吗?我又何尝不知道她在逃避,可我该怎么做才能让她面对现实?」
    「我是一位执业的心理医生,我想我可以帮助你,虽不敢保证效果是百分之百,但我绝对会尽力而为。」她终于说出她的想法。
    「妳的意思是?」葛乔伟心生一丝希望。
    「我说我愿意帮她,就是不知道你放不放心将子翎交给我?」她真诚的说。
    「妳真的愿意?那太好了!我一直希望给她找个医生,又不希望她去住院,为了这件事,我真是伤透了脑筋。」
    「这是我的名片,你先将子翎带回家去,等她的情绪较平稳之后,你再打电话给我,我就会尽快安排时间去看她。」
    李玉媛走回客厅,由茶几上拿了一张名片给葛乔伟。
    「谢谢,那一切就麻烦妳了。」葛乔伟将子翎扶起,再次与李玉媛道声谢后。两人才一块儿返家。
    ☆☆☆☆☆☆
    在车上,子翎一直保持缄默,她没有说话,也没有胡言乱语,只是静静地看着窗外,神情充满好奇。
    葛乔伟这才蓦然发现,自己似乎已许久没有带她出外兜兜风了。「想不想去哪儿逛逛?我可以带妳去,或是妳想吃些什么?」虽然不知道她到底会不会回答,但葛乔伟还是试着一问。
    「我想去有水,还可以看到天的地方。」她突然傻笑着说。
    葛乔伟陡地愣住了!他有多久没有听她说过这么「正常」的话了?「妳的意思是想去海边吗?」他又问了一遍,微扬的语调里尽是喜悦与惊讶,因为他的天使终于愿意和他这个凡夫俗子沟通了。
    「水,我想看水……」子翎哀求似的声音深深的打动了葛乔伟的心,他迅速将方向盘一转,直往近郊的海边急驶而去。
    此刻已近黄昏,远方几朵浮云渐渐隐去,微淡的霞光缓缓映照着大地。葛乔伟想象着当金色的霞影反射在海面上时,那种灿烂耀眼的景象,子翎一定会喜欢的。
    「我这就带妳去海边,晚餐时间也快到了,想不想吃些什么?我们可以买着到那儿一块儿吃。」他嘴角绽放着笑容,想不起来自己已有多久不曾这么快乐了。
    「吃……吃鸭掌、豆干还有烤玉米——」说着说着,子翎突然咯咯笑了起来。
    葛乔伟又是一阵错愕,她居然能一下子讲出这么多零嘴的名称!
    近距离下,他发现她眼尾唇角都溢满愉悦的笑意,想不到一次简单的看海计画,竟能买到她难得的欢笑。
    「好,我们这就去买鸭掌、豆干,还有烤玉米。」葛乔伟的眼神专注于前方的道路,突然不敢看她的笑容,就怕那只是昙花一现罢了。
    沿路买了许多吃食,不一会儿工夫,他们就到了海边,在红霞的照映下,海面像极了夕阳下的金黄色麦田,闪闪发亮着。
    子翎的眼神随着海波荡漾,露出了兴奋至极的神采。「有水,有水!」葛乔伟尚未将车子停稳,她已迫不及待的拉开车门,迅速冲了出去,直往海的方向狂奔。
    她这样的举动简直吓坏了葛乔伟,他赶紧下了车急追数步,这才将她冲动的步伐拉住,心急的吼道:「妳这是在干嘛?那虽然那是水没错,却是深不见底的海耶!妳这样盲目地冲过去,有多危险妳懂不懂?」
    他严肃的表情与声调几乎吓坏了子翎,只见她用双臂抱紧自己,蹲下身,脸上也不再有兴奋的表情,紧咬着下唇说不出半个字。
    葛乔伟心想,他八成是又吓到她了!
    「别怕,我只是一时情急,所以说话重了一点,妳别生气了好不好?」他温柔的安抚着她。
    此刻,海滩上的人影渐稀,独留下几个学生似的小小人影在远处捡着贝壳。
    葛乔伟索性将她抱起走向海滩,并将她放在沙准上,与她并肩席地而坐。
    他一手揽住她的肩膀,让她的小脑袋枕在他的肩上,眼光投向已呈昏暗的海面,柔柔的说:「不要去涉险,我们在这里一样可以欣赏妳喜欢的海和辽阔的天空,不是吗?」
    子翎缓缓地从他的肩窝抬起头,他的话温暖了她的心,也抚平了刚才那突如其来的恐惧。
    「子翎,为我打开心扉好吗?告诉我妳要的究竟是什么,不要再让我一个人担忧的胡思乱想了,好不好?」
    他看着她那无邪的脸孔,时间彷佛回到从前——子翎刚成为他情妇的那一年,他就曾带她来海边度假,过了几天「相敬如冰」的日子。
    他知道那时候她是恨他的,因他的独裁、他的自私逼迫着她,让她无法心甘情愿的委身于他,但之后,他尽可能的改变作风,更以爱她的心软化了她的仇视,让她接纳自己。
    好不容易一切有了进展,却在他出国短短的三个月中,人事全非!突来的巨变,哪是他能承受得起的?
    「你说什么?看水吗?它真的好漂亮……」子翎一脸雀跃的表情,根本不曾察觉葛乔伟满腹的沉重心情。
    葛乔伟深呼吸了一下,突然将她搂进怀里,深深地封住她的唇,他不想听她的疯言疯语!
    这时海边已无人迹,原东那头的几个学生也都一一散去,只剩下心事重重的葛乔伟及天真烂漫的子翎。
    「不要……」子翎惊呼的声音陡地被他吞噬,葛乔伟却丝毫不觉,他已完全沉溺在吻她的美好感觉中。
    他心里知道,这么做只会吓坏了她,但此刻,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更支配不了自己的行动,他疯狂地想要她,而且不仅是她的身体,还有她的心!
    自她生病之后,她就开始害怕他的触碰,只要他褪了她的衣、抚触她的肌肤,她总会惊恐的吼叫起来,彷佛他是个要强暴她的衣冠禽兽。难道她已忘了他们过去那段缠绵的爱恋、心灵相契的喜悦吗?
    她的唇吻起来丰润甜蜜,每每都令他放不开唇,只想汲取得更多。他是一个三十一岁的成熟男人,却在过了一年多的和尚生活之后,沉寂已久的欲望竟因为触碰她而一触即燃。
    当他的手掌轻轻抚上她的胸部时,子翎惊愕地倒抽了一口气,连忙反咬了他一口。
    该死的!葛乔伟以手背用力抹了一下嘴,看着子翎那布满惧意的双眼,痛苦的神色染上脸庞,「子翎……妳为什么就是不肯接受我?」
    子翎对他的话没有任何反应,依然径自低泣着。
    看见她难过的模样,他忍不住自责的道:「对不起,子翎,以后我绝对不会再犯这种错误了。」他狠狠一拳击在沙滩上,低头生着闷气。
    「你……你流血了。」子翎愣愣的看着他的唇角,哽咽地说。
    「哼……这点血算什么?淌在心中的血才是我真正的致命伤。」葛乔伟将一只手递到她面前,「如果妳还当我是朋友,就把手交给我,我们回去吧!」
    子翎却摇摇头,看着搁置在一旁地上的那堆零食,说:「看海……吃束西,我不想走。」
    葛乔伟瞇起眼摇头道:「夜已深,这里只剩下妳和我,在这么浪漫的气氛下,我实在没有把握能克制自己的欲望,只怕会做出伤害妳的事,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
    子翎似懂非懂地看着他,然后,拿出身上的手帕擦拭他唇角的血迹,「流血好痛,真的很痛……」
    她的眼瞄向自己的手腕,以往流血疼痛的记忆似乎又重回脑际,手也因而微颤着。
    葛乔伟霍然捉住子翎的手,眼神冷峻锐利,「别再看了,它只会让妳想起难过的往事,既然妳不肯说出那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也就不需要再回顾了。」
    她无语的凝视着他深情的笑,收回手后,便拿起一旁的鸭掌开心地啃了起来。
    他的神情满是惆怅,只好凝视着前方黑漆漆的海面。
    「你也吃嘛!」子翎温柔带笑的眼瞇成一条缝,她将已啃了一半的鸭掌放在他的手上。
    他就着她啃过的地方咬了下去,鸭掌上残存着她齿间的馨香,原本沉静的心又再次蠢蠢欲动了起来。他暗自咬牙,气自己的意志力竟如此的薄弱。
    「子翎,我们真的该回去了,而且天已黑,也起了夜风,妳衣服这么单薄,绝对是挨不住冷的。」炎炎夏日天,海风的清爽刚好能舒解燠热,使他那些可笑的逃避理由,变得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不要,我不要!风好凉,好舒服。」子翎突然站起来,在宽广的沙滩上转着圈,她仰起小脸迎向晚风的凉意,那自然纯真的美丽再度勾起葛乔伟蠢动的心,这么简单的舞蹈动作,在此刻对他而言,无非是充满挑逗的风情。
    「来跳舞好不好?一起跳舞嘛!」她转到他身旁,将他拉起,一块儿在沙滩上奔跑跳跃,那轻盈的笑声再度激起了葛乔伟心底深处的热情。
    他明白子翎学舞多年,有非常好的舞蹈基础,但自从与他在一起之后,她便不再跳舞了,想不到隔了三年,她的舞姿仍是这般优雅,让他看得不禁心醉神迷。
    「休息一会儿吧!妳这样会累坏的。」葛乔伟挣脱她的手,只因她的一颦一笑,都深深地诱惑着他,扰乱他的意志力,而他既然曾答应她不会逾矩,就不能言而无信的做出伤害她的事。
    子翎不理会他,反倒愈舞愈起劲,她不停地跳跃旋转着,却因一个重心不稳撞进他怀里,两人因而倒卧在沙滩上,沾了一身的泥沙和海水,显得有些狼狈不堪。
    「是妳自己投怀送抱的,不能怪我,更别再像一只受惊的小鹿般,将我推拒于千里之外。」
    葛乔伟重重地封住她的唇,舔舐她的贝齿,企图分开它。
    说也奇怪,她这次竟然不再排斥他,一双柔荑反扣在他的颈后响应着他的热情。
    她这样的举止让葛乔伟因心悸而使喉间发出闷闷的咕哝声,他不敢相信子翎竟会对他主动的献出热情。
    「你为什么要咬我的嘴?」子翎好不容易抽开身,傻傻地看着他。
    「我不是咬妳,而是在吻妳、爱妳。」他轻抚过她柔亮的发丝,嗓音嘶哑干涩。
    子翎定定地看着他,发现他眸中好似有种温热的东西在跳跃鼓动,是火苗?或是星芒?她冲着他甜美的一笑,说:「你不仅喜欢咬我,眼睛还会……发亮呢!真是有趣耶!」
    「对,我是喜欢咬妳、吻妳、爱妳,而能让我发亮放电的对象也唯有妳。子翎,不要再惧怕我、排斥我,把自己交给我好吗?」
    葛乔伟已别无所求,此时此刻,他只想拥有她,如果可能,他还要正式娶她为妻,不再让情妇的称谓委屈了她。
    「我不怕你啊!你是好人,不像那些坏人,所以我喜欢你。」虽知子翎的话有时不能当真,但她说她喜欢他呢!这句重要的话,着实让葛乔伟欣喜若狂。
    他再度吻紧她的唇,趁她因有话要说而微启樱唇的同时,将灵巧的舌偷偷钻进她口中汲取他渴望已久的甜蜜。
    他一边吻她,一边将她抱起往海边的堤岸后面藏身,虽然月夜漆黑,四周无人,但他可不希望在大庭广众之下表演一出激情火热的戏码。
    是上天怜他吗?子翎终于能打开心扉接纳他了。他放肆地攫住她那两片鲜艳欲滴的红唇双,只想尽情的一亲芳泽。
    「我喜欢你咬我,我们再玩……玩一次互咬的游戏好不好?」子翎傻气地说,像个天真未凿、坠落凡尘的小天使。
    葛乔伟的眼神倏然由浓转闇,他轻叹道:「妳这个傻女人,知不知道妳这样要求的后果?不过,虽然知道妳清醒后会恨我、气我,但我是真的好想要妳,已管不了那么多了。」
    他的双手钻进她上衣的下襬里,抚触那浑圆颤动的胸部,眼中的欲火毫不掩饰地显露在子翎面前。
    这么大胆的动作,使她一开始有些排拒、害怕,但葛乔伟那双温柔的眸光像极了某种催化剂,再加上海风潮啸的浪漫旋律,皆抚平了她的紧张,并激起她对他的信任。
    她对葛乔伟粲然一笑,「我不生气,你是好人……」
    葛乔伟的唇角漾出一道魅惑的笑容,一面轻解着她的衣扣,一面提防着她会有强烈的反抗举动。结果,他担心的事都没发生,子翎反倒是静静地闭上眼,等待着他的给予与索求。
    有多久了,她不曾再属于他?而今天,他将重温旧梦,让子翎再次成为他的。
    当她白皙饱满的乳房呈现在眼前,他再也克制不住地俯下身亲吻她,囓咬着顶端绽放的蓓蕾,子翎轻叹了一口气,紧抓着他的肩膀,恍惚的神情中带着一丝难耐之色,但她已不害怕,也不再挣扎,好似突然喜欢上这种情欲交缠的游戏。
    葛乔伟不禁苦笑着,为何就在他要失去她的时候,上天才让她接受他,难道这也算是一种惩罚吗?那老天待他也未免太残忍了吧!
    唉!他该如何是好?经过今晚以后,他将会更加舍不得放开她,也更无法忍受没有她的日子。
    想到这儿,他心底萌生一股强烈的需索,温和的吻逐渐变成了狂猛的肆掠,他只想一遍又一遍地将吻布满她全身!他的唇贴合着她的,他以身体的重量定住她,双手更肆无忌惮地棱巡过她线条优美的背部,感受指尖下她紧绷与灼热的肌肤。
    子翎被这陌生的情潮撩起了全身躁闷的感觉,她紧抓着他的后脑、拼命拉扯着他的黑发,一股原始的欲望阵阵冲击着她。
    葛乔伟猛然坐起身,拉掉领带、脱掉衬衫、长裤,用双臂支撑着身体,低头俯视着她,低沉的说:「把眼睛闭上,然后感受我的存在。」
    子翎怔忡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听话的乖乖闭上眼睛。
    葛乔伟扣紧她的纤腰,用力地搂住她,而子翎的手也圈住了他的颈项,下意识地将身体拱向他,让自己做人的双峰密贴着他赤裸粗犷的胸膛……
    葛乔伟满足的趴在她的身上,重重的喘息声带动着喉结的滚动,满心酣畅淋漓……
    「子翎,妳还好吧?」他支起身体,担忧地看着她,真怕从她的眼神中看见不谅解。
    子翎轻喘着,似乎还未从刚才的激情中恢复,她双颊通红,宛如一颗红苹果,「好奇怪,这是游戏吗?一点都不好玩……我们回去玩家家酒,好不好?」
    「家家酒?!」葛乔伟一脸挫败,想不到她把刚才那么美好的事情拿来跟家家酒做比较!他该怎么跟她解释?好让她明了这是一种爱她的行为。
    「对呀!玩家家酒不会觉得那么热,刚刚我觉得好热、好不舒服喔!」子翔天真的说,脸上尽是一种不解人事的孩子样。
    葛乔伟为她拉好衣服,他不禁要怀疑,难道刚才他是在跟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孩在做爱吗?
    「好,妳不愿意,以后我们就不玩了。」他想,或许他俩已没有以后了吧!
    子翎开心地点点头,自动投进他怀里,好一会儿,她半合着眼说:「我好累,想睡觉!」
    葛乔伟抱起已呈半昏睡状态的子翎,俯在她耳畔轻声说:「我的小天使,咱们回家吧!回到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家。」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