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言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危险魔煞 >

第二章

    北京城的花灯大展的确不同凡响,来由口四面八方的人潮陆续涌入,使得一条长长的街道挤得水泄不通。
    璟圆格格走在街上,却不停地被人推来挤去,她皱着眉,难受得要命。但既已答应人家,她又怎能临阵脱逃呢?
    屈夙尘早已看出了她的不耐,却蓄意整她,放意没有发觉,直到他自己也觉得赏花灯的兴致已被人挤人的闷热感一扫而空!这才说道:「我想这里不太适合我们,姑娘愿不愿意带在下到别处走走?」
    璟圆格格蹙眉道:「你有点得寸进尺了喔?」
    「姑娘说这话就不对了,难道你不想离开这儿?」屈夙尘厚显地露齿一笑,幽冷的视线却一直未离开她的身上。
    他抛给她一道魅惑的眼神,灼灼逼人的目光似要看穿她纷乱的心。
    璟圆格格忙别开脸,蹙额远离他如猎人般犀利的眼神。
    他是在向她挑衅吗?那她就要让他知道她绝不是好惹的。
    「不知公子还想去哪?我们北京城什幺地方都有,无论是热闹街道,还是名山胜水,只要你开口,我保证带你去参观。」
    「我看就安静点的地方好了,如此一来,才不会打扰你我独处的闲情。」他露出一道邪肆笑意。
    璟圆格格瞠大眼怒视他,「想不到你竟是个如此轻浮的男人,算我看走了眼。」
    他立即拉住她欲走的脚步,「据我所知,璟圆格格不就最喜爱轻浮的男人吗?」
    璟圆格格这次的震惊更不小,他危险得让她心忐忑,怎奈人潮汹涌下,她被推挤得更贴近他。
    屈夙尘一把揽住她的腰,趁着人多做掩护,一双手放肆地揉上她高耸的胸脯,并附在她耳畔轻声邪谚道:「你喜欢的是不是这样?」
    「住手──」璟圆格格双手抵在他的胸前,却怎幺也推不开他,身后人潮来来往往,根本没有让她退却的余地。
    「女人不是都爱说些口是心非的话吗?尤其是你璟圆格格,这么说……你的『住手』就是叫我别停啰?」
    他的笑纹勾深,俊逸的清朗面容带着三分不羁的狂野,嗓音略为低沉,醇厚得勾人心魂。
    璟圆格格看得怔仲,咬着牙说:「你敢动我,小心我不饶你。」
    他眯起眼,眸光倏冷,面目霎时变得邪佞骇人,「不饶我?好啊!我等着。」
    届夙尘的瞳底略过一丝异彩,看似不经心,却趁势紧紧贴住她,手指抚弄上她纤细的腰肢。
    璟圆格格忙抽了一口气,还来不及喘息,他已将她拉离人潮,往城东幽然静谧的宓水潭而去。
    「你想干嘛?放开我!」她屏凝气息,外表虽仍维持那副冷冰冰的模样,其实内心却惊骇得跳动不停。
    这个男人太诡邪,是她从不曾遇过的类型,而他俩素不相识,他居然知道她的身分,莫非……莫非他是有目而来的?
    「说吧!你有什幺企图?要钱是不是?」璟圆格格提防地瞪着地。
    「钱!」他彷若听了个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立刻霍然大笑,「我屈夙尘虽非家财万贯,但在江南一带也有置产和自己的事业,银两可说是我最不缺的东西。」
    面对他乖张的表情,冷冽的笑声,她没来由地心下一惊,态度也软化下来。
    「既是如此,就算小女子出言不逊好了。天色已晚,我也该回去了,就此告辞。」
    「格格没必要害怕成这样,在下也不敢吃了你啊!我之所以请你来这种宁静的地方,无疑是想向你表露心迹。」
    「没这个必要。」
    自从她在外人面前露过脸后,对她表白示爱的男人已多得不胜枚举,她早就习以为常,根本不放在心上,甚至对那些男人总是抱持着鄙夷和讥诮的态度。
    可是,眼前这个男人却带给她一股重重的压迫感,她也说不出这种感觉是什么,但绝对是一种来意不善的阴寒。
    「在下本住在苏州一带,就是耳闻璟圆格格惊为天人的美貌,这才远赴京畿,只为一睹秀容。」
    他邪视低笑,又进一步欺近她,双手紧扣在她的纤肩上,俯身在她颈侧吐息,还不时以唇舌撩拨她。
    璟圆格格顿感一阵酥麻,人也优立难动,对他开始产生畏惧的感觉。
    「你……你别对我说这些肉麻兮兮的话,我不但不会动心,反而觉得恶心。」
    她眼露仓皇,不停的东张西望,希望能发现人迹,好助她逃离这个男人。
    他俊盾一挑,笑得深沉难懂,「在下走遍大江南北,还是第一次被女人形容为恶心呢!我真的很好奇,能让璟圆格格觉得『称心』的男人又是属于哪种类型呢?」
    他别有深意的眼神不停勾引着她,彷似要将她的灵魂锁进他的凝眸中。
    「别过来,如果你再口出狂言,我会请我阿玛派人教训你的。」
    璟圆格格被他的眼神所骇,她是又后悔又害怕,真不该不听素素的劝阻,答应与这个男人游花灯。
    可见他志不在游街,只不过想戏弄她而已。
    「哦──格格都是以这种方式甩掉被你玩腻的男人吗?」他的表情霎时变得冷冽,连目光都十分摄人。
    「我是不是曾经得罪过你,你非得要想尽办法来对付我?」璟圆格格紧张不已,连着倒退数步。
    屈夙尘一个跨步便来到她面前,勾起她的下颚轻笑道:「格格,你青春可人、貌美如花,我怎么忍心对付你呢?别说笑了。」
    「我──唔……」她才要张嘴反讽他,没想到却被他的大胆无礼给夺去娇唇。
    璟圆格格梗着气,惊愕于他的侵犯。
    他的唇有力而准确地侵吞她的,火焰般的舌头深深窜入她嘴里,充满占有又饥渴的狂吻着她。
    她吓坏了,立即使出浑身解数对他拳打脚踢。
    他怎么可以这幺欺侮她?
    「俗话说得好,打是情骂是爱,该不会是你爱上我了吧?」他眯起沉敛的双眸,谁笑低吟。大掌更毫不犹豫地拢高她傲人的酥胸,隔着布料狠戾的揉捏着,另一手已开始解着她胸前的盘扣。
    璟圆格格被他的低语震慑住,根本无法思考,所有的意识全散落在陌生的感官中。
    「怎幺不说话了?默认了是吗?」他冷冷嗤笑,解扣的手突地一钻,握上她的丰盈。
    她猛然惊醒,忍不住尖喊道:「你这下流胚子,放开我──」
    「在这整个北京城里,你的浪荡名声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又何必假装矜持呢?」他手指持续大胆地挑逗她,紧紧掐住她的乳头捻操不放,「还是在下做得不够好,你要的不只这此下?」
    屈夙尘低头朝她露出一抹令人战栗的笑容,双手悍然地霸住她,以更狂肆的手法挤压,邪魅的大眼饱览她娇艳泛红的脸蛋。
    她顿觉呼吸困难,对于他的诽谤她已无力驳斥,一双小手拚命的推挡着他,却只是消极地抗拒。
    「请你放尊重点……」她忍住眼中的泪,抖着声说。
    「你的尊重是这样吗?」他冷冽反问,下一刻又狂野粗鲁地占有了她的小嘴,火热的翻搅化为缠绵的深吮,直到她虚弱的弃械投降,主动回吻了他。
    这时,他那张全无表情的俊脸及一双沉瞳里均掠过轻闪而逝的幽光,其中夹带着丝丝淬炼出来的冷酷,「终于让我勾起了你贪爱欢欲的本性了吧?」
    璟圆格格合言,睁大了含水秋瞳,整个人凝入一双幽邃沉眸和一张泛着冷笑嗜血的五官中。
    她感到委屈到了极点,肺部空气一下子被抽空似的,整个人完全愕愣住了。
    一抿唇,她使出最大的力量,拚命推拒他,又叫又吼:「你这个登徒子去死吧!滚开我的视线,不要再来招意我……」
    屈夙尘使劲擒住璟圆格格的手腕,顺水推舟地任由她将他反扑在地,一个反身顺势将她抱个满怀!
    璟圆格格瞠大美自,眼中泪影闪烁,蛰伏在内心深处的叛逆个性又开始反弹。
    「你为什幺要拉住我?你这个男人根本就是、心怀不轨!放开我.……否则我一定会宰了你。」
    屈夙尘耸耸肩,冲着她邪笑,彷若被骂得不痛不痒。
    璟图格格被他这副模样气得胃部发疼,「你这个淫魔,快放开手,我要起来──」
    她拚命拉扯着他环在腰间的大手,怎奈他却一点也不肯松脱,而她却只能可怜地锁在他身上,除了两只手可以挥动以外,几乎动弹不得。
    最后她气疯了,狠狠在他脸上吐了口唾液。
    屈夙尘敛住了笑,腾出一手徐缓拭去脸上的唾沫,刻划着霸气与阴沉的五官中逼出一道狭光。
    她被他狠戾的表情给螫了一下,顿时一阵鸡皮疙瘩倏地从脚底冲上脑门,心跳也不由自主的加快速度。
    「你还真不是普通的凶悍啊!看来你在床上的野劲一定也很大。」
    他伸手摸了摸她白皙粉嫩的双颊,其性感的唇瓣弯成一道迷人却也令人胆战的笑唬
    「我……」她惊得舌头都打结了。
    璟圆格格被他手指的热力焚得脸红,连耳根子都在发烫,「我说过……别碰我!」
    「是吗?偏偏我喜欢背道而行,那我就碰碰看了。」
    他倾身舔吮她滑润粉嫩的脸颊,修长的手指始终挤捏她饱满的丰乳,眸光好整以暇地欣赏着地惊悚的神情。
    「滚……」她气得浑身颤抖,举起双脚打算用膝盖骨顶他。
    他却轻轻松松地抓住她的玉腿,乘机亲吻她纤细的脚踝。
    「原来你已经等不及了,你可以用嘴巴说呀,我一定尽心尽力的伺候格格你的。」他拉开一脸亮灿的笑容。
    「你这个下流──碍…」他突然高举起她的双腿,猛然左右拉开,璟圆格格的裙摆因而权上大腿,让他瞧见了她的亵裤。
    她骇然抽息!尤其是见到屈夙尘那异常闪烁的笑容,更是令她毛骨悚然、四肢发软……
    「你不可以用强的,有本事你让我爱上你啊!」
    在无计可施之下,她只好对他下挑战书,反正她是绝不会爱上这种人的,如今只求能保住清白。
    「你的意思是……只要我有本事让你自动献身,你就肯任我为所欲为了?」他突然撤手,眼神依旧大胆挑逗着她,令她全身酥麻。
    「如果……如果你自认有这种本事的话?」璟圆格格立即翻起身,脱离他的掌控,迅速以颤抖的手指扣拢衣襟。
    他是那么的霸道、危险、狂妄、邪恶!她绝对不能让自己再和这样的男人单独相处,能逃跑就得把握机会赶紧逃开。
    他对她朗声一笑,黑眸闪着趣味的光彩,「好!我接受你的挑战。」
    璟圆格格闻言,暗自吐了一口气,这幺说是表示他不会再以邪恶的手段逼迫她了吗?
    屈夙尘也意会到她的心思,霍然眯起黑眸发出冷笑,「别高兴得太早,你我还是会再重逢的。」
    璟圆格格听了为之一愣,随即细想,如果她回到王府,他俩就绝不可能再有重逢的机会,只要她乖乖的待在府邸,避一阵子的风头,就不会再遇上他。而他之所以这么说,只不过是想吓唬她而已。
    有了这份笃定后,璟圆格格渐渐将心底的不安给压抑下来。
    她倒退几步,与他拉开一段距离,回他一道阴恻恻的目光,「你以为我们还会再见吗?别作梦了!我现在就回去调派人手,如果你还想活命的话就赶紧给我离开北京城,我一辈子都不要再看见你──」
    话语方落,她立即拎起裙摆旋身就逃!
    璟圆格格闭上眼拚命的跑,就怕被他追上,头一回她居然被一个男人吓得乱了分寸……
    屈夙尘只是站在原地,没有追她的意思,既然已接受了她的挑战书,他自然有把握会赢,而后……他要把这个傲慢无耻的璟圆格格赶出北京城,让她在京畿永无立足之地。
    他眼底泛起狭光,嘴畔凝笑,就当今天只是跟她玩玩罢了,至于他正式的行动还没开始呢!
    ★★★
    自从上回遇上那个霸道男子后,璟圆格格就再也不敢随意溜出府郏事发至今已过一个月,府里头由上到下都对她「足不出户」的反常行径感到好奇,但任谁也不敢多问。
    这阵子以来,她几乎是在不安与忧焚中度过,生怕他会采取什么恶劣的手段来侵扰她。还记得当时他眼中那抹坚决与自信是如此的浓烈,到现在还深深烙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
    令她时时刻刻处于惊恐、担忧中,忐忑度日。
    但漫长的三十天过去了,他就像从没出现过一般,平空消失了。璟圆格格也不懂,她应该放心才是,但为何心头还会有那幺一点点怪异的烦躁在蔓延呢?!
    「格格,格格……」小乔快步走进翡冷轩,带着一脸兴奋的笑容说道:「格格,王爷现在正在前面花厅等您,他要您赶紧打扮打扮,好过去一趟。」
    「他该不会又要纳第十八个待妾吧?」璟圆鄙夷的道,一点也没打算理会王爷的邀请。
    「不是的,是咱们王府来了一位贵客,王爷嘱咐我得转告您去参加迎宾宴。」
    小乔摇摇头,直觉是璟圆格格对王爷纳妾有着太多的偏见。天底下有哪个男人不风流?何况是像王爷这种有钱有势的男人。
    「迎宾宴?」璟圆格格蹙起月牙眉,「究竟是谁来了,竟然能让我阿玛如此大费周章的设宴欢迎他?」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听王爷说,他好象是来自南方某个王府,至于正确的爵位奴婢就不得而知了。」小乔据她所知的缓缓说道。
    璟圆格格杏眸一黯,小巧的菱角嘴微微勾起一道冷孤,「不过是个来自南方的二等王府,居然摆那么大的架子,敢要咱们淳庆王府设宴欢迎他?」
    璟圆格格对此感到不屑极了,心底油然生起一丝叛逆,她压根不想参加。
    「这不行啊,王爷特别交代,别人可以不参加,唯独您一定要到。」小乔急忙解释,就怕格格又要起脾气,王府又将弄得鸡飞狗跳。
    璟圆格格咬紧牙陡然站起,「我阿玛凭什幺这么做?府中有多少格格,为什幺就非要我去?」
    小乔被她的勃怒给吓出一身冷汗,战战兢兢道:「格格您别生气,实情我也不清楚,您就当做是略尽地主之谊,过去招呼一下不就成了。」
    「地主之谊?!」这四个字霍然让她想起那个大胆无礼的男人,当初他同样是以这句话来骗她上钩的。
    「我知道了,因为我额娘是汉人,是偏房所生,所以我这个庶出格格就理当得去陪那个二等王府来的人。」
    璟圆格格心中怒火交织,亮在她眼角的竟是一滴委屈的泪珠。
    她勉强将它逼回,梗着嗓音说道:「你去告诉我阿玛,我死也不去。」
    她向来不轻易掉泪,今天自然也不会让泪水任意淌下,她要让王府里的人知道,她璟圆格格并不是个弱者。
    「这不太好吧!您也知道王爷的拗脾气,平日开心的时候可任由您,他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可今天我看得出来他非常看重那位公子,您若不去……」
    「我不管!」她凛着脸坚持道。
    小乔叹了一口气,见格格这般固执,她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8既然格格这幺说,那奴婢就去告诉王爷说您不舒服,不克参与,希望王爷能相信小乔的话。」
    她回身走到门边时,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又转首说道:「奴婢刚才隐约听见那位公子对王爷说,他与格格您曾有过一面之缘,该不会是您见过他吧?」她又笑说:「八成他是对您一见钟情,这才登门造访。」
    「我见过他?」璟圆格格微愕,陷入沉思,一时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曾与她碰过面的男人不少,对她一见钟情的更是多不可数,可这男人会是谁呢?
    她清灵的水眸陡地一亮,或许她可以利用这阵子无法出府的空档,找他来消磨消磨时间,若能将这位远来之客玩弄在手掌心里,不也是新鲜有趣的事?
    「小乔,我改变主意了,你过来帮我梳妆打扮吧!我要以最漂亮妩媚的模样去赴宴。」她怀心眼地笑了笑。
    小乔陡升不解,刚刚她可是斩钉截铁的表示不赴宴,这会儿怎幺做了那幺大的改变?
    虽然格格去赴宴,她就可免去面对王爷的炮火,但她也不希望格格去做山口己不愿做的事,这反而会更糟。
    她走向璟圆格格,安抚她说:「您若不想去就别去了,小乔顶多让王爷念个几句,没什幺关系。」
    璟圆拉起她的手,感动道:「谢谢你,小乔,你凡事都为我奢想。但我想只不过去吃顿饭,又少不了一块肉。你就别多虑了!帮我梳头吧!」
    小乔俏容一喜,这才安下心露出开心的笑容,「是,格格。」
    ★★★
    淳庆王府花厅内不时传来热闹的欢笑声,璟圆格格远远就听见王爷高谈阔论的声音,那得意飒爽的笑语直让她感到惊奇。
    在璟圆格格的印象中,淳庆王爷是个不苟言笑的父亲,对她更是管教甚严,经常摆着一副做父亲的架子。当然,他愈是如此,她就愈叛逆。
    虽然他也有谈笑风生的时候,那大多是招了新妾进府,在喜宴上所表现出来的得意春风。想到这,璟圆格格突然停下步子,赌气地定在原地,不打算再前进了。
    「格格,您怎么不走了呢?咱们已经迟到许久,王爷一定等得不耐烦了。」
    「你去转告我阿玛,说我不想参加了。」
    璟圆格格噘着唇,抱怨道:「我为什么凡事都要听他的命令?他又可曾问过我心里在想些什幺?」
    小乔闲言又愣了一下,心思单纯的她实在不明白这个格格的小脑袋里又在胡乱想些什么?
    「花厅就在前面,您为什么又改变主意了?既来之则安之,您就进去请个安也好啊!」
    璟圆格格凝着一张任性的小脸,昂起骄傲的下巴,「我愈想愈不对,如果我就这幺进去了,岂不便宜那个什么王府来的人。再说我阿玛一见到我,肯定又会露出一副志得意满的表情,好象我不管怎么硬,还是得屈服在他的威仪下。」
    「格格您多心了,王爷再怎么说都是您的阿玛,他一直都是疼爱纵容您的,虽然小乔明白您看不惯他那些较自私的行为,但今天他并非招妾入府,您就别小心眼了。」
    小乔虽是一名奴婢,但也说得头头是道,让璟圆格格一时间不知如何反驳。
    「好吧!那我就进去看看!到底是哪个家伙让我劳动大驾来看他?」她随即挺直腰杆,抬头挺胸地走向花厅。
    也罢,就让山曰己阳奉阴违一次吧!
    才踏进花厅门槛,面对门外的淳庆王爷立刻眼尖地看见了她。
    「璟圆,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又在赌气做怪呢?」他一开口就让璟圆格格毫无颜面,她脸色一变,差点掉头就走,但还是忍下来了。
    不过,她接下来的反诘之语可就更尖酸刻薄了。
    「阿玛,我已经来了,您究竟要我见谁啊?到底是哪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敢指名见我?」
    璟圆格格愤懑地发泄完后,眼珠子一转,当视线凝住在右侧上位的那名男子身上时,却赫然变得哑然无言。
    一时之间,她的小脑袋千转万转就是转不出个所以然来。
    望着璟圆格格那副呆若木鸡、目瞪口呆的模样,那名男子不禁笑了笑,眼底溢满了嘲讽,「格格见了我怎幺突然优住了?该不会是因为太想我,所以,在毫无设防的心态下看见我,竟高兴得不知所措?」
    淳庆王爷似乎没看出他俩之间的暗潮汹涌,还在那一个劲儿地啰唆道:「你们认识?这幺说少王爷没有骗我了。」
    他大笑地走近璟圆格格,将呆了似的她,一把拉向屈夙尘,「我来介绍,这位就是苏州兀谡王府的袭爵少王爷多罗夙尘。他此番来咱们北京是专为觐见皇上而来,但阿玛没想到你和他曾有一面之缘!」
    他捻须大笑,心里正得意地盘算着,如果他们淳庆王府能和江南首屈一指的兀谡王府结为亲家,那他们不仅在北京拥有重要地位,在南方重要边陲之地,也能坐拥权势啊!
    璟圆格格一听,震惊可不小!这男人明明取了个汉人名字,怎么又会是他们大清的袭爵王爷?
    她嗓音微哑,瞪向他的眼神充满了敌意,「我问你,你是打哪来的?你以为你随便用个主爵称谓就可以骗得过我吗?」
    她压根不相信这一切,潜意识里直认为这全是他搞出来的把戏,也唯独她那个花心的笨阿玛会受骗而已。
    「璟圆,你说话怎能那么没礼貌,夙尘少王爷在南方可是赫赫有名的望族,你不可以没大没小的。」
    淳庆王爷怎幺也没想到璟圆格格会口出恶卖口,吓得赶紧出声喝止。
    「阿玛,您被骗了──他才不是什么少王爷,他姓屈叫屈夙尘,根根本本就是个汉人!」璟圆格格气呼呼地指着他的鼻尖说道。
    当她看见他眼里忽而掠过一丝笑影时,更是剑拔弩张地指责他,「你笑什幺?你还以为能走出我们王府吗?那天我没找人去将你抓回王府治罪,已算是宽宏大量了!你当真不识好歹的敢找上门来,来人啊──把这个登徒子给抓起来──」
    「乱来──璟圆,你究竟在搞什么?怎么会说少王爷是冒充的?你再乱来,小心我拿出家法来教训你。」淳庆王爷被她这么一搅和,脸都绿了。
    这时候花厅里其它几个待妾、格格与贝勒们无不窃窃私语、低声笑说:「这就是有汉人血统的女人才会有的野性。而且她平日又被宠腻惯了,总是目中无人,以为天塌下来自有高个儿顶着,无知!」
    王爷一听怒意更盛,指着璟圆格格正要开骂,却让屈夙尘给阻止了,「王爷请息怒,我想格格并无恶意,这其中一定是有误会。这样吧!如果您同意,可否让我和璟圆格格单独说几句话?」
    「迎宾宴不是就快开始了,咱们还是先去用餐吧!别理她了。」
    五格格璟琳第一眼就看上了屈夙尘,巴不得和他独处的人是由口己,怎么能将这种机会白白送给璟圆那个跋扈的丫头?
    「这不急,如果王爷饿了可以先用,我倒没关系。若是璟圆格格也饿了的话,那在下也只好先在贵府叨优一顿,再与你叙旧了。」他眼神仍丝毫不离开她。
    「既要叙旧又何必急于一时?咱们还是先用餐吧!到时候我一定让璟圆拨个时间好好和你聊聊。」淳庆王爷笑着说。
    看样子多罗夙尘似乎挺中意他们家,既是如此他当然得从中撮和了。
    璟圆却突然冒出一句,「我不参加,也不想和他叙什么旧,你们自己用吧!对不起,我不舒服,先告退了。」
    她抿着唇,说出了不带人气的冰冷嗓音,然而胸口激烈的愤恨却相对的热烫狂鸷。
    「站住!」
    淳庆王爷怎么也不容许她在大庭广众之下让他出糗,立即喊住了她,疾言厉色这:「如果你再这么情绪化,休怪我将你关进祠堂反剩」
    「阿玛,你──」
    「不用说了,我今天就非要你参加这场晚宴不可。」
    他冷冽的眼神迅速一转,对着屈夙尘笑说:「真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我这个女儿从小就任性,但我一定会找机会好好管教她。这样吧!宴席已准备好了,再不吃恐怕菜都凉了,咱们先去用餐吧!」
    「既然王爷这幺说,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希望璟圆格格别因此而恨在下才好。」屈夙尘别具深意的一笑,眼中几许坏坏的光芒直投向璟圆格格的脸上。
    璟圆格格气得下颚紧绷,一股怒潮重重烧灼着她的心,以至她眉头深锁,两道着了火的目光差点在他身上烧出两个大窟窿。
    「这是我阿玛的意思,我怎敢恨你呢?毕竟你还不值得让我为你去蹲祠堂吧!」璟圆格格咬着牙说。
    「哈……好个伶牙俐齿的小格格,我是记住你了,待会儿希望能有幸与你话家常。」他隐隐一笑,那笑意直让璟圆格格感到毛骨悚然。
    这时,璟琳又按捺不住了,她趋向前在他面前展露出一抹千娇百媚的笑容,嗲嗲柔柔地说:「少王爷,那就由我带你入内厅吧!希望我们北方的菜色能合你的胃口。」
    屈夙尘挑起右眉,大方地勾住璟琳自动献上的柔荚,帅性地走进内厅,洒然入座。
    长达一个时辰的宴会上全都是璟琳的声音。她紧挨在他身旁,为他夹菜斟酒这画面看在璟图格格眼里说有多不屑就有多不屑!这样也好,他最好让璟琳那花痴给缠死了,别再来招惹她。
    可是,她心底却又为何隐隐泛起一丝丝不痛快──

顶 ↑ 底 ↓